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记-唐-玄奘卷三

卷三 第 867b 页
卷三 第 882b 页

大唐西域记卷第三(八国)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大总持寺沙门辩机撰


* 乌仗那国
* 钵露罗国
* 呾叉始罗国
* 僧诃捕罗国
* 乌剌尸国
* 迦湿弥罗国
* 半笯(奴故反)嗟国
* 遏罗阇补罗国

乌仗那国,周五千馀里,山谷相属,川泽连
原。谷稼虽播,地利不滋。多蒲萄,少甘蔗,
土产金、铁,宜郁金香,林树蓊郁,花果茂盛。寒
暑和畅,风雨顺序。人性怯懦,俗情谲诡。好
学而不功,禁咒为艺业。多衣白氎,少有
馀服。语言虽异,大同印度。文字礼仪,颇相
参预。崇重佛法,敬信大乘。夹苏婆伐窣
堵河,旧有一千四百伽蓝,多已荒芜。昔僧
徒一万八千,今渐减少。并学大乘,寂定为
业,善诵其文,未究深义,戒行清洁,特闲
禁咒。律仪传训,有五部焉:一法密部,二化
地部,三饮光部,四说一切有部,五大众部。天
祠十有馀所,异道杂居。坚城四五,其王多
治瞢揭釐城。城周十六七里,居人殷盛。

瞢揭釐城东四五里有窣堵波,极多灵瑞,
是佛在昔作忍辱仙,于此为羯利王(唐言斗诤。
旧云哥利,讹也)割截支体。

瞢揭釐城东北行二百五六十里,入大山,
至阿波逻罗龙泉,即苏婆伐窣堵河之源
也。派流西南,春夏含冻,昏夕飞雪,雪
卷三 第 882c 页
霏五彩,光流四照。此龙者,迦叶波佛时生
在人趣,名曰殑祇,深闲咒术,禁禦恶龙,
不令暴雨,国人赖之,以蓄馀粮。居人众
庶感恩怀德,家税斗谷以馈遗焉。既积
岁时,或有逋课。殑祇含怒,愿为毒龙,暴行
风雨,损伤苗稼。命终之后,为此池龙。泉流白水,损伤地利。释迦如来大悲御世,悯
此国人独遭斯难,降神至此,欲化暴龙。执
金刚神杵击山崖,龙王震惧,乃出归依,闻佛
说法,心净信悟,如来遂制勿损农稼。龙曰:
「凡有所食,赖收人田,今蒙圣教,恐难济
给,愿十二岁一收粮储。」如来含覆,悯而许焉。
故今十二年一遭白水之灾。

阿波逻罗龙泉西南三十馀里,水北岸大磐
石上,有如来足所履迹,随人福力,量有短
长,是如来伏此龙已,留迹而去。后人于上
积石为室,遐迩相趋,花香供养。顺流而下
三十馀里,至如来濯衣石,袈裟之文焕焉
如镂。

瞢揭釐城南四百馀里,至醯罗山,谷水西派,
逆流东上,杂华异果,被涧缘崖,峰岩危险,溪
谷盘纡,或闻諠语之声,或闻音乐之响。方
石如塔,宛若工成,连延相属,接布崖谷。是
如来在昔为闻半颂(旧曰伽,梵文略也。或曰偈他,梵音讹也。今从正音,宜云
卷三 第 883a 页
伽他。伽他他者,唐言颂,颂三十二言也)之法,于此舍身命焉。


揭釐城南二百馀里,大山侧,至摩诃伐那(唐言
大林)伽蓝。是如来昔修菩萨行,号萨缚达之
(唐言一切施),避敌弃国,潜行至此,遇贫婆罗门,
方来乞丐。既失国位,无以为施,遂令羁缚,
擒往敌王,冀以赏财,回为惠施。

摩诃伐那伽蓝西北,下山三四十里,至摩
(摩言豆)伽蓝。有窣堵波,高百馀尺。其侧大
方石上,有如来足蹈之迹,是佛昔蹈此石,
放拘胝光明,照摩诃伐那伽蓝,为诸人、天
说本生事。其窣堵波基下有石,色带黄白,
常有津腻。是如来在昔修菩萨行,为闻正
法,于此析骨书写经典。

摩愉伽蓝西六七十里,至窣堵波,无忧王
之所建也。是如来昔修菩萨行,号毗迦王
(唐言与。旧曰尸毗王,讹),为求佛果,于此割身,从鹰代
鸽。

代鸽西北二百馀里,入珊尼罗阇川,至萨裒
杀地(唐言蛇药)僧伽蓝。有窣堵波,高八十馀尺。是
如来昔为帝释,时遭饥岁,疾疫流行,医疗
无功道,死相属。帝释悲悯,思所救济,乃变
其形为大蟒身,僵尸川谷,空中遍告;闻者
感庆,相率奔赴,随割随生,疗饥疗疾。其侧
不远,有苏摩大窣堵波。是如来昔为帝释,
时世疾疫,悯诸含识,自变其身为苏摩蛇,
凡有啖食,莫不康豫。

珊尼罗阇川北石崖边,有窣堵波。病者至求,
多蒙除差。如来在昔为孔雀王,与其群而
至此,热渴所逼,求水不获,孔雀王以[此/束]啄
卷三 第 883b 页
崖,涌泉流注。今遂为池,饮沐愈疾。石上
犹有孔雀踪迹。

瞢揭釐城西南行六七十里,大河东有窣堵
波,高六十馀尺,上军王之所建也。昔如来之
将寂灭,告诸大众:「我涅槃后,乌仗那国上
军王宜与舍利之分。」及诸王将欲均量,上
军王后来,遂有轻鄙之议。是时天人大众重
宣如来顾命之言,乃预同分,持归本国,式
遵崇建。窣堵波侧大河滨,有大石,状如象。
昔上军王以大白象负舍利归,至于此地,
象忽蹎仆,因而自毙,遂变为石,即于其侧
起窣堵波。

瞢揭釐城西五十馀里,渡大河,
至卢醯呾迦(唐言赤)窣堵波,高五十馀尺,无忧
王之所建也。昔如来修菩萨行,为大国
王,号曰慈力,于此刺身血以𩚅五药叉
(旧曰夜叉,讹也)

瞢揭釐城东北三十馀里,至遏部多(唐言奇特)
窣堵波,高四十馀尺。在昔如来为诸人、天说
法开导,如来去后,从地踊出,黎庶崇敬,香华
不替。

石窣堵波西渡大河三四十里,至一精舍,中
有阿缚卢枳低湿伐罗菩萨像(唐言观自在。合字连声,梵语如
上;分文散音,即阿缚卢枳多译曰观,伊湿伐罗译曰自在。旧译为光世音,或云观世音,或观世自在,皆讹
谬也)。威灵潜被,神迹昭明,法俗相趋,供养无
替。

观自在菩萨像西北百五十里,至蓝勃
卢山。山岭有龙池,周三十馀里,渌波浩汗,
清流皎镜。

昔毗卢释迦王前伐诸释,四人
拒军者,宗亲摈逐,各事分飞。其一释种,既
出国都,跋涉疲弊,中路而止。时有一雁,飞
卷三 第 883c 页
趣其前,既以驯狎,因即乘焉。其雁飞翔,下
此池侧。释种虚游,远适异国,迷不知路,假
寐树阴。池龙少女,游览水滨,忽见释种,恐
不得当也,变为人形,即而摩拊。释种惊寤,
因即谢曰:「羁旅羸人,何见亲拊?」遂款殷勤,
凌逼野合。女曰:「父母有训,祗奉无违。虽
蒙惠顾,未承高命。」释种曰:「山谷杳冥,尔家
安在?」曰:「我此池之龙女也。敬闻圣族流离
逃难,幸因游览,敢慰劳弊。命有宴私,未
闻来旨。况乎积祸,受此龙身,人畜殊途,非
所闻也。」释种曰:「一言见允,宿心斯毕。」龙女
曰:「敬闻命矣,唯所去就。」释种乃誓心曰:
「凡我所有福德之力,令此龙女举体成人。」
福力所感,龙遂改形,既得人身,深自庆悦。
乃谢释种曰:「我积殃运,流转恶趣。幸蒙垂
顾,福力所加,旷劫弊身,一旦改变。欲报此
德,糜躯未谢。心愿陪游,事拘物议。愿白
父母,然后备礼。」龙女还池,白父母曰:「今者
游览,忽逢释种,福力所感,变我为人,情存
好合,敢陈事实。」龙王心欣人趣,情重圣族,
遂从女请。乃出池而谢释种曰:「不遗非类,
降尊就卑,愿临我室,敢供洒扫。」释种受龙
王之请,遂即其居。于是龙宫之中,亲迎备
礼,燕尔乐会,肆极欢娱。释种睹龙之形,心
常畏恶,乃欲辞出。龙王止曰:「幸无远舍,
邻此宅居,当令据疆土,称大号,总有臣
庶,祚延长世。」释种谢曰:「此言非冀。」龙王
以宝剑置箧中,妙好白氎,而覆其上。谓
释种曰:「幸持此氎以献国王,王必亲受
卷三 第 884a 页
远人之贡,可于此时害其王也。因据其
国,不亦善乎?」释种受龙指诲,便往行献;
乌仗那王躬举其氎,释种执其袂而刺之。
侍臣、卫兵諠乱阶陛,释种麾剑告曰:「我所
杖剑,神龙见授,以诛后伏,以斩不臣。」咸
惧神武,推尊大位。于是沿弊立政,表贤恤
患。已而动大众,备法驾,即龙宫而报命,迎
龙女以还都。龙女宿业未尽,馀报犹在、每
至宴私,首出九龙之头。释种畏恶,莫知图
计,伺其寐也,利刃断之。龙女惊寐曰:「斯非
后嗣之利,非徒我命有少损伤,而汝子孙
当苦头痛。」故此国族常有斯患,虽不连
绵,时一发动。释种既没,其子嗣位,是嗢呾
罗犀那王(唐言上军)

上军王嗣位之后,其母丧明。如来伏阿波
逻罗龙还也,从空下其宫中。上军王适从
游猎,如来因为其母略说法要。遇圣闻法,
遂得复明。如来问曰:「汝子,我之族也,今何
所在?」母曰:「旦出畋游,今将返驾。」如来与
诸大众寻欲发引。王母曰:「我惟福遇,生育
圣族,如来悲悯,又亲降临,我子方还,愿少留
待。」世尊曰:「斯人者,我之族也。可闻教而信
悟,非亲诲以发心。我其行矣。还,语之曰:『如
来从此往拘尸城娑罗树间入涅槃,宜取
舍利,自为供养。』」如来与诸大众凌虚而去。
上军王方游猎,远见宫中光明赫奕,疑有火
灾,罢猎而返。乃见其母复明,庆而问曰:「我
去几何,有斯祥感,能令慈母复明如昔?」母
曰:「汝出之后,如来至此,闻佛说法,遂得复
卷三 第 884b 页
明。如来从此至拘尸城娑罗树间,当取
涅槃,召汝速来分取舍利。」时王闻已,悲号顿
躄,久而醒悟,命驾驰赴。至双树间,佛已涅
槃。时诸国王轻其边鄙,宝重舍利,不欲分
与。是时天、人大众重宣佛意,诸王闻已,遂先
均授。

瞢揭釐城东北踰山越谷,逆上信度
河,途路危险,山谷杳冥,或履縆索,或牵铁
锁,栈道虚临,飞梁危构,椽杙蹑蹬,行千馀
里,至达丽罗川,即乌仗那国旧都也。多出黄
金及郁金香。达丽川中大伽蓝侧,有刻木
慈氏菩萨像,金色晃昱,灵鉴潜通,高百馀
尺,末田底迦(旧曰末田地,讹略〔也〕-【乙】也也)阿罗汉之所造也。
罗汉以神通力,携引匠人升睹史多天
(旧曰兜率他也,又曰兜术他,讹也)亲观妙相,三返之后,功乃
毕焉。自有此像,法流东派。从此东行,踰岭
越谷,逆上信度河,飞梁栈道,履危涉险,
经五百馀里,至钵露罗国(北印度境)

钵露罗国,周四千馀里,在大雪山间,东西长,
南北狭。多麦、豆,出金、银,资金之利,国用富
饶。时唯寒烈,人性犷暴,薄于仁义,无闻礼
节。形貌粗弊,衣服毛褐。文字大同印度。言语
异于诸国,伽蓝数百所,僧徒数千人,学无
专习,戒行多滥。

从此复还乌铎迦汉荼
城,南渡信度河,河广三四里,南流,澄清皎
镜,汨淴漂流。毒龙、恶兽窟穴其中,若持贵
宝、奇花果种及佛舍利渡者,船多飘没。渡河
至呾叉始罗国(北印度境)

呾叉始罗国,周二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
里。酋豪力竞,王族绝嗣,往者役属迦毕试国,
卷三 第 884c 页
近又附庸迦湿弥罗国。地称沃壤,稼穑殷
盛,泉流多,花草茂。气序和畅,风俗轻勇,崇
敬三宝。伽蓝虽多,荒芜已甚,僧徒寡少,并学
大乘。

大城西北七十馀里有医罗钵呾罗
龙王池,周百馀步。其水澄清,杂色莲华同荣
异彩。此龙者,即昔迦叶波佛时坏医罗钵罗树+(叶)【乙】树罗树苾刍者也。故今彼土请雨祈晴,必
与沙门共至池所,弹指慰问随愿必果。


池东南行三十馀里,入两山间,有窣堵波,无
忧王之所建也,高百馀尺。是释迦如来悬记,
当来慈氏世尊出兴之时,自然有四大宝藏,
即斯胜地,当其一所。闻诸先志曰:或时地
震,诸山皆动,周藏百步,无所倾摇。诸有愚
夫,妄加发掘,地为震动,人皆蹎仆。傍有
伽蓝,𡉏损已甚,久绝僧徒。

城北十二三里有
窣堵波,无忧王之建也。或至斋日,时放光
明,神花天乐,颇有见闻。闻诸先志曰:近有
妇人,身婴恶癞,窃至窣堵波,责躬礼忏,见
其庭宇有诸粪秽,掬除洒扫,涂香散华,采
青莲。重布其地。恶疾除愈,形貌增妍,身出
名香,青莲同馥。斯胜地也,是如来在昔修菩
萨行,为大国王,号战达罗钵剌婆(唐言月光),志
求菩提,断头惠施。若此之舍,凡历千生。

舍头窣堵波侧有僧伽蓝,庭宇荒凉,僧徒减
卷三 第 885a 页
少。昔经部拘摩罗逻多(唐言童受)论师于此制
述诸论。

城外东南,南山之阴有窣堵波,高百
馀尺,是无忧王太子拘浪拿为继母所诬
抉目之处,无忧王所建也。盲人祈请,多有
复明。

此太子正后生也,仪貌妍雅,慈仁夙著。
正后终没,继室憍淫,纵其惛愚,私逼太子。
太子沥泣引责,退身谢罪。继母见违,弥增
忿怒,候王闲隙,从容言曰:「夫呾叉始罗,国
之要领,非亲子弟,其可寄乎?今者,太子仁
孝著闻,亲贤之故,物议斯在。」王或闻说,雅悦
奸谋,即命太子,而诫之曰:「吾承馀绪,垂统
继业,唯恐失坠,忝负先王。呾叉始罗国之
襟带,吾今命尔作镇彼国。国事殷重,人情
诡杂,无妄去就,有亏基绪。凡有召命,验吾
齿印。印在吾口,其有谬乎?」于是太子衔命
来镇。岁月虽淹,继室弥怒,诈发制书,紫泥
封记,候王眠睡,窃齿为印,驰使而往,赐
以责书。辅臣跪读,相顾失图。太子问曰:「何
所悲乎?」曰:「大王有命,书责太子,抉去两目,
逐弃山谷,任其夫妻,随时生死。虽有此
命,尚未可依。今宜重请,面缚待罪。」太子曰:
「父而赐死,其可辞乎?齿印为封,诚无谬矣。」
命旃荼罗抉去其眼。眼既失明,乞贷自
济,流离展转,至父都城。其妻告曰:「此是王
城。嗟乎,饥寒良苦!昔为王子,今作乞人!愿
得闻知,重申先责。」于是谋计,入王内厩,
于夜后分,泣对清风,长啸悲吟,箜篌鼓和。
王在高楼,闻其雅唱,辞甚怨悲,怪而问曰:
「箜篌歌声,似是吾子,今以何故而来此乎?」
卷三 第 885b 页
即问内厩:「谁为歌啸?」遂将盲人,而来对
旨。王见太子,衔悲问曰:「谁害汝身,遭此
祸衅?爱子丧明,犹自不觉+(知)【甲】觉觉,凡百黎元,如何
究察?天乎,天乎,何德之衰!」太子悲泣,谢而
对曰:「诚以不孝,负责于天,某年日月,忽
奉慈旨,无由致辞,不敢逃责。」其王心知
继室为不轨也,无所究察,便加刑辟。时菩
提树伽蓝有瞿沙(唐言妙音)大阿罗汉者,四辩
无碍,三明具足。王将盲子,陈告其事,唯愿
慈悲,令得复明。时彼罗汉受王请已,即
于是日宣令国人:「吾于后日,欲说妙理,
人持一器,来此听法,以盛泣泪也。」于是
远近相趋,士女云集。是时阿罗汉说十二因
缘,凡厥闻法,莫不悲耿,以所持器,盛其
沥泣。说法既已,总收众泪,置之金盘,而自
誓曰:「凡吾所说,诸佛至理。理若不真,说有纰
缪,斯则已矣;如其不尔,愿以众泪,洗彼
盲眼,眼得复明,明视如昔。」发是语讫,持泪
洗眼,眼遂复明。王乃责彼辅臣,诘诸僚
佐,或黜或放,或迁或死。诸豪世俗移居雪
山东北沙碛之中。

从此东南越诸山谷,行七
百馀里,至僧诃补罗国(北印度境)

僧诃补罗国,周三千五六百里,西临信度
河。国大都城周十四五里,依山据岭,坚峻险
固。农务少功,地利多获。气序寒,人性猛,俗
尚骁勇,又多谲诈。国无君长主位,役属
迦湿弥罗国。

城南不远有窣堵波,无忧王之
所建也。庄饰有亏,灵异相继。傍有伽蓝,空
无僧侣。城东南四五十里至石窣堵波,无
卷三 第 885c 页
忧王建也,高二百馀尺。池沼十数,映带左右,
雕石为岸,殊形异类。激水清流,汨淴漂注,
龙鱼水族,窟穴潜泳,四色莲华,弥漫清潭。
百果具繁,同荣异色,林沼交映,诚可游玩。傍
有伽蓝,久绝僧侣。

窣堵波侧不远,有白衣
外道本师悟所求理初说法处,今有封记,
傍建天祠。其徒苦行,昼夜精勤,不遑宁
息。本师所说之法,多窃佛经之义,随类设
法,拟则轨仪。大者谓苾刍,小者称沙弥。
威仪律行,颇同僧法。唯留少发,加之露形,
或有所服,白色为异,据斯流别,稍用区分。
其天师像,窃类如来,衣服为差,相好无异。

从此复还呾叉始罗国北界,渡信度河,南东行二百馀里,度大石门,昔摩诃萨埵王
子,于此投身饲饿乌择(音徒)。其南百四五
十步有石窣堵波,摩诃萨埵悯饿兽之无力
也,行至此地,乾竹自刺,以血啖之,于是
乎兽乃啖焉。其中地土,洎诸草木,微带绛
色,犹血染也。人履其地,若负芒刺,无云
疑信,莫不悲怆。

舍身北有石窣堵波,高二
百馀尺,无忧王之所建也。雕刻奇制,时烛
神光。小窣堵波及诸石龛动以百数,周此
茔域,其有疾病,旋绕多愈。

石窣堵波东有伽蓝,僧徒百馀人,并学大乘
教。从此东行五十馀里,至孤山,中有伽
蓝,僧徒二百馀人,并学大乘法教。华果繁
茂,泉池澄镜。傍有窣堵波,高二百馀尺,
是如来在昔于此化恶药叉,令不食肉。从
此东南行五百馀里,至乌剌尸国(北印度境)
卷三 第 886a 页

乌剌尸国,周二千馀里,山阜连接,田畴隘狭。
国大都城周七八里,无大君长,役属迦隰
弥罗国。宜稼穑,少华果。气序温和,微有
霜雪。俗无礼义,人性刚猛,多行诡诈,不信
佛法。大城西南四五里有窣堵波,高二百馀
尺,无忧王所建也。傍有伽蓝,僧徒寡少,并
皆学大乘法教。从此东南,登山履险,度铁
桥,行千馀里,至迦湿弥罗国(旧曰罽宾,讹也。北印度境)

迦湿弥罗国,周七千馀里。四境负山,山极
峭峻,虽有门径,而复隘狭,自古邻敌无
能攻伐。国大都城西临大河,南北十二三里,
东西四五里。宜稼穑,多花果,出龙种马及
郁金香、火珠、药草。气序寒劲,多雪少风。服
毛褐,衣白氎。土俗轻僄,人多怯懦。国为龙
护,遂雄邻境。容貌妍美,情性诡诈。好学多闻,
邪正兼信。伽蓝百馀所,僧徒五千馀人。有四
窣堵波,并无忧王建也,各有如来舍利升
馀。

《国志》曰:国地本龙池也。昔佛世尊自乌
仗那国降恶神已,欲还中国,乘空当此国
上,告阿难曰:「我涅槃之后,有末田底迦阿罗
汉,当于此地建国安人,弘扬佛法。」如来寂
灭之后第五十年,阿难弟子末田底迦罗汉
者,得六神通,具八解脱,闻佛悬记,心自庆
悦,便来至此,于大山岭,宴坐林中,现大神
变。龙见深信,请资所欲。阿罗汉曰:「愿于池
内,惠以容膝。」龙王于是缩水奉施。罗汉
神通广身,龙王纵力缩水,池空水尽,龙翻
请地。阿罗汉于此西北为留一池,周百馀
卷三 第 886b 页
里;自馀枝属,别居小池。龙王曰:「池地总施,
愿恒受供。」末田底迦曰:「我今不久无馀涅
槃,虽欲受请,其可得乎?」龙王重请:「五百
罗汉常受我供,乃至法尽,法尽之后,还取
此国以为居池。」末田底迦从其所请。时阿
罗汉既得其地,运大神通力,立五百伽蓝。
于诸异国买鬻贱人,以充役使,以供僧众。
末田底迦入寂灭后,彼诸贱人自立君长,
邻境诸国鄙其贱种,莫与交亲,谓之讫
利多(唐言买得)。今时泉水已多流滥。

摩揭陀国无忧王以如来涅槃之后第一百
年,命世君临,威被殊俗。深信三宝,爱育四
生。时有五百罗汉僧、五百凡夫僧,王所敬
仰,供养无差。有凡夫僧摩诃提婆(唐言大天),阔
达多智,幽求名实,潭思作论,理违圣教,
凡有闻知,群从异议。无忧王不识凡、圣,
同情所好,党援所亲,召集僧徒赴殑
伽河,欲沈深流,总从诛戮。时诸罗汉既逼
命难,咸运神通,凌虚履空,来至此国,山
栖谷隐。时无忧王闻而惧,躬来谢过,请还
本国。彼诸罗汉确不从命。无忧王为罗汉
建五百僧伽蓝,总以此国持施众僧。

健驮
逻国迦腻色迦王,以如来涅槃之后第四百
年,应期抚运,王风远被,殊俗内附。机务馀
暇,每习佛经,日请一僧入宫说法,而诸
异议部执不同。王用深疑,无以去惑。时胁尊
者曰:「如来去世,岁月逾邈,弟子部执,师资
异论,各据闻见,共为矛楯。」时王闻已,甚用
感伤,悲叹良久,谓尊者曰:「猥以馀福,聿
卷三 第 886c 页
遵前绪,去圣虽远,犹为有幸,敢忘庸鄙,
绍隆法教,随其部执,具释三藏。」胁尊者曰:
「大王宿殖善本,多资福祐,留情佛法,是所
愿也。」王乃宣令远近,召集圣哲。于是四方辐
凑,万里星驰,英贤毕萃,睿圣咸集。七日之中,
四事供养。既欲法议,恐其諠杂。王乃具怀
白诸僧曰:「證圣果者住,具结缚者还。」如
此尚众。又重宣令:「无学人住,有学人还。」犹
复繁多。又更下令:「具三明、备六通者住,自
馀各还。」然尚繁多。又更下令:「其有内穷三
藏、外达五明者住,自馀各还。」于是得四百
九十九人。王欲于本国,苦其暑湿,又欲
就王舍城大迦叶波结集石室。胁尊者等议
曰:「不可。彼多外道,异论糺纷,酬对不暇,何
功作论?众会之心,属意此国。此国四周山
固,药叉守卫,土地膏腴,物产丰盛,贤圣之所
集往,灵仙之所游止。」众议斯在,佥曰:「允谐。」
其王是时与诸罗汉自彼而至,建立伽蓝,
结集三藏,欲作《毗婆沙论》。是时尊者世友,户
外纳衣。诸阿罗汉谓世友曰:「结使未除,净
议乖谬,尔宜远迹,勿居此也。」世友曰:「诸
贤于法无疑,代佛施化,方集大义,欲制
正论。我虽不敏,粗达微言,三藏玄文、五明
至理,颇亦沈研,得其趣矣。」诸罗汉曰:「言不
可以若是。汝宜屏居,疾證无学,已而会此,
时未晚也。」世友曰:「我顾无学,其犹涕唾,
志求佛果,不趋小径。掷此缕丸,未坠于
地,必当證得无学圣果。」时诸罗汉重诃之曰:
「增上慢人,斯之谓也。无学果者,诸佛所赞,宜
卷三 第 887a 页
可速證,以决众疑。」于是世友即掷缕丸,空
中诸天接缕丸而请曰:「方證佛果,次补慈
氏,三界特尊,四生攸赖,如何于此欲證小
果?」时诸罗汉见是事已,谢咎推德,请为上
座,凡有疑议,咸取决焉。是五百贤圣,先造
十万颂《邬波第铄论》(旧曰《优波提舍论》,讹也)。释《素呾缆藏》
(旧曰《修多罗藏》,讹也)。次造十万颂《毗柰耶毗婆沙论》,释
《毗奈耶藏》(旧曰《毗那耶藏》,讹也)。后造十万颂《阿毗达磨
毗婆沙论》,释《阿毗达磨藏》(或曰《阿毗昙藏》,略也)。凡三十
万颂,九百六十万言,备释三藏,悬诸千古,
莫不穷其枝叶,究其浅深,大义重明,微言
再显,广宣流布,后进赖焉。迦腻色迦王遂
以赤铜为鍱,镂写论文,石函缄封,建窣堵
波,藏于其中。命药叉神周卫其国,不令
异学持此论出,欲求习学,就中受业。于
是功既成毕,还军本都。出此国西门之外,
东面而跪,复以此国总施僧徒。

迦腻色
迦王既死之后,讫利多种复自称王,斥逐僧
徒,毁坏佛法。睹货逻国呬摩呾罗王(唐言雪山下)
其先释种也。以如来涅槃之后第六百年,
光有疆土,嗣膺王业,树心佛地,流情法
海。闻讫利多毁灭佛法,招集国中敢勇之
士,得三千人,诈为商旅,多赍宝货,挟隐
军器,来入此国。此国之君,特加宾礼。商旅
之中,又更选募,得五百人,猛烈多谋,各袖
利刃,俱持重宝,躬赍所奉,持以献上。时雪
山下王去其帽,即其座,讫利多王惊慑无
措,遂斩其首,令群下曰:「我是睹逻国雪山
下王也。怒此贱种公行虐政,故于今者诛
卷三 第 887b 页
其有罪。凡百众庶,非尔之辜。」然其国辅
宰臣,迁于异域。既平此国,召集僧徒,式建
伽蓝,安堵如故。复于此国西门之外,东面
而跪,持施众僧。其讫利多种屡以僧徒覆
宗灭祀,世积其怨,嫉恶佛法。岁月既
远,复自称王。故今此国不甚崇信,外道天
祠,特留意焉。

新城东南十馀里,故城北,大山
阳,有僧伽蓝,僧徒三百馀人。其窣堵波中有
佛牙,长可寸半,其色黄白,或至斋日时放
光明。昔讫利多种之灭佛法也,僧徒解散,各
随利居。有一沙门,游诸印度,观礼圣迹,
申其至诚。后闻本国平定,即事归途,遇诸
群象,横行草泽,奔驰震吼。沙门见已,升树以
避。是时群象相趋奔赴,竞吸池水,浸渍树
根,互共排掘,树遂蹎仆。既得沙门,负载而
行,至大林中,有病象疮痛而卧,引此僧手,
至所苦处,乃枯竹所刺也。沙门于是拔竹
傅药,裂其裳,裹其足。别有大象,持金函
授与病象,象既得已,转授沙门,沙门开函,
乃佛牙也。诸象围绕,僧出无由。明日斋时,各
持异果,以为中馔。食已,载僧出林,数百
里外,方乃下之,各跪拜而去。沙门至国西
界,渡一驶河,济乎中流,船将覆没。同舟之
人互相谓曰:「今此船覆,祸是沙门;必有如
来舍利,诸龙利之。」船主检验,果得佛牙。时
沙门举佛牙俯谓龙曰:「吾今寄汝,不久来
取。」遂不渡河,回船而去,顾河叹曰:「吾无禁
术,龙畜所欺!」重往印度,学禁龙法。三岁之
后,复还本国,至河之滨,方设坛场,其龙于
卷三 第 887c 页
是捧佛牙函以授沙门。沙门持归,于此伽
蓝,而修供养。

伽蓝南十四五里,有小伽蓝,中有观自在菩
萨立像。其有断食誓死为期愿见菩萨
者,即从像中出妙色身。

小伽蓝东南三十馀里,至大山,有故伽蓝,形
制宏壮,芜漫良甚,今唯一隅起小重阁。僧徒
三十馀人,并学大乘法教。昔僧伽跋陀罗
(唐言众贤)论师于此制《顺正理论》。伽蓝左右诸
窣堵波,大阿罗汉舍利并在。野兽、山猿
采华供养,岁时无替,如承指命。然此山
中多诸灵迹,或石壁横分,峰留马迹。凡厥此
类,其状谲诡,皆是罗汉、沙弥,群从游戏,手指
麾画,乘马往来。遗迹若斯,难以详述。

佛牙
伽蓝东十馀里,北山崖间,有小伽蓝,是
昔索建地罗大论师于此作《众事分毗婆
沙论》。

小伽蓝中有石窣堵波,高五十馀尺,是阿罗
汉遗身舍利也。先有罗汉,形量伟大,凡所
饮食,与象同等。时人讥曰:「徒知饱食,安识
是非?」罗汉将入寂灭也,告诸人曰:「吾今
不久当取无馀,欲说自身所證妙法。」众人
闻之,相更讥笑,咸来集会,共观得失。时阿
罗汉告诸人曰:「吾今为汝说本因缘。此身
之前,报受象身,在东印度,居王内厩。是时
此国有一沙门,远游印度,寻访圣教诸经
典论。时王持我,施与沙门,载负佛经,而至
于此。是后不久,寻即命终。乘其载经福力
所致,遂得为人,复钟馀庆,早服染衣,勤
卷三 第 888a 页
求出离,不遑宁居,得六神通,断三界欲。
然其所食,馀习尚然,每自节身,三分食一。」
虽有此说,人犹未信。即升虚空,入火光
定,身出烟焰,而入寂灭,馀骸坠下,起窣堵
波。

王城西北行二百馀里,至商林伽蓝,布剌
(唐言圆满)论师于此作《释毗婆沙论》

城西行
百四五十里,大河北,接山南,至大众部伽蓝,
僧徒百馀人。昔佛地罗论师于此作大众
《集真论》

从此西南,踰山涉险,行七百馀
里,至半笯(奴故反)嗟国(北印度境)

半笯嗟国,周二千馀里。山川多,畴垄狭,
谷稼时播,花果繁茂,多甘蔗,无蒲萄,庵没
罗果、乌淡跋罗、茂遮等果,家植成林,珍其
味也。气序温暑,风俗勇烈。裳服所制,多衣
氎布。人性质直,淳信三宝。伽蓝五所,并多荒
𡉏。无大君长,役属迦湿弥罗国。城北伽蓝
少有僧徒。伽蓝北有石窣堵波,寔多灵异。

从此东南行四百馀里,至曷逻阇补罗国
(北印度境)

曷逻阇补罗国,周四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十
馀里。极险固,多山阜,川原隘狭,地利不丰。
土宜气序,同半笯嗟国。风俗猛烈,人性骁
勇。国无君长,役属迦湿弥罗国。伽蓝十所,
僧徒寡少。天祠一所,外道甚多。自滥波国
至于此土,形貌粗弊,情性猥暴,语言庸鄙,
礼义轻薄,非印度之正境,乃边裔之曲俗。


此东南,下山,渡水,行七百馀里,至磔迦国
(北印度境)
大唐西域记卷第三
卷三 第 888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