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僧传-宋-赞宁卷十一

卷十一 第 771c 页


宋高僧传卷第十一

宋左街天寿寺通慧大师
赐紫沙门赞宁等 敕撰

** 习禅篇第三之四(正传二十一人附见四人)

*** 唐洛京伏牛山自在传(一钵和尚南印)

释自在。俗姓李。吴兴人也。生有奇瑞。稍长
坐则加趺。亲党异之辞所爱投径山出家。
于新定登戒。及诸方参学。从南康道一禅
师法席。悬解真宗。逸踪流辈道誉孔昭。行
止优游多隐山谷。四方禅侣丛萃其门。元和
中居洛下香山。与天然禅师为莫逆之交。
所游必好古。思得前贤遗迹以快逸观。龙
门山得后魏三藏翻经处。王屋山得稠禅师
解虎斗处。此山饮甘泉。改为甘泉寺。嵩山
得梵法师马跑泉。居无恋著。所著三伤歌
辞理俱美。警发迷蒙有益于代前。蜀王氏
伪乾德初。有小军使陈公。娶高中令骈诸孙
卷十一 第 772a 页
女若人持不杀二十馀年。后在蜀为男婚
娶。礼须屠宰。高初不欲。亲戚言。自己持戒
行礼酒筵。将何以娱宾也。依违之际遂多庖
割。俄未浃旬得疾颇异。口但慌言。已而三
宿。还苏述冥间之事。初被黑衣使者追摄
入岐府城隍庙。庙神峨冠大袖与一金甲武
士唔坐。使者领高见神。武士言语纷纭让
高破戒。仍扼腕骂曰。吾护戒神将也。为汝
二十年。食寝不遑。岂期忽起杀心顿亏戒
检。命虽未尽罪亦颇深。须送冥司惩其故
犯。城隍神问高曰。汝更修何善追赎过尤
乎。高常诵持上生经。其数已多。于时懵然
都无记忆恐惧之间白曰。诵得三伤颂一钵
和尚歌。遂合掌向神厉声而念。神与武士
耸耳擎拳立听。颜色渐怡。及卒章神皆涕
泪。乃谓高曰。且归人间宜切营善。拜辞未
毕飒然起坐备陈厥事。自此三伤一钵之歌
颂。人皆传写讽诵焉。一钵和尚者。歌词叶理
激劝忧思之深。然文体涉里巷。岂加三伤
之典雅乎。在遣弟子去江南选山水之最
者。吾愿往中终老。到江州都昌县有好林
泉回报。在行至叶县。道俗所留往隋州开
元寺示灭。年八十一。则长庆元年也。

系曰。稽诸律藏。出家者犯戒则招二罪。一
违制。二业道也。高氏在家素不受戒。无违
制愆。俗容有业道罪。宁得有护戒神邪。
况高氏既持不杀。则冥然感止持无作之善
生焉。因鲜克有终致遭幽责。告诸五众
当畏护戒之神夫如是。明则有戒法。幽则
卷十一 第 772b 页
有鬼神欤。

次成都府元和圣寿寺释南印。姓张氏。明寤
之性受益无厌。得曹溪深旨无以为證。
见净众寺会师。所谓落机之锦濯以增研。
衔烛之龙行而破暗。印自江陵入蜀。于蜀
江之南壖薙草结茆。众皆归仰渐成佛宇。
贞元初年也。高司空崇文平刘辟之后。改
此寺为元和圣寿。初名宝应也。印化缘将
毕。于长庆初示疾入灭。营塔葬于寺中。
会昌中毁塔。大中复于江北宝应旧基上
创此寺。还名圣寿。印弟子传嗣有义俛复
兴禅法焉。

*** 唐汾州开元寺无业传

释无业。姓杜氏。商州上洛人也。其母李氏忽
闻空中。言曰。寄居得否。已而方娠诞生之
夕异光满室。及至成童不为戏弄。行必
直视坐即加趺。商于缁徒见皆惊叹。此无上
法器。速令出家绍隆三宝。年至九岁启白
父母。依止本郡开元寺志本禅师。乃授与金
刚法华维摩思益华严等经。五行俱下一诵
无遗。年十二得从剃落。凡参讲肆聊闻即
解。同学有所未晓。随为剖析皆造玄关。至
年二十受具足戒于襄州幽律师。其四分律
疏一夏肄习便能敷演。兼为僧众讲涅槃
经。法筵长开冬夏无倦。可谓生肇不泯琳
远复兴。后闻洪州大寂禅门之上首。特往瞻
礼。业身逾六尺。屹若山立。顾必凝睇声仵
洪钟。大寂一见异之笑而言曰。巍巍佛堂其
中无佛。业于是礼跪而言曰。至如三乘文
卷十一 第 772c 页
学粗穷其旨。尝闻禅门即心是佛。实未能
了。大寂曰。只未了底心即是。别物更无。不
了时即是迷。若了即是悟。迷即众生悟即是
佛道。不离众生岂别更有佛。亦犹手作拳
拳全手也。业言下豁然开悟。涕泪悲泣向大
寂曰。本谓佛道长远勤苦旷劫方始得成。今
日始知法身实相本自具足。一切万法从心
所生但有名字无有实者。大寂曰。如是如
是。一切法性不生不灭。一切诸法本自空
寂经云。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又云。毕
尽空寂舍。又云。诸法空为座。此即诸佛如来
住此无所住处。若如是知。即住空寂舍
坐空法座。举足下足不离道场。言下便了
更无渐次。所谓不动足而登涅槃山者也。
业既传心印。寻诣曹溪礼祖塔。回游庐岳
天台及诸名山遍寻圣迹。自洛抵雍憩西
明寺。僧众咸欲举请充两街大德。业默然叹
曰。亲近国王大臣非予志也。于是至上
党。节度使相国李抱真与马燧累有战功。又
激发王武俊同破朱滔。功多势盛。然好闻
贤善。虽千里外必持币致之。深重业名行。
旦夕瞻礼麾幢往来。常有倦色。谓门人曰。
吾本避上国浩穰名利。今此又烦接君侯。岂
娱心哉。言讫逍遥绵上抱腹山。又往清凉
山。于金阁寺读大藏经。星八周天斯愿方
毕。复振锡南下至于西河。初止众香佛刹。
州牧董叔缠请住开元精舍。业谓弟子曰。
吾自至此不复有游方之意。岂吾缘在此
邪。于是撞钟告众作师子吼雨大法雨。
卷十一 第 773a 页
垂二十年并汾之人悉皆向化。宪宗皇帝
御宇十有四年素向德音。乃下诏请入内。辞
疾不行。明年再降纶旨。称疾如故。穆宗皇
帝即位之年。圣情虔虔思一瞻礼。乃命两街
僧录灵准公。远赍敕旨迎请。准至作礼白
之曰。知师绝尘物表糠秕世务。法委国
王请师熟虑。此回恩旨不比常时。愿师必
顺天心不可更辞以疾。相时而动无累
后人。业笑曰。贫道何德累烦圣主。行即行矣
道途有殊。于是剃发澡浴至中夜告弟子
慧愔等曰。汝等见闻觉知之性。与太虚同
寿不生不灭。一切境界本自空寂。无一法
可得。迷者不了即为境惑。一为境惑流转
不穷。汝等常知心性本自有之非因造作。
犹如金刚不可破坏。一切诸法如影如响
无有实者。故经云。唯有一事实馀二则非
真。常了一切空无一物。当情是诸佛同用
心处。汝等勤而行之。言讫加趺而坐奄然归
寂。呜呼可谓于生死得自在也。俗龄六十
二。僧腊四十二。道俗号慕如丧考妣乃备
香华幢幡。迁全身就于城西练若。积香薪
而行茶毗。乃有卿云自天五色凝空。异香
西来都馥氛氲。阖境士庶咸皆闻睹。及薪尽
火灭。获设利罗璨若珠玉。弟子慧愔行勤
虔纵义幽元度恒泰等。泣血收之。殓以金
棺。乃命郢匠琢石为塔。以长庆三年十二
月二十一日。安葬于练若之庭。业迁化之岁。
州牧杨潜得僧录准公具述其事。遂为碑
颂。敕谥大达国师。塔号澄源焉。
卷十一 第 773b 页

*** 唐长沙东寺如会传

释如会。韶州始兴人也。大历八年止国一禅
师门下。后归大寂法集。时禅客仰慕决求心
要。僧堂之内床榻为之陷折。时号折床会。犹
言凿佛床也。后徇请居长沙东寺焉。自
大寂去世其法门鼎盛时无可敌。谚谓东
寺为禅窟。断可知矣。时相国崔公群慕会
之风来谒于门。答对浏亮辞咸造理。自尔
为师友之契。初群与皇甫镈。议上宪宗尊
号。因被镈搆出为湖南观察。闲豫归心于
会也。至穆宗长庆癸卯岁终于寺。春秋八
十。时井泉预枯异香馝馥。迁塔于城南。廉使
李翱尽毁近城坟塔。唯留会所瘗浮图。以
笔题曰。独留此塔以别贤愚矣。刘膳部轲
著碑焉。敕谥传明大师。塔曰永际。亦呼所
居为夹山和尚是欤。

*** 唐南阳丹霞山天然传

释天然。不知何许人也。少入法门而性梗
槩。谒见石头禅师默而识之。思召其自体
得实者。为立名天然也。乃躬执爨凡三年
始遂落饰。后于岳寺希律师受其戒法。造
江西大寂会。寂以言诱之。[(应-心)/言]答雅正。大寂
甚奇之。次居天台华顶三年。又礼国一大
师。元和中上龙门香山。与伏牛禅师为物
外之交。后于慧林寺遇大寒。然乃焚木佛
像以禦之。人或讥之。曰吾茶毗舍利。曰
木头何有。然曰。若尔者何责我乎。元和三年
晨过天津桥横卧。会留守郑公出。呵之不
去。乃徐仰曰。无事僧。留守异之。乃奉束素
卷十一 第 773c 页
衣两袭月给米面。洛下翕然归信。至十五
年春言。吾思林泉。乃入南阳丹霞山结
庵。以长庆四年六月。告门人曰。备沐浴
吾将欲行矣。乃戴笠策杖入屦垂一足。未
及地而卒。春秋八十六。膳部员外郎刘轲撰
碑纪德焉。敕谥智通禅师。塔号妙觉。

*** 唐常州芙蓉山太毓传

释太毓。姓范氏。金陵人也。年才一纪志在出
家。乃礼牛头山忠禅师而师事焉。于是勇
猛精进求其玄旨。法器外朗神㦗内融。虽
明了一乘而具足万行。往雍京安国寺进
受具戒。袖然出众。加复威仪整肃妙相殊特。
如大海之不可测。如虚空之不可量。巡
礼道场摄心净域。虽智能通达不假因师。
而印可證明必从先觉。遂谒洪井大寂禅师。
睹相而了达法身。刹那而顿成大道。于时
天下佛法极盛无过洪府。座下贤圣比肩得
道者。其数颇众。毓与天彻禅师大宣教禅师
大智禅师。皆昆仲也。既而南北观方曾无告
惮。俾广闻见闲养圣胎耳。元和十三年
止于毗陵义兴芙蓉山。故得名于山焉。毓
为缘作因有应无著。故所居感化所至悦
随。道俗相望动盈万数。自此江南之人悟
禅理者多矣。时相国崔公群坐失守出分
司。后为华州由三峰出镇宣城。其地虽迩
其人则遐。崔公深乐礼谒。致命诚请。毓以
感念而现大悲为心莫不果欲随缘游方。
顺命宝历元年至于宛陵禅定寺。所以随顺
而扬教也。至明年告归齐云山。九月合朔
卷十一 第 774a 页
色相不动而示灭于山之院。享年八十。僧
腊五十八。是日也天地如惨草木如摧。鸟兽
悲啼云泉断咽。缁徒士庶孺慕充穷。十月栖
神于院之庭。从其宜也。弟子至孚契真清斡
等。慨吾师示灭而后学徒存。太和二年。相
国韦处厚素尚玄风道心惇笃。以事奏闻。
天子爰降德音褒以殊礼。追谥号塔名。越
州刺史陆亘摛翰论撰焉。

*** 唐南岳西园兰若昙藏传(灵彖超片)

释昙藏。不知何许人也。得禅诀于大寂之
门。后见石头希迁禅师。所谓再染谓之赪
也。贞元二年嘉遁于冲岳。栖止峰之绝顶。
晚年苦于脚疾。移下西园结茅。参请者繁
炽。太和元年终于岳中。享龄七十。先是藏
养一犬尤灵。尝夜经行息坐次。其犬衔藏
之衣归房。乃于门阃旁伏守而吠。声不绝
频奋身作猛噬之势。诘旦视之。东厨有
大蟒蛇。身长数丈。蟠绕小舍为之岌嶪。呀
张其口虓阚其声。毒气漫然。侍者白藏亟
去回避。藏曰。死而可逃何远之有。彼以毒
来我以慈受。毒无自性激发则强。慈苟无
缘冤亲一揆。无人无我法性俱空。言讫其
蟒蛇按首徐行闪然不见。又尝一夜有群
盗。其犬亦衔藏衣。藏语盗曰。诸君山叟茅
舍有中意物任拈去。终无小吝之分。盗感
其言散分下山矣。又荆州永泰寺释灵彖姓
萧氏。兰陵人也。其胄裔则后梁为周所灭支
属星分。彖父居长沙为编户矣。生彖宛有
出尘之誓。遇诸禅会罕不登临。止泊维青
卷十一 第 774b 页
优游自得。长庆元年住百家岩寺。未几徙
步江陵。太守王潜请居永泰寺。太和三载
六月二十三日终于住寺。春秋七十五。建塔
于州北存焉。又释超岸。丹阳人也。先遇鹤
林素禅师。处众拱默而已。天宝二载至抚州
兰若得大寂开发。四方毳侣依之。

*** 唐鄂州大寂院无等传

释无等。姓李氏。今东京尉氏人也。负志卓荦
辞气贞正。少随父官于南康。频游梵刹向
僧瞻像。往即忘归。既作沙门遇道一禅师
在龚公山学侣蚁慕。等求法于其间挺然
出类。元和七年游汉上。后至武昌睹郡西
黄鹄山奇秀。遂结茅分卫。由此巴蜀荆襄
尚玄理者。无远不至矣。大和元载属相国
牛公僧孺出镇三江。闻等道香普熏遐迩。
命驾枉问。风虎相须为法重人。牛公虑其
兰若不隶名籍。特为秦题曰大寂也。憧憧
往来堂无虚位。至四年十月示灭。年八十
二。弟子誓通奉全身入塔焉。

*** 唐天目山千顷院明觉传

释明觉。俗姓猷。河内人也。祖为官岭南。后
徙居为建阳人也。觉儒家之子风流蕴藉好
问求知。曾无倦懈。宿怀道性。闻道一禅师
于佛迹岭行禅法。往造焉遂依投剃染。由
此即愿观方。衡岳天台四明遍尝法味。复
于径山留心请决。数夏负薪面䵟手胝。下
山至杭州大云寺。禁足院门。续移止湖畔
青山顶。结庵而止。属范阳卢中丞向风躬
谒。召归州治大云寺住持。元和十五年。避
卷十一 第 774c 页
嫌远嚣隐天目山。是山也特秀基墟跨涉
四郡。有上下龙潭深不可测。怪物往往出
于中。有白鹿毛质诡异。土人谓为山神也
觉遁是中檀信为禅宇。长庆三年春及冬
至明年二月大旱。野火蔓延欲烧院。僧惶
懅。觉曰。吾与此山有缘火当速灭。少选雷
雨骤作其火都灭。远近惊叹。以太和五年七
月十九日。示疾而亡。

*** 唐杭州秦望山圆脩传

释圆脩。姓潘氏。福州闽人也。生而岐嶷长而
俊迈。忽思拔俗寻事名师。剔发变衣。年满
于嵩阳会善寺纳戒。既而仪表容与日新
厥德。研穷经论。俄约观方。遇百丈山海禅
师根教相符遂明心要。持杯振锡而抵于
杭。见秦望山峻极之势有长松枝繁结盖。
遂栖止于松巅。时感鹊复巢于横枝。物我
都忘。羽族驯狎。由兹不下近四十秋。每一
太守到任。则就瞻仰。号鸟窠禅师焉。洎
元和初邦伯裴常棣酷重其道。请下结庵者
至于三四。或为参请者说法。裴侯命八属
宰官同力造伽蓝。移废额曰招贤。以居
之。太和七年癸丑岁九月二十二日端坐怡
然归寂。享年九十九。僧腊八十。杭之累政良
守无不倾重。税驾树阴请谈玄极。不觉
更仆移辰矣。今塔在石甑山下。南岳僧唯
贞为塔铭焉。近有盗发其塔。且多怪异。止
收得铭志而已。

*** 唐池州南泉院普愿传

释普愿。俗姓王。郑州新郑人也。其宗嗣于江
卷十一 第 775a 页
西大寂。大寂师南岳观音让。让则曹溪之冢
子也。于愿为大父。其高曾可知也。则南泉
之禅有自来矣。愿在孕母不喜荤血。至德
二年跪请于父母乞出家。脱然有去[襾/(革*马)]鞅
之色。乃投密县大隈山大慧禅师受业。苦
节笃励胼胝皲瘃。不敢为身主。其师异之。
大历十二年愿春秋三十矣。诣嵩山会善寺
皓律师受具。习相部旧章究毗尼篇聚之
学。后游讲肆上楞伽顶入华严海会。抉中
百门观之关钥。领玄机于疏论之外。当其
锋者皆旗靡辙乱。大寂门下八百馀人。每参
听之后寻绎师说。是非纷错。愿或自默而
语。群论皆弭。曰夫人不言乃言尔耳。自后
含景匿耀。似不能言者。人以其无法说
或扣其关。亦坚拒不泄。时有密赜其机者。
微露头角。乃知其非无法说时未至矣。贞
元十一年拄锡池阳南泉山。堙谷刊木以
构禅宇蓑笠饭牛溷于牧童。斫山畬田种
食以饶。足不下南泉三十年矣。夫洪钟不
为莛撞发声。声之者故有待矣。太和年
初宣使陆公亘前池阳太守。皆知其抗迹尘
外为四方法眼。与护军彭城刘公。同迎请
下山北面申礼。不经再岁。毳衣之子奔走
道途不下数百人。太和甲寅岁十月二十一
日示疾。十二月二十三日。有白虹贯于禅
室后峰。占之者得非南泉谢世乎。是日西
峰巨石崩。声数十里当昼有乳虎绕禅林。
而号。众咸异之。二十五日东方明告门人
曰星翳灯幻亦久矣。勿谓吾有去来也。言
卷十一 第 775b 页
讫而谢。春秋八十七。僧腊五十八。契元文畅
等凡九百人。皆布衣墨巾泣血于山门。赴丧
会葬者相继于路。哀号之声震于崖谷。乙
卯岁门人奉全身于灵塔。从其教也。膳部
员外郎史馆修撰。刘轲钦若前烈追德颂美
焉。

*** 唐澧阳云岩寺昙晟传

释昙晟。俗姓王氏。钟陵建昌人也。始生有自
然胎衣。右袒犹缁服焉。遂请出家于石门。
年满具法。参见百丈山海禅师。二十年为
侍者。职同庆喜法必我闻身若中涓心居
散位。续受药山举发全了无疑。化徒孔勤。
受益者众。以太和三年己酉十月二十七日
示灭。敕谥大师号无相。塔名净胜焉。

系曰。商那和脩。华言胎衣也。以其生带衣
而诞以缯肉。而非幼为绷褓长且称身。出
家成法服。至入灭阇维方为煨烬焉。晟师
之有胎衣止不及为婴儿已往之服耳。此
近叔离尼商那尊者也。思过半矣。何邪晟
师去圣悬远。和修佛灭百年。将胎衣示有
行果之徒也。今晟以胞袒络化其教理之
世。不其难乎。故曰思过半矣。

*** 唐荆州福寿寺甄公传

释甄公。姓鲁氏。江陵人也。少而警慧。七岁
诵通诗雅。遂应州举。三上中第未释褐。
与沙门议论玄理。乃愿披缁。投福寿寺辩
初法师以为模范。后于洛京昭成寺讲法
数座。因礼嵩山禅师通畅心决。方至丹阳
茅山。寻挂锡于苏州楞伽山四远参玄者
卷十一 第 775c 页
胼肩叠足矣。时白乐天牧是郡。接其谈道
不觉披襟解带。心游无物之场得甄之阃
阈矣遂坚请出水流寺。不乐安止。以山
水为娱情之趣耳。太和三年示疾云终九
十岁。以其年四月十七日入塔焉。

*** 唐赵州东院从谂传

释从谂。青州临淄人也。童稚之岁孤介弗群。
越二亲之[襾/(革*马)]绊。超然离俗。乃投本州龙兴
伽蓝从师剪落。寻往嵩山琉璃坛纳戒。师
勉之听习于经律但染指而已。闻池阳愿
禅师道化翕如。谂执心定志钻仰忘疲。南
泉密付授之。灭迹匿端坦然安乐后于赵
郡开物化迷大行禅道。以真定帅王氏阻
兵封疆多梗。朝廷患之。王氏抗拒过制。而
偏归心于谂。谂尝寄尘拂上王氏曰。王若
问何处得此拂子。答道老僧平生用不尽者
物。凡所举扬天下传之号赵州去道。语录
大行为世所贵也。

*** 唐京兆华严寺智藏传

释智藏。姓黄氏。豫章上高人也。父为洪州
椽。藏随父入报国寺。见供奉皓月讲涅槃
经。微体经意乐入佛门。年甫十三割恩爱
辞父母。于开元寺宗法师所受学。后修禅
法證大寂一公宗要矣。建中元年入长安。
庐元颢素奉其道。举奏入内供养。敕令住
华严寺。辇毂之间玄学者孔炽。就藏之门
若海水之归投琴之壑矣。太和九年终于
住寺。三月十二日入塔焉。

*** 唐潭州道吾山圆智传
卷十一 第 776a 页

释圆智。俗姓张。豫章海昏人也。总丱之年顿
求出离。礼涅槃和尚躬执鉼屦。爰登戒地
誓叩禅门。见乎药山示其心决。后居长沙
道吾山。海众相从犹蜂蚁之附王焉。以太
和九年乙卯九月十一日长逝。享年六十七。
阇维得不灰之骨数片。脑盖一节特异而清
莹。其色如金其响如铜。乃建塔于石霜山。
敕谥脩一大师宝相之塔。得其道者则普会
焉。智公初领悟药山宗旨。俨师诲之曰。吾
无宝玉大弓以为分器。今赏汝犊鼻一腰。
虽云微末而表亲亵欤。南岳僧玄泰著
碑颂。

*** 唐明州大梅山法常传

释法常。俗姓郑。襄阳人也。稚岁从师于荆之
玉泉寺。凡百经书一览必暗诵更无遗忘。冠
年受具足品于龙兴寺。容貌清峻性度刚敏。
纳衣囊钵毕志卯斋。贞元十二年自天台
之于四明馀姚之南七十里。寓仙尉梅子真
之旧隐焉。昔梅福初入山也见多龙穴。神
蛇每吐气成楼阁。云雨晦冥。边有石库。内
贮仙药神仙经籍。常寄宿于房。乃梦神人语
之曰。君非凡夫。因话及石库中圣书悬记
既往将来之事。受之者为地下主。不然为
帝王之师傅矣。常谓之曰。石库之书非吾
所好。昔僧稠不顾仙经。其卷自亡。吾以涅
槃为乐。厥寿何止与天偕老耶。神曰。此地
灵府俗气之人辄难居此立致变怪。常曰。
吾寓迹于梅尉之乡非久据焉。因号梅山
也。由是编苫伐木作覆形之调。居仅四十
卷十一 第 776b 页
年。验实非常之人也。开成年初院成。徒侣
辐凑请问决疑。可六七百纳徒矣。四年常忽
示疾。九月十九日山林摇荡鸟兽悲鸣。辞众
而逝。报龄八十八。戒腊六十九。十月十九日
焚于南涧。收舍利五色璨然圆转焉。常先
隐梅岭。有僧求拄杖。见之白盐官安禅师。
曰。梅子熟矣。汝曹往寻。幸能疗渴也。进士
江积为碑云尔。

*** 唐扬州慧照寺崇演传

释崇演。姓段氏。东平人也。出家于本州龙兴
寺慧超法师之门。游方问道见嵩阳善寂禅
师。示其心法。后居都梁山。当于淮浦。四面
来商毳客影附焉。相国李公绅镇抚广陵。而
性刚严少所接与偏轻释子。或允相见必
问难锋起。祇应不供者多咄叱而出。绅遣衙
吏章幼成传意。召演入府。詶对诣理谈论
铿然。绅惘然翻不测其畛域特加归信请
居慧照寺。化导同声相应仅于千众。开成
二年终于净院。春秋八十四。以十月二十三
日全身入塔云。

*** 唐杭州盐官海昌院齐安传

释齐安。俗姓李。实唐帝系之英。先人播越。故
生于海门郡焉。深避世荣终秘氏族。安在
胎母梦日兆详。既诞而神光下烛。数岁有
异僧款门。召见摩顶曰。凤穴振仪龙宫藏
宝。绍终之业其在斯乎。及臻丱角亟请出
家。父母诃止。安曰。禄利之养止于亲尔。冥
报之利不其远邪。圭组之荣止于家尔。济
拔之益不其广邪。二亲感其言而顺从。遂
卷十一 第 776c 页
依本郡云琮禅师。虽勒劳谦默和光同尘。
而萤月殊晖鸡鹤异态。年满登具乃诣南
岳智严律师。外检律仪内照实相。后闻南
康龚公山大寂禅师随化度人慈缘幽感。裹
足振锡一日造焉。大寂欣其相依论持不
倦。及其蜕去。安尽力送终。元和末安春秋
已逾七十。而游越之萧山法乐寺。以其古
制垣屋靡完。补坏扶倾不克宴坐。时海昌
有法昕者。缁林翘楚。于放生池壖废地。肇
葺禅居焉。昕谦而不自有。延请安主之。
四海参学者麝至焉。道化之盛翕然推伏。安
不言寒暑不下堂庑。无流眄无倾听。如
此者盖有年矣。而又挺身魁岸相好庄严。眉
毫绀垂颅骨圆耸。望之者如仰嵩华而揖
沧溟。曾无测其高深也。以会昌二年壬戌
十二月二十二日。泊然宴坐俄尔示灭。先时
竹柏尽死。至是精彩益振。爰有清响叩户
祥光满室。如环󰝟之锵鸣。若剑戟之交射。
瑞相尤繁事形别录。又安悬知宣宗皇帝隐
曜缁行将来法会。预诫知事曰。当有异
人至此。禁杂言止横事。恐累佛法。明日
行脚僧数人参礼。安默识帝。遂令维那高位
安置。礼殊他等。安每接谈话益知贵气。乃
曰。贫道谬为海众围绕患斋不供。就上座
边求一供疏。帝为操翰摅辞。安览惊悚。知
供养。僧赍去。所护丰厚殆与常度不同。乃
语帝曰。时至矣无滞泥蟠。嘱以佛法后事
而去。帝本宪宗第四子穆宗异母弟也。武宗
恒惮忌之。沈之于宫厕。宦者仇公武。潜施
卷十一 第 777a 页
拯护。俾髡发为僧纵之而逸。周游天下险
阻备尝。因缘出授江陵少尹。实恶其在朝
耳。武宗崩。左神策军中尉杨公讽宰臣百官。
迎而立之。闻安已终怆悼久之敕谥大师
曰悟空。乃以御诗追悼。后右貂卢简求为
建塔焉。

*** 唐京师圣寿寺恒政传

释恒政。姓周氏。平原人也。未入法前随入
乡校。殊不嗜书籍。或见佛经耽味不舍。后
弃俗从师。就本州延和寺诠澄法师下受
诵经法。既登戒已问道于嵩少。决了无壅。
遁迹三峰放荡自在。无几入太一山中。甫
行风教学人蚁慕。太和中文宗皇帝酷嗜蜃
蛤。沿海官吏先时递进。人亦劳止。一日御
馔中盈柈而进。有擘不张呀者。帝观其异
即焚香祝之。俄为菩萨形。梵相克全仪容
可爱遂致于金粟檀香合。以玉绵锦覆之。
赐兴善寺令致礼之。始宣问群臣斯何瑞
也。相国李公德裕奏曰。臣不足知。唯知圣
德昭应其诸佛理。闻终南山有恒政禅师大
明佛法博闻强识。诏入宣问。政曰贫道闻物
无虚应。此乃启沃陛下之信心耳。故契经
中应以此身得度者即现此身而为说法
也。帝曰。菩萨身已见未闻说法。政曰。陛下
睹此为常非常耶。信非信耶。帝曰。希奇事
朕深信焉。政曰。陛下已闻说法了。皇情悦
豫得未曾有。敕天下寺院各立观音像以
答殊休。其菩萨至会昌毁佛舍乃亡所在。
因留政内道场中。累辞入山。宣住圣寿寺。
卷十一 第 777b 页
至武宗即位忽入终南。或问其故。曰吾避
仇乌可已乎哉。后终山舍年八十七。阇维
收舍利四十九粒。以会昌三年九月四日入
塔。后有废教之敕。政之先见若合符节
焉。

系曰。蜃蛤中胡得菩萨像乎。通曰。有所警
发时一现耳。近闻伪唐李氏国境荐饥陂湖
间多生螷蚌。百姓竞取而食。其年免殍仆
者十有七八。明年丰。民犹釆之。无何有获
巨蚌可二尺馀。提归擘磔击[廿/瀹]曾无少损。
其人咒垂放之。俄自开张吐出佛像。长仅
尺许。相好具全若真珠色。号曰珠佛焉。献
李氏。后遗与梵僧焉。此意所不及处。现形
者盖经中化肉山鱼米以资饥馑。岁既丰
登。胡不属厌。故现相止足之地。

*** 唐大沩山灵祐传

释灵祐。俗姓赵。祖父俱福州长溪人也。祐丱
年戏于前庭。仰见瑞气祥云徘徊盘郁。又
如天乐清奏真身降灵。衢巷谛观耆艾莫
测。俄有华巅之叟。状类罽宾之人。谓家老
曰。此群灵众圣标异此童佛之真子也。必
当重光佛法。久之弹指数四而去。祐以椎髻
短褐依本郡法恒律师。执劳每倍于役。冠
年剃发三年具戒。时有钱塘上士义宾。授其
律科。及入天台遇寒山子于途中。乃谓祐
曰。千山万水遇潭即止。获无价宝赈恤诸
子祐顺途而念。危坐以思。旋造国清寺遇
异人拾得。申系前意信若合符。遂诣泐潭
谒大智师。顿了祖意。元和末随缘长沙。因
卷十一 第 777c 页
过大沩山遂欲栖止。山与郡郭十舍而遥。
夐无人烟比为兽窟。乃杂猿猱之间。橡栗
充食。浃旬有山民见之群信共营梵宇。时
襄阳连率李景让统摄湘潭。愿预良缘乃
奏请山门号同庆寺。后相国裴公相亲道
合。祐为遭会昌之澄汰。又遇相国崔公慎
由。崇重加礼。以大中癸酉岁正月九日盥
漱毕。敷座瞑目而归灭焉。享年八十三。僧
腊五十九。迁葬于山之右栀子园也。四镇
北庭行军泾原等州节度使右散骑常侍卢
简。求为碑。李商隐题额焉。

*** 唐黄州九井玄策传

释玄策。俗姓鲁。会稽人也。幼随父商估。赴
天台山光明会。乃隋朝智顗禅师立教。年别
九月。远近州邑黑白二众鸠聚。策睹殊异。遂
于禅林寺智广师下出家。游方见江西大
寂。顿开翳障。及遍参问睹黄陂九井山奇
秀。乃结茅为舍。学侣若蝉之走明也。或慰
策曰。师之耐寂寞如此乎。策曰。致道者
忘心矣。吾乐甚哉。以大中八年现疾而灭。
续敕谥大师曰圆寂。塔名智觉焉。
宋高僧传卷第十一
卷十一 第 778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