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记-唐-玄奘卷九

卷九 第 867b 页
卷九 第 919a 页

大唐西域记卷第九(一国)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大总持寺沙门辩机撰撰

摩伽陀国下

*

菩提树东渡尼连禅那河,大林中有窣堵波。
其北有池,香象侍母处也。如来在昔修菩
萨行,为香象子,居北山中,游此池侧。其母
盲也,采藕根,汲清水,恭行孝养,与时推移。
属有一人,游林迷路,彷徨往来,悲号恸
哭。象子闻而悯焉,导之以示归路。是人既
还,遂白王曰:「我知香象游舍林薮,此奇货也,
可往捕之。」王纳其言,兴兵往狩,是人前
导,指象示王,即时两臂堕落,若有斩截者。
其王虽惊此异,仍缚象子以归。象子既已
维絷多时,而不食水草,典厩者以闻,王遂
亲问之。象子曰:「我母盲冥,累日饥饿,今见
幽厄,讵能甘食?」王悯其情也,故遂放之。

其侧窣堵波,前建石柱,是昔迦叶波佛于
此宴坐。其侧有过去四佛坐及经行遗迹
之所。

四佛坐东渡莫诃河,至大林中,有石柱,是
外道入定发恶愿处。昔有外道郁头蓝子
者,志逸烟霞,身遗草泽,于此法林栖神
匿迹。既具五神通,得第一有定。摩揭陀王
特深宗敬,每至中时,请就宫食。郁头蓝子
凌虚履空,往来无替。摩揭陀王候时瞻望,
亦既至已,捧接置座。王将出游,欲委留事,
卷九 第 919b 页
简擢中宫,无堪承命。有少息女,淑慎令
仪,既亲且贤,无出其右,摩揭陀王召而命
曰:「吾方远游,将有所委,尔宜悉心,慎终
其事。彼郁头蓝仙,宿所宗敬,时至来饭,如
我所奉。」敕诫既已,便即巡览。少女承旨,
瞻候如仪,大仙至已,捧而置座。郁头蓝子
既触女人,起欲界染,退失神通,饭讫言归,
不得虚游。中心愧耻,诡谓女曰:「吾比修道
业,入定怡神,凌虚往来,略无暇景,国人愿
睹,闻之久矣。然先达垂训,利物为务,岂守
独善,忘其兼济?今欲从门而出,履地而
往,使夫睹见之徒,咸蒙福利。」王女闻已,宣
告远近。是时人以驰竞,洒扫衢路,百千万
众,伫望来仪。郁头蓝子步自王宫,至彼法
林,宴坐入定,心驰外境,栖林则乌鸟嘤啭,临
池乃鱼鳖諠声,情散心乱,失神废定。乃生
忿恚,即发恶愿:「愿我当来为暴恶兽,狸身
鸟翼,搏食生类,身广三千里,两翅各广千五
百里,投林啖诸羽族,入流食彼水生。」发
愿既已,忿心渐息,勤求顷之,复得本定。不久
命终,生第一有天,寿八万劫。如来记之,天
寿毕已,当果昔愿,得此弊身。从是流转恶
道,未期出离。

莫诃河东入大林野,行百馀里,至屈屈
(居勿反)吒播陀山(唐言鸡足),亦谓窭卢播陀山(唐言尊足)
高峦峭,无极深,󱐙壑洞无涯,山麓溪涧,乔林罗
谷,冈岑岭嶂,繁草被岩,峻起三峰,傍挺绝
崿,气将天接,形与云同。其后尊者大迦叶
波居中寂灭,不敢指言,故云尊足。摩诃迦
卷九 第 919c 页
叶波者,声闻弟子也,得六神通,具八解脱。
如来化缘斯毕,垂将涅槃,告迦叶波曰:「我
于旷劫勤修苦行,为诸众生求无上法,昔
所愿期,今已果满。我今将欲入大涅槃,以
诸法藏嘱累于汝,住持宣布,勿有失坠。姨
母所献金缕袈裟,慈氏成佛,留以传付。我遗
法中诸修行者,若比丘、比丘尼、邬波索迦、
(唐言近事男。旧曰伊蒱塞,又曰优波塞,又曰优婆塞,皆讹也)、邬波斯迦(唐言近事女。
旧曰优婆斯,又曰优婆夷,皆讹也),皆先济渡,令离流转。」迦
叶承旨,住持正法。结集既已,至第二十年,
厌世无常,将入寂灭。乃往鸡足山,山阴而
上,屈盘取路,至西南冈。山峰险阻,崖径槃薄,乃以锡扣,剖之如割。山径既开,逐
路而进,槃纡曲折,回互斜通,至于山顶,东
北面出,既入三峰之中,捧佛袈裟而立,以
愿力故,三峰敛覆,故今此山三脊隆起。当来
慈氏世尊之兴世也,三会说法之后,馀有无
量憍慢众生,将登此山,至迦叶所。慈氏弹
指,山峰自开,彼诸众生既见迦叶,更增憍
慢。时大迦叶授衣致辞,礼敬已毕,身升虚
空,示诸神变,化火焚身,遂入寂灭。时众瞻
仰,憍慢心除,因而感悟,皆證圣果。故今山上
建窣堵波,静夜远望,或见明炬,及有登
山,遂无所睹。
卷九 第 920a 页

鸡足山东北行百馀里,至佛陀伐那山。峰崖
崇峻,巘崿隐嶙,岩间石室,佛尝降止。傍有
盘石,帝释、梵王摩牛头栴檀涂饰如来,
今其石上馀香郁烈。五百罗汉潜灵于此,诸
有感遇,或得睹见,时作沙弥之形,入里乞
食,隐显灵奇之迹,羌难以述。佛陀伐那山
空谷中东行三十馀里,至泄(移结反)瑟知
(唐言杖林)。林竹修筱,被山满谷。其先有婆罗
门,闻释迦佛身长丈六,常怀疑惑,未之
信也,乃以丈六竹杖,欲量佛身。恒于
杖端出过丈六,如是增高,莫能穷实,遂投
杖而去,因植根焉。中有大窣堵波,无忧王
之所建也。如来在昔,于此七日为诸天、人
现大神通,说深妙法。

杖林中近有邬波索迦阇耶犀那者(唐言胜军),西
印度刹帝利种也,志尚夷简,情悦山林,迹
居幻境,心游真际,内外典籍,穷究幽微,辞
论清高,仪范闲雅。诸沙门、婆罗门、外道、异学、
国王、大臣、长者、豪右,相趋通谒,伏膺请益。受
业门人,十室而六。年渐七十,耽读不倦,馀艺
捐废,唯习佛经,策励身心,不舍昼夜。印
度之法,香末为泥,作小窣堵波,高五六寸,
书写经文,以置其中,谓之法舍利也;数渐
盈积,建大窣堵波,总聚于内,常修供养。故
胜军之为业也,口则宣说妙法,导诱学人,
手乃作窣堵波,式崇胜福,夜又经行礼诵,宴
坐思惟,寝食不遑,昼夜无怠。年百岁矣,志
业不衰。三十年间,凡作七拘胝(唐言亿)法舍
利窣堵波。每满一拘胝,建大窣堵波,而总
卷九 第 920b 页
置中,盛修供养,请诸僧众,法会称庆,其
时神光烛曜,灵异昭彰,自兹厥后,时放光
明。

杖林西南十馀里,大山阳,有二温泉,其水
甚热。在昔如来化出此水,于中浴焉。今者
尚存,清流无减,远近之人,皆来就浴,沈痾
宿疹,无不除差。其傍则有窣堵波,如来经
行之处也。杖林东南行六七里,至大山,横
岭之前有石窣堵波,昔如来两三月为诸
人、天于此说法,时频毗娑罗王欲来听法,
乃疏山积石,垒阶以进,广二十馀步,长三
四里。

大山北三四里,有孤山,昔广博仙人栖隐于
此,凿崖为室,馀趾尚存,传教门人,遗风犹
扇。

孤山东北四五里,有小孤山,山壁石室
广袤可坐千馀人矣,如来在昔于此三
月说法。石室上有大磐石,帝释、梵王摩牛
头栴檀涂饰佛身,石上馀香,于今郁烈。

石室西南隅有岩岫,印度谓之阿素洛(旧曰阿修
罗,又曰阿须伦,又曰阿修罗,皆讹也)宫也。往有好事者,深闲
咒术,顾俦命侣,十有四人,约契同志,入此
岩岫。行三四十里,廓然大明,乃见城邑台观,
皆是金银琉璃。是人至已,有诸少女伫
立门侧,欢喜迎接,甚加礼遇。于是渐进至
内城门,有二婢使各捧金盘,盛满花香,而
来迎候。谓诸人曰:「宜就池浴,涂冠香花,
已而后入,斯为美矣。唯入,斯为美矣。唯彼术士,宜时
速进。」馀十三人遂即沐浴,既入池已,恍若
有忘,乃坐稻田中,去此之北平川中,已三
卷九 第 920c 页
四十里矣。

石室侧有栈道,广十馀步,长四五里。昔频毗
娑罗王将往佛所,乃斩石通谷,疏崖
填川,或垒石,或凿岩,作为阶级,以至佛
所。从此大山中东行六十馀里,至矩奢揭
罗补罗城(唐言上茅宫城)。上茅宫城,摩揭陀国之正
中,古先君王之所都,多出胜上吉祥香茅,
以故谓之上茅城也。崇山四周,以为外郭,
西通峡径,北辟山门,东西长,南北狭,周一
百五十馀里。内城馀趾周三十馀里。羯尼迦
树遍诸蹊径,花含殊馥,色烂黄金,暮春之
月,林皆金色。

宫城北门外有窣堵波,是提婆达多与未生
怨王共为亲友,乃放护财醉象,欲害如来。
如来指端出五师子,醉象于此驯伏而前。


醉象东北有窣堵波,是舍利子闻阿湿婆
恃比丘(唐言马胜)说法證果之处。初,舍利子在
家也,高才雅量,见重当时,门生学徒,传以
受业。此时将入王舍大城,马胜比丘亦方
乞食。时舍利子遥见马胜,谓门生曰:「彼来
者甚庠序,不證圣果,岂斯调寂?宜少伫
待,观其进趣。」马胜比丘已證罗汉,心得自
在,容止和雅,振锡来仪。舍利子曰:「长老善
安乐耶?师何人,證何法,若此之悦豫乎?」
马胜谓曰:「尔不知耶,净饭王太子,舍转轮
王位,悲悯六趣,苦行六年,證三菩提,具一
切智,是吾师也。夫法者,非有非空,难用铨
绪,唯佛与佛乃能究述,岂伊愚昧所能
卷九 第 921a 页
详议?」因为颂说,称赞佛法。舍利子闻已,便
获果證。

舍利子證果北不远,有大深坑,傍
建窣堵波,是室利鞠多(唐言胜密)以火坑、毒饭
欲害佛处。胜密者,宗信外道,深著邪见。
诸梵志曰:「乔答摩国人尊敬,遂令我徒无
所恃赖,汝今可请至家饭会,门穿大坑,满
中纵火,栈以朽木,覆以燥土。凡诸饮食,皆
杂毒药,若免火坑,当遭毒食。」胜密承命,
便设毒会。城中之人皆知胜密于世尊
所起恶害心,咸皆劝请,愿佛勿往。世尊告
曰:「无得怀忧。如来之身,物莫能害。」于是
受请而往。足履门阃,火坑成池,清澜澄鉴,
莲花弥漫。胜密见已,忧惶无措,谓其徒曰:
「以术免火,尚有毒食。」世尊饭食已讫,为说
妙法,胜密闻已,谢咎归依。

胜密火坑东北,山城之曲,有窣堵波,是时缚
迦大医(旧曰耆婆,讹也)于此为佛建说法堂,周其
壖垣种植花果,馀趾蘖株尚有遗迹。如来
在世,多于中止。其傍复有缚迦故宅,馀基
旧井,墟坎犹存。宫城东北行十四五里,至姞
栗陀罗矩吒山(唐言鹫峰,亦谓鹫台。旧曰耆阇崛山,讹也)。接北山
之阳,孤摽特起,既栖鹫鸟,又类高台,空
翠相映,浓淡分色。如来御世垂五十年,多
居此山,广说妙法。频毗娑罗王为闻法故,
兴发人徒,自山麓至峰岑,跨谷凌岩,
编石为阶,广十馀步,长五六里。中路有二
小窣堵波,一谓下乘,即王至此徒行以进;
一谓退凡,即简凡人不令同往。其山顶
则东西长,南北狭。临崖西埵有砖精舍,高
卷九 第 921b 页
广奇制,东辟其户,如来在昔多居说法,今
作说法之像,量等如来之身。

精舍东有长石,如来经行所履也。傍有大
石,高丈四五尺,周三十馀步,是提婆达多遥
掷击佛处也。其南崖下有窣堵波,在昔如
来于此说《法花经》。精舍南山崖侧有大石
室,如来在昔于此入定。

佛石室西北,石室前有大磐石,阿难为魔
怖处也。尊者阿难于此入定,魔王化作鹫
鸟,于黑月夜分据其大石,奋翼惊鸣,以
怖尊者。尊者是时惊惧无措,如来鉴见,伸
手安慰,通过石壁,摩阿难顶,以大慈言而
告之曰:「魔所变化,宜无怖惧。」阿难蒙慰,身
心安乐。石上鸟迹、崖中通穴,岁月虽久,于今
尚存。

精舍侧有数石室,舍利子等诸大罗汉于此
入定。舍利子石室前有一大井,枯涸无水,
墟坎犹存。

精舍东北石涧中有大磐石,是如来晒袈
裟之处,衣文明彻,皎如彫刻。其傍石上有
佛脚迹,轮文虽暗,规摸可察。北山顶有窣
堵波,是如来望摩揭陀城,于此七日说法。

山城北门西有毗布罗山,闻之土俗曰:山
西南崖阴,昔有五百温泉,今者数十而已,然
犹有冷有暖,未尽温也。其泉源发雪山之
南无热恼池,潜流至此,水甚清美,味同本
池。流经五百枝小热地狱,火热上炎,致斯
温热。泉流之口,并皆彫石,或作师子、白象之
首,或作石筒悬流之道,下乃编石为池。诸
卷九 第 921c 页
方异域咸来此浴,浴者宿疾多差。温泉左
右诸窣堵波及精舍,基址鳞次,并是过去四
佛坐及经行遗迹之所。此处既山水相带,仁
智攸居,隐沦之士盖亦多矣。

温泉西有卑钵罗石室,世尊在昔恒居其中。
后壁洞穴是阿素洛宫也。习定比丘多居
此室。时出怪异龙、蛇、师子之形,见之者心
发狂乱。然斯胜地,灵圣所止,蹑迹钦风,
忘其灾祸。近有比丘,戒行贞洁,心乐幽寂,
欲于此室匿迹习定。或有谏曰:「勿往彼
也。彼多灾异,为害不少,既难取定,亦恐
丧身。宜鉴前事,勿贻后悔。」比丘曰:「不然。
我方志求佛果,摧伏天魔,若此之害,夫何
足言?」便即振锡而往室焉。于是设坛场,
诵禁咒。旬日之后,穴出少女,谓比丘曰:
「尊者染衣守戒,为含识归依;修慧习定,作
生灵善导。而今居此,惊惧我曹。如来之教,岂
若是耶?」比丘曰:「我守净戒,遵圣教也。
匿迹山谷,远諠杂也。忽此见讥,其咎安在?」
对曰:「尊者诵咒声发,火从外入,烧我居室,
苦我枝属。唯愿悲悯,勿复诵咒。」比丘曰:
「诵咒自护,非欲害物。往者,行人居此习定,
期于圣果,以济幽涂,睹怪惊惧,丧弃身
命,汝之辜也,其何辞乎?」对曰:「罪障既重,
智慧斯浅。自今已来,屏居守分,亦愿尊者
勿诵神咒。」比丘于是修定如初,安静无
害。

毗布罗山上有窣堵波,昔者如来说法之处。
今有露形外道,多依此住,修习苦行,夙夜
卷九 第 922a 页
匪懈,自旦至昏,旋转观察。山城北门左,南
崖阴,东行二三里,至大石室,昔提婆达多于
此入定。

石室东不远,磐石上有班釆,状血染,傍建
窣堵波,是习定比丘自害證果之处。昔有
比丘,勤励心身,屏居修定,岁月逾远,不
證圣果。退而自咎,窃复叹曰:「无学之果,终
不时證;有累之身,徒生何益!」便就此石自
刺其颈,是时即證阿罗汉果,上升虚空,
示现神变,化火焚身,而入寂灭。美其雅操,
建以记功。

比丘證果东石崖上,有石窣堵波,习定比丘投崖證果之处。昔在佛世,有一比丘,宴
坐山林,修證果定,精勤已久,不得果證,昼
夜继念,无忘静定。如来知其根机将发也,
遂往彼而成之,自竹林园至山崖下,弹指
而召,伫立以待。此比丘遥睹圣众,身意勇
悦,投崖而下,犹其净心,敬信佛语,未至于
地,已获果證。世尊告曰:「宜知是时。」即升虚
空,示现神变。用彰净信,故斯封记。

山城北门行一里馀,至迦兰陀竹园。今有
精舍,石基砖室,东辟其户。如来在世,多居
此中,说法开化,导凡拯俗。今作如来之身。
初,此城中有大长者迦兰陀,时称豪贵,以
大竹园施诸外道。及见如来,闻法净信,追
昔竹园居彼异众,今天人师无以馆舍。
时诸神鬼感其诚心,斥逐外道,而告之
曰:「长者迦兰陀当以竹园起佛精舍,汝宜
速去,得免危厄。」外道愤恚,含怒而去。长者
卷九 第 922b 页
于此建立精舍,功成事毕,躬往请佛,如来
是时遂受其施。

迦兰陀竹园东有窣堵波,阿阇多设咄路王
(唐言未生怨,旧曰阿阇世,讹略也)之所建也。如来涅槃之后,诸
王共分舍利,未生怨王得以持归,式遵崇建,
而修供养。无忧王之发信心也,开取舍利,
建窣堵波,尚有遗馀,时烛光景。

未生怨王窣堵波,有尊者阿难半身舍利。昔
尊者将寂灭也,去摩揭陀国,趣吠舍釐城。
两国交争,欲兴兵甲。尊者伤悯,遂分其身,
摩揭陀王奉归供养,即斯胜地,式修崇建。
其傍则有如来经行之处。次此不远有窣
堵波,是舍利子及没特伽罗子等安居之所。

竹林园西南行五六里,南山之阴,大竹林中,
有大石室,是尊者摩诃迦叶在此与九
百九十大阿罗汉,如来涅槃后结集三藏。
前有故基,未生怨王为集法藏诸大罗汉
建此堂宇。

初,大迦叶宴坐山林,忽烛光明,
又睹地震,曰:「是何祥变,若此之异?」以天眼
观,见佛世尊于双树林间入般涅槃,寻命
徒属趣拘尸城。路逢梵志,手执天花。迦
叶问曰:「汝从何来?知我大师今在何处?」梵
志对曰:「我适从彼拘尸城来,见汝大师已
入涅槃,天、人大众咸兴供养,我所持花,自
彼得也。」迦叶闻已,谓其徒曰:「慧日沦照,世
界闇冥,善导遐弃,众生颠坠。」懈怠比丘更
相贺曰:「如来寂灭,我曹安乐,若有所犯,谁
能诃制?」迦叶闻已,深更感伤,思集法藏,据教
治犯。遂至双树,观化礼敬。既而法王去世,
卷九 第 922c 页
人、天无导,诸大罗汉亦取灭度。时大迦叶
作是思惟:「承顺佛教,宜集法藏。」于是登
苏迷卢山,击大揵稚=推【甲】*稚稚,唱如是言:「今王舍
城将有法事,诸證果人宜时速集!」揵稚声
中传迦叶教,遍至三千大千世界,得神通
者闻皆集会。是时迦叶告诸众曰:「如来寂灭,
世界空虚,当集法藏,用报佛恩。今将集
法,务从简静,岂恃群居,不成胜业?其有
具三明,得六通,闻持不谬,辩才无碍,如
斯上人,可应结集。自馀果学,各归其居。」
于是得九百九十人,除阿难在学地,大
迦叶召而谓曰:「汝未尽漏,宜出圣众。」曰:「随
侍如来,多历年所,每有法议,曾未弃遗。今
将结集,而见摈斥,法王寂灭,失所依怙。」
迦叶告曰:「勿怀忧恼。汝亲侍佛,诚复多闻,
然爱惑未尽,习结未断。」阿难辞屈而出,至
空寂处,欲取无学,勤求不證。既已疲怠,便
欲假寐,未及伏枕,遂證罗汉。往结集所,
叩门白至。迦叶问曰:「汝结尽耶?宜运神
通,非门而入。」阿难承命,从钥隙入,礼僧已
毕,退而复坐。是时安居初十五日也。

于是迦叶扬言曰:「念哉谛听!阿难闻持,如
来称赞,集素呾缆(旧曰修多罗,讹也)藏。优波釐持
律明究,众所知识,集毗奈耶(旧曰毗那耶,讹也)藏。
我迦叶波集阿毗达磨藏。」两三月尽,集三
藏讫。以大迦叶僧中上座,因而谓之上座
部焉。

大迦叶波结集西北,有窣堵波,是阿难受僧
诃责,不预结集,至此宴坐,證罗汉果。證果
卷九 第 923a 页
之后,方乃预焉。

阿难證果西行二十馀里,有窣堵波,无忧王
之所建也,大众部结集之处。诸学、无学数百
千人,不预大迦叶结集之众,而来至此,更
相谓曰:「如来在世,同一师学,法王寂灭,简异
我曹。欲报佛恩,当集法藏。」于是凡、圣咸
会,贤智毕萃,复集素呾缆藏、毗柰耶藏、阿
毗达磨藏、杂集藏、禁咒藏,别为五藏。而此结
集,凡、圣同会,因而谓之大众部。

竹林精舍北行二百馀步,至迦兰陀池,如来
在昔多此说法。水既清澄,具八功德,佛涅
槃后,枯涸无馀。

迦兰陀池西北行二三里,有窣堵波,无忧
王所建也,高六十馀尺。傍有石柱,刻记立
窣堵波事,高五十馀尺,上作象形。

石柱东北不远,至曷罗阇姞利呬城(唐言王舍)。外
郭已坏,无复遗堵,内城虽毁,基址犹峻,周二
十馀里,面有一门。

初,频毗娑罗王都在上
宫城也,编户之家频遭火害。一家纵逸,四
邻罹灾,防火不暇,资产废业,众庶嗟怨,
不安其居。王曰:「我以不德,下民罹患,修
何德可以禳之?」群臣曰:「大王德化邕穆,
政教明察,今兹细民不谨,致此火灾,宜
制严科,以清后犯,若有火起,穷究先发,
罚其首恶,迁之寒林。寒林者,弃尸之所,俗
谓不祥之地,人绝游往之迹。今迁于彼,
同夫弃尸。既耻陋居,当自谨护。」王曰:「善,
宜遍宣告居。」顷之,王宫中先自失火。谓
诸臣曰:「我其迁矣。」乃命太子监摄留事,
卷九 第 923b 页
欲清国宪,故迁居焉。时吠舍釐王闻频毗
娑罗王野处寒林,整集戎旅,欲袭不虞。
边候以闻,乃建城邑。以王先舍于此,故
称王舍城也。官属、士、庶咸徙家焉。

或云:至
未生怨王乃筑此城,未生怨太子既嗣王
位,因遂都之。逮无忧王迁都波吒釐城,以
王舍城施婆罗门,故今城中无复凡民,唯
婆罗门减千家耳。

宫城西南隅有二小伽蓝,诸国客僧往来此
止,是佛昔日说法之所。次此西北有窣堵波,
珠底色迦(唐言星历。旧曰树提伽,讹也)长者本生故里。

城南门外,道左有窣堵波,如来于此说法
及度罗怙罗。从此北行三十馀里,至那烂
(唐言施无厌)僧伽蓝。闻之耆旧曰:此伽蓝南庵
没罗林中有池,其龙名那烂陀,傍建伽蓝,
因取为称。从其实议,是如来在昔修菩萨
行,为大国王,建都此地,悲悯众生,好乐周
给,时美其德,号施无厌,由是伽蓝因以
为称。其地本庵没罗园,五百商人以十亿金
钱买以施佛,佛于此处三月说法,诸商人
等亦證圣果。

佛涅槃后未久,此国先王铄迦
罗阿逸多(唐言帝日),敬重一乘,遵崇三宝,式占
福地,建此伽蓝。初兴功也,穿伤龙身,时有
善占尼乾外道,见而记曰:「斯胜地也,建立伽
蓝,当必昌盛,为五印度之轨则,逾千载
而弥隆,后进学人易以成业,然多欧血,伤
龙故也。」其子佛陀鞠多王(唐言觉护),继体承统,
聿遵胜业,次此之南,又建伽蓝。呾他揭多
鞠多王(唐言如来),笃修前绪,次此之东,又建伽
卷九 第 923c 页
蓝。婆罗阿迭多(唐言幼日)王之嗣位也,次此东
北,又建伽蓝。功成事毕,福会称庆,输诚幽
显,延请凡圣。其会也,五印度僧万里云集,
众坐已定,二僧后至,引上第三重阁。或有
问曰:「王将设会,先请凡圣,大德何方,最后
而至?」曰:「我至那国也,和上婴疹,饭已方行,
受王远请,故来赴会。」问者惊骇,遽以白王。
王心知圣也,躬往问焉,迟上重阁,莫知所
去。王更深信,舍国出家。出家既已,位居僧
末,心常怏怏,怀不自安:「我昔为王,尊居最
上;今者出家,卑在众末。」寻往白僧,自述情
事。于是众僧和合,令未受戒者以年齿
为次,故此伽蓝独有斯制。其王之子代阇
(唐言金刚),嗣位之后,信心贞固,复于此西
建立伽蓝。其后中印度王此北复建大
伽蓝。于是周垣峻峙,同为一门,既历代君
王继世兴建,穷诸剞劂,诚壮观也。

帝曰
本大伽蓝者,今置佛像,众中日差四十僧
就此而食,以报施主之恩。僧徒数千,并俊才
高学也,德重当时,声驰异域者,数百馀矣。
戒行清白,律仪淳粹,僧有严制,众咸贞素,印
度诸国皆仰则焉。请益谈玄,竭日不足,夙夜
警诫,少长相成,其有不谈三藏幽旨者,则
形影自愧矣。故异域学人欲驰声问,咸来
稽疑,方流雅誉。是以窃名而游,咸得礼重。
殊方异域欲入谈议,门者诘难,多屈而还;
学深今古,乃得入焉。于是客游后进,详论
艺能,其退飞者固十七八矣。二三博物,众
中次诘,莫不挫其锐、颓其名。若其高才博
卷九 第 924a 页
物,强识多能,明德哲人,联晖继轨。至如护
法、护月,振芳尘于遗教;德慧、坚慧,流雅誉
于当时;光友之清论;胜友之高谈;智月则
风鉴明敏;戒贤乃至德幽邃。若此上人,众所
知识,德隆先达,学贯旧章,述作论释各十
数部,并盛流通,见珍当世。伽蓝四周,圣迹百
数,举其二三,可略言矣。

伽蓝西不远有精舍,在昔如来三月止此,
为诸天、人广说妙法。南百馀步小窣堵波,
远方比丘见佛处。昔有比丘自远方来,
至此遇见如来圣众,内发敬心,五体投地,
便即发愿求轮王位。如来见已,告诸众曰:
「彼比丘者甚可悯惜。福德深远,信心坚固,
若求佛果,不久当證。今其发愿求转轮王,
于当来世必受此报。身体投地下至金轮,
其中所有微尘之数,一一尘是一轮王报也。
既耽世乐,圣果斯远。」其南则有观自在菩萨
立像。或见执香炉往佛精舍,周旅右绕。

观自在菩萨像南窣堵波中,有如来三月之
间剃剪发、爪。有婴疾病,旅绕多愈。其西垣
外池侧窣堵波,是外道执雀于此问佛死
生之事。次东南垣内五十馀步,有奇树,高八
九尺,其干两披,在昔如来嚼杨枝弃地,因
植根柢,岁月虽久,初无增减。次东大精舍,
高二百馀尺,如来在昔于此四月说诸妙
法。次北百馀步精舍中,有观自在菩萨像,净
信之徒兴供养者所见不同,莫定其所,或
立门侧,或出檐前,诸国法俗咸来供养。

观自在菩萨精舍北有大精舍,高三百馀尺,
卷九 第 924b 页
婆罗阿迭多王之所建也,庄严度量及中
佛像,同菩提树下大精舍。其东北窣堵波,在
昔如来于此七日演说妙法。西北则有过
去四佛坐处。其南鍮石精舍,戒日王之所
建立,功虽未毕,然其图量十丈而后成
之。次东二百馀步垣外,有铜立佛像,高八
十馀尺,重阁六层,乃得弥覆,昔满胄王之
所作也。

满胄王铜佛像北二三里,砖精舍中,有多罗
菩萨像。其量既高,其灵甚察。每岁元日,盛
兴供养,邻境国王、大臣、豪族,赍妙香花,持
宝幡盖,金石递奏,丝竹相和,七日之中,建斯
法会。其垣南门内有大井。昔在佛世,有大
商侣,热渴逼迫,来至佛所。世尊指其地,以
可得水。商主乃以车轴筑地,地既为陷,水
遂泉涌。饮已闻法,皆悟圣果。

伽蓝西南行八九里,至拘理迦邑,中有窣
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是尊者没特伽罗
子本生故里。傍有窣堵波,尊者于此入无
馀涅槃,其中则有遗身舍利。尊者,大婆罗门
种,与舍利子少为亲友。舍利子以才明
见贵,尊者以精鉴延誉,才智相比,动止必
俱,结要终始,契同去就,相与厌俗,共求
舍家,遂师珊阇耶焉。舍利子遇马胜
阿罗汉,闻法悟圣,还为尊者重述,闻而悟
法,遂證初果。与其徒二百五十人俱到佛
所,世尊遥见,指告众曰:「彼来者,我弟子中神
足第一。」既至佛所,请入法中。世尊告曰:「善
来,比丘,净修梵行,得离苦际。」闻是语时,
卷九 第 924c 页
须发落,俗裳变,戒品净,威仪调顺。经七日,
结漏尽,證罗汉果,得神通力。

没特伽罗子故里东行三四里,有窣堵波,频
毗娑罗王迎见佛处。如来初證佛果,知摩
揭陀国人心渴仰,受频毗娑罗王请,于晨
朝时,著衣持钵,与千比丘左右围绕,皆
是耆旧螺髻梵志,慕法染衣,前后羽从,入
王舍城。时帝释天王变为摩那婆,首冠螺
髻,左手执金瓶,右手持宝杖,足蹈空虚,
离地四指,在大众中前导佛路。时摩揭陀
国频毗娑罗王与其国内诸婆罗门、长者、居
士,百千万众,前后导从,出王舍城奉迎圣
众。频毗娑罗王迎佛东南行二十馀里,至
迦罗臂拿迦邑,中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
也。是尊者舍利子本生故里,井今尚在。傍
有窣堵波,尊者于此寂灭,其中则有遗身
舍利。

尊者,大婆罗门种。其父高才博识,深鉴
精微,凡诸典籍莫不究习。其妻感梦,具告
夫曰:「吾昨宵寐,梦感异人,身被铠甲,手执
金刚,摧破诸山,退立一山之下。」夫曰:「梦甚
善。汝当生男,达学贯世,摧诸论师,破其
宗致,唯不如一人,为作弟子。」果而有娠,
母忽聪明,高论剧谈,言无屈滞。尊者年始
八岁,名擅四方,其性淳质,其心慈悲,朽坏
结缚,成就智慧。与没特伽罗子少而相友,
深厌尘俗,未有所归,于是与没特伽罗
子于珊阇耶外道所而修习焉。乃相谓
曰:「斯非究竟之理,未能穷苦际也。各求
明导,先尝甘露,必同其味。」时大阿罗汉马
卷九 第 925a 页
胜执持应器,入城乞食。舍利子见其威仪
闲雅,即而问曰:「汝师是谁?」曰:「释种太子厌
世出家,成等正觉。是我师也。」舍利子曰:「所
说何法,可得闻乎?」曰:「我初受教,未达深义。」
舍利子曰:「愿说所闻。」马胜乃随宜演说,舍
利子闻已,即證初果。遂与其徒二百五十
人往诣佛所,世尊遥见,指告众曰:「我弟子
中智慧第一。」至已顶礼,愿从佛法。世尊告
曰:「善来,比丘。」闻是语时,戒品具足。过半
月后,闻佛为长爪梵志说法,闻馀论而
感悟,遂證罗汉之果。其后阿难承佛告寂
灭期,展转相语,各怀悲感,舍利子深增恋
仰,不忍见佛入般涅槃,遂请世尊,先入
寂灭。世尊告曰:「宜知是时。」告谢门人,至本
生里,侍者沙弥遍告城邑。未生怨王及其
国人莫不风驰,皆悉云会。舍利子广为说
法,闻已而去。于后夜分,正意系心,入灭
尽定,从定起已而寂灭焉。

迦罗臂挐迦邑东南四五里,有窣堵波,是尊
者舍利子门人入涅槃处。或曰:迦叶波佛在
世时,有三拘胝(拘胝者,唐言亿)大阿罗汉同于
此地无馀寂灭。

舍利子门人窣堵波东行三十馀里,至因陀
罗势罗窭诃山(唐言帝释窟)。其山岩谷杳冥,花林蓊
郁,岭有两峰,岌然特起。西峰南岩间有
大石室,广而不高,昔如来尝于中止。时
时天帝释以四十二疑事画石请问,佛为
演释,其迹犹在。今作此像,拟昔圣仪,入中
礼敬者,莫不肃然惊惧。山岩上有过去四
卷九 第 925b 页
佛坐及经行遗迹之所。东峰上有伽蓝,闻诸
土俗曰:其中僧众,或于夜分,望见西峰
石室佛像前每有灯炬,常为照烛。

因陀罗势罗窭诃山东峰伽蓝前有窣堵波,
谓亘(许赠反)(唐言雁)。昔此伽蓝习玩小乘,小
乘渐教也,故开三净之食,而此伽蓝遵而
不坠。其后三净求不时获。有比丘经行,
忽见群雁飞翔,戏言曰:「今日众僧中食不
充,摩诃萨埵宜知是时。」言声未绝,一雁退
飞,当其僧前,投身自殒。比丘见已,具白
众僧,闻者悲感,咸相谓曰:「如来设法,导诱
随机;我等守愚,遵行渐教。大乘者,正理也,
宜改先执,务从圣旨。此雁垂诫,诚为明
导,宜旌厚德,传记终古。」于是建窣堵波,
式昭遗烈,以彼死雁瘗其下焉。

因陀罗势罗窭诃山东北行百五六十里,至
迦布德迦(唐言鸽)伽蓝,僧徒二百馀人,学说一
切有部。伽蓝东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
也。昔佛于此为诸大众一宿说法。时有罗
者于此林中网捕羽族,一日不获,遂作
是言:「我惟薄福,恒为弊事。」来至佛所,扬言
唱曰:「今日如来于此说法,令我网捕都无
所得,妻孥饥饿,其计安出?」如来告曰:「汝
应蕴火,当与汝食。」如来是时化作大鸽,
投火而死,罗者持归,妻孥共食。其后重
往佛所,如来方便摄化,罗者闻法,悔过自
新,舍家修学,便證圣果。因名所建为鸽伽
蓝。

迦布德迦伽蓝南二三里,至孤山。其山
卷九 第 925c 页
崇峻,树林郁茂,名花清流,被崖缘壑。上多
精舍灵庙,颇极剞劂之工。正中精舍有观
自在菩萨像,躯量虽小,威神感肃,手执莲
花,顶戴佛像。常有数人,断食要心,求见
菩萨,七日、二七日、乃至一月,其有感者,见
观自在菩萨,妙相庄严,威光赫奕,从像中出,
慰喻其人。昔南海僧伽罗国王清旦以镜照
面,不见其身,乃睹赡部洲摩揭陀国多罗
林中小山上有此菩萨像,王深感庆,图以营
求。既至此山,寔唯肖似,因建精舍,兴诸
供养。自后诸王尚想遗风,遂于其侧建立
精舍灵庙,香花伎乐供养不绝。

孤山观自在
菩萨像东南行四十馀里,至一伽蓝,僧徒
五十馀人,并学小乘法教。伽蓝前有大窣堵
波,多有灵异,佛昔于此为梵天王等七日
说法。其侧则有过去三佛坐及经行遗迹之
所。

伽蓝东北行七十馀里,殑伽河南,至大
聚落,人民殷盛,有数天祠,并穷彫饰。东南
不远有大窣堵波,佛昔于此一宿说法。


此东入山林中,行百馀里,至落般腻罗
聚落。伽蓝前有大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
佛昔于此三月说法。此北二三里有大池,
周三十馀里,四色莲花四时开发。从此东入
大山林中,行二百馀里,至伊烂拿钵伐多
(中印度境)
大唐西域记卷第九
卷九 第 926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