总目录 当前:末禄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七十八卷目录

 大食部汇考一〈苏门答剌 须文达那 大食勿拔 大食弼琶罗 大食勿斯离〉
  唐〈高宗永徽一则 永隆一则 永淳一则 中宗嗣圣一则 睿宗景云一则 元宗开元七则 天宝八则 肃宗至德一则 乾元一则 宝应一则 代宗大历三则 德宗贞元二则〉
  宋〈太祖开宝六则 太宗太平兴国二则 雍熙一则 淳化二则 至道二则 真宗咸平三则 景德二则 大中祥符三则 天禧一则 仁宗天圣一则 嘉祐一则 神宗熙宁二则 徽宗政和一则 高宗建炎一则 绍兴一则〉
  明〈太祖洪武二则 成祖永乐四则 宣宗宣德七则 宪宗成化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大食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大食国土产考〉
  图〈四则〉
 大食部艺文
  华心            陈黯
 大食部纪事
 多福部汇考
  唐〈高宗龙朔一则〉
 末陀提部汇考
  唐〈高宗总章一则〉
 大勃律部汇考〈布露〉
  唐〈中宗嗣圣一则〉
 小勃律部汇考
  唐〈元宗开元四则 天宝三则〉
 习阿萨般部汇考
  唐〈元宗开元一则〉
 诃毗施部汇考
  唐〈元宗开元一则〉
 陀拔斯单部汇考〈陀拔萨惮〉
  唐〈元宗天宝二则〉
 勃达部汇考
  唐〈元宗天宝一则〉
 都盘部汇考
  唐〈元宗天宝一则〉
 末禄部汇考
  唐〈元宗天宝一则〉
 苫者部汇考
  唐〈元宗天宝一则〉
 沙兰部汇考
  唐〈元宗天宝一则〉
 阿没部汇考〈阿昧〉
  唐〈元宗天宝一则〉
 罗利支部汇考
  唐〈元宗天宝一则〉
 怛满部汇考〈怛没〉
  唐〈元宗天宝一则〉

边裔典第七十八卷

大食部汇考一〈苏门答剌 须文达那 大食勿拔 大食弼琶罗 大食勿斯离〉

高宗永徽二年,大食国始遣使者朝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大食,本波斯地。男子鼻高,黑而髯。女子白皙,出辄鄣面。日五拜天神。银带,佩银刀,不饮酒举乐。有礼堂容数百人,率七日,王高坐为下说曰:死敌者生天上,杀敌受福。故俗勇于斗。土硗砾不可耕,猎而食肉。刻石蜜为庐如舆状,岁献贵人。蒲萄大者如鸡卵。有千里马,传为龙种。隋大业中,有波斯国人牧于俱纷摩地那山,有兽言曰:山西三穴,有利兵,黑石而白文,得之者王。走视,如言。石文言当反,乃诡众裒亡命于恒曷水,劫商旅,保西鄙自王,移黑石宝之。国人往讨之,皆大败还,于是遂彊。灭波斯,破拂菻,始有粟麦仓庾。南侵婆罗门,并诸国,胜兵至四十万。康、石皆往臣之。其地广万里,东距突骑施。西南属海。海中有拨拔力种,无所附属。不生五谷,食肉,刺牛血和乳饮之。俗无衣服,以羊皮自蔽。妇人明皙而丽。多象牙及阿末香,波斯贾人欲往市,必数千人纳氎劖血誓,乃交易。兵多牙角,而有弓、矢、铠、槊,士至二十万,数为大食所破略。永徽二年,大食王豃蜜莫末腻始遣使者朝贡,自言王大食氏,有国三十四年,传二世。
永隆二年五月,大食国遣使献马及方物。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永淳元年五月,大食国遣使献方物。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中宗嗣圣二十年〈即武后长安三年〉三月,大食国遣使献良马。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睿宗景云二年十二月,大食国遣使献方物。
《唐书·睿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元宗开元 年,大食国遣使献马。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开元初,复遣使献马、钿带,谒见不拜,有司将劾之。中书令张说谓殊俗慕义,不可寘于罪。元宗赦之。使者又来,辞曰:国人止拜天,见王无拜也。有司切责,乃拜。
开元四年七月,大食国黑密牟尼苏利漫遣使上表,献金线织袍,宝装玉洒池瓶各一。
开元十二年三月,大食国遣使献马及龙脑香。开元十三年三月,大食国遣使苏黎满等十三人,献方物。
按以上《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开元十四年,大食国遣使入贡。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十四年,大食国遣使苏黎满献方物,拜果毅,赐绯袍、带。
开元十八年九月,大食国遣使来朝且献方物。开元二十一年十二月,大食国王遣首领摩思览达干等来朝。
按以上《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天宝三载七月,大食国遣使献马及宝。
天宝四载五月,大食国遣使来朝贡。
天宝六载五月,大食国遣使献豹六。
按以上《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天宝十载七月,高仙芝及大食战于恒逻斯城,败绩。按《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天宝十一载十二月,大食国遣使来朝。
天宝十二载三月,大食国遣使献方物。四月,大食国遣使来朝。
天宝十三载四月,大食国遣使来朝。
天宝十五载七月,大食国遣大酋望二十五人来朝。按以上《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肃宗至德 载,白衣大食遣使入贡。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或曰大食族中有孤列种,世酋长,号白衣大食。种有二姓,一曰盆尼末换,二曰奚深。有摩诃末者,勇而智,众立为主。辟地三千里,克夏腊城。传十四世,至末换,杀兄伊疾自王,下怨其忍。有呼罗珊木鹿人并波悉林将讨之,徇众曰:助我者,皆黑衣。俄而众数万,即杀末换,求奚深种孙阿蒲罗拔为王,更号黑衣大食。蒲罗死,弟阿蒲恭拂立。至德初,遣使者朝贡。代宗取其兵平两京。
乾元元年五月,大食遣使朝贡。九月,寇广州。
《唐书·肃宗本纪》:乾元元年九月癸巳,大食波斯寇广州。
《旧唐书·肃宗本纪》:乾元元年五月壬申朔,回纥、黑衣大食各遣使朝贡,至閤门争长,诏其使合从左右门入。
宝应元年五月戊申,大食遣使朝贡。十二月,大食国遣使来朝。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代宗大历四年,黑衣大食国遣使朝贡。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代宗本纪》云云。大历七年十二月,大食遣使朝贡。
大历九年七月,大食遣使来朝。
按以上《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德宗贞元七年正月,黑衣大食遣使朝贡。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德宗本纪》云云。贞元十四年,大食遣使入贡。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阿蒲恭拂死,子迷地立。死,弟诃论立。贞元时,与吐蕃相攻,吐蕃岁西师,故鲜盗边。十四年,遣使者含嵯、乌鸡、沙北三人朝,皆拜中郎将,赉遣之。传言其国西南二千里山谷间,有木生花如人首,与语辄笑,则落。

太祖开宝元年,大食国遣使朝贡。
《宋史·太祖本纪》:开宝元年冬十二月,大食国遣使贡方物。按《大食传》:大食国本波斯之别种。隋大业中,波斯有桀黠者探穴得文石,以为瑞,乃纠合其众,剽略资货,聚徒浸盛,遂自立为王,据有波斯国之西境。唐永徽以后,屡来朝贡。其王盆尼末换之前谓之白衣大食,阿蒲罗拔之后谓之黑衣大食。乾德四年,僧行勤游西域,因赐其王书以招怀之。开宝元年,遣使来朝贡。
开宝四年,大食国贡方物。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四年,又贡方物,以其使李诃末为怀化将军,特以金花五色绫纸写官告以赐。是年,本国及占城、门婆又致礼物于李煜。煜不敢受,遣使来上,因诏自今勿以为献。开宝六年春三月,大食国遣使来献。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开宝七年冬十一月,大食国遣使献方物。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大食传》:七年,国王诃黎拂又遣使不啰海,以方物来贡。
开宝八年春三月,大食国遣使来献。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开宝九年夏四月,大食国王诃黎拂遣使蒲希密来献方物。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夏四月,大食国遣使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按《大食传》:太平兴国二年,遣使蒲思那、副使摩诃末、判官蒲啰等贡方物。其从者目深体黑,谓之昆崙奴。诏赐其使袭衣、器币,从者缣帛有差。
太平兴国四年,大食国复有朝贡使至。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云云。
雍熙元年,大食国人花茶来献方物。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雍熙元年,国人花茶来献花锦、越诺、拣香、白龙脑、白沙糖、蔷薇水、琉璃器。
淳化四年,大食国副酋长李亚勿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淳化四年,又遣其副酋长李亚勿来贡。其国舶主蒲希密至南海,以老病不能诣阙,乃以方物付亚勿来献。其表曰:大食舶主臣蒲希密上言,众星垂象,回拱于北辰;百谷疏源,委输于东海。属有道之柔远,罄无外以宅心。㐲惟皇帝陛下,德合二仪,明齐七政,仁宥万国,光被四夷。赓歌洽击壤之民,重译走奉珍之贡。臣顾惟殊俗,景慕中区,早倾向日之心,颇郁朝天之愿。昨在本国,曾得广州番长寄书招谕,令入京贡奉,盛称皇帝圣德,布宽大之泽,诏下广南,宠绥蕃商,阜通远物。臣遂乘海舶,爰率土毛,涉历龙王之宫,瞻望天帝之境,庶遵元化,以慰宿心。今则虽届五羊之城,犹赊双凤之阙。自念衰老,病不能兴,遐想金门,心目俱断。今遇李亚勿来贡,谨备蕃锦药物附以上献。臣希密凡进象牙五十株,乳香千八百斤,宾铁七百斤,红丝吉贝一段,五色杂花蕃锦四段,白越诺二段,都爹一琉璃瓶,无名异一块,蔷薇水百瓶。诏赐希密敕书、锦袍、银器、束帛等以答之。
淳化五年三月,大食国王遣使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至道元年,大食国来献。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至道元年,其国舶主蒲押陁黎赍蒲希密表,来献白龙脑一百两,腽肭脐五十对,龙盐一银合,眼药二十小琉璃瓶,白沙糖三琉璃瓮,千年枣、舶上五味子各六琉璃瓶,舶上褊桃一琉璃瓶,蔷薇水二十琉璃瓶,乳香山子一坐,蕃锦二段,驼毛褥面三段,白越诺三段。引对于崇政殿,译者代奏云:父蒲希密因缘射利,泛舶至广州,迨今五稔未归。母令臣远来寻访,访至广州见之。具言前岁蒙皇帝圣恩降敕书,赐以法锦袍、紫绫缠头、间涂金银凤瓶一对、绫绢二十匹。今令臣奉章来谢,以方物致贡。太宗因问其国,对云:与大秦国相邻,为其统属。今本国所管之民才及数千,有都城介山海间。又问其山泽所出,对云:惟犀象香药。问犀象以何法可取,对云:象用象媒诱至,渐以大绳羁縻之耳;犀则使人升大树操弓矢,伺其至射而杀之,其小者不用弓矢可以捕获。上赐以袭衣、冠带、被褥等物,令閤门宴犒讫,就馆,延留数月遣回;降诏答赐蒲希密黄金,准其所贡之直。
至道三年二月,大食宾同陇国并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真宗咸平二年六月,大食国遣使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大食传》:咸平二年,又遣判官文戌至。
咸平三年,大食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大食传》:咸平三年,舶主陁婆离遣使穆吉来贡。吉还,赐陁婆离诏书并器服鞍马。
咸平六年,大食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大食传》:咸平六年,又遣使婆罗钦三摩尼等来贡方物。摩尼等对于崇政殿,持真珠以进,自云:离国日,诚愿得瞻威颜。即献此,乞不给回赐。真宗不欲违其意,俟其还,优加恩赉。
景德元年,大食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大食传》:景德元年,又遣使来。时与三佛齐、蒲端国使并在京师,会上元观灯,皆赐钱纵其宴饮。其秋,蕃客蒲加心至。
景德四年,大食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大食传》:景德四年,又遣使同占城使来,优加馆饩之礼,许遍至苑囿寺观游览。
大中祥符元年,大食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大食传》:大中祥符元年十月,车驾东封,舶主陁婆离上言愿执方物赴泰山,从之。又舶主李亚勿遣使麻勿来献玉圭。并优赐器币、袍带,并赐国主银饰绳床、水罐、器械、旗帜、鞍勒马等。
大中祥符四年二月,大食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大食传》:大中祥符四年祀汾阴,又遣归德将军陁罗离进瓶香、象牙、琥珀、无名异、绣丝、红丝、碧黄绵、细越诺、红驼毛、间金线璧衣、碧白琉璃酒器蔷薇水、千年枣等。诏令陪位,礼成,并赐冠带服物。
大中祥符五年,赐大食国人无西忽卢华锦袍、银带。按《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大中祥符五年,广州言:大食国人无西忽卢华,百三十岁,耳有重轮,貌甚伟异。自言远慕皇化,附古逻国舶船而来。诏就赐锦袍、银带加束帛。
天禧三年,大食遣使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天禧三年五月丁巳,大食国来贡。
《大食传》:天禧三年,遣使蒲麻勿陁婆离、副使蒲

加心等来贡。
仁宗天圣元年,大食入贡,诏自今贡道由广州。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先是,其入贡路由沙州,涉夏国,抵秦州。乾兴初,赵德明请道其国中,不许。至天圣元年来贡,恐为西人钞略,乃诏自今取海路由广州至京师。
嘉祐 年,以大食首领为武宁司阶。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至和、嘉祐间,四贡方物。最后以其首领蒲沙乙为武宁司阶。
神宗熙宁 年,大食献银助修广州城,不许。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熙宁中,其使辛押陁罗乞统察蕃长司公事,诏广州裁度。又进银钱助修广州城,不许。
熙宁六年,诏授大食国王男麻勿为郎将。
《宋史·神宗本纪》:熙宁六年秋七月,大食来贡。按《大食传》:熙宁六年,都蕃首保顺郎将蒲陁婆离慈表令男麻勿奉贡物,乞以自代,而求为将军。诏但授麻勿郎将。其国部属各异名,故有勿巡,有陁婆离,有俞卢和地,有麻啰跋等国,然皆冠以大食。勿巡所贡,又有龙脑、兜罗锦、毬锦襈、蕃花簟,陁婆有金饰寿带、连环臂钩、数珠之属。
徽宗政和 年,以大食入贡押伴官,强市货物不偿,诏置狱推治。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政和中,横州士曹蔡蒙休押伴其使入都,沿道故滞留,强市其香药不偿直。事闻,诏提点刑狱置狱推治,因诏自今蕃夷入贡,并选承务郎以上清干官押伴,按程而行,无故不得过一日,乞取贾市者论以自盗云。其国在泉州西北,舟行四十馀日至蓝里。次年乘风帆,又六十馀日始达其国。地雄壮广袤,民俗侈丽,甲于诸蕃,天气多寒。其王锦衣玉带,蹑金履,朔望冠百宝纯金冠。其居以码碯为柱,绿甘为壁,水晶为瓦,碌石为砖,活石为灰,帷幕用百花锦。官有丞相、太尉,各领兵马二万馀人。马高七尺,士卒骁勇。民居屋宇略与中国同。市肆多金银绫锦。工匠技术,咸精其能。
高宗建炎三年,大食贡宝玉珠贝,诏张浚却之。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建炎三年,遣使奉宝玉珠贝入贡。帝谓侍臣曰:大观、宣和间,茶马之政废,故武备不修,致金人乱华,危亡不绝如线。今复捐数十万缗以易无用之珠玉,曷若惜财以养战士。诏张浚却之,优赐以答远人之意。
绍兴元年,大食入贡。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大食传》:绍兴元年,复遣使贡文犀、象齿,朝廷亦加厚赐与,而不贪其利。故远人怀之,而贡赋不绝。

太祖洪武 年,苏门答剌遣使入贡。
《广东通志》:苏门答剌,古大食国也。洪武间,遣使奉金叶表,贡马并方物。国名须文达那。〈又〉按大食疆域在占城之西洋中,南接目连,所居宾童龙国;东北接雪山葱岭,皆佛境也;西北与大秦相邻,为其统属。宋初,与占城通贡,南唐遂达于宋。淳化四年,舶主蒲希密得广州蕃长,寄书招谕,遂至南海,以老病不能诣阙乃以方物来献。其表有曰:涉历龙王之宫,瞻望天帝之境,兼遵圣化以慰宿心。今则虽届五羊之城,犹赊双凤之阙,则是射利寓广。今色目蒲姓者,是其裔也。后,与宾童龙国使来朝入贡,路繇沙州恐为西人钞略,乃诏自今取海路,由广州至京师。自是朝贡不绝。熙宁中,其使辛押陁罗乞统察蕃长司公事,诏广州裁度,又进银钱助修广州城,不许,归国被诛,见苏黄门《龙川略志》。其后分部,领为勿斯离弼琶啰勿跋等国。苏门答剌,则出龙涎香者也。布那姑儿,则产硫磺者也。又有层檀国,在南海旁,城距海二十里,熙宁四年,始入贡。顺风行百六十日;经勿巡古林三佛齐国,乃至广州。多产香药,其风俗语音与大食同。苏门答剌贡献方物:马、犀牛、龙涎香、撒哈喇梭、绵布、宝石、木香、丁香、降真香、沉速香、胡椒、苏木锡、水晶、玛瑙、番刀、番弓、石青、回回、青硫磺。使回,令于广东布政司管待。
洪武十六年,须文达那入贡。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须文达那,古不知何国。十六年,其国王殊旦麻勒兀达朌遣使俺八儿来朝,贡马二匹,幼苾布十五匹,隔著布、入的力布各二匹,花满直地二,番绵紬直地二,兜罗绵二斤,撒剌八二个,幼赖革著一个,撒哈喇一个,及蔷薇水、降香、沉香、速香诸物。命赐王《大统历》、绮罗、宝钞,使臣袭衣。或言须文达那即苏门答剌,洪武时所更,然其贡物与王之名皆不同,无可考。
成祖永乐元年,遣行人至苏门答剌国,赐其酋文绮等物。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苏门答剌,在满剌加之西。顺风九昼夜可至。或言即汉条枝,唐波斯、大食二国地,西洋要会也。成祖初,遣使以即位诏谕其国。永乐元年遣副使闻良辅、行人宁善赐其酋织金文绮、绒锦、纱罗招徕之。中官尹庆使瓜哇,便道复使其国。永乐三年,酋长宰奴里阿必丁随中官尹庆朝贡,封其王为苏门答剌国王,给印及诰。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永乐三年,郑和下西洋,复有赐。和未至,其酋宰奴里阿必丁已遣使随庆入朝,献方物。诏封为苏门答剌国王,赐印诰、綵币、袭衣。遂比年入贡,终成祖世不绝。而郑和凡三使其国。先是,其王之父与邻国花面王战,中矢死。王子年幼,王妻号于众曰:孰能为我报雠者,我以为夫,与共国事。有渔翁闻之,率国人往击,馘其王而还。王妻遂与之合,称为老王。既而王子年长,潜与部领谋,杀老王而袭其位。老王弟苏斡剌逃之山中,连年率众侵扰。
《明会典》:永乐三年,赐国王綵段袭衣。
《明·一统志》: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中,国王锁丹罕难阿必镇遣其臣阿里来朝,并贡方物。自是修贡不绝。其地田硗谷少,男女系布缦,椎髻系红布。酋长杀人,取血浴身。其酋长人物修长,一日之间必三变色,或黑或赤。每岁必杀十馀人,取自然血浴之,则四时不生疾疹,故民皆畏服焉。
《瀛涯胜览》:苏门答剌者,即古须文达那国。南连大山,北距海,东亦连山距阿鲁国,西距海山,连二小国,那孤儿黎伐是已,西洋之要会也。自满剌加西南行,顺风九昼夜可至。先有村,滨海曰答鲁蛮舍,舟十里可至国都,无城郭,有大溪入海,朝夕潮汐,海口大涛。舶至此,往往没溺。旧为那孤儿国,被花面王侵伐乃出战,败绩,中矢而死。子弱不能复雠,其妻忿而扬言曰:能复此雠者,我则夫之,与共国事。有渔翁闻之,领兵败花面王,杀之。国赖以安。王妻德之于是,改适渔翁,国政听焉。永乐七年,王来贡,上嘉之。十年,遣使入其国。假子率部众弑王,即渔翁也。其弟曰苏斡剌领众奔棚于峭山,时复侵之,欲复其雠。永乐十一年,太监郑和擒之,送京伏法。旧王子感激修贡。其地气候朝热如夏,暮凉如秋,瘴发于五六月间。风俗淳厚,言语如媚,婚丧服用与满剌加国同。民居亦如之。番舶往来,货亦充牣市。用金锡钱金钱曰那底儿,重五分,交易多用锡厥。产硫磺出岩穴山,则不生草木,土石焦黄。地隘宜稻,岁两稔,无大小麦,依山则种椒园蔓,生如中国甜菜,状花黄,子白,其实初青,老则红,半老则采之,曝乾。每百斤直白金一两。有芭蕉子、甘蔗、吉柿、波罗蜜,有臭叶,曰曙尔乌如中国鸡,头菱状长八九寸,有刺热则开瓣五六,臭如腐肉,酥白十五片,甚甘,有子可炒食。甘橘,四时有绿橘,不酸,奈久不烂酸,子白,俺拔如消梨,稍长,香冽,去其皮可食。蔬有葱蒜、姜芥、东瓜、西瓜。东瓜久留不败;西瓜绿皮红子,长二三尺。黄牛多,有乳酪。羊皆黑毛,雄鸡大者七八斤,易煮,味美异常。蚕桑不省缫丝,但成锦。
《广东通志》:苏门答剌国,古大食也。一曰须文达那,自满剌加,顺风九昼夜程可至。其西去一昼夜程有龙涎屿,独峙南巫里洋之中,每至春间,群龙交戏于上遗涎,则国人驾独木舟采之,以为香。一斤值其国金钱一百九十二枚,淮中国铜钱九千文。采之或遇风波,则人皆下海,一手附舟旁,一手挹水,而得至岸。其龙涎初若脂胶,黑黄色,颇有鱼腥气。久则成大块,或大鱼腹中刺出,若斗大,亦觉鱼腥,焚之,清香可爱。货于苏门答剌之市,官秤一两用彼国金钱十二枚,一斤则一百九十二枚也。《游宦纪闻》:诸香中,龙涎最贵重。广州市不下重五六十斤,乃番中禁榷之物。出大食国,近海傍常有云气出草山间,即知有龙睡其下。土人更相守之,俟云气散,则知龙已去。往观,必得龙涎。入香合和,乃收敛脑射清气,虽经数十年,香味仍在。得其真者,和香焚之,则翠烟浮空,结而不散。或言,涎沫有三品:一曰汎水,二曰渗沙,三曰鱼食。汎水则轻浮水面,善水者,伺龙出没,随而取之;渗沙则凝积多年,气味尽渗于沙中;鱼食则化粪散于沙碛。惟汎水者,可入香用。
永乐五年,苏门答剌入贡。
《广东通志》:永乐五年,嗣王销丹罕阿必镇遣使阿里来朝,并贡方物。
永乐十三年,中官郑和奉使苏门答剌,而苏斡剌以颁赐不及邀击。和勒兵大破之,俘其人以归,苏门答剌遣使入谢。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永乐十三年,和复至其国,苏斡剌以颁赐不及己,怒,统数万人邀击。和勒部卒及国人禦之,大破贼众,追至南渤利国,俘以归。其王遣使入谢。
《广东通志》:十年复,请封其子为王。初太监郑和奉使至苏门答剌,伪王苏斡剌。方谋杀宰奴里阿必丁,以夺其位,且怨使臣赐,不及己领兵数万邀击官军和率众及其国兵与战。苏斡剌败走,追至南渤利国并,其妻子俘之以归。永乐十三年九月,献于行在以大逆不道伏诛诸番震服。
宣宗宣德元年,苏门答剌遣使入贡。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宣德元年遣使入贺。
宣德五年,遣使诣苏门答剌。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宣德五年六月,帝以外蕃贡使多不至,遣和及王景弘遍历诸国,颁诏曰:朕恭膺天命,祗承太祖高皇帝、太宗文皇帝、仁宗昭皇帝大统,君临万邦,体祖宗之至仁,普辑宁于庶类。已大赦天下,纪元宣德。尔诸蕃国,远处海外,未有闻知。兹遣太监郑和、王景弘等赍诏往谕,其各敬天道,抚人民,共享太平之福。凡历二十馀国,苏门答剌与焉。宣德六年,定宴,赐苏门答剌之制。
《明会典》:宣德六年,赐锦二段、纱罗各四匹、绢十三匹。妃纻丝五匹、纱罗各四匹、绢六匹。进马回,赐綵缎二十表里。后照此例,正使赏綵缎五表里、纱罗各一匹、折钞绢四匹;通事头目使臣妻等各赏;有差正贡外使臣人等自进;贡物俱给价。筵宴一次,使臣回至广东布政司管待一次。
宣德七年,苏门答剌遣使入贡。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宣德七年,遣使入贡者再。宣德八年,遣使贡麒麟。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宣德八年贡麒麟。
宣德九年,苏门答剌国王之弟哈利之汉来朝,卒于京师,赐祭葬。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宣德九年,王弟哈利之汉来朝,卒于京。帝悯之,赠鸿胪少卿,赐诰,有司治丧葬,置守冢户。时景弘再使其国,王遣弟哈尼者罕随入朝。宣德十年,国王以老不能治事,请封其子阿卜赛亦的为国王。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宣德十年,国王遣弟哈尼者罕入朝。至,言王老不能治事,请传位于子。乃封其子阿卜赛亦的为国王,自是贡使渐稀。
宪宗成化二十二年,苏门答剌人入贡,有司验无勘合,却还之。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成化二十二年,其使者至广东,有司验无印信勘合,乃藏其表于库,却还其使。别遣番人输贡物京师,稍有给赐。自后贡使不至。
神宗万历 年,苏门答剌国为其下所篡,易国名曰哑齐。
《明外史·苏门答剌传》:万历间,国两易姓。其时为王者,人奴也。奴之主为国大臣,握兵柄。奴桀黠,主使牧象,象肥。使监鱼税,日以大鱼奉其主。主大喜,俾给事左右。一日随主入朝,见王尊严若神,主鞠躬惟谨,出谓主曰:主何恭之甚。主曰:彼王也,焉敢抗。曰:主第不欲王尔,欲之,主即王矣。主诧,叱退之。他日又进曰:王左右侍卫少,主拥重兵出镇,必入辞,请以奴从。主言有机事,乞屏左右,王必不疑。奴乘间刺杀之,奉主为王,犹反掌耳。主从之,奴果杀王,大呼曰:王不道,吾杀之。吾主即王矣。敢异议者,齿此刃。众慑服不敢动,其主遂篡位,任奴为心腹,委以兵柄。未几,奴复弑主而代之。乃大为防卫,拓其宫,建六门,不得阑入,虽勋贵不得带刀上殿。出乘象,象驾亭而帷其外,如是者百馀,俾人莫测王所在。其国俗颇淳,出言柔媚,惟王好杀。岁杀十馀人,取其血浴身,谓可除疾。贡物有宝石、玛瑙、水晶、石青、回回青、善马、犀牛、龙涎香、沉香、速香、木香、降真香、刀、弓、锡、锁服、胡椒、苏木、硫磺之属。货舶至,贸易称平。地本瘠,无麦有禾,禾一岁二稔。四方商贾辐辏。华人往者,以地远价高,获利倍他国。其气候朝如夏,暮如秋,夏有瘴气。妇人裸体,惟腰围一布。其他风俗类满剌加。篡弑后,易国名曰哑齐。

大食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

《大食国土产考》

鹤顶  锡斗  苏木  胡椒  阔布大茄 树高丈馀,三四年不瘁,子大如西瓜,重十馀斤,以梯摘之。
大食勿斯离国

大食弼琶罗国

大食勿拔国大食勿拔国

大食部艺文《华心》陈黯大食勿拔国

大食部艺文《华心》陈黯大食部艺文《华心》陈黯
大中初年,大梁连帅范阳公,得大食国人李彦升,荐于阙下。天子诏春司考其才。二年,以进士第名显,然常所宾贡者不得拟。或曰梁大都也,帅硕贤也。受命于华君,仰禄于华民。其荐人也,则求于夷,岂华不足称也耶。夷人独可用也耶。吾终有惑于帅也,曰帅真荐才,而不私其人也。苟以地言之,则有华夷也。以教言之,有华夷乎。夫华夷者,辩在乎心,辩心在察其趣,向有生于中州,而行戾乎礼义,是形华而心夷也。生于夷域,而行合乎礼义,是形夷而心华也。若卢绾少卿之叛亡,其夷人乎。金日磾之忠赤,其华人乎。由是观之,皆任其趣向耳。今彦升也来从海外,能以道祈知于帅,帅故异而荐之,以激夫戎狄。俾日月所烛,皆归于文明之化,盖华其心,而不以其地也。而何夷焉作华心。

大食部纪事

《述异记》:大食王国在西海中,有一方石,石上多树,干赤叶青。枝上总生小儿,长六七寸,见人皆笑,动其手足头。著树枝使摘一枝,小儿便死。
《唐书·姚璹传》:璹,加银青光禄大夫。大食使者献师子,璹曰:是兽非肉不食,自碎叶至都,所费广矣。陛下鹰犬且不畜,而厚资养猛兽哉。有诏大食停献。
《续博物志》:南唐女冠耿先生,鸟爪玉貌,获宠于元宗。将诞之夕,震雷绕室,大雨河倾,半夜雷止,耿身不复孕。大食国进龙脑油,上所秘惜。先生见之曰:此非佳者,当为大家致之。乃缝夹绢囊贮白龙脑一斤,垂于栋上,以胡饼盛之。有顷,如注。上骇叹不已,命酒汎之味逾于大食国进者。
《谱双》:大食,双陆以毯。为局织成,青地白路用三骰子马分。为七白马居右,黑马居左。八门遇,双彩方得。过十五马至外六门,未散。赢一筹,双。彩赏一掷浑花,赢一筹,仍赏掷又。浑花亦然,马先出,赢小筹敌。马未出,己马拈尽。赢大筹,如棋之筹局也。
《坤舆图说》:苏门答剌岛,至湿热。人至其地者,多病。君长不一。产金甚多,乃产铜、铁、锡。诸色染料,有大山,油泉可取为油,多沉香、龙脑、金银、香椒、桂人。强武,恒与敌国相攻杀。多海兽、海鱼,时登岸伤人。

多福部汇考

高宗龙朔元年,多福王遣使入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龙朔元年,多福王难婆修彊宜说遣使者来朝。

末陀提部汇考

高宗总章元年,末陀提遣使入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总章元年,有末陀提王,开元五年,有习阿萨般王安杀,并遣使者朝贡。

大勃律部汇考〈布露〉

中宗嗣圣 年〈即武后万岁通天 年〉,大勃律遣使入贡。按《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大勃律,或曰布露。直吐蕃西,与小勃律接,西邻北天竺、乌苌。地宜郁
金。役属吐蕃。万岁通天逮开元时,三遣使者朝,故册其君苏弗舍利支离泥为王。死,又册苏麟陀逸之嗣王。凡再遣大首领贡方物。

小勃律部汇考

元宗开元 年,小勃律国王没谨忙来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小勃律去京师九千里而赢,东少南三千里,距吐蕃赞普牙,东八百里属乌苌,东南三百里大勃律,南五百里个失蜜,北五百里当护蜜之娑勒城。王居孽多城,临娑夷水。其西山巅有大城,曰迦布罗。开元初,王没谨忙来朝,元宗以儿子畜之,以其地为绥远军。国迫吐蕃,数为所困。吐蕃曰:我非谋尔国,假道攻四镇尔。久之,吐蕃夺其九城,没谨忙求救北庭,节度使张孝嵩,遣疏勒副使张思礼,率锐兵四千倍道往。没谨忙因出兵,大破吐蕃,杀其众数万,复九城。诏册为小勃律王;遣大首领察卓那斯摩没胜入谢。
开元四年闰十二月,勃律国遣大首领来朝。
开元五年三月,勃律国遣使献方物。
开元二十一年闰三月,勃律国王没谨忙遣使大首领察卓那斯摩没胜来朝,谢册立之恩。
天宝四载七月,小勃律遣僧大德三藏伽罗密多来朝。
按以上《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天宝六载,安西副都护高仙芝及小勃律战,败之。按《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按《西域传》:没谨忙死,子难泥立。死,兄麻来兮立。死,苏失利之立,为吐蕃阴诱,妻以女,故西北二十馀国皆臣吐蕃,贡献不入。安西都护三讨之无功。天宝六载,诏副都护高仙芝伐之。前遣将军席元庆驰千骑见苏失利之曰:请假道趋大勃律。城中大酋五六,皆吐蕃腹心。仙芝约元庆:吾兵到,必走山。出诏书召慰,赐缯綵。缚酋领待我。元庆如约。苏失利之挟妻走,不得其处。仙芝至,斩为吐蕃者,断娑夷桥。是暮,吐蕃至,不能救。仙芝约王降,遂平其国。于是拂菻、大食诸胡七十二国皆震恐,咸归附。执小勃律王及妻归京师,诏改其国号归仁,置归仁军,募千人镇之。帝赦苏失利之不诛,授右威卫将军,赐紫袍、黄金带,使宿卫。按《高仙芝传》:开元末,仙芝为安西副都护、四镇都知兵马使。小勃律,其王为吐蕃所诱,妻以女,故西北二十馀国皆羁属吐蕃。自仁琬以来三讨之,皆无功。天宝六载,诏仙芝以步骑一万出讨。是时步兵皆有私马自随,仙芝乃自安西过拨换城,入握瑟德,经疏勒,登葱岭,涉播密川,遂顿特勒蒲川,行凡百日。特勒蒲川,即五识匿国也。仙芝乃分军为三,使疏勒赵崇玭自北谷道、拨换贾崇瓘自赤佛道、仙芝与监军边令诚自护密俱入,约会连云堡。堡有兵千馀。城南因山为栅,兵九千守之。城下据婆勒川。会川涨,不得渡,仙芝杀牲祭川,命士人斋三日糒集水涯,士不甚信。既涉,旗不沾,鞯不濡。兵已成列,仙芝喜,告令诚曰:向吾方涉,贼击我,我无类矣。今既济而阵,天以贼赐我也。遂登山挑战,日未中,破之。拔其城,斩五千级,生擒千人,马千馀匹,衣资器甲数万计。仙芝欲遂深入,令诚惧,不肯行。仙芝留羸弱三千使守,遂引师行。三日,过坦驹岭,岭峻绝,下四十里。仙芝恐士惮险不敢进,乃潜遣二十骑,衣阿弩越胡服来迎,先语部校曰:阿弩越胡来迎,我无虑矣。既至,士不肯下,曰:公驱我何去。会二十人至,曰:阿弩越胡来迎,已断娑夷桥矣。仙芝即阳喜,令士尽下。娑夷河,弱水也。既行三日,越胡来迎。明日,至阿弩越城。遣将军席元庆以精骑一千先往,谓小勃律王曰:不窥若城,假道趋大勃律耳。城中大酋领皆吐蕃腹心,仙芝密令元庆曰:若酋领逃者,第出诏书呼之,赐以缯綵,至,皆缚以待我。元庆如言。仙芝至,悉斩之。王及妻逃山穴,不可得,仙芝招喻,乃出降,因平其国。急遣元庆断娑夷桥,其暮,吐蕃至,不克渡。桥长度一箭所及者,功一岁乃成。八月,仙芝以小勃律王及妻自赤佛道还连云堡,与令诚俱班师。于是拂菻、大食诸胡七十二国皆震慑降附。仙芝遣判官王庭芬奏捷京师。军至河西,灵察怒,不迎劳。既见,骂曰:高丽奴,于阗使尔何从得之。仙芝惧,且谢曰:中丞力也。又曰:焉耆镇守使、安西副都护、都知兵马使,皆何从得之。答曰:亦中丞力也。灵察曰:审若此,捷书不待我而敢即奏,何耶。奴当斩,顾新立功,故贷尔。仙芝不知所为。令诚密言状于朝,且曰:仙芝立功而以忧死,后孰为朝廷用者。帝乃擢仙芝鸿胪卿、假御史中丞,代灵察为四镇节度使,而诏灵察还,灵察惧。仙芝朝夕见,辄趋走,灵察益惭。副都护程千里、衙将毕思琛、行官王滔康怀顺陈奉忠等皆尝谮仙芝于灵察者。既视事,呼千里嫚骂曰:公面虽男儿,而心似妇女,何耶。谓琛曰:尔夺吾城东千石种田,忆之乎。对曰:公见赐者。仙芝曰:尔时吾畏汝威,岂怜汝而赐耶。又召滔,欲捽辱。良久,皆释,曰:吾不恨矣。由是举军安之。
天宝七年正月,勃律归仁国王遣使献金花。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习阿萨般部汇考

元宗开元五年,习阿萨般遣使入贡。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开元五年,有习阿萨般王安杀,遣使者朝贡。

诃毗施部汇考

元宗开元七年,诃毗施王遣使入贡。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开元七年,诃毗施王捺塞因吐火罗大酋罗摩献狮子、五色鹦鹉。

陀拔斯单部汇考〈陀拔萨惮〉

元宗天宝五载,陀拔斯单遣使入贡。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陀拔斯单者,或曰陀拔萨惮。其国三面阻山,北濒小海。居婆里城,世为波斯东大将。波斯灭,不肯臣大食。天宝五载,王忽鲁汗遣使入朝,封为归信王。
天宝十三载,陀拔斯单遣子入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天宝五载,后八年,遣子自会罗来朝,拜右武卫员外中郎将,赐紫袍、金鱼,留宿卫。为黑衣大食所灭。

勃达部汇考

元宗天宝六载,封勃达王摩诃涩斯为守义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元宗天宝六载,封勃达王摩诃涩斯为守义王。

都盘部汇考

元宗天宝六载,都盘遣使入贡。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自大食四十五日行,得都盘,西距罗利支十五日行。天宝六载,都盘等六国皆遣使者入朝,乃封都盘王谋思健摩诃延曰顺化王。

末禄部汇考

元宗天宝六载,末禄遣使入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大食东有末禄,小国也。治城郭,多木姓,以五月为岁首,以画缸相献。有寻支瓜,大者十人食乃尽。蔬有颗葱、葛蓝、军达、茇薤。

苫者部汇考

元宗天宝六载,苫者遣使入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大食之西有苫者,亦自国。北距突厥可萨部,地数千里。有五节度,胜兵万人。土多禾。有大川,东流入亚俱罗。商贾往来相望云。

沙兰部汇考

元宗天宝六载,封沙兰王卑路斯威为顺礼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沙兰东距罗利支,北怛满,皆二十日行。天宝六载,遣使者入朝,乃封沙兰王卑路斯威曰顺礼王。

阿没部汇考〈阿昧〉

元宗天宝六载,封阿没王俱那胡设曰恭信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岐兰之东南二十日行,得阿没,或曰阿昧;东南距陀拔斯十五日行;南沙兰,一月行;北距海二日行。居你诃温多城,宜马羊,俗柔宽,故大食常游牧于此。天宝六载,遣使者入朝,乃封阿没王俱那胡设曰恭信王。

罗利支部汇考

元宗天宝六载,封罗利支王伊思俱习为义宁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罗利支东距都盘,北陀拔斯,皆十五日行;西沙兰,二十日行;南大食,二十五日行。天宝六载,遣使者入朝,乃封罗利支王伊思俱习曰义宁王。

怛满部汇考〈怛没〉

元宗天宝六载,封怛满王谢没曰奉顺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西域传》:怛满,或曰怛没,东陀拔斯,南大食,皆一月行;北岐兰,二十日行;西即大食,一月行。居乌浒河北平川中。兽多师子。西北与史接,以铁关为限。天宝六载,遣使者入朝,乃封怛满王谢没曰奉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