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庵诗话-明-杨慎卷二

卷二 第 x 页
夭邪 唐诗:〔钱唐苏小小,人道最夭邪。〕又:〔长安女儿双髻鸦,随风趁蝶学夭邪。〕 夭音歪。
不嫁惜娉婷 杜子美诗〔不嫁惜娉婷〕,此句有妙理,读者忽之耳。陈后山衍之云: 当年不嫁惜娉婷,傅粉施朱学后生。不惜捲帘通一顾,怕君著眼未分明。 深得其解矣。盖士之仕也,犹女之嫁也,士不可轻于从仕,女不可轻于许人也。著眼 未分明,相知之不深也。古人有相知之深,审而始出,以成其功者,伊尹孔明是也。 有相知不深,确乎不出,以全其名者,严光苏云卿是也。有相知不深,闯然以出,身 名俱失者,刘歆、荀彧是也。白乐天诗:〔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亦 子美之意乎?
不借军持 陆放翁诗:〔游山双不借,取水一军持。〕不借,草鞋也,言其价贱不须借也。《古 今注》:〔汉文帝履不藉以临朝。〕汉时已有此名矣。军持,净瓶也,出佛经。贾岛 《送僧》诗云:〔我有军持凭弟子,岳阳江里汲寒流。〕
太白怀乡句 太白《渡金门》诗:〔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送人之罗浮》诗:〔尔去之罗 浮,余还憩峨眉。〕又《淮南卧病怀寄蜀中赵征君蕤》诗云: 国门遥天外,乡路远山隔。朝忆相如台,夜梦子云宅。 皆寓怀乡之意。赵蕤,梓州人,字云卿,精于数学,李白齐名。苏颋《荐西蜀人才疏 》云:〔赵蕤术数,李白文章。〕宋人注李诗遗其事,并附见焉。《图经》云:〔蕤 ,汉儒赵宾之后,盐亭人,屡徵不就,所蓍有《长短经》。〕
太白句法 太白诗:〔天山三丈雪,岂是远行时。〕又云:〔水国秋风夜,殊非远别时。〕〔岂 是〕〔殊非〕,变幻二字,愈出愈奇。孟蜀韩琮诗: 晚日低霞绮,晴山远画眉。青青河畔草,不是望乡时。 亦祖太白句法。
太白用徐陵诗 徐陵诗:〔竹密山斋冷,荷开水殿香。〕太白诗:〔风动荷花水殿香。〕全用其语。
太白梁甫吟 李太白《梁甫吟》:〔手接飞猱搏彫虎,侧足焦原未言苦。〕盖用《尸子》载中黄伯 及莒国勇夫事,而杨子见萧粹可,皆不能注,今录其全文于此。《尸子》曰:〔中黄 伯曰:『余左执太行之猱,而右搏彫虎。夫贫穷者,太行之猱也,疏贱者,义之彫虎 也,而吾日遇之,亦足以试矣。』〕又曰:〔莒国有石焦原者,广五十步,临百仞之 溪,莒国莫敢近也。有以勇见莒子者,独却行齐踵焉。所以称于世。夫义之为焦原也 ,亦高矣。贤者之于义,必且齐踵,所以服一时也。〕
太白用古乐府 古乐府:〔暂出白门前,杨柳可藏乌。欢作沉水香,侬作博山炉。〕李白用其意,衍 为《杨叛儿》,歌曰: 君歌杨叛儿,妾劝新丰酒。何许最关情,乌啼白门柳。 乌啼隐杨花,君醉留妾家。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 古乐府:〔朝见黄牛,暮见黄牛。三朝三暮,黄牛如故。〕李白则云:〔三朝见黄牛 ,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古乐府云:〔郎今欲渡畏风波。〕李白 云:〔郎今欲渡缘何事,如此风波不可行。〕古乐府云:〔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李反其意云:〔春风复无情,吹我梦魂散。〕古人谓李诗出自乐府古选,信矣。 其《杨叛儿》一篇,即〔暂出白门前〕之郑笺也。因其拈用,而古乐府之意益显,其 妙益见。如李光弼将子仪军,旗帜益精明。又如神僧拈佛祖语,信口无非妙道,岂生 吞义山拆洗杜诗者比乎?
五云太中 杜诗:〔五云高太甲,六月旷抟扶。〕注不解五云之义,尝观王勃《益州夫子庙碑》 云:〔帝车南指,遁七曜于中阶;华盖西临,藏五云于太甲。〕《西阳杂俎》谓〔燕 公读碑,自『帝军』至『太甲』四句,悉不解。访之一公,一公言北斗建午,七曜在 南方,有是之祥,无位圣人当出,华盖以下,卒不可悉〕。愚谓老杜读书破万卷,自 有所据,或入蜀见此碑而用此语也。《晋天文志》:华盖在旁六星曰六甲,分阴阳而 配节候。太甲恐是六甲一星之名,然未有考證,以一行之邃于星历,张燕公段柯古之 殚见洽闻,而犹未知焉,姑阙疑以俟博识。
五言律起句 五言律起句最难,六朝人称谢朓工于发端。如〔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雄压千 古矣。唐人多以对偶起,虽森严,而乏高古。宋周伯●选唐三体诗,取起句之工者二 : 〔酒渴爱江清,馀酣漱晚汀。〕又〔江天清更愁,风柳入江楼〕是也。语诚工,而气 衰飒。余爱 柳恽〔汀洲采白蘋,日落江南春〕; 吴均〔咸阳春草芳,秦帝捲衣裳〕,又〔春从何处来,拂水复惊梅〕; 梁元帝〔山高巫峡长,垂柳复垂杨〕; 唐苏颋〔北风吹早雁,日日渡河飞〕; 张柬之〔淮南有小山,嬴女隐其间〕; 王维〔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 杜子美〔将军胆气雄,臂悬两角弓〕; 孟浩然〔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虽律也,而含古意,皆起句之妙,可以为法, 何必效晚唐哉?伯●之见,诚小儿也。
五言律八句不对 五言律,八句不对,太白浩然集有之,乃是平仄稳贴古诗也。僧皎然有《访陆鸿渐不 遇》一首云: 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连菊,秋来未著花。 到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 虽不及李白之雄丽,亦清致可喜。
五字 郭颁《世语》曰:〔司马景王命中书郎虞松作表,再呈不可意。钟会取草,为定五字 ,松悦服,以呈景王。景王曰:『不当尔耶?』松曰:『钟会也。』景王曰:『如此 可大用。』〕沈佺期诗〔五字擢英才〕,用此事也。解者以五字为诗,误矣。
元载韩侂冑 杜牧之《河湟》诗曰: 元载相公曾下箸,宪宗皇帝亦留神。旋见衣冠就东市,忽遗弓剑不西巡。 观此,则载曾谋复河湟,史亦不言其事。愚谓元载欲复河湟,韩侂冑欲伐金虏,近日 夏言欲取河套,其事则是,其时则非,其人尤非也。力小任重,鲜不仆,信哉!况三 人者,取死之罪多矣,一节乌足掩之。
元微之第三岁日咏春风凭杨员外寄长安柳 三日春风已有情,拂人头面稍轻盈。慇勤为报长安柳,莫惜枝条动软声。 第三岁日,正月初三日也。杨员外名汝士,亦诗人。此诗题甚奇,可作诗家故事。
元微之唐宪宗挽词 天宝遗馀事,元和盛圣功。二凶枭帐下,三叛斩都中。 始服沙陀虏,方吞逻逤戎。狼星如要射,犹有鼎湖弓。 二凶谓杨惠琳李师道,传首京师,三叛谓刘辟李锜吴元济,斩于都市,斯亦近诗史矣 。
元朝番书 元朝主中国日,用羊皮写诏,谓之〔羊皮圣旨〕。其字用蒙古书,中国人亦习之。张 孟诗云:〔鸿濛再剖一天地,书契复见蝌蚪文。〕张光弼《辇下曲》云: 和宁沙中扑遫笔,史臣以代铅椠事。百司译写高昌,龙蛇复见古文字。 侏俪犬羊之俗,而以 蝌蚪龙蛇称之,盖春秋多微辞之义也。
元次山好奇 文章好奇,自是一病,好奇之过,反不奇矣。元次山集凡十一卷,《大唐中兴颂》一 篇,足名世矣。诗如欸乃一绝已入选,《舂陵行》《贼退示官吏》,虽为杜公所称 ,取其志,非取其辞也。其馀如《洄溪》诗: 松膏乳水田肥良,稻苗如蒲米粒长。糜色如珈玉液酒,酒熟犹闻松节香。 又:〔修竹多夹路,扁舟皆到门。〕东坡常书之,然此外亦无留良矣。
元洪二子题山诗 元遗山《北岳》诗: 东州死爱华不注,向在陋邦何足数。敬宁不著谢宣城,断岸何缘比天姥。 言山水在通都,易得名也。洪震老,元人,淳安《东泉山》诗: 通都大邑人争驰,一泉一石小亦奇。云深路绝无人处,纵有佳山谁得知? 言山水在僻远,人不知也。二诗意绝相类,亦名言也。
王季友诗 王季友《观于舍人壁山水画》云:〔野人宿在人家少。〕《唐音》误〔人家〕作〔山 家〕。既云野人,何得少宿山家邪?
王融诗 游禽暮知返,行人独不归。坐销芳草气,空度明月辉。 矉容入朝镜,思泪点春衣。巫山彩云合,淇上绿条稀。 待君竟不至,双双秋雁飞。
想像巫山高,薄暮阳台曲。烟云乍捲舒,蘅芳时断续。 彼美如可期,晤言纷在瞩。怃然坐相望,秋风下庭绿。 此计多误字,以《乐府》《英华玉台新咏初学记》参对定之。
王褒渡河 秋风吹木叶,还似洞庭波。常山临代郡,亭障绕黄河。 心悲异方乐,肠断陇头歌。薄暮疲征马,失道北山阿。 首二句警绝。
王丘东山诗 高洁非养正,盛名亦险艰。智哉谢安石,携妓入东山。 云岩响金奏,空水滟朱颜。兰露滋香泽,松风鸣佩环。 歌声入空尽,舞影到池閒。杳眇同天上,繁华非世间。 捲舒混名迹,纵诞无忧患。何必苏门啸,冥然闭清关。 王丘,初唐人,《省鼠谷应制》诗出沈宋上。此诗清新俊逸,太白之先鞭也。
王绩赠学仙者 采药层城远,寻师海路赊。玉壶横日月,金阙断烟霞。 仙人何处在,道士未还家。谁知彭泽也,更觅步兵邪? 春酿煎松叶,秋杯泛菊花。相逢宁可醉,定不学丹砂。 此诗深有风谕于世之妄意长生者,比之朱子脱屣非难,殊为正论,无愧文中子之友于 矣。
王摩诘遗诗 王摩诘诗,今所传仅六卷。如 轻阴阁小雨,深院昼慵开。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 一首,见于洪觉范《天厨禁脔》;〔人家在仙掌,云气欲生衣〕二句,见于《董逌画 跋》。而本集不载,则知其诗遗落多矣。
王少伯赠张荆州 祝融之峰紫翠衔,岁如何其雪崭岩。邑西有路缘石壁,我欲从之愁穹嵌。 鱼有心兮脱网罟,江无人兮鸣枫杉。王君飞舄仍未去,苏耽宅中意遥缄。 险韵奇句,韩文公所谓〔横空盘硬语,妥帖力排奡〕也。
王周嘉陵江 嘉陵江水色,一带柔蓝碧。天女瑟瑟衣,风梭晚来织。 晚唐绝句,此殆为冠,而洪氏唐绝不收。
王奂惆怅词 梦里分明入汉宫,觉来灯背锦屏空。紫台月落关山晓,肠断君王信画工。
李夫人病已经秋,武帝来看不举头。修嫭秾华消歇尽,玉墀罗袂一生愁。 汉武帝思李夫人赋曰:〔美连娟以修嫭兮,命剿绝而不长。〕《西京杂记》武帝《落 叶哀蝉曲》云:〔罗袂兮无声,玉墀兮尘生。〕亦思李夫人所作也。剪裁之妙,可谓 佳绝。旧本〔德所秾华〕,误谬不通,刘珥江见元人刻本,定为〔修嫭〕字,诚一快 也。余又见陈子高演此诗为《太平时》填词,易旧句〔楚云湘血〕为〔玉墀罗袂〕, 始为全美,今从之。
王绩野望诗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树树皆秋色,山山惟落晖。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王无功,隋人,入唐,隐节既高,诗律又盛,盖王杨卢骆之滥觞,陈杜沈宋之先鞭也 ,而人罕知之,况文中子之道德乎?乃知名亦有幸不幸,古云盖棺事乃定,若此者, 千年犹未定也。
王粲用刘歆赋语 刘歆《遂初赋》:〔望亭隧之皦皦兮,飞旗帜之翩翩。〕王粲《七哀》诗:〔登城望 亭隧,翩翩飞羽旗。〕实用刘歆语。
王筠咏边衣 王筠《咏征妇裁衣行路难》,其略云: 裲裆双心共一抹,衵腹两边作八撮。襻带虽安不忍缝,开孔才穿犹未达。 胸前却月两相连,本照君心不照天。 数句叙裁衣曲折纤微,如出缝妇之口。诗至此可谓细密矣。
王建宫词 王建宫词一百首,至宋南渡后推动七首,好事者妄取唐人绝句补入之。〔泪尽罗巾梦 不成〕,白乐天诗也。〔鸳鸯瓦上忽然声〕,花蕊夫人诗也。〔宝帐平明金殿开〕, 王少伯诗也。〔日晚长秋帘外报〕,又〔日映西夫松柏枝〕二首,乃乐府《铜雀台》 诗也。〔银烛秋光冷画屏〕及〔閒吹玉殿昭华管〕二首,杜牧之诗也。余在滇南见一 古本,七首特全,今录于左: 忽地金舆向月陂,内人接著便相随。却回龙武军前过,当殿教看卧鸭儿。 唐著作佐郎崔令钦《教坊记》云:〔左右两教坊,左多善歌,右多工舞,外有水泊, 俗号月陂,形如偃月也。〕又云:〔妓女入宜春苑,谓之内人,亦曰前头人,言常在 驾前也。其家在教坊,四季给米。得幸者,谓之十家。〕 画作天河刻作牛,玉梭金镊采桥头。每年宫女穿针夜,敕赐新恩乞巧楼。
春来懒困不梳头,懒逐君王苑北游。暂向玉阶花下立,簸钱赢得两三筹。
弹棋玉指两参差,阶局临虚斗著危。先打角头红子落,上三金子半连垂。
宛转黄金白柄长,青荷叶子画鸳鸯。把来不是呈新样,欲进微风到御床。
供御香方加减频,水沉山麝每回新。内中不许相传出,已被医家写与人。
药童食后进云浆,高殿无风扇小凉。每到日中重掠鬓,衩衣骑马绕宫廊。
王适诗 〔忽见寒梅树,开花汉水滨。不知春色早,疑是弄珠人。〕此王适《梅花》诗也。《 唐音》选之,一首足传矣。适,唐初人。《陈子昂列传》云:幽人王适见《感遇》诗 曰:是必为海内文宗矣。即其人也。予见《蜀志》载王适《蜀中旅怀》一首云: 有时须问影,无事则书空。弃置如天外,平生似梦中。 别离同夜月,愁思隔秋风。老少悲颜驷,盈虚悟翟公。 盖因旅游入蜀而见子昂也。近注《唐音》以王适为韩退之铭其墓者,不知开元以后安 得此句法哉。不惟胸中无书,又且目中无珠,妄浅如此,何以注为?
王阳明记梦诗 慎尝反覆《晋书》,目王导为叛臣,颇为世所骇异。后见崔后渠《松窗杂录》,亦同 余见。近读阳明《记梦》诗,尤为卓识真见,自信鄙说之有稽而非谬也。其自序曰: 〔正德庚辰八月廿八夕,卧小阁,忽梦晋忠臣郭景纯氏以诗示予,且极言王导之奸, 谓世之人徒知王敦之逆,而不知王导实阴主之。其言甚长,不能尽录,觉而书其所示 诗于壁,复为诗以记其略。嗟乎!今距景纯若干年矣,非有实恶深冤,郁结而未暴, 宁有数千载之下,尚怀愤不平若是者耶!〕诗云: 秋夜卧小阁,梦游沧海滨。海上神仙不可到,金银宫阙尚嶙峋。 中有仙人芙蓉巾,顾我宛若平生亲。欣然就语下烟雾,自言姓名郭景纯。 携手历历诉衷曲,义愤感激难具陈。切齿尤深怨王导,深奸老猾长欺人。 当年王敦觊神器,导实阴主相缘夤。不然三问三不答,胡忍使敦杀伯仁。 寄书欲拔太真舌,不相为谋敢尔云。敦病已笃事已去,临哭嫁祸复卖敦。 事成同享帝王贵,事败仍为顾命臣。几微隐约亦可见,世史掩覆多失真。 袖出长篇再三说,觉来字字能书绅。开窗试抽晋史阅,中间事迹颇有因。 因思景纯有道者,世移事往千馀春。若非精诚果有激,岂得到今犹愤嗔。 不成之语以筮戒,敦实气沮竟殒身。人生生死亦不易,谁能视死如轻尘。 烛微先几炳易道,多能馀事非所论。取义成仁忠晋室,龙逢龚胜心可伦。 是非颠倒多有,吁嗟景纯终见伸。 御风骑气游八垠,彼敦之徒草木粪土臭腐同沉沦。 郭景纯梦中诗: 我昔明易道,故知未来事。时人不我识,遂传耽一技。 一思王导徒,神器良久觊。诸谢岂不力,伯仁见其底。 所以敦者仇,罔顾天经与地义。不然百口未负托,何忍置之于死地! 我于斯时知有分,日中斩柴市。我死何足悲,我生良有以。 九天一人拊膺悲,恶室诸公亦可耻。举目山河徒叹非,携手登亭空洒泪。 王导真奸雄,千哉人未议。偶感君子谈中及,重与写真记。 固知仓卒不成文,自今当与频谑戏。傥其为我一表扬,万世万世万万世。
王昌龄长信秋词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却恨含情掩秋扇,空悬明月待君王。 司马相如《长门赋》:〔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此用其语,如李光弼将 义之师,精神十倍矣。作诗者其可不熟《文选》乎?
王昌龄殿前曲 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轮高。平阳歌舞新承宠,帘外春寒赐锦袍。 此咏赵飞燕事,亦开元末纳玉环事,借汉为喻也。
王昌龄从军行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得龙庭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此诗可入神品,〔秦时明月〕四字,横空盘硬语也,人所难解。李中溪侍御尝问余, 余曰:扬子云赋〔欃枪为闉,明月为堠〕,此诗借用其字,而用意深矣。盖言秦时虽 远征,而未设关,但在明月之地,犹有行役不逾时之意。汉则设关而戍守之,征人无 有还期矣,所赖飞将禦边而已,虽然,亦异乎守在四夷之世矣。
王之涣梁州歌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光不渡玉门关。 此诗言恩泽不及于边塞,所谓君门远于万里也。薛能《柳枝词》〔和花香雪九重城〕 ,亦此意。
王雪山论诗 王雪山云:〔诗人偶见鹊有空巢,而鸠来居,谈诗者,便谓鸠性拙不能为巢,而恒居 鹊之巢,此谈诗之病也。〕今按诗人兴况之言,鸠居鹊巢,犹时曲云〔乌鸦夺凤巢〕 耳,非实事也。今便谓乌性恶,能夺凤巢,可乎?〔食我桑葚,怀我好音〕,亦美其 地也,而注者便谓桑葚美味,鸮食之而变其音。鸮不食葚,试养一鸮,经年以葚食之 ,亦岂能变其音哉!今俗谚云〔蚂蚁戴笼头〕,例此言,亦可言蚁著辔可驾乎!宋人 不知比兴,遂谬解若此,儒生白首诵之,而不敢非,可怪也。王雪山,南宋人。
方泽杜常 诗话云:杜常方泽,在唐诗人中,名姓不显,而诗句惊人,今惟存《华清宫》一首。 《孙公谈圃》亦以为宋人,近注《唐诗三体》者,亦引《谈圃》而不正指其非唐人, 盖不欲显选者之失耳。予又见范蜀公文集中有《手记》一卷,记其一时交游名流,中 有杜常名姓,下注曰:〔诗学。〕又《宋史》《杜常传》云:杜常,太后之侄,能 诗。以史与《谈圃手记》参之,为宋人无肄矣。如唐霅《鼓吹》以宋胡宿诗入唐选。 宿在《宋史》有传,文集今行于世,所选诸诗在焉,观者不知其误,何耶?《鼓吹》 之选,皆晚唐之最下者,或疑非遗仙,观此益知其伪也。 按此节与卷五杜常《华清宫》条小异,并存之。
丹的 潘岳《芙蓉》赋:〔丹辉拂红,飞须垂的。斐披赩嚇,散焕熠爚。〕的,子药切,妇 人以丹注面也。吴才老解为〔指的〕,非。
平楚 谢朓诗:〔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苍然。〕楚,丛木也。登高望远,见木杪如平地,故 云平楚,犹诗所谓平林也。陆机诗〔安辔遵平莽〕,谢语本此。唐诗〔燕掠平芜去〕 ,又〔游丝荡平绿〕,又因谢诗而衍之也。
北走 李文正尝与让人论诗曰:〔杜子美诗『北走关山开雨雪』与『胡骑中宵堪北走』,两 『北走』字同乎?〕慎对曰:〔按字书,疾趋曰走,上声,驱之走曰春天,去声。北 走关山,疾走之走也,如《汉书》『北走邯郸道』之走。胡骑北走,驱而走之也,如 《汉书》『季布北走胡』之走是,疑不同。〕先生曰:〔尔言甚辨,然吾初无此意。 〕卢师邵侍御在侧曰:〔恐杜公亦未必有此意。〕盖如此解诗,似涉于太凿耳。
甘泉歌 秦始皇作骊山陵,周回跨阴盘县,界水背陵,使东西流,运大石于渭北,诸民怨之, 作《甘泉之歌》云:〔运石甘泉口,渭水不敢流。千人唱,万人讴,金陵馀石大如● 。〕此歌见《三秦记》。余编《风雅逸编》,秦以前古歌谣,搜括无遗,而乃复遗此 。刻梓已行,不容窜入,遂笔于此,信乎纂录之难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