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僧传-宋-赞宁卷二十九

卷二十九 第 888c 页


宋高僧传卷第二十九

宋左街天寿寺通慧大师
赐紫沙门赞宁等奉 敕撰

** 杂科声德篇第十之一(正传二十六人附见六人)

*** 南宋钱塘灵隐寺智一传

释智一者。不详何许人也。居灵隐寺之半
峰。精守戒范而善长啸。啸终乃牵曳其声。
杳入云际。如吹笳叶若揭游丝。徐举徐扬
载哀载咽。飕飗凄切听者悲凉。谓之哀松之
梵。颇生物善。或在像前赞咏流靡。于灵山
涧边养一白猿。有时蓦山踰涧久而不还。
一乃吮吻张喉作梵呼之则猿至矣。时人
谓之白猿梵。召一公为猿父。犹狙公也。
其后涧边群狙聚焉。每至众僧斋讫。敛生
饭送猿台所。后令山童呼三二声。则群猿
卷二十九 第 889a 页
竞至。洎乎唐武宗废教。伊寺毁除焉。鞠为
茂草之墟饭猿于台。事皆堙灭一师不详
所终。

*** 元魏洛阳慧凝传

释慧凝。未知何许人也。栖止洛邑而无异
艺。正修练心戒耳尝得疾暴终七日而苏起
说冥间报应。及见区分更无毫发之差。所
睹者五沙门。一是宝明寺智圣。以坐禅苦
行得升天堂。次一是般若寺道品。以诵涅
槃经四十卷同前智圣次是融觉寺昙谟最。
称讲涅槃华严经领徒千数。琰摩王曰。讲
经者心怀彼我以骄𣣋物。比丘中第一粗
行。今唯试坐禅诵经最曰。贫道立身已来唯
好讲导不能禅诵。王曰。付司。即有青衣
数辈。拥送最向西北门。屋舍皆黑。似非好
处。次是禅林寺道恒。唱云。教导劝诱四辈
檀越造一切经人中像十躯。王曰。沙门之体
必须摄心守道志在禅诵不干世事不
务喧繁。虽造经像止欲得他财物。既得
财物贪心即起。既长贪行三毒炽然具足
烦恼。与最同入黑门。第五是灵觉寺宝明。
自称未出家时。尝作陇西太守造灵觉寺。
即弃官入道。虽不禅诵礼拜不阙。王曰。
卿作刺史之日。曲理枉法劫夺民财。假作
此寺非卿之力。何劳说此。亦付青衣送
入黑门矣。凝由此省悟。最先见王属吏检
寻名籍误追摄耳。时胡太后闻之。遭黄门
侍郎徐纥依凝之说。散访验寺额并僧名。有
无奏报。云城东有宝明寺。城内有般若寺。
卷二十九 第 889b 页
城西有融觉禅林灵觉三寺。并智圣道品昙
谟最道弘宝明等。皆实有之。太后称叹久之。
诏请坐禅诵经者一百僧。常在内殿供养
焉。续有诏不听比丘持经像左街路乞
索。如私有财物造经像者任意。凝入白鹿
山隐居修道。自此京邑城下比丘多修禅
观诵持大部经法焉。

系曰。昙谟最坐讲法而人我因入黑门中。
若禅诵者人我随增。知亦不免。最与道士姜
斌争论护法之功。可补前过。无谓传法之
人皆堕负处。胡后偏见不亡。吁哉。

*** 唐成都府法聚寺员相传

释员相。蜀人也。七岁出家。博综内外善属
文。时号奇童。内修律范人无间然。龙朔元
年有疾而终于此寺。将启手足。房内长虹
若练而飞上天。寺塔铃索无风自鸣。其大
门屋壁画剥落。每夜有鼓角声。经百馀日
方息。从此鸟雀不栖其屋咸亨四年甘露
降于讲堂前棕榈树焉。相终弟子收文集三
十馀卷。寺中石像碑相作辞龚灵旷同撰是
欤。

*** 唐越州妙喜寺僧达传

释僧达。姓王氏。会稽人也。稚齿英奇不参
戏弄。于龟山妙喜道场出俗。其寺南梁初
建。后乐游方见黄梅忍禅师。若枯苗得雨。
随顺修禅罔有休懈遇印宗禅师重磨心
鉴光州见道岸律师。更励律仪。四众依归
如水宗海。开元七年示疾而终。春秋八十
二云。
卷二十九 第 889c 页

*** 唐京兆神鼎传

释神鼎者。不详何许人也。狂狷而纯直发
垂眉际。每持一斗巡长安市中。乞丐得食
就而食之。人或施粗帛币布锦绮罗縠。并
缀联衣上而著且无选择。尝入寺中见利
贞法师讲。于座前倾听少时。而问贞曰。万
物定已否。贞曰定。鼎曰。阇梨若言定何因高
岸为谷深谷为陵。有死即生有生即死。万
物相纠六道轮回何得定耶。贞曰万物不
定。鼎曰。若不定何不指天为地呼地为
天。召星为月命月为星。何得不定耶。贞
无以应之。时众惊其辩发如流贞公奥学
被挫其锋。颇形惭色。张文成见之叹嗟。谓
之曰。观法师迅辩即是菩萨行位人也。鼎
曰。菩萨得之不喜失之不怨。挞之不怒辱
之不瞋。鼎今乞得即喜不得即怨挞之即
怒辱之即瞋。由此观之去菩萨远矣。时药
错愕合掌而散焉。

系曰。答人之问迟巧不如拙速。今传家隔
几百年辄伸詶对。通曰。谷变陵迁生来死
往。万类相纠五道轮回。正是不迁之法可非
定耶经云。世间相常住是也。又言。天地星月
各据其伦终归磨灭。可非不定耶。经云。
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是也。今不坏世间相而
谈实相。可非定不定耶。虽定不定俱解脱
相欤。又言有喜怒非菩萨者。菩萨虽喜
怒非喜怒。非菩萨而谁也。今聊雪利贞之
郁悒欤。

*** 唐京兆泓师传
卷二十九 第 890a 页

释泓师者。齐安人也。神龙中来游京辇。简傲
自持而罕言语。语则瑰怪。颇善地理之学
占择茔兆。郭景淳一行之亚焉。而出入于郧
公韦安石之门。与韦既密。一日谓之曰。贫
道于凤楼原见一段地。约二十亩。有龙起
伏之形势。有藏此者。必累世居台鼎。韦曰。
老夫有别墅在城南。候闲隙陪国师访
地。问其价几何。同游林泉。又资高兴。异日
韦寻前约方命驾次。韦公夫人曰。令公为
天子大臣。国师通阴阳术数。奈何潜游郭
外而营生藏。非所宜也。遂止。韦曰。舍弟滔
有中殇男未葬。便示此地。泓曰。如贤弟得
此地不得他将相。止列卿而已。滔买葬中
殇。后为太常卿礼仪使而卒。泓每行视山
原。即为图状。尝自洛东言于张说曰。缺门
道左有好山冈丞相可用之。说曰。已位极
人臣吉孰过此。泓曰。无人胜此。遂咨源监
察乾曜曰。先人有遗旨矣。后曜请假东洛。
迁奉而回。已经年矣。泓再经缺门。其地已
成茔兆。问居人曰。源氏之松柏也。泓曰。冥
数合归源氏。坐可待其变化。不数年曜果
登庸焉。泓曾诫燕公曰。宅勿于西北隅取
土。后成坑三二处为穴。泓惊谓燕公曰。祸
事令公富贵一身耳。更二十年祸及贤郎
耳。及均垍受禄山伪官。肃宗复京以减死
论。太上皇苦执令处斩。皆符泓言。然中
睿朝。皆崇重泓号国师。占相之言未尝差
谬。

*** 唐洛阳罔极寺慧日传(真法师)
卷二十九 第 890b 页

释慧日。俗姓辛氏。东莱人也。中宗朝得度。及
登具足后遇义净三藏造一乘之极。躬诣
竺乾。心恒羡慕。日遂誓游西域。始者泛舶
渡海自经三载。东南海中诸国昆崙佛誓师
子洲等。经过略遍乃达天竺。礼谒圣迹。寻
求梵本。访善知识一十三年。咨禀法训思
欲利人。振锡还乡独影孤征。雪岭胡乡又
涉四载。既经多苦深厌阎浮。何国何方有
乐无苦。何法何行能速见佛。遍问天竺三
藏。学者所说皆赞净土。复合金口。其于速
疾是一生路。尽此报身必得往生极乐世
界。亲得奉事阿弥陀佛。闻已顶受。渐至北
印度健驮罗国。王城东北有一大山。山有观
音像。有志诚祈请多得现身。日遂七日叩
头。又断食毕命为期。至七日夜且未央。观
音空中现紫金色相。长一丈馀。坐宝莲华。
垂右手摩日顶曰。汝欲传法自利利他。西
方净土极乐世界弥陀佛国。劝令念佛诵经
回愿往生到彼国已见佛及我得大利益。
汝自当知净土法门胜过诸行。说已忽灭。日
断食既困。闻此强壮。及登岭东归。计行七
十馀国。总一十八年。开元七年方达长安。
进帝佛真容梵夹等开悟帝心。赐号曰慈
慜三藏。生常勤修净土之业。著往生净土
集行于世。其道与善导少康异时同化也。
又以僧徒多迷五辛中兴渠。兴渠人多说不
同。或云芸薹胡荽或云阿魏。唯净土集中别
行书出云。五辛此土唯有四。一蒜二韭三葱
四薤。阙于兴渠。梵语稍讹。正云形具馀国
卷二十九 第 890c 页
不见。回至于阗方得见也。根粗如细蔓菁
根而白。其臭如蒜。彼国人种取根食也于
时冬天到彼不见枝叶。薹荽非五辛。所食
无罪。日亲见为验欤。以天宝七年卒于
住寺。报龄六十九。葬于白鹿原成小塔焉。
馀姚休光寺释真法师。金华人也。俗姓王氏。
真𩭤丱辞家童蒙悟道。发大精进坚持戒
地。一门之中数人缁服。真学习师古义成先
圣。八部经理宛在掌中。三乘法源尽于度
内。天宝六年太守秦公长史狄公知其行高。
遂以名荐主休光寺焉。二公常相谓曰。真
公通深妙法玄无上义问一得三言发响
应。昔利涉辩博僧会智周。与之齐驱。未可
同日。以其八年终于寺。本县令王璲述
德刊铭。洪元慎书焉。

*** 唐越州大禹寺神迥传

释神迥。未详何许人也。幼入法流齐庄自
任。节高行峭不恶而严。晚年慕称心寺大义
律师。同习三观于天台宗。得旨于左溪禅
师。即宝应年中也。加以辞笔宏赡华藻纷
纭。为朗师真影赞法华经文句序。冠绝于
时为世所贵。不详厥终焉。

*** 唐京兆镇国寺纯陀传

释纯陀者。本西域人也。梵名无由。翻就华
言也。从游京邑人所钦重。上元中便云东
渡。人见之颜容若童稚之色。言已年六百岁
矣。或谓为八十岁人也。言谈气壮举动不
衰。代宗皇帝闻之诏入。礼遇极礼俾求留
年之道。陀曰。心神好静。今为尘境汨之。何
卷二十九 第 891a 页
从冥寂乎。若离简静外欲望留年如登木
釆芙蕖。其可得乎。陛下欲长年。由简洁
安神。神安则寿永。寡欲则身安。术斯已往
贫道所不知也。帝由是笃重之。以永泰三
年预知必逝。遣弟子赍衣钵进上。帝赐弟
子紫衣。陀终于镇国寺焉。

*** 唐天台山国清寺道邃传

释道邃。不知何许人也。幽识远晤执志有
恒。悬解真宗不由邪术。末传隋智者教
道素得玄微。荆溪之门沓难窥望。大历中
湛然师委付止观辅行记。得以敷扬。若神
骥之可以致远也。于时同门元浩迥知畏服
不能争长矣。贞元二十一年。日本国沙门
最澄者。亦东夷卉服中刚决明敏僧也。泛溟
涬达江东。慕天台之法门。求顗师之禅决。
属邃讲训委曲指教。澄得旨矣。乃尽缮写
一行教法东归。虑其或问从何而闻得谁
所印俾防疑误。乃造邦伯作援證焉。时
台州刺史陆淳判云。最澄阇梨形虽异域性
实同源。特禀生知触类玄解。远传天台教
旨。又遇龙象邃公。总万行于一心。了殊涂
于三观。亲承秘密理绝名言。犹虑他方学
徒未能信受所请印记。安可不任为凭
云澄泛海到国。赍教法指一山为天台。
号一寺为国清。风行电照斯教大行。倭僧
遥尊邃为祖师。后终于住寺焉。

*** 唐怀安郡西隐山进平传

释进平。姓吴氏京兆人也。早出家于永安山
明福院。风表端雅。诸经大论皆所研寻。销文
卷二十九 第 891b 页
鍊注令人乐闻。末思禅观。于洛下遇荷泽
会师了悟。且曰甚矣不自外知者所知难
乎哉。后至唐州遂居西隐山。刺史郑文简
请入城阐扬宗旨。示灭年八十一。大历十四
年三月入塔。

*** 唐宁州南山二圣院道隐传

释道隐。姓王氏。彭原人也。风宇高峙情性宏
淡。少脱尘劳誓从冲漠。既循师范因愿游
方。得荷泽师顿明心要。迨旋乡土道声洋
洋。慕其法者若登华阴之市也。匪召员
臻。檀施丰洽郁成精舍焉。以大历十三年
三月晦。嘱累四部。从于中夜趺坐而终。春
秋七十二。法腊三十五。弟子辩真建塔缄藏
焉今师资二座全身不朽矣。议者以为得道
真正。其器亦然。譬犹鍊丹之鼎药成鼎亦化
金矣。在华严有诸菩萨成就如虚空忍
得无来身。以无去故。得不生身。以不灭
故。得不聚身。以无散坏故。其隐师之谓
欤。

*** 唐温州陶山道晤传

释道晤者。不知何许人也。高趣放荡识量
难赀。末住永嘉陶山侧精舍。则隐居修真
诰之所也。大历中代宗为陶真君树此精
舍。晤于此进修靡怠。人亦倾仰一夕跏趺
而卒。身肉无沮如入三昧。议不焚葬后五
年忽举右手。状若传香。州官民庶异之。以
事奏。敕赐紫袈裟。谥曰实相大师。至今塔
中州民祈祷幡华填委焉。

系曰。凡诸入灭举其指者。盖示其得四沙
卷二十九 第 891c 页
门果之数也。昔求那跋摩举二指而灭。言
已證二果欤。其次法京垂灭屈三指慧景
反握二指。捋之还屈。今晤之伸指岂不同
诸。

*** 唐京兆欢喜传(无侧)

释欢喜。不知何许人也。性无羁束慈忍宽
和。人未尝见其愠色。故号之焉。观国之光
至于京辇。贵达下民延之少见违拒。言语
不常事迹难测。德宗皇帝闻而重之。兴元
十二年敕永泰寺置戒坛度僧。时喜与保
唐禅宗。别敕令受戒。缁伍荣之。至其年六
月十九日卒于本寺焉。有会稽云门寺释
无侧者。外国人。未知葱岭南北生也。若胡
若梵乌可分诸。建中中越碛东游。得意则
止度其冬夏。后栖越溪云门寺修道然善
体人意。号利智梵僧焉。相传则是康宝月道
人后身也。必尝以事徵验而知。与名德相
遇谈话终夕吴兴皎然题侧房壁云。越山千
万云门绝。西僧貌古还名月。清朝扫石行道
归。林下眠禅看松雪。其高邈之状在昼辞
焉。

*** 唐湖州杼山皎然传(福琳)

释皎然。名昼。姓谢氏。长城人。康乐侯十世
孙也。幼负异才性与道合。初脱羁绊渐加
削染。登戒于灵隐戒坛守直律师边听毗尼
道。特所留心于篇什中。吟咏情性。所谓造
其微矣。文章俊丽。当时号为释门伟器哉。
后博访名山。法席罕不登听者。然其兼攻
并进。子史经书各臻其极。凡所游历京师
卷二十九 第 892a 页
则公相敦重。诸郡则邦伯所钦。莫非始以
诗句牵劝令入佛智。行化之意本。在乎兹。
及中年谒诸禅祖了心地法门。与武丘山
元浩会稽灵澈为道交。故时谚曰。之昼能
清秀。贞元初居于东溪草堂。欲屏息诗道
非禅者之意。而自诲之曰。借使有宣尼之
博识胥臣之多闻。终朝目前矜道侈义。适
足以扰我真性。岂若孤松片云禅座相对
无言而道合至静而性同哉。吾将入杼峰
与松云为偶所著诗式及诸文笔并寝而不
纪。因顾笔砚曰。我疲尔役尔困我愚。数
十年间。了无所得。况汝是外物何累于人
哉。住既无心去亦无我。将放汝各归本性。
使物自物不关于予。岂不乐乎。遂命弟子
黜焉。至五年五月会前御史中丞李洪自
河北负谴再移为湖守。初相见未交一言。
恍若神合。素知公精于佛理。因请益焉。先
问宗源次及心印。公笑而后答。他日言及
诗式。具陈以宿昔之志。公曰不然。固命门
人检出草本。一览而叹曰。早年曾见沈约
品藻慧休翰林庾信诗箴。三子所论殊不及
此。奈何学小乘褊见以宿志为辞邪遂举
邑中辞人吴季德。梁常侍均之后。其文有家
风。予器而重之。昼以陆鸿渐为莫逆之交。
相国于公頔颜鲁公真卿。命裨赞韵海二十
馀卷。好为五杂徂篇。用意奇险实不忝江
南谢之远裔矣。昼清净其志高迈其心。浮
名薄利所不能啖。唯事林峦与道者游。
故终身无惰色。又兴冥斋盖循燋面然故
卷二十九 第 892b 页
事施鬼神食也。昼旧居州兴国寺。起意自
捐衣囊施之。尝有军吏沈钊。本德清人也。
夕从州出乘马到骆驼桥。月色皎如。见数
人盛饰衣冠。钊怪问之。如何到此。曰项王
祠东兴国寺然公修冥斋。在兹伺耳。钊翌日
往覆。果是鬼物矣。又长城赳胥钱沛。行役
泊舟吕山南。见数十百人得非提食器负
束帛怡然语笑而过。问其故云。赴然师斋
来。时颜鲁公为刺郡。早事交游而加崇重
焉。以贞元年终山寺。有集十卷。于頔序
集。贞元八年正月敕写其文集入于秘阁。
天下荣之。观其文也亹亹而不厌。合律乎
清壮。亦一代伟才焉。昼生常与韦应物卢幼
平吴季德李萼皇。甫曾梁肃崔子向薛逢吕
渭杨逵。或簪组。或布衣。与之交结必高吟乐
道。道其同者则然始定交哉。故著儒释交
游传及内典类聚共四十卷号呶子十卷。时贵
流布。元和四年太守范传正会稽释灵澈。同
过旧院。就影堂伤悼弥久。遗题曰。道安已
返无何乡慧远来过旧草堂。余亦当时及门
者。共吟佳句一焚香。其遗德后贤所慕者
相继有焉。又唐黄州大石山释福琳。姓元氏。
荆州人也。父为襄阳判司。素崇释氏。琳幼
好佛门恒循检操。早知割爱。就玄静寺谦
著师下剃染登满足法已。躬礼荷泽祖师
乃契真心。后至黄陂剪茅营舍。终成大
院安集四方禅侣。琳终时年八十二。兴元二
年四月入塔。

*** 唐安陆定安山怀空传
卷二十九 第 892c 页

释怀空。俗姓商氏。河阳人也。膏粱之子幼且
矜庄。乃辞所亲。就本州大都山广福院出
家。大明禅师默识空之器局不常。教诵群
经。纳法之后观方京都。属北秀禅师阐化。
造而决疑。后往安陆定安山。倏遇一叟。劝
空镇压此川我沾大利。乃结茅而止。前叟
即土地神耳。寻因村民逐虎入山。见空欢
喜。而白之曰。此中多虎暴村落不安。愿和
尚示以息灾之法。空曰。虎亦众生也。若屠
害于彼彼必来报。迭相偿报。何时断期乎。老
僧为诸君计者善可禳去。乡人曰。愚下无
知唯教所在。空曰。汝归舍同心陈置道场
施设大会。空预法筵。至日之夕矣。有一
虎于庵前瞑目伏地。空曰。咄哉恶类。一报
未灭。更增宿殃。噬人伦也。天不见诛。死
当堕狱。吾悯汝哉。虎被责已。忽迟回而逝。
明日斋散上山。其虎在庵前领其七子。将
斋馀掷之。各食讫为其忏悔。七虎相次俱
亡。百姓胥悦。且曰。从师居此俗无疵疠。仍
年谷熟致拜而退。时张辽大夫为州牧。遣
府吏慕容兴。往请入州。空谢病不起。部领
工匠为建禅宫毕。示疾而终。享年八十
三。贞元三年三月十六日火葬收舍利入塔
焉。

*** 唐澧州慧演传

释慧演。姓苗氏。襄阳人也。父为东平紏曹。
演幼入开元寺闻经欢喜。求于辩章法师
所度脱。章日讲涅槃经。演常随听入神。既
通深义复能讲谈。一日结侣同游华下。思
卷二十九 第 893a 页
登毛女峰观仙掌。路出洛中乃参荷泽祖
师通达大观。因入南岳。遂住澧阳。江南得
道者多矣。贞元十二年终。享龄七十九云。

*** 唐荆州国昌寺行觉传(皓玉)

释行觉。姓刘氏。钜鹿人也。稚岁英敏立不易
方。负志出家亲难沮劝。早投本部永泰伽
蓝受业。纳戒后于洛都遇会禅师开悟玄
理秉心矫迹。游方见江陵古寺殿宇摧堕
阒而无人。觉卸囊挂锡。明日见樵夫。惊怪
言。此是国昌寺。废已三周。将知人事相因道
从缘会。学者至矣。乡人来矣。郁成一寺。时
节使崔尚书请召入城。谢而不赴。檀施继
臻。乃兴盛化。贞元十五年告终。年九十二。
荆楚之人营塔焉。又南岳山释皓玉者赵氏
之子上党人也。出尘于法清寺。后于荷泽会
下大明心印。入岳中兰若养道。衡阳太守
王展员外倾重。终时年八十馀。兴元中入塔
云。

*** 唐鄂州开元寺玄晏传

释玄晏。江夏人也。姓李氏。祖善而博识多学
注文选。行讲集于梁宋之间。李邕北海太
守唐书有传。晏稚昧之龄决志离俗。至德
初年诵经高第。依僧崇真剃落配住开元
寺。大历三年从大阇梨真悟受具足法。便
寻律范。目不视靡曼。足不履邪径。于四
仪中无终食之间违教仪形。峭拔眉目秀
朗如孤鸿野鹤独立迥泽。望风瞻想自有
远致。性多分剂。苟与恶比丘共住。遑遑然
如以祛陀罗炭浴身也。不出户牖焚香
卷二十九 第 893b 页
扫地。端坐尽日人不堪其忧。而晏居之。以
为三禅之乐不敌也。晏少习毗尼长学金
刚。解空破相臻极玄奥。而闻律藏有一时
外学之说。或赋诗一章。运思标拔孤游境
外。彭城刘长卿名重五言。大嗟赏之。由是
风云草木每有赋咏。辄为工文者之所吟
讽也。晏房舍在寺之北隅。颇为湫陋。凡当
时名士共营草堂。有若陈郡袁滋赵郡李则
卢来卿于文炫蔡直。偕檀舍同缔构也。鄂岳
连师何公旌其行业。请居晋安。不移其志。
建中伊始符载与杨衡李演。约晏为尘外之
侣焉。以贞元十六年九月十四日示灭。春
秋五十八。僧腊三十四。迁塔于黄鹤山南
原也。

*** 唐南岳澄心传

释澄心。姓朱氏。东海人也。厥父任济源令。
天宝中安史之乱遇害。心稚齿随母氏至
河内贫极。母即从人。心不乐随嫁。心之志
气不群。乃投应福寺智明法师求教勖披
削。登戒后云游鸟宿。务急参玄。于秀师高
足门下了其法要。乃观诸方名迹。遂止衡
岳。请益之僧摩肩骈足。时太守吴宪忠。请
心入州治。谢而不行。再命栖于龙兴寺。来
问道者丈室恒满。贞元十八年壬午十一月
示灭。春秋七十六。以其月二十七日入塔
云。

*** 唐杭州天竺寺道齐传(法如)

释道齐。俗姓赵氏。钱塘人也。幼而察慧器度
浩然。入于庠序经籍淹通。偶立当衢见僧
卷二十九 第 893c 页
分卫行讽净名经。冥然喜之。且召入家设
食。问僧为居何寺。答曰。定水伽蓝。因请
父母出家。母曰。吾生汝时梦手擎日月。尝
占是梦。云贵子有五等之分。脱或舍家。吾
无望矣。由是往定水从师。年十七进具习
毗尼法。复投灵隐寺学华严经义。自尔于
天竺寺修习禅定行杜多行。其山有石窟。
齐于中坐。忽巨蟒矫首唅呀为吞噬之状。
愀然不动。时有虎豹近于石室。群鹿时时
驯扰。又山椒乏水。以锡杖剟地其泉迸流。
实供其用。贞元二十一年。四方学者劝请讲
华严经。时雪飘飞。忽生华二本。状若芙蕖。
熠爚光发。观者嗟叹见所未见。齐道誉惟
馨。其节俭恶衣恶食人所不胜。后终于山
寺焉。又唐太行山释法如。俗姓韩。慈州人
也。少为商贾心从平准。至今东京相国寺
发心。依洪思法师出家。隶业偕通。遂往嵩
少间游于洛邑。遇神会祖师授其心诀。
后登太行山。见马头峰下可以栖神。结茅
而止。有[示*者]塾戍将王文信。率众建精庐焉。
刺史李亚卿中丞命入城。不赴示寂。报龄八
十九。元和六年三月迁塔云。

*** 唐金陵庄严寺慧涉传

释慧涉。俗姓谢氏。会稽人也。即东晋太傅安
之后。是知杰气英灵间代而出。律梁拔俗异
世岂无。涉为人清素戒节孤峻。好寂为乐
不栖名闻。以大历之初。于金陵庄严寺遇
牛头山忠禅师。一言知归。遂命入室授其
法要。服膺道化。待之弥载。不惮其劳。洎
卷二十九 第 894a 页
忠捐世踵武兹岭。无游人境。一衣方丈操
节弥高。自是以来问道者众。四维方域无
不沾洽。五十年中翕然归德。以长庆二年
终于山院。春秋八十有二。门弟子惟晏等。奉
全师礼建塔于寺之西北。勒铭纪德。若考
师之艺文。则草堂庐岳各美于当代矣。

*** 唐京兆千福寺云邃传(清源)

释云邃。不知何许人也。通综经论解将行
兼。仍贯群书号为该博。好远汎爱人无间
然。累朝诏入内道场。顺宗已来掌领译务。
宪宗初句当右街诸寺观释道二教事。别敕
充西明千福两寺上座。风猷淹雅纲任肃然。
昔贤以道生比郭林宗。遂公有焉。次润州
栖霞寺释清源。姓凭。南徐延陵人也。稚年贞
素长亦弗群。俗态不拘法流爰入。造涉公
为弟子焉。学赡经律人罕畴匹。栖于摄
山积其龄稔。长庆初工部尚书李相国德裕
镇于浙西。洗心道域延居京口。咨禀禅要
雅契夙心。及赞皇去郡。返锡栖霞终于
住寺。

*** 唐京师保寿寺法真传

释法真。不知何许人也。器识悠深学问宏
博。研穷梵典旁赜儒书。讲导之馀吟咏情
性。公卿贵士无不宗奉。洎长庆中帝颇锐
怀佛事。真屡膺召命内殿祗奉。四年赴禁
中道场。睿武昭悯皇帝御于法席顾问三宝
功能。真得应对。而辩给圜转援据粲然。帝
悦。因请云。久废坛度僧未全法者皆老朽。
盖两江间兵革未偃之故。寻诏两街佛寺各
卷二十九 第 894b 页
置僧尼受戒坛场。自三月十日始至四月
十日停。仍令两街功德使各选择有戒行
僧谓之大德者。考试僧尼等经。僧能暗诵
一百五十纸。尼一百纸。即令与度。真频奉
敕修功德。故遂奏请。真之德望实唱导之
元。罔知终所。

*** 唐吕后山道场宁贲传

释宁贲。姓李氏。陇西人也。家于毫州蒙城。
幼奉释尊而不言乎簪组之绪。无得称其
代讳焉。贲所吐论皆以觉了不取诸相。心
通定慧而尽虚空。无以边中可测。无以
文字求我。因往洪州寻道一祖帅。见而奇
之语而异之。大乘法器得其人矣。遂乃具
戒作入室弟子。师资数岁道议殊伦。欲往
天台。至越吕后山岑廖曰。即是诸佛住处。何
必天台也。贲菩提直干挺秀七尺。村豪里宿
睹其异状归依瞻仰。老幼争先同味醍醐。
疾病皆愈。是时多有行路𦃓戾欲暴僧徒。
贲乃引之而前。威之而退。惊骇仪貌礼足
归依。调御山林魔邪慑伏。不下岩岭近万
馀辰。德远道高僧徒弥众。先时居处隘陋兼
无殿堂。众议经营任人资福。远村穷墅亦
竞助缘。土石木工程材售巧。约山横栋临
涧飞檐。斤师斧子鸟立猿袅。揆景促力。星
再回天殿堂成矣。佛像列矣。精耀俯仰照山
姹云。人天不殊别开佛土。大和二年六月七
日。远闻道场之内有鼓鞞丝竹之声。是夜
二更恬然化灭。生形七十五。炎腊四十一。是
月权殡于杉园礼也。斋祭殊品哀号震山。
卷二十九 第 894c 页
惨树色于禅枝。咽水声于石穴。物尚知感
人情可量。大和五年九月茶毗。建塔于道场
巽山禀先意也。

*** 唐阆州长乐寺法融传

释法融。姓严氏。阆中人也。稚齿好朴素恶
华楚之服。父训令秉笔便画佛形像。至于
聚戏搏沙为塔。所作无非佛事。年甫十
三见释子抠其衣坐执经卷。苦求出家。
依长乐寺慧休法师为弟子。经诵偕通。乃
沾戒善遂讲南山律钞。后游云水。见嵩岳
普寂禅道风行。密付心印。往弋阳福宁寺
放荡闲居。学道者麇至。以大和九年示疾
而终。春秋八十九。其年正月十日门人奉神
座入塔焉。
宋高僧传卷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