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僧传-宋-赞宁卷十四

卷十四 第 790b 页

宋高僧传卷第十四

宋左街天寿寺通慧大师
赐紫沙门赞宁等奉 敕撰

** 明律篇第四之一(正传二十人附见五人)

*** 唐京兆西明寺道宣传(大慈)

释道宣。姓钱氏。丹徒人也。一云长城人。其先
出自广陵太守让之后。洎太史令乐之。撰
天文集占一百卷。考讳申。府君陈吏部尚书。
皆高矩令猷周仁全行。盛德百代君子万
年。母娠而梦月贯其怀。复梦梵僧语曰。汝
所妊者即梁朝僧祐律师。祐则南齐剡溪隐
岳寺僧护也。宜从出家崇树释教云。凡十
二月在胎。四月八日降诞。九岁能赋。十五
厌俗诵习诸经。依智頵律师受业。洎十
六落发。所谓除结非欲染衣。便隶日严
道场。弱冠极力护持专精。克念感舍利现
于宝函。隋大业年中从智首律师受具。武
德中依首习律。才听一遍方议修禅。頵师
呵曰。夫适遐自迩因微知章。修舍有时功
愿须满。未宜即去律也。抑令听二十遍。
已乃坐山林行定慧。晦迹于终南仿掌之
谷。所居乏水。神人指之穿地尺馀。其泉迸
涌。时号为白泉寺。猛兽驯伏每有所依。名
华芬芳奇草蔓延。随末徙崇义精舍。载迁丰
德寺。尝因独坐。护法神告曰。彼清官村故净
业寺。地当宝势道可习成。闻斯卜焉。焚功
德香行般舟定。时有群龙礼谒。若男若女
卷十四 第 790c 页
化为人形。沙弥散心顾盻邪视。龙赫然发
怒将抟攫之。寻追悔吐毒井中。具陈而去。
宣乃令封闭。人或潜开往往烟上。审其神
变或送异华一奁。形似枣华大如榆荚。香
气馝馟数载宛然。又供奇果季孟梨柰。然
其味甘其色洁。非人间所遇也。门徒尝欲
举阴事。先是潜通。以定观根随病与药。
皆此类者。有处士孙思邈。尝隐终南山与
宣相接。结林下之交。每一往来议论终夕。
时天旱。有西域僧于昆明池结坛祈雨。
诏有司备香灯供具。凡七日池水日涨数
尺。有老人夜诣宣求救。颇形仓卒之状。曰
弟子即昆明池龙也。时之无雨乃天意也。非
由弟子。今胡僧取利于弟子。而欺天子言
祈雨。命在旦夕。乞和尚法力加护。宣曰。吾
无能救尔。尔可急求孙先生。老人至思邈
石室冤诉再三云。宣律师示我故敢相投也。
邈曰。我知昆明池龙宫有仙方三十首。能示
余余乃救尔。老人曰。此方上界不许辄传。
今事急矣。固何所吝。少选捧方而至。邈曰。
尔速还无惧胡僧也。自是池水大涨数日
溢岸。胡僧术将尽矣。无能为也。及西明寺
初就。诏宣充上座。三藏奘师至止。诏与翻
译。又送真身往扶风无忧王寺。遇敕令僧
拜等上启朝宰。护法又如此者。撰法门文
记广弘明集续高僧传三宝录羯磨戒疏行事
钞义钞等二百二十馀卷。三衣皆纻一食唯
菽。行则杖策坐不倚床。蚤虱从游居然除
受。土木自得固己亡身。尝筑一坛。俄有长
卷十四 第 791a 页
眉僧谈道知者。其实宾头卢也。复三果梵僧
礼坛。赞曰。自佛灭后像法住世兴发毗尼
唯师一人也。乾封二年春冥感天人来谈律
相。言钞文轻重仪中舛误。皆译之过非师之
咎。请师改正。故今所行著述多是重修本是
也。又有天人云。曾撰祇洹图经。计人间
纸帛一百许卷。宣苦告口占。一一抄记上下
二卷。又口传偈颂号付嘱仪。十卷是也。贞
观中曾隐沁部云室山。人睹天童给侍左
右。于西明寺夜行道足跌前阶有物扶持
履空无害。熟顾视之乃少年也。宣遽问。何
人中夜在此。少年曰。某非常人。即毗沙门天
王之子那吒也。护法之故拥护和尚。时之久
矣宣曰。贫道修行无事烦太子。太子威神
自在。西域有可作佛事者。愿为致之。太子
曰。某有佛牙宝掌虽久头目犹舍。敢不奉
献。俄授于宣。宣保录供养焉。复次庭除有
一天来礼谒。谓宣曰。律师当生睹史天宫。
持物一苞云。是棘林香。尔后十旬安坐而
化。则乾封二年十月三日也。春秋七十二。僧
腊五十二。累门人窆于坛谷石室。其后树
塔三所。高宗下诏令崇饰图写宣之真。相
匠韩伯通塑缋之。盖追仰道风也。宣从登
戒坛及当泥曰。其间受法传教弟子可千
百人。其亲度曰大慈律师。授法者文纲等。
其天人付授佛牙。密令文纲掌护持去崇圣
寺东塔。大和初丞相韦公处厚。建塔于西廊
焉。宣之持律声振竺乾。宣之编修美流天
下。是故无畏三藏到东夏朝谒。帝问自远
卷十四 第 791b 页
而来得无劳乎。欲于何方休息。三藏奏曰。
在天竺时常闻西明寺宣律师秉持第一。愿
往依止焉。敕允之。宣持禁竖牢扪虱以绵
纸裹投于地。三藏曰。扑有情于地之声
也。凡诸密行或制或遮良可知矣。至代宗大
历二年敕此寺三纲。如闻彼寺有大德道宣
律师。传授得释迦佛牙及肉舍利。宜即诣
右银台门进来。朕要观礼。至十一年十月
敕每年内中出香一合。送西明寺故道宣律
师堂。为国焚之祷祝。至懿宗咸通十年。左
右街僧令霄玄畅等上表乞追赠。其年十月
敕谥曰澄照。塔曰净光。先所居久在终
南。故号南山律宗焉。天宝元载灵昌太守李
邕。会昌元年工部郎中严厚本各为碑颂德
云。

系曰。律宗犯即问心。心有虚实故。如未得
道。起覆想说则宜犯重矣。若实有天龙
来至我所而云。犯重招谤还婆罗汉同也。
宣屡屡有天之使者。或送佛牙或充给使。
非宣自述也。如遣龙去孙先生所。岂自言
邪。至于乾封之际。天神合沓或写祇洹图
经付嘱仪等。且非寓言于鬼物乎。君不见
十诵律中诸比丘尚扬言。目连犯妄。佛言。目
连随心想说无罪。佛世犹尔。像季嫉贤斯
何足怪也。又无畏非开元中者。贞观显庆已
来莫别有无畏否。

*** 唐京兆恒济寺道成传

释道成者。不知何许人也。居于天邑演
彼律乘。戒月扬光圆而不缺。德瓶告实满
卷十四 第 791c 页
而不倾。当显庆中敷四分一宗有同雾
市。时文纲律匠。虽先依澄照大师后习律
文。乃登成之堂奥矣又怀素著述皆出其
门。垂拱中日照三藏译显识等经。天后诏名
德十员助其法化成与明恂嘉尚同预證
义。由是声飞神甸位首方坛。谓之梧桐多
栖凤鸟。谓之芳沚颇秀兰丛。门生孔多无
过此集然不详终所。

系曰。成公与隋蒋州道成同号而异实。二
者奚先。通曰。隋成也精乎十诵。著述尤多。
唐成也传乎四分。译讲偕妙。然其撰集则开
悟迷沦。究其翻传则陶甄教道。譬犹后焰
靡及乎前光似宝或惭乎真宝。互有长短
用则无遗也。

*** 唐京师崇圣寺文纲传(名恪)

释文纲。姓孔氏。会稽人也。曾祖范陈都官尚
书。祖[示*异]祠部侍郎。考顶坐逃海避隋。择木
归舜。贞观始拜尚乘直长。咸光复儒业旁
通释教。是故纲也植宿根从习气。慈母怀
孕杂食弃捐。有婆罗门僧头陀。语其母曰。
若此男终绍三宝。自尔每闻空中多异香
杂仙乐。及诞育之日。白鹤翔集若临视焉。
比襁褓中午后不受乳哺。犹坚持斋者。重
龀随师访道。十二出家。冠年受具。精虑苦
行专念息心。藜羹糗粮麻衣草荐。操有彝检
口无溢言。寻诣京兆沙门道成律师禀毗
尼藏。二十五讲律。三十登坛。每勤修深思
凝视反听。净如止水嶷若断山。或风雨宴
居。或昼夜独得。故能吉祥在手不舍其瓶。
卷十四 第 792a 页
威德迎风不绝于气。出笼瘠雁坐致虚空。
起屋下层自然成就。唯甘露之渧口喻利
剑之伤人。慎之重之。广矣至矣。由是八
方来学四分永流。请益者举袂云临。赞叹者
发声雷骇。久视中天作淫雨人有忧色。纲
悯之乃端坐思惟。却倚屋壁奄至中夕。欻
尔半倾唯馀背间。嶷然山立。识者以为得神
通因定力。故日月灵迹幽明潜感。兆于集
事应乎遣言。左右怪之。纲曰。夫真实无相
尘色本空。正觉圆常大悲湛定。不可取也。
是以一时法主四朝帝师。同迦叶之入城。
遇匿王之说戒。竹园门外别有沙弥。毕树
枝间广闻鵽鸟。所以受润者博。入见者深。
万病已痊获欢喜之药。一心不染解烦恼之
绳。又恭承丝纶京都翻译。追论惠用远契
如因。翘诚满朝檀施敌国。但依布萨尽用
庄严。累历伽蓝二十馀所。凡是塔庙各已华
丰。犹且刺血书经向六百卷。登坛受具仅
数千人。至苦至勤纳无我之海。不寝不食
种无生之田。长安四年奉敕往岐州无忧王
寺迎舍利。景龙二载中宗孝和皇帝延入内
道场行道。送真身舍利往无忧王寺入塔。
其年于乾陵宫为内尼受戒。复于宫中坐
夏。为二圣内尼讲四分律一遍。中宗嘉尚
为度弟子。赐什物綵帛三千匹。因奏道场
灵感之事。六月七日御札题榜为灵感寺是
也。诸寺辟硕德以隶焉。夫其左籞宿右上
林。南台终山北池渭水。千门宫阙化出云
霄。万乘旌旗天回原隰。先天载睿宗圣真皇
卷十四 第 792b 页
帝。又于别殿请为菩萨戒师。妃主环阶侍从
罗拜。兜率天上亲听法言。王舍城中普闻净
戒。恩旨赐绢三千馀匹。纲悉付常住随事
修营。或金地缭垣用增上价。或宝坊飞阁
克壮全模。或讲堂经楼舍利净土。或轩廊器
物厨库园林。皆信施法财周给僧宝。方将
示迷津引觉路。濯热火宅拯溺毒流。而乃
奄忽神迁。斯须薪尽。虽有应化何其速欤。
以开元十五年八月十五日。怡然长往。时春
秋九十有二。其年九月四日塔于寺侧焉。闻
哀奔丧执绋会葬。香华憧盖。缁素华夷。填
城塞川。彗云翳景。盖数万人。有若法侣京
兆怀素满意承礼襄阳崇拔扶风凤林江陵恒
景淄川名恪等。百馀人。咸曰智河舟迁法宇
栋桡而已哉。有若弟子淮南道岸蜀川神积
岐陇慧顗京兆神慧思义绍觉律藏恒暹崇业
等。五十馀人。并目以慈眼入于度门。金棺
不追灰骨罔答。乃请滑台太守李邕为碑。
邕象彼马迁法其班氏。以二人而同传。
必百行以齐肩。不忝怀素前不惭宣师
后。李北海题品不其韪乎。有淄州名恪律
师者。精执律范切勤求解。尝厕宣师法筵。
躬问钞序义。宣师亲录随喜灵感坛班名
于经。末又附丽文纲之门也。

*** 唐京师恒济寺怀素传(宾律师)

释怀素。姓范氏。其先南阳人也。曾祖岳高宗
朝选调为绛州曲沃县丞。祖徽延州广武县
令。父强左武卫长史。乃为京兆人也。母李
氏梦云雷震骇。因而娠焉。诞育之辰神光满
卷十四 第 792c 页
室。见者求占。此子贵极。当为王者之师傅
也。幼龄聪黠器度宽然。识者曰。学必成功才
当逸格。耳闻口诵皆谓老成。年及十岁忽
发出家之意。猛利之性二亲难沮贞观十九
年玄奘三藏方西域回。誓求为师。云与龙而
同物。星将月以共光。俱悬释氏之天。悉丽
著明之象。初寻经论不费光阴。受具已来
专攻律部。有邺郡法砺律师。一方名器五律
宗师。迷方皆俟其指南。得路咸推其乡导。
著疏十卷别是命家。见接素公知成律匠。研
习三载乃见诸瑕。喟然叹曰。古人义章未能
尽善。咸亨元年发起勇心。别述开四分律
记。至上元三年丙子归京。奉诏住西太原
寺。傍听道成律师讲不辍缉缀。永淳元年
十轴毕功一家新立。弹纠古疏十有六失
焉。新义半千百条也。傅翼之彪搏攫而有知
皆畏。乘风之震砰輷而无远不闻。所化翕
然所传多矣。复著俱舍论疏一十五卷遗教
经疏二卷钞三卷新疏拾遗钞二十卷四分僧
尼羯磨文两卷四分僧尼戒本各一卷。日诵
金刚经三十卷。讲大律已疏计五十馀遍。其
馀书经画像不可胜数。于本寺别院忽示
疾。力且薾然。告秀章曰。余律行多缺一报
将终。时空中有天乐浏亮。奄然而逝。俗龄
七十四。法腊五十三。葬日有鸿鹤绕塔悲
鸣。至暮方散。素所撰述宗萨婆多何邪。
以法密部缘化地部出化地从有部生故出受
体以无表色也。又斥二宗云。相部无知则
大开量中得自取大小行也。南山犯重则
卷十四 第 793a 页
与天神言论。是自言得上人法也。大抵素
疏出谓之新章焉。开元中嵩山宾律师造饰
宗记。以解释之对砺旧疏也。又谓为东西
塔律宗。因传习处为名耳。大历中相国元
公载奏成都宝园寺置戒坛传新疏。以俸
钱写疏四十本法华经疏三十本。委宝园光
翌传行之。后元公命如净公为素作传。韦
南康皋作灵坛传授毗尼。新疏记有承袭
者。刊名于石。其辞酋丽其翰兼美。为蜀中
口实焉。

*** 唐光州道岸传

释道岸。姓唐氏。世居颖川。是为大族。汉尚
书令琳司空珍吴尚书仆射固雍州刺史彬凉
镇北将军瑶之后也。永嘉南度迁于光州。衣
冠人物晖映今古。岸生而不群少而奇概。爰
在髫龀有若老成。齿胄胶庠侚齐坟典。
犹恐闻见未博艺业有遗。遂浮江淮达洙
泗探禹穴升孔堂。多历年所矣。操翰林之
鼓吹。游学海之波澜。讨论百家商攉三教。
乃叹曰。学古入官纡金拾紫。儒教也。餐松
饵柏驾鹤乘龙。道教也。不出轮回之中俱
非筏喻之义。岂若三乘妙旨六度宏功。缁
铢世间掌握沙界哉。遂落发出家洗心访
道。一音克举四句精通。竖修律仪深入禅
慧。夜梦迦叶来为导师。朝阅真经宛契冥
牒。由是声名籍甚远近吹嘘。为出世之津
梁。固经行之领袖。十方龙象罔不师范焉。
万国鹓鸾无敢詶对者。向若回兹妙识适
彼殊途。议才必总于四科。济世雅符于三
卷十四 第 793b 页
杰。有若越中初法师者。秘藏精微罔不明
练。道高寰宇德重丘山。岸闻善若惊同声
相应。乘杯去楚杖锡游吴。云雾一披钟鼓
齐振。期牙合契澄什联芳。由是常居会稽
龙兴寺焉。扬越黎庶江淮释子。辐辏乌合巷
少居人。罕登元礼之门。且睹公超之市。岸
身遗缠盖心等虚空。不择贤愚无论贵
贱。温颜接待善诱克勤。明鉴莫疲洪钟必应。
皆窥天挹海虚往实归。其利博哉。无得称
也。时号为大和尚。登无畏座讲木叉律。容
止端严。辞辩清畅。连环冰释理窟毫分。瞻仰
者皆悉由衷。听受者得未曾有。于是高僧
大士心醉神倾。捐弃旧闻佩服新义。江介
一变其道大行。孝和皇帝精贯白业游艺玄
枢。闻而异焉。遣使徵召前后数介。然始入
朝与大德数人同居内殿。帝因朝暇躬阅
清言。虽天眷屡回而圣威难犯。凡厥目对
靡不魂惊。皆向日趋风灭听收视。岸人望
虽重僧腊未高。犹沦居下筵累隔先辈。惜
帝有轮王之位不起承迎。以吾为舍那之
后晏然方坐。皇帝睹其高尚。伏以尊严偏
赐衣钵。特彰荣宠。因请如来法味屈为菩
萨戒师。亲率六宫围绕供养。仍图画于林
光宫。御制画赞。辞曰。戒珠皎洁。慧流清净。
身局五篇心融八定。学综真典。观通实性。
维持法务。纲统僧政律藏冀兮传芳。象教
因乎光盛。比夫灵台影像麟阁丹青。功德
义殊。师臣礼异。铨择网管统帅僧徒者。有
司之任也。以岸盛德广大至行高邈。思遍雨
卷十四 第 793c 页
露特变章程。所历都白马中兴。庄严荐福
罔极等寺纲维总务。皆承敕命深契物心。
天下以为荣。古今所未有。中宗有怀罔极
追福因心。先于长安造荐福寺。事不时就
作者烦劳。敕岸与工部尚书张锡。同典其
任。广开方便博施慈悲。人或子来役无留
务。费约功倍。帝甚嘉之顿邀赏锡。何间昏
晓既荷天泽。言酬恩地遂还光州。度人置
寺。于是祇陀苑囿郁起僧坊。拘邻比丘便
为人宝。能事斯毕夫何恨哉。江海一辞星霜
二纪。每怀成道之所。更迫钟漏之期。遂去
上京还至本处。将申顾命精择门人僧行
超玄俨者。是称上足也。克传珠髻之宝。俾
赐金口之言。右胁而卧示其泡幻也。以开
元五年岁次丁已八月十日。灭度于会稽龙
兴道场。时年六十有四。海竭何依。山崩安仰。
天人感恸道俗哀号。执绋衣缞动盈万计
弟子龙兴寺慧武寺主义海都维那道融大禹
寺怀则大善寺道超齐明寺思一云明寺慧周
洪邑寺怀莹香严寺怀彦平原寺道纲湖州大
云寺子瑀兴国寺慧纂等。秀禀圭璋器承磨
琢。荷导蒙之力怀栝羽之恩。思播芳尘必
题贞石。乃请礼部侍郎姚奕为碑纪德。初
岸本文纲律师高足也。及孝和所重其道克
昌。以江表多行十诵律东南僧坚执罔知
四分。岸请帝墨敕执行南山律宗。伊宗盛
于江淮间者岸之力也。

*** 唐百济国金山寺真表传

释真表者。百济人也。家在金山世为弋猎。
卷十四 第 794a 页
表多蹻捷弓矢最便。当开元中逐兽之馀
憩于田畎。间折柳条贯虾蟆。成串置
于水中。拟为食调。遂入山网捕。因逐鹿
由山北路归家。全忘取贯蟆欤。至明年
春猎次闻蟆鸣。就水见去载所贯三十许
虾蟆犹活。表于时叹惋。自责曰。苦哉。何为
口腹令彼经年受苦。乃绝柳条徐轻放纵。
因发意出家。自思惟曰。我若堂下辞亲室中
割爱。难离欲海莫揭愚笼。由是逃入深
山以刀截发。苦到忏悔。举身扑地志求戒
法。誓愿要期弥勒菩萨授我戒法也。夜倍
日功绕旋叩搕。心心无间念念翘勤。经于
七宵。诘旦见地藏菩萨手摇金锡为表策
发教发戒缘作受前方便。感斯瑞应叹喜
遍身勇猛过前。二七日满有大鬼现可怖
相。而推表坠于岩下。身无所伤。匍匐就
登石坛上。加复魔相未休。百端千绪。至第
三七日质明。有吉祥鸟鸣曰。菩萨来也。乃
见白云若浸粉然。更无高下山川平满成
银色世界。兜率天主逶迤自在仪卫陆离围
绕石坛。香风华雨且非凡世之景物焉。尔时
慈氏徐步而行。至于坛所垂手摩表顶
曰。善哉大丈夫。求戒如是。至于再至于
三。苏迷卢可手攘而却。尔心终不退。乃为
授法。表身心和悦犹如三禅。意识与乐根
相应也。四万二千福河常流。一切功德寻发
天眼焉。慈氏躬授三法衣瓦钵。复赐名曰
真表。又于膝下出二物。非牙非玉乃签检
之制也。一题曰九者。一题曰八者。各二字。
卷十四 第 794b 页
付度表云。若人求戒当先悔罪。罪福则持
犯性也。更加一百八签。签上署百八烦恼名
目。如来戒人。或九十日。或四十日。或三七
日。行忏苦到精进期满限终。将九八二签
参合百八者。佛前望空而掷其签。堕地以
验罪灭不灭之相。若百八签飞逗四畔。唯八
九二签卓然坛心而立者。即得上上品戒
焉。若众签虽远。或一二来触九八签。拈观
是何烦恼名。抑令前人重覆忏悔已。正将
重悔烦恼签和九八者。掷其烦恼签。去者
名中品戒焉。若众签埋覆九八者。则罪不
灭。不得戒也。设加忏悔过九十日得下
品戒焉。慈氏重告诲云。八者新熏也。九者
本有焉。嘱累已天仗既回山川云霁。于是持
天衣执天钵。犹如五夏比丘。徇道下山。草
木为其低垂覆路。殊无溪谷高下之别。飞
禽鸷兽驯伏步前。又闻空中唱告村落聚
邑言菩萨出山来何不迎接。时则人民男女
布发掩泥者。脱衣覆路者。毡罽𣰽毹承足
者。华絪美褥填坑者。表咸曲副人情一一
迪践。有女子提半端白氎覆于途中。表似
惊忙之色回避别行。女子怪其不平等。表
曰。吾非无慈不均也。适观氎缕间皆是
狶子。吾虑伤生避其误犯耳。原其女子本
屠家。贩买得此布也。自尔常有二虎左右
随行。表语之曰。吾不入郛郭汝可导引。
至可修行处则乃缓步而行。三十来里就
一山坡蹲跽于前。时则挂锡树枝敷草端
坐。四望信士不劝自来。同造伽蓝号金山
卷十四 第 794c 页
寺焉。后人求戒。年年忏。罪者绝多今影堂
中道具存焉。

系曰。表公革心变行。一日千里。果得慈氏
为授戒法。此五十受中何受邪。通曰。近上
法见谛自誓也。发天眼通。是證初二果也。
非谛理现观而何。专据石坛与多子塔前
自誓同也。或曰。所授签检以验罪灭之相。
诸圣教无文。莫同诸天传授。或魔鬼所为
不可为后法乎。通曰。若彰善瘅恶利益不
殊。弥勒天主是天传授。非魔必矣。诸圣
教中有忏罪求徵祥證其罪灭不灭。然其
佛灭度弥勒降阎浮说瑜伽。岂可不为后
世法耶。十诵律云。虽非佛制诸方为清净
者不得不行也。

*** 唐安州十力寺秀律师传

释秀公者。齐安人也。髫年天然有离俗之
意焉。既丁荼蓼便往蜀郡礼兴律师。讽
诵经典易若温寻。又依之进具。果通达毗
尼。乃为兴公传律上足弟子欤。如是四载
入长安造宣律师门为依止之客。勤以忘
劳。涉十六年不离函丈。穷幽诸部陶练
数家。将首疏为宗本。然向黄州报所生
地。次往安陆大扬讲训。声美所闻诸王牧
守攸共遵承。正化缁徒咸摹细行。有贞固
律师居于上席。解冠诸生最显清名。馀皆
后殿。其诸成业不可胜算。春秋七十馀。卒
于十力寺本房焉。

*** 唐京师崇圣寺灵㟧传

释灵㟧者。不知何许人也。勤乎切问靡惮
卷十四 第 795a 页
寻师。乾封中于西明寺躬预南山宣师法
席。然其不拘常所。或近文纲。或亲大慈皆
求益也。末涂惧失宣意随讲收釆所闻。号
之曰记。以解删补钞也。若然者推究造义
章之始。唯慈与㟧也又别撰轻重诀。故苑
陵玄胄亲睹其文。故援引之以解量处轻
重仪焉。金革之故其诀湮灭无复可寻矣。

*** 唐京兆崇福寺满意传

释满意。不知何许人也。风神峭拔识量宽
和。经论旁通专于律学。武德末所遇邺都
法砺律师作疏解昙无德律。遂往抠衣明
其授受。如是讲导三十许年。乃传付观音寺
大亮律师。亮方授越州昙一。盛化之间出龙
象之资。无过意之门也矣。

*** 唐京兆西明寺崇业传

释崇业。不知何许人也。初同弋阳道岸。
学毗尼于文纲之法集。业之服勤淬砺罔
怠。黉肆之间推居元长。与淄州名恪齐名。
挺拔刚毅过之。美声洋洋达于禁闼。睿宗
圣真皇帝操心履道。敕以旧邸造安国寺。有
诏业入承明熏修别殿。为帝授菩萨戒。施
物优渥。佥回舍修菩提寺殿宇。抑由先不
畜盈长之故也。开元中微疾。嘱弟子曰。
吾化穷数尽。汝曹坚以防川无令放逸。语讫
终于所居寺之别院。业即南山之嗣孙矣。

*** 唐越州法华山寺玄俨传(融济)

释玄俨。俗姓徐氏。晋室南迁因官诸暨。遂
为县族。年始十二辞亲从师。事富春僧晖。
證圣元年恩制度人。始堕僧数隶悬溜寺。俨
卷十四 第 795b 页
幼而明敏长则韶令。标格峻整风仪凛然。迨
于弱冠乃从光州岸师咨受具戒。后乃游
诣上京探赜律范。遇崇福意律师并融济律
师。皆名匠一方南山上足。咸能升堂睹奥。
共所印可。由是道尊戒洁名动京师。安国
授记并充大德。后还江左偏行四分。因著
辅篇记十卷羯磨述章三篇。至今僧徒远近
传写。初光州岸公。尝因假寐忽梦神僧。谓
曰。玄俨当为法器。云何教以小乘。后乃命
宣般若。由是研精覃思采摭旧学。撰金刚
义疏七卷。古德所不解先达所未详。我则
发挥光明若指诸掌。誓以一生宣讲百
遍。越邑精舍时称法华。晋沙门昙翼曾结庵
山巅。入是法三昧感遍吉菩萨。徒观其塔
类多宝涌出以證经宫如转轮飞行而听
法。双乌所以示兆今尚翔鸣。六象所以呈
奇。时犹隐现。不可得而思议者。盖斯之谓
欤。信如来之福庭。是菩萨之隐岳。俨乃考盘
是卜束钵深栖。建置戒坛招集律行。若夫
秦衡上士燕代高僧。数若稻麻算同竹苇。
伏膺请益蹑屩担簦。宴坐不出几三十载。开
元二十四年。帝亲注金刚般若经。诏颁天下
普令宣讲。都督河南元彦冲躬。请俨重光
圣日。遂阐扬幽赞允合天心。令盲者见日
月之光。聋者闻雷霆之响。俨之演畅盖有力
焉。夫乐小法者迷自我而为病。通大方
者懵开空之法道。若夫会三归一触理冥
事。自优波离已下犹或病诸。而俨纲纪小
乘演畅大法。晤佛境之非有识魔界之为
卷十四 第 795c 页
空。故能使涅槃将生死一如烦恼与菩提
齐致。发心而登佛地非我而谁。白黑归依
当仁不让。昔僧护法师常居石城宴坐青
壁。仰其中峰如有佛像。愿造十丈以图
兜率。良愿未谐护公长逝。梁武皇帝诏僧祐
律师驰传经理。规模刻划意匠才施。俄而山
冢崒崩全身坐现。合高百馀尺。虽金石丝竹
四天之供施常闻功德庄严十地之雕镌尚
阙。俨乃内倾衣钵外率檀那。布以黄金之
色。镕以白银之相。铜锡铅锴球琳琅玕。七宝
由是浑成。八珍于焉具足。虽宝积献盖界
现三千。迦叶贡衣金踰十万。如须弥之现
于大海。若杲日之出于高山。此又俨之功
德不可思议者也。故洛州刺史徐峤工部
尚书徐安贞。咸以宗室设道友之礼。国子司
业康希铣太子宾客贺知章朝散大夫杭州临
安县令朱元慎。亦以乡曲具法朋之契。开
元二十六载。恩制度人。采访使润州刺史齐
浣越州都督景诚采访卢见义泗州刺史王
弼。无不停旟净境禀承法训。齐公乃方舟
结乘。奉迎俨于丹阳馀杭吴兴诸郡。令新度
释子躬授具戒。自广陵迄于信安。地方千
里。道俗受法者殆出万人。凡礼佛名经一
百遍。设无遮大会十筵。而入境住持举无
与比。夫秉法传授从佛口生。有门人法华
昙俊崇默龙兴崇一开元智符称心崇义香严
怀节宝林洪霈觉引灌顶。皆不倾油钵无
漏浮囊。经不云乎。如旃檀林旃檀围绕。如
师子王师子围绕。信俨之威神有在。而法主
卷十四 第 796a 页
之功德不刊。将知三界无安百灵共尽。此生
已适于后息他世应见于前心。以天宝元
载岁次壬午缘化已毕。十一月三日现疾
于绳床。七日午时坐终于戒坛院。春秋六
十有八。粤其月二十五日窆于寺南秦山之
下。高树双塔光明踰于白云。列植千松秀
色罗于明月。经始则神邕崇晓。住持则唯湛
道昭。并躬护圣场亲传智印。其馀三千门人
五百弟子。承般若之深法受毗尼之密行。
尽号颛门。无待弥勒。天宝十五载岁次景
申。万齐融述颂德碑焉。

*** 唐杭州灵智寺德秀传

释德秀。俗姓孙氏。富阳人也。少出尘区早
栖梵宇。当圆戒检正护浮囊。匪定常师
留神律府。讲谈之外尝哀鬼神乏食。恒以
深更施其饮食。浙汭之民倾诚畏服。及终
于定山颇多灵异则天宝初载也迁神座
入塔。时天降舍利七颗。门人以瓶盛之。缄
于其塔。或发之见秀齿上生舍利纷纷而
坠。后人还累甓成浮图。乡人云。恒有白蛇
蟠屈守塔。樵牧之童无敢近者。

*** 唐开业寺爱同传(玄通)

释爱同。俗姓赵氏。本天水人也。代袭冠冕
弱龄挺拔。惠然肯来为佛家子。具戒后讲弥
沙塞律。远近师禀若鳞羽宗乎鲲凤也。昔
南宋朝罽宾三藏觉寿。译成此律。因出羯磨
一卷。时运迁移其本零落。寻求不获学者无
依。同遂于大律之内抄出羯磨一卷。彼宗
学者盛传流布。被事方全。孝和之世神龙中。
卷十四 第 796b 页
盛重翻宣。同与文纲等参预译场。推为證
义。义净所出之经。同有力焉。著五分律疏
十卷。复遗嘱西明寺玄通律师重施润色。
后安史俶扰焚燎丧寺。今无类矣。

*** 唐五台山诠律师传

释诠律师者。五台县人也。綵服出家冠年受
戒。仪则清雅众禀纲绳。习毗尼宗秘菩萨
行。诠除训徒外守默无挠。远近有事靡不
豫知。人谓为得他心通也。一食终日弊衣
遮体。不贮颗粒房无缕综。其强本节用
造次不可及也。入灭之日祥云郁密天乐铮
摐。阖寺僧徒皆闻异香馚馥。乃召集寺众
执手告辞嘱累门人加趺而灭云。

*** 唐扬州龙兴寺法慎传

释法慎。姓郭氏。江都人也。孩抱之岁誓齿空
门。亲爱所钟志不可夺。从遥台成律师受
具戒。依太原寺东塔体解律文绝其所疑。
时贤推服。或一言曲分于象表。精理自得于
环中。声振京师如晞爱日。诸寺众请纲领。
乃默然而东归。既还扬都俯允郡愿恒诵
金刚般若经如意轮。般若佛心我得此心。众
生亦得。如意胜愿我如此愿。众生亦如。谓天
台止观包一切经义。东山法门是一切佛乘。
色空两亡定慧双照。不可得而称也。慎暑
不摄齐。食不求饱。居不易坐。四方舍施
归于大众。一身有无均于最下。朝廷之士衔
命往还。路出维扬终岁百数。不践门阈以
为大羞。仰承一盻如洗饥渴。慎与人子
言依于孝。与人臣言依于忠。与人上言
卷十四 第 796c 页
依于仁。与人下言依于礼。佛教儒行合而
为一。学者流误。故亲校经论延来者听
受。故大起僧坊将警群迷。故广图菩萨因
地。善护诸命。故曲济众生寿量。以文字度
人。故工于翰墨。以法皆佛法。故兼釆儒流
以我慢为防。故自负衣钵。以规规为任
故纲正缁林。以发挥道宗。故上行恭礼。以
感慕遗迹。故不远他邦。以龙象参议。故再
至京国。以轨度端明。故研精律部欤。黄门
侍郎卢藏用才高名重罕于推挹。一见于慎
慕味循环不能离坐。退而叹曰。宇宙之内信
有高人。黄门于院中置以经藏严以香灯。
天地无疆像法常在。太子少保陆象先兵部
尚书毕构少府监陆馀庆吏部侍郎严挺之河
南尹崔希逸太尉房琯中书侍郎平章事崔涣
礼部尚书李憕辞人王昌龄著作郎綦母潜佥
所瞻奉愿同洒扫。感动朝宰如此。以天
宝七载十月十四日。晨兴盥漱就胡床加趺。
心奉西方既嚑而灭于龙兴寺别院。春秋八
十三。夏六十二。缁素弟子北距泗沂南踰
岭徼。望哭者千族。会葬者万人。其上首曰会
稽昙一闽僧怀一南康崇睿晋陵义宣钱塘谭
山寺惠鸾洛京法瑜崇元鹤林寺法励法海维
扬惠凝明幽灵祐灵一等。罔不成乐说辩
才入法华三昧。众所知识物之依怙。天上
甘露正味调柔。人中象王利根成熟。音乐树
下长流福慧之泉。雪山峰顶仰见清凉之月。
金刚决定烦恼无馀优昙开敷香洁盈满。法
施之恩郡居之感。哀奉色身经始灵塔于
卷十四 第 797a 页
芜城西蜀冈之原。像教也幽公自幼及衰恒
所亲侍。后请吏部员外郎赵郡李华为碑
纪述。大历八年癸丑十二月也。大理司直张
从申书赵郡李阳冰题额其塔。亦幽公经度
建塔之地。广袤如素高卑得中。周临四衢
平视千里。门人环莳列柏荐以名香。其塔
属会昌中例皆毁焉。

*** 唐杭州华严寺道光传

释道光。姓[示*者]氏。喻龀出家方冠受具。诣光
州和尚学通毗尼。于时夏浅德崇坛场属
望。盖天赉真士为东南义虎。云雨慈昧笙
镛道声。光持法华经创塔庙。洎没身不怠
也。上元元年庚子仲秋示疾终于本寺。春
秋七十九。法腊五十八。是日驰阳昧昧淫雨
㴓㴓。烈风崇朝嘉木为折。乃东土福尽之徵
也。俄然喜气五色亭亭如盖。移晷不散偏
映精庐。即西方往生之意也。初光未殁。其
月三日质明。支疾凝神依色身观。弥陀具
相现在其前。满庭碧华昔所未睹者。四日
昧爽有异人请光为和尚。遂开目弹指曰。
但发菩提心。至五日曼陀罗华自天而雨。
门人神烈义津。追慕弗遑。各分法味。流布
行化香火无穷云。

*** 唐扬州大云寺鉴真传

释鉴真。姓淳于氏。广陵江阳县人也。总丱俊
明器度宏博能典谒矣。随父入大云寺。见
佛像感动夙心。因白父求出家。父奇其志
许焉。登便就智满禅师循其奖训。属天后
长安元年诏于天下度僧。乃为息慈配住
卷十四 第 797b 页
本寺。后改为龙兴。殆中宗孝和帝神龙元年。
从道岸律师受菩萨戒。景龙元年诣长安。
至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于实际寺依荆州恒
景律师边得戒。虽新发意有老成风。观
光两京名师陶诱。三藏教法数稔该通。动必
研几曾无矜伐。言旋淮海以戒律化诱。郁
为一方宗首。冰池印月适足清明。貌座
扬音良多响答。时日本国有沙门荣睿普照
等。东来募法用补缺然。于开元年中达于
扬州。爰来请问。礼真足曰。我国在海之中。
不知距齐州几千万里。虽有法而无传
法人。譬犹终夜有求于幽室非烛何见乎。
愿师可能辍此方之利乐为海东之导师
乎。真观其所以察其翘勤。乃问之曰。昔闻
南岳思禅师生彼为国王兴隆佛法。是乎。
又闻彼国长屋曾造千袈裟来施中华名德。
复于衣缘绣偈云。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
诸佛子共结来缘。以此思之诚是佛法有
缘之地也。默许行焉。所言长屋者则相国
也。真乃慕比丘思托等一十四人。买舟自
广陵赍经律法离岸。乃天宝二载六月也。
至越州浦止署风山。真夜梦甚灵异。才出
洋遇恶风涛。舟人顾其垂没。有投弃𣝕香
木者。闻空中声云。勿弃投。时见舳舻各
有神将介甲操仗焉。寻时风定俄漂入蛇
海。其蛇长三丈馀。色若锦文。后入鱼海。鱼
长尺馀。飞满空中。次一洋纯见飞鸟。集于
舟背压之几没洎出鸟海乏水。俄泊一岛。
池且泓澄人饮甘美。相次达于日本。其国王
卷十四 第 797c 页
欢喜迎入城大寺安止。初于卢遮那殿前
立坛。为国王授菩萨戒。次夫人王子等。
然后教本土有德沙门足满十员。度沙弥澄
修等四百人。用白四羯磨法也。又有王子
一品亲田。舍宅造寺号招提。施水田一百
顷。自是已来长敷律藏受教者多。彼国号
大和尚。传戒律之始祖也。以日本天平宝
字七年癸卯岁五月五日无疾辞众坐亡。身
不倾坏。乃唐代宗广德元年矣。春秋七十七。
至今其身不施苧漆。国王贵人信士时将宝
香涂之。僧思托著东征传祥述焉。

*** 唐杭州天竺山灵隐寺守直传

释守直。字坚道。钱塘人也。姓范氏。齐信安太
守瑝之八叶。礼既冠众君子器之。夙有丘
园之期。不顾玄纁之锡。遂诣苏州支硎寺
圆大师所受具足律仪。是夜眼中光现长一
丈馀。持久方灭。盖得戒之验也。后抵江陵
依真公。三年练行。寻礼天下二百馀郡。圣
迹所至无不至焉。见无畏三藏为受菩萨
戒。闻普寂大师传楞伽心印。讲起信宗论
二十馀遍。南山律钞四十遍。平等一雨大小
双机。在乎圆音未尝少异乃立愿诵华严
经。还于中宵梦神人施珠一颗。及觉惘惘
然如珠在握。是岁入五台山转华严经二
百遍。追夙心也。宏览大藏经三过。广正
见也。至开元二十六年有制举高行。俗道
请正名隶大林寺。后移籍天竺住灵隐峰。
时大历二年也。至五年三月寓于龙兴净土
院。谓左右曰。夫至人乘如而来乘如而去。
卷十四 第 798a 页
示其心然也。而愚夫欲以长绳系彼白日。
安可得乎。吾景落桑榆岂淹久也。以其年
此月二十九日告终春秋七十一。僧腊四十
五。其间临坛度人多矣。显名者洞庭辩秀
湖州皎然惠普道庄会稽清江清源杭州择邻
神偃常州道进。昼公著塔铭云。

*** 唐洪州大明寺严峻传

释严峻。姓樊氏。潍州人也。父任硖州长史昭
王府司马。峻性地夷然学习明利。年及十九
应进士举。倏罹荼蓼思报劬劳。投南阳佛
寺后抵荆州玉泉山兰若。遇真禅师示其
禅观。入城泊大云寺。峻秉持戒印用之不
祁凭附浮囊渡之。攸往众请临坛。复举
律之宗主。僶俛承命。忽逢观净禅师顿明
心法。大历元年思往清凉山。未达庐陵。见
颜鲁公。一言相契胶漆如也。二年春宜春太
守俾僧正驰疏请召。四年春洪州刺史李华
员外延入大明寺住止。三月中俄命沐浴
换衣。举望空虚合掌而逝春秋五十九。迁
塔弟子圆约等于寺前大泉池立碑存焉。

*** 唐会稽开元寺昙一传

释昙一。姓张氏。盖韩人也。其先轩辕。赋姓
至良佐汉侯于留。魏晋已还衣冠继代。僧
祖恒隋太常卿。扈跸扬都遂家于越。恒生
孝廉翼。翼生处士蒇。蒇生一。令闻江南。今
四叶矣。一宿植净因生知慧性。弱而敏悟长
而聪明。年十五从李滔先生习诗礼。终日
不违。十六听云门寺茂亮法师经论一闻悬
解。法师异之。谓其母孟氏曰。此佛子也。可
卷十四 第 798b 页
令削发当与授记。亮即孝和皇帝菩萨戒
师也。一闻而欢喜有度世之志。景龙中承恩
出家。隶在僧录。年满受具于丹阳玄昶律
师。学通事钞于当阳昙胜律师。既而钻木见
烟窥墙睹奥。开元五年西游长安。依观音
寺大亮律师传毗尼藏。崇圣寺檀子法师学
唯识俱舍等论。安国寺印度沙门受菩萨戒。
于是莲华不染之义。甘露甚深之旨。一传慧
炬了作梵雄。远近瞻仰如宗师矣。然刃有
馀地时兼外学。常问周易于左常侍[示*者]无
量。论史记于国子司业马贞。遂渔猎百氏
囊括六籍。增广闻见。自是儒家调御人天
皆因佛事。公卿向慕京师籍甚。时丞相燕
国公张说广平宋璟尚书苏瑰兖国陆象先秘
书监贺知章宣州泾县令万齐融。皆以同声
并为师友。虽支许之会虚嘉宗雷之集庐
岳。未云多也。四分律者后秦三藏法师梵僧
佛陀耶舍传诵中华。与罗什法师共为翻
译。今之讲授自此员来魏法聪律师始为演
说聪授道覆。覆授光。洎隋朝相部励律师
作疏十卷。西京崇福寺满意律师盛传此疏。
付授亮律师。其所传授一一依励律师疏。
及唐初终南宣律师四分律钞三卷详略同
异。自著发正义记十卷。明两宗之舛驳发
五部之钤键。后学开悟夜行得烛。前疑泮释
阳和解冰。佛日昭晰而再中。法栋峥嵘以高
峙。发正记中斥破南山。持犯中可见也。二
十五年仗锡东归。明年诏置开元寺。长史张
楚举为寺主。因而居焉。一声振京华道高
卷十四 第 798c 页
吴会。布大慈以摄众修万行以表仪。顺
风问道者毂击肩摩。函丈请益者波委云
萃。虚受之量随而演说。故前后讲四分律三
十五遍。删补钞二十馀遍焉。江淮释子受木
叉者。非一登坛即不为得法。从持僧律。
盖度人十万计矣。至德之际国步多艰。缁徒
慢法罕率经教国相王公出镇于越。以一
德名素高请为僧统。一变清净大阐熏修。
浃旬之间回邪入正。善诱潜化皆此类焉。始
者一入关谒明达法师。目之曰。汝人中师
子也。又遇遵善寺尼慈和。歌曰。昙一师解
毗尼大聪明更无疑为达人之所谚多矣。
天宝十四载浙河潮水南激钱塘。大云伽蓝
当兹湍𣵡。因请一讲律。学徒千人。咸发大
愿每上念摩诃般若。乃止涛激以福伍胥
龙王。用兹庄严祈于卫护。五月晦夜惚恍
之间。见一神人衣冠甚伟稽首谢曰。蒙垂
法施即改波流。未逾九十日涨沙五十里。
道俗惊叹得未曾有。一蔚为法主大扬教
迹。发明前佛之付嘱。保證后佛之护念。四
句作偈受持者了于未了。一音演法谛听者
闻所不闻。非夫天地淳精江山粹灵与法
作程间世而生。孰能玄通密證如此其大者
乎。寺中洪钟一所作也。远徵凫氏近法雷
门。生存累年匠其规制。殁后三日成于镕造。
声应百里扛乎万钧。蒲牢叫而地震。师子
吼而山嶪警悟聋俗导引迷方。胡可言也。
法谢形离薪尽火灭。以大历六年十一月十
七日。迁化于寺之律院。报龄八十。僧腊六十
卷十四 第 799a 页
一。即以明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迁座于秦望
山。从先和尚之茔也。一春秋已高精爽逾
励。既不衰惫初无疾苦。忽谓侍者曰。吾
将扫礼坟塔归骨于此。数日之后奄然而
终。江淮之南河洛之表。衣缞制服执绋送
丧。号哭满山幡华蔽野。比夫剧孟之母送
车千乘孔丘之墓栽树万株。可同年哉。门
人越州妙喜寺常照建法寺清源湖州龙兴寺
神玩宣州隐静寺道昂杭州龙兴寺义宾台州
国清寺湛然苏州开元寺辩秀润州栖霞寺昭
亮常州龙兴寺法俊等。早发童蒙咸承训
诱。三千弟子仰梁木而增悲。八万门人望
栴檀而不及。时会稽徐公浩素敦乡里之
旧。为碑颂德焉。大历十一年也。
宋高僧传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