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僧传-宋-赞宁卷十八

卷十八 第 820b 页


宋高僧传卷第十八

宋左街天寿寺通慧大师
赐紫沙门赞宁等奉 敕撰

** 感通篇第六之一(正传十五人附见三人)

*** 后魏西凉府檀特师传

释檀特师者。一名慧丰。不知何许人也。身
虽剃染率略无检制。饮酒啖肉语默无常。
逆论来事后必如言。居于武威肆意狂逸。
时宇文仲和为刺史。请之入州。历观厩
库乃云。何意畜他官物邪。仲和不谕其旨。
怒之不令在城。未几仲和拒不受代。朝
延令独孤信擒之。仲和身死资财没官。周
文闻之降书召之。檀特至岐州。会齐神武
来寇玉壁。檀特曰。狗岂能到龙门邪。神武
果不至龙门而还。侯景未叛。东魏之前忽
捉一杖。杖头刻为猕猴形。令其面常向西
日夜弄旃。又索一角弓牵挽之。俄而侯景
启降。寻复背叛归梁。皆可徵验。至大统十
七年春初。忽著一布帽。周文左右惊问之。
檀特曰。汝亦著王亦著也。至三月而魏文帝
崩。复取一白绢帽戴之。左右复问之。檀特
曰。汝亦著王亦著也未畿丞相夫人薨。后复
戴问对同前。寻丞相第二子武邑公薨。其事
验多如此也。俄而病卒。周文命葬之。

*** 后魏晋阳河秃师传
卷十八 第 820c 页

释河秃师者。不详何许人也。魏孝昌中于
晋阳市肆间行往。乍愚乍智。作沙门形。时
人不测。止呼为河秃师。及齐神武诞第二
子洋。文宣帝也。武明太后见家贫甚。与亲
戚言及家计。正忧饥冻死耳。洋方生数月
尚未能言。欻言曰得活。二字分明。太后左
右大惊而不敢言。谓为妖怪。时传秃师神异
射事多中。巧诱而至。太后意占其儿子早言
为怪。乃遍见诸子。文襄魏永熙后旁以禄
位历问之。至洋再三举手指天而已。口无
所言。若诸子皆别无举措矣。后不测其
终。

*** 陈新罗国玄光传

释玄光者。海东熊州人也。少而颖悟顿厌俗
尘。决求名师专修梵行。迨夫成长愿越沧
溟求中土禅法。于是观光陈国利往衡山。
见思大和尚开物成化。神解相参。思师察
其所由。密授法华安乐行门。光利若神锥
无坚不犯。新犹劫贝有染皆鲜。禀而奉行
勤而罔忒。俄證法华三昧。请求印可。思为
證之。汝之所證真实不虚。善护念之令法
增长。汝还本土施设善权。好负螟蛉皆成
蜾蠃。光礼而垂泣。自尔返锡江南。属本国
舟舰附载离岸。时则綵云乱目雅乐沸空。
绛节霓旌传呼而至。空中声云。天帝召海东
玄光禅师。光拱手避让。唯见青衣前导。少
选入宫城。且非人间官府。羽卫之设也。无
非鳞介。参杂鬼神。或曰。今日天帝降龙王
宫请师说亲證法门。吾曹水府蒙师利益。
卷十八 第 821a 页
既登宝殿次陟高台。如问而谈略经七日。
然后王躬送别。其船泛洋不进。光复登船。
船人谓经半日而已。光归熊州翁山。卓锡
结茅乃成梵刹。同声相应得法者蛰户爰
开。乐小回心慕膻者蚁连倏至。其如升堂
受莂者一人。入火光三昧一人。入水光三
昧二人。互得其二种法门。从发者彰三昧
名耳。其诸门生譬如众鸟附须弥山皆同
一色也。光末之灭罔知攸往。南岳祖构
影堂。内图二十八人。光居一焉。天台国清
寺祖堂亦然。

系曰。夫约佛灭后验入道之人。以教理行
果四法明之则无逃隐矣。去圣弥近者修
行成果位證也。去圣稍遥者学教易见理
亲也。其更绵邈者学教不精见理非谛。夫
一念不生前后际断。斯顿心成佛也。理佛具
足行布施行。曾未尝述行佛。具体而微。
东夏自六祖已来。多谈禅理少谈禅行
焉。非南能不说行。且令见道如救头然。
之故。南岳思师切在兼修乘戒俱急。是以学
者验诸行果。其如入火光三昧者。处胎经
中以禅定摄意入火界三昧刹土洞然。愚
夫谓是遭焚。若入水界三昧。愚夫见谓为
水投物于中。菩萨心如虚空不觉触娆者。
此非二乘所能究尽也。斯乃急于行果焉
无令口说而身意不修何由助道耶。

*** 隋江都宫法喜传

释法喜。南海人也。形容寝陋短弱迂疏。可年
四十许。岭表耆老咸言。儿童时见识之颜貌
卷十八 第 821b 页
如今无异。蛮蜒间相传云。已三百岁矣。亦自
言。旧识庐山慧远法师。说晋宋朝事历历
如信宿前耳。平素时悄然见人必语语必
含深意。吉凶之徵有如影响。人亦不欲与
喜相见。惧直言灾恶忤逆意也。陈朝马静
为广州刺史。方上任喜直入州上厅事。画
地作马头形。以示其子而去。静本扶风名
族。雄勇多武略。不闲事体。及临州也每
出行部从甲士数万。旌旗剑戟若虹霓映
乎霜雪。言以此可用威边徼。其奢僣过度。
王者之不若。被人诬告谋反。静惧即遣妻
子百馀人入朝示无图变。陈主犹惑遣临
汝侯观其形势。曰必有反状便可行戮。实
无逆谋直往代之。临汝利其财产至州不
验是非。静恃心无异束手诣临汝。便叱
左右擒而斩之。此画地之明效矣。喜之先
见皆同此类。炀帝闻之追来扬州。未久宫
内树一堂新成。喜匆匆升堂。观览俄惊走
下阶唱言。几压杀。其日夜阑大雨堂崩。毙者
数人。其后又于宫内环走言索羊头帝闻
恶之责以狂言。敕锁著一室数日。三卫于
市见喜坦率游行。还奏敕所司覆验禁闭
之处。门锁如故。守当者云喜见在室内。于
是开户见袈裟覆一聚白骨。其锁贯项骨
不脱。帝甚惊怪。敕遣长史王恒疾往验之。
袈裟覆白骨骨皆钩锁相连。铁锁縻其项
骨。帝闻愕然称叹。尤增信重。敕令勿轻摇
荡。曰圣者神变无方。至暮喜还在室。或言
或笑。守门复奏。帝令脱锁纵其所适。有于
卷十八 第 821c 页
一日赴数家斋食。或时饮酒啖肉都无拘
忌。俄而有疾。常所卧床自撤荐席。[打-丁+亲]箦而
欹寝。令人于下铺炭甚炽。数日而终。半身
焦烂。葬于香山寺侧。后四年南海郡奏。喜
见还在郡。敕遣开棺空无所有矣。

*** 隋洺州钦师传

释钦师者。不知何许人也。大业中至广平
形神乖谬造次难知。发语不常既往爰中。
见灵通寺树砖浮图五级。欲务高敞工作
殽杂。钦望而笑。谓寺众曰。造此奚为。众曰。
功德佛事须用壮观。法师何斯怪问耶。笑
曰。造烽火楼也。当时缁伍互相非之曰。风
狂辈言何可取。至九年塔尚未成。贼寇四
起州官警严。于浮图上置候望烽火。方信
钦言不妄矣。在所耆旧亦不知钦从何而
来。止宿之处亦无踪迹。然则时时变身在
豕彘之牢。即随㹠狶群队童子。马世达等
数人睹钦始变之时。乃停留伺察意更观其
复人形也。后果忽复形。却于看人之后大叫
曰。尔辈欲何所观耶。群人惊愕合掌拜之
其变无常皆若此也。及天下丧乱。亦失钦
声迹矣。

系曰。魏隋之僧且多应现者何。通曰。菩萨
作用随类化身。以神通为游戏耳。于游
戏而利益世主焉。或曰。魏齐陈隋与宣师
耳目相接。胡不入续传耶。通曰。有所不
知盖阙如也。亦犹大宋文轨既同土疆斯广。
日有奇异良难遍知。纵有某僧也其奈史
氏未编传家无据。故亦阙如弗及录者。留
卷十八 第 822a 页
俟后贤者也。

*** 唐泗州普光王寺僧伽传(木叉慧俨慧岸)

释僧伽者。葱岭北何国人也。自言俗姓何氏。
亦犹僧会本康居国人便命为康僧会也。然
合有胡梵姓名。名既梵音。姓涉华语。详其
何国在碎叶国东北。是碎叶附庸耳。伽在本
土少而出家。为僧之后誓志游方。始至西
凉府。次历江淮。当龙朔初年也。登即隶名
于山阳龙兴寺。自此始露神异。初将弟子
慧俨同至临淮。就信义坊居人乞地下标。
志之言。决于此处建立伽蓝。遂穴土获古
碑。乃齐国香积寺也。得金像衣叶刻普照王
佛字。居人叹异云。天眼先见。吾曹安得不舍
乎。其碑像由贞元长庆中两遭灾火。因亡
踪矣。尝卧贺跋氏家。身忽长其床榻各三尺
许。莫不惊怪。次现十一面观音形。其家举
族欣庆倍加信重。遂舍宅焉。其香积寺基。
即今寺是也。由此奇异之踪旋萌不止。中宗
孝和帝景龙二年遣使诏赴内道场。帝御法
筵言谈造膝。占对休咎契若合符。仍褒
饰其寺曰普光王。四年庚戌示疾。敕自内
中往荐福寺安置。三月二日俨然坐亡。神彩
犹生止瞑目耳。俗龄八十三。法腊罔知。在
本国三十年。化唐土五十三载。帝惨悼黯
然。于时秽气充塞。而形体宛如。多现灵迹。
敕有司给绢三百疋俾归葬淮上。令群官
祖送。士庶填𨶮。五月五日抵于今所。帝以
仰慕不忘。因问万回师曰彼僧伽者。何人
也。对曰。观音菩萨化身也。经可不云乎。应
卷十八 第 822b 页
以比丘身得度者。故现之沙门相也。初伽
化行江表止嘉禾灵光寺。彼泽国也。民家
渔梁矰弋交午。伽苦敦喻。其诸杀业陷堕于
人。宜疾别图生计。时有裂网折竿者多
矣。伽闲而宴息。见神告曰。天方亢阳百姓苗
死。身胡藏其懒龙耶。伽曰。为之奈何。神曰。
若今夕但小指出窗隙外。其如人何。伽依
之。其夜霆击异常。质明视指微有红线脉
焉。伽曰。吾与此壤无缘。乃行抵晋陵。见
国祥寺荒废。乃留衣于殿梁而去。后人闻
异香芬馥。伽尝记之曰。伊寺有人王重兴
去。三十年后果有僧。俗姓全为檀那矣。通
天万岁中于山阳众中。悬知嫌鄙伽者。乃
昌言曰。吾有五十万钱奉助功德。勿生横
议。伽于淮岸招呼一船曰。汝有财施吾可
宽刑狱。汝所载者剽略得耳。盗依言尽舍。
佛殿由是立成。无几盗败拘于扬子县狱。
伽乘云下慰喻言无苦。不日果赦文至免
死矣。昔在长安。驸马都尉武攸暨有疾。伽
以澡罐水噀之而愈。声振天邑。后有疾者
告之。或以柳枝拂者。或令洗石师子而
瘳。或掷水瓶。或令谢过。验非虚设功不
唐捐。却彼身灾则求马也。警其风厄则索
扇欤。或认盗夫之钱或咋黑绳之颈。或寻
罗汉之井。或悟裴氏之溺。或预知大雪。或
救旱飞雨。神变无方测非恒度。中宗敕恩
度弟子三人慧岸慧俨木叉各赐衣盂令嗣
香火。洎乎已灭多历年所。尝现形往汉南
市漆器。及商人李善信船至寺觅买斋器。
卷十八 第 822c 页
僧忽见塔中。形像凝然而指曰。正唯此僧来
求买矣。远近嗟叹。又尝于洪井化易材木。结
筏而至焉。大历中州将勒寺知十驿。俾出
财供乘传者。至十五年七月甲夜。现形于
内殿乞免邮亭之役。代宗敕中官马奉诚宣
放。仍赍舍绢三百疋杂綵千段金澡罐皇太
子衣一袭。令写貌入内供养。又乾元中州
牧李(亡名)有推步者。云为土宿加临灾当恶
弱。伽忽现形抚李背曰。吾来福至汗出灾
销。后无他咎。尝于燕师求毡罽。稍是泗州
寺僧燕使赍所求物到认塔中形信矣。遂
图貌而归。自燕蓟展转传写无不遍焉。长
庆元年夜半于州牧苏公寝室前。歌曰。淮南
淮北自此福焉。自东自西无不熟矣。其年
独临淮境内有年耳。二年寺塔皆焚。唯伽遗
形俨若无损。咸通中庞勋者。本徐州戍卒。擅
离桂管。沿路劫掠。而攻泗州围逼其城。伽
于塔顶现形。外寇皆睡。城中偶出击之。惊
窜而陷宿州以事奏闻。仍锡号證圣大师也
文德元年外寇侵轶。州将婴城拒敌。伽现
形于城西北隅。寇见知坚垒难下。骇而宵
遁。大顺中彭门帅时溥。令张谏攻于北城。
除剿戮外有五百馀人。拘鞠场中。谏凭桉
恍惚间见僧衣紫。诲之曰。此辈平人何可
杀耶。不如舍之。言毕不见。谏遂纵之而
逸。乾宁元年太守台蒙梦伽云。寒东南少备。
蒙不喻旨。以绵衾法服施之。十二月晦夜
半。有兵士踰垒而入蒙初不知。复梦一僧
以锡杖置于心上。冷彻心骨惊起。蒙令
卷十八 第 823a 页
动鼓角。贼惊奔获首领姓韩。至是方晓矣。
由此多于塔顶现小僧状。倾州瞻望。然有
吉凶表兆于时乞风者分风。求子者得子。
今闻有躬礼者。往往有全不见伽形相者。
或见笑容者吉。不然则凶。其不可爰度者
如此。泊乎周世宗有事于江南。先攻取泗
上伽寄梦于州民言。不宜轻敌。如是达
于州牧皆未之信。自尔家家梦同告之。遂
降全一郡生民。赖伽之庇矣。天下凡造精
庐必立伽真相。榜曰大圣僧伽和尚。有所
乞愿多遂人心。李北海邕胡著作浩各为碑
颂德。今上御宇也留心于此。其年三月有
尼游五台山回。因见伽于塔顶作婴孩相。
遂登刹柱舍身命供养。太平兴国七年敕
高品白承睿。重盖其塔。务从高敞。加其累
层。八年遣使别送舍利宝货。同葬于下基
焉。其日有僧怀德。预搆柴楼自持蜡炬焚
身供养。灾燎之中经声不绝。又将欲建浮
图。有巨木三根沼淮而下。至近浮桥且止。
收为塔心柱焉。续敕殿头高品李庭训主
之。先是此寺因竁中金像刻其佛曰普照
王。乃以为寺额。后避天后御名。以光字代
之。近宣索僧伽实录。上览已敕还其题额
曰普照王寺矣。弟子木叉者。以西域言为
名。华言解脱也。自幼从伽为剃䰂弟子。
然则多显灵异。中和四年刺史刘让厥父中
丞忽夜梦一紫衣僧云。吾有弟子木叉。葬
寺之西。为日久矣。君能出之。仍示其葬所。
初梦都不介意。再梦如初。中丞得梦中所
卷十八 第 823b 页
示之处欲施断之。见有二姓占居。于是
饶钱市焉。开穴可三尺许乃获坐函。遂启
之。于骨上有舍利放光。命焚之收舍利
八百馀颗。表进上僖宗皇帝。敕以其焚之
灰塑像。仍赐谥曰真相大师。于今侍立于
左。若配飨焉。弟子慧俨。未详氏姓生所。恒
随师僧伽执侍瓶锡。从楚州发至淮阴。同
劝东海裴司马妻吝白金沙罗。而堕水抵
盱眙开罗汉井。宿贺跋玄济家。俨侍十一
面观音菩萨旁。自尔诏僧伽上京师中宗
别敕度俨并慧岸木叉三人。各别赐衣钵焉。

*** 唐嵩岳少林寺慧安传

释慧安。姓卫氏。荆州支江人也。其貌端雅绀
䰂青目。降神乃隋开皇初年也。安受性宽裕
不染俗尘。修学法门无不该贯。文帝十七
年敕条括天下私度僧尼。勘安云。本无名
姓亡入山谷。大业中开通济渠追集夫丁。
饥殍相望。安巡乞多钵食救其病乏。存济
者众。炀帝闻之诏安。遂潜入太和山。至帝
幸江都海内扰攘。乃杖锡登衡岳寺行头
陀法。贞观中。至蕲州礼忍大师。麟德元年
游终南山石壁而止。时所居原谷之间早霜
伤苗稼。安居处独无。四十里外皆苦青女之
灾矣天皇大帝闻而召焉。安不奉诏。永淳
二年至滑台草亭居止。中坐绳床四方坦
露。敕造寺以处之。号招提是也。如是却
还家乡玉泉寺。时神秀禅师新归寂。咸请住
持安弗从命。天后圣历二年四月告门人
学众曰。各归闭户。至三更有神人至。扈
卷十八 第 823c 页
卫森森和铃鉠鉠。风雨偕至。其神旋绕其院
数遭。安与之语丁宁教诫再拜而去。或问其
故曰。吾为嵩山神受菩萨戒也。天后尝问
安甲子。对曰。不记也。曰何不记耶。乃曰。生
死之身如循环乎。环无起尽何用记为。而
又此心流注中间无閒。见沤起灭者亦妄想
耳。从初识至动相灭时。亦只如此。何年月
可记耶。天后稽颡焉。闻安阙井。敕为凿焉。
安曰。此下有赤祥慎其伤物。将及泉见虾
䗫金色。蠢然出沮洳间。合其悬记。帝倍加
钦重。殆中宗神龙二年九月敕令中官赐紫
袈裟并绢。度弟子二七人。复诏安并静禅
师入中禁受供施。三年赐摩纳一副。便辞
归少林寺。至景龙三年三月三日嘱门人
曰。吾死已将尸向林间待野火自焚之。勿
违吾愿。俄尔万回和尚来。见安猖狂执手
言论移刻。旁侍倾耳都不体会。至八日闭
户偃身而寂。春秋一百三十许岁。起开皇
二年至景龙三年故也。火焚尸毕收舍利
八十粒。内五粒红紫色进内。馀散施。随力
造塔。先天二年。门人建浮图焉。

*** 唐虢州阌乡万回传

释万回。俗姓张氏。虢州阌乡人也。年尚弱龄
白痴不语。父母哀其浊气。为邻里儿童所
侮。终无相竞之态。然口自呼万回。因尔字
焉且不言寒暑。见贫贱不加其慢富贵
不足其恭。东西狂走终日不息。或笑或哭
略无定容。口角恒滴涎沫。人皆异之。不好
华侈尤少言语。言必谶记事过乃知。年始十
卷十八 第 824a 页
岁兄戍辽阳。一云安西久无消息。母忧之
甚。乃为设斋祈福。回倏白母曰。兄安极易
知耳。奚用忧为。因裹斋馀出门径去。际晚
而归。执其兄书云。平善。问其所由默而无
对。去来万里。后时兄归云。此日与回言适
从家来。因授饼饵其啖而返。举家惊喜。自
尔人皆改观。声闻朝延。中宗孝和皇帝。诏
见崇重。神龙二年敕别度。回一人而已。自
高宗末天后时。常诏入内道场。赐绵绣衣
裳。宫人供事。先为儿时。于阌乡兴国寺累
瓦石为佛塔入内之后其塔遂放光明。因
建大阁而覆之。然其施作皆不可辄量。出
言则必有其故。敕赐号为法云公。外人莫
可得见。先是天后朝任酷吏行罗织事。官
稍高隆者日别妻子。博陵崔玄炜位望俱极。
其母庐氏贤而忧之曰。汝可一日迎万回。此
僧宝志之流。以可观其举止知其祸福也。
乃召到家。母垂泣作礼兼施中金匕箸一双。
回忽下阶掷其匕箸向堂屋上。掉臂而去。
一家谓为不祥。经数日令升屋取之。匕箸
下得书一卷。观之乃谶纬书也。遽令焚之。
数日有司忽来其家大索图谶。不获得雪。
时酷吏多令盗投蛊道物。及伪造秘谶用
以诬人。还令诬告得实屠戮。籍没其家
者多。崔氏非圣人掷匕箸何由知其伪图
谶也。中宗末尝骂韦后为反悖逆。斫尔头
去寻而诛死太平公主为造宅于怀远坊中
与主宅前后尔。又孝和亲送金城公主出
降吐蕃幸始平回出迎驾。时崔日用武平
卷十八 第 824b 页
一宋之问沈佺期岑羲薛稷。皆肃揖郑重。问
讯诸公曰。各欲求圣人一言以定吉凶。摭
沈背曰。汝真才子。沈不胜其喜。曰圣人与
我受记。诸子不可更争。又谓武曰。与汝作
名佛童。当无忧也。目羲稷有不善之色。
岑以马避之。目稷云。此多是野狐。其言何
足惧也。乃顾云。汝亦不免及羲稷之诛。人
益贵重。同时有僧伽化迹不恒。中宗问回
曰。此何人也。回曰。观音之化身也。贞观中三
藏奘师西归云。天竺有石藏寺。奘入时见一
空房。有胡床锡杖而已。因问此房大德咸
曰。此僧缘阙法事罚在东方国名震旦。地
号阌乡。于兹万回矣。奘归求见回。便设礼
问西域。宛如目瞩。奘将访其家。回谓母曰。
有客至请备蔬食俄而奘至神异之迹多此
类也。正谏大夫明崇俨者。道术之士。谓人
曰。万回神僧也。玄宗潜龙时。与门人张炜
等同谒。回见帝甚至亵黩。将漆杖呼且逐
之。同往者皆被驱出。曳帝入反扃其户。悉
如常人更无他重。摭背曰。五十年天子自
爱。已后即不知也。张公等门外历历闻其
言。故倾心翼戴焉。五十年后盖指禄山之祸
也。睿宗在邸时。或游行人间。回于聚落街
衢中高声曰。天子来。或曰圣人来。其处信宿
閒。帝必经过徘徊也。惠庄太子乃睿宗第二
子也。天后曾抱示回曰。此儿是西域大树精
养之。宜兄弟也。安乐公主玄宗之季妹。附
会韦后。热可炙手。道路惧焉。回望车骑
连唾之曰。腥腥不可近也。不旋踵而祸灭。
卷十八 第 824c 页
及之帝愈知回非常人也。出二官人日
夕侍奉之。特敕于集贤院图形焉。暨回垂
卒。而大呼遣求本乡河水。门人徒侣求觅
无所。回曰。堂前即是河水。何不取耶。众于
阶下掘井。河水涌出。饮毕而终。回宅坊中
井皆咸苦。唯此井甘美。后有假托或称小
万回。以惑市里多至诛死焉。至于终后右
常侍徐彦伯为碑。立阌乡玉涧西路矣。

系曰。日行万里非人必矣。为鬼神邪。为仙
术邪。通曰。观行知人。回无邪行。非鬼神
也。无故作意。非仙术也。此得通耳。故智度
论中此通有四。一身能飞行如鸟无碍。二
移远令近不往而到。三彼没此出。四一念
能至。或曰。四中回具何等。通曰。俱有哉。故
号如意通矣。瑜伽论神境同也。云或罗汉
有大堪能现三神变焉。

*** 唐齐州灵岩寺道鉴传

释道鉴。姓冯氏。吴郡人未知从来。而居历
下灵岩山寺。踪迹神异不测僧也。元和中有
冯生者。亦吴郡人也。以明经调选未捷。因
侨寄长安。一日见老僧来诣。冯居谓之曰。
汝吾姓也。因相与往还。仅于岁馀遂注拟
作尉于东越。方务治装。鉴负锡来告去。
冯问师去安所诣乎。鉴曰。吾庐在齐州灵岩
之西庑下。薄游神京至今正十年矣。幸得
与子游。今归旧所。故来相别。然吾子尉于
越乡。道出灵岩寺下。当宜一访我也。冯诺
之曰。谨受教矣。数日冯出关东之赴任。
至灵岩寺门立马望曰。岂非鉴师所居寺
卷十八 第 825a 页
乎。即入访之。时一僧在庭。冯问。道鉴上人
庐舍安在。僧曰。此寺无道鉴。冯疑异默而计
曰。鉴公纯直岂欺我乎。于是独游寺中。行
至西庑下。忽见壁画一僧与鉴师貌同。冯
大惊嗟。鉴师果异人欤。且能降神与我交。久
之视其真相旁题云 冯氏子吴郡人也。年
十岁学浮图法。以道行有闻。卒年七十八。
冯阅其题方悟云。汝吾姓也。言非谬矣一
说苏州西去城二十许里。有灵岩山寺西北
庑下画沙门形云。是梁天监十五年作游方
居士状。经过山寺寓过宵宿。而于僧厨借
笔砚。僧众皆不留意。诘旦僧遍搜索而亡
有客。见殿隅画一梵僧。面骨权奇肤色皴
黑。眉长且垂眸子电转。眦间青白。昂鼻方
口。张唇露齿擎拳倚右肩之上。身屈可长一
丈五寸。衣粗衲袈裟臂擐大珠徒跣。众见
惊慑莫测其来。远近咸格有焚香礼叹者。
有请福禳灾者。或于晴夜殿中析窣闻有
行道之声。由是鸟雀不敢污践檐楹之间
矣。然则乡人谓之灵岩和尚。或云灵岩圣僧。
尝见形谓一老姥曰。贫道好食茭粽。疑是
圣者。翌日持簟入殿供养。乞今年别三月
三日民竞送之。以菰蒋叶角黍米[廿/瀹]之。吴
人谓之茭粽也。唐先天二年陆鲁公子疾。医
工未验。公忧虑增剧。门遇一僧分卫屈入。
遂索水器含噀之即时病间。鲁公喜赠物颇
丰。了不回视。遂问和尚居处何寺。答曰。贫
道住苏州吴县西灵岩寺。郎君为官江表望
入寺相寻。斯须已去。未久调补尚书刑部
卷十八 第 825b 页
郎。续迁桂州廉使。常念当年救病之僧。迂
路姑苏入灵岩寺觅焉。乃说其形貌。合寺
僧云。非此所有。陆尽日徘徊不忍去。忽于
殿中见圣者形曰。往年疗某者此僧也。寺
僧说其由致通感难知。陆舍钱数万备香
火之资。却留旬日供养方去。又寺中净人每
于像前占烛灯。添油助烬意盗油涂发
耳。居无何其发焦卷而堕。傍人劝令礼忏。
别买麻膏增炷平复如初。又武宗将废佛
教也。近寺有陆宣者梦圣者云。受弟子
供施年深今来相别。且归西天去也。宣急
命画工图写真貌。至会昌五年毁拆寺宇。
方知告别之意焉。距咸通七年蝗灾。尔时
弥空亘野食人苗稼。至于入人家食缯帛
之物。百姓徬徨莫能为计。时民人吴延让
等。率耆艾数十百人。诣像前焚香泣告。即
日虫飞越境焉。乾符五年寺众当诣阙乞
钟归寺。差僧选日登途。圣者先入右神策
军本局。预陈嘱托。及正请钟僧到见。司吏
怪问。数日前有僧来云。隶苏州灵岩山寺。
其僧曰某。行无伴侣。后右军胥因事游吴。
见壁画云。此是七月中曾来司内计会钟
僧也。然吴中极彰灵异。且不测厥由。曾有
梵僧来礼画像云。智积菩萨何缘在此。叹
嗟弥久。而自此号智积应身也。

系曰。同异之说史氏多之。今详寺曰灵岩。僧
画像此为同也。州曰历下始苏。遇者曰陆与
冯。此为异焉。斯盖见闻不齐记录因别也。
原夫圣人之应身也。或南或北。或汉或胡。或
卷十八 第 825c 页
平常之形。或怪差之质。故令闻见必也有
殊。复使传扬自然多说。譬犹千里之外望
日月。以皆同其时。边旁云物状貌有异耳。
既是不思议应现矣。则随缘赴感。肆是难
同可发例云。所传闻异辞也。

*** 唐武陵开元寺慧昭传

释慧昭。未详何许人。其为僧也。性僻而高。
恒修禅定。貌颇衰羸。好言人之休戚。而皆
必中。与人交言且不驯狎。闭关自处左右
无侍童。每日乞食。里人有八十馀者云。昭
居此六十馀年。其容貌无异于少时昔日
也。但不知其甲子。元和中有陈广者。由孝
廉调为武陵官。而酷好浮图氏。一日因诣
寺尽访诸僧。昭见广且悲且喜曰。陈君何
来之晚乎。广愕然自揣。平生不识此僧。何
言来晚。乃曰未尝与师游。何责迟暮。昭曰。
此非仓卒可言。当为子一夕静话方尽此
意。广甚惊异。后时诣昭宿。因请其事。昭曰。
我刘氏子。宋孝文帝之玄孙也曾祖鄱阳王
休业祖士弘。并详于史氏。先人文学自负。
为齐竟陵王子良所知。子良招集贤俊文学
之士。而先人预焉。后仕齐梁之间为会稽
令。吾生于梁普通七年夏五月。年三十方仕
于陈。至宣帝时为卑官。不为人知。徒与
沈彦文为诗酒之交。后长沙王叔坚与始兴
王叔陵。皆多聚宾客大为声势。各恃权宠
有不平心。吾与彦文俱在长沙之门下。及
叔陵被诛。吾惧不免。因皆销声。匿迹于
林谷。拾橡栗而食。掬溪涧而饮。衣一短
卷十八 第 826a 页
褐虽寒暑不易。以待所忧之所定。无何
有一老沙门至吾所居曰。子骨法甚奇当
无疾耳。彦文再拜请其药曰。子无刘君之
寿奈何。虽服吾药亦无所补遂。告别将
去。复谓我曰。尘俗以名利相胜。竟何有
哉。唯释氏可以舍此矣。恭纳其言。自是不
知人事。凡十五年。又与彦文俱至建业。时
陈氏已亡宫阙尽毁。台城牢落荆榛蔽路。景
阳并塞结绮基颓。文物衣冠荡然而尽。故老
相遇相携而泣。且曰。一人无良已至于是。
隋氏所灭良可悲乎。又闻后主及诸王皆入
长安。乃率沈挈一囊。乞食于路以至关中。
吾长沙王之故客也。恩遇甚厚。闻其迁往瓜
州。则径往就谒。长沙王长于绮纨而早贵盛。
虽流放之际尚不事生业。时方与沈妃酣
饮。吾与沈再拜于前。长沙悲恸久之。沥泣
而起乃谓吾曰。一日家国沦亡骨肉播迁。岂
非天乎。吾自此且留晋昌氐羌之塞数年。
而长沙殂又数年彦文亡。吾因剔䰂为僧。
遁迹会稽山佛寺。凡二十年。时已百岁矣。
虽容体枯瘠而筋力不衰。尚日行百里。因
与一僧同至长安。时唐高祖已有天下。建
号武德。至六年吾自此或居京洛或游江
左至于三蜀五岭无不住焉。殆今二百九
十年矣。虽烈寒酷热未尝有微恙。贞元末
于此寺梦一丈夫。衣冠甚盛。熟视乃长沙
也。吾迎延坐话旧。伤感如平生时。而谓吾
曰。后十年我之六世孙广当官于此郡。师其
念之。乃问之曰。王今何为。曰冥官极尊。既
卷十八 第 826b 页
而又泣曰。师存而我之六世矣悲夫。吾梦觉
因纪君之名于经笥中。至去岁凡十年。乃
以君之名氏访于郡人。尚怪君之未至。昨
因乞食里中。遇邑吏访之。果得焉及君之
来。又依然长沙之貌也。然自梦及今十一年
矣。故讶君之晚也。已而悲惋泣下数行。因
出经笥示之。广再拜愿执屦锡为弟子。
昭曰。君且去。翌日当再来。广受教而还。明
日至其居。昭已遁去莫知其适时。元和十
一年也。至大和初广为巴州掾。于山南道
路逢昭。惊喜再拜曰。愿弃官请从师为物
外之游。昭亦许之。其夕偕舍于逆旅。至天
将曙。广早起而省昭已去矣。广茫然若有
所丧。神情沮败。自是尽不知所往也。然
则昭自梁普通七年生。于时岁在丙午。下
至唐元和十年乙未。凡二百九十年。则与昭
言如合符契焉。

系曰。慧昭既三百年住世也。前不可测后未
可涯。与夫宾头罗睺尊者一贯。胡不念恩
地之裔孙邪。通曰。神仙隔一尘。犹未可与
之游。且广是具缚凡夫。昭为度世上士。飞
鸢与渊鱼踪迹相远。此何怪欤。

*** 唐岸禅师传

释岸禅师。并州人也。约净土为真归之地。
行方等忏服勤无缺。微有疾作禅观不亏。
见观音势至二菩萨现于空中持久不灭。
岸召境内画人无能画者。忽有二人云。从
西京来欲往五台。自乐输工画菩萨形相
缋事毕赠鞋二緉。忽隐无踪。岸知西方缘
卷十八 第 826c 页
熟。告诸弟子云。吾今往生。谁可偕行。有小
童子稽颡曰。愿随师去。乃令往辞父母父
母谓为戏言。而令沐浴著净衣入道场念
佛。须臾而终。岸责曰。何得前行。时岸索笔
赞二菩萨曰。观音助远接。势至辅遥迎。宝
瓶冠上显。化佛顶前明。俱游十方刹。持华
候九生。愿以慈悲手。提奖共西行。述赞已
别诸弟子入道场。命门徒助吾念佛。端坐
而终。春秋八十。时垂拱元年正月七日也。

*** 唐会稽永欣寺后僧会传

释后僧会者。本康居国人也。以吴赤乌年中
谒大帝。初吴人未识僧形。止曰胡人入
境。乃祈舍利。已令帝开悟末主天纪四年。
会尸解真身隐焉。至唐高宗永徽中见形于
越。称是游方僧。而神气瑰异眉高隆准。颐峭
眸碧而瘦露奇骨。真梵容也。见者悚然罔知
阶位。时寺纲紏诘其厥由。骂而驱逐会行及
门。乃语之曰。吾康僧会也。苟能留吾真体
福尔伽蓝。躧步之间立而息绝。既而青目
微瞑精爽不销举手如迎揖焉。足跨似欲
行焉。众议偃其灵躯窴于窀穸。人力殚矣
略不倾移。虽色身坚牢而彊事胶漆。迁于
胜地别立崇堂。时越人竞以香华灯明。缯
綵幡盖果实衣器。请祈心愿。多谐人意。初
越之军旅多寓永欣。其妇女生产兵士荤血
触污僧蓝。人不堪其淹秽。会乃化形往谒
闽廉使李若初。且曰。君侯即领越之藩条。
托为迁之军旅语罢拂衣而去。寻失踪迹。
李公喜而骇。且记其言。后果赴是郡。及上
卷十八 第 827a 页
事讫便谒灵迹认于时言者则斯僧也。命
撤军家勒就营幕。又疋妇夜临蓐席。且无
脂烛。邻无隙光。俄有一僧秉烛自牖而入。
其夫旦入永欣。认会貌即是授火救产厄
之僧。自尔民间多就求男女焉。属会昌毁
永欣也。唯今大善独留号开元矣。遂移会
身入是寺中。大中之后有昙休律师。为会
别创堂宇广其供具。又尝就闾阎家求草
屦。至今越人多以芒鞋油幡上献。感应[月*(夸-大+八)]
蚃。各赴人家不可周述。今号超化大师。
从永徽至今未尝阙其供施焉。沙门虚受
为碑纪述焉。

系曰。蔡邕是张衡后身。智威本徐陵前事。验
皆昭晰理且弗虚。至于圣人功用自在此亡
彼出。利见无方。僧会捐世既遐唐来化越。
立逝屹然异中之异。苟非应物现形如水
中月。孰能预于是乎。

*** 唐京兆法海寺道英传

释道英。不知何许人也。戒德克全名振天
邑。住寺在布政坊。咸亨中见鬼物寺主慧
简。尝曰。晓见二人行不践地。入英院焉。
简怪而问之。英曰。向者秦庄襄王使使传语。
饥虚甚久。以师大慈欲望排食并从者三
百人。勿辞劳也。吾以报云。后日晓具馔。可
来专相候耳。简闻之言。以酒助之及期果
来。侍从甚严。坐食仓黄谓英曰。弟子不食
八十年矣。英问其故。答曰。吾生来不无故
误其如灭东周绝姬祀。或责以功德。吾平
日未有佛法可以忏度。唯以赦宥矜恤茕
卷十八 第 827b 页
独塞之。终为未补。以福少罪多受对未
毕。今此一餐。更四十年方复得食。因历指
座上云。此是白起王剪。为杀害多罪报未
终。又云。此陈轸以虚诈故。英曰。王何不从
人索食而甘虚腹。此奚可忍乎。王曰。慈心
人少。馀人不相见。吾缘贵人不可妄行
崇祸。所以然也。英指酒曰。寺主简公将献。
深有所愧。垂去谓英曰。甚感此行伤费。餍
饫可知。弟子有少物即送相偿。城东通化
门外尖冢。以其锐上而高大。是吾栖神之所。
世人不知妄云吕不韦墓耳。英曰。往遭赤
眉开发何有物来。曰贼取不得。英曰。贫道
非发丘中郎。是出家人无用物所。必勿将
来。言讫长揖而去。英感下趣如此。罔知终
毕。

*** 唐京兆法秀传

释法秀者未详何许人也。居于京寺游游
咸镐之间。以劝率众缘多成善务。至老未
尝休懈。开元末梦人云。将手巾袈裟各五百
条。可于回向寺中布施。觉后问左右。并云
无回向寺。及募人制造巾衣。又遍询老旧
僧俗。莫有此伽蓝否。时有一僧。形质魁梧
人都不识。报云。我知回向寺处。问要何所
须并人伴等。答曰。但赍所施物名香一斤
即可矣。遂依言授物。与秀偕行。其僧径入
终南山。约行二日至极深峻。初无所睹复
进程见碾石一具。惊曰。此人迹不到何有
此物。乃于其上焚所赍香。再三致礼。哀诉
从午至夕谷中雾气弥浸。咫尺不辨。逡巡开
卷十八 第 827c 页
霁。当半崖间有朱门纷壁绿牖琁题。刹飞
天矫之幡。楼直觚棱之影。少选见一寺分
明云际。三门而悬巨榜曰回向寺。秀与僧
喜甚。攀陟遂到。时已黄昏。而闻钟磬唱萨之
声。门者诘其所从。迟回引入见一老僧。慰
问再三倡言曰。唐皇帝万福否。处分令别僧
相随历房散手巾袈裟。唯馀一分。指一房
空榻。无人有衣服坐席。似有所适者。既而
却见老僧。若纲任之首。曰其往外者当已
来矣。其僧与秀复欲至彼授手巾等。一房
但空榻者。亦无人也。又具言之。者僧笑令
坐。顾彼房内取尺八来。至乃玉尺八也。老
僧曰。汝见彼胡僧否。曰见已。曰此是将来
权代汝主者。京师当乱人死无数。此胡名
磨灭王。其一室是汝主房也。汝主在寺以爱
吹尺八。罚在人间。此常所吹者也。今限将
满。即却来矣。明日遣就斋。斋讫曰。汝当回
可将此尺八并袈裟手巾与汝主自收也。
秀礼拜而还。童子送出。才数十步云雾四合。
则不复见寺矣。乃持手巾袈裟玉尺八进
上玄宗。召见具述本末。帝大感悦凝神久
之。取笛吹之宛是先所御者。后数年果有
禄山之祸。秀所见胡僧即禄山也。秀感其所
遇精进倍切。不知所终。世传终南山圣寺
又有回向也。

系曰。昔梁武遣送袈裟入海上山。法秀诣
回向寺燕师命使寻竹林圣寺。此三缘者名
殊而事一。莫是互相改作同截鹤续凫否。
通曰。圣人之作。犹门内造车门外合辙。虽
卷十八 第 828a 页
千万里之远事亦符合者。盖无异路。故如
樵子观仙棋烂柯。非止王质。有多人遇棋
且姓名不同为烂斧柯者不一。今送衣入
圣寺。多者亦如此也。

*** 唐滑州龙兴寺普明传

释普明。不知何许人也。或云西域之僧。每
谈禅法举攉玄微。莫可测其沈寥之高远
欤。大历初年受胙县人请居阿兰若。学者
蚁聚尘中往来。白衣礼而施之。日以千计。
或一睹相自然惩忿窒欲。食葚怀音沿善
革恶。以岁计无央数也。右仆射义成军节
度使贾耽者本谪仙也。优游道学率略空
门。才觌明也若羊祜之识旧环。蔡顺之见
慈母焉。降心延请住州寺。迎引倾郭巷无
居人。由是为人说法。虽老不疲行疾如
风。质貌轻壮。以贞元八年壬申闰十二月十
日。嘱付门徒奄然坐灭。生年或云三百岁。
以其年百岁者见之。颜容不易之故。依天
竺法火化。收舍利二七粒。竖固圆明。群信
于明所居禅庭立塔一所。后迁座于塔下
焉。明亡之后十年王师西征安静边塞。滑人
有材勇者柴清。因觇猃狁深入虏庭。巡逻
者多乃昼伏夜动。迷方失路迂直不分。清
见明在前导若老马之先驱焉。及抵汉
城忽然不见。归州就塔作礼。遐迩传之。
宋高僧传卷第十八
卷十八 第 828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