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僧传-宋-赞宁卷二十五

卷二十五 第 866c 页


宋高僧传卷第二十五

宋左街天寿寺通慧大师
赐紫沙门赞宁等奉 敕撰

** 读诵篇第八之二(正传二十一人附见五人)

*** 唐并州石壁寺明度传

释明度。未知何许人也。经论步学三业恪
卷二十五 第 867a 页
勤。诵金刚般若。资为净分。慈济为心。迨贞
观末有鸽巢于屋楹乳养二雏。度每以馀
粥就窠哺之。复咒之曰。乘我经力羽翼速
成。忽早学飞堕地偕殒。度乃瘗之。旬馀梦
二小儿曰。儿等本受卵生小类。蒙上人为
养育诵持回向。今转生人道。距此寺东十
里间。某家是也。度默志之。至十月满往访
此家。男妇果㝈生二子。入视之。数日遂呼
曰鸽儿。一时回头应诺。岁馀能言。皆得成
长。度未知终所。

*** 唐梓州慧义寺清虚传

释清虚。姓唐氏。梓州人也。立性刚决桀黠难
防。忽回心长诵金刚般若。三业偕齐无有
懈怠。尝于山林持讽。有七鹿驯扰若倾听
焉。声息而去。又邻居失火连甍灰烬。唯虚之
屋飙焰飞过。略无焦灼。长安二年独游蓝田
悟真寺。上方北院旧无井泉。人力不及。远
取于涧。挈瓶荷瓮运致极劳。时华严大师
法藏。闻虚持经灵验乃请祈泉。即入弥勒
阁内焚香。经声达旦者三。忽心中似见三
玉女在阁西北山腹以刀子剜地随便有
水。虚熟记其处遂趋起掘之。果获甘泉。用
之不竭。四年从少林寺坐夏山顶。有一
佛室甚宽敞。人无敢到者。云鬼神居宅焉。
尝有律师恃其戒行夜往念律。见一巨人
以矛刺之。狼狈下山逡巡气绝。又持火头
金刚咒僧。时所宗重。众谓之曰。君咒力无
双能宿彼否。曰斯焉足惧。于是赍香火入
坐持咒。俄而神出以手揽足。投之涧下。七
卷二十五 第 867b 页
日不语精神昏倒。虚闻之曰。下趣鬼物敢
尔。即往彼如常诵经。夜闻堂东有声甚厉。
即念十一面观音咒。又闻堂中似有两牛
斗。佛像皆振。咒既亡效。还持本经一契。帖
然相次影响皆绝。自此居者无患。神遂移
去。神龙二年准诏入内祈雨。绝二七日雪
降。中宗以为未济时望。令就寺更祈请。即
于佛殿内精祷并炼一指。才及一宵雨周
千里。指复如旧。才遇大水寺屋皆垫溺。其
院无苦若无涝没。凡诸异验皆如此也。

*** 唐睦州乌龙山净土道场少康传

释少康。俗姓周。缙云仙都山人也。母罗氏因
梦游鼎湖峰得玉女手捧青莲。授曰。此华
吉祥。寄于汝所后生贵子。切当保惜。及生
康之日。青光满室香似芙蕖。迨绷褓之年
眼碧唇朱。齿得佛之一相。恒端坐含笑。时
乡中善相人也。目之此子将相之才。不语
吾弗知也。年甫七岁抱入灵山寺中。佛生日
礼圣容。母问康曰识否。忽发言云。释迦牟
尼佛。闻皆怪之。盖生来不言语也。由是父
母舍其出家。年十有五所诵之经已终五
部。于越州嘉祥寺受戒。便就伊寺学毗
尼。五夏之后往上元龙兴寺听华严经瑜伽
论。贞元初至于洛京白马寺殿。见物放光
遂探取为何经法。乃善导行西方化导文也。
康见欢喜咒之曰。我若与净土有缘。惟此
轴文斯光再现。所誓才终果重闪烁。中有化
佛菩萨无算。遂之长安善导影堂内乞愿
见善导。真像化为佛身。谓康曰。汝依吾施
卷二十五 第 867c 页
设利乐众生同生安养。康如有所證。南
至江陵果愿寺遇一法师。谓康曰。汝欲化
人径往新定。缘在于彼。言讫不见。止有香
光望西而去。洎到睦郡入城乞食得钱。
诱掖小儿能念阿弥陀佛。一声即付一钱。
后经月馀孩孺蚁慕念佛。多者即给钱。如
是一年。凡男女见康则云阿弥陀佛。遂于
乌龙山建净土道场。筑坛三级。聚人午夜
行道唱赞。二十四契称扬净邦。每遇斋日
云集所化三千许人登座。令男女弟子望
康面门。即高声唱阿弥陀佛。佛从口出。连
诵十声十佛若连珠状。告曰。汝见佛身即
得往生。以贞元二十一年十月。示众嘱累
止劝急修净土。言毕跏趺。身放光明而逝。
天色斗变狂风四起。百鸟悲鸣。乌龙山也一
时变白。今坟塔存于州东台子岩。岁久唯
馀方石石傍之土相传疗疾。州民凡婴众
病悉焚香取土。随服多差。石之四隅若车
辙焉。汉乾祐三年天台山德韶禅师重建其
塔。至今高敞。时号后善导焉。

系曰。康所述偈赞皆附会郑卫之声。变体而
作。非哀非乐不怨不怒。得处中曲韵。譬
犹善医以饧蜜涂逆口之药诱婴儿之入
口耳。苟非大权入假。何能运此方便度无
极者乎。唱佛佛形从口而出。善导同此作
佛事。故非小缘哉。

*** 唐江州开元寺法正传(会宗)

释法正。不知何许人也。宽旷其怀慎修厥
行。司辰于三业御史于六根。以其日讽金
卷二十五 第 868a 页
刚般若三七过。执持恭恪罔或云懈。长庆
初得疾暴终。云。倏至幽冥引见王者。问曰。
师生平艺何福田获何善果。正以诵经为
对。王乃揖上殿令登绣座。请诵七通。王
以下侍卫靡不合掌。阶下拷掠搒击论愬
寂若无声。念毕后遣一人引正令还人
间。王降阶揖送云上人更得三十年在世勿
废诵持。随吏行数里。至一巨坑俾正俯
窥。为吏推堕若陨空焉。飒然苏起。初正死
唯面不寒起述其事。变心迁善者不一。正
后年暨八十馀卒于住寺。次荆州功安县释
会宗。俗姓蔡。初泛尔为僧别无他技。忽经
中蛊病乃骨立。因苦发心志诵金刚般若
经。以待尽尔。至五十过梦有人令开口。喉
中引出发十馀茎。其夜又有梦吐螾长一
寸。月馀因此遂愈。当长庆初也。荆山僧行
睹见其事。宗不测终所。

*** 唐京兆大兴善寺守素传

释守素者。立性高迈与群不同。居京兴善
寺恒以诵持为急务。其院幽僻庭有青桐
四株。皆素之手植。元和中卿相多游此院。青
桐至夏中无何发汗。颇污人衣如輠脂
焉。而不可浣。时相国郑公絪。尝与丞郎数
人避暑。且恶其滴沥谓素曰。弟子为师
伐此树。各植一松可乎。及暮素戏咒之
曰。我种汝二十馀年。汝以汗之淋沥为人
所恶。同恶木之不可休其下也。来岁若然
我必薪之。自尔绝踪矣。素誓不出院。诵
法华经三万七千部。夜恒有貉子驯扰来听
卷二十五 第 868b 页
经。斋时则乌鹊就掌取食。他僧以食诱群
羽。皆惊噪而逝。长庆初有僧玄幽。题此院
云。三万莲经三十春。半生不踏院门尘。当时
以为住句也。素之终代罔得详焉。

系曰。刺漆树者恒患其少滴。爱故难求。
斩魏树者患其多辛。恶之易得。嗟尔青桐
发汗世所罕闻。及乎素公诋呵。明年绝迹。
岂有出家弟子不如其无情树木乎。既不
能为漆与物隔其污。为魏与食加其味
乎。苟认师友之弹呵取今完净。传曰。过则
勿惮改。本教则悔罪清净。如本无异。思
之。

*** 唐幽州华严和尚传

释华严和尚。不知名氏。居在幽州城北。恒
持华严经以为净业。时号之全取经题呼
召耳。其所诵时一城皆闻之。如在庭庑之
下。万岁通天年中韩国公张仁愿之为幽州
都督也。夜闻经声品次历历然。及尔晨兴
谓夫人曰。昨宵城北道人讽诵。若在衙署
前也。还闻已否。夫人曰。是何地远可得闻
乎。张君曰。如其不信可各遣小竖走马往
覆之。果无差谬。张君请召入城。及相见谓
张君曰。有愿胡不报乎。答曰。现造袈裟五
百缘布施罗汉去。华严曰。勿去馀处。但送
往州西马鞍山竹林寺内施僧。及遣使赍
香衣物登佛龛山。已去觅竹林寺且无踪
迹。如是深入陟高山见一翁。问之曰。旦
随吾来。倏睹云开寺现。景物非凡世所有。
入寺散袈裟。毕而少二人。彼老宿曰。可赍
卷二十五 第 868c 页
还二分一与张仁愿一与华严和尚。自此
方知华严和尚是竹林圣寺中来使留一宿。
出已经年。行化既久。及终坐亡。肉身不萎
败。范阳之人多往乞愿。时有徵应。塔近因
兵革而废矣。

系曰。一口宣诵何能入远近人人耳耶。通
曰。近则若愿持经善法力故。远则一音演
说随类闻解。其人是圣寺员位。断可知矣。

*** 唐河中府柏梯山文照传

释文照。不知何许人也。本敦朴迟讷之人
耳。然见佛像则悦怿。一旦诣柏梯寺礼昙
延法师画影出家。专念诸经罔知诠显。常
愤受性昏浊。忽若假寐。见昙延法师。身长
一丈目光四射。谓照曰。尔所欲者吾安能致
之。吾有聪明经一卷。求之于彼必谨而持。
取感应若俯拾地芥耳。即袖中出以授之。
则金刚般若也。登即执读七过。而便惊寤经
犹在目。然后念通无滞如久习焉。其喉舌
间曲折浮沈。寻变入节非常调也。自此聪
敏日新辩给在口。时谓为观音附丽于厥
躬也。且曰。我师是周隋国师。凡所纂集义
疏必乘梦寐而神授。我无愧为资矣。

*** 唐陜府法照传

释法照。不知何许人也。立行多轻率游方
不恒。长庆元年入逆旅避雨。逡巡转甚泥
淖。过中时乞食不得。乃咄遣童子买彘
肉。煮夹胡饼数枚粗食略尽。且无耻愧。旁
若无人。客皆诟骂。少年有欲驱者。照殊不
答。至夜念金刚经。本无脂烛。一室尽明。异
卷二十五 第 869a 页
香充满。凡二十一客。皆来礼拜谢过。各施
衣物。照踞坐若无所睹。后不知终所。

*** 唐蕲州广济县清著禅院慧普传

释慧普。姓宋。本郡蕲水人也。性地疏朗敏利
桀然。既奉尸罗冰雪任操。元和十二年乐
广济山秀地灵愿栖于此。始谋诵大涅槃
经历稔弥年。卒通四十二卷。闻者怃然曰。
四帙大经若为温习。非揣量而可庶几乎。
或疑其妄言彻部有乱。次举品题以试验
之。且无涩滞。少辽缓之无不弭伏。普亦
不戒意。躬刀耕火种趣足而已。卉服布裘度
其伏腊。日夜经声不绝。如是涉三十载邑
人学者莫不推重。增修院宇。以大中三年
冬无疾集众告违跏趺坐终。俨若凝思。
弟子以香泥缠饰迁于山椒塔中。号涅槃
焉。于今香火不绝。

*** 唐今东京客僧传

亡名。长庆中自远而至。状辄粗暴。见寺中
净人。咄曰。与吾将钱沽酒。寺僧见之怒其
勿遮戒检。辱我僧坊其何以堪。遂夺其瓶
击寺外柏树。瓶则铿然已碎。其酒凝滞不
流。著树如绿玉焉。摇之不散嗅之无臭。
寺僧惊怪顾客何为。客曰。某常持金刚般
若。须预饮此物一杯。则讽吟浏亮率以为
常。非此不可。上人勿怪。寺僧迟回之际。愀
然其容将器就树盛之。其酒尽落器中
略无孑遗。观者如堵奄然流啜。斯须器窳而
酣畅。不知其僧往复何所。

*** 唐上都大温国寺灵幽传
卷二十五 第 869b 页

释灵幽。不知何许人也。僻静淳直诵习惟
勤偶疾暴终。杳归冥府引之见王问修何
业。答曰。贫道素持金刚般若。已有年矣。王
合掌屡称善哉。俾令讽诵。幽吮唇播舌章
段分明念毕。王曰。未尽善矣。何耶。勘少一
节文。何贯华之线断乎。师寿命虽尽。且放
还人间十年。要劝一切人受持斯典。如其
真本即在濠州钟离寺石碑上。如是已经
七日而苏。幽遂奏奉敕令写此经真本。添
其句读。在无法可说是名说法之后是也。

系曰。春秋夏五不敢轻加。佛教宜然无妄
酿矣。通曰。灵幽获钟离寺石经。符合无苦。
如道明所添糅。使人疑豫。必招诈伪。率易
改张称有冥告。诫之哉。

*** 唐荆州法性寺惟恭传(灵岿)

释惟恭。不详何许人也。少孺出俗于法性
寺。好尚偪下多狎非法之友。虽乖僧行
犹勤持诵金刚般若。罕离唇齿。酒徒博侣
交集门庭。虚诳云。为曾无廉耻。后遇病且
死。同寺有灵岿其迹相类。号为一寺二害
也。岿偶出去寺一里所。逢六七人少年甚
都。衣服鲜洁各执乐器如龟兹部。问灵岿
曰。惟恭上人何在。岿即语其处。疑其寺行
香乐佛也。及晓回入寺闻钟声云。恭卒。
所见者乃天乐耳。盖承经力必生净刹。亦
以其迹勉灵岿也。岿感悟折节。缁门崇重
终成高迈焉。

*** 唐明州德润寺遂端传

释遂端。姓张。不知何从而来。德润寺求师。
卷二十五 第 869c 页
其为人也质直清粹不妄交游。师授法华
经。诵犹宿构。人皆骇叹。至乎老齿勤而无
懈。十二时间恒讽不辍。咸通二年忽结跏
趺坐而化。须臾口中出青色莲华七茎。远近
奔走皆至观礼。邑人同心造龛窆于东山之
下。二十馀年坟茔屡屡光发。后开视之形质
如生。众迎还寺漆纻饰之。今号真身院存
焉。伊寺者吴太子太傅都乡侯阚泽书堂。后
舍为伽蓝。其题额取泽字也(今普济寺是也)

系曰。端终口出优昙钵华是乎。闻诸轮王
出世海中道上方生是华。今像末岂有是邪。
通曰。为感其人而应则不可以时拘也。
譬犹麟非中国之物。感明王而至同也。

*** 唐越州诸暨保寿院神智传

释神智。婺州义乌人也。俗姓力。力氏之先。黄
帝臣牧之后。汉有鲁郡相力归。因官居兖。
遂为鲁人也。祖考皆田畯。而以朴素相沿。
智少有贞操恳乐舍家。就云门寺惟孝为
师。年十二一食断中。持大悲心咒应法登
戒。峻励恪勤。俄属会昌灭法。智形服虽殊
誓重为僧。磨不磷而涅不淄。于时见矣。大
中初年复道巡游暨阳考于禅室。且曰营
廷之鱼潜于薮泽。宜哉。此处吾之薮泽也。恒
咒水杯以救百疾。饮之多差。百姓相率日给
无算。号大悲和尚焉。大中中入京兆。时升
平相国裴公休预梦智来。迨乎相见欣然。
相国女即鬼神所被。智持咒七日平复。遂
奏请院额曰大中圣寿。仍赐左神策军钟
一口天后绣㡧藏经五千卷。裴君为书殿额。
卷二十五 第 870a 页
智以光启丙午岁十二月终于东白山。春秋
六十八。法腊四十八。迁座归暨阳南山入
塔焉。

*** 梁扬州禅智寺从审传

释从审。不详氏族。幼入江都禅智寺舍家。
诵经数万馀言。其寺即隋炀帝之故宫也。咸
通五年受具戒于燕台奉福寺。律席经筵遍
知尝染。后并三衣成五纳。诸名山胜概无
不游览。末归淮甸推为僧首。五六年间一
皆严肃。然恒诵净名经未愆日计。以贞明
二年三月十八日构疾。迨十九日禺中微
息而终。颜貌如常。茶毗获舍利三十粒。坚
明通锻无耗。叠石为坟。筠源沙门灵护述
坟铭云。

*** 梁温州大云寺鸿楚传

释鸿楚字方外。姓唐氏。永嘉人也。生而符彩
且异群儿。及甫髫龄器度宏旷。楚之外昆
弟皆出俗越之龙宫伽蓝。遂祈二亲亦愿
随往网疏鱼脱笼揭鹤飞。杜若殖于兰洲。新
缯染于绛色。互相切直诵习弥通。年二十三
方升上品无作。及回本郡时州将朱褒。知
其名节钦揖愈勤。唐大顺中以城南有废大
云寺荒墌表闻昭宗欲重缔构。帝俞其请。
于是百工俱作。楚躬主之。施利程功不愆
于素。而讲经礼像无相夺伦。武肃王钱氏。乾
化初年于杭州龙兴寺开度戒坛。召楚足
临坛员数。因奏荐梁太祖赐紫衣并号。固
让弗听终不披著。自言。凉德何称法门命
数之服。时诗人郑说南游访鸿静法师。邂逅
卷二十五 第 870b 页
与楚会。体知高行杼诗赠楚云。架上紫衣
闲不著。案头金字坐长看。楚宽慈人未尝
见其愠色。神气清爽。厥颐丰下且皤其腹。
目不邪视顾必回身。世俗之言不轻掉舌。
所讲法华经计五十许座。一日楚之讲堂中
忽生莲华。重柎复叶香气芬荂。以长兴三
年壬辰六月五日无疾而化。俗龄七十五。法
腊五十二。道俗孺慕。其年迁塔于慈云右冈
焉。楚讲贯外深夜行道诵经。将逝夕灯光忽
暗经声绝微。告门人曰。劳尔给使吾将往
矣。其所卧之榻中。先有白蛇。其大若肱。恒
同卧处。长诫童侍无妄惊扰。生常撰上生
经钞。刺血写法华经一部。至今永嘉人谓
为僧宝中异宝焉。

*** 后唐温州小松山鸿莒传

释鸿莒。姓唐氏。永嘉人也。早出家于越州龙
宫寺。始则诵法华经全部。得度裹足往趋
长安学律。因读化度寺碑。时有举人旁听
见莒目瞻多行。异之知能背碑。请莒诵
之。儒生覆其文了无一误。又相将去崇圣
寺亦然。而多强记辈流所推。言归故乡请
受二众依止。其细行也生来未尝叱其狸犬。
岂况诸馀乎。然昼夜行道诵经。有鬼神扶
卫。或为然烛。或代添香。皆鬼物也。天成三
年戊子水涝之后。报之以大旱。民荐饥馑。
有强盗入其室。莒待之若宾客。躬作粥
饭饲之曰。徐徐去山深无人。汝曹为天灾
所困耳。盗者拜受而去。弟子中欲袭其不
备。莒曰。非我弟子。我舍此永入深山矣。诸
卷二十五 第 870c 页
子罢轻袭之意。长兴癸巳岁中恬然无疾。
跏趺俨然长逝。至三更手敲龛门者三。弟
子哭泣启开。云吾告汝等。与吾换新衣裳。
缘佛土诸上善人嫌吾服章不净。易毕便
终。七日顶暖时院中有巨犬三能猛噬迁塔
日随人驯狎。时山中麇鹿飞鸟相参。犬无挚
猛兽不惊奔。葬后有虎绕坟嘷叫。其感物
之情如是。有弟鸿楚并高行。为时所重。

*** 后唐凤翔府道贤传

释道贤。不知何许人也。持讽孔雀王经以
为日计。末则受瑜伽灌顶法。持明之功愈
多徵应。尝夜梦佛携贤行。步步蹈履浓云
若乘刚焉。每行不知几百里。而指之曰。此
摩竭陀国。此占波国。南印度。西印度。迦湿弥
罗等国。且行且记喜跃不胜。及寤觉冥解
五天梵音悉昙语言。时西域僧到岐下葱岭
北诸胡僧往往伪称五印人。贤以一接语言。
先斥之曰。汝是某国人。北戎南梵无敢绐
之。陇坻道俗皆禀承密藏号阿阇黎也。迨
长兴末明宗晏驾立从厚为帝。凤翔清泰不
恭其命。遣王思同帅师伐之。清泰乃婴
城自守。清泰问贤曰。危甚矣如何。对曰。召
窦八郎。可逆知胜负也。清泰出乘城抚众。
其窦八介甲持戈来马前作迎斗之状。跳
跃已解甲投戈而走。贤曰。此外敌必降之象
也。果如斯说。清泰乃拥兵而东。召贤俱行。
入洛即帝位欤。改元曰清泰。贤奏曰。年号
不佳。何邪。水清石见。至二年敕移并州。晋
高祖为天平军乃阻兵自固。潜连契丹长
卷二十五 第 871a 页
驱入洛。清泰自焚。果石见之应矣。晋兵未
至。贤先终于洛。今两京传大教者。皆法孙
之曾玄矣。窦八郎者岐人也。家且富焉。自荷
器鬻水。言语不常。唯散发披衣狂走与李
顺兴相类或遇牛驴车必抚掌而笑。迨死
焚之。火聚中尽化金色胡蝶而飞去。或手
掬衣扇行之。归家供养焉。

*** 汉江州庐山若虚传(亡名僧)

释若虚。隐于庐山。数年持经不出石室。江
南国主李氏钦尚其道。累徵终不降就。唯言
老僧无能。宁销王者归心。若更相呼窜入深
山矣。或衣物则避让。香则受之。以乾祐中
盛夏坐终。身不沮坏。今湓城人供养影相
焉。又潭州释亡名。恒诵法华经口无他语。
长沙文昭王马氏。特加礼重。召入天策府湘
西院供养。然其语事诡异堪惊。一旦召知
佛殿僧。令急襞掠佛像。各就两厢。僧皆谓
为狂发。相目而笑。举止极甚忽切。须臾自
入正殿内。据佛座而坐奄然而化。举州道
俗争礼焚香。汉乾祐中也。

*** 周会稽郡大善寺行瑫传

释行瑫。姓陈氏。湖州长城人也。考曰良。母
陶氏。钟爱之心与诸子异。然其敏利又于
郡童杰然而出。父母多途碍其出家之志。终
弗能禁。唐天祐二年依光远师求于剃染。
年十有二诵法华经。月奇五辰而毕轴。次维
摩经尽如道安朝请经而暮纳本焉。寻于
馀杭龙兴寺受满足戒。遂往金华双林寺智
新。传南山律钞。弭节服膺流辈推揖。常食
卷二十五 第 871b 页
时至以不𥽦之米与菜茹投小鼎中参煮
而食。此外断无重味。义解之心理棼破木都
无难色。尝谓人曰。所好甚者不见他物之
可好。吾之好也。乐且无荒也。后唐天成中
寓于越乐若耶山水。披览大藏教。服枲麻
之衣。慕道俗置看经道场。于寺之西北隅
构楼阁堂宇。蔚成别院。供四方僧曾无匮
乏。以显德三年壬子秋七月示疾终于此
院。报龄六十二。法腊四十四。瑫性刚正无面
谀无背憎。足不趋豪贵之门。囊不畜盈馀
之物。房无闭户口无杂言。亦览群书旁探
经论。慨其郭移音义疏略慧琳音义不传。遂
述大藏经音疏五百许卷。今行于江浙左右
僧坊。然其短者不宜称疏。若言疏可以疏
通一藏经。瑫便过慈恩百本几倍矣。其耿介
持律。古之高迈也矣。

*** 宋东京开宝寺守真传(沙弥弥伽道荫)

释守真。永兴万年人也。俗姓纪。汉诈帝信之
鸿绪。乃祖乃父素履贞吉。奕叶孝行充塞闾
里。故乡人美其孝焉。遂目之曰纪丁兰也。
真即其后矣。洎黄寇于纪僖宗蒙尘车驾避
锋而西幸。咸镐失守而没贼。因而徙家居
于蜀矣。及冠也偶游圣寿寺。见修进律师
行出物表语越常度。乃解带卸冠。北面而
事之。七支既备。先谒从朗师学起信论。次
依性光师传法界观。后礼演秘阇梨授瑜
伽教。并得心要咸尽指归。自明达诸法
宣畅妙典。四十年间略无怠矣。而赐号曰
昭信焉。讲起信及法界观共七十馀遍。皆
卷二十五 第 871c 页
以灯传灯用器投器。嗣乎法者二十许人。
开灌顶道场五遍。约度僧尼士庶三千馀
人。开水陆道场二十遍。常五更轮结文殊
五髻教法。至夜二更轮西方无量寿教法。
称阿弥陀尊号修念佛三昧期生净域。一
日谓弟子缘遇曰。如来不云出息不保入
息。吾之寿也幸矣。汝之年也耄矣。今欲顺
俗从世。预设二塔。其可得乎。缘遇稽首而
对曰。广度长老舍院之右地。请建塔者有
年矣。今大师属其意。长老致其美。因缘冥
契安可而止。于是鸠工而营之。自十月琢
磨至来一月彻缋。以开宝四年秋八月九
日。命众念佛。佛声既久令止。奄然而归寂。
俗寿七十八。僧腊五十三。其月二十一日焚
葬于北永泰门外智度院侧。其获舍利光润。
各将供养之。次沙弥弥伽者。于阗国人也。专
诵华严经曾无间息。圣历年中天帝释请迎
伽上天诵持乃曰。每被阿脩罗见扰故屈
师来请。为诵宣华严经以禳彼敌。遂升座
朗讽是经。时修罗军众闻经乃现威神。一
时而化去。又沙弥道荫。常念金刚经宝历初
因他出夜归虎暴。中路忽遇哮吼跳踯于
前。荫知不免乃闭目而坐。唯默念是经心
期救护。虎遂伏草守之达曙。村人来往乃
视虎。其蹲处涎流于地焉。荫后持诵益加
高行矣。

论曰。入道之要三慧为门。若取闻持勿过
读诵者矣。何耶。始惟据本。本立则道生。次
则舍诠。诠留则月失。比为指天边之桂影
卷二十五 第 872a 页
而还认马上之鞭鞘。如此滞拘去道弥远。
然则机有新发。迹或乍移。须令广览多闻。
复次背文高唱在乎品位。先号法师故经
云。受持读诵解说书写如法修行是也。原夫
经传震旦夹译汉庭。北则竺兰始直声而
宣剖南惟僧会扬曲韵以讽通。兰乃月氏之
生。会则康居之族。两家左右二见否藏无为
冰上之狐兔问堠傍之路。通曰。西竺僧
持部类行事不同。或执亲从佛闻更难釐
革。或称我宗自许多决派流。或直调而质
乎。或歌声而巧矣。致令传授各竞师资。此
是彼非我真他谬。终年矛盾未有罢期。故
有若美一期之呗𠽋诵三契之伽陀感车
马而不行动人天之共听。此曲折声之效也。
若乃盘特少句。薄拘短章。止忧忘以鼓唇。胡
暇巧而扬舌。犹登中圣或致感徵。此直置
声之验也。今以一言蔽之。但有感动龙神
能生物善者。为读诵之正音也。或曰。常闻
光音天之语言则是梵音未委。那为梵音
邪。请状貌以示之。通曰。诸陀罗尼则梵语
也。呗𠽋之声则梵音也。或曰。如天下言音。
令人乐闻者。与襄阳人为较准。彼汉音也。
音附语言谓之汉音汉语。则知语与音别。
所言呗𠽋者是梵音。如此方歌讴之调欤。
且梵音急疾而言则表诠也。分晓舒徐引曳
则呗𠽋也。或曰。此只合是西域僧传授。何以
陈思王与齐太宰捡经示沙门耶。通曰。此
二王先已熟天竺曲韵。故闻山响及经偈乃
有传授之说也。今之歌赞附丽淫哇之曲惉
卷二十五 第 872b 页
懘之音。加酿瑰辞包藏密咒。敷为梵奏。此
实新声也。如今启夹。或曰开题。秖知逐句
随行。那辨真经伪造。岂分支品。未鉴别
生。能显既知所诠须体。当闻舍筏适足归
宗。达其阿字之门。图其法身之体。此读诵
之至也。其有难通帚字多游族家。急令
口诵于一经。且为身参于五众。赖能暗诵
免呼粥饭之僧。如偶澄清缓裹归家之幞。
或曰。国朝度戒何责经乎。岂不闻羯磨之
辞止云年满衣钵具足不言念经为增上
缘耶。通曰。此灭法无知之徒言耳。上根感
戒果證相随。何以经纸数考试耶。脱舍下
根之诵持。入法止阘茸白丁矣。南山大师
云。才登解发便须通览。又后周初多度僧
尼。敕灵藏铨品行业。若讲若诵卷部众多。
随有文义。莫不周鉴。时共测量通经了
意。最为第一。此乃精选诵经通义为入道
之阶渐也。不见此文深为痛惜。梁传目此
为经师。宣师不沿而革号为读诵。今釆诸
师。从唐至宋。取其多善。宗归乎高。则有
感神宿庙度苦因经。法智往生感金光之
照野。明慧行道占虹气之贯天。或受请居
罗汉之前。或持明救城阳之疾得御诗之
饯送。见势至之来迎。使者摄而不能。妖狐
媚而自变。猗欤元皎致李树之丛生。焯尔楚
金感帝王之入梦。圆光在顶三昧现前。遇
诵华严放金光于口角后游地狱乘宝座
于西方。三刀断势伤于竹筒。千福经声入于
帝耳。證返不餐于薏苡。康声无断于连珠。
卷二十五 第 872c 页
或添龄于三十许年。或差蛊于数十茎发。或
经音遍于燕垒。或本足在于钟离。或乐象
龟兹。或口开菡萏。或鬼神避咒。或陆地生
莲。或梦华胥而悉解梵音。或坐佛座而便
归圆寂。如斯上德若此法师。殖璧随方贯
华有次。身为金鼓。击之成忏悔之音。口若
玉箫。吹之出神仙之曲。因依相授。徙倚独
宣。可谓皮裹法华足行经藏。俾法音之不
断善付三乘。皆成佛之无馀还宣八辩者
也。诗曰。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望吾曹无忘
取则于此焉。
宋高僧传卷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