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庵诗话-明-杨慎卷六

卷六 第 x 页
忠简武穆诗名 宗岳二公,以忠节战功冠于南宋,戎马倥偬,笔砚想无暇也。余尝见宗忠简石刻《华 阴道》二绝云: 烟遮晃白初疑雪,日映斓斑却是花。马渡急流行小崦,柳丝如织映人家。 又云: 菅茅作屋几家居,云碓风帘路不纡。坡侧杏花溪畔柳,分明摩诘辋川图。 岳公《湖南僧寺》诗有〔潭水寒生月,松风夜带秋〕之句,唐之名家,不过如此。呜 呼,二公其可谓全才乎!
两女郎诗 女郎李月素《赠情人》诗云: 感郎千金意,含娇抱郎宿。试作帐中音,羞开灯前目。 张碧兰《寄阮郎》云: 君似洛阳花,妾似武昌柳。两地惜春风,何时一携手。 真花月之妖也。
雨粟鬼哭 王充尝辩雨粟鬼哭之妄云:〔《河图洛书》,圣明之瑞应也。仓颉之制文字,天地之 出图书,何非何恶,而令天雨粟鬼夜哭哉!使天地鬼神,恶人有书,则其出图书非也 。〕此乃正论。《汉书纬书》又云:〔兔夜哭,谓忧其毫将为笔也。〕堪一笑。
含笑花谜 施宜生《含笑花》诗: 百步清香透玉肌,满堂皓齿围明眉。褰帷跛客相迎处,射雉春风得意时。
京师易春晚 杜审言诗:〔始出凤凰池,京师易春晚。〕奇句也。盖言繁华之地,流景易迈。李颀 诗:〔好在长安行乐地,空令岁月易蹉跎。〕亦此意耳。近刻本改作〔阳春晚〕,非 也。
轧轧鸦 杜牧《登九峰楼》诗:〔白头搔杀倚柱遍,归棹何时轧轧鸦。〕轧轧鸦,棹声也。 按《樊川集》,〔归棹〕句实作〔归棹何时闻轧鸦。〕
咄唶歌 枣下何纂纂,荣华各有时。枣初欲赤时,人从四方来。 枣适今日罄,谁当仰视之。 〔咄唶〕,《晋书》作〔咄嗟〕。《鲁灵光殿赋》作〔窋吒〕。
河州王司马诗 司马王公竑,陕西河州人。其直节英名,人皆知之,而不知其文藻也。余同年太史玉 垒王公元正,为余诵其八诗,今记其五:《回澜阁》云: 不成亭馆不成楼,矮屋重棚立水头。非拟金梁横巨海,也为砥柱屹中流。 座中爽气消三伏,槛外飞湍肃九秋。几度登临仰前哲,昌黎古作邈难俦。 《醒心亭》云: 鉴池池上结茅亭,卸却烦襟任独醒。云影散来无外物,天光澄处是虚灵。 青青草色开窗见,飒飒松声隔座听。尘虑不干真境绝,焚香兀坐理黄庭。 《秋香径》云: 归老溪园径未荒,径边黄菊有馀芳。芒鞋踏处濡朝露,藜杖携来带晚香。 清景且宜供笑傲,高年何必问行藏。渊明把酒来篱下,我亦随缘醉此傍。 《丹霞坞》云: 不学逋仙学董仙,杏花开遍石墙边。浑疑日下朝云界,半是人间也老天。 晚景催人虽潦倒,春光在眼且留连。村翁携酒来相访,憩此徜徉共醉眠。 《水竹居》云: 水绕柴门竹绕栏,归来寓此足盘桓。一溪冰玉涵春意,万个琅玕耐岁寒。 对景只求诗兴好,临流肯放酒杯乾。衰迟幸入康庄境,一任红尘蜀道难。 王公诗,人罕传,今特录之。
芳梅诗 新岁芳梅树,繁苞四面同。春风吹渐落,一夜几枝空。 小妇今如此,长城恨不穷。莫将辽海雪,来比后庭中。 此刘方平《梅花》诗也。既不用事,又不拘对偶,而工致天然,虽太白未易先后也。 《梅花》诗被宋人作坏,令人见梅枝条可憎,而香影无味,安得诵此诗及梁元帝 、 徐陵 、 阴铿 、 江总诸咏,一洗梅花之辱乎?
岳阳楼诗 余昔过岳阳楼,见一诗云: 楼上元龙气不除,湖中范蠡意何如。西风万里一黄鹄,秋水半江双白鱼。 鼓瑟至今悲二女,沉沙何处吊三闾。朗吟仙子无人识,骑鹤吹箫上碧虚。 乃视其姓名,则元人张翔,字雄飞,不知何地人也。雄飞在元不著诗名,然此诗实可 传。同时虞伯生范德机皆有岳阳楼诗,远不及也,故特表出之。
明驼使 《木兰辞》:〔愿借明驼千里足,送儿还故乡。〕今本或改〔明〕作〔鸣〕,非也。 驼卧,腹不帖地,屈足漏明,则走千里,故曰明驼。唐制,驿置有明驼使,非边塞军 机,不得擅发。杨妃私发明驼使,赐安禄山荔枝,见小说。
明月可中 刘禹锡《生公讲堂》诗:〔高坐寂寥尘漠漠,一方明月可中庭。〕山谷须溪皆称其〔 可〕字之妙。按《佛祖统记》载宋文帝大会沙门,亲御地筵,食至良久,众疑日过中 ,僧律不当食。帝曰:〔始可中耳。〕生公乃曰:〔白日丽天,天言可中,何得非中 。〕遂举箸而食。禹锡用〔可中〕字本此,盖即以生公事咏生公堂,非杜撰也。彼言 白日可中,变言明月可中,尤见其妙。
采莲曲 锦带杂花钿,罗衣垂绿川。问子今何去,出采江南莲。 辽西三千里,欲寄无因缘。愿君早旋反,及此荷花鲜。 八句不对,太白浩然皆有此体。
芬月 沈佺期诗〔芬月期来过〕,又称〔芳月〕。
妖浮 羊孚曰:〔吴声妖而浮。〕
所钦《韵语阳秋》 嵇康《赠弟秀才》四言诗云〔感悟驰情,思我所钦〕,则以所钦为弟。陆机《赠从兄 车骑》诗云〔寤寐靡安豫,愿言思所钦〕,则以所钦为兄。又《赠冯罴》诗云〔慷慨 为谁感,愿言怀所钦〕,则以所钦为友。
青精饭 杜诗:〔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青精饭,一名南天烛,又曰墨饭草,以其可染 黑饭也,道家谓之青精饭,故《仙经》云〔服草木之正,气与神通。食青烛之津,命 不复陨〕,谓此也。
青楼曲 白马金鞍从武皇,旌旗十万宿长杨。楼头小妇鸣筝坐,遥见飞尘入建章。 此咏游侠恩幸,有如此之夫,有如此之妇,含讽感时,意在言表。
青岚帚 陈陶《咏竹》诗:〔青岚帚亚思君祖,绿润偏多忆蔡邕。〕陈张君祖《竹赋》:〔青 岚运帚,碧空扫烟。〕蔡邕《竹赞》云:〔绿润碧鲜,绀文紫钱。〕
长安贫儿镂臂文 昔日已前家未贫,苦将钱物结交亲。如今失路寻知己,行尽关山无一人。 镂臂,或谓之劄青,狭斜游人与倡狎多为此态。
长颈高结 韩文《石鼎联句序》:〔长颈高结,喉中作楚语。〕结字断句,结音髻,义亦同。《 西汉书》〔髻〕皆作〔结〕,文公正用此,今多作〔结喉〕,误矣。且〔中作楚语〕 ,成何文理。
长河既已萦 《古文苑》王融《游仙》诗:〔长河既已萦,层山方可砺。〕〔萦〕今本误作〔荣〕 ,解者遂谬云荣如草木之荣华,犹言海变桑田,可笑。不思萦,萦带也。带河砺山眼 前事,何必远引。
妾鱼 古者一国嫁女,同姓二国媵之。《仪礼》有媵爵,谓先饮一爵,后二爵从之也。《楚 辞》〔鱼鳞鳞兮媵予〕,江海间有鱼,游民三,如媵随妻先一后二,人号为婢妾鱼。 唐诗:〔江鱼群从称妻妾,塞雁联行号弟兄。〕
弦超赠神女诗 今日何日辰良,今夕何夕夜长。琅疏琼牖沿房,中有美女齐姜。 参差匏管笙簧,歌声含宫反商。萧晖窈窕芬芳,明灯朗炬煌煌。 卸巾解佩褫裳,愿言与了偕臧。 此诗甚佳而罕传,余尝选古今六言诗,刻忆成,偶遇此诗,谩记于此。
帛道猷诗 晋世释子帛道猷,有《陵峰采药》诗曰: 连峰数千里,修林带平津。茅茨隐不见。鸡鸣知有人。 此四句古今绝唱也,有石刻在沃州岩。按《弘明集》亦载此诗,本八句,其后四句不 称,独刻此四句,道猷自删之耶,抑别有高人定之耶?宋秦少游诗:〔菰蒲深处疑无 地,忽有人家笑语声。〕道潜诗:〔隔林彷佛闻机杼,知有人家在翠微。〕虽祖道猷 语意而不及。庚溪作诗话,谓少游道潜比道猷尤为精练,所谓〔苏烘壤以充帏,谓申 椒其不芳〕也。
阿亸回 太白诗〔羌笛横吹《阿亸回》〕,番曲名。张祜集有《阿滥堆》,盖飞禽名,明皇御 玉笛采其声翻为曲子,即此也。番人无字,止以声传,故随中国所书,人各不同耳, 难以意求也。
泥人娇 俗谓柔言索物曰泥,乃计切,谚所谓软缠也。杜子美诗〔忽忽穷愁泥杀人〕,元微之 《忆内》诗〔顾我无衣搜画匣,泥他沽酒拔金钗〕,《非烟传》诗曰〔郎心应以琴心 怨,脉脉春情更泥谁〕,杨乘诗〔昼泥琴声夜泥书〕,元邓文原《赠妓》诗〔银灯影 里泥人娇〕,柳耆卿词〔泥欢邀宠最难禁〕。字又作昵,《花间集》〔黄莺娇啭昵芳 妍〕,又〔记得泥人微敛黛〕。字又作妮,王通叟诗〔十三妮子绿窗中〕,今山东目 婢曰小妮子,其语亦古矣。
松下 古人诗句,不知其用意用事,妄改一字,便不佳。孟蜀牛峤《杨柳枝词》: 吴王宫里色偏深,一簇烟条万缕金。不分钱唐苏小小,引郎松下结同心。 按古乐府《小小歌》有云: 妾乘油壁车,郎乘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牛诗用此意咏柳而贬松,唐人所谓尊题格也。后人改〔松下〕作〔枝下〕,语意索然 矣。
周舍还田舍诗 旧游久已倦,归来多暇日。未凿武陵岩,先开仲长室。 松篁日月长,蓬麻岁时密。心存野人趣,贵使容吾膝。 况兹薄春晴,高秋正萧瑟。 真得田家之意。
周焘诗 周焘有《观天竺寺激水》诗云: 拳石耆婆色两青,竹龙驱水转山鸣。夜深不见跳珠碎,疑是檐间滴雨声。
武后如意曲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张君房《脞说》云:〔千金公主进洛阳男子,淫毒异常,武后爱幸之,改明年为如意 元年。是年,淫毒男子亦以情殚疾死,后思之作此曲,被于管弦。呜呼,武后之淫虐 极矣!杀唐子孙殆尽。其后武三思之乱,武氏无少长,皆诛斩绝焉。虽武攸绪之贤, 而不能免也。使其不入宫闱,恣其情欲于北里教坊,岂不为才色一名伎,与刘采春, 薛洪度相辉映乎?〕鲁三江《咏史》诗云: 唐代宗风本杂夷,周家又见结龙漦。不如放配河间传,免使摧残仙李枝。
武侯祠诗 正德戊寅,予访余方池编修于武侯祠,见壁间有诗云: 剑江春水绿沄沄,五丈原头日又曛。旧业未能归后主,大星先已落前军。 南阳祠宇空秋草,西蜀关山隔暮云。正统不惭传万古,莫将成败论三分。 后有题云:〔此诗始终皆武侯事,子美或未过之。〕方池不以为然。予曰:〔此亦微 显阐幽,不随人观场者也,惜不知其名氏。〕
坡诗 东坡〔春事阑珊芳草歇〕,或疑〔歇〕字似趁韵,非也。唐刘瑶诗〔瑶草歇芳心耿耿 〕,传奇女郎王真诗〔燕折莺离芳草歇〕,皆有出处,一字不苟如此。谢康乐〔芳草 今未歇〕。
坡诗月明看露上 苏东坡诗八首,大率皆田中语,其第四首云 种稻清明前,乐事我能数。毛空暗春泽,针水闻好语。 分秧及初夏,渐喜风叶举。月明看露上,一一珠垂缕。 秋来霜穗重,颠倒相撑拄。但闻畦陇间,蚱蜢如风雨。 新舂便入甑,玉粒照筐筥。 云云。此诗叙田家自清明至成熟,曲尽其趣。注未能尽发其妙,今补之于后。〔渐喜 风叶举〕,秧初立苗后,得风则长。《吕氏春秋》所谓〔禾心中央,疏为冷风〕是也 。〔月明看露上〕,农夫云秧苗得露,皆先润其根。由根上节至叶,稍垂一点,月明 窥见其上。洪舜俞《平斋集》《魏城晚凉倚窗观稼》二绝云: 晚风不动稻苗平,叶叶头边沆瀣明。井养不穷功用在,谁将易象细推评。 其二云: 飞明一点上苗端,难作建党露雨看。碧眼道人参解得,黄河夜半溯昆湍。 以此补坡诗注,真妙也。此事奇,坡诗咏之奇,《平斋》二诗注之又奇,特表出之。
宗懔荆州泊 南楼西下时,月里闻来棹。桂水舳舻回,荆州津济闹。 移帷向星汉,引带思容貌。今夜一江人,惟应妾身觉。 有《国风》之意,怨而不怒,艳而不淫。
宗懔春望 日暮春台望,徙倚爱馀光。都尉新移枣,司空始种杨。 一枝犹桂馥,十步有兰香。望望无萱草,沉忧竟不忘。 此诗用事奇崛工致。汉人尹都尉著书,名《种杨法》,中有云〔枣鼠耳,槐兔目〕之 语。《淮南子》:〔二月之官司空,其树杨。〕用事颇僻,故须略释。枣杨桂兰,所 见也,兴也。萱草,所怀也,比也。八句之中,草木居其五焉,在后人不胜其堆垛矣 。用之不觉者,以意胜也。与顾野王《芳树》诗相似。
昔昔盐 梁乐府《夜夜曲》,或名《昔昔盐》,昔即夜也。《列子》:〔昔昔梦为君。〕盐亦 曲之别名。
波漂菰米 客有见予拈〔波漂菰米〕之句而问曰:〔杜诗此首中四句,亦有所本乎?〕予曰:〔 有本,但变化之极其妙耳。〕隋任希古《昆明池应制》诗曰:〔回眺牵牛渚,激赏镂 鲸川。〕便见太平宴乐气象。今一变云:〔织女机丝虚夜月,石鲸鳞甲动秋风。〕读 之则荒烟野草之悲见于言外矣。《西京杂记》云:〔太液池中有雕菰,紫箨绿节,凫 雏雁子,唼喋其间。〕《三黄旧图》云:〔宫人泛舟采莲,为巴人棹歌。〕便见人物 游嬉,宫沼富贵。今一变云:〔波漂菰米沉云黑,露冷莲房坠粉红。〕读之则菰米不 收而任其沉,莲房不采而任其坠,兵戈乱离之状具见矣。杜诗之妙,在翻古语,《千 家注》无有引此者,虽万家注何用哉?因悟杜诗之妙。如此四句,直上与《三百篇》 〔牂羊羵者,三星在罶〕同,比之晚唐〔乱杀平人不怕天〕、〔抽旗乱插死人堆〕, 岂但天壤之隔。
孟浩然诗句 孟集有〔到得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之句,刻本脱一〔就〕字,有拟补者,或作〔醉 〕,或作〔赏〕,或作〔泛〕,或作〔对〕,皆不同,后得善本是〔就〕字,乃知其 妙。唐诗亦有之,崔颢〔玉壶清酒就君家〕,李郢诗:〔闻说故园香稻熟,片帆归去 就鲈鱼。〕杜工部诗题有《秋日泛江就黄家亭子》。而古乐府冯子都诗有 就我求清酒,青丝系玉壶。就我求珍肴,金盘鲙鲤鱼。 则前人已道破矣。
孟东野感怀 晨登洛阳陌,目极天茫茫。君物归大化,六龙颓西羌。 豺狼日已多,草木日已霜。饥年无遗粟,众鸟去空场。 路傍谁家子,白首离故乡。含酸望松柏,仰面诉穹苍。 去去勿复道,苦饥离故乡。 此诗似阮嗣宗。
孟迟旅望阐幽 青山历历水悠悠,望远伤离独倚楼。日暮风吹官渡柳,白鸦飞出古城头。 此诗题又作〔芜城〕,或作〔孟简〕,未知孰是。
金雌诗 晋末桓玄之乱,有《金雌诗谶》曰: 云出而雨渐欲举,短如之何乃相阻。 交哉乱也当何所,惟有隐岩植禾黍,西南之朋困桓父。 雨云者,〔玄〕字也。短者,祚短也。盖桓玄灭亡之兆。又云:〔大火有心水抱之, 悠悠百年是其时。〕火,宋之分野;水,宋之德也。金雌不知何语,亦如赤伏符之类 耳。后考《隋书》《经籍志》郭文著《金雄记》《金雌诗》
金山寺诗 灵山一峰秀,岌然殊众山。盘根大江底,插影浮云间。 雷霆常间作,风雨时往还。像外悬清景,千载长跻攀。 此唐人韩垂《题金山寺》诗也,当为第一。张祜诗虽佳,而结句〔终晶醉醺醺〕,已 入〔张打油,胡钉铰〕矣。
金鱼金龟 佩鱼,始于唐永徽二年,以鲤为李也。武后天授元年,改佩龟,以玄武为龟也。杜诗 〔金鱼换酒来〕,盖开元中复佩鱼也。李白《忆贺知章》诗〔金龟换酒处〕,盖白弱 冠遇贺知章,尚在中宗朝,未改武后之制。
金人咏物诗 《中州集》金羽士王予可《咏西瓜》云:〔一片冷沉潭底月,半湾斜捲陇头云。〕孙 铎《咏玉簪花》云:〔披拂西风如有待,徘徊凉月更多情。〕郑子聃《咏酴醾》诗云 :〔玉斧无人解修月,珠裙有意欲留仙。〕皆极体物之工。
金潾 张籍《蛮中》诗:〔铜柱南边毒草春,行人几日到金潾。〕金潾,交阯地名,《水经 注》所谓〔金潾清渚〕也。今刻本作〔麟〕,非。
季札墓碑 陶潜《季札赞》曰:〔夫人戾止,爰诏作铭。〕谓题季子有《吴延陵君碑》也。此可 證其为古无疑。秦观疑其出于唐人,未考《陶集》乎?
季随 萧颖士《蒙山》诗:〔予尚捐俗纷,季随蹑遐轨。〕季随即周八士中一人也。蒙山有 季随隐迹事,未知所出,亦奇闻也。
东坡评陶诗 陶诗质而实绮,臞而实腴。
东坡梅诗 禅宗公布古唐僧《古梅》诗云: 雪虐风饕水浸根,石边尚有古苔痕。天公未肯随寒暑,又孽清香与返魂。 东坡《梅花》诗:〔蕙死兰枯菊已摧,返魂香八陇头梅。〕正用此事,而注者亦不之 知也。
东山李白 杜子美诗:〔近来海内为长句,汝与东山李白好。〕流俗本妄改作〔山东李白〕。按 乐史序《李白集》云:〔白客游天下,以声妓自随,效谢安石风流,自号东山,时人 遂以东山李白称之。〕子美诗句,正因其自号而称之耳,流俗不知而妄改。近世作《 大明一统志》,遂以李白入山东人物类,而引杜诗为證,近于郢书燕说矣。噫,寡陋 一至此哉!
东阁官梅 杜工部《和裴迪登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诗云:〔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 在扬州。〕按逊传无扬州事,而逊集亦无《扬州梅花诗》,但有《早梅》诗云: 菟园标节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凝寒开。 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来。 杜公以裴迪逢早梅而作诗,故用何逊比之。又以却月凌风,皆扬州台观名耳。所谓东 阁官梅者,乃新津之地也,非扬州有东阁也。宋世有妄人,假东坡名作杜诗注一卷刻 之,一时争尚杜诗,而坡公名重天下,人争传之,而不知其伪也。其注此诗云:〔逊 作扬州法曹,廨舍有梅一株,逊吟咏其下。后居洛思之,因请再任,及抵扬州,梅花 盛开,相对知识化终日。〕按何逊未尝为扬州法曹,是时南北分裂,逊为梁臣,何得 复居洛阳?洛阳乃魏地也,既居魏,何得又请再任,请于梁乎?请于魏乎?其说之脱 空无稽如此,略晓史册者,知其伪矣。近日邵文庄宝乃手抄其注,入杜诗七言律刻行 ,岂不误后学耶?伪苏注之谬,宋世洪容斋严沧浪,刘须溪父子,马端临《经籍考》 ,皆力辨其谬,而文章钜公如邵文庄者,乃独信之,亦尺有所短也。伪苏注中,如谓 〔不分桃花红胜锦〕为李夫人之语,〔十年厌见旋旗红〕为四皓语,皆架空妄说,如 妄人风汉之言,然犹借古人名也。又谓碧山学士为梁章褒,又〔昏黑应须到上头〕为 隋常琮语,并人名亦杜撰之。又妄撰景差五言律一联,尤可笑。苏李始有五言古诗, 而楚襄王时乃有五言律乎?其人信白丁也。而读者不之悟,其奈之何!
东丹王千角鹿图 辽太祖阿保机二子,长曰突欲,《辽史》名倍。次曰尧骨。后改名德光。唐明宗天成元年丙 戊,辽主灭渤海,渤海,北海之地,今哈密扶馀也。中国之沧州景州名渤海者,盖侨称以张休盛。改 为东丹国,以倍为东丹王。其后述律后立次子德光,东丹王曰:〔我其危哉,不如适 他国以成泰伯之名。〕遂立石海上,刻诗曰:〔小山压大山,大山全无力。羞见故乡 人,从此投外国。〕遂越海归中国,唐明宗长兴六年也。明宗赐予甚厚,赐姓李,名 赞华,以庄宗妃夏氏妻之,拜怀化军节度使。东丹王有文才,博古今,其泛海归华, 载书数千卷,尤好画。世传东丹王《千角鹿图》,李伯时临之,董北苑有跋,《宣和 画谱》列其目焉。 东丹王事见《辽志》《宣和画谱》、董逌画跋、陈桎《通鉴续编》梓之以便览考。
亚枝花 白居易集有〔亚枝〕,谓临水低枝也。孟东野诗:〔南浦桃花亚水红,水边柳絮由春 风。〕白诗又云〔亚竹乱藤多照岸〕,亦佳句也。
桂子 刘绩《霏雪录》载杭州灵隐寺月中坠桂子事,似涉怪异。余按《本草图经》云:〔江 东诸处多于衢路间拾得桂子,破之辛香,古老相传,是月中下也。〕不知当地何以独 无焉,宁非月路耶!馀杭灵隐寺僧云种得一株,近代诗人多所论述。《汉武洞冥记》 云有远飞鸡,朝往夕还。常衔桂实,归于南土,所以北方无之。南方月路,固宜有也 。月路之说尤怪异,漫志之。白乐天诗: 偃蹇月中桂,结根依青天。天风绕月起,吹子下人间。 自注云:〔杭州天竺寺有月中桂子。〕
洞宫 仙传燕昭王得洞光之珠以饰宫,王母三其地,名曰洞宫。刘沧有《宿洞》诗:〔沐发 清斋宿洞宫。〕又唐人称道院曰洞宫,杨巨源诗:〔洞宫曾向龙连宿,云径应从鸟外 还。〕
珊瑚钩诗话 张表臣云:〔刺美风化,缓而不迫,谓之风。采摭事物,摛华布体,谓之赋。推明政 治,庄语得失,谓之雅。形容盛德,扬励休功,谓之公布。幽忧愤悱,寓之比兴,谓 之骚。感触事物,托于文章,谓之辞。程事较功,考实定名,谓之铭。援古刺今,箴 戒得失,谓之箴。猗裁迁抑,以扬永言,谓之歌。非鼓非钟,徒歌谓之谣。步骤驰, 骋,斐然成章,谓之行。品秩先后而推之,谓之引。声音杂比,高下短长,谓之曲。 吁嗟慨叹,悲忧深思,谓之吟。吟咏性情,总合而言志,谓之诗。苏李而上,高古简 淡,谓之古。沈宋而下,法律精切,谓之律。〕此诗之语众体也。
侯夫人梅诗 侯夫人《看梅》诗云: 砌雪无消日,捲帘时自颦。庭梅对我有娇意,先露枝头一点春。 香清寒艳好,谁惜是天真。玉梅谢后青阳至,散与君芳自在春。 亦是一体。
星桥 苏味道诗〔星桥铁锁开〕,本陈张正见诗〔天路横秋水,星桥转夜流〕之句。
津阳门诗全见《诗林振秀》。 曾子固云:〔白乐天《长恨歌》,元微之《连昌宫词》,郑嵎《津阳门》诗,皆以韵 语记常事。〕郑嵎诗世多不传,余因子固言,访求得之。其诗长句七言,凡一千四百 字,一百韵,止以门题为名,其实叙开元陈迹也。其叙五王游猎云: 五王扈游夹城路,转声校猎渭水湄。或作〔滨〕,误。 彫弓绣纬不知数,翻身灭没皆蛾眉。赤鹰黄鹘云中来,妖狐狡兔无所依。 自注:〔申王有高丽赤鹰,岐王有北山黄鹘,逸翮奇姿特异。〕其叙《赐浴》云: 暖山度腊东风微,宫娃赐浴长汤池。刻成玉莲喷香液,漱回烟浪深逶迤。 犀屏象荐杂罗列,锦凫绣雁相追随。 注与王建〔池底铺锦〕事相合。其叙三国姣淫云: 上皇宽容易承事,十家三国争光辉。鸣鞭后骑何蹀躞,宫妆禁袖皆仙姿。 其叙教坊歌舞云: 瑶光楼南皆紫禁,梨园仙宴临花枝。迎娘歌喉玉杳窱,蛮儿舞带金葳蕤。 自注:〔迎娘蛮儿,乃梨园子弟之闻名者。〕其叙离宫之盛云: 饮鹿泉边春露唏,粉梅檀杏飘朱墀。金沙洞口长生殿,玉蕊峰头王母祠。 蓬莱池上望秋月,无云万里悬清辉。上皇夜半月中去,三十六宫愁不归。 末四句,则世所传游月宫事也。其叙幸蜀归复至华清云: 銮舆却入华清宫,满山红实垂相思。飞霜殿前霜悄悄,迎风亭下风飔飔。 雪衣女失玉笼在,长生鹿瘦铜牌垂。象床尘凝罨飒被,画檐虫网玻璃碑。 烟中劈破摩诘画,云间自失玄宗诗。孔雀松残赤琥珀,鸳鸯瓦碎青琉璃。 其叙舞马羽裳云:〔马知舞彻下珠榻,人惜曲终更羽衣。〕自注:〔宫妓梳九妓仙髻 ,衣孔雀翠羽。七宝缨络,为《霓裳羽衣》之舞。舞罢,珠翠可扫焉。〕其事皆与杂 录小说符合。然其诗则警策清越,不及元白多矣。聊举其略云。
郝仙女庙词 博陵县有郝仙女庙。仙女,魏青龙中山人,年及笄,姿色姝丽,采蘋水中,苍烟白雾 ,俄失其所在。母哀求水滨,愿言一见。良久,异香袭人,隐约于波渚间,曰:〔儿 以灵契,托迹绡宫,阴主是水府。世缘已断,毋用悲悒。而今而后,使乡梓田蚕岁宜 ,有感而通,乃为吾验。〕后人立庙焉。而有题《喜迁莺》词于壁云: 汀州蘋满,记翠笼采采,相将邻媛。 苍渚烟生,金支光烂,人在雾绡鲛馆。 小鬟顿成云散,罗袜凌波不见。翠鸾远,但清溪如镜,野花留靥。 情眷惊变现。身后神功,绕就吴蚕茧。 汉女菱歌,湘妃瑶瑟,春动倚云层殿。彤车载花一色,醉尽碧桃清宴。 故山晚,叹流年一笑,人间飞电。
郝经论书 郝陵川论书云:〔太严则伤意,太放则伤法。〕又云: 心正则气定,气定则腕活,腕活则笔端,笔端则墨注, 墨注则神凝,神凝则像滋。无意而皆意,不法而皆法。 皆名言也。凡元人评书画皆精当,远胜宋人。
挂胡林 魏裴潜为衮州太守,尝作一胡床,及其去,留以挂柱。梁简文帝诗:〔不学胡威绢, 宁挂裴潜床。〕太白诗:〔去时无一物,东壁挂胡床。〕
幽州台诗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云: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其辞简直,有汉魏之风,而文集不载。
幽阳 陈子昂诗:〔微月生《西海》,幽阳始化升。〕月本阴也,而谓之幽阳。三五阳也, 而平明已缺,此语亦道家说,坎为月而中满。女本阴也,而为婴儿之理也。《国语》 亦云:〔女阳物而晦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