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庵诗话-明-杨慎卷五

卷五 第 x 页
何兆章仇公席上咏真珠姬 〔神女初离碧玉阶,彤一作彩。云犹拥牡丹鞋。应知子建怜罗袜,顾步徘徊拾翠钗。〕 章仇兼琼时为成都节度使。
宋人论诗 宋人论诗云:〔今人论诗,往往要出处,『关关睢鸠』出在何处?〕此语似高而实卑 也。何以言之?圣人之心如化工,然后矢口成文,吐辞为经,自圣人以下,必须则古 昔,称先王矣。若以无出处之语皆可为诗,则凡道听涂说,街谈巷语,酗徒之骂坐, 里媪之詈鸡,皆诗也。亦何必读书哉?此论既立,而村学究从而演之曰:〔寻常言语 口头话,便是诗家绝妙辞。〕噫!《三百篇》中,如《国风》之微婉,二《雅》之委 蛇,三《颂》之简奥,岂建党语口头话哉?或举宋人语问予曰:〔『关关睢鸠』,出 在何处?〕予答曰:〔『在河之洲』,便是出处。〕此言虽戏,亦自有理。盖诗之为 教,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关关,状鸟之声;睢鸠,举鸟之名。河洲指鸟之地,即是 出处也。岂必祖述前言,而后为出处乎?然古诗祖述前言者,亦多矣。如云〔先民有 言〕,又云〔人亦有言〕,或称〔先民有作〕,或称〔我思古人〕。《五子之歌》述 皇祖有训,《礼》引逸计称:〔昔吾有先正,其言明且清。〕《小旻》刺厉王而错举 《洪范》之五事,《大东》伤赋敛,而历陈保章之诸星,此即古诗述前言援引典故之 实也,岂可谓无出处哉?必以无出处之言为诗,是杜子美所谓伪体也。
宋人多议论可厌 宋人议论多而成功少,元人评之当矣。且以一事言之。张君房谓艺祖受禅岁在庚申, 庚者金也,申亦金位,当为金德。谢绛谓作京于汴,天下中枢,当为土德。程伊川谓 唐为土德,故无河患,宋为火德,故多水患。甚矣宋人之饶舌也,其君之厌听也宜哉 。
宋之问嵩山歌 登天门兮坐盘石之嶙峋,前淙淙兮未半,下漠漠兮无垠。 纷窈窕兮岩倚披以鹏翅,洞胶葛兮峰棱层以龙鳞。 松移岫转,左变而右易;风生云起,出鬼而入神。 吾不知其若此灵怪,愿游杳冥兮见羽人。 重曰: 天门兮穹崇,回合兮攒丛。松万仞兮拄日,石千寻兮倚空。 晚阴兮足风,夕阳兮赩红。试一望兮夺魄,况众妙之无穷。 下嵩山兮多所思,携佳人兮步迟迟。松间明月常如此,君再游兮复何时。 此诗本集不收,嵩山有石刻,今但传后四句耳。
宋子虚咏史 宋子虚咏史凡三百馀首,其佳者如《咏甘罗》云: 函谷关中富列倨,黄童亦僭上卿谋。当年园绮犹年少,甘隐商山到白头。 《咏绿珠》云: 红粉捐躯为主家,明珠一斛委泥沙。年年金谷园中燕,衔取香泥葬落花。 《咏张果》云: 沧溟几度见扬尘,曾醉尧家丙子春。近日喜无天使至,蹇驴留得载閒身。 《徐佐卿化鹤》云: 化作辽东羽翼回,适逢沙苑猎弦开。宁知万里青城客,直待他年箭主来。 《咏陆贽》云: 诏下山东感泣来,谪归门巷锁苍苔。奉天以后谁持笔,不用当时陆九才。 《咏宋宫人王婉容》云: 贞烈那堪黠虏求,玉颜甘没塞垣秋。孤坟若上邻青冢,地下昭君见亦羞。 王婉容随徽钦北去,粘罕见之,求为子妇,婉容自刎车中,虏人葬之道旁,可谓英烈 矣。
批颊 唐卢延逊诗:〔树上咨诹批颊鸟,窗间壁剥叩头虫。〕王半山诗:〔翳林窥搏黍,藉 草听批颊。〕元人《送春》诗:〔批颊穿林叫新绿。〕韩致光《春恨》诗云: 残梦依依酒力馀,城头批颊伴啼乌。平明乍捲西楼幕,院静初闻放辘轳。 批颊盖鸟名,但不关为何形状耳。或曰即鹎鵊也,催明之鸟,一名夏鸡,俗名隔磴鸡。
沈君攸薄暮动弦歌 柳谷向晚沉馀日,蕙楼临暝徙斜光。金户半入丛林影,兰径时移落蕊香。 丝绳玉壶传绮席,秦筝赵瑟响高堂。舞裙拂履喧珠佩,歌音出扇绕尘梁。 云边雪飞弦柱促,留宾但须罗袖长。日暮邀欢恒不倦,处处行乐为时康。
沈氏竹火笼诗 陈范静妻沈满愿《竹火笼》诗曰: 剖出楚山筠,织成湘水纹。寒消九微火,香传百和薰。 氤氲拥翠被,出入随缃裙。徒悲今丽质,岂念昔凌雪。 此诗言外之意,以讽士之以富贵改节者,即孟子所云〔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宫室之 美妻妾之奉而为之〕者,而含蓄蕴藉如此。〔徒悲〕〔岂念〕四字,尤见其意,上薄 《风雅》,下掩唐人矣。宋人称李易安〔所以嵇中散,至死薄殷周〕之句,以为妇人 有此大议论,然太浅露。比之沈氏此诗,当在门墙之外矣。
沈彬吊边人 杀声沉后野风悲,汉月肮时望不归。白骨已枯沙上草,佳人犹自寄寒衣。 此诗亦陈陶之意,仁人君子观此,何忍开边以流毒万姓乎!
沈彬入塞诗 唐沈彬有诗二卷,旧藏有之。其《入塞》诗云: 年少辞乡事冠军,戍楼閒上望星文。生希沙漠擒骄虏,死夺河源答圣君。 鸢觑败兵眠血草,马惊冤鬼哭愁云。功多地远无人记,汉阁笙歌日又曛。 此言尽边塞之苦。郭茂倩《乐府》亦载之,而句字不同,其本集所载为胜,特具录之 。
李太白论诗 李太白论诗云:〔兴寄深微,五言不如四言,七言又其靡也,况使束于声调俳优哉? 〕故其赠杜甫诗有〔饭颗〕之奂,盖讥其拘束也。余观李太白七言律绝少,以此言之 ,未窥六甲,先制七言者,视此可省矣。
李太白相逢行 太白《相逢行》云: 朝骑五花马,谒帝出银台。秀色谁家子,云中珠箔开。 金鞭遥指点,玉勒乍迟回。夹毂相借问,知从天上来。 怜肠愁欲断,斜日复相催。下车何轻盈,飘飘似落梅。 娇羞初解佩,语笑共衔杯。衔杯映歌扇,似月云中见。 相见不相亲,不如不相见。相见情已深,未语可知心。 胡为守空闺,孤眠愁锦衾。锦衾与罗帏,缠绵会有时。 春风正澹荡,暮雨来何迟。愿言三青鸟,却寄长相思。 光景不待人,须臾发成丝。壮年不行乐,老大徒伤悲。 持此道密意,无令旷佳期。 此诗予家藏乐史本最善,今本无〔怜肠愁欲断〕四句,他句亦不同数字,故备录之。 太白号斗酒百篇,而其诗精练若此,所以不可及也。
李白帖 眉州象耳山有李白留题云:〔夜来月下卧醒,花影零乱,满人襟袖,疑如濯魄于冰壶 也。李白书。〕今有石刻存,又见《甲秀堂帖》
李白横江词 横江馆前津吏迎,向余东指海云生。郎今欲渡缘何事,如此风波不可行。 古乐府《乌栖曲》:〔采菱渡头拟黄河,郎今欲渡畏风波。〕太白以一句衍作二句, 绝妙。
李陵诗 《修文殿御览》载李陵诗云: 红尘蔽天地,白日何冥冥。微阴盛杀气,凄风从此兴。 招摇西北指,天汉东南倾。嗟尔穷庐子,独行如履冰。 裋褐中无绪,带断续以绳。写水置瓶中,焉辨淄与渑。 巢父不洗耳,后世有何称。 此诗《古文苑》只载首二句,见于《修文殿御览》。钟嵘所谓〔惊心动魄,一字千金 〕,信不诬也。当补入之,以传好古者。
李育飞骑桥诗 《吴志》孙权征合淝,为魏将张辽所袭,乘骏马,上津桥,板撤丈馀,超度得免,故 以名桥。在今庐州境中。诗本逸云,略追记之附于此: 魏人野战如鹰扬,吴人水战如龙骧。气吞魏主惟吴王,建旗敢到新城傍。 霸主心当万夫敌,麾下苍黄无羽翼。涂穷事变接短兵,生死之间不容息。 马奔津桥桥半撤,光光有声如地裂。蛟骇横飞秋水空,鹗惊径度秋云缺。 奋迅金羁汗沾臆,济主艰难天借力。艰难始是报主时,平日主君谁爱惜。 此诗五七岁时先君口授,小子识之。张飞当阳阪,曹操不敢逼,而逍遥津甘宁凌统不 能禦张辽,则宁统之将略,下张飞远甚矣。
李益诗 李益集有《乐府杂体》一首云: 蓝叶郁重重,蓝花石榴色。少女归少年,光华自相得。 爱如寒炉火,弃若秋风扇。山岳起面前,相看不相见。 春至草亦生,谁能无别情。慇勤展心素,见新莫忘故。 遥望孟门山,慇勤报君子。既为随阳雁,勿学西流水。 此诗比兴有古乐府之风,唐人鲜及。或云非益诗,乃无名氏代霍小玉寄益之诗也。
又 尤延之《诗话》云:〔《会真记》『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本于李益『开门风 动竹,疑是故人来』。〕然古乐府〔风吹窗帘动,疑是所欢来〕,其词乃齐梁人语, 又在益先矣。近世刻李益集不见此诗,惟曾慥《诗囿》载其全篇,今录于此: 微风惊暮坐,临牖思悠哉。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 时滴枝上露,稍沾阶下苔。幸当一入幌,为拂绿琴埃。 题云《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
李郢酬王舍人雪中风寄 三日柴门拥不开,阶庭平满白皑皑。今朝踏作琼瑶迹,为有诗从凤沼来。 后人或妄改〔诗从〕作〔诗仙〕,语意索然。
李郢宿杭州虚白堂 秋月斜明虚白堂,寒蛩唧唧树苍苍。江风彻晓不得寐,二十五声秋点长。 《唐语林》盛称此诗。
李贺昌谷北园新笋 斫取青光写楚辞,腻香春粉黑离离。无情有恨何人见,露压烟啼千万枝。 汗青写《楚辞》,既是奇事,腻香春粉,形容竹尤妙。结句以情恨咏竹,似是不类。 然观孟郊《竹诗》〔婵娟笼晓烟〕,竹可言婵娟,情恨亦可言矣,然终不若《咏白莲 》之妙。李长吉在前,陆鲁望诗句非相蹈袭,盖著题不得避耳。胜棋所用,败棋之著 也,良庖所宰,族庖之刀也,而工拙则相远矣。
李端古别离诗 李端《古别离》诗云: 水国叶黄时,洞庭霜落夜。行舟闻商贾,宿在枫林下。 此地送君还,茫茫似梦间。后期知几日,前路转多艰一作山。 巫峡通湘浦,迢迢隔云寸。天晴见海樯,月落闻钟一作津鼓。 人老自多愁,水深难急流。清宵歌一曲,白首对汀洲。 与君桂阳别,令君岳阳待。后事忽差池,前期日空在。 水落雁嗷嗷,洞庭波浪高。远山云似盖,极浦树如毫。 朝发能几里,暮来风又起。如何两处愁,皆在孤舟里。 昨夜天月明,长川寒且清。菊花开欲尽,荠菜泊来生。 下江帆势速,五两遥相逐。欲问去时人,知投何处宿。 空冷猿啸时,泣对湘潭竹。 此诗端集不载,古乐府有之,然题曰二首,非也,本一首耳。其诗真景实情,婉转惆 怅,求之徐庾之间且罕,况晚唐乎?大历以后,五言古诗可选者,惟端此篇与刘禹锡 《捣衣曲》、陆龟蒙〔茱萸匣中镜〕、温飞卿〔悠悠复悠悠〕四首耳。
李耆卿评文 李耆卿评文云:〔韩如海,柳如泉,欧如澜,苏如潮。〕余谓此评极当,但谓柳如泉 未允,易泉以江可也。耆卿名涂,临川人,朱子门人之门人也。所著有《古今文章精 义》,与陈骙《文则》识趣相彷佛云。
李馀寒食诗 玉轮江上雨丝丝,公子游春醉不知。剪渡归来风正急,水溅鞍帕嫩鹅儿。 元徵之称蜀士李馀刘猛工为新乐府。馀诗传者,仅此二首。
李馀临邛怨 藕花衫子柳花裙,多蓍沉香慢火薰。惆怅妆成君不见,空教绿绮伴文君。 李馀,成都人文宗太和八年状元。蜀士在唐居首选者九人,谢洪陈伯玉,内江范金卿 ,阆州九枢,枢弟尹极,夔州李远,巴州张曙,绵州于环。
李嘉祐王舍人竹楼 傲吏身閒笑五侯,西江取竹起高楼。南风不用蒲葵扇,纱帽閒眠对水鸥。 长夏之景,清丽潇洒,读之使人神爽。镜川杨文懿公爱此诗,尝以〔对鸥〕名其阁, 先师李文正公为作赋云。
李义山萤诗 水殿风清玉户开,飞光千点去还来。无风无月长门夜,偏到阶前点绿苔。 似是萤谜,不书题可知也。
李义山柳诗 曾逐东风拂舞筵,乐游春苑断肠天。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 宋庐陵陈模《诗话》云:〔前日春风舞筵,何其富盛,今日斜阳蝉声,何其凄凉,不 如望秋先零也。形容先荣后悴之意。〕
李义山景阳井 景阳宫井剩堪悲,不尽龙鸾誓死期。惆怅吴王宫外水,浊泥犹得葬西施。 观此,西施之沉信矣。杜牧所云逐鸱夷者,安知不谓沉江而殉子胥乎?〔鸱革浮胥骸 〕,亦子胥事也。
李约观祈雨 桑条无叶土生烟,箫管迎龙水庙前。朱门几处耽歌舞,犹恨春阴咽管弦。 与聂夷中〔二丝五谷〕之诗并观,有《三百篇》意。
抛堶击壤 宋世,寒食有抛堶之戏,儿童飞瓦石之戏,若今之打瓦也。梅都官《禁烟》诗:〔窈 窕踏歌相把袂,轻浮赌胜各飞堶。〕堶,七禾切。或云起于尧民之击壤。
杜少陵论诗 杜少陵诗曰:〕不及前人更勿疑,递相祖述竟先谁。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 是汝师。〔此少陵示后人以学诗之法。前二句,戒后人之愈趋愈下。后二句,勉后人 之学乎其上也。盖谓后人不及前人者,以递相祖述,日趋日下也。必也区别裁正浮伪 之体,而上亲《风雅》,则诸公之上,转益多师,而汝师端在是矣。此说精妙。杜公 复生,必蒙印可,然非予之说也。须溪语罗履泰之说,而予衍之耳。
杜诗本选 谢宣远诗〔离会虽相杂〕,杜子美〔忽漫相逢是别筵〕之句实祖之。颜延年诗〔春江 壮风涛〕,杜子美〔春江不可渡,二月已风涛〕之句实衍之。故子美谕儿诗曰〔熟精 《文选》理〕。
杜诗夺胎之妙 陈僧丰盛标《咏水》诗:〔舟如空里泛,人似镜中行。〕沈佺期《钓竿》篇:〔人如 天上坐,鱼似镜中悬。〕杜诗:〔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虽用二子之 句,而壮丽倍之,可谓得夺胎之妙矣。
杜诗步檐字 杜子美诗:〔步檐倚杖看牛斗。〕檐,古檐字。《楚辞大招》:〔曲屋步檐。〕《注 》:〔曲屋,周阁也。步檐,长砌也。〕司马相如赋:〔步檐周流,长途中宿。〕〔 檐〕亦古〔檐〕字也。又梁陆棰《钟山寺》诗:〔步檐时中宿,飞阶或上征。〕沈氏 满愿诗:〔步檐随新月,挑灯惜落花。〕杜公盖袭用其字,后人不知,妄改作〔步蟾 〕,且前句有〔新月〕字,而结句又云〔步蟾〕,复矣。况〔步蟾〕乃举子坊牌字, 杜公诗宁有此恶字耶?甚矣,士俗不可不医也。
杜诗数目字 汉宫一百四十五,多下珠帘闭锁窗。何处巢夏将半,茅檐烟寺语双双。 此杜牧《燕子》诗也。〔一百四十五〕见《文选》注。大抵牧之诗好用数目垛积,如 〔南朝四百八十寺〕、〔二十四桥明月夜〕、〔故乡七十五长亭〕是也。
杜诗与包佶同意 包佶诗〔波影倒江枫〕,与杜诗〔石出倒听枫叶下〕同意,二句并工,未易优劣也。
杜诗左担之句 杜子美《愁坐》诗曰: 高斋常见野,愁坐更临门。十月山寒重,孤城水气昏。 葭萌氐种回,左担犬戎存。终日忧奔走,归期未敢论。 葭萌左担,皆地名也。葭萌人知之,左担人罕知也。注者不知,或改作〔武担〕,又 改作〔立担〕,皆可笑。按《太平御览》引李克蜀记云:〔蜀山自绵谷葭萌道径险窄 ,北来担负者不知不容易肩,谓之左担道。〕又李公胤《益州记》云:〔阴平县有左 肩道,其路至险,自北来者,担在左肩,不得度右肩。〕常璩《南中志》云:〔自僰 道至朱提,有水步道九道,有黑水及羊官水道,度三津,至险难行,故行者谣曰:『 楢溪赤水,盘蛇七曲。盘羊乌栊,气与天通。庲降贾子,左担七里。』又有牛叩头、 马搏颊阪,其险如此。〕据此三书,左担道有三,绵谷一也,阴平二也,朱提三也, 义则一而已。朱提今之乌撒,云贵往来之西路也。
杜诗野艇字 杜诗古本〔野艇恰受两三人〕,浅者不知〔艇〕字有平音,乃妄改作〔航〕字,以便 于读,谬矣。古乐府云: 沿江有百丈,一濡多一艇。上水郎担篙,何时至江陵。 艇音廷,杜诗盖用此音也。故曰:胸中无国子监,不可读杜诗。彼胸中无杜学,乃欲 订改杜诗乎?
杜诗讹字 《燕子》诗〔穿花落水益沾巾〕,范德机善本作〔帖本〕。〔一笑正坠双飞翼〕,黄 山谷云〔一笑〕俗作〔一箭〕,非。〔纷纷戏蝶过閒幔〕,张文潜本作〔开幔〕。
杜诗天棘 杜诗:〔江莲摇白羽,天棘蔓青丝。〕郑樵云:〔天棘,柳也。〕此无所据,杜撰欺 人耳。且柳可言丝,祇在初春,若茶瓜留客之日,江莲白羽之辰,必是深夏,柳已老 叶浓阴,不可方言丝矣。若夫蔓云者,可方言兔丝、王瓜,不可言柳。此俗所易知, 天棘非柳明矣。按《本草索隐》云:〔天门冬,在东岳名淫羊藿,在南岳名百部,在 西岳名管松,在北岳名颠棘。〕颠与天,声相近而互名也。此解近之。
杜工部荔枝诗 杜子美诗: 侧生野岸及江蒲,不熟丹宫满玉壶。云壑布衣鲐背死,劳生害马翠眉须。 杜公此诗,盖记明皇为贵妃取荔枝事也。其用〔侧生〕字,盖为瘦文隐语,以避时忌 ,《春秋》定哀多微辞之意,非如西昆用僻事也。末二句盖昌黎感二鸟之意,言布衣 抱道,有老死云壑而不徵者,乃劳生害马以给翠眉之须,何为者耶?其旨可谓隐而彰 矣。山谷谓〔云壑布衣〕,指后汉临武长唐羌谏止荔枝贷者,此俗所谓厚皮馒头,夹 纸灯笼矣。山谷尚如此,又何以责黄鹤蔡梦弼辈乎?
杜鹃花 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 此太白寓宣州怀西蜀故乡之诗也。在白为蜀人,见于《刘全白志铭》《曾南丰集序 》、魏杨遂《故宅祠记》及自叙书,不一而足,此诗又一證也。近日吾乡一士夫,为 山东人作诗序,云太白非蜀人,乃山东人也。余以前所引證诘之,答曰:〔且谄山东 人,祈绰楔赀,何暇核实。〕
杜审言诗 杜审言《早春游望》诗,《唐诗三体》选为第一首是也。首句〔独有宦游人〕,第七 句〔忽闻歌古调〕,妙在〔独有〕〔忽闻〕四虚字。《文选》殷仲文诗〔独有清秋日 〕,审言祖之,盖虽二字,亦不苟也。诗家言子美无一字无来处,其祖家法也。
杜逸诗 《合璧事类》载杜工部诗云: 三月雪连夜,未应伤物华。只缘春欲尽,留著伴梨花。 此诗旧集不载。又:〔寒食少天气,春风多柳花。〕又:〔小桃知客意,春尽始开花 。〕则今之全集遗逸多矣。
杜牧柳诗 嫩树新开翠影齐,倚风情态被春迷。依依故国樊川恨,半掩村桥半拂溪。 杜牧之,樊川人,集名《樊川集》
杜牧池州别孟迟先辈 昔子来陵阳,时常苦炎热。寺楼最褰轩,坐见飞鸟没。 一樽中夜酒,半破前峰月。烟院松飘萧,风廊竹交戛。 好鸟响丁丁,小溪光汃汃。离袖飐应劳,恨粉啼还咽。 慵忧长者来,病怯长术喝。呼儿旋供衫,走门空踏袜。 手把一枝物,桂花香带雪。喜极至无言,笑馀翻不悦。 人生直作百岁翁,亦是万古一瞬中。我欲东召龙伯翁,水尽到底看海空。 酌君一杯酒,与君狂且歌。离别岂足更关意,衰老相随可奈何。 二诗奇崛,而用韵古,旧见石刻,多磨灭,节而书之。
杜牧诗 〔尽道青山归去好,青山能有几人归。〕比之〔林下何曾见一人〕之句,殊有含蓄。
杜牧连上闻胡笳 何处吹笳薄暮天,塞垣高鸟没狼烟。游人一听头先白,苏武争禁十九年。 苏武之苦节如此,而归来只为典属国,汉之寡恩,霍光之罪也。王维诗:〔苏武才为 典属国,节旄空尽海西头。〕
杜牧登乐游原 长空澹澹没孤鸿,万古消沉在此中。看取汉家何事业,五陵无树起秋风。 此诗诸家皆选,而首句误作〔孤鸟没〕,不成句,今据善本正之。
杜牧之律诗 至晚唐,李义山而下,惟杜牧之为最。宋人评其诗豪而艳,宕而丽,于律诗中特寓拗 峭,以矫时弊,信然。
牧之屏风美人 屏风周昉画纤腰,岁久丹青色渐凋。斜倚玉窗鸾发女,拂尘犹自妒娇娆。
杜常华清宫 行尽江南数十程,晓星残月入华清。朝元阁上西风急,都入长杨作雨声。 宋周伯●《唐诗三体》以此首为压卷第一。诗话云:〔杜常方泽姓名不显,而诗句惊 人如此。〕按杜常乃宋人,杜太后之侄,《宋史文苑》有传。孙公《谈圃》亦以为宋 人。《范蜀公文集》《笏记》一卷,记时贤姓名,而杜常在其列,下注〔诗学〕二 字,其为宋人无疑,周伯●误矣,然诗极佳。〔晓星〕,今本作〔晓风〕,重下句〔 西风〕字,或改作〔晓乘〕,亦不佳。余见宋敏求《长安志》,乃是〔星〕字。敏求 又云:〔长杨非宫名,朝元阁去长杨五百馀里,此乃风入长杨树叶似雨声也。〕深得 作者之意。此诗姓名时代误,〔晓风〕字误,〔长杨〕意误,特为正之。
社南社北 韦述《开元谱》云:〔倡优之人取媚酒食,居于社南者,呼之谓社南氏,居于北者, 呼之谓社北氏。〕杜子美诗〔社南社北皆春水〕,正用此事,后人不知,乃改〔社〕 作〔舍〕。
门外猧儿 门外猧儿吠,知是萧郎至。铲袜下香阶,冤家今夜醉。 扶得入罗帏,不肯脱罗衣。醉则从他醉,犹胜独睡时。 此唐人小辞。前辈言,观此可知诗法,或以问子苍,曰:〔只是转折多。〕盖八句而 四转折也。
姑苏台 无端春色上苏台,郁郁芊芊草不开。无风自偃君知否,西子裙裾拂过来。 此初唐人诗也。白乐天诗〔草绿裙腰一道斜〕,祖其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