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僧传-宋-赞宁卷二十六

卷二十六 第 872c 页


宋高僧传卷第二十六

宋左街天寿寺通慧大师
赐紫沙门赞宁等奉 敕撰

** 兴福篇第九之一(正传十四人附见二人)

*** 周京师法成传

释法成。本姓王。名守慎。官至监察御史。属
天后猜贰信酷吏罗织。乃避法官。乞出家为
僧。苦节勤于化导。声发响随行高质直。长
安中于京兆西市疏凿大坎。号曰海池
焉。支分永安渠以注之。以为放生之所。池
上佛屋经楼皆成所造。穿池之际获古石
铭云。百年为市而后为池。自隋朝置都立
市。至于时正一百年矣。仪凤二年望气者
云。此坊有异气敕掘之得石函。函内贮佛
卷二十六 第 873a 页
舍利万馀粒。光色粲烂而坚刚。敕于此处
造光宅寺。仍散舍利于京寺及诸州府。各
四十九粒武后于此始置七宝台。遂改寺
额。成公居之行其激劝。多以崇福为己任
焉。

*** 唐五台山昭果寺业方传

释业方者。即解脱禅师之法孙也。身长七尺
五寸。古貌轩昂垂手过膝。眉长数寸目有
重瞳。人望凛然。礼诵无倦绍脱高躅。动合
无形不舍利物。而再修梵宫。时太原府有
士女造立文殊像一躯。将送入山。到淲池
河侧洪波汎涨方乃隔岸焚香启告。河为流
减。过文殊毕水还瀰溢。后终建塔在寺西
北一里。肉身见存而多神异焉。

*** 唐上都青龙寺光仪传

释光仪。姓李氏。本唐宗室也。父琅琊王与越
王起兵。欲复本朝中兴帝道不克。天后
族诛之而无噍类。仪方在襁褓中。乳母负
之而逃。后数年则天窃闻琅琊有子在民
间。购之逾急。乳母将至扶风界中。鬻女工
以自给。仪年八岁状貌不群神悟超拔。乳母
疑遭貌取而败。且极忧疑。乃造布襦置钱
于腰腹间。于桑林之下告之令去。敕搜不
慢。吾虑俱死无益于事。汝聪颖必可自立。
或一旦富贵无忘老姥。言讫对泣。仪恸不
自胜。乳母从此而逝矣。仪茫然行至逆旅
与群儿戏。有郡守夫人往夫所住处方息。
俱此见仪群聚且貌俊爽。因而怜之。召谓
之曰。郎君家何在。而独行至此。仪绐之曰。
卷二十六 第 873b 页
庄邻于此。有时闲戏耳。夫人食之又给之
钱。乃解衣而内其钱。日暮寻径而去拟投
村墅。遇一老僧。呼曰。尔小子。汝今一身家
已破灭。将奚所适。仪惊愕伫立。老僧又曰。
出家闲旷且无忧畏。小子欲之乎。仪曰。素
所愿也。老僧因携其手至大树阴。令礼十
方佛。归依常住佛法僧已。因削其䰂。又出
袈裟以披服之。小大称其体。其执持收掩
犹如几夏比丘。老僧喜曰。此习性使然。善
持僧行。遂指东北曰。去此数里有伽蓝。汝
直诣彼谒寺主云。我使汝为其弟子也。言
毕老僧欻然亡矣。方知圣僧也。仪如言趋
彼寺。主骇其言。因留之。经十年许。仪已洞
明经律善其禅观。而属中宗即位唐室复
兴。敕求琅琊王后。仪方向寺僧言之。时众
大骇。因出诣扶风李使君。即仪之诸父也。见
之悲喜。乃舍之于家。方以状闻。固请不可。
使君有女年齿相侔。一见仪而心悦愿致情
曲。仪恐慑而避焉。他日会使君夫人出。其女
靓妆丽服。从者越多来而逼之。仪固拒百端
终不屑就。绐之曰。身不洁。请沐浴待命。女
许诺方令具汤沐。女出因闭关。女还排户。
既不得入。自牖窥之。方持削发刀。顾而
言曰。有于此根故为欲逼。今若除此何逼
之为。女惧止之。不可。遂断其势投之于
地。仪亦闷绝。户既不开。俄而使君夫人俱
到。女实情具告遂破户视之渐苏。命医工
舁归蚕室。以火烧地苦酒沃之。坐之于上
以膏傅之。月馀疮愈。使君奏仪是琅琊王
卷二十六 第 873c 页
子。有敕命驿置至京。引见慰问优赍丰洽。
诏袭父爵。仪恳让。誓愿为僧确乎不拔。中
宗敕令领徒。任置兰若自恣化方。仪性好
终南山。因居法兴寺。于诸谷口造庵寮兰
若凡数十处。率由道声驰远谈说动人。或
山行十里间缁素侍者常数千百人。迎候瞻
待甚于权要卿相焉。仪恒居寂定。或言将
来事以决吉凶。必无差忒。人益归之。开元
二十三年六月二十三日。先嘱累弟子。当谨
护身口勿事諠哗。祖师意无别事。静则真
法现前。此外提唱皆不获已。言极激切。因
北首而卧。枕肱右胁著席而亡。此大涅槃之
表兆也。遗言令葬于少陵原南。乃凿原成
室而封之。柩之发也异香芬馥。状貌如生。
祖车出城白鹤数百鸣唳空中。綵云依约覆
车数十里。道俗号咷多持孝服。所葬之地遂
建天宝寺。弟子皆留而守之。

*** 唐镇州大悲寺自觉传

释自觉。博陵望都人也。稚齿厌于俗态。俄
白亲老言。儿乐从佛求度世去。二亲惊愕
咄咤俾去。然无惭怍再拜请命。乃强礼本
部开元寺知钦。钦观其志气弗群。立字曰
自觉。训之曰。汝闻名思义。答曰。佛种从缘
起。唯听明诲矣。既而诵经及格蒙度。至德
二年年满镇州受具足法。即往灵寿县禅法
寺习律经论。勤瘁九年。皆造微也。便言。当
入太行山于一磐石上结茅庵三亩小溪
为兰若。不亦快乎。大历元年九月晦往平
山县界得重林山院。果应所求。遁迹自娱。
卷二十六 第 874a 页
至二年五月天其旱暵。觉则跣足经行。冬
则右肩偏袒。其林薄山谷虎狼狃迹重复。唯
拾果采蔬卯时一食。时恒阳节度使张君患
炎旱。闻觉精苦。躬入山请其祈雨。张语之
曰某无政术致累百姓。三年亢阳借苦引
咎。自责良无补矣或云。龙王多依师听法
忘其施雨愿师垂救旱之誓。有如白水如
念苍生。请辍禅定略入军府。觉乃虔恪启
告龙神。未移晷刻天辄大雨。二辰告足。张
帅归向勤重。若孝子之事父母焉。觉始入法
已来。学诸佛因中誓愿。其数亦四十九也。其
一愿身长随大悲菩萨。次愿造铸大悲像
寺。及乎发言响应。檀施臻萃用赤金鼓铸
成。举高四十九尺。梵相端严眼臂全具。迨
更年稔寺亦随成。今城西山大寺是欤。遂
于坛前诵念至三更。见神光二道作中金
色于晃朗中见弥陀佛。观音势至左右翼
从。佛垂金臂呼自觉声。渐下云来摩其
顶曰。守愿勿悛无宜懈废。利物为先。汝去
吾随任从汝意。言毕云收杳无眹迹。觉以
愿心酬毕。返山林之间择送终之处。贞元
十一年二月望夜有神人现半身。若毗沙
门状。谓曰。师今岁灭度矣。举手谢神人曰。
往来定分吾闻命矣。其年六月十四日。奄归
寂灭。门人欲奉神龛归山寺。州府人苦留。
终于大悲寺南迁塔焉。则十三年四月八日
也。其大悲为恒阳奇事。感应潜通。至周显
德初。敕铸九府圆法。天下铜像一例除毁。时
州人相率出钱赎此像。不允。登即炉橐镕
卷二十六 第 874b 页
冶。真定之人莫不悲悼。时炭炽飞烟无之。
从顶至胸旋收铜汁。斯须计料匠氏暴卒。
自此罢工。迨宋太祖神德皇帝。追铸令全。
代忏前事焉。

*** 唐东京相国寺慧云传

释慧云。姓姚氏。湖湘人也。性识精明气貌疏
朗。高宗麟德元年。正十岁矣。邈然有出尘之
志。二亲多厌沮之。其心匪席不可卷也。父
哀其所愿。从往南岳初祖禅师禀承慈训。
而能黠慧好味经教。沈默如也。至于弱冠
于岳寺受具足法。自专护戒且善毗尼。寻
罢讲科专营福事。发言响答化俗风从。立
事绝私士庶钦揖。乃出重湖而游荆郢。江
南振锡浙汭携囊。务在劝人令舍悭病。随
处盖造葺修寺宇二十馀所。皆功成不宰。
天后久视元年江北行化因缘未会。长安元
年来观梁苑。夜宿繁台。企望随河北岸有
异气属天。质明入城寻睹。乃歙州司马宅
西北园中池沼。云徙步临岸见澜漪中有天
宫影。参差楼阁合沓珠璎。门牖綵绘而九重
仪像逶迤而千状。直谓兜率之宫院矣。云
睹兹异事喜贯心膺。吾闻智严经说。琉璃
地上现宫殿之影。此不思议之境界也。今决
拟建梵宫答其徵瑞。乃挂锡于安业寺。神
龙二年丙午往濮州属县报成寺。发愿为国
摹写弥勒像。举高一丈八尺。募人出赤金。
于时施者委输逡巡若丘阜矣。遂振橐籥
程巧工。一铸克成。相好奇特殆景龙四年庚
戌六月属温王让位奉睿宗。叔父也。景云
卷二十六 第 874c 页
元年云于寺东廊南隅造别殿安圣容。始
云治材方议版筑。檀越众议纷纭未成建
树。至二年辛亥于福慧寺经坊北。贸新安
典午郑景宅。方事兴工掘得古碑。则北齐
天保六年乙亥岁置建国寺。乃高欢嗣子文
宣帝也。睹之者皆惊叹。同舍利弗悲蚁垤
焉。采访使君称异再三。遂沿此记改福慧
为建国寺。迎取安业圣容及殿材至寺。太
极元年五月十三日。改元延和。是岁刑部尚
书王志愔为采访使。至浚郊宣敕。应凡寺
院无名额者并令毁撤。所有铜铁佛像收入
近寺。云移所铸像及造殿宇门廊。犹亏綵
缋。遇新敕乃辍工。云于弥勒像前泣泪焚
香。重礼重告曰。若与此有缘当现奇瑞
策悟群心。少顷像首上放金色光照曜天
地。满城士庶皆叹希有。是时生谤毁者随
丧两目。又有舌肿一尺许者。远近传闻争来
瞻礼。舍施如山乃全胜概。像坐垂趺人观
稽颡。涉恶报者云望像为其悔过。斯须失
明者重视。舌卷者能言。皆愿为寺之奴持
钟扫地也。采访使王志愔贺兰务同录祥
瑞。奏闻睿宗潜符梦想。有敕改建国之
榜为相国。盖取诸帝由相王龙飞故也。仍
敕佛授记寺大德明干。同共检校功德勿
令州府烦扰。中书舍人贾曾侍郎崔沼给事
中卢逸中书侍郎平章事岑羲。皆捐俸禄共
构因缘。或启发心之元。或施外护之力。先
天中行传神于潞邸。玄宗即位。至八月十
五日上皇御书寺额。奉诏令大德真谛并
卷二十六 第 875a 页
弟子二人品官一人赍敕赐幡华及寺额至。
迎受悬挂。云道化梁园身荣福树。百龄有
限四相交迁。终于寺之别院。葬今京之东
郊寺庄塔亭存焉。时号造寺祖师。云去世
后天宝四载造大阁号排云。肃宗至德年中
造东塔号普满者。至代宗大历十年毕工。
或云造塔。僧能分身行化难测品阶。文殊
维摩是王府友吴道子装塑。又开元十四年。
玄宗东封回敕车政道往于阗国。摹写天
王样就寺壁画焉。僧智俨募众画西库北
壁。三乘入道位次皆称奇绝。今之殿宇皆大
顺年火灾之后盖造。宋太祖重修。翰林待诏
高益笔迹壁画。时推笔墨之妙矣。

*** 唐杭州华严寺玄览传(慧昶守如)

释玄览。姓褚氏。其先河南人也。食菜于钱
塘。因是家焉。览诞膺明德。生而悬解。深达
实相。以崇善本。自初念至于舍家师承慧
昶。昶师德无不满众用皆足。年高行尊久
为师范。及见览无一息之间违仁。告门
人曰。无上之道清净为本。有能一念用其
心。吾未见学不足者。江表无真僧久矣。或
以此子为法鼓耶。俾遐迩闻之。其预为
达匠之所甄异也如此。其本邑有故华严
寺。览以包桑之地近于玄礼师之先茔。属
隋室不竞法宇弛颓。名将壑迁迹亦时废。
属于唐初募信人重建。文明岁有敕许还
旧额。广轮制度兼移基址背山临水往返
形胜览初以具戒依天竺。次以僧录住一
闲居。后以耆德统华严三寺。次第同致于
卷二十六 第 875b 页
道。道无不在。因教有迁也。览尝以悯物
慈济为己任。遂议寺前平湖之通川为放
生池。时太守袁从礼因兹劝勉。深入慈门
以禁六里。司马杨敏言感梦。又广至十里。
是以揵鬐掉尾。噞喁浮沈不虞其害。得遂
生性焉。览又以经像为最则殿前画四像。
慈氏为首。铸金铜像三百五十座。弥陀为
首。写经二千馀轴。金字涅槃经为首。如是
功德以顺现报。故王考宗追赠。和州刺史右
散骑常侍封舒国公无量则览之元昆也。量
修学之日临平湖龙见。无不往观。舒公晏然
不离书案。气度如此。明皇初年舒公侍讲。
帝嘉尚之。归觐太夫人。年已期赜。昆季皆
以华皓晨昏之地说法而已。览以开元二十
二年示疾。终于临平所造寺。春秋八十四。
僧明了大觉普贤神满怀逊皆参预法流。奉
法器藏于细砺洞之下基。工部侍郎徐安贞
撰碑颂德焉。又闽中爱同寺释守如。多事劝
诱。越上之民归若[邱-丘+(厂@墨)]聚焉。崇树精庐以为
济众。急在利他。开元十年于寺营浴室。患
地势陡高清泉在下桔槔无用汲引步遥
终以为劳。思虑不迨无由改作。忽一宵下
流顿涸距造浴室所二十馀步清泉迸出。
时谓神功冥作移此泉耳。七闽之民罔不
归信。终于温室之偏房矣。

*** 唐东阳清泰寺玄朗传

释玄朗。字慧明。姓傅氏。其先浦阳郡江夏太
守拯公之后。曹魏世避地于江左。则梁大士
翕之六代孙。遂为乌伤人也。母葛氏初妊梦
卷二十六 第 875c 页
乘羊车飞空蹑虚。而觉身重。自兹已后荤
血恶闻。殆乎产蓐亦如初寐。觉后心轻体
安。婴儿不啼唍尔而笑。九岁出家。师授其
经日过七纸。如意元年闰五月十九日敕度
配清泰寺。弱冠远寻光州岸律师受满足
戒。旋学律范。又博览经论搜求异同。尤切
涅槃。常恨古人虽有章疏。判断未为平
允。往在会稽妙喜寺。与印宗禅师商确秘
要。虽互相述许大旨未周。闻天台一宗可
以清众滞。可以趣一理。因诣东阳天宫寺
慧威法师。威禀承括州智威。时传威是徐陵
后身灌顶师之高足也。朗亲附之不患贫
苦。达法华净名大论止观禅门等。凡一宗之
教迹研覈至精。后依恭禅师重修观法。博
达儒书兼闲道宗。无不该览。虽通诸见
独以止观以为入道之程。作安心之域。虽
众圣继想而以观音悲智为事行良津。游
心十乘谛冥三观。四悉利物六即体遍。虽
致心物表身厌人寰情捐旧庐志栖林
[坚-臣+(虍-七+(一/谷))]。唯十八种十二头陀。隐左溪岩。因以为
号。独坐一室。三十馀秋。麻纻为衣粝蔬充
食。有愿生兜率宫必资福事。乃构殿壁。
缋观音宾头卢像。乃焚香敛念。便感五色
神光。道俗俱瞻叹未曾有。此后或猿玃来而
捧钵。或飞鸟息以听经。时有盲狗来至山
门。长嘷宛转于地。朗悯之焚香精诚为狗
忏悔。不踰旬日双目豁明。至开元十六年。
刺史王上客屈朗出山暂居城下。朗辞疾
仍归本居。厥后诲人匪倦讲不待众。一郁
卷二十六 第 876a 页
多罗四十馀年。一尼师坛终身不易。食无
重味居必偏厦。非因寻经典不然一烛。
非因觐圣容不行一步。其细行修心盖徇
律法之制。遂得远域沙门邻境耆耋拥室填
门。若冬阳夏阴弗召而自至也。其寺宇凋
弊。乃指授僧灵禀建其殿宇。形像累二砖
塔。缋事不用牛胶。悉调香汁。天台之教鼎
盛何莫由斯也。一日顾谓门人曰。吾众事
云毕年旦暮焉。以天宝十三年九月十九日
薄疾而终。春秋八十有二。僧夏六十一。置塔
于岩所。生常撰法华经科文二卷。付法弟子
衢州龙丘寺道宾。净安寺慧从。越州法华寺
法源神邕。常州福业寺守真。苏州报恩寺道
遵。明州大宝寺道原。婺州开元寺清辩。龆年
慕道志意求师。不踰三年思过半矣。行其
道者号左溪焉。第其传法号五祖矣。禹
山沙门神迥著乎真赞矣。

系曰。观其唐世已上求戒者。得自选名德
为师。近代官度以引次排之。立司存主
之。不由己也。朗之求戒不其是乎。如是
师资相练恩义所生。脱临事请为则喻同
野马也。

*** 唐湖州佛川寺慧明传

释慧明。俗姓陈氏。汉太丘长寔之后。世居颖
川。永嘉南渡祖为司徒掾。曾祖仲文有佐
命于陈封丹阳公。祖为双溪谷熟二县令。
考为兰陵长。乃为兰陵人也。明母氏初感
之日如持佛戒。足恶履于荤园口不尝于
鲜器。神梦髣髴如闻法音。既而诞焉。年渐
卷二十六 第 876b 页
及丱方祈舍俗。父母偕听。至受具时即开
元七年也。习学律藏尝谓人曰。昔者繁刑
首作伯成子遁焉。吾虽不舍律仪而恶乎
诤论纷纷。若心印心之法。至矣哉。乃西诣
方岩顿开心地。天宝中有愿于清凉山。淮
汴阻兵明即旋策与禅客遇同游宛陵。
于上石门置兰若三所。有大[虥-儿+巾]来扰如抚
尨焉。时荐饥。群盗欲至必号呼先告。往往
有徵焉。先是此乡好弋猎。明化之皆焚罝
网器仗矣。至天宝五年爰止乎鱼陂道场。
有瑀公者。白土史宗之流。迹迩行辙世莫
之识。始相见曰。南祖传教菩萨来何晚耶。他
日同登鱼陂峰顶。见东南有山苍琅独秀。
谓瑀公曰。吾与此山宿有缘矣。天宝八年
有制度人。州将韦南金举高行黑白状。请
隶名州中宁化道场。明固辞改隶佛川。即畴
昔鱼陂所望之峰。梁吴均故宅之所。地志云。
青山南掘得古佛二躯。莫知年代。获像之
地灵泉涌起。因名佛川焉。泉侧有吴王古
祠。风俗淫祀滥以牺牲。于是明夜泊庙间
雷雨荐至林摧瓦飞。顷之雨收月在。见一丈
夫容卫甚盛。明曰。居士生为贤人死为明
神。奈何使苍生每被血食。岂知此事殃尔
业耶。神曰。非弟子本意人自为之。礼忏再
三。因与受菩萨戒。神欣然曰。师欲移寺。弟
子愿舍此处永奉禅宫。后果移寺于祠侧。
获铜盘之底。篆文有慧明二字焉。建中元
年正月示疾。其日庭水春染山雨昼冥。猛虎
绕垣悲啸而去。十二日奄然长往。春秋八十
卷二十六 第 876c 页
四。僧腊五十一。二月十二日建塔于寺西山
焉传法弟子慧解慧敏如知三人也。若鹙子
采菽之伦也。菩萨戒弟子刺史卢幼平颜真
卿独孤问俗杜位裴清深于禅味。俾昼公为
塔铭焉。

*** 唐湖州大云寺子瑀传

释子瑀。字真瑛。姓沈氏。吴兴德清人也。其先
亡国于沈。因以为氏。春秋沈子之后也。瑀
生而聪慧不以师授。年未总角辞亲出家。
以如意年中大赦度人。坏衣削䰂煤炱世
事。于洛京大福先寺受戒。勤勤祈请假寐。
三日之夕见有神人俨然在目。倏往忽来
或同或异。得非至诚乎。于是烛如来灯
佩菩萨印。證圣中归于大云道场。坚执律
柄僧纲釐举。不亦宜哉。瑀素履纯厖无咎
无誉。使天下之士有外道焉。有阐提焉。
心如飘风言若泉涌挠我圣教挤我妙门。
瑀示以从容诱以方便。莫不稽首挫色
而闻命焉。常礼一万五千佛名。兼慈悲忏。
日夜一匝。或二日三日一匝。夜有圣僧九人
降于礼忏之所。相与行道弹指而去。或夜无
灯烛。心口是念圆光照室如坐月中。如此
则往往有之。瑀慨德清遍邑未有塔寺。遂
锐怀营构。一唱齐和乃成精宇。前后写经
三藏。凡一万六千卷。天宝初临安足法师。死
经三宿。将入地狱。冥中见瑀引至王所。谓
王曰。此人能讲涅槃经。王宜宥之。王曰。唯
闻岩崙师能讲。不闻此师名何也。如是再
三。王不能屈。因赦之。曾是乡人施𤛒
卷二十六 第 877a 页
者。天然不孕因而出乳其通感如是。以十
一年秋禅坐而终。十二年春将启灵龛欲焚
之。容色不变如生。虽少林孕髭蕲春育发。
何独嘉也。大理评事摄监察御史姚淡主客
郎中姚泲刺史杨慧才偕归信焉。

*** 唐明州慈溪香山寺惟实传

释惟实。姓汤氏。富阳人。其为人也。杜多其
行禅观其心。淡然静居长坐不寐。初母氏
抑其愿心不容披削。既而笼开鸟逝岸穴
泉飞。学善财之遍参。同迦叶之练行。天宝
中往明州若[山*(奥-釆+米)]山。夜闻冥告曰。达蓬圣迹
名山宜矣。翌日且登其山。岩洞窈窕石壁削
成。秀异之多实维灵境。有大佛足迹。询其山
叟。则曰。彼开元年中始现斯瑞。遂愿栖此
有终焉之志。时属海寇袁晁蜂蚁屯聚。分
以剽劫杀戮无辜。至于香山。众皆奔窜。实
据榻瞑目。先以大石掩洞门。贼可三二百
数。复舁巨石阔二丈馀镇其穴口。实起喑
呜以掌举之。群盗罗拜以谢之而去。邑民
重之。遂立精舍。弗再岁而成。大历八年也。
太守裴儆奏请署香山题额焉。诏度僧七
人隶名矣。以贞元二年冬示疾终于寺。则
跏趺而化也春秋六十二。法腊三十一矣。

*** 唐朔方灵武龙兴寺增忍传

释增忍。俗姓史氏。沛国陈留人也。典谒之年
登其乡校。百氏简策寓目入神。艺文且工。
乃随计吏数举不捷。会昌初薄游塞垣访
古贺兰山。中得净地者白草谷。内发菩提
心。顿挂儒冠直归释氏。乃薙草结茅为
卷二十六 第 877b 页
舍。倍切精进。羌胡之族竞臻供献酥酪。至
五载节使李彦佐嘉其名节。于龙兴寺建
别院号白草焉。盖取其始修道之本地也。
忍刺血写诸经。大中七年李公虑其枯悴。
躬往敦论曰。师何独善一身行小乘行。胡
不延惜生性任持教法。所利博哉。忍执情
胶固遂著三教毁伤论以见志。帅览而益
加崇重。九年因读大悲经。究寻四十二臂。
至无畏手疑而结坛。浃旬祷请。自空中现
其正印双拳历历可观。遂命画工绘写此
臂焉。或有讥谤者。忍再精悫虔告。画工濯
笔铜碗中忽感宝性华一朵。枝趺𩬞叶一皆
鲜明。睹者惊叹。至咸通十二年七月十日。
示灭于白草院。春秋五十九。以十月十七
日。藏神于水馆之南建塔焉。初忍刺血写
经。总二百八十三卷。画卢舍那。阁三十五
尺。门一丈六尺。起样画大悲功德三轴。自
著大悲论六卷。并藏诸箧笥焉。后节使唐
恒夫。仰其遗迹奏乞旌劝。敕谥大师曰广
慧。塔曰念定。弟子无辙亦致远之高足。赍
血书经二卷瑞华碗一枚诣阙奏呈。宣赐
紫衣。天复中终。及梁乾化初。中书令西平王
韩公逊录遗迹奏闻。太祖敕致谥曰法空。
别赐紫方袍。塞垣荣之。后唐同光中从事薛
昭纪为碑焉。

*** 唐京兆荷恩寺文瓒传

释文瓒。姓张氏。晋阳人也。天姿整恪。幼事
师于并州崇福寺。学该群籍控带三乘。至
若金版银绳之箓。龙韬象秘之文。罔不耰
卷二十六 第 877c 页
耘情田波涛口海。宣畅皇化对扬天休。一
皆悦服。诏为翻译并河南佛授记寺兼京兆
安国荷恩崇福等寺大德。好修福事。设无遮
一百会。凡圣混淆一皆等施。纵风云连起及
至斋日必晴明晏然。感动人祇福无唐设。
春秋六十馀。卒于本院。境内苦雾如泣。数
日不解焉。

*** 唐太原府崇福寺怀玉传

释怀玉。姓许。并州人也。少而警利日览千
言。早露锋芒迥拔侪类。及其长也戒节踰
峻梵场龟鉴。志在修葺无间彼此。夏墟寺
宇。经有阙而必补。像有凋而遍修。三任纪
纲特有崇建。仍校雠大藏经二十馀本。祁
寒盛暑不废晨暮。增饰净土院。兴事任力
转加殊丽。代宗嘉之。委为灌顶道场主。真
言秘诀有所在矣。春秋六十三。卒于本院
云。

*** 唐晋州大梵寺代病师传

释代病者。台州天台人也。姓陈氏。以其尝
发大愿尽一报代众生之病。致本名不显
矣。诞育之辰祥光充室。邻里异焉。七岁丧
父。哀毁几于灭性。白母求出家母才艰阻
遂断一指。亲党敦劝。偏亲乃送于国清寺。
因戒法登满誓志观方。初止今东京。次于
河阳。为民救旱。按经缋八龙王。立道场
启祝毕投诸河。举众咸睹画像沈跃不定。
斯须云起肤寸雷雨大作。千里告足。自此
归心者众。先是三城间多暴风雹。动伤苗
稼雉堞。号为毒龙为之也。代病为诵密语。
卷二十六 第 878a 页
后经岁序都亡是患。盟津民立堂宇若生
祠焉。大历元年。登太行游霍山。乃深入
幽邃结茅而居。有盗其盂食。俄见二虎
据路。会逢代病。盗叩头陈悔。慰谕毕因摩
挲虎头。如是累伏猛兽。其盗本樵子。愿依
附为苦行焉。其中山神庙晋绛之间传其肸
蚃。代病入庙劝其受归戒。绝烹燀牲牢。其
神石像屡屡随劝领首。顾其神妇略无俞
答之状。遂剃神之发毁撤神妇。乡人怪之
闻白州邑。太守怒之曰。此唐高祖初起至
此。久困阴雨其神见形示路以迎义师。厥
后砻石为像。荐飨无亏。此之髡师无状敢
尔。俾系闭于嘉泉寺扃键且严。至二十日
启关寂然禅定。倾城咸往观礼。或声磬舒
徐而起。太守急召之不来。以至约令断头。
代病斩一指以付使者。太守感之。躬就迎
请。移置大梵寺。别营砖浮图以藏其指节
矣。由是檀信骈肩蹑踵。有窴毒于酒者。
贿贫女往施之。代病已知。贫女绐之曰。妾
家酝觉美。酌施和尚求福。况以佛不逆众
生愿。代病曰。汝亦是佛。然贫女惧反饮具
以情告。代病执杯啜之。俄尔酒气及两胫
足地为之坟裂。闻者惊怪。以酒供养自兹
始也。汾隰西河人有疾。止给与净水饮之
必瘳。凡属荐饥必募粮设食。后于赵州
救斯荒歉。作施食道场前后八会。遐迩赖
之道感多类。以贞元十九年秋七月八日奄
然跏趺示灭。四众初谓如嘉泉寺之禅定
欤。香华供养。至于隔岁肤肉渐坚。方知永
卷二十六 第 878b 页
逝。遂漆布缋画之。武宗废塔像无巨细皆
毁除。或议之移入陶灶中。既而生瑞草一
本。其状亭亭若盖。盘错萦纡庇其风雨而
有馀也。宣宗即位佛事中兴。纲紏比丘造
小亭。移真形窴于此。先于嘉泉寺断指
节。已过百龄筋肉甲爪光润且如金色。或
属兵革城陷指亡。后有赍出逃难。事息
归还。亦阴福其逋亡者。至今平阳人崇信
焉。
宋高僧传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