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记-唐-玄奘卷六

卷六 第 867b 页
卷六 第 899a 页

大唐西域记卷第六(四国)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大总持寺沙门辩机撰


* 室罗伐悉底国
* 劫比罗伐窣堵国
* 蓝摩国
* 拘尸那揭罗国

室罗伐悉底国,周六千馀里。都城荒顿,疆
场无纪。宫城故基周二十馀里,虽多荒圮,
尚有居人。谷稼丰,气序和。风俗淳质,笃学
好福。伽蓝数百,𡉏坏良多,僧徒寡少,学正
量部。天祠百所,外道甚多。

此则如来在世之
时,钵逻犀那恃多王(唐言胜军。旧曰波斯匿,讹略也)所治国
都也。故宫城内有故基,胜军王殿馀趾也。次
东不远,有一故基,上建小窣堵波,昔胜军
王为如来所建大法堂也。

法堂侧不远,故基上有窣堵波,是佛姨母钵
逻阇钵底(唐言生主。旧云波阇波提,讹也)苾刍尼精舍,胜
军王之所建立。次东窣堵波,是苏达多(唐言善施。
旧曰须达,讹也)故宅也。

善施长者宅侧有大窣堵波,是鸯窭利摩罗
(唐言指鬘。旧曰央掘摩罗,讹也)舍邪之处,鸯窭利摩罗者,室
罗伐悉底之凶人也。作害生灵,为暴城国,
杀人取指,冠首为鬘。将欲害母,以充指
数。世尊悲悯,方行导化。遥见世尊,窃自喜
曰:「我今生天必矣。先师有教,遗言在兹,害
佛杀母,当生梵天。」谓其母曰:「老今且止,先
当害彼大沙门。」寻即杖剑往逆世尊。如来
于是徐行而退,凶人指鬘疾驱不逮。世尊
卷六 第 899b 页
谓曰:「何守鄙志,舍善本,激恶源?」时指鬘闻
诲,悟所行非,因即归命,求入法中,精勤不
怠,證罗汉果。

城南五六里,有逝多林(唐言胜林。旧曰祇陀,讹也),是给孤独
园。胜军王大臣善施为佛建精舍,昔为伽
蓝,今已荒废。东门左右各建石柱,高七十馀
尺,左柱镂轮相于其端,右柱刻牛形于其
上,并无忧王之所建也。室宇倾𡉏,唯馀故
基,独一砖室岿然独在,中有佛像。昔者如
来升三十三天,为母说法之后,胜军王闻
出爱王刻檀像佛,乃造此像。善施长者仁而
聪敏,积而能散,拯乏济贫,哀孤恤老,时美
其德,号给孤独焉。闻佛功德,深生尊敬,愿
建精舍,请佛降临。世尊命舍利子随瞻揆
焉,唯太子逝多园地爽垲。寻诣太子,具以
情告。太子戏言:「金遍乃卖。」善施闻之,心
豁如也,即出藏金,随言布地。有少未满,
太子请留,曰:「佛诚良田,宜植善种。」即于空
地,建立精舍。世尊即之,告阿难曰:「园地善
施所买,林树逝多所施,二人同心,式崇功
业。自今已去,应谓此地为逝多林给孤
独园。」

给孤独园东北有窣堵波,是如来洗病苾刍
处。昔如来之在世也,有病苾刍,含苦独处。
世尊见而问曰:「汝何所苦?汝何独居?」曰:「我性
疏懒,不耐看病,故今婴疾,无人瞻视。」如来
是时悯而告曰:「善男子,我今看汝。」以手拊
摩,病苦皆愈。扶出户外,更易敷蓐,亲为盥
洗,改著新衣。佛语苾刍:「当自勤励。」闻诲
卷六 第 899c 页
感恩,心悦身豫。

给孤独园西北有小窣堵波,是没特伽罗子
运神通力举舍利子衣带不动之处。昔佛
在无热恼池,人、天咸集,唯舍利子不时从
会。佛命没特伽罗往召来集。没特伽罗承
命而往,舍利子补护法衣。没特伽罗曰:「世
尊今在无热恼池,命我召尔。」舍利子曰:「且
止,须我补竟,与子偕行。」没特伽罗曰:「若不
速行,欲运神力,举尔石室至大会所。」舍利
子乃解衣带置地,曰:「若举此带,我身或动。」
时没特伽罗运大神通,举带不动,地为之
震。因以神足还诣佛所,见舍利子已在会
坐。没特伽罗俛而叹曰:「乃今以知,神通之力
不如智慧之力矣。」

举带窣堵波侧不远,有井。如来在世,汲充
佛用。其侧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中
有如来舍利。经行之迹,说法之处,并树旌
表,建窣堵波。冥祇警卫,灵瑞间起,或鼓天
乐,或闻神香,景福之祥,难以备叙。

伽蓝后不远,是外道梵志杀淫女以谤佛
处。如来十力无畏,一切种智,人、天宗仰,圣贤
遵奉。时诸外道共相议曰:「宜行诡诈,众中
谤辱。」乃诱雇淫女,诈为听法,众所知已,密
而杀之,埋尸树侧,称怨告王。王命求访,
于逝多园得其尸焉。是时外道高声唱言:
「乔答摩大沙门常称戒忍,今私此女,杀而灭
口。既淫既杀,何戒何忍?」诸天空中随声唱
曰:「外道凶人为此谤耳。」

伽蓝东百馀步,有大深坑,是提婆达多欲以
卷六 第 900a 页
毒药害佛,生身陷入地狱处。提婆达多
(唐言天授),斛饭王之子也。精勤十二年,已诵持八
万法藏。后为利故,求学神通,亲近恶友,共
相议曰:「我相三十,减佛未几;大众围绕,何
异如来?」思惟是已,即事破僧。舍利子、没特
伽罗子奉佛指告,承佛威神,说法诲喻,僧
复和合。提婆达多恶心不舍,以恶毒药置
指爪中,欲因作礼,以伤害佛。方行此谋,
自远而来,至于此也,地遂坼焉,生陷地狱。

其南复有大坑,瞿伽梨苾刍毁谤如来,生身
陷入地狱。

瞿伽梨陷坑南八百馀步,有大
深坑,是战遮婆罗门女毁谤如来,生身陷入
地狱之处。佛为人、天说诸法要,有外道弟
子,遥见世尊大众恭敬,便自念曰:「要于今
日辱乔答摩,败其善誉,当令我师独擅芳
声。」乃怀系木盂,至给孤独园,于大众中
扬声唱曰:「此说法人与我私通,腹中之子乃
释种也。」邪见者莫不信然,贞固者知为讪
谤。时天帝释欲除疑故,化为白鼠,齧断盂
系,系断之声震动大众,凡诸见闻增深
喜悦。众中一人起持木盂,示彼女曰:「是汝
儿耶?」是时也,地自开坼,全身坠陷,入无间
狱,具受其殃。凡此三坑,洞无涯底,秋夏霖
雨,沟池泛溢,而此深坑,尝无水止。

伽蓝东六七十步,有一精舍,高六十馀尺,中
有佛像,东面而坐。如来在昔,于此与诸外
道论议。次东有天祠,量等精舍。日旦流光,
天祠之影不蔽精舍;日将落照,精舍之阴
遂覆天祠。
卷六 第 900b 页

影覆精舍东三四里,有窣堵波,是尊者舍利
子与外道论议处。初,善施长者买逝多太
子园,欲为如来建立精舍。时尊者舍利子
随长者而瞻揆,外道六师求角神力,舍利
子随事摄化,应物降伏。

其侧精舍前建窣
堵波,如来于此摧诸外道,又受毗舍祛母
请。

受请窣堵波南,是毗卢释迦王(旧曰毗琉离主,讹也)
兴甲兵诛释种,至此见佛归兵之处。毗卢
释迦王嗣位之后,追怨前辱,兴甲兵,动
大众,部署已毕,申命方行。时有苾刍闻
以白佛,世尊于是坐枯树下。毗卢释迦
王遥见世尊,下乘礼敬,退立言曰:「茂树扶
疏,何故不坐?枯株朽蘖,而乃游止?」世尊告
曰:「宗族者,枝叶也。枝叶将危,庇荫何在?」王
曰:「世尊为宗亲耳,可以回驾。」于是睹圣
感怀,还军返国。

还军之侧,有窣堵波,是释女被戮处。毗卢
释迦王诛释克胜,简五百女,充实宫闱。
释女愤恚,怨言不逊,詈其王:「家人之子也。」王
闻发怒,命令诛戮。执法者奉王教,刖其
手足,投诸坑阱。时诸释女含苦称佛,世尊
圣鉴,照其苦毒,告命苾刍,摄衣而往,为诸
释女说微妙法,所谓羁缠五欲,流转三
途,恩爱别离,生死长远。时诸释女闻佛指诲,
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同时命终,俱生天上。
时天帝释化作婆罗门,收骸火葬,后人记
焉。

诛释窣堵波侧不远,有大涸池,是毗卢
卷六 第 900c 页
释迦王陷身入地狱处。世尊观释女已,
还给孤独园,告诸苾刍,今毗卢释迦王却
后七日,为火所烧。王闻佛记,甚怀惶惧。
至第七日,安乐无危。王用欢庆,命诸宫
女往至河侧,娱游乐饮。犹惧火起,鼓棹
清流,随波泛滥。炽焰飙发,焚轻舟,坠王身,
入无间狱,备受诸苦。

伽蓝西北三四里,至得眼林。有如来经行之
迹,诸圣习定之所,并树封记,建窣堵波。昔
此国群盗五百,横行邑里,跋扈城国。胜军
王捕获已,抉去其眼,弃于深林。群盗苦逼,
求哀称佛。是时如来在逝多精舍,闻悲声,
起慈心,清风和畅,吹雪山药,满其眼已,寻
得复明。而见世尊在其前住,发菩提心,
欢喜顶礼,投杖而去,因植根焉。

大城西北六十馀里,有故城,是贤劫中人寿
二万岁时,迦叶波佛本生城也。城南有窣
堵波,成正觉已初见父处。城北有窣堵波,
有迦叶波佛全身舍利。并无忧王所建也。

从此东南行五百馀里,至劫比罗伐窣堵
(旧曰迦罗卫国,讹。中印度境)

劫比罗伐窣堵国,周四千馀里。空城十数,荒
芜已甚。王城颓𡉏,周量不详。其内宫城周
十四五里,垒砖而成,基迹峻固。空荒久远,
人里稀旷。无大君长,城各立主。土地良沃,
稼穑时播。气序无愆,风俗和畅。伽蓝故基千
有馀所,而宫城之侧有一伽蓝,僧徒三千
馀人,习学小乘正量部教。天祠两所,异道
杂居。
卷六 第 901a 页

宫城内有故基,净饭王正殿也。上建精舍,
中作王像。其侧不远有故基,摩诃摩耶
(唐言大术)夫人寝殿也。上建精舍,中作夫人之
像。其侧精舍,是释迦菩萨降神母胎处,中
作菩萨降神之像。上座部菩萨以嗢呾罗
頞沙荼月三十日夜降神母胎,当此五月
十五日;诸部则以此月二十三日夜降母
胎,当此五月八日。菩萨降神东北,有窣堵
波,阿私多仙相太子处。菩萨诞灵之日,嘉
祥辐凑。时净饭王召诸相师而告之曰:「此
子生也,善恶何若?宜悉乃正,明言以对。」曰:
「依先圣之记,考吉祥之应,在家作转轮
圣王,舍家当成等正觉。」是时阿私多仙自
远而至,叩门请见。王甚庆悦,躬迎礼敬,请
就宝座,曰:「不意大仙今日降顾。」仙曰:「我在
天宫安居宴坐,忽见诸天群从蹈舞,我时
问言:『何悦豫之甚也?』曰:『大仙当知,赡部洲
中释种净饭王第一夫人,今产太子,当證三
菩提,圆明一切智。』我闻是语,故来瞻仰。所
悲朽耄,不遭圣化。」

城南门有窣堵波,是太子与诸释角力掷
象之处。太子伎艺多能,独拔伦匹。净饭大王
怀庆将返,仆夫驭象,方欲出城。提婆达多
素负强力,自外而入,问驭者曰:「严驾此象,
其谁欲乘?」曰:「太子将还,故往奉驭。」提婆达
多发愤引象,批其颡,蹴其臆,僵仆塞路,
杜绝行途,无能转移,人众填塞。难陀后至,
而问之曰:「谁死此象?」曰:「提婆达多。」即曳之
避路。太子至,又问曰:「谁为不善,害此象
卷六 第 901b 页
耶?」曰:「提婆达多害以杜门,难陀引之开径。」
太子乃举象高掷,越度城堑,其象堕地,为
大深坑,土俗相传为象堕坑也。其侧精舍
中作太子像。其侧又有精舍,太子妃寝宫
也,中作耶输陀罗,并有罗怙罗像。宫侧精
舍作受业之像,太子学堂故基也。

城东南隅有一精舍,中作太子乘白马凌
虚之像,是踰城处也。城四门外各有精舍,
中作老、病、死人、沙门之像。是太子游观,睹相
增怀,深厌尘俗,于此感悟,命仆回驾。

城南行五十馀里,至故城,有窣堵波,是贤
劫中人寿六万岁时,迦罗迦村驮佛本生城
也。城南不远有窣堵波,成正觉已见父之
处。城东南窣堵波,有彼如来遗身舍利。前
建石柱,高三十馀尺,上刻师子之像,傍记
寂灭之事,无忧王建焉。

迦罗迦村驮佛城东北行三十馀里,至故大
城,中有窣堵波,是贤劫中人寿四万岁时,迦
诺迦牟尼佛本生城也。东北不远有窣堵波,
成正觉已度父之处。次北窣堵波,有彼如
来遗身舍利,前建石柱,高二十馀尺,上刻
师子之像,傍记寂灭之事,无忧王建也。

城东北四十馀里,有窣堵波,是太子坐树阴,
观耕田,于此习定,而得离欲。净饭王见太
子坐树阴,入寂定,日光迥照,树影不移,
心知灵圣,更深珍敬。

大城西北,有数百千窣堵波,释种诛死处也。
毗卢释迦王既克诸释,虏其族类,得九千
九百九十万人,并从杀戮,积尸如莽,流血
卷六 第 901c 页
成池。天警人心,收骸瘗葬。

诛释西南,有四小窣堵波,四释种拒军处。
初,胜军王嗣位也,求婚释种。释种鄙其非
类,谬以家人之女,重礼娉焉。胜军王立为
正后,其产子男,是为毗卢释迦王。毗卢释
迦欲就舅氏请益受业,至此城南,见新讲
堂,即中憩驾。诸释闻之,逐而詈曰:「卑贱婢
子,敢居此室!此室诸释建也,拟佛居焉。」毗
卢释迦嗣位之后,追复先辱,便兴甲兵,至此屯军。释种四人躬耕畎亩,便即抗
拒,兵寇退散,已而入城。族人以为承轮王之
祚胤,为法王之宗子,敢行凶暴,安忍杀害,
污辱宗门,绝亲远放。四人被逐,北趣雪山,
一为乌仗那国王,一为梵衍那国王,一为
呬摩呾罗国王,一为商弥国王,奕世传业,
苗裔不绝。

城南三四里尼拘律树林,有窣堵波,无忧王
建也。释迦如来成正觉已,还国见父王,
为说法处。净饭王知如来降魔军已,游行
化导,情怀渴仰,思得礼敬。乃命使请如
来曰:「昔期成佛,当还本生。斯言在耳,时来
降趾。」使至佛所,具宣王意。如来告曰:「却后
七日,当还本生。」使臣还以白王,净饭王乃
告命臣庶,洒扫衢路,储积华香,与诸群
臣四十里外伫驾奉迎。是时如来与大众
俱,八金刚周卫,四天王前导,帝释与欲界
天侍左,梵王与色界天侍右,诸苾刍僧
列在其后。维佛在众,如月映星,威神动
三界,光明踰七曜,步虚空,至生国。王与
卷六 第 902a 页
从臣礼敬已毕,俱共还国,止尼拘卢陀僧
伽蓝。其侧不远有窣堵波,是如来于大树
下,东面而坐,受姨母金缕袈裟。次此窣堵
波,是如来于此度八王子及五百释种。

城东门内路左,有窣堵波,昔一切义成太子
于此习诸技艺。门外有自在天祠,祠中
石天像,危然起势,是太子在襁褓中所入
祠也。净饭王自腊伐尼国迎太子还也,途
次天祠。王曰:「此天祠多灵鉴,诸释童稚求
祐必效,宜将太子至彼修敬。」是时傅母抱
而入祠,其石天像起迎太子。太子已出,天
像复坐。

城南门外路左,有窣堵波,是太子与诸释
角艺,射铁鼓。从此东南三十馀里,有小窣
堵波,其侧有泉,泉流澄镜,是太子与诸释
引强校能,弦矢既分,穿鼓过表,至池
没羽,因涌清流,时俗相传,谓之箭泉。夫有
疾病,饮沐多愈。远方之人持泥以归,随其
所苦,渍以涂额,灵神冥卫,多蒙痊愈。

箭泉东北行八九十里,至腊伐尼林,有释种
浴池,澄清皎镜,杂华弥漫。其北二十四五步,
有无忧华树,今已枯悴,菩萨诞灵之处。菩
萨以吠舍祛月后半八日,当此三月八日;上
座部则曰以吠舍祛月后半十五日,当此三
月十五日。次东窣堵波,无忧王所建,二龙
浴太子处也。菩萨生已,不扶而行,于四方
各七步,而自言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今兹
而往,生分已尽。」随足所蹈,出大莲花。二龙踊
出,住虚空中,而各吐水,一冷一煖,以浴太
卷六 第 902b 页
子。

浴太子窣堵波东,有二清泉,傍建二窣堵
波,是二龙从地踊出之处。菩萨生已,支属
宗亲莫不奔驰,求水盥浴。夫人之前,二泉涌
出,一冷一煖,遂以浴洗洗。其南窣堵波,是天
帝释捧接菩萨处。菩萨初出胎也,天帝释
以妙天衣,跪接菩萨。次有四窣堵波,是四
天王抱持菩萨处也。菩萨从右胁生已,四
大天王以金色氎衣,捧菩萨,置金机上。
至母前曰:「夫人诞斯福子,诚可欢庆。诸天
尚喜,况世人乎?」

四天王捧太子窣堵波侧不远,有大石柱,
上作马像,无忧王之所建也。后为恶龙霹雳,其柱中折仆地。傍有小河,东南流,土俗
号曰油河。是摩耶夫人产孕已,天化此池,
光润澄净,欲令夫人取以沐浴,除去风虚。
今变为水,其流尚腻。从此东行旷野荒林
中二百馀里,至蓝摩国(中印度境)

蓝摩国,空荒岁久,疆场无纪,城邑丘墟,
居人稀旷。

故城东南有砖窣堵波,高减百
尺。昔者如来入寂灭已,此国先王分得舍
利,持归本国,式遵崇建,灵异间起,神光时
烛。

窣堵波侧有一清池,龙每出游,变形蛇服,右
旋宛转,绕窣堵波,野象群行,采花以散,冥
力警察,初无间替。昔无忧王之分建窣堵波
也,七国所建,咸已开发,至于此国,方欲兴
功,而此池龙恐见陵夺,乃变作婆罗门,
前叩象曰:「大王情流佛法,广树福田,敢请
卷六 第 902c 页
纡驾,降临我宅。」王曰:「尔家安在,为近远乎?」
婆罗门曰:「我,此池之龙王也。承大王欲建
胜福,敢来请谒。」王受其请,遂入龙宫。坐久
之,龙进曰:「我惟恶业,受此龙身,供养舍
利,冀消罪咎,愿王躬往,观而礼敬。」无忧王
见已,惧然谓曰:「凡诸供养之具,非人间所
有也。」龙曰:「若然者,愿无废毁。」无忧王自度
力非其畴,遂不开发。出池之所,今有封
记。

窣堵波侧不远,有一伽蓝,僧众鲜矣,清肃皎
然,而以沙弥总任众务。远方僧至,礼遇弥
隆,必留三日,供养四事。闻诸先志曰:昔
有苾刍,同志相召,自远而至,礼窣堵波。见
诸群象,相趋往来,或以牙芟草,或以鼻洒
水,各持异华,共为供养。时众见已,悲叹感
怀。有一苾刍,便舍具戒,愿留供养,与众辞
曰:「我惟多福,滥迹僧中,岁月亟淹,行业无
纪。此窣堵波有佛舍利,圣德冥通,群象践
洒。遗身此地,甘与同群,得毕馀龄,诚为
幸矣。」众告之曰:「斯盛事也。吾等垢重,智不
谋此。随时自爱,无亏胜业。」亦既离群,重
申诚愿,欢然独居,有终焉之志。于是葺茅
为宇,引流成池,采掇时花,洒扫茔域。绵历岁序,心事无殆。邻国诸王闻而雅尚,
竞舍财宝,共建伽蓝,因而劝请,屈知僧务。
自尔相踵,不泯元功,而以沙弥总知僧
事。

沙弥伽蓝东,大林中行百馀里,至大窣堵
波,无忧王之所建也。是太子踰城至此,解
卷六 第 903a 页
宝衣,去缨络,命仆还处。太子夜半踰城,迟
明至此,既允宿心,乃形言曰:「是我出笼樊,
去羁锁,最后释驾之处也。」于天冠中解
末尼宝,命仆夫曰:「汝持此宝,还白父王,今
兹远遁,非苟违离,欲断无常,绝诸有漏。」阐
铎迦(旧曰车匿,讹也)曰:「讵有何心,空驾而返?」太子
善言慰喻,感悟而还。回驾窣堵波东,有赡
部树,枝叶虽凋,枯株尚在。

其傍复有小窣堵
波,太子以馀宝衣易鹿皮衣处。太子既断
发易裳,虽去璎珞,尚有天衣。曰:「斯服太
侈,如何改易?」时净居天化作猎人,服鹿皮
衣,持弓负羽。太子举其衣而谓曰:「欲相贸
易,愿见允从。」猎人曰:「善。」太子解其上服,授
与猎人。猎人得已,还复天身,持所得衣,
凌虚而去。

太子易衣侧不远,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
建也,是太子剃发处。太子从阐铎迦取刀,
自断其发,天帝释接上天宫,以为供养。时
净居天子化作剃发人,执持铦刀,徐步而
至。太子谓曰:「能剃发乎?幸为我净之。」化人
受命,遂为剃发。踰城出家时亦不定,或云菩
萨年十九,或曰二十九,以吠舍祛月后半八
日踰城出家,当此三月八日,或云以吠舍
祛月后半十五日,当此三月十五日。

太子剃发窣堵波东南,旷野中行百八九十
里,至尼拘卢陀林,有窣堵波,高三十馀尺。
昔如来寂灭,舍利已分,诸婆罗门无所得获,
于涅叠般那(唐言焚烧。旧云阇维,讹也)地收馀灰炭,持至本
国,建此灵基,而修供养。自兹已降,奇迹相
卷六 第 903b 页
仍,疾病之人,祈请多愈。

灰炭窣堵波侧,故伽蓝中,有过去四佛坐及
经行遗迹之所。

故伽蓝左右,数百窣堵波。其一大者,无忧王
所建也,崇基虽陷,高馀百尺。

自此东北,大
林中行,其路艰险,经途危阻,山牛、野象、群盗、
猎师,伺求行旅,为害不绝。出此林已,至
拘尸那揭罗国(中印度境)

拘尸那揭罗国,城郭颓毁,邑里萧条。故城砖
基,周十馀里。居人稀旷,闾巷荒芜。

城内东北
隅,有窣堵波,无忧王所建,准陀(旧曰纯陀,讹也)之故
宅也。宅中有井,将营献供,方乃凿焉。岁月
虽淹,水犹清美。

城西北三四里,渡阿恃多伐底河(唐言无胜,此世共称耳。
旧云阿利罗跋提河,讹也。典言谓之尸赖拿伐底河,译曰有金河)。西岸不远,至
娑罗林。其树类槲,而皮青白,叶甚光润。四
树特高,如来寂灭之所也。其大砖精舍中作
如来涅槃之像,北首而卧。傍有窣堵波,无
忧王所建,基虽倾陷,尚高二百馀尺。前建
石柱,以记如来寂灭之事,虽有文记,不书
日月。闻诸先记曰:佛以生年八十,吠舍祛
月后半十五日入般涅槃,当此三月十五日
也。说一切有部则佛以迦剌底迦月后半八
日入般涅槃,此当九月八日也。自佛涅
槃,诸部异议,或云千二百馀年,或云千三
百馀年,或云千五百馀年,或云已过九百,
未满千年。

精舍侧不远,有窣堵波,是如来修菩萨行
时,为群雉王救火之处。昔于此地有大茂
卷六 第 903c 页
林,毛群羽族巢居穴处。惊风四起,猛焰飙
急。时有一雉,有怀伤悯,鼓濯清流,飞空
奋洒。时天帝释俯而告曰:「汝何守愚,虚劳
羽翮?大火方起,焚燎林野,岂汝微躯所能扑
灭?」雉曰:「说者为谁?」曰:「我天帝释耳。」雉曰:
「今天帝有大福力,无欲不遂,救灾拯难,
若指诸掌,反诘无功,其咎安在?猛火方炽,
无得多言!」寻复奋飞,往趣流水。天帝遂以
掬水泛洒其林,火灭烟消,生类全命,故今
谓之救火窣堵波也。

雉救火侧不远,有窣堵波,是如来修菩萨
行时,为鹿救生之处。乃往古昔,此有大
林,火炎中野,飞走穷窘,前有驶流之阨,后
困猛火之难,莫不沈溺,丧弃身命。其鹿恻
隐,身据横流,穿皮断骨,自强拯溺。蹇兔
后至,忍疲苦而济之。筋力既竭,溺水而死。
诸天收骸,起窣堵波。

鹿拯溺西不远,有
窣堵波,是苏跋陀罗(唐言善贤。旧曰须跋陀罗,讹也)入寂灭之
处。善贤者,本梵志师也。年百二十,耆旧多智。
闻佛寂灭,至双树间,问阿难曰:「佛世尊
将寂灭,我怀疑滞,愿欲请问。」阿难曰:「佛将
涅槃,幸无扰也。」曰:「吾闻佛世难遇,正法难
闻,我有深疑,恐无所请。」善贤遂入,先问
佛言:「有诸别众,自称为师,各有异法,垂
训导俗,乔答摩(旧曰瞿昙,讹略也)能尽知耶?」佛言:
「吾悉深究。」乃为演说。善贤闻已,心净信解,求
入法中,受具足戒。如来告曰:「汝岂能耶?外
道异学修梵行者,当试四岁,观其行,察其
性,威仪寂静,辞语诚实,则可于我法中净
卷六 第 904a 页
修梵行。在人行耳,斯何难哉!」善贤曰:「世尊
悲悯,含济无私,四岁试学,三业方顺。」佛言:「我
先已说,在人行耳!」于是善贤出家,即受具
戒,勤励修习,身心勇猛。已而于法无疑,自
身作證。夜分未久,果證罗汉,诸漏已尽,梵
行已立。不忍见佛入大涅槃,即于众中
入火界定,现神通事,而先寂灭。是为如来
最后弟子,乃先灭度,即昔后渡蹇兔是
也。

善贤寂灭侧,有窣堵波,是执金刚躄地之处。
大悲世尊随机利见,化功已毕,入寂灭乐,于
双树间北首而卧。执金刚神密迹力士见佛
灭度,悲恸唱言:「如来舍我入大涅槃,无归
依,无覆护,毒箭深入,愁火炽盛!」舍金刚杵,
闷绝躄地。久而又起,悲哀恋慕,互相谓曰:
「生死大海,谁作舟楫?无明长夜,谁为灯炬?」

金刚躄地侧,有窣堵波,是如来寂灭已七日供
养之处。如来之将寂灭也,光明普照,人、天
毕会,莫不悲感,更相谓曰:「大觉世尊今将
寂灭,众生福尽,世间无依。」如来右胁卧师子
床,告诸大众:「勿谓如来毕竟寂灭,法身常
住,离诸变易,当弃懈怠,早求解脱。」诸苾刍
等歔欷悲恸。时阿泥𢫫(卢骨反)(旧曰阿那律,讹也)告诸
苾刍:「止,止,勿悲!诸天讥怪。」时末罗众供养已
讫,欲举金棺,诣涅叠般那所。时阿泥𢫫
陀告言:「且止!诸天欲留七日供养。」于是天
众持妙天华,游虚空,赞圣德,各竭诚心,共
兴供养。

停棺侧有窣堵波,是摩诃摩耶夫人哭佛之
卷六 第 904b 页
处。如来寂灭,棺敛已毕,时阿泥𢫫陀上升天
宫,告摩耶夫人曰:「大圣法王今已寂灭。」摩
耶闻已,悲哽闷绝,与诸天众至双树间,见
僧伽胝、钵及锡杖,拊之号恸,绝而复声曰:
「人、天福尽,世间眼灭!今此诸物,空无有主。」如
来圣力,金棺自开,放光明,合掌坐,慰问慈
母:「远来下降!诸行法尔,愿勿深悲。」阿难衔哀
而请佛曰:「后世问我,将何以对?」曰:「佛已涅
槃,慈母摩耶自天宫降,至双树间,如来为
诸不孝众生,从金棺起,合掌说法。」

城北渡河三百馀步,有窣堵波,是如来焚身
之处。地今黄黑,土杂灰炭,至诚求请,或得
舍利。如来寂灭,人、天悲感,七宝为棺,千氎缠
身,设香华,建幡盖,末罗之众奉舆发引,
前后导从,北渡金河,盛满香油,积多香
木,纵火以焚,二氎不烧,一极[打-丁+亲]身,一最
覆外。为诸众生分散舍利,唯有发、爪俨
然无损。

焚身侧有窣堵波,如来为大迦叶波现双
足处。如来金棺已下,香木已积,火烧不然,众
咸惊骇。阿泥𢫫陀言:「待迦叶波耳。」时大迦
叶波与五百弟子自山林来,至拘尸城,
问阿难曰:「世尊之身,可得见耶?」阿难曰:「千
氎缠络,重棺周敛,香木已积,即事焚烧。」是
时佛于棺内为出双足,轮相之上,见有异
色。问阿难曰:「何以有此?」曰:「佛初涅槃,人、天
悲恸,众泪迸染,致斯异色。」迦叶波作礼,旋
绕兴赞,香木自然,大火炽盛。故如来寂灭,
三从棺出:初出臂,问阿难治路;次起坐,为
卷六 第 904c 页
母说法;后现双足,示大迦叶波。

现足侧有窣堵波,无忧王所建也,是八王
分舍利处。前建石柱,刻记其事。佛入涅
槃,后涅叠般那已,诸八国王备四兵至,
遣直性婆罗门谓拘尸力士曰:「天、人导
师,此国寂灭,故自远来,请分舍利。」力士曰:
「如来降尊,即斯下土,灭世间明导,丧众生
慈父。如来舍利,自当供养,徒疲道路,终无
得获。」时诸大王逊辞以求,既不相允,重谓
之曰:「礼请不从,兵威非远。」直性婆罗门扬
言曰:「念哉!大悲世尊忍修福善,弥历旷劫,
想所具闻,今欲相凌,此非宜也。今舍利
在此,当均八分,各得供养,何至兴兵?」诸力
士依其言,即时均量,欲作八分。帝释谓诸
王曰:「天当有分,勿恃力竞。」阿那婆答多龙
王、文邻龙王、医那钵呾罗龙王复作是议:
「无遗我曹。若以力者,众非敌矣。」直性婆罗
门曰:「勿諠诤也,宜共分之。」即作三分,一
诸天,二龙众,三留人间,八国重分。天、龙、人
王,莫不悲感。

分舍利窣堵波西南行二百馀里,至大邑聚。
有婆罗门,豪右巨富,确乎不杂,学究五明,
敬崇三宝。接其居侧,建立僧坊,穷诸资
用,备尽珍饰,或有众僧往来中路,慇勤请
留,罄心供养,或止一宿,乃至七日。其后设
赏迦王毁坏佛法,众僧绝侣,岁月骤淹,而
婆罗门每怀恳恻。经行之次,见一沙门,厖
眉皓发,杖锡而来。婆罗门驰往迎逆,问所
从至,请入僧坊,备诸供养,旦以淳乳,煮粥
卷六 第 905a 页
进焉。沙门受已,才一哜齿,便即置钵,沈吟
长息。婆罗门持食,跪而问曰:「大德慧利随
缘,幸见临顾,为夕不安耶?为粥不味乎?」
沙门悯然告曰:「吾悲众生福祐渐薄,斯言且
置,食已方说。」沙门食讫,摄衣即语。婆罗门
曰:「向许有说,今何无言?」沙门告曰:「吾非忘
也。谈不容易,事或致疑。必欲得闻,今当略
说。吾向所叹,非薄汝粥。自数百年,不尝
此味。昔如来在世,我时预从,在王舍城竹
林精舍,俯清流而涤器,或以澡漱,或以盥
沐。嗟乎!今之淳乳,不及古之淡水,此乃人、
天福灭使之然也。」婆罗门曰:「然则大德乃
亲见佛耶?」沙门曰:「然。汝岂不闻佛子罗怙
罗者,我身是也。为护正法,未入寂灭。」说是
语已,忽然不见。婆罗门遂以所宿之房,涂
香洒扫,像设仪肃,其敬如在。

复大林中行
五百馀里,至婆罗痆(女黠反)斯国(旧曰波罗柰国,讹也。中印度
境)。
大唐西域记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