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名义集-宋-法云卷七

卷七 第 1166c 页

翻译名义集七

姑苏景德寺普润大师法云篇


* 寺塔坛幢篇第五十九
* 犍椎道具篇第六十
* 沙门服相篇第六十一
* 斋法四食篇第六十二
* 篇聚名报篇第六十三
* 统论二谛篇第六十四

* 寺塔坛幢篇第五十九

裕师寺诰云。寺是摄十方一切众僧。修道境
界。法为待一切僧经游来往受供处所。无彼
无此。无主无客。僧理平等。同护佛法故。其中
饮食众具。悉是供十方凡圣同有。鸣钟作法。
普集僧众。同时共受。与檀越作生福之田。如
法及时者。皆无遮碍。是宜开廓远意。除荡鄙
怀。不吝身财。护持正法。西域记云。诸僧伽
蓝。颇极奇制。隅楼四起。重阁三层。榱梠栋
梁。奇形雕榱。户牖垣墙。图画众彩。梁僧传
云。相传外国国王尝毁破诸寺。唯招提寺。未
及毁坏。夜一白马。绕塔悲呜。即以启王。王即
停坏。因改招提。以为白马。故诸寺立名。多取
则焉僧史略云。鸿胪寺者。本礼四夷远国之
邸舍也。寻令别择洛阳西雍门外。盖一精舍。
以白马驮经来故用白马为题。寺者释名曰。
嗣也。治事者相嗣。续于其内。本是司名。西僧
乍来。权止公司。移入别居。不忘其本。还标寺
号。准天人陆玄畅云。周穆王时。文殊目连来
卷七 第 1167a 页
化。穆王从之。即列子所谓化人者是也。化人
示穆王高四台。是迦叶佛说法处。因造三会
道场。又云。周穆王身游大夏。佛告彼土有古
塔可反礼事。王问何方。答在鄗京之东南也。
又问。周穆已后诸王建置塔寺。何为此土文
纪罕见。答立塔为于前缘。多是神灵所造。人
见者少。故文字少传。杨雄刘向寻于藏书往
往见有佛经。岂非秦前已有经塔。或名僧坊
者别屋谓之坊也。或名精舍者。释迦谱云。息
心所栖。故曰精舍。灵裕寺诰曰。非粗暴者所
居。故云精舍。艺文类云。非由其舍精妙。良由
精练行者所居也。或名道场。肇师云修道之
场。隋炀帝敕天下寺院。皆名道场。止观云。道
场清净境界。治五住糠显实相米。或名莲社
者。社即立春秋后五戊日名社。群农结会祭
以祈谷。白虎通曰。王者所以有社何为天下。
求福报土。非土不食。土广不可遍敬。故封土
以立社。往生传云。东晋远法师。憩迹庐阜。一
百二十三人缔结方外之游。于是相与而有
莲社之想焉。今之以莲社(云云)。盖其始也。

刹摩。正音掣多罗。此云土田。净名略疏云。
万境不同亦名为刹。垂裕云。盖取庄严差别
名之为刹。此乃通指国土名刹。又复伽蓝号
梵刹者如辅行云。西域以柱表刹示所居处
也。梵语刺(力割)瑟胝。此云竿。即幡柱也。长
阿含云。若沙门于此法中勤苦得一法者。便
当竖幡以告四远。今有少欲人。又法华云表
刹甚高广。此由塔婆高显大为金地标表。故
以聚相长表金刹。如法苑云。阿育王取金华
卷七 第 1167b 页
金幡。悬诸刹上塔寺低昂。

罗摩。此云院。周垣小院。

招提。经音义云。梵云招斗提奢。唐言四方
僧物。但笔者讹称招提。此翻别房施。或云对
面施。或云梵言僧鬘。此翻对面施。音义云。体
境交现曰对。辍己慧他名施。后魏太武始光
元年造伽蓝创立招提之名。

僧祇。此云四方僧物。律钞四种常住。一常
住常住。谓众僧厨库寺舍众具。华果树林田
园仆畜等。以体局当处不通馀界但得受用
不通分卖故。重言常住。二十方常住。如僧家
供僧常食体通十方唯局本处。此二名僧祇
物。三现前现前。谓僧得施之物。唯施此处现
前僧故。四十方现前。如亡五众轻物也。若未
羯磨从十方僧得罪。若已羯磨望现前僧得
罪。此二名现前僧物。

阿兰若。或名阿练若。大论翻远离处。萨婆
多论翻闲静处。天台云。不作众事名之为闲。
无愦闹故。名之为静。或翻无诤。谓所居不与
世诤。即离聚落五里处也。肇云。忿竞生乎众
聚。无诤出乎空闲。故佛赞住于阿兰若。应师
翻空寂。苑师分三类。一达磨阿兰若。即华
严之初。谓说诸法本来湛寂无起作义。二名
摩登伽阿兰若。谓冢间处。要去村落一俱卢
舍大牛吼声所不及处。三名檀陀迦阿兰若。
谓沙碛之处也。

碛迁历切僧伽蓝。译为众园。僧史略云。为
众人园圃。园圃生植之所。佛弟子则生殖道
芽圣果也。
卷七 第 1167c 页

那烂陀。西域记曰。唐云施无厌。此伽蓝南。
庵没罗园中有池。其龙名那烂陀。旁建伽蓝。
因取其称。从其实议。是如来昔行菩萨道时。
为大国王。建都此地。怜悯众生。好乐周给。时
美其德号施无厌。大宋僧传云。那烂陀寺。周
围四十八里。九寺一门。是九天王所造。西域
伽蓝无如其广矣。

庵罗园。阐义云。庵罗是果树之名。其果似
桃。或云似奈。此树开华。华生一女。国人叹
异。以园封之。园既属女。女人守护。故言庵
罗树园。宿善冥熏。见佛欢喜。以园奉佛。佛即
受之而为所住。

迦兰陀。善见律及经律异相云。是山鼠之名
也。时毗舍离王入山于树下眠。有大毒蛇欲
出害王。于此树下有鼠下来鸣令王觉。王感
其恩。将一村食。供此山鼠。乃号此村。为迦兰
陀。而此村中有一长者。居金钱四十亿。王即
赐于长者之号。由此村故。所以名为迦兰陀
长者也。三藏传云。园主名迦兰。先以此园。施
诸外道。后见佛又闻深法。恨不以园得施如
来。时地神知其意。为现灾怪。怖诸外道。逐之
令出。告曰。长者欲以园施佛。汝宜速去。外道
含怒而出。长者叹喜建立精舍。躬往请佛。

林微尼。或流弥尼。或蓝毗尼。或岚毗尼。此
云解脱处。亦翻断。亦翻灭。华严音义翻乐胜
圆光。由昔天女来故立此名。新云蓝軬(扶晚)
尼。此云监。即上古守园女名。

秣苏伐那。西域记云。唐言闇林。千佛皆于
此地说法。佛灭三百年有迦多衍那。于此制
卷七 第 1168a 页
发智论。

阿奢理贰。西域记云。唐言奇特。

鸡头摩。竦疏释鸡园引智论云。昔有野火。
烧林。林中有雉。入水渍羽。以救其焚。纂要
云。即鸡头摩寺。

窣堵波。西域记云。浮图。又曰偷婆。又曰私
偷簸。皆讹也。此翻方坟。亦翻圆冢。亦翻高
显。义翻灵庙。刘熙释名云。庙者貌也。先祖
形貌所在也。又梵名塔婆。发轸曰。说文元无
此字。徐铉新加云。西国浮图也。言浮图者。此
翻聚相。戒坛图经云。原夫塔字此方字书乃
是物声。本非西土之号。若依梵本瘗(猗厉)
骨所。名曰塔婆。后分经。佛告阿难。佛般涅
槃荼毗既讫。一切四众。收取舍利。置七宝瓶。
当于拘尸那城内四衢道中起七宝塔。高十
三层。上有轮相(云云)。辟支佛塔。应十一层。阿
罗汉塔成以四层。亦以众宝而严饰之。其转
轮王。亦七宝成。无复层级。何以故。未脱三界
诸有苦故。十二因缘经。八种塔并有露槃。佛
塔八重。菩萨七重。辟支佛六重。四果五重。三
果四。二果三。初果二。轮王一。凡僧但蕉叶火
珠而已(言轮相者。僧祇云。佛造迦叶佛塔上施槃盖。长表轮相。经中多云相轮。以人仰望而瞻相也)

支提。或名难提脂帝制底制多。此翻可供养
处。或翻灭恶生善处。杂心论云。有舍利名塔。
无舍利名支提。文句云。支提无骨身者也。阿
含明四支徵。谓佛生处。得道处。转法轮处。入
灭处也。

舍磨奢那。此云冢。西域僧死。埋骨地下。上
累砖石。似窣堵波。但形卑小。
卷七 第 1168b 页

健陀俱胝。义净云。西方名佛堂。为健陀俱
胝。此云香室。

毗诃罗。此云游行处。谓僧游履处也。

满茶逻。(力个切)此翻坛。新云。正名曼茶罗。言
坛者。郑玄注礼云。封土曰坛。除地曰墠。
(常演)封者起土界也。坛之言坦也。坦明貌也。
汉书音义云。筑土而高曰坛。除地平坦曰场。
国语云。坛之所除地曰场。除扫也。周书曰。为
三坛同墠。墠除地也。说文云。野土也。尔雅
云。鹿之所息谓之场。诗云。九月筑场圃。注
云。春夏为圃。秋冬为场。场即平治土面。于上
治谷。

脱阇。资中翻幢。熏闻云。阇(视遮切)有作都音。
引尔雅云。阇谓之台。而言脱者。积土脱落也。
今所不取。盖是梵语故。

拘吒迦。此云小舍。

* 犍稚道具篇第六十

菩萨戒经云。资生顺道之具。中阿含云。所蓄
物可资身进道者即是增长善法之具。辩正
论云。沙门者行超俗表。心游尘外。故应器非
廊庙所陈。染衣异朝宗之服。北山录云。簠
(音甫)(音轨祭器内圆外方)(庄吕切肉俎也)豆制度文章为礼
之器。升降上下周旋󱧶(先的)袭。(似立)为礼之
文。钟鼓管磬羽籥干戚(籥音药先王制舞。文以羽籥干戚。籥如笛。三孔而
短。干盾也。戚矛也)为乐之器。屈伸俯仰缀兆舒疾为乐
之文。置兹则礼乐废矣。缮写缋刻香台法机。
为道德之器。髡祖拜绕禅讲斋戒。为道德之
文。弛兹则道德微矣。

(巨寒)椎。(音地)声论翻为磬。亦翻钟。资持
卷七 第 1168c 页
云。若诸律论。并作犍槌。或作犍椎。今须音槌
为地。又羯磨疏中。直云犍地。未见椎字呼为
地也。后世无知因兹一误。至于钞文。一宗祖
教。凡犍槌字并改为稚。直呼为地。请寻古
本及大藏经律考之。方知其谬。今须依律论
并作犍槌。至呼召时。自从声论。增一云。阿
难升讲堂击犍椎者。此是如来信鼓也。五分
云。诸比丘布萨时不时集妨行道。佛言。当唱
时至。若打犍椎。若打鼓吹螺。使旧住沙弥净
人打。不得多应打三通。若唱二时至。亦使沙
弥净人唱。住处多不得遍闻。应高处唱。犹不
知集更相语知。若无沙弥比丘亦得打。事钞
云。若寻常所行。生椎之始。必渐发声。渐希渐
大。乃至听尽。方打一通。佛在世时。但有三下。
故五分云。打三通也。后因他请。方有长打。
然欲初鸣时。当依经论。建心标。为必有感徵。
应至钟所礼三宝讫。具仪立念。我鸣此钟者。
为召十方僧众。有得闻者。并皆云集。共同和
利。又诸恶趣受苦众生。令得停息故。付法藏
传中。罽腻吒王以大杀害故。死入千头鱼中。
剑轮绕身而转。随斫随生。罗汉为僧维那。依
时打钟。若闻钟声剑轮在空。知是因缘遗信
白。令长打。使我苦息。过七日已受苦即息。江
南上元县一民时疾暴死。心气尚暖。凡三日
复苏。乃误勾也。自言至一殿庭间。忽见先主。
被五木缧械甚严。民大骇。窃问曰。主何至于
斯耶。主曰。吾为宋齐丘所误杀和州降者千
馀人。以冤诉因此。主问其民曰。汝何至斯
耶。其民具道误勾之事。主闻其民却得生还。
卷七 第 1169a 页
喜且泣曰。吾仗汝归语嗣君。凡寺观鸣钟。当
延之令永。吾受苦惟闻钟则暂休。或能为吾
造一钟尤善。民曰。我下民耳。无缘得见。设见
之胡以为验。主沈虑曰。吾在位尝与于阗国
交聘。遗吾一玉瑞天王。吾爱之。尝置于髻。
受百官朝。一日如厕忘取之。因感头痛。梦神
谓我曰。玉天王寘于佛塔或佛体中。则当愈。
吾因独引一匠。𢹂于瓦棺寺凿佛左膝以藏
之。香泥自封。无一人知者。汝以此事可验。民
既还家。不敢辄已。遂乞见主具白之。果曰。冥
寞何凭。民具以玉天王之事陈之。主亲诣瓦
棺。剖佛膝果得之。感泣恸躄遂立造一钟于
清凉寺。镌其上云。荐烈祖孝高皇帝。脱幽出
厄。以玉像建塔。葬于蒋山(智兴鸣钟事出法苑)。增一云。
若打钟时。一切恶道诸苦并得停止。应法师
准尼钞云。时至应臂吒犍槌。应师释云。梵语
臂吒。此云打。梵语犍槌。此云所打之木。或檀
或桐。此无正翻。彼无钟磬故也。音义指归斥
云。祇如梵王铸祇桓寺金钟。又迦叶结集挝
(陟瓜切椎也)铜犍槌。岂无钟耶。但天竺未知有磬。
五分律云。随有瓦木铜铁鸣者。皆名犍地。又
律中集僧有七种法。一量影。二破竹作声。三
作烟。四吹贝。五打鼓。六打犍槌。七唱诸大德
布萨说戒时到。事钞明入堂法。应在门外偏
袒右肩。敛手当心。摄恭敬意。拟堂内僧。并
同佛想缘觉罗汉想。何以故。三乘同法食故。
次欲入堂。若门西坐者。从户外旁门西颊。先
举左脚。定心而入。若出门者。还从西颊。先
举右脚而出。若在门东坐者反上可知。不得
卷七 第 1169b 页
门内交过。若欲坐时。以衣自蔽。勿露形丑。须
知五法。一须慈敬重法尊人。二应自卑下如
拭尘巾。三应知坐起俯仰得时。四在彼僧中
不为杂语。五不可忍事应作默然。凡徒众威
仪事在严整清洁。轨行可观则生世善心。天
龙叶赞。华严云。具足受持威仪教法。是故能
令僧宝不断。智论云。佛法弟子同住和合。一
者贤圣说法。二者贤圣默然。准此处众。唯施
二事不得杂说世论类于污家能说(能戏也)又贵
静摄。不在喧乱。诵经说法。必须知时。成论
云。虽是法语。说不应时。名为绮语。后裔住
持。愿遵斯式。

舍罗。四分。此云筹。五分筹极短并五指。极
长拳一肘。极粗不过小指。极细不得减箸。十
诵云。为檀越问僧不知数佛令行筹。不知沙
弥数。行筹数之。若人施布萨物沙弥亦得。虽
不往布萨羯磨处由受筹故。四分为受供行
筹通沙弥也。若未受十戒亦得受筹。以同受
供故。业疏三种行筹。一头露。二覆藏(以物覆筹)。三
耳语(耳畔劝勉)。事钞云。今僧寺中有差僧次请而简
客者。此僧次翻名越次也。即令客僧应得不
得。主人犯重。随同情者多少通是一盗。

隙弃罗。此云锡校。由振时作锡锡声故。十
诵名声杖。锡杖经又名智杖。亦名德杖。彰智
行功德故。圣人之幖帜。贤士之明记道法之
幢。根本杂事云。比丘乞食。深入长者之家。遂
招讥谤。比丘白佛。佛云。可作声警觉。彼即呵
呵作声喧闹。复招讥毁。佛制不听。遂拳打
门。家人怪问。何故打破我门。默尔无对。佛
卷七 第 1169c 页
言。应作锡杖。苾刍不解。佛言。杖头安镮圆如
(仄限)口。安小镮子。摇动作声而为警觉。动
可一二。无人闻时。即须行去。五百问论。持锡
有多事。能警恶虫毒兽等。义净云。锡杖都有
三分。上分是锡。中木。下或牙角也。若二股六
镮是迦叶佛制。若四股十二镮是释迦佛制。
齐稠禅师在怀州王屋山。闻虎斗以锡杖解
之。因成颂云。本自不求名。刚被名求我。岩前
解二虎。障却第三果。又邓隐峰飞锡空中。解
于二阵。

刺竭节。此云杖。楖栗横担不顾人。直入千
峰万峰去。

军迟。此云瓶。寄归传云。军持有二。若瓷瓦
者是净用。若铜铁者是触用。西域记云。捃稚
迦即澡瓶也。旧云军持讹略也。西域尼畜军
持。僧畜澡灌。谓双口澡灌。事钞云。应法澡
灌。资持云。谓一斗已下。

钵里萨罗伐拿。此云滤水罗。会正记云。西
方用上白氎。东夏宜将密绢。若是生绢小虫
直过。可取熟绢四尺。捉边长挽两头刺著。即
是罗样。两角施带。两畔直怐(音冠似鼎铵也)。中安横
杖尺六。两边系柱。下以盆承。倾水时罐底须
入罗内。如其不尔虫随水落。堕地堕盆还不
免杀。僧祇虫细者三重漉。毗尼母应作二重
漉水囊。若犹有应作三重。不得夹作。恐中间
有虫难出。当各作捲逐重覆却方护生也。根
本百一羯磨明五种水罗。一方罗。用绢三尺
或二尺。随时大小作。二法瓶。阴阳瓶也。三君
迟。以绢系口以绳悬。沈于水中待满引出。四
卷七 第 1170a 页
酌水罗。五衣角罗。但取密绢方一塔手。或系
瓶口。或安钵中。滤水用也。

钵塞莫。或云阿哩吒迦二合。此云数珠。木
槵子经云。当贯木槵子一百八个常自随身。
志心称南无佛陀。南无达摩南无僧伽。乃过
一子。具如彼经。

钵多罗。此云应器。发轸云。应法之器也。谓
体色量三皆须应法。体者大要有二。泥及铁
也。色者熏作黑赤色或孔雀咽色鸽色。量者
大受三斗。小受斗半。中品可知。又翻为薄。谓
治厚物令薄而作此器。南山云。此姬周之斗
也。准唐斗。上钵一斗。下钵五升。五分云。佛
自作钵坏。以为后式。受时准十诵云。大德一
心念。我比丘某甲。此钵多罗应量受。常用故
(三说)若舍准衣。律云。比丘持木钵。佛言不应
持。如是钵此是外道法。

(音虔)𨩲(音咨)。母论译为浅。铁钵经音疏云。
钵中之小钵。今呼为鐼(音训)子。十诵律云。钵
半大键𨩲小键𨩲。四分律云。键𨩲入小钵。小
钵入次钵。次钵入大钵。或作捷茨建镃。并
梵音轻重。

俱夜罗。此云随钵器。法宝解云。即匙筋键
𨩲等。

浮囊。五分云。自今听诸比丘畜浮囊。若羊皮。
若牛皮。传闻西域渡海之人。多作鸟翎毛袋。
或赍巨牛脬。海船或失。吹气浮身。

* 沙门服相篇第六十一

大论云。释子受禁戒是其性。剃发割截染衣
是其相。道宗钞云。仪即沙门相也。削发坏衣
卷七 第 1170b 页
是。体即沙门性也。无表戒法是。僧祇云。三衣
者。贤圣沙门之幖帜。四分云。三世如来并著
如是衣。大品明十二头陀。衣有二种。一者纳
衣。智论释云。好衣因缘故。四方追逐堕邪命
中。若受人好衣则生亲著。若不亲著檀越则
恨。又好衣是未得道者。生贪著处。好衣因缘。
招致贼难。或至夺命。有如是等患。故受弊纳
衣法。二但三衣。智论释云。行者少欲知足。衣
趣盖形。不多不少。故受三衣。白衣求乐故多
畜种种衣。或有外道。苦行故裸形无耻。是故
佛弟子舍二边处中道。北山云。憍陈如弊服
五钱。须菩提华房百宝。俱圣人也。衡岳终身
一衲。玄景每曙更衣。俱高僧也。克不克在于
我。可不可不不在乎物也。

震越。应法师云。此翻玄服。应是卧具。释名
曰。服上曰衣。衣依也。所以庇寒暑也。传云。
衣身之章也。上曰衣。下曰裳。白虎通曰。衣者
隐也。裳者障也。所以隐形自障蔽也。涅槃云。
如世衣裳障覆形体。

袈裟。具云迦罗沙曳。此云不正色。从色得
名。章服仪云。袈裟之目。因于衣色。如经中坏
色衣也。会正云。准此本是草名。可染衣。故将
彼草目此衣号。十诵以为敷具。谓同毡席之
形。四分以为卧具。谓同衾被之类。萨婆多云。
卧具者三衣之名。大净法门经云。袈裟者。晋
名去秽。大集经。名离染服。贤愚名出世服。
真谛杂记云。袈裟是外国三衣之名。名含多
义。或名离尘服。由断六尘故。或名消瘦服。由
割烦恼故。或名莲华服。服者离著故。或名间
卷七 第 1170c 页
色服。以三如法色所成故。言三色者。律有三
种坏色。青黑木兰。青谓铜青。黑谓杂泥。木兰
即树皮也。业疏云。听以刀截成沙门衣。不为
怨贼所剥故。章服仪云。条堤之相事等田畴。
如畦贮水而养嘉苗。譬服此衣生功德也。佛
令象此。义不徒然。五分云。衣下数破当倒
被之在雨中行水入叶中。应顺被之。章服
仪云。比见条叶。不附正仪。当马齿鸟足缝之。
即须顺左右条开明孔。不作即同缦衣。南山
问。比见西域僧来。多缝衣叶者何。答此佛灭
后将二百年。北天竺僧与外道同住。外道嫉
之。密以利刀。内衣叶中。同往王所。外道告
王。沙门释子。内藏利刀。欲将害王。因告检
获。由此普诛一国比丘。时有耶舍阿罗汉。令
诸比丘权且缝合为绝命难。此乃彼方因事
权制。非佛所开。故义净云。西国三衣并皆刺
合。唯东夏开而不缝。依律大衣限五日成。七
条四日成。五条二日成。限日不成。尼犯堕。比
丘突吉罗。业疏云。若有衣不受持者突吉罗。
下二衣有长者开将作从。悲华经云。佛于宝
藏佛前发愿。愿成佛时袈裟有五功德。一入
我法中犯重邪见等于一念中。敬心尊重。必
于三乘授记。二天龙人鬼若能敬此袈裟少
分即得三乘不退。三若有鬼神诸人。得袈裟
乃至四寸饮食充足。四若众生共相违背。念
袈裟力寻生慈心。五若持此少分恭敬尊重。
常得胜他。璎珞经云。若天龙八部斗争。念此
袈裟。生慈悲心。海龙王经龙王白佛。如此海
中无数种龙。有四金翅。常来食之。愿佛拥护
卷七 第 1171a 页
令得安稳。于是世尊脱身卓衣。告龙王。汝
取是衣。分与诸龙。皆令周遍。于中有值一缕
之者。金翅鸟王不能触犯。持禁戒者所愿必
得。搜玄引大集。王问比丘不能说。遂羞堕地。
袈裟变白。法灭尽经云。沙门袈裟自然变白。
应法师云。韵作𣮫㲚。音加沙。葛洪字范始
改从衣。

僧伽梨。西域记云。僧迦胝。旧讹云僧伽梨。此
云合。又云重。谓割之合成。义净云。僧迦胝。
唐言重复衣。灵感传云。每转法轮。披僧迦梨。
南山云。此三衣名诸部无正翻。今以义译。大
衣名杂碎衣。以条数多故。若从用为名。则曰
入王宫聚落时衣。乞食说法时著。萨婆多论
大衣分三品。九条十一条十三条两长一短
名下品。十五条十七条十九条三长一短名
中品。二十一条二十三条二十五条。四长一
短名上品。会正记。问所以长增而短少者。业
疏云。法服敬田为利诸有表圣增而凡减也。
业疏云。今准十诵。加持应云。大德一心念我
比丘某甲。是僧伽梨(若干)条衣受(若干)(若干)
(割截揲叶)衣持(三说)会正记云。如缺大衣。下二衣有
长者。开将作从(去声)受持应加云。大德一心念
我某甲比丘。此安陀会二十五条衣受四长
一短割截衣持(三说僧祇云有缘须舍者具修威仪加法云)。大德一心念
我比丘某甲。此僧伽梨是我三衣数。先受持
今舍(一说下二衣亦尔)

郁多罗僧。或郁多罗僧。此译上著衣。即七
条也。南山云。七条名中价衣。从用云入众时
衣。礼诵斋讲时著。若受应加法云。此郁多
罗僧七条衣受两长一短割截衣持(三说如缺七条开将上下
卷七 第 1171b 页
二衣作从加法例上)。

安陀会。或安怛罗婆沙。此云中宿衣。谓近
身住也。南山云。五条名下衣。从用云院内行
道杂作衣。若受应加法云。此安陀会五条衣
受一长一短割截衣持(三说如缺五条开将上二衣作从。五分云。独住比丘三
衣中须有换易者。应具修威仪。手执衣心生口言加法云云)。菩萨经云。五条名
中著衣。七条名上衣。大衣名众集时衣。戒坛
经云。五条下衣断贪身也。七条中衣断嗔口
也。大衣上衣断痴心也。华严云。著袈裟者。舍
离三毒。四分云。怀抱于结使。不应被袈裟。

钵吒。唐言缦条。即是一幅氎无田相者三衣
俱通缦也。佛法至此。一百八十七年出家未
识割截。秪著此衣。

尼师坛。或尼师但那。此名坐具。或云随坐
衣。业疏。佛言为身为衣为卧具故制畜之。长
四广三更增半磔手者。善见云。令于缕际
外增之(迦留陀夷身大坐不容故加半磔)十诵云。新者二重。故者
四重。十诵云。不应受单者离宿突吉罗。戒坛
经云。尼师坛如塔之有基也。汝今受戒。即五
分法身之基也。良以五分由戒而成。若无坐
具以坐汝身。则五分定慧无所从生。天神黄
琼云。元佛初度五人及迦叶兄弟。并制袈裟
左臂。坐具在袈裟下(云云)。后度诸众。徒侣渐
多。年少比丘仪容端美。入城乞食。多为女爱。
由是制衣角。在左肩。后为风飘。听以尼师坛
镇上。后外道达摩多问比丘。肩上片布持将
何用。答曰拟将坐之(云云)。达摩多云。此衣既为
可贵有大威灵。岂得以所坐之布而居其上
(云云)。比丘白佛。由此佛制还以衣角居于左
卷七 第 1171c 页
臂。坐具还在衣下。但不得垂尖角如象鼻羊
耳等相。摩得勒伽云。若离宿不须舍。业疏云。
受应加云。大德一心念我比丘某甲。此尼师
坛应量作。今受持(三说若舍准上)

僧祇支。或僧却崎。西域记云。唐言掩腋。旧
或名竭支。正名僧迦鸱。此云覆腋衣。用覆左
肩。右开左合。竺道祖云。魏时请僧于内自恣。
宫人见僧偏袒。不以为善。遂作此衣施僧。因
缀于左边祇支上。因而受称。即偏衫右边。今
隐祇支名。通号两袖。曰偏衫。今作时须开后
缝截领。以存元式故也。

泥缚些(桑个)那。或云泥伐散那。西域记唐言
(云云)。旧曰涅槃僧讹也。既无带襻。其将服
也。集衣为襵(之涉切广雅襵襞也通俗文曰便缝曰襵)。束带以条。襵
则诸部各异。色乃黄赤不同。释名云。裙群也。
连接群幅也。

舍勒。应法师译云内衣也。半者言舍勒相短
似今短群也。小衣论虽不显于相。可类半泥
洹也。

迦絺那。明了论云。为存略故。但言迦提。此
翻功德。以坐夏有功五利赏德也。西域记以
迦提翻昂星。昂星直此月故。律钞引明了
论。翻为坚实能。感实能感多衣。衣无败坏故。
又名难活。以贫人取活为难。舍少财入此衣。
功德胜如以须弥大衣聚施也。或云坚固。又
云荫覆。古翻为赏善罚恶衣。赏前安居人。后
安居人不得也。亦翻功德衣。以僧众同受此
衣招五利功德。律中受此衣故。畜长财离衣
宿。背请别众食。食前食后至他家。四分云。安
卷七 第 1172a 页
居竟应受功德衣。则前安居人七月十六日
受至十二月十五日舍。四分云。若得新衣。若
檀越施衣。若粪扫衣(四分云。粪扫者则非死人衣)。新物揲作
净。若已浣浣已纳作净。即日来不经宿。不以
邪命得应法。四周有缘。五条作十隔用袈裟
色。受舍应鸣钟集僧羯磨。具出自恣篇。

憍奢耶。应法师翻虫衣。谓用野蚕丝绵作
衣。事钞云。即黑毛卧具。宁音义云。梵云高世
耶。译云野蚕绵。东天竺有国名乌陀。粳米欲
熟叶变为虫。虫则食米。人取蒸以为绵也。如
此丝绵者。名摩呵㕹多。此言大衣。衣甚贵
即大价之衣。感通传云。伏见西来梵僧咸著
布氎具。问答云。五天竺国无著蚕衣。由此兴
念著斯章服仪。

屈眴。(音舜)此云大细布。缉木绵华心织成。
其色青黑。即达磨所传袈裟。

睒婆。上或染切此云木绵。

劫波育。或言劫具。即木绵也。正言迦波罗。
此树华名也。可以为布。高昌名氎。罽宾国
南。大者成树已北形小。状如土蔡。有壳剖
以出华如柳絮。可纽女真(女真)以为布。

迦邻陀衣。细锦衣也。

兜罗绵。兜罗。此云细香。苑音义翻冰。或云
兜沙。此云霜。斯皆从色为名。或名妒罗绵。妒
罗树名。绵从树生。因而立称。如柳絮也。亦翻
杨华。或称兜罗毦(而使)者。毛毳也。熏闻云。谓
佛手柔软加以合缦。似此绵也。

瞿修罗。此云图像。从其衣形而立名。若著
瞿修罗。则不著僧迦鸱。
卷七 第 1172b 页

尼卫。此云里衣。

钦跋罗。即毛。

头鸠罗。此云细布。

刍摩。此云麻衣。西域记云。衣麻之类也。麻
形细荆芥。叶青色。西域麻少。多用草羊毛。

顩钵罗。西域记云。织细羊毛。

褐赖缡。西域记云。织野兽毛细软可得缉绩
故。以见珍而充服用。

兜那波吒。此云绢。

俱苏摩。此云华。

摩罗。此云鬘。苑师云。一切华通名俱苏摩。
别有一华。独名俱苏摩。此云悦意。其华大小
如钱。色甚鲜白。众多细叶圆集共成。应法师
云。西域结鬘师。多用苏摩罗华。行列结之以
为条贯。无问男女贵贱。皆此庄严。或首或身。
以为饰好。正法念云。生天华鬘在额。

* 斋法四食篇第六十二

佛地论云。任持名食。谓能任持色身令不断
坏。长养善法。身依食住。命托食存。流入五脏
充浃四肢。补气益肌。身心适悦(食有三德。一轻软。二净洁。三
如法。味有六种。谓苦酸甘辛咸淡)。楞严云。如是世界十二类生。不
能自全依四食住。所谓段食触食思食识食。
是故佛言。一切众生皆依食住。槜李释曰。言
段食者。段谓形段。以香味触三尘为体。入
腹变坏资益诸根。故言段食(起世经云。粗段微细食。阎浮提人。饭[麸-夫+少]
豆肉等。名粗段食。按摩澡浴拭膏等名微细食。古译经律皆名搏食。说文搏圜也。礼云。无搏食。通俗文手团曰搏。
熏闻云。其义则局。如浆饮等不可搏故。于是后译皆云段食)言触食者。触谓触
对。取六识中相应触对前境而生喜乐。故名
触食(通慧云。如男与女相对为触。触能资身。故得食名。准僧祇。见色爱著名食。岂非触食义耶。设非触食
卷七 第 1172c 页
何以观戏剧等终日不食而自饱耶。起世经云。一切卵生得身故以触为食。流疏云。冷暖触等亦名触食)。言
思食者。思谓意思。取第六识相应思于可意
境生希望故(起世经云。思食者若有众生。意思资润。诸根增长。如鱼鳖蛇虾蟆伽罗瞿陀等及
馀众生。以意思润益诸根寿命者。此等用思为食。熏闻云。相应触及相应思者。皆心所遍行法中也。流疏云。思
想饮食令人不死。亦名思食)。言识食者。识即第八执持之相。
由前三食势分所资令此识增胜能执持诸根
大种故(起世经云。识食地狱众生及无边识处天等。皆用识持以为其食)。若约三界
辨之。段食唯在欲界。以色无色无香味二尘。
馀之三食遍通三界(中阴但有三食。亦有段食。如杂心论云。如人中阴还食人中所
食香气也。但现阴粗。故多[藉-耒+糸]段食。中阴细故。多藉三食耳)。此乃总叙四食也。

僧跋。即等供之唱法也。寄归传云。三钵罗
祛多。旧讹云僧跋。梵摩难国王经云。夫欲施
食者。皆当平等不问大小。于是佛令阿难临
饭唱僧跋。僧跋者众僧饭皆平等。故庄严论
明。尸利鞠多长者受外道嘱。以毒和食。请佛
及众。佛知令阿难唱僧跋。唱已方食。唱已毒
散。事钞云。况僧食十方普同。彼取自分理应
随喜。而人情忌。狭用心不等。或有闭门限碍
客僧者。不亦蚩乎。鸣钟本意岂其然哉。出家
舍著。尤不应尔。但以危脆之身不能坚护正
法。浮假之命不肯远通僧食。违诸佛之教。损
檀越之福。伤一时众情。塞十方僧路。传谬后
生所败远矣。改前迷而复道。不亦善哉(悭食独啖饿鬼
之业)。或问僧事有限。外容无穷以有限之食。供
无穷之僧事必不立。答曰。此乃鄙俗之浅度。
琐人之短怀。岂谓清智之深识达士之高见。
夫四事之供养。三宝之福田。犹天地之生长
山海之受用。何有尽哉。故佛藏经云。当一心
行道随顺法行勿念衣食所须者。如来白毫
卷七 第 1173a 页
相中一分。供诸一切出家弟子。亦不能尽。由
此言之。勤修戒行。至诚护法。由道得利。以道
通用。寺寺开门。处处同食。必当供足。判无乏
少。凡受食时。应作五观。一计功多少量彼
来处(大论云。复次思惟。此食垦植耘除。收穫蹂治。舂磨淘汰。炊煮乃成。用功甚重。计一钵之饭。作夫流
汗集合。量之食少汗多。此食作之功重。辛苦如是。入口食之。即成不净。更无所直宿昔之间变为屎尿。本是美
味。人之所嗜。变成不净)德(乌故不欲见。行者自思惟。如此弊食。我若贪著。当堕地狱啖烧铁丸。从
地狱出当作畜生牛羊骆驼。偿其宿债或作猪狗。常啖粪除。如是观食。则生厌想)。二忖已德行。

全缺多减。三防心显过。不过三毒。四正事良
药。取济形苦。五为成道业。世报非意。事钞。
食不过三匙。初匙断一切恶。中匙修一切善。
后匙度一切众生。增一云。多食致苦患。少食
气力衰。处中而食者如秤无高下。

逋沙他。此云斋日。请观音经疏云。斋者齐
也。齐身口业也。齐者只是中道也。后不得食
者。表中道法界外更无别法也。中前得啖而
非正中。此得明表前方便。但似道之中得有
證义。故得啖也。亦是表中道法界外有法也。
阐义引祭统云。斋之为言齐也。齐不齐以致
斋者也。是故君子非有大事也。非有恭敬也。
则不斋。不斋则于物无防也。嗜欲无止也。及
其将斋也。防其邪物讫其嗜欲。耳不听乐。今
释氏以不过中食为斋。亦取其防邪讫欲齐
不齐之义也。毗罗三昧经。瓶沙王问佛。何故
日中佛食。答云。旱起诸天食。日中三世佛食。
日西畜生食。日暮鬼神食。佛制断六趣因。令
同三世佛食故。今约理解。故云斋者秖是中
道。后不得食者。即佛制中后。不得食也。今表
初住初地圆證中道。心外无法如中后不食
卷七 第 1173b 页
也。中前得啖者。佛制中前非正食皆得啖
之。毗婆沙论云。夫斋者以过中不食为体。以
八事助成斋体。共相支持名八支斋法。报恩
经云。以无终身戒。不名优婆塞。但名中间人。
智论问曰。何故六斋日受八戒修福德。答是
日恶鬼逐人。欲夺人命。疾病凶衰。令人不吉。
是故劫初圣人教人持斋修善作福。以避凶
衰。是时斋法。不受八戒。直以一日不食为斋。
后佛出世教语之言。汝当一日一夜如诸佛
持八戒不过中食(云云)。是功德将人至涅槃。如
四天王经中佛说。月六斋日。使者太子及四
天王自下。观察众生。布施持戒孝顺父母少
者。便上忉利以启。帝释诸天心皆不悦说言。
阿修罗种多。诸天种减少。若布施持戒孝顺
父母多者。诸天帝释心皆欢喜说言。增诸天
众。减损阿修罗(云云)。又提谓经明八王日。何
等为八王日。谓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
秋分。立冬。冬至。是谓八王日。天地诸神阴阳
交代。故名八王日。

乌晡沙他。此云受斋。又云增长。谓受持斋
法。增长善根。南齐沈约字休文撰论云。人所
以不得道者。由于心神昏惑。心神所以昏惑。
由于外物扰之。扰之大者其事有三。一则荣
名势利。二则妖奸靡曼。三则甘旨肥浓。荣
名虽日用于心。要无晷刻之累。妖奸靡曼。
方之已深。甘旨肥浓。为累甚切。万事(云云)
三者之枝叶耳。圣人知不断此三事故求道
无从可得。不为之立法而使易从也。若直言
三事惑本。并宜禁绝。而此三事是人情所惑
卷七 第 1173c 页
甚。念累所难遣。虽有禁约之旨。事难卒从。譬
于方舟济河。岂不欲直至彼岸。河流既急。会
无直济之理。不得不从邪流靡。久而获至。非
不愿速。事难故也。禁此三事宜有其端。何则
食之于人不可顿息。于其情性所累莫甚。故
以此晚食并置中前。自中之后。清虚无事。因
此无事。念虑得简。在始未专。在久自习。于是
束八支。纡以禁戒。靡曼之欲。无由得前。荣名
众累。稍从事遣。故云。往古诸佛过中不食。盖
是遣累之筌[竺-二+(囚/弟)]。适道之捷径。而惑者谓。止于
不食。此乃迷于向方。不知厥路者也。处处经
佛言。中后不食。有五福。一少淫。二少睡。三
得一心。四无有下风。五身得安稳。亦不作
病。四分戒云。若比丘非时食。波逸提。

蒲阇尼。四分律云。有五种蒲阇尼。此云正
食。谓[麸-夫+少]饭乾饭鱼肉也。僧祇云。时食谓时得
食。非时不得食。多论云。从旦至中其明转盛。
名之为时。中后明没。名为非时。今言中食。以
天中日午时得食。僧祇云。午时日影过一发
一瞬。即是非时。宋文帝饭僧同众。御于地
筵。班食迟。众疑将旰不食。帝曰。始可中矣。
生公曰。白日丽天。天言始中。何得非中。遂取
钵便食。众从之。帝大悦。

祛阇尼。四分云。五种祛阇尼。此云不正食。
谓枝叶华果细末磨食。

半者蒲善尼。寄归传云。唐言五啖食。谓饭
饼[麸-夫+少]等。

半者珂但尼。此云五嚼食。谓根茎叶华果
等。寄归传云。若已食前五必不食后五。若先
卷七 第 1174a 页
食后五则前五随意啖之。今僧斋后不食果
菜是。

祛陀尼。或蹇茶。此云可食物。

钵和罗。应法师据自誓经云钵和兰。亦梵语
轻重耳。此云自恣食。应法师云坐臈臈饼。谓
夏罢献佛之饼。名佛臈食。又西方以佛从天
降下王宫之日。供养佛食。名佛臈食。会正记
云。即自恣日食待佛比丘。

分卫。善见论云。此云乞食。僧祇律云。乞食
分施僧尼卫护令修道业。故云分卫。是则论
从梵语。律谓华言。两说未详。应法师云。讹
略。正言傧茶波多。此云团堕。言食堕在钵中
也。或云傧茶夜。此云团。团者食团。谓行乞食
也。十二头陀明常乞食。大论释三种食。一受
请食。二众僧食。三常乞食。若前二食起诸漏
因缘。所以者何。受请食者。若得作是念。我是
福德好人。故得。若不得则嫌恨请者。彼为
无所别识。不应请者请。应请者不请。或自鄙
薄。懊恼自情。而生忧苦。是贪爱法则能遮道。
众僧食者。入众中当随众法断事料理僧事
处分作使。心则散乱妨废行道。有如是等乱
事。故受常乞食法。辅行云。诸律论文。乞食之
法不一处足。为福他故令至七家。肇法师云。
乞食有四意。一为福利群生。二为折伏憍慢。
三为知身有苦。四为除去滞著。宝雨经云。乞
食成就十法。一为摄受诸有情。二为次第。三
为不疲厌。四为知足。五为分布。六为不耽
嗜。七为知量。八为善品现前。九为善根圆满。
十为离我执。宝云经明乞食四分。一分奉同
卷七 第 1174b 页
梵行者。一与穷乞人。一与诸鬼神。一分自食。
辅行云。昔有长者。名曰鸠留。不信因果。与五
百俱行远见丛树。想是居家。到彼唯见树神。
作礼已说己饥渴。神即攀手五指。自然出于
饮食。甘美难言。食讫大哭。神问其故。答曰。
有五百伴。亦大饥渴。神令呼来。如前与食。众
人皆饱。长者问曰。何福所致。答曰。我本迦叶
佛时极贫。于城门外磨镜每有沙门乞食。常
以此指。示分卫处及佛精舍。如是非一。寿终
生此。长者大悟。日饭八千僧。淘米汁流出城
外可以乘船。

怛钵那。此云[麸-夫+少]。通慧指归云。谓将杂米[麸-夫+少]
碎蒸曝。母论二种散[麸-夫+少]。又将糖蜜持之。或言
(音备)与[麸-夫+少]不同。后堂云。糒是釜煮连釜硬乾饭也。辅篇云。取乾饭[麸-夫+少]三过磨筛作之。
称为糒也。孟子曰。舜糗饭茹菜。糗去久反
乾饭屑也。

迦师。后堂云。唐言错麦。慈和云。此人呼为
燕麦。南人呼为雀麦。南泉抄。以错麦为大麦。
十诵指迦师为小麦饭。事钞错麦与迦师一
物也。

修陀。此译云白。或云须陀。此天食也。

天台禅师观心食法。既敷座坐已。听维那进
止鸣磬。后敛手供养一体三宝。遍十方施作
佛事。次出生饭称施六道。即表六波罗蜜。然
后受此食。夫食者众生之外命。若不入观。即
润生死。若能知入观。分别生死有边无边。不
问分卫与清众净食。皆须作观。观之者自恐
此身自旧食。皆是无明烦恼。润益生死。今之
卷七 第 1174c 页
所食皆是般若。想于旧食从毛孔次第而出。
食既出已。心路即开。食今新食照诸闇灭成
于般若。故净名云。于食等者。于法亦等。是为
明證(大品经云。一切法趣味。是趣不过味。尚不可得。云何当有趣非趣。所言一切法趣味者。味即是食。此
食即是不思议法界。食中含受一切法。食若是有。一切法皆有。食若是无一切法皆无。今食不可思议故尚不见是
有。云何当有趣尚不见是无。云何当有非趣。若观食不见趣非趣。即是中道三昧名真法喜禅悦之食。而能通达趣
非趣法。即双照二谛。得二谛三昧法喜禅悦之食。是名食等)。以此食故。成般若食。
能养法身。法身得立。即得解脱。是为三德。照
此食者非新非故。而有旧食之故。而有新食
之新。是名为假。求故不得。求新不得。毕竟空
寂。名之为空。观食者自那可食为新。既无新
食那可得食者。而不离旧食养身而新食重
益。因缘和合不可前后分别。名之为中。只中
即假空。只空即中假。只假即空中不可思议。
名为中道。又净名云。非有烦恼。非离烦恼。非
入定意。非起定意。是名食法也(什曰。一揣食。二愿食如见沙囊命
不绝也。三业食。如地狱无食而活。四识食。无色众生识想相续也)。

* 篇聚名报篇第六十三

僧祇明五篇。一波罗夷。二僧残。三波逸提。四
提舍尼。五突吉罗。四分明六聚。开第三偷兰
遮。或明七聚。开第七恶说。今依事钞列释
六聚。并无正译。但用义翻。

一。波罗夷。僧祇义当极恶。三意释之。一者
退没。由犯此戒道果无分故。二者不共住。非
但失道而已。不得于说戒羯磨二种僧中共
住故。三者堕落。舍比身已。堕在阿鼻地狱
故。四分云。譬如断人头不可复起。若犯此法。
不复成比丘故。偈云。诸作恶行者。犹如彼死
尸。众所不容受。以此当持戒。自古从众法绝
卷七 第 1175a 页
分义译名弃。目连问罪报经云。犯波罗夷罪
如他化自在天寿十六千岁堕泥犁中。于人
间数。九百二十一亿六十千岁。此堕焰热地
狱。以人间一千六百年。为他化天一昼夜。

二。僧伽婆尸沙。善见云。僧伽者为僧。婆者
为初。谓僧前与覆藏羯磨也。言尸沙者。云残。
谓末后与出罪羯磨也。若犯此罪僧作法除。
故从境为名。毗尼母云。僧残者。如人为他所
斫。残有咽喉。故名为残。理须早救。僧伽婆尸
沙罪。如不憍天寿八千岁。于人间数。二百三
十亿四十千岁。此堕大大叫地狱。人间八百
年。为天一日夜。

摩那埵。论云。秦言意喜。前虽自意欢喜。亦
生惭愧。亦使众僧欢喜。

阿浮诃那。善见翻为唤入众羯磨。或名拔除
罪根。母论云清净戒生得净解脱。

三。偷兰遮。善见云。偷兰名大遮。言障善道。
后堕恶道。体是鄙秽。从不善体以立名者。由
能成初二两篇之罪故也。明了论。解伦兰为
粗。遮即为过。粗有二种。一是重罪方便。二
能断善根。所言过者。不依佛所立戒而行。故
言过也。偷兰遮罪。如兜率天寿四千岁。于人
间数。五十亿六十千岁。此堕嘷叫地狱。人间
四百年为天一昼夜。

四。波逸提。义翻为堕。十诵云。堕在烧煮覆
障地狱。八热通为烧煮。八寒黑暗等通为覆
障。波逸提罪。如夜摩天寿二千岁。于人间数
二十一亿四十千岁。此堕众合地狱。人间二
百年。为天一昼夜。
卷七 第 1175b 页

尼萨耆。出要律仪。旧翻舍堕。声论尼翻为
尽。萨耆为舍。四分僧有百二十种。分取三十
因财事生犯贪慢心。强制舍入僧。故名尼萨
耆也。

五。波罗提提舍尼。义翻向彼悔。从对治境
以立名。僧祇云。此罪应发露也。提舍尼罪。如
三十三天寿命千岁。于人间数三亿六十千
岁。此堕黑绳地狱。人间一百年为天一昼夜。

六。突吉罗。善见云。突者恶也。吉罗者作也。
声论正音突悉吉栗多。四分律本云。式叉迦
罗尼。义翻应当学。胡国讹云尸叉罽赖尼。胡
僧翻守戒也。此罪微细持之极难。故随学随
守以立名。十诵云。天眼见犯罪比丘。如驶雨
下。岂非专玩在心。乃名守戒也。七聚之中。分
此一部。以为二聚。身名恶作。口名恶说。多论
问。何此独名应当学。答馀戒易持罪重。此戒
难持易犯。常须念学。故不列罪名。但言应当
学。犯突吉罗众学戒。罪如四天王寿五百岁。
堕泥犁中。于人间数。九百千岁。此堕等活地
狱。人间五十年。下天一昼夜。俱舍颂云。等
活等上六如次以欲天寿为一昼夜。寿量亦
同彼。极热中半劫。无间中劫全。傍生极一中。
鬼日月五百。頞部陀寿量如一婆诃麻百年
除一尽。后后倍二十。

* 统论二谛篇第六十四

教传东土(东标所至)。法本西域(西显所出)。当闻香以寻根。
故沿流而究原。辨佛陀僧伽之号。解菩提般
若之名。随机之语。虽曰无边。旨归之意。唯诠
二谛。今就集末。略开七门。
卷七 第 1175c 页


* 一原宗
* 二释名
* 三辨义
* 四示体
* 五释相
* 六境智
* 七劝诫

一原宗者。中观论云。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
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良以佛之说
法。语不徒然。凡所立言。咸诠实理。故闻法
者。悉有所證。以依二谛为机说故。如大论云。
有二种众生。一者知诸法假名。二者著名字。
为著名字众生故说无相。为知诸法假名众
生故说世谛。是以世俗显缘起之事。诸法历
然。故佛事门中。不舍一法。劝臣以忠。劝子以
孝。劝国以治。劝家以和。弘善示天堂之乐。惩
非显地狱之苦。此依俗谛也。真谛彰本寂之
理。一性泯然。所以实际理地。不受一尘。是非
双泯。能所俱亡。指万象为真如。会三乘归实
际。此依真谛也。二释名者。此二谛法。就能诠
名。谈真则逆俗。顺俗则乖真。以真是实义。审
实是真。俗是假义。审假是俗。故涅槃云。出世
人所知。名第一义谛。世人所知。名世谛。北山
录云。会极捐情之谓真。起微涉动之谓俗。真
也。者性空也。俗也者假有也。假有之有谓
之似有。性空之空谓之真空。此约事理对释。
昭明太子云。真谛离有离无。俗谛即有即无。
即有即无。斯是假名。离有离无。此为中道。此
约中边判释也。三辨义者。宗镜问曰。一心二
谛。理事非虚。證理性而成真。审事实而为俗。
皆具极成之义。不坏二谛之门。大小二乘。同
共建立。如何是极成之义。答所成决定不可
移易。随真随俗。各有道理。瑜伽论云。一有世
间极成真实。二道理极成真实。世间极成真
卷七 第 1176a 页
实者。谓一切世间。于彼彼事。随顺假立世俗
惯习悟入觉慧所见同性。谓地唯是地。非是
火等。乃至苦唯是苦。非是乐等。乐唯是乐。非
是苦乐。以要言之。此即如此。非不如此。是
即如是。非不如是。决定胜解所行境事。一切
世间。从其本际。展转传来。想自分别。共所成
立。不由思惟筹量观察。然后方取。是名世间
极成真实。道理极成真实者。依止现比及至
教量极善思惟择决定智所行所知事。由證
成道理所建立所施设义。是名道理极成真
实。四示体者。二谛之法。明所诠体。如昭明
云。世人所知生法为体。圣人所知不生为体。
从人虽异其体不殊。故荆溪云。祇点一法二
谛宛然。俗则百界千如。真则同居一念。又起
信云。摩诃衍者。总说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
法。二者义。此以一法。而分二义。谈实相不坏
于假名。论差别不破于平等。昭明云。真即有
是空。俗指空为有。宗镜云。俗谛不得不有。有
常自空。真谛不得不空。空但彻有。故十疑论
注云。说相而万法森罗实无所得。谈性而一
如寂灭不碍随缘。真是俗家之真。万法自泯。
俗是真家之俗。一性恒殊。以不坏假名故。则
彼此生灭差别。以说诸法实相故。则彼此生
灭自亡。祇于不一而明不二。故仁王云。于
解常自一(智照融通法性常一)。于谛常自二(圣人见真凡夫见俗)。了达此
一二真入圣义谛。故古德云。二谛并非双。恒
乖未曾各。二双显泯中。谓非真非俗。一双孤
雁掠地高飞。两个鸳鸯池边独立。又先德云。
真俗双泯。二谛恒存。空有两亡一昧常现。是
卷七 第 1176b 页
知各执则失。互融则得。各执则失者。如云有
为虽伪舍之则大业不成。无为虽空住之则
慧心不朗。互融则得者。如云虽知诸佛国及
以众生空而常修净土教化诸众生。故十疑
论注云。圣人得其意也于随缘处而谈不变。
于成事处而说体空。故荆溪云。应知万法是
真如。由不变故。真如是万法。由随缘故。此等
明文。皆论真俗之体一也。五释相者。妙玄云。
取意存略。但点法性。为真谛。无明十二因缘
为俗谛。于义则足。但人心粗浅不觉其深妙。
更须开祐则论七种二谛。释签解云。然此七
文散在诸经无一处具出。唯大经十二列八
二谛。章安作七二谛销之。初一是总。馀七是
别。经云。出世人心所见者。名第一义谛。世人
心所见者。名为世谛。疏云。总冠诸谛。世情多
种。束为世谛。圣智多知。束为第一义谛。即是
诸教随情智也。经云。五阴和合。称名某甲。是
名世谛。解阴无阴亦无名字。离阴亦无。是名
第一义谛。疏云。名无名即生灭二谛(妙玄云。实有为俗实
有灭为真)。经云。或有法有名有实。是名第一义谛。
或有法有名无实。是名世谛。疏云。实不实即
无生二谛(妙玄云。幻有为俗。即幻有空为真)。经云。如我人众生
寿命知见。乃至如龟毛兔角等。阴界入。是名
世谛。苦集灭道。是名真谛。疏云。定不定二
谛。即单俗复真(妙玄云。幻有为俗。即幻有空不空共为真)。经云。世法
有五种。谓名世句世缚世法世执著世。是名
世谛。于此五法。心无颠倒。名第一义谛。疏
云。法不法亦是含中二谛也(妙玄云。四者幻有为俗。幻有即空不空。
一切法趣。空不空为真)。经云。烧割死坏。是名世谛。无烧割
卷七 第 1176c 页
死等。是名第一义谛。疏云。烧不烧复俗单中
(妙玄云。幻有幻有即空皆名为俗。不有不空为真)。经云。有八种苦。是名
世谛。无八种苦。故是第一义谛。疏云。苦不苦
二谛。亦是复俗单中(妙玄云。幻有幻有即空皆名俗。不有不空一切法趣。不有
不空为真)。经云。譬如一人有多名字。依父母生。是
名世谛。依十二因缘和合生者名第一义谛。
疏云。和合二谛真俗不二复俗复中也(妙玄云。幻有幻
有即空皆为俗。一切法趣有趣空趣不有不空为真。又云若略说者。界内相即不相即。界外相即不相即。四种二谛
也。别接通五也。圆按通六也。圆接别七也。天台遂明四正三接之教法)。六境智者。起信
钞问云。境智为一为异。答云。智体无二。境
亦无二。智无二者。只是一智。义用有殊。约知
真处名为真智。约知俗处名为俗智。境无二
者。谓色即是空为真境。空即是色为俗境。由
是證真时必达俗。达俗时必證真。了俗无性
即是真空。岂有前后耶。况无心外之境。何有
境外之心。是即心境浑融为一法界。七劝诫
者。大经云。所言二谛。其实是一。方便说二。
如醉未吐见日月转。谓有转日及不转日。醒
人但见不转。不见于转。谓一不一言二非二。
当以智解。勿以情执。故佛告阿难。自我往昔
作多闻士。共文殊师利。诤二谛义。死堕三涂。
经无量劫。吞热铁丸。从地狱出。值迦叶佛为
我解释有无二谛。迦叶佛言。一切诸法。皆
无定性。汝言有无。是义不然。一切万法皆
悉空寂。此二谛者。亦有亦无。汝但知文。不解
其义。当知二谛俗谛故有。真谛故无。体不
思议。奚可偏执。学佛教者当离情想。故佛藏
云。刀割害阎浮提人其罪尤少。以有所得心
说实相法其过弥甚。当知佛法不思议。唯教
卷七 第 1177a 页
相难解。幸冀后贤于佛圣教。研精覃思勿粗
略焉。

翻译名义续补。初编集时。意尚简略。或失翻名。或缺解义后因披阅再思索之。复述续补。后贤详悉。补十号篇。

明行足。具足三明及六神通。智论云一如
意。二天眼。三天耳。四他心。五识宿命通。六
无漏通。言神通者。易曰。阴阳不测之谓神。寂
然不动感而遂通。璎珞云。神名天心。通名慧
性。天然之慧彻照无碍。故名神通。一如意者。
有三种。能到转变。圣如意。能到复四。一身飞
行如鸟无碍。二移远令近不往而到。三此没
彼出。四一念能至。转变者大能作小。小能作
大。一能作多。多能作一。种种诸物。皆能转
变。外道辈转极久不过七日。诸佛及弟子转
变自在无有久近。圣如意者。外六尘中不可
爱不净物能观令净。可爱净物能观令不净。
是圣如意法。唯佛独有。天眼通者。于眼得色
界四大造清净色。是名天眼。天眼所见自地
及下地。六道众生诸物。若近若远。若粗若细。
诸色无不能照。是天眼有二种。一从报得。二
从修得。是五道中天眼从修得。非报得。何以
故。常忆念种种光明得故(云云)。天耳通者。于耳
得色界四大造清净色。能闻一切声天声人
声三恶道声。云何得天耳通。修得常忆念种
种声。是名天耳通。识宿命通者。本事常忆念
日月年岁至胎中乃至过去世中一世十世百
世千万亿世。乃至大阿罗汉辟支佛。知八万
大劫。诸大菩萨及佛知无量劫。是名识宿命
卷七 第 1177b 页
通知他心通者。知他心若有垢若无垢。自观
心生住灭时。常忆念故得。复次观他人喜相
嗔相怖相畏相。见此相已。然后知心。是为他
心智。无漏通者。如来庄严入一切佛境界经
云。言无漏者。谓离四漏。谓欲漏有漏无明漏。
见漏。以不取彼四种漏故。乃名远离诸漏。智
论问。神通与明有何等异。答直知过去宿命
事名通。知过去因缘行业名明(宿命)直知死此
生彼名通。知行因缘际会不失名明(天明)
尽结使不知更生不生名通。若知漏尽更不
复生名明(无漏)

佛陀肇曰。佛者何也。盖穷理尽性大觉之称
也。其道虚玄固已妙绝常境。心不可以智知。
形不可以像测。同万物之为。而居不为之域。
处言数之内。而止无言之乡。非有而不可为
无。非无而不可为有。寂寞虚旷物莫能测。不
知所以名。故强谓之觉。其为至也亦以极矣。
何则夫同于得者得亦得之。同于失者失亦
失之。是以则真者同真法伪者同伪如来冥
照灵谐一彼实相。实相之相。即如来相。无机
子叙六即佛曰。痴禅任性滥上圣以矜高。狂
慧随情居下凡而自屈。由是天台智者祖师
明六即佛破二种见。栋其大过。六分因果之
事殊收彼不收。即显圣凡之理等。沈生死海。
如宝在暗而不失。升涅槃山。犹金出矿以非
得。不一不异。其道融通。无是无非。此智圆
妙。今述鄙颂式赞大献。庶几见闻咸得开悟
云尔。

一颂理即佛。
卷七 第 1177c 页

动静理全是。行藏事尽非。冥冥随物去。杳杳
不知归。

二颂名字即佛。

方听无生曲。始闻不死歌。今知当体是。翻恨
自蹉跎。

三颂观行即佛。

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尘。遍观诸法性。无假
亦无真。

四颂相似即佛。

四住虽先脱。六尘未尽空。眼中犹有翳。空里
见华红。

五颂分真即佛。

豁尔心开悟。湛然一切通。穷源犹未尽。尚见
月朦胧。

六颂究竟即佛。

从来真是妄。今日妄皆真。但复本时性。更无
一法新。

(续补)无量寿。智论云。无量有二。一者实无
量。诸圣人所不能量。如虚空涅槃众生性。是
不可量。二者有法可量。但力劣者不能量。如
须弥山大海水斤两滴数多少。诸佛菩萨能
知。诸天世人所不能知。故言无量。是故天台
乃立四句。实有量而言无量。弥陀是也。实无
量而言量。如此品及金光明是也。实无量而
言无量。如涅槃云唯佛与佛其寿无量是也。
实有量而言量。如八十唱灭是也。又以三身。
对凡立四句。故法华疏云。复次法身非量非
无量。报身金刚前有量。金刚后无量。应身随
缘则有量。应用不断。则无量。通途诠量。三句
卷七 第 1178a 页
在圣。一句属凡。有量无常都非佛义。

㙠湿弗罗跋那。翻自在大声。

迦罗鸠村驮。此翻所应断已断此二佛名。

译师。唐太宗焚经台诗。门径萧萧长缘苔。
一回登此一徘徊。青牛谩说函关去。白马亲
从印土来。确实是非凭烈焰。要分真伪筑高
台。春风也。解嫌狼籍。吹尽当年道教灰。唐义
净三藏题取经诗曰。晋宋齐梁唐代间。高僧
求法离长安。去人成百归无十。后者安知前
者难。路远碧天唯冷结。砂河遮日力疲弹。后
贤如未谙斯旨。往往将经容易看。

(天类)提和越。汉言天地。易曰。天地设位而
易行乎其中矣。系词云。易与天地准。故能弥
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其地理。
白虎通曰。天之为言镇也。居高理下。为人镇
也。地者易也。言生万物怀任交易变化也。

迦留波陀天。此言象迹自有十处。

质多罗。此翻杂地。

摩偷。此翻美地。此三天名。皆居须弥四埵
地岳。

五无间业。瑜伽第九云。一害母二害父三
害罗汉四破僧五出佛身血。

尸利夜神。此翻吉祥。

盎哦啰迦。此翻火星。

(引)陀。此翻水星。

勿哩娑跛底。此翻木星。

赊乃以室折啰。此翻土星。

戍羯罗。此云金星。

祛勒迦。著谷麦篇。
卷七 第 1178b 页

勿伽。此云胡豆即缘豆也。

塞毕力迦。此云苜蓿。汉书云。罽宾国多苜
蓿。

萨阇罗婆。或萨折罗婆。此翻白胶香。

那罗陀。那罗正云捺罗。此云人也。陀谓陀
罗。此云持也。其华香妙人皆佩之故名人持
华也。

末利。此翻黄色华。华如黄金色。

巨磨。此方翻为牛粪。

阿提目多伽。宗镜引摄论云苣胜本来是
炭。多时埋在地中。变为苣胜。西方若欲作涂
身香油先以华香取苣胜子聚为一处。淹令
极烂后取苣胜厌油油遂香也。

解脱。肇曰。纵任无碍。尘累不能拘。解脱
也。什曰。亦名三昧。亦名神足。或令脩短改度
或巨细相容变化随意于法自在解脱无碍。
故名解脱。又曰心得自在不为不能所缚。故
曰解脱。净名疏云。一真性。二实慧。三方便。
故经云。诸佛菩萨。有解脱名不思议。若菩萨
住此解脱者。能以须弥之高广。内芥子中。乃
至种种变现莫测。即是三种解脱不思议义。
何者诸菩萨有解脱即是真性。若菩萨住此
者。即是实慧能以须弥内于芥等即是方便。
大品云。心得好解脱慧得好解脱。垂裕云。心
脱是俱。慧脱是惠。

智度。什曰。穷智之原。故称度。梵音中有母
义。

方便。什曰。智度虽以明照为体。成济万行。
比其功用。不及方便为父。梵音中有父义。方
卷七 第 1178c 页
便有二种。一解深空而不取相受證。二以实
相理深莫能信受。要须方便。诱引群生。令其
渐悟。方便义深而功重。故为父也。净名疏云。
方是智所诣之偏法。便是菩萨权巧用之。能
巧用诸法。随机利物。故云方便。荆溪云。法华
疏中。为显实故。分为三释。谓法用及门并秘
妙也。今此废二。但取法用者。门论趣入。秘妙
开权。今未开权。故缺后释。不取门者。菩萨可
入。二乘缺之。于菩萨中。且约当分复置传入。
故且不云。据理亦今。用门一意。以当分入
与法用同。故且唯用法用一意。又通秘教。亦
可具足用彼三意。论法华方便品。儒诗六义。
以思无邪为指归。释教五时开佛知见是究
竟。诚一化之高会。真诸佛之宗极。似太虚而
含众色。若渤澥以纳群流。由是管窥义天。蠡
酌法海。粗研味乎真诠。岂尘露于达士。初
辨品题。次论品义。初辨品题者。经云。诸佛法
久后要当说真实。文既屏其方便。题应号为
卷七 第 1179a 页
真实。安以权名而立今品。如将县额以榜州
门。又佛起定。即自唱言诸佛智慧甚深无量。
此乃双叹权实。先达遂云。此华不有则已。有
则华果双含。此经不说则已。说则权实双辨。
经既双明权实题那单标方便。由此疑兴。先
达相继。共立七义。以伸题意。一权有显实之
功。法王初化机缘未熟隐实施权。权掩于实。
灵山妙唱普会权乘。决了声闻法。是诸经之
王。彼秘被开。于今成妙。此权既有显实之功。
故结集家。号善权品。二名偏义圆。若标真实
则违方便。今品权名虽偏其实法体圆具。乃
彰权实之双美。三名体俱不转。此有四句。一
名转体不转。如云正直舍方便但说无上道。
乃至第四名体俱不转。如云我等今者真是声
闻。名不转故名方便品。四显开权绝待。法华
开权显实。权外无实。法用能通当体秘妙。若
标真实。但成相待。为彰绝待之功。号方便品。
五彰诠迷之教。祖云。自非今经谁肯叹此诠
迷之教。由指迷染之心即是自行方便。则知
此权大有诠迷之力六施开一致。昔时所施
既施即实之权。今日所开。还开权即是实。乃
见施开之不二也。七拣异昔经。净名报恩虽
皆立方便之名。既是体外之权。岂同今品同
体方便。自昔所说不出此七。先师谓旧观缕
义失至当。自立附文原意二义。以伸品题。一
附文者。经家立品。附文旨趣。总别须分。何
哉。五字首题。法则权实总标。喻乃华果双举。
所以三周开显本迹二门。一部之文并皆不
出权实之法。今品若更双立权实之目。则与
卷七 第 1179b 页
总题无异。二原意者。言者所以在意。此经开
权显实意在于权。故云。过去诸佛以无数方
便种种因缘种种譬喻而为众生演说诸法。
是法皆为一佛乘故。非权无以明实。故令机
缘即于权法以晓真实。故曰不指所开无由说
实。具述施权意在开也。故记主释开方便门
示真实相云。示谓指示。指其见实之处。且见
实之处在何。在前偏权方便。今日说此方便
有真实相。此既即实之方便。乃异昔经之方
便。故得秘妙之名。是故经家题名方便。才言
方便即是真实。故身子疑云。何故殷勤称叹
方便。则知方便真开权之总号。诚显实之大
名矣。或者问曰。今由开权称方便者。净名既
未开权。安称方便。既称方便。权何不开。答彼
经言方便者。疏云。此品正明助佛阐扬善巧
权谋随机利物令入慧起根。故名方便。虽言
方便。机缘当座乌知所證亦方便焉。故昔方
便之名。权未开矣。次论品义者。吾祖预释品
题。乃立法用能通秘妙三种方便。今先通示。
然后别解且通示者。此三方便初二从昔教。
后一属今经。初名法用者。疏曰。方者法也。便
者用也。法有方圆。用有差会。三权是矩是方。
一实是规是圆。记云。初约能用三教得名。法
是所用。用是能用。虽法之与用俱通四教。但
有方圆差会之殊。故方便之称。从权立名。权
不即实。故对昔辨。成体外权非今品意。文中
举圆。即属真实。相对来耳。二名能通者。疏云
又方便者门也。门名能通。通于所通。方便权
略。皆是弄引为真实作门。真实得显。功由方
卷七 第 1179c 页
便。从能显得名。记曰次第二释。权属能通。三
教亦得名为方便。然虽不即以能为圆作远
诠故。所诠之圆。亦带能诠。为方便故。故知并
非今品意也。又云。今以三诠一。三为一实作
诠。故三名能诠。是则前之三教教行人理。悉
为能诠。又云。不破不即。从权入实。故得修
名。若于尔前二味三教利根菩萨。有显露得。
两教二乘。唯秘密得。由得入故。即称为门。三
名秘妙者。疏云方者秘也。便者妙也。妙达于
方。即是真秘。点内衣里无价之珠。与王顶上
唯有一殊。无二无别。指客作人是长者子。
亦无二无别。如斯之言。是秘是妙。如经唯我
知是相。十方佛亦然。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
思。故以秘释方以妙释便。正是今品之意。记
云。至第三释。方乃三权即是一实。指此即实
之权。方名今经方便。又云。第三释者。即今品
意。但前二释于昔但得名偏名门。秘而不说。
今开其偏门。即圆所也。故云秘妙。显露彰
灼。故云真秘。或问。妙乐记云。即权而实。为
所依体。即实而权。为当体体。不审第三秘妙
之名。为从所依立号。为从当体得名。答此由
当体即所依体。故云彼秘被开。于今成妙。又
云。第三文者。亦开前二。非能非所。及以能
通。并开成所所中善巧名为方便。故妙方便。
异于方法及能通门。又云。故隔偏之圆。亦有
体内方便。故名秘妙。秘妙之名。似同第三。然
其意则别。何者第三乃以开显为妙。此中乃
以独圆为妙。此拣今昔秘妙义异。谛思吾祖
崇建三释。若无初二。岂彰为莲故华以施权。
卷七 第 1180a 页
苟缺第三。乌显华开莲现而显实。体遍一化。
妙彰七轴。非发总持。谁唱斯义。钻仰坚高嗟
叹不足。次别释者。若约部教。初二属昔教。法
用能通。皆异体权。后一属今经。秘妙方便名
同体权。定此秘妙方便。破显之相。先德彝训。
或定为所破。或执是所显。天竺一宗。论同体
权。定为所破。一据莲华开喻。原佛出世意为
显实。由机未堪。权施昔教。此譬桃李华也。及
至法华。法既纯圆绝妙。遂指莲华。而立三喻。
一为莲故华。譬为实施权。盖四时未说施权。
此名异体。今无量义既言从一清净道。施出
二三四。收昔异体。为今同体。权既从实而施。
故譬为莲故华。第二华开莲现。此开初句之
权华。乃显次句之莲实。故五佛章中各有开
权显实二科。开权是文叙昔教。以为显实之
所。故无量义经之同体。为今法华之所破。第
三华落莲成。此譬废权立实。都废序分即实
之权。独立正宗即权之实。次凭权暂用义。权
名权暂。用已还废实名实录。究竟指归。则知
十只之权。皆为所破。如心意识。既是事权。岂
属所显矣。三准祖师定解。如辅行云解同体
之权髻与实相之明珠。又义例云。如引法华
部。唯一实。文叙昔教以为所开。既云部唯一
实。故同体权为所破也(近人又谓。从名虽开。从义不开。如圆家破即法性之无
明。例今品开即实之权耳)。余观先德破同体权。一迷立喻。二
昧开权。初迷立喻者。为莲故华。如大师云为
十妙故。开出十粗。如为莲故华。此约法体。用
在于昔。皆属粗法。云何一概。以为莲故华。俱
喻妙法。乃见能譬立喻。淆混其次。所况为实
卷七 第 1180b 页
施权始自华严。终乎般若。皆是隔历三谛。俱
为法华之实。而施四时三教之权。故名为实
施权。若独以此句。喻无量义经。则彰所喻法
缺略矣。二昧开权者。四时三教体外化他。机
未纯淑。覆权言实。故非究竟。属异体粗至今
方指昔未真实。执教偏情既遣即知当体本
妙。开此化他之法。全是自行之权。权实不二。
乃名同体。故祖师云。既显实已。全权是实。不
可谓之权非究竟。况祖师云。谁肯以三界有
漏识心。而为佛所称赞。既佛所赞。安非所显。
次定所显者。南屏一宗皆谓。世尊畴昔久转
法轮。所化之机既杂。所施之教不一。虽说三
教。不言此是即实之权。虽演圆乘未云斯是
即权之实。权实各逗。大小相隔。是故昔教名
异体权。后会灵山。宣妙法华。开昔隐秘之法。
为今微妙之教。权实圆融。故名同体。法既粗
妙相即。佛化事理俱圆。若为所破乃成开妙。
故记文云。第三释者。即开前二。非能非所。
及以能通。并开成所。可證秘妙非所开矣。其
如莲华三喻。辅行等文。复有五师消释义异。
一云对论自论有殊。若约偏圆相对。异体是
所破。同体是所显。例前三教三惑须断。圆教
三惑不断。就圆自论。须断四十二品。故同体
权。亦属所破。今谓偏圆对论。前三名权。圆教
属实。那得对论却以圆教。名同体权。不须破
耶。又今开权显实。开偏是圆。正当偏圆对论。
反以莲华三喻。谓之圆教自论破同体权。却
显今经都无开权之力乎。二云机情佛意。机
情虽开异体。佛意即是同体。今谓誇节唯在
卷七 第 1180c 页
今经。佛意非适今也。据此祖意。对机开显虽
局法华。原佛密意。俱遍四时。是则机情。佛意
正约昔说。若约昔义。以断今经。其犹欲至湖
南。面行塞北。其心虽切。路愈远矣。三云法
本自妙。粗由物情。虽开异体之权。其实法体。
本自微妙。即是同体。今谓如记主云但开其
情。理自复本。又云。开何所开。即彼能覆。既
但破能覆之情。奚尝开所迷之法。四云约开
竟说。以辅行解同体之权髻既点迹门流通
之经。此约已开异体。成同体竟。今谓安乐行
品。文虽在后喻乃显前特点正宗开粗显妙。
斯言无旨。徒虚语耳。五云。同体为所开者。意
彰异体亦不可破。此语孟浪。吾惊怖其言犹
河汉而无极也。今覈昔人。由昧山家诸部文
义。致论开权。词繁理寡。今鳞比诸文。令冰解
冻释殊涂同归。初释喻。旧辨莲华。或专喻妙。
或兼比粗(馀华对辨。则莲华俱妙。就莲自分。华亦兼粗)。今究所喻。既有
权实。乃显能喻亦通粗妙。今先分所喻权实。
后辨能喻粗妙。分权实者。提挈刚要。大有
五义。一因果。二九一。三今昔。四真俗。五本
迹。初因果分者。以十界中前七如是属因是
权。果报二如是为实。二九一分权实。妙玄云。
馀华粗喻九法界十如是因果。此华妙喻佛
法界十如是因果。三约今昔分者。以昔为权。
将今为实。故妙玄云。一为莲故华。譬为实施
权。虽说种种道其实为佛乘。四约真俗分者。
空智照真为实。假智照俗为权。中智双照为
亦权亦实。中道双亡为非权非实。故妙乐云。
以对昔故须为四句。通论大刚。法相虽尔。
卷七 第 1181a 页
别论今品。唯在第三亦权一半名方便品。五
约本迹分者。如私序云指久远之本果喻之
以莲。会不二之圆道。譬之以华。权实虽通五
义。今唯约界及与部教。以论开权矣。次明能
喻粗妙者。玄义序乎莲华。一为莲故华譬为
实施权。二华敷譬开权。莲现譬显实。三华落
譬废权。莲成譬立实。当历三喻引而伸之。且
夫莲华之喻唱出今经。本况妙法。而天台以
初为莲故华一句既譬为实施权。约此法体。
用在昔时。华喻粗法。故妙玄云。又诸教权实
未融为权。既融开权显实为实。由昔赴机权
掩于实。乃云异体。由是今经破此偏情。乃
云。虽说种种道。其实为佛乘。世尊既谈为实
施权。吾祖遂立为莲故华之喻。据此说在今
经。才唱为实施权。利根便知此权即实。由无
量义曾闻此权从实生故。已破异体之见但
未开显。钝根须假第二句华敷譬开权莲现
譬显实。故曰开方便门示真实相。记主释曰
指实为权。权掩于实。名方便门闭。今指权为
实。于权见实。名方便门开。此点法用能通。俱
成秘妙。三华落譬废权。莲成譬立实。又云正
直舍方便但说无上道。此由四时三教当体
秘妙。开已无外。粗法不存。义当于废。约法虽
开废同时。约喻乃先开后废。故分三句。彰始
终之有序。二释经云开方便门示真实相。昔
人引證开同体权。须晓祖师二处引用。疏證
能通方便。此取门义从前三教能通之门入
于圆所。故曰开方便门。记主遂云于昔但得
名偏名门。非谓于彼已明开门。若玄义中。證
卷七 第 1181b 页
开权者。既于方便。即见真实。故以此證开权
相焉。三释辅行解同体之权髻与实相之明
珠。由安乐行约王赏赐喻佛授道。昔机与魔
共战。微有其功。但赐禅定解脱之法。如赏田
宅。法华大破魔网。至一切智。如王解髻明珠
赐之。昔时权掩于实。如髻覆珠。就机不知是
权。喻异体闭。今经赴机指昔三教权法。全是
秘妙方便。故决声闻之法。即是诸经之王。经
既以王喻佛。约佛开异体时无非同体。故曰
解同体之权髻矣。四释义例如引法华部唯
一实文叙昔教以为所开。天岳引此部唯一
实證破同体。今谓所叙粗法既点为妙。权实
相即能所圆融。故谓法华唯一实耳。五释科
目。五佛章门。皆有开权显实二科。前四则先
开权次显实。今佛乃先显实次开权。天岳乃
谓开权是文叙昔教。显实乃破同体权。今谓
才开权时。意已显实。但约说次第。开权言未
显实。显实方晓开权。立言垂范。遂分二科。故
法明讲主云。言无并出。语不顿施。殊有旨
哉。余慕法王之遗教。学而时习之。遂括古今
之论。以究权实之道。虽不足品藻渊流庶亦
无乖商搉。编赠后贤。愿开佛慧。

刹摩。此云土田。璎珞云。土名贤圣所居之
处。天台释维摩佛国云。诸佛利物无量无边。
今略为四。一染净国凡圣共居。二有馀国。方
便人住。三果报国。纯法身居。即因陀罗网无
障碍土。四常寂光。即妙觉所居。四土之名虽
出智者。四土之义本载经论。今伸遗教略开
七门。
卷七 第 1181c 页


* 初凭文
* 二释名
* 三辨义
* 四定体
* 五示相
* 六对身
* 七解惑

初凭文者。维摩经云。随所化众生而取佛土。
随所调伏众生而取佛土。随诸众生应以何
国入佛智慧。随诸众生应以何国起菩萨根。
天台释云。若对四土宛然相似。若别出者。思
益经云。东方之国。佛号日月光。有菩萨梵天
曰思益。白佛我欲诣娑婆世界。佛言。便往。汝
应以十法游于彼土。斯乃净圣来游秽土。又
智论云。秽土先施三乘。后显一乘。娑婆是。净
土先施三乘后显一乘。安养是。二有馀土。如
法华经。我于馀国作佛更有异名。智论云。有
净佛土出于三界。乃无烦恼之名。于是国土
佛所闻法华经。三果报土。如仁王云。三贤十
圣住果报。唯佛一人居净土。四常寂光。普贤
观云。释迦牟尼名毗卢遮那。其佛所住名常
寂光。二释名。初曰染净同居者。染净三种。一
迷悟分。九界迷逆名染。佛界顺悟名净。如妙
乐云。相约随缘。缘有染净故。又不二门云。法
性之与无明。遍造诸法。名之为染。无明之与
法性。遍应众缘。号之为净。二情理分。不二门
云。故知刹那染体悉净。指要云。今之染净约
情理说。三凡圣分。净名疏云。六道鄙秽。故名
染。三乘见真故名净。三六共住染净同居。问
不二门云。一理之内而分净秽。别则六秽四
圣。通则十通净秽。然此染净净秽。文心解云。
染净从迷悟体用而言净秽约凡圣界如而
辨。今谓净名染净正约凡圣而分。云何净觉
却云净秽约凡圣界如而辨。又垂裕云。染净
卷七 第 1182a 页
之名约正。净秽之名约依。二土凡圣共居通
名染净。此土砂砾充满别受秽名。彼土金宝
庄严别受净号。今谓净名疏云。四趣共住名
秽。无四恶趣名净。此从正报立依报名。云何
孤山却云染净之名约正。净秽之名约依。当
知染净从凡圣之心以立名。净秽约依正之
境而标号。问既从染净立同居名。还许亦从
净秽立同居乎。答染净是通名。净秽是别号。
故垂裕云。此方即染净秽土。安养即染净净
土。故知同居正从染净而立。若从通义。如净
名中身子见秽。梵王见净。乃是娑婆净秽同
居。又婆娑云。若人种善根疑则华不开。信
心清净者华开即见佛。此是安养净秽同居。
虽通此义名非正立。此染净土亦名凡圣同
居故。净名疏云。染即是凡。净即是圣。如疏文
云。凡圣各二。凡居二者。一恶众生。即四趣
也。二善众生。即人天也。圣居二者。一实二
权。实者四果及支佛。通教六地。别十住。圆十
信。通惑虽断。报身犹在。二权圣者方便有馀
三乘受遍真法性身。为利有缘愿生同居。若
实报及寂光法身菩萨及妙觉佛为利有缘应
生同居。皆是权也。此等圣人与凡共住。故名
凡圣同居。二方便有馀土。言方便者。如禅门
云。善巧修习故名方便。此有三义。一真中。
净名疏云。二乘三种菩萨證方便道之所居
也。辅行云。所以在方便者并属空边。二真似。
妙玄云。别圆似解。未发真修皆名作意。三遍
圆。妙乐云。并以三教。而为方便。虽通三义正
从證真。立方便名。言有馀者。观经疏云。无明
卷七 第 1182b 页
未尽。故曰有馀。净名疏云。若修二观。断通惑
尽。恒沙别惑无明未断。舍分段身而生界外。
受法性身。即有变易所居之土。名有馀国。亦
名果报。如辅行云。通有由因感果之报。未入
实报。又云。今文且说遍空遍假所感之报则
不如初住已上居果报土。又名法性。如智论
云。受法性身。非分段生。三果报土。净名疏
云。报身所居依报净国名果报土。辅行云。言
果报者。从报果为名。亦号实报。观经疏云。行
真实法。感得胜报。净名疏云。以观实相。发真
无漏。所得果报。故名为实。亦名妙报。如辅行
云。唯有别圆初地初住。获妙果报。又名胜妙
报。如止观云。违即二边果报。顺即胜妙果报。
亦名无障碍。观经疏云。色心不相妨。故曰无
障碍。净名疏云。一世界摄一切世界。一切世
界亦如是。此名世界海。亦名世界无尽藏。四
常寂光者。观经疏云。常即法身。寂即解脱。光
即般若。此以不迁不变名常。离有离无名寂。
照俗照真名光。亦名果报。如文句云。同居有
馀自体皆是妙色妙心果报之处。记云。故知
三土皆是證道色心报处。寂光既遍遮那亦
遍。此以妙色妙心果报也。问如辅行云。今论
感报。不论寂光。据此寂光岂名果报乎。答所
云寂光非果报者。三惑究尽。业报都亡。所以
寂光身土亡泯。虽无惑业之报。而为愿行之
果。净名疏云。修于圆教愿行之因。因极果满
道成妙觉居常寂光。问如垂裕云。中下寂光
摄在果报。不审四十一地生实报土。云何得
受寂光名耶。答净名疏云。前四十一地。若约
卷七 第 1182c 页
果报。名生实报。分见真理名常寂光。又彼记
云。约报论生。是故有边论于果报。约所入边
则非果报。但所入边即是见真。名常寂光。三
辨义。此约教门。辨四土义。复开五门。初论体
用。寂光是体。馀三属用。如释签云。诸佛寂
理。神无方所。所依寂境。号常寂光。是故沙
石七珍随生所感。又辅行云。常寂光土清净
法身无所庄严。无能庄严。为众生故而取三
土。二论事理。净名疏云。寂光是理。馀三是
事。此乃对分事理。若各分事理。如净名疏云。
诸土非垢。寂光非净。毕竟无说(此四俱理)。而说诸土
为垢。寂光为净。记云理论不当。垢之与净约
事唯有。寂光永净。三论能所。荆溪记云。但以
寂光而为所成。即以三土而为能成。故所成
唯一。能成有三。是则能所事别故也。四论凡
圣。准杂编云十界对土。有横有竖。若竖对者。
同居六凡。方便二乘。实报菩萨。寂光佛果
(横误为竖)。若横敌对。同居有六。凡圣同居故。方便
有四。无六凡故。实报有二。无二乘故。寂光唯
一。无菩萨故(竖误为横)。五论净秽。净名疏云。诸土
为垢。寂光为净。三惑覆蔽故为垢。三德究显
故为净。此约四土对论。若各分者。观经疏云。
五浊轻重同居净秽。妙宗释云。此净甚通。须
知别意。如戒善者四教凡位。皆悉能令五浊
轻薄。而圆观轻浊感同居净。依正最净。如此
经说地观已去一一相状比于馀经修众善行。
感安养土。其相天殊。杂编乃云。尝观鼓音之
外六经土相。其实是一。纵有依报大小不同。
此盖如来善权赴机随时之义也。良由凡夫
卷七 第 1183a 页
心想羸劣未能观大故。方便示小。为发观之
境。若生彼土所见俱大。今难霅川。既修偏行。
安获胜果。非独彰行人之偶报。抑亦显世尊
之妄说。因果不类徒虚语耳。二体㭊巧拙有
馀净秽。刊正记云。通人体色即空故巧。藏人
㭊色明空故拙。妙宗云。体观感净不专通人。
衍门三教。对三藏拙。俱明体法。通但空体。别
次第体。圆不次体。三人生彼。俱感净相。圆人
最净。又往生记引辅行云。次明体法。依门修
观亦应具含三种四门。三次第顿入实报净
秽。刊正云。别人渐修次第三观。登地入实。以
之为秽。圆人顿修一心三观。登住入实。以之
为净。妙宗云。若论实證。此土唯有圆圣所居。
别人初地。證与圆同。称实感报。有何优降。今
就教道十地不融。致使感土异于圆人。杂编
双取谓偏成非。次第顿入者。即别圆所修巧
拙二观也。实报净秽者。即地住所见融碍二
相也。良由别人久习次第虽回向圆修入地
之时。仍见一分染碍之色。名之为秽。圆人始
终唯修顿行。入住之时。但见此土融通之相。
号之为净。往生记破约教道说则见神智自
违辅行。义学之者当思审矣。四分證究竟寂
光净秽。妙宗钞云。若就别人同證圆实论寂
光者。唯约真因对圆极果。而分净秽。今论教
道诠于极果。但断无明一十二品。寂光犹秽。
圆知须断四十二品。名究竟净。往生记云。今
约分满相对。故合中下但名分證寂光犹秽。
妙觉上品真常究满方为极净。请观今文。诸
佛如来。所游居处极为净土。岂非分得究竟
卷七 第 1183b 页
寂光。正约圆家真因极果对分净秽。四明云。
别教教道深不可也。刊正记云。由分證寂光
方生实报。今约分證犹带无明。无明故秽。究
竟无明已尽故净。杂编难云。若尔则成秽属
实报。净属寂光。今谓无明分破證少分无相
故秽。无明全尽。證究竟无相故净。四定体先
达通以三道为下三土当体之体引辅行云。分
段三道谓见思惑为烦恼道。烦恼润业为业
道。感界内生为苦道。方便三道。谓尘沙惑。为
烦恼道。以无漏业。名为业道。变易生死。名为
苦道。实报三道谓无明惑为烦恼道。非漏非
无漏业为业道。彼土变易名为苦道。通以三
德。为所依体。苦道即法身。结业即解脱。烦恼
即菩提。先师乃谓。惑业是因。苦道是果。今之
土体三世间中。唯取苦道为国土一千当体
之体。还以三德为所依体。故荆溪云。既许法
身遍一切处。报应未尝离于法身。若寂光土。
观经既约四德释名。当以三德为土当体。理
无所存。遍在于事。乃以三土。为所依体。广慈
法师。准妙乐云本有四德为所依。修德四德
为能依。遂指修德三因。为当体。性德三法为
所依。今谓妙乐因释下方空中菩萨。所以将
身表智。以空表土。故明身土。今唯辨土安得
兼身。况将修德。以对理土。乃彰能所义颠倒
矣。五示相。此约教门。示四土相。初示一异
相。娑婆安养。垢净相别。故名异。方便有馀纯
清净境。故名一。净名疏云。三乘同以无言说
道。发真无漏。所感国土。一往相同。故言一
也。二示融碍相。方便虽是一相。无明未破。
卷七 第 1183c 页
果报隔别。净名疏云。染净有馀。二种众生。见
有障碍。别圆地住。分破无明。依正互融一多
相即。故名融也。三示横竖相。旧释横竖句义
纷杂。惑乱学者。今分二义。冷然易解。初就土
自分。如妙玄云。若分别而言。谓方便在三界
外。若分别而言。谓实报在方便外。例此分别
谓寂光在实报外。故净名记。问三土之外何
殊太虚。答遍同理别。言理别者。法身即土。离
身无土。离土。无身。但真如实相。非智非境说
智说境。非身非土说身说土。约此分别义当
竖矣。若约相即。如妙乐云。岂离伽耶。别求常
寂。非寂光外。别有娑婆。净名记云。横解者。
如前所引法华经文。秖于此土而睹上二。故
小被斥见净不惊足指按地即其事也。约此相
即义属横焉。若约相摄。净名记云。既一土摄
一切土。故得此界遍摄下二。准此以胜摄劣
土亦横矣。二与教对分。妙乐记云。横论土体
与教相当。竖论约土用教多少。然其竖论如
止观云若以四谛。竖对诸土。有增有减。同居
有四。方便则三。实报则二。寂光但一。辅行释
曰。竖约设教对机。机既增减不同。致使教有
差别。四土对教优劣多少。故名为竖。此则土
相虽竖。教乃横说。故净名记云。然约横论。同
居具四。馀三渐减。同居机杂。遂设四教。方便
但以大乘训令修学。理唯别圆。盖为禀三藏
者始生方便。未习通门逗其为知故学遂谈
通教。以荡执情。实报约行證道同圆。但约有
馀用教之时教道化机说别异圆。具用二教。
方生实报。寂光上品。不须用教。但被中下故
卷七 第 1184a 页
有圆乘设教之相。虽横就土自分成竖。若约
相即同居横具四土体相与四教旨。论其相
当。三藏谈于生灭。乃与同居无常相当。通教
谈乎幻化即空。乃与方便證真相当。别教从
事受名。乃与实报感果相当。圆教谈乎性德。
乃与寂光理体相当。横辨四教。无复优劣。故
名横矣。四示有无相。妙宗云。经论中言寂光
无相。乃是已尽染碍之相。非如太虚空无一
物。良由三惑究竟清净则依正色心究竟明
显。故大经云。因灭是色。获得常色。受想行
识。亦复如是。仁王称为法性五阴。亦是法华
世间相常。大品色香无非中道。是则名为究
竟乐邦究竟金宝究竟华池究竟琼树。又复
此就舍秽究尽取净穷源。故苦域等判属三
障。乐邦金宝以为寂光。若就净秽平等而谈
则以究竟苦域泥沙而为寂光。此之二说。但
顺悉檀。无不圆极。又净觉撰杂编云。且常寂
光者。实三德之妙性也。离为三法。合成一性。
一尚无一。岂有苦乐华胎之相乎。当知无相
之言。其语犹略。具足须云无相不相。所谓无
生死相。不涅槃相。强而名之称曰实相。今议
二师所论。与而言之。若依说示分别。如普贤
观示寂光土。乃以四德释三德法。故祖师判
寂光是理。馀三是事。约此就说分别。净觉乃
合分别之义。若约相即。所依理无所存。遍在
于事。故维摩疏。问别有寂光土邪。答不然。
祇分段变易即常寂光。四明乃合相即之义。
夺而言之。分别但解三土之外别有寂光。而
迷寂光亦遍三土。遂执寂光空空然诚不异乎
卷七 第 1184b 页
太虚。故吾无取焉。然净觉杂编难四明云。今
问。此依正色心为体为用。若言体者。且妙玄
明体用权实中云。体即实相无有差别。用即
立一切法差降不同。妙乐指净缘为一切法。
岂非实体亦无净相。若言用者。则依正色心
正是下三土事。何得认为寂光之理邪。今谓
如指要云。夫体用之名本相即之义。故凡言
诸法即理者全用即体方可言即。辅行云。即
者尔雅云合也。若依此释。仍似二物相合。其
理犹疏。今以义求。体不二故。故名为即。今谓
全体之用。方名不二。故释迦之王娑婆即毗
卢之处常寂。故文句云。同居有馀自体皆是
妙色妙心果报之处。荆溪释云。寂光既遍遮
那亦遍。此皆事理相即之明文。云何拨事别
求理邪。杂编又问。他引妙经疏云。常即常德。
寂即乐德。光即我净。是为四德秘密之藏。妙
乐云。本有四德为所依。修德四德。为能依。能
所并有能依之身。依于能所所依之土二义
齐等。方是毗卢遮那身土之相。以此为證。寂
光有相。不亦可乎。答此人但闻身土之名。便
作形相而解而不知四德为是何物。又云。须
了遮那本无身土。随顺世间强指妙觉极智
为身。如如法界之理为土。若消妙乐之文。应
云本有四德者理也。修德四德者智也。能所
并有能依之身。所依之土者谓性德之理为
所依。本觉之智为能依。又修德之理为所依。
始觉之智为能依。修性虽殊。讵存万有之境。
始本虽二。宁留五阴之形。故维摩疏云。法身
即土。离身无土。离土无身。今谓。此释凡有二
卷七 第 1184c 页
非。一能所不辨。妙乐因释下方空中菩萨。遂
以菩萨之身。以表能依之修德。以虚空土以
表所依之性德。安得唯释所表修性。全弃能
表身土乎。二修性不即。他以性德之理为所
依。本觉之智为能依。修德之理为所依。始觉
之智为能依。修德之理为所依。始觉之智为能依。今谓。本觉望修俱属乎性。修理望性俱
属于修。依其所解则成以性泯性以修会修。
非修性之不二焉当云全性起修。故所依之
土即能依之身。寂光是应身。全修在性。故能
依之身即所依之土。应身是寂光。方显身土
之齐等。乃见事理之无别矣。又云。若谓寂光
无相。便同偏真。犹如太虚者。斯由不知大小
二理智非智别也。如维摩疏云。大乘法性即
是真寂智性。不同二乘偏真之理。今问。寂光
法身既俱无相。真寂智性为依何法既彰智
性之无依。显非卓识之明鉴也。杂编又云。
若据三身相即四土互具。必须身身即三。土
土具四。若然者法身寂土。岂得无相耶。通曰。
今为子论四土互具之义。若约事理相对论
互具者。寂具三土。乃全体起用。无相而相
也。三土具寂。乃全用是体相即无相也。今问。
全用是体可得无相。全体起用。应云有相。那
得一概言无相耶。杂编又云。问若三相不可
混同者。何故荆溪难云一一尘刹一切刹耶。
答此指刹性遍收。故云一切。如金錍即狭遍
义。狭何以遍。狭即性故。又如芥容须弥。芥何
以容。芥亦性故。此文但见事即是理。不见理
即是事。理不即事。安得芥纳须弥无伤树木。
卷七 第 1185a 页
毛吞巨海不挠龙鱼乎。杂编又云。若无依正
之相。斯则理无所具。事无所存。岂可法身便
同灰灭。答小乘无相。犹如太虚无生法之理。
大乘无相譬若明镜具现像之性。像由形对
镜匪自殊。无谓镜具像性便云性已差别。今
谓若言但具于性不具于相。观音玄义安云
千种性相冥伏在心。又不二门云。理即名字
观行已有依正不二之相。呜呼霅川虽留意
于山家但解修性之相依未达事理之融即。
违法示徒后嗣绝矣。六对身。净名疏云。前二
是应。即应佛所居。良以王宫诞质。鹤树潜神。
现生灭相。说三藏法化同居土。名劣应身。洎
有馀国。现法性身。机兴应兴。机息应息。斯异
娑婆通佛灰断。既非果报但名胜应。第三亦
报亦应。即报佛所居。以他受用。称实感报。赴
于地住菩萨大机。故彼土佛亦名应也。后一
但是真净。非应非报。法身所居。此约土体横
对四佛。若竖论土。凡圣同居具现四身。方便
唯胜。故无劣应。其实报土。无二乘人。唯别圆
佛。寂光无机独妙法身。七解惑者或曰。维摩
经云。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即佛土
净。心如形声。土如影响。祇须自净其心。何
假别求净土。答初言心净应辨理事。一者性
净。二者事净。且性净者。大集经云。一切众
生。心性本净。心本净故。烦恼诸结不能染著。
犹如虚空。此则众生国土同一法性。地狱天
宫俱为净土。二事净者。性虽本净心乃忽
迷。一念不觉。二障久翳。当修三观。以破三
惑。故仁王曰。三贤十圣住果报。唯佛一人
卷七 第 1185b 页
居净土。登妙觉果方究竟净。最下凡夫。慎勿
叨滥。次云土净。须晓难易。婆沙论云。于此
世界修道有二。一者难行。在于五浊恶世。于
无量佛时求阿鞞跋致。甚难可得。此难无数。
尘沙说不可尽(十疑论明五种难事)。二易行道。谓信佛语
教念佛三昧。愿生净土。乘阿弥陀佛愿力摄
持决定往生。名易行道。此七义门辨诸佛土。
纵数逾地尘皆理同镜象。舒虽万化横陈卷
实一法不立。编至此时。六十四岁。幸目未昏。
得书小字。绝笔自庆。遂述颂曰。

「 梵语星分难遍求
 列篇举要会群流
 总持三藏如观掌
 颙望后贤为续周」

翻译名义集卷第七


夫翻译名义集者。姑苏景德寺普润大师法
云之所编也。此书来于此国也。盖于兹有年
矣。以故往往锓梓而传于世亦尚矣。粤有唐
本以之点捡。已广之本则多有脱简者。是故
考订而补其阙略也。又傍加倭点者。其点不
一准。请于处处之学校而写之者也。定知有
是处亦有非处。仰而俟明者之添削也。聊命
工寿木以广其传焉。

维时宽永五戊辰仲冬上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