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僧传-宋-赞宁卷十七

卷十七 第 812b 页


宋高僧传卷第十七

宋左街天寿寺通慧大师
赐紫沙门赞宁等奉 敕撰

* 护法篇第五(正传十八人附见一人)

** 唐京师大庄严寺威秀传

释威秀。不知何许人也。博达多能讲宣是
务。志存负荷勇而有仪。其于笔语掞张特
推明敏。无何天皇即位。龙朔二年四月十
五日。敕勒僧道咸施俗拜。时则僧徒惶惑
罔知所裁。秀嗟教道之中微。叹君玉之
慢法。乃上表称沙门不合拜。徵引诸史爰
历累朝抑挫。朝才发令夕又改图。皆非远
略也。方引经律论以为量果。词皆婉雅理
必渊明。如云故出家不存家人之礼。出俗
无沾处俗之仪。其道显然百代不易之令典
也。表上敕百官集中台都议其事。时朝宰
五百三十九人请不拜。三百五十四人请拜
时大帝至六月。敕不拜君而拜父母。寻亦
废止。秀之为法实谓忘身乎。抗表之际当
年四月二十一日也。时京邑僧等二百馀人
往蓬莱宫申表上请。时相谓秀等曰。敕令。
详议拜否未定。可待后集。秀等乃退。于是
大集西明寺。相与谋议。共投启状闻诸达
官贵戚。若救头然。时宣律师上雍州牧沛
卷十七 第 812c 页
王。启别上荣国太夫人启等秀之批鳞。所谓
以身许法也。

** 唐京兆大兴善寺复礼传

释复礼。京兆人也。俗姓皇甫氏。少出家住兴
善寺。性虚静寡嗜欲。游心内典兼博玄儒。
尤工赋咏善于著述。俗流名士皆仰慕
之。三藏地婆诃罗实叉难陀等译大庄严华
严等经。皆敕召礼令同翻译缀文裁义。实
属斯人。天皇永隆二年辛已因太子文学权
无二述释典稽疑十条。用以问礼。请令释
滞。遂为答之。撰成三卷。名曰十门辩惑论。
宾主酬答剖析稽疑。文出于智府。义在于
心外。如斯答对坚阵难摧。赤幡曳而魔党
降。天鼓鸣而脩罗退。权文学所举稽疑数义
也。于馀则难在礼殊易何邪。盖不知教有
弛张文存权实。谓为矛盾。故行吊伐之师。
如小偏裨须请军门之命。无二既披来
论全释旧疑。乃复书云。续晨凫之足凿混
沌之窍。百年之疑一朝顿尽。永遵觉路长
悟迷源。爇烦恼之薪。餐涅槃之饭。请事斯
语以卒馀年云。此虽一时之解纷。实为万
代之龟鉴也。礼之义学时少比俦。兼有文
集行于代。加复深综玄机特明心契。作真
妄颂问天下学士。击和者数人。当草堂宗
密师铨择臻极。唯清凉澄观得其旨趣。若
卢郎之米粒矣。馀未体礼师之见。故唐之
译务礼为宗匠故惠立谓之译主。译主之名
起于礼矣。妙通五竺融贯三乘。古今所推
世罕伦匹。其论二轴编入藏。酬外难之攻。
卷十七 第 813a 页
但用此之戈盾也矣。

** 唐京兆魏国寺惠立传

释惠立。本名子立。天皇改为惠立。俗姓赵
氏。天水人也。远祖因官徙寓新平。故为豳
人焉。爰祖及父俱驰高誉。立即隋起居舍人
司隶从事毅之第三子也。生而岐嶷有弃
俗之志。年十五贞观三年出家住豳州昭仁
寺。此寺即破薛举之战场也。立识敏才俊神
清道迈。习林远之高风。有肇融之识量。声
誉闻彻敕召充大慈恩寺翻经大德。次补西
明寺都维那。后授太原寺主。皆降纶旨令
维寺任。天皇之代以其博考儒释雅著篇
章。妙辩云飞益思泉涌。加以直词正色不
惮威严。赴火蹈汤无所屈挠。频召入内。
与黄冠对论。皆惬帝旨。事在别传。立以玄
奘法师求经印度。若无纪述季代罕闻。遂
撰慈恩三藏行传。未成而卒。后广福寺沙门
彦悰续而成之。总十卷。故初题云。沙门惠立
本释彦悰笺是也。立削[葶-丁+呆]云毕虑遗诸美。遂
藏诸地府。世莫得闻。尔后临终令门侍掘
以启之。将出乃即终焉。初立见尚医奉御
吕才妄造释因明图注三卷非斥诸师正义。
立致书责之。其警句有云。奉御于俗事少
闲遂谓真宗可了。何异乎鼷鼠见釜灶之
堪陟乃言昆丘之非难。蛛蝥睹棘林之易
罗亦谓扶桑之可网。不量涯分何殊此
焉。才由兹而寝。太常博士柳宣闻其事息。
乃归信以书檄翻经僧众云。其外禦其侮
释门之季路也。
卷十七 第 813b 页

** 唐洛京佛授记寺玄嶷传

释玄嶷。俗姓杜氏。幼入玄门才通经法。黄
冠之侣推其明哲。出类逸群号杜又鍊师。
方登极箓为洛都大恒观主。游心七略得
理三玄。道术之流推为纲领。天后心崇大
法扬阐释宗。又悟其食蓼非甘却行远舍
愿。反初服向佛而归。遂恳求剃落。诏许度
之。住佛授记寺。寻为寺都焉。则知在草
为英在禽为雄信。有之矣。续参翻译。悉
彼宗之乖谬。知正教之可凭或问之曰。子
何信佛邪。嶷曰。生死飙疾宜早图之。无令
临衢整辔中流伫枻乎。有若环车望斗
劾鬼求仙。以此用心非究尽也。乃造甄
正论一部。指斥其失令归正真。施设主客
问答。极为省要焉。嶷不知厥终。

系曰。知彼敌情资乎乡导。或入必争之境。
免书弗地之讥。又犹秉烛霄征。便匪如人
入闇。历闻玄嶷曾寄黄冠熟其本教。及
归释族斥彼妄源。不须四月而试之。已
纳一城之款矣。由是观之。脱有牾逆之者。
则曰。吾当说汝真。斯是之谓欤。

** 唐江陵府法明传

释法明。本荆楚人也。博通经论外善群书
辩给如流戒范坚正。中宗朝入长安游访
诸高达。适遇诏僧道定夺化胡成佛经真
伪。时盛集内殿百官侍听。诸高位龙象抗。
禦黄冠。翻覆未安𦤞[危*瓦]难定明。初不预其
选出场擅美。问道流曰。老子化胡成佛。
老子为作汉语化。为作胡语化。若汉语化
卷十七 第 813c 页
胡。胡即不解。若胡语化此经到此土便须
翻译未审此经是何年月何朝代。何人诵胡
语何人笔受。时道流绝救无对。明由此公
卿叹赏。则神龙元年也。其年九月十四日下
敕曰。仰所在官吏废此伪经。刻石于洛京
白马寺以示将来。敕曰。朕叨居宝位惟新
阐政。再安宗社展恭禋之大礼。降雷雨之
鸿恩。爰及缁黄兼申惩劝。如闻天下诸道
观皆画化胡成佛变相。僧寺亦画玄元之形。
两教尊容二俱不可。制到后。限十日内并须
除毁。若故留仰。当处官吏科违敕罪。其
化胡经累朝明敕禁断。近知在外仍颇流行。
自今后其诸部化胡经及诸记录。有化胡事
并宜除削。若有蓄者准敕科罪。其月洛京
大恒道观主桓道彦等上表固执。敕批曰。朕
以匪躬忝承丕业。虽抚宁多失。而平恕实
专。矧夫三圣重光玄元统序。岂忘老教偏
意释宗。朕志款还淳情存去伪。理乖事舛
者虽在亲而亦除。义符名当者虽有怨而
必录。顷以万机馀暇略寻三教之文。至于
道德二篇。妙绝希夷之境。天竺有空二谛理
秘真如之谈。莫不敷畅玄门阐扬至赜何
假化胡之伪。方盛老君之宗。义有差违文
无典故。成佛则四人不同。论弟子则多闻
舛互。尹喜既称成佛。已甚凭虚。复云。化作
阿难更成乌合。鬼谷北郭之辈。未践中天。
舍利文殊之伦。妄彰东土。胡汉交杂年代亦
乖。履水而说涅槃。曾无典据。蹈火而谈妙
法。有类俳优。诬诈自彰宁烦缕说。经非老
卷十七 第 814a 页
君所制。毁之则匪曰孝亏。文是鄙人所谈。
除之则更彰先德。来言虽切理实未安。宜
悉朕怀即断来表。明之口给当代无伦。援
护法门。由之禦侮。恶言不入耳。其是之谓
乎。

系曰。化胡经也二教不平其争多矣。无若
法明一言蔽之。设或凝神抒思。久不可酬。
况复万乘之前孰能卒对。昔杨素见嵩阳观
画化胡。素曰。何不化胡成道而成佛乎。道
士无言。观夫明之垂问义含两意。正为化
胡成佛。旁衅诸天仙言语与人不同。天言
传授诸经是谁辩译。其犹一箭射双凫。又
若一发两豵之谓欤。

** 唐润州石𡉏山神悟传

释神悟。字通性。陇西李氏之子。其先属西晋
版荡。迁家于吴之长水也。世袭儒素幼为
诸生。及冠忽婴恶疾有不可救之状。咎
心补行力将何施。开元中诣溪光律师。请
耆域之方。执门人之礼。师示以遣业之教。
一曰理忏。二曰事忏。此二者圣之所授。行必
有徵。遂于菩提像前。秉不屈之心。爇难捐
之指。于时有异光如月朣胧绀宫。极苦
可以感神明。至精可以动天地。盖人之难
事欤。天宝四年受具足戒。身始披缁。八年
举尤异行名隶于寺。逮其晚节益见苦心。
每置法华道场。九旬入长行礼念。观佛三昧
于斯现前。因语门人曰。夫阴薄日以何伤。
风运空而不动。苟达于妄谁非性也。方结
宇于劳劳山东。中据石𡉏达分仙径。诸猛
卷十七 第 814b 页
兽驯于禅榻。祥云低于法堂。中夜有山神
现形谓悟曰。弟子即隋故新成侯曹世安。生
为列侯死典南岭。今师至止。愿以此地永
奉经行。言讫隐而不见。故吏部员外李华殿
中侍御史崔益。同谒悟。尝问孔老圣教优
劣。请陈题品。对曰。路伽邪典籍皆心外法。
味之者劳而无證。其犹泽朽思华乾池映
月。比其释教夫何远乎。如是往复应答如
流华益拱手无以抗敌。其扦护释门疆场
畴敢侵轶乎。华乃一代之文宗。与萧颖士齐
名。笔语过之。若此之儒孰能抵角也。凡诸
不逞之徒疑经难法者。悟必近取诸身远喻
于物。如理答酬无不垂头搭翼者。十年辛
卯春寝疾加趺坐而逝。享龄六十三。法腊二
十六。阇维之日获舍利五百馀粒。珠颗累累
粲然在瞩门人湛一圆一等主之迁塔焉。

** 唐金陵钟山元崇传([王*(虍-七+(一/八/八/目))]禅师)

释元崇。俗姓王氏。琅琊临沂人也。晋丕相始
兴文献公子荟之后。自南朝沦废世居句
容。祖祢已来非贤即哲。崇幼而孤秀嶷若断
山。心喻芙蕖形同玉洁。风尘不杂立志夷
简。时年十五奉道辞家。负笈洞天餐霞卧
云。师范陶许精研妙句独證微隐。乃恐至
理未融解脱方阻。因归心释典大畅佛乘。
三教齐驱遘心世表。于是声振吴越缁素
异焉。采访使润州刺史齐平阳公。闻其行
业虚伫久之。适会恩制度人。裒充举首。以
开元末年因从瓦官寺[王*(虍-七+(一/八/八/目))]禅师。咨受心要。
日夜匪懈无忘请益。[王*(虍-七+(一/八/八/目))]公乃揣骨千里骏
卷十七 第 814c 页
足可知。因授深法。崇灵台虚彻可舍百神。
心鉴高悬尘无私隐。既而声价光远物望所
知。金陵诸德请移所配栖霞寺。春秋逾纪
服勤道务。彝伦有叙时众是瞻。至德初并
谢绝人事。杖锡去郡历于上京。遍奉明师
栖心闲境。罕交俗流。遂入终南经卫藏
至白鹿上蓝田。于辋川得右丞王公维之
别业。松生石上水流松下。王公焚香静室
与崇相遇神交中断。于时天地未泰豺狼构
患。朝贤国宝或在薖轴起居。萧舍人昕与
右丞诸公。并硕学雄才尊儒重道。偶兹一会
抗论弥日。钩深索隐襟期许与。王萧叹曰。
佛法有人不宜轻议也矣。及言旋河洛。
登陟嵩少怀达磨之旨要。得华严之会归。
声价渐高衣冠羡仰。京师名德咸请住持。志
在无为翛然不顾。乃放浪人世追踪道流。
考盘灵踪。遂东适吴越。天台四明清心养
素。数年之后遐想钟山。飞锡旧居考以云
房。道俗咸喜玉反山辉。大历五年刺史南阳
樊公。雅好禅寂。及属县行春。顺风稽首咨
请道要。益加师礼矣。时道俗以为。此寺灵
胜游憩者多。监主护持须选名德。佥议无以
易禅师者。崇频告辞恳苦。众咸再三。事不
获已顺受弥缝其间。总二十年。藉四方之
财。因道化之力。栾栌云构丹雘日新。盖存乎
无为无所不为者也。功成身退安禅高顶。
前后学徒讵可胜计。至大历十二年。示疾言
归。不加药饵。八月二日卒于山院。春秋六
十有五。临终命门人无令封树。弟子如泉
卷十七 第 815a 页
澄添等奉全师教。以其月八日瘗于摄山
之阳。依岩为窟累石不磨不砻。遵遗诰
也。崇身长六尺。仪表端肃望之俨然。即之
生畏。意密情恕心和行高。天姿龙象生此岐
嶷。享龄非永惜哉。弟子等共建丰碑以纪
化迹。树于寺之门首焉。

** 唐京兆大安国寺利涉传

释利涉者。本西域人也。即大梵婆罗门之种
姓。夙龄疆志机警溢伦。宗党之中推其达
法。欲游震旦结侣东征。至金梭岭遇玄
奘三藏。行次相逢礼求奘度。既而群经众论
凿窍通幽。特尔远尘归乎正道。非奘难其
移转矣奘门贤哲辐凑。涉季孟于光宝之间。
其为人也犹帛高座之放旷。中宗最加钦重。
朝廷卿相感义与游。开元中于安国寺讲
华严经。四众赴堂。迟则无容膝之位矣。檀
施繁炽利动人心。有颖阳人韦玎。垂拱中中
第。调选河中府文学。迁大理评事秘校。见
涉讲筵币帛堆积。就乞选粮所获未厌。表
请释道二教定其胜负。言释道蠹政可除
玄宗诏三教各选一百人。都集内殿。韦玎
先陟高座。挫叶静能及空门思明。例皆辞
屈。涉次登座解疑释结。临敌有馀。与韦
往返百数千言。条绪交乱相次抗之。棼丝自
理正直有归。涉重问韦曰。子先登席可非
主耶。未审主人何姓。玎曰。姓韦。涉将韦字
为韵揭调长吟。偈词曰。我之佛法是无为。
何故今朝得有为。无韦始得三数载。不知此
复是何韦。涉之吟作百官悚然。帝果忆何
卷十七 第 815b 页
韦之事。凛然变色曰。玎是庶人宗族敢尔轻
懱朕玄元祖教。及凌𨏦释门。玎下殿俯伏待
罪。叩头言。臣非庶人之属。涉贵其钳利
口以解疏狂。奏曰。玎是关外之人。非玄贞
之族类。敕贬象州百姓。赐涉钱绢助造明
教寺。加号明教焉。二教重熙涉之力也。因
著立法幢论一卷。公卿间有言曰。涉公是韦
掾之膏盲也。涉曰。此举也矢在弦上不得
不发。自此京城无不改观。言谈讲者以
涉为最焉。晚节遭其谴谪汉东。寻属宽宥
移徙南阳龙兴寺。时惠忠国师知重涉名。聊
款关相谒曰。纳衣小僧向前某被门徒朝要
连坐于此。适观师当有贵气。可作高道国
德。勿同吾也。乃开箧提衣物令忠师曳
娄。由此襄邓之人皆惊涉如此悬记。忠师
道声又光阐焉。盖涉望重之故也。上元二年
诏忠师入供养。肃宗时入宫起居。太上皇
乃引忠见上皇曰。此人何如利涉。则知涉
才业优长帝王器重。复多著述。大历中西明
寺翻经沙门圆照撰涉传成一十卷。足知
言行之多也矣。

** 唐越州焦山大历寺神邕传

释神邕。字道恭。姓蔡氏。东晋太尉谟即度江
祖十五代孙也。因官居于暨阳。邕生于是
邑。母宣氏始娠之际。率多徵异。襁褓中闻
唱经声。必有凝神侧听之貌。丱角聪䎸过
人。年十二辞亲学道。请业于法华寺俊师。
每览孔释二典。一读能诵。同辈者罕不欣
慕。开元二十六年敕度。隶诸暨香严寺名藉。
卷十七 第 815c 页
依法华寺玄俨师通四分律钞。俨识其志
气。谓人曰。此子数年后。卒为学者之司南
矣。尔其勉之。俨新出辅篇律记。邕抉其膏
腴穷彼衢术。一宗学者少能与其联鏕方
轨焉。性非局促。又从左溪玄朗师习天台
止观禅门法华玄疏梵网经等四教三观等
义。秘犍载启观性知空。爰至五夏果精
敷演。吴会问学者从之。天宝中本邑郭密之
请居法乐寺西坊。恢拓佛舍层阁摩霄。半
澄江影廊宇完备。后乃游问长安居安国
寺。公卿藉其风宇。迫慕者结辙而至。方欲
大阐禅律。倏遇禄山兵乱。东归江湖经历
襄阳。御史中丞庾光先出镇荆南。邀留数月
时给事中窦绍中书舍人苑咸。钻仰弥高俱
受心要。著作郎韦子春。有唐之外臣也。刚气
而赡学与之詶抗。子春折角满座惊服。苑舍
人叹曰。阇梨可谓尘外摩尼论中师子。时人
以为能言矣。旋居故乡法华寺。殿中侍御
史皇甫曾大理评事张河金吾卫长史严维兵
曹吕渭诸暨长丘丹校书陈允。初赋诗往复。
卢士式为之序引以继支许之游。为邑中
故事。邕修念之外。时缀文句有集十卷。皇
甫曾为序。自至德迄大历中。频受请登坛
度戒。起丹阳洎乎金华。其间释子皆命为
亲教师也。又以县南路通衢婺其中百馀
里殊无伽蓝释侣往来宴息无所邕。愿布
法桥接憩行旅。遂于焦山可以为梵场
也。得邑人骑都尉陈绍钦等。率群信搆净
刹。一纪方乃集事焉。前吏部侍郎徐浩出佐
卷十七 第 816a 页
明州。以邦国聚落乃白廉使皇甫温。奏赐
额曰大历焉。先是中岳道士吴筠造邪论
数篇斥毁释教。昏蒙者惑之。本道观察使
陈少游请邕决释老二教孰为至道。乃袭
世尊之摄邪见复宝琳之破魔文。爰据城堑
以正制狂。旗鼓才临吴筠覆辙。遂著破倒
翻迷论三卷。东方佛法再兴。实邕之力欤。末
游天台又纂地志两卷。并附于新论矣。邕
廞颐丰角风韵朗拔。前后廉问。皆延置别榻
请为僧统。以加崇揖之礼。贞元四年戊辰岁
十一月十四日遇疾。遗教门人。趺坐端相而
归寂于大历法堂焉。以十二月十四日奉
灵仪于寺北原。遵僧制也。报龄七十九。法
岁五十。明年冬十一月方建塔矣。秘书省校
书郎陆淮为其铭。上首弟子智昂灵澈进明
慧照等。咸露锋颖。禅律互传。至十一年户
部员外郎丘上卿为碑纪德焉。

** 唐朗州药山唯俨传

释唯俨。俗姓寒。绛县人也。童龀慷恺敏俊逸
群。年十七从南康事湖阳西山慧照禅师。
大历八年纳戒于衡岳寺希澡律师所。乃曰。
大丈夫当离法自净。焉能屑屑事细行于布
巾邪。遂谒石头禅师密證心法。住药山
焉。一夜明月陟彼崔嵬。大笑一声。声应澧阳
东九十许里。其夜澧阳人皆闻其声。尽云是
东家。明辰展转寻问迭互推寻直至药山。徒
众云。昨夜和尚山顶大笑是欤。自兹振誉遐
迩喧然。元和中李翱为考功员外郎。与李景
俭相善。俭除谏议荐翱自代。及俭获谴。翱
卷十七 第 816b 页
乃坐此出为朗州刺史。翱闲来谒俨。遂成
警悟。又初见俨执经卷不顾。侍者白曰。太
守在此。翱性褊急。乃倡言曰。见面不似闻
名。俨乃呼翱应唯。曰太守何贵耳贱目。翱
拱手谢之。问曰。何谓道邪。俨指天。指净
瓶曰。云在青天水在瓶。翱于时暗室已明
疑冰顿泮。寻有偈云。鍊得身形似鹤形
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相问无馀说。云在青
天水在瓶。又偈。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
无送亦无迎。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
笑一声。初翱与韩愈柳宗元刘禹锡为文会
之交。自相与述古言法六藉。为文黜浮华
尚理致。言为文者韩柳刘焉。吏部常论仲
尼既没诸子异端。故荀孟复之。杨墨之流洗
然遗落。殆周隋之世王道弗兴。故文中子有
作。应在乎诸子左右。唐兴房魏既亡失道
尚华。至有武后之弊安史之残。吾约二三
子同致君复尧舜之道。不可放清言而废
儒纵梵书而猾夏。敢有邪心归释氏者
有渝此盟。无享人爵无永天年先圣明
神是糺是殛。无何翱邂逅于俨顿了本心。
末由户部尚书襄州刺史充山南东道节
度使。复遇紫玉禅翁。且增明道趣。著复性
书上下二篇。大抵谓本性明白为六情玷污。
迷而不返今牵复之。犹地雷之复见天地
心矣。即内教之返本还源也。其书露而且
隐。盖而又彰。其文则象系中庸隐而不援释
教。其理则从真舍妄。彰而乃显自心。弗事
言陈唯萌意许也。韩柳览之叹曰。吾道萎
卷十七 第 816c 页
迟翱且逃矣。俨陶鍊难化护法功多。回是
子之心拔山扛鼎。犹或云易。又相国崔群
常侍温造相继问道俨能开发道意。以大和
二年将欲终告众曰。法堂即颓矣。皆不喻
旨。率人以长木而枝柱之。俨抚掌大笑
云。都未晓吾意。合掌而寂。春秋七十云。

系曰。尝览李文公复性二篇。明佛理不引
佛书。援證而徵取易礼而止。可谓外柔顺而
内刚逆也。故曰。得象而忘言矣。经云。治世
语言皆成正法者。李公有焉。俨公一笑声
彻遐乡。虽未劳目连远寻而易例有诸。隆
墀永叹远壑必盈。道感如然不知其然也。

** 唐京师章信寺崇惠传

释崇惠。姓章氏。抗州人也。稚[禾*(尤-尤+木)]之年见乎
器局。鸷鸟难笼出尘心切。往礼径山国一禅
师为弟子。虽勤禅观多以三密教为恒
务。初于昌化千顷最峰顶。结茅为庵。专诵
佛顶咒数稔。又往盐官硖石东山。卓小尖
头草屋多历年月。复誓志于潜落云寺遁
迹。俄有神白惠曰。师持佛顶少结莎诃
令密语不圆。莎诃者成就义也。今京室佛法
为外教凌轹。其危若缀旒。待师解救耳。惠
趋程西上心亦劳止。择木之故于章信寺挂
锡。则大历初也。三年戊申岁九月二十三日。
太清宫道士史华上奏。请与释宗当代名流。
角佛力道法胜负。于时代宗钦尚空门。异
道愤其偏重。故有是请也。遂于东明观坛
前架刀成梯。史华登蹑如常磴道焉。时缁
伍互相顾望推排且无敢蹑者。惠闻之谒开
卷十七 第 817a 页
府鱼朝恩。鱼奏请于章信寺庭树梯。横架
锋刃若霜雪然。增高百尺。东明之梯极为
低下。时朝廷公贵市肆居民。骈足摩肩而
观此举。时惠徒跣登级下层。有如坦路曾
无难色。复蹈烈火手探油汤。仍餐铁叶号
为䬪饦。或嚼钉线声犹脆饴。史华怯惧惭
惶掩袂而退。时众弹指叹嗟。声若雷响。帝
遣中官巩庭玉宣慰再三。便赍赐紫方袍一
副焉。诏授鸿胪卿。号曰护国三藏。敕移安
国寺居之。自尔声彩发越德望峻高。代宗
闻是国一禅师亲门高足。倍加郑重焉。世
谓为巾子山降魔禅师是也。

系曰。或谓惠公为幻僧欤。通曰。夫于五尘
变现者曰神通。若邪心变五尘事则幻也。
惠公持三密瑜伽护魔法助其正定。履刃
蹈炎斯何足惊乎。夫何幻之有哉。瑜伽论有
诸三神变矣。

** 唐洛阳同德寺无名传

释无名。姓高氏。渤海人也。祖宦今西京。乃
为洛阳人矣。冲孺之龄举措卓异。口不哜
辛血性不狎諠哗。邈矣出尘。故难留滞。
年二十八若瘦雁之出笼。投师习学依随
隶同德寺。及精律藏解一字以无疑闻
有禅宗思千里而请决举领整裘开扃见
路。辞飞笔健思若涌泉。因随师游方访祖
师之遗迹。得会师付授心印会先语诸徒
曰。吾之付法无有名字。因号无名也。自此
志历四方周游五岳。罗浮庐阜双峰𡷗公铝
岭牛头剡溪若耶天台四明罔不询问。风
卷十七 第 817b 页
格高远神操朗澈。博识者睹貌便伏。僻见者
发言必摧时德宗方纳鲜于叔明令狐峘料
简僧尼事。时名有表直谏并停。寻时鲜于
叔明令狐峘等流南海百姓。至贞元六年往
游五台居无定所。九年十二月十二日于
佛光寺。先食讫俨然坐化。春秋七十二。腊四
十三。十一年阇维获舍利一升。泽潞节度使
李抱真。建塔于佛光寺。贞元六年庚午岁也。
或云名著疏解弥陀经焉。

** 唐庐山归宗寺智常传

释智常者。挺拔出伦操履清约。遍参知识
影附南泉。同游大寂之门。乃见江西之道。
元和中驻锡庐山归宗净院。其徒响应其法
风行。无何白乐天贬江州司马。最加钦重。
续以李渤员外元和六年隐嵩少以著作
徵起。杜元颖排之。出为虔州刺史南康
曾未卒岁。迁江州刺史。渤洽闻多识。百家
之书无不该综。号李万卷矣。到郡喜与白
乐天相遇。因言浔阳庐阜山水之最人物贤
哲隐沦。论惠远遗迹。遂述归宗禅师善谈
禅要。李曰。朝廷金榜早晚有嗜菜阿师名
目。白曰。若然则未识食菜阿师欤。白彊劝
游二林。意同见常耳。及到归宗李问曰。教
中有言。须弥纳芥子芥子纳须弥。如何芥
子纳得须弥。常曰。人言博士学览万卷书
籍还是否耶。李曰。忝此虚名。常曰。摩踵至
顶只若干尺身万卷书向何处著李俛首无
言。再思称叹。续有东林寺僧神建。讲诸经
论问触目菩提。常略提举。神建不体。乃发
卷十七 第 817c 页
状讼常示恶境界。时李判区分甚闻诣
理。常有异相目耀重瞳。遂将药熏手。恒
磨错不觉目眦红。号赤眼归宗矣。

系曰。佛理幽邃一言蔽之者。玄解之言。逗
猛利者药妙疾轻之验也。

** 唐杭州千顷山楚南传

释楚南。闽人也。俗姓张氏。爰在髫龄冥然
跪于父母前诉志出家。投开元寺昙蔼师
而受训焉。当授经法目所经睹辄诵于
口。执巾侍盥洒扫应对。颇能谨愿。迨乎冠
岁乃落发焉。诣五台登戒。就赵郡学相
部律。往上都学净名经。一律一经略通宗
旨。则知顿机不甘为渐教缚。遂往芙蓉
山。根性未发。谒黄檗山禅师。问答虽多机
宜顿了。倏值武宗废教。南遂深窜林谷。大
中兴教出遇升平。相裴公休出抚宛陵。请
黄檗出山。南随侍由此。便诣姑苏报恩寺
专行禅定。足不踰阈仅二十馀载。乾符四
年苏州太守周慎嗣。向风请住宝林院。又请
居支硎山。至五年昌化县令徐正元。与紫
溪戍将饶京。同召住千顷慈云院。训示禅
徒之外。唯俨然在定逾月。或浃旬。光启三
年前两浙武肃王钱氏。请下山供施。昭宗闻
其道化赐其鹿胎衣五事。别赍紫衣。文德
六年二月忽双虹贯堂室。二鹿蹶然入寺。法
堂梁折至五月辞众。后于禅床垂两足伸
二臂于膝。奄然而卒。春秋七十。僧腊五十六。
迁塔于院西隅。大顺二年壬子岁二月。宣州
孙儒寇钱唐之封略。兵士发塔见南全身不
卷十七 第 818a 页
散爪发俱长。悔罪而去。南公平昔著般若
经品颂偈一卷破邪论一卷。以枝梧异宗外
敌见贵于时也。

** 唐南岳七宝台寺玄泰传

释玄泰者。不知何许人也。性掺方正言不
浪施。心静之情义而后动。所居兰若在衡山
之东号七宝台。不衣蚕缕。时谓泰布纳
欤。从见德山禅师豁如自适。誓不立门徒
逍遥求志。而于词笔笔若有神。四方后进
巡礼相见。皆用平怀之礼。尝以衡山之阳多
被山民莫徭辈斩木烧山损害滋甚。泰作
畬山谣。远迩传播达于九重。敕责衡州太
守禁止。岳中兰若由是得存。不为延燎泰
之力也。终年六十五。临逝说偈曰。不用剃
头。不须澡浴。一堆猛炎。千足万足。偈终垂
一足而逝。阇维收舍利袝坚固大师塔左
营小浮图焉。又为象骨偈诸禅祖塔铭歌颂
等。好事者编聚成集而行于代焉。

** 唐京兆福寿寺玄畅传

释玄畅。字申之。俗姓陈氏。宣城人也。畅爰
在弱龄便持异操。戏则聚沙为塔摘叶为
香。年九岁于泾邑水西寺。依清逸上人教
授经法。年十九削发。二十岁往福州兜率戒
坛受具足戒。听掇律科深得宗旨。新缯细
缕一染色佳。而往越中求闻异说。仰京室
西明寺有宣律师旧院多藏毗尼教迹。因
栖惠正律师法席。自入京华渐萌头角。受
京城三学大德益广见闻。方事讲谈遽钟
堙厄则会昌废教矣。时京城法侣颇甚徬徨。
卷十七 第 818b 页
两街僧录灵宴辩章同推畅为首。上表论谏。
遂著历代帝王录。奏而弗听。由是例从俗
服。宁弛道情。龙蛇伏蛰而待时。玉石同焚
而莫救。殆夫武皇厌代宣宗在天。坏户重
开炎岗息炽。畅于大中中凡遇诞辰入内
谈论。即赐紫袈裟充内外临坛大德。懿宗
钦其宿德蕃锡屡臻。乃奏修加忏悔一万五
千佛名经。又奏请本生心地观经一部八卷。
皆入藏。畅时充追福院首领。又充总持寺
都维那。寻署上座。畅讲律六十座。度法者
数千人。撰显正记一十卷科六帖名义图三
卷三宝五运三卷。虽祖述旧闻标题新目。
义出意表文济时须。乾符中懿宗简自上
心。特赐师号曰法宝。二年三月二十一日
示灭。俗龄七十九僧腊五十九。弟子赐紫惠
柔大德师遂宗绍。以其年四月二十五日。窆
于长安邑高阳乡小梁村。四年丁酉岁尚书
礼部侍郎崔沆与畅交分殊深。著碑述遗
迹焉。

** 后唐南岳般舟道场惟劲传

释惟劲。福州长溪人也。节操精苦奉养栖约。
破纳拥身衣无缯纩。号头陀焉。初参雪峰
便探渊府。乾化中入岳住报慈东藏。亦号
三生藏。中见法藏禅师鉴灯。顿了如是广
大法界重重帝网之门因叹曰。先达圣人具
此不思议智慧方便。非小智之所能。又岳道
观中亦设此灯。往因废教时窃移入仙坛
也。有游岳才人达士留题颇多。劲乃叹曰。
卢橘夏熟宁期植在于神都。舜韶齐闻不
卷十七 第 818c 页
觉顿忘于肉味。嗟其无识不究本端。盗王
氏之青毡以为旧物。认岭南之孔雀以作
家禽。后世安知。于今区别。乃作五字颂。颂
五章。览者知其理事相融灯有所属。属在
乎互相涉入光影含容显华严性悔。主伴交
光非道家之器用也。楚王马氏奏赐紫署
宝闻大师。梁开平中也。劲续宝林传盖录
贞元已后禅门祖祖相继源脉者也。别著南
岳高僧传。未知卷数。亦一代禅宗达士文采
可观。后终于岳中也。

系曰。物涉疑似难辄区分。劲公志鉴灯若
遗物重获归家也。后之人必不敢攘物归
家也。故曰。前事不忘后世之元龟也。

** 周洛京福先寺道丕传

释道丕。长安贵胄里人也。唐之宗室。父从晏
襄宗沿堂五院之首。母许氏。为求其息常
持观音普门品。忽梦神光烛身。因尔妊焉。
及其诞生挺然岐嶷。端雅其质。属籍诸亲异
而爱之如天童子。年始周晬。父将命汾晋。
会军至于霍山没王事。丕虽童稚聚戏终
鲜笑容。七岁忽绝荤膻。每游精舍怡然忘
返。遂白母往保寿寺礼继能法师。尊为轨
范。九岁善梵音礼赞。是岁襄宗幸石门随
师往迎驾。十九岁学通金刚经义。便行讲
贯。又驾迁洛京。长安焚荡。遂背负其母东
征华阴。刘开道作乱。复荷母入华山安止
岩穴。时谷麦勇贵每斗万钱。丕巡村乞食。
自专胎息唯供母食。母问还食未。丕对曰。
向外斋了。恐伤母意。至孝如此。年二十岁
卷十七 第 819a 页
母曰。汝父霍山亡没战场之地。骨曝霜露。
汝能收取归葬。不亦孝乎。遂辞老亲往霍
邑。立草庵鸠工。集聚白骨昼夜诵经。咒
之曰。古人精诚所感滴血认骨。我今志为
孝子。岂无灵验者乎。傥群骨中有动转者。
即我父之遗骸也。如是一心注想目未轻舍。
数日间果有枯髅。从骨聚中跃出。竞骛丕
前。摇曳良久。丕即躄踊抱持如复生在。赍
归华阴。是夜其母梦夫归舍。明辰骨至。其
孝感声誉日高。至二十七岁遇曜州牧娄继
英招丕住洛阳福先弥勒院。即晋道安翻经
创浴之地也。天祐三年丙寅济阴王赐紫衣。
后唐庄宗署大师曰广智。丕于梁朝后主
后唐庄宗明宗。凡内建香坛。应制谈论多居
元席。及晋迁都今东京天福三年诏入梁
苑。副录左街僧事。与传法阿阇梨昭信大师
俱道貌童颜号二菩萨。是故朝贵士庶多请
养生之术。丕精勤不懈一佛一礼。佛名经法
华金刚仁王上生四经逐一字礼。然其守杜
多之行。分卫时至二弟子随行。开运甲辰岁
为左街僧录。虽临僧务日课修持。相国李
公涛西枢密太傅王公朴翰林承旨陶公谷等
无不倾心归重。至汉乾祐中谢病乞西
归。未允之际。属汉室凌夷。兵火连作恣行
剽掠。丕于廊庑之下倚壁诵念二日纷拿
一无见者。时京城见闻益加钦尚逃归洛
邑。周太祖潜隐所重。广顺元年敕召为左街
僧录。不容陈让还赴东京居于僧任。世宗
尹釐府政。嫌空门繁杂。欲奏沙汰。召丕同
卷十七 第 819b 页
议时问难交发开喻其情。且曰。僧之清尚必
不露于人前。僧或凶顽而偏游于世上。必
恐正施藨[廿/尤/(ㄠ-ㄙ+(衣-〦))]草和兰茞而芟。方事淘澄金
逐沙泥而荡。大王储明欲照蓄智当行。为
益皇帝邪。为损君亲邪。若益君乎不令
一物失所。若损亲也是坏六和福田。况以
天下初平疮痍未合。乞待后时搜扬未晚。
故老子云。治大国如烹小鲜。虑其动则麋
烂矣。世宗深然其言。且从停寝。及世宗登
极。丕谓僧曰。吾皇宿昔有志。汝当相警护
持。坚乞解归洛阳。又立礼首楞严经。二年
果敕并毁僧寺并立僧帐。盖限之也。毁教
不深。乃丕之力也。以显德二年乙卯六月八
日微疾。十日令弟子早营粥食云。有首楞
严菩萨众多相迎。令鸣椎俄然而化。春秋
六十七。僧腊四十七。缁素号哭诸寺具威仪
送葬于龙门广化寺之左立石塔焉。未终
之前寺钟无故嘶嗄。表刹龙首忽焉陨坠。僧
澄清梦寺佛殿梁折。极多异兆焉。

系曰。周武灭佛法。隋开皇辛亥岁太府丞赵
文昌入冥见邕受对。寄语文帝拔救。周世
宗澄汰毁私邑勒立僧帐。故说大渐招其恶
报。或有入冥见之。并赞成厥事者同居负
处。略同周武。未知是乎。

论曰。九重所以成深严。七礼其能捍忧
患。高墉峻垒加校尉而守之。犀革兕皮介
将军而战者。君既安所臣亦建功。犹释门
之外侮忽来得法将之中权斯敌。使其大道
丧而重复玄刚绝而又张。我有仲由恶言不
卷十七 第 819c 页
入。外禦其侮不可暂亡也。嗟乎真教东传
累更年纪。受其艰否屈指可寻。法系有
为四相以之迁贸。明虽无损。一轮以之蚀
侵桓楚无端。效奔得时而变法。德舆伊始
欺孤馀力而责僧。赖远公之致书。因朝达
之抗疏。只成暴政空鲠人情。元魏怀邪周
邕尚辩。昙始乃呈其诡迹。道安盛奋其辞
锋。是待秦坑能逃汉律。始安二德疑其住寿
应真。出没其形扶危拯溺者矣。秀也钟其
厄运愤此反常。上笺若攻垒之先登。为法
偶犯颜而不死。复礼答权文学难词蔚成
解判。惠立斥吕奉御图注免横窥𨵦。两面
俱通。玄嶷造乎甄正。一场贾勇。法明定其
化胡。答孔老于李华。名儒慑伏。挫是非于
韦氏。辩势酋强。邕也掩徐独记于天台。俨
也令李成书于复性。其或角史华之术。因
蹑刀梯。谏德宗之非。乃停沙汰。申答而惊
李潡。作谣而占衡山。破邪之论可宗。鉴灯
之颂归我。以前诸德超世卓然。式遏寇雠
阋墙禦侮。言其薄者则发愤忘食。殊弗防
其反汗。其如皋原纵火。兰艾之臭同焚。树
木摧风。鸾鸱之巢共覆者。其唯会昌灭虐
我法之谓乎。从汉至唐凡经数厄。钟厄爰
甚莫甚武宗焉。初有道士赵归真者。授帝
留年之术。宠遇无比。每一对扬。排毁释氏。
宜尽除之。盖以归真曾于敬宗朝出入宫
掖势若探汤。及其祸缠暴弑自然事体如
浆。京邑诸僧竞生诮谤。归真痛切心骨何
日忘之。还遇武皇因缘狎昵署为两街教
卷十七 第 820a 页
授先生。时谏官抗疏宰臣李德裕屡言。归真
惧其动摇。奏迎罗浮邓元起南岳刘玄靖
入。帝谓神仙坐致由是共为椅角同毁释
门。意报僧讥诮之雠耳。众轻覆车群噪惊
蛰。须弥𦤞[危*瓦]困其劫尽之风。有顶低摧。倚
其宿舂之杵。讵云终否。当有复时。大中行
废教之诛。会昌非后天之老。吁咄哉。归真奇
秘之术今古所无。何邪。能寄喜怒于天子之
心。虽王晋安期俱弗如也。尔时玄畅法宝
大师也。纳两街之请操一割之刀。纂辑古
今搜扬经史。成其别录上其表笺逆龙
鳞之手已伸。探虎穴之心且勇。膏盲之疾。
圭刀之散何施。混浊之河。铢两之胶谩解。如
皆畏震所谓坐看。畅公手拓不周山。不免
共工之触折也。凡今缁伍无纵毁讥。毁讥
小人也。及罹祸毒君子受之。亦犹城门火
而池鱼死也。傥云周武不落于阿鼻归真
自登于仙籍。宣宗诛之已塞责矣。是故比
丘但自观身行。莫伺玄门。非干己事。又
以空门染习如然无斗四支而伤具体。各
是圣人设教无相夺伦。如此行时名真护
法也。老氏云。六亲不和则有孝子。如无孝
子之名。信六亲大和也。已上诸公皆家中有
竞号咷谏乎。因得善父母之名欤。今我传
家止劝将来。二教和同弗望后生。学其讦
直。险在其中矣。为君不取。然则临机可
用相事当行。必任弛张勿为胶柱。然后
知时名为大法师也。传又云乎。相时而动
无累后人。其斯之谓欤。
卷十七 第 820b 页
宋高僧传卷第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