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僧传-宋-赞宁卷九

卷九 第 760b 页

宋高僧传卷第九

宋左街天寿寺通慧大师
赐紫沙门赞宁等奉 敕撰

** 习禅篇第三之二(正传十四人附见四人)

*** 唐京兆慈恩寺义福传一(行思)

释义福。姓姜氏。潞州铜鞮人也。幼慕空门
黍累世务。初止蓝田化感寺处方丈之室。
凡二十馀年未尝出房宇之外。后隶京师慈
恩寺。道望高峙倾动物心。开元十一年从驾
往东都经蒲虢二州。刺史及官吏士女。皆
赍幡花迎之所在。途路充塞。拜礼纷纷瞻
望无厌。以二十年卒。有制谥号曰大智禅
师葬于伊阙之北。送葬者数万人。中书侍
郎严挺之躬行丧服。若弟子焉。又撰碑文。
神秀禅门之杰。虽有禅行得帝王重之无
以加者。而未尝聚徒开法也。洎乎普寂始
于都城。传教二十馀载。人皆仰之。初福往
东洛。召其徒戒其终期。兵部侍。郎张均太
尉房琯礼部侍郎韦陟常所信重。是日皆预
造焉。福乃升堂为门人演说。且曰。吾没日
昃当为此决别耳。久之张谓房曰。某夙岁
饵金丹未尝临丧。言讫张遂潜去。福忽谓
房曰。与张公游有年矣。张公将有非常之
咎名节皆亏。向来若终此法会足以免祸。
惜哉。乃提房手曰。必为中兴名臣。其勉之。
言讫而终。后张均陷贼庭也受其伪官。而
房翼戴两朝毕立大节。皆终福之言矣。又
卷九 第 760c 页
释行思。姓刘氏。庐陵人也。濡润厥躬贞谅
其性。出尘之后纳戒已还。破觚求圆斲雕
为朴。厥志天然也。往韶阳见大鉴禅师。一
言蔽断犹击蒙焉。既了本心。地祇迭告还
复吉州阐化。四方禅客繁拥其堂。开元二
十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入灭于本生地。敕。谥
大师号。曰洪济。塔曰归真。其塔会昌中例
从堙毁后法嗣者重崇树之。

*** 唐京师兴唐寺普寂传

释普寂。姓凭氏。蒲州河东人也。年才稚弱率
性轩昂。离俗升坛循于经律。临文揣义迥
异恒流。初闻神秀在荆州玉泉寺。寂乃往师
事凡六年。神秀奇之尽以其道授焉。久视
中则天召神秀。至东都论道。因荐寂乃度
为僧。及秀之卒天下好释氏者咸师事之。
中宗闻秀高年。特下制令普寂代本师统
其法众。开元二十三年。敕普寂于都城居
止。时王公大人竞来礼谒。寂严重少言。来者
难见其和悦之容。远近尤以此重之。二十七
年终于上都兴唐寺。年八十九。时都城士庶
谒者皆制弟子之服。有制赐谥曰大慧禅
师。及葬河南尹裴宽及其妻子。并缞麻列于
门徒之次。倾城哭送。闾里为之空焉。裴尹
之重寂职有由矣。寂之阐化神异颇多。裴
皆目击。又得心印归向越深。时多讥诮。裴
日夕造谒执弟子礼。曾无差脱。一日诣寂。
寂悬知弟子一行之亡。及寂之终灭。裴之
悲恸若丧所亲。缞绖徒步出城。妻子同尔。
搢绅之讥生于是矣。
卷九 第 761a 页

系曰。人之情也有爱恶焉。爱之者不见可
恶。恶之者不见可爱矣。夫万物纷纶任其
爱恶。折中之道可爱而不可恶。爱之者君
子也。恶之者小人也。爱之不以道则君子
之病矣。裴尹冠裳在御职事在躬。不避密
行显掇时谤。宜哉。譬诸僧耽俗务。胡不
舍袈裟而衣逢掖乎。若实得道后。终期脱
屣有何不可耶。宽不抽簪。何悖礼于丘
之门欤。宽若行方外之道。复何诛焉。达人
大观。物无不可矣。

*** 唐南岳观音台怀让传

释怀让。俗姓杜。金州安康人也。始年十岁雅
好佛书。炳然殊姿特有灵表。识者占是出家
相非染俗贵。人宝来瑞国庆无疆。方之麟
凤龟龙无万数也。天地无全功。气序有盈
虚。纲维缺坏补塞不足。皆冥维密祐。惟应
度者乃烛厥理。非庸庸所知也。弱冠诣荆
南玉泉寺事恒景律师便剃发受。具叹曰。夫
出家者为无为法。天上人间无有胜者。经
之所谓出四衢道露地而坐也。时坦禅师乃
劝让往嵩丘觌安公。安启发之。因入曹侯
溪觐能公。能公怡然无馨无臭。洪波泛臻
大[坚-臣+(虍-七+(一/谷))]之广乎。韶濩合奏大乐之和乎。让之深
入寂定住无动道场为若此也。能公大事
缘毕。让乃跻衡岳止于观音台。时有僧玄
至拘刑狱。举念愿让师救护。让早知而勉
之。其僧脱难云。是救苦观音。得斯号也。亦
由此焉。化缘斯尽。传法弟子。曰道峻。曰道
一。皆升堂睹奥也。其后一公振法鼓于洪
卷九 第 761b 页
州。其门弟子曰惟宽怀。晖道一大缘。将讫谓
宽等曰。吾师之道存乎妙者也。无待而常。
不住而至。能事集矣。金口所生从法而化。
于我为子及汝为孙。一灯所传何有尽者。
让以仪凤二年生。至天宝三载八月十日
终于衡岳。春秋六十八。僧腊四十八。一公
建塔于别峰。元和中宽晖至京师扬其本
宗法门。大启传百千灯。京夏法宝鸿绪于
斯为盛。至八载衡阳太守令狐权问让前
迹。权舍衣财以充忌斋。自此每岁八月为
观音忌焉。宝历中敕谥大慧禅师。塔号最
胜轮。元和年中常侍归登撰碑云。

*** 唐京师大安国寺楞伽院灵著传(法玩)

释灵著。姓刘氏。绵州巴西人也。年殆志学方
遂出家。登戒寻师不下千里。年四十精毗
尼道兼讲涅槃。一律一经勤于付授。晚岁请
问大照禅师。领悟宗风守志弥笃。后诣长
安诞敷禅法。慕道求师者不减千计。若
鱼龙之会渊泽也以天宝五载四月十日申
时示灭于安国寺石楞伽经院。享寿五十六。
僧夏三十六。将终寺中亟多变怪。盖法门梁
栋之颓挠也。著加趺而坐怡然而化。三七日
后茶毗起塔于龙首冈。邻佛陀波利藏舍
利之所帝女娲之坟右。以其年十月十日迁
入塔焉。弟子朗智道珣如一。追慕师德香
火不绝。内侍上柱国天水赵思侃。命释子善
运撰碑于塔所焉。有钱塘灵智寺释法玩。
俗姓冯。本长乐人也。随祖宦于江东。遂为
钱塘人也。父子通字元达。世袭冠裳传其
卷九 第 761c 页
素业。然精覈百氏之馀。执志慕净名之应
质。谈论多召禅林之士于家。别室供礼愿
生令嗣。弥久玩诞于家。岐嶷之性天发端
谨。才胜衣也启父求出俗。固不阻留。披剃
登具。探赜三乘如指掌焉。而性终耿介。于
此寺之深坞。实淅江之阳也。别构兰若去
伽蓝夐远。终日安禅。时同志者造门请益。
玩随事指南多有所證。以天宝二载十二月
十三日天之将晓。告侍者端坐奄从泥曰。
春秋六十五。僧腊减二十年。于时山鸟哀鸣
云雾濛惨。远近檀越悲泣者如堵。以其月
十九日迁殡于寺侧山原。有弟子俞法界及
子怀福犹子希秀等。旧所归心。结塔营事
皆出其家。塔因会昌中所毁。今存阯焉。碑
石漫没。吁哉。

*** 唐润州幽栖寺玄素传

释玄素。字道清。俗缘马氏。润州延陵人也。生
有异度幼而深仁。乳育安静髫龀希尚求
归释门。父母从之出依净域。以如意年中
始奉制度。隶名于江宁长寿寺。进具已后戒
光腾烛定水澄涟。思入玄微行逾人表。既
解色空常慕宗匠。晚年乃南入青山幽栖
寺。因事威禅师。躬历弥载撞钟大鸣。威诲
以胜法。得其不刊之旨。从是伏形苦节交
养恬和。败纳衬身寒暑不易。贵贱怨亲曾
无喜愠。时目之为婴儿行菩萨。道业既高
人希瞻礼。开元年中僧汪密请至京口。郡
牧韦铣屈居鹤林。四部归诚充塞寺宇。素纳
衣空床未尝出户王侯稽首。不为动摇。顾世
卷九 第 762a 页
名利犹如幻焉。忽于一日有屠者来礼谒。
自生感悟忏悔先罪。求请素明中应供。乃
欣然受之降诣其舍。士庶惊骇咸称异哉。
素曰。佛性是同无生岂别。但可度者吾其度
之。何异之有。天宝之初吴越瞻仰如想下
生。杨州僧希玄请至江北。窃而宵遁。黑月难
济。江波淼然。持舟拟风。俄顷有白光一道。
引棹直渡通波获全。楚人相庆佛日再耀。
倾州奔赴会于津所。人物拒道间无立位。
解衣投施积若山丘。略不干其怀抱。令悉
充悲田之费礼部尚书李憕为杨州牧。斋心
虔虔二时瞻近。未几而京口道俗思渴法音。
仍移牒渡江再请还郡。二处纷诤莫决所
从。李时谓人曰。本期奉道反成爱憎。因任
从所请却归南郡。其感物慕德罕有与伦。
以天宝十一载十一月十一日中夜无疾而
化。春秋八十有五。哀感人伦恸彻城市。以
其月二十一日奉全身建塔于黄鹤山西所住
之地。方伯邑宰尽执丧师之礼。率众申哀
江湖震响。素往于寺内坐禅之所。高松偃覆
如盖。及移他树还互如前。又当舍寿之
夕。房前双桐无故自枯。识者以为双林之变。
但真乘妙理绝相难思。嘉瑞灵祥应感必有。
经云。随缘赴感即其事也。有门弟子法鉴
及吴中法钦。此二大士重光道原佥具别
传。受菩萨戒弟子吏部侍郎齐浣广州都督
粱卿润州刺史徐峤京兆韦昭理给事中韩赏
御史中丞李丹礼部崔令钦 并道流人望咸
款师资。亦尝问道于径山。犹乐正子春于
卷九 第 762b 页
夫子。洗心瞻仰天汉弥高。水鉴明心悟深者
众矣。洎太和中。远慕遗风高其令德。追
谥大律禅师。太和大宝杭之塔。后人多以
俗氏召之曰马祖。或以姓名兼称曰马素
是也。

系曰。弥天以出家子咸姓释氏。悬合后到
阿含经。可不务乎。素师以俗姓呼之。必有
由矣。噫繁盛法嗣犹不能遏此讹称。则知
素师名翼一飞四海仰止。故登俗域今警将
来。宜正名也。

*** 唐均州武当山慧忠传

释慧忠。俗姓冉氏。越州诸暨人也。孰辨甲子。
或谓期颐之年。肌肤冰雪神宇峻爽。少而好
学法受双峰。默默全真心承一印。行无住相
历试名山。五岭罗浮四明天目。白崖倚帝紫
阁摩穹。或松下安居于九旬。或[山*甘*欠]空息虑
于三昧。既悬明月之戒。亦净琉璃之心。已
度禅定之门。不起无生之见。嶷若苏庐八
风莫能动。清如净鉴万象何所隐。可止也
我则武当千峰狎于麋鹿。可行也我则虎溪
一径。分卫人间。薄游吴楚。以至于顺阳川
焉。卜居党子之林泉。四十馀祀。深入法王之
圣定。八万广门道声洋乎力量充矣。开元年
中刺史前中书侍郎开国公王琚司马太常少
卿赵颐贞。信潭以清闻风而悦。税驾扣寂
杳然虚空。礼足散金银之华。不异弥伽长
者。执手见微尘之佛。等毗目仙人。上奏玄
宗徵居香刹。则龙兴寺也。由是罢相节使
王公大人罔不膜拜顺风从而问道。忠博
卷九 第 762c 页
达诂训广穷经律。降魔制外孰之与京不
可以威畏。不可以利动。暾日而食对月
澄心。清风飞霜。劲节凌竹。辞检理诣折彼
慢幢。论顿也不留朕迹。语渐也返常合
道。得之于心。伊兰作栴檀之树。失之于指。
甘露乃蒺藜之园。妙不可传花多果少。世
有执砾水中。若获琉璃之宝。掬泡瓶内。谓
得摩尼之珠。忠所以诃之止之不能已矣。
故有超毗卢之说。令其不著佛求越法
身之谈。俾夫无染正性。岂毗卢之可越。而
法身之可超哉是以虚空之心合虚空之理
纤妄若云翳。宗通如日月朝郎结驷而至
安。禅不动受其顶谒俨如也。盖所谓昔人
不迎七步以福于万乘之君。岂止百寮而
已哉。肃宗皇帝载定区夏闻其德高。以上
元二年正月十六日。敕内给事孙朝进驿
骑迎请。其手诏曰。皇帝信问。朕闻调御上乘
以安中土。利他大士共济群生。师以法鉴
高悬一音演说。藏开秘密境入圆明。大悲
不惓于津梁。至善必明于兼济。尊雄付嘱
实在朕躬。思与道安宣扬妙用。广滋福润
以及大千。传罔象之玄珠。拔沈迷之毒箭。
良缘斯在勿以为劳。杖锡而来京师非远。
斋心已久副朕虚怀。春寒师得平安好。遣
书指不多及。忠常以道无不在华野莫殊。
遂高步入宫引登正殿。霜杖初下日照龙
衣。天香以焚风飘羽盖。时忠骧首接武神
仪肃若。天子钦之待以师礼。奏理人治国
之要。畅唐尧虞舜之风。帝闻竦然膝之前
卷九 第 763a 页
席。九龙洒莲华之水。万乘饮醍醐之味。从
是肩舁上殿坐而论道。不拘彝典也。寻
令骠骑朱光辉宣旨住千福寺。相国崔涣从
而问津。理契于心谈之朝野。识真之士往
往造焉。洎夫宝应临御。以孝理国匪移前
眷。划开万里之天。若见三江之月。又敕内
侍袁守宏迎近阙下光宅寺安置。香饭云来
紫衣天降。虽使臣拥禅门而不进御府列
玉帛而盈庭。了之如泡观之若梦。澹然闲
任自乐天倪。亦可罗浮不归方名宴坐双
峰长往始契无生者哉。成圣元胎于是乎
在。固所以万行齐发。千门不累于心矣则
兜率之鼓无形乃声。修罗之琴不抚而韵。香
传天主花雨空王。见之于忠矣。常以思大
师有言。若欲得道衡岳武当。因奏武当山
请置太一延昌寺。白崖山党子谷置香严长
寿寺。各请藏经一本度僧护持二圣御影
镇彼武当。王言惟允有司承式。猴一雁塔虽
未饰于中峰。茅栋柴扉便以名于梵宇。睿
札题额鸾回鹊飞。山川光煌黑白抃跃。想金
殿之可期。睹瑶台之非远。至大历八年又
奏度天下名山僧。中取明经律禅法者。添
满三七人。道门因之羽服缁裳罔不庆怿。
数盈万计用福九重也。忠往在南阳陷于
贼境。固请回避皆不允之。临白刃而辞色
无挠。据青云而安坐不屈。魁帅观其禅德
淡若风韵高逸。投剑罗拜请师事焉。于时避
寇遇寇者众矣。无何群盗又至。乃曰。未可
以踵前也遂杖锡发趾沿江而去。有敩其
卷九 第 763b 页
先踪坚住不避者。尽被诛戮。则知云物气
象有如先觉。存而不论道何深也。金籍曰。
般若无知而无不知。斯之谓欤。内德既充外
应弥广。自藏珍宝人莫之窥。于戏论龙奋
迅而鞠多不知。忉利雨华而明彻莫识。前
贤厌世正眼随灭。不亦悲夫。忽疾将亟。国
医罔效。自知去辰。众问后事。乃曰。佛有明
教依而行之则无累矣。吾何言哉。粤十年
十二月九日子时右胁累足泊然长往。所司
闻奏皇情悯焉。中使临吊赙赠甚厚。敕谥号
曰大證禅师。有诏归葬于党子之香严寺。
循其本也。威仪手力所在支给具饰终之
礼哀恸梵场也。敕常修功德使检校殿中监
兴唐寺沙门大济。早接道论豁如披云虽
非门人哀逾法嗣。凡有敷奏圣皆允焉。在
家弟子开府孙知古并弟内常侍朝进居士景
超昆季等。僧弟子千福寺志诚光宅寺智德
香严寺主道密等。凡数万人。痛石室之末筹。
悲云峰之耸塔晨钟徒击于高殿。夕梵空
奏于前山哲人云亡畴将仿仰。译经沙门飞
锡为碑纪德焉。

*** 唐太原甘泉寺志贤传

释志贤。姓江。建阳人也。夙心刚整幼且成
规。既遂出家寻加戒品。沾尝渐教守护
诸根。抗节修心不违律范。大宝元年于
本州佛迹岩承事道一禅师。曾无间然。汲
水拾薪惟务勤苦。游方见金华山赤松洞
是黄初平叱石羊。之地郁林峻岭泉湖百步
许。意乐幽奇既栖巅顶。野老负香粇蔬茄
卷九 第 763c 页
以供之。时天大旱。贤望空击石曼骂诸龙
曰。若业龙无能为也。其菩萨龙王胡不遵
佛敕救百姓乎。敲石才毕霈然而作。婺人
咸悦。后游长安名公硕德列请为大寺功德
之师。贤悚然不顾。明日遂行登五台。寻止
太原甘泉寺。道俗请学禅理者继至。无疾
而终。敕谥大远禅师旌乎厥德矣。

*** 唐黄龙山惟忠传

释惟忠。姓童氏。成都府人也。幼从业于大光
山道愿禅师。神骥伏枥虽止也。发蹄则超
忽千里焉。游嵩岳见神会禅师折疑沈默。
处于大方观览圣迹。见黄龙山郁翠而奇
异。乃营茅舍。其穷溪极谷而多毒龙。喷气
濛濛山民犯者多如中瘴焉。医工寡效。忠
初不知。独居禅寂涧饮木食。其怪物皆卷
而怀矣。山民无害。或闻空中声云。得师居
此民之多幸。令我解脱也。乡人因号是山
为伏龙。言忠弭伏鳞虫之长。故此名焉。以
建中三年入灭。报龄七十八。其年九月迁塔
云。

*** 唐南岳石头山希迁传

释希迁。姓陈氏。端州高安人也。母方怀孕
不喜荤血。及生岐嶷。虽在孩提不烦保
母。既冠然诺自许未尝以气色忤人。其乡
洞䝤民畏鬼神多淫祀。率以牛酒祚作圣
望。迁辄往毁丛祠夺牛而归。岁盈数十。
乡老不能禁其理焉。闻大鉴禅师南来学
心相踵。迁乃直往大鉴。衎然持其手且戏
之曰苟。为我弟子当肖迁。[这-言+(占@口)]尔而笑曰。诺
卷九 第 764a 页
既而灵机一发廓若初霁。自是上下罗浮
往来三峡间。开元十六年罗浮受具戒。是年
归就山。梦与大鉴同乘一龟泳于深池。觉
而占曰。龟是灵智也。池是性海也。吾与师乘
灵智游性海久矣。又何梦邪。后闻庐陵清
凉山思禅师为曹溪补处。又摄衣从之。当
时思公之门学者麇至。及迁之来乃曰。角虽
多一麟足矣。天宝初始造衡山南寺。寺之东
有石状如台。乃结庵其上杼载绝岳。众仰
之号曰石头和尚焉。初岳中有固瓒让三
禅师。皆曹溪门下。佥谓其徒曰。彼石头真
师子吼。必能使汝眼清凉。由是门人归慕
焉。或问解脱。曰谁能缚汝。问净土。曰谁能
垢汝。其答对简速皆此类也。广德二年门人
请下于梁端。自江西主大寂。湖南主石头。
往来憧憧不见二大士为无知矣。贞元六
年庚午岁十二月二十五日顺化。春秋九十
一。僧腊六十三。门人慧朗振朗波利道悟道
铣智舟。相与建塔于东岭。塔成三十载。国子
博士刘轲。素明玄理钦尚祖风。与道铣相
遇盛述先师之道。轲追仰前烈为碑纪德。
长庆中也。敕谥无际大师。塔曰见相焉。

*** 唐成都府净众寺神会传

释神会。俗姓石。本西域人也。祖父徙居。因
家于岐。遂为凤翔人矣。会至性悬解明智
内发。大璞不耀时未知之。年三十方入蜀
谒无相大师。利根顿悟冥契心印。无相叹
曰。吾道今在汝矣。尔后德充慧广郁为禅
宗。其大寂照灭境超證离念。即心是佛
卷九 第 764b 页
不见有身。当其凝闭无象则土木其质。及
夫妙用默济云行雨施。蚩蚩群氓陶然知化。
睹貌迁善闻言革非。至于廓荡昭洗执
缚。上中下性随分令入。以贞元十年十一
月十二日示疾俨然加跌坐灭。春秋七十五。
法腊三十六。沙门那提得师之道传授将
来。以十二年二月二十二日。门人弟子缁俗
迁座于本院之北隅。孺慕师德号哭之声。
山林为之变色。初会传法在坤维。四远禅
徒臻萃于寺。时南康王韦公皋最归心于会。
及卒哀咽追仰。盖粗入会之门。得其禅要。
为立碑自撰文并书。禅宗荣之。

*** 唐杭州径山法钦传

释法钦。俗姓朱氏。吴郡昆山人也。门地儒雅
祖考皆达玄儒。而傲睨林薮不仕。钦托孕
母管氏忽梦莲华生于庭际。因折一房系
于衣裳。既而觉已便恶荤膻。及迄诞弥岁
在于髻辫。则好为佛事。立性温柔雅好高
尚。服勤经史便从乡举。年二十有八俶装
赴京师路由丹徒。因遇鹤林素禅师。默识
玄鉴知有异操。乃谓之曰。观子神府温粹
几乎生知。若能出家必会如来知见。钦闻
悟识本心。素乃躬为剃发。谓门人法鉴曰。
此子异日大兴吾教与人为师。寻登坛纳
戒。鍊行安禅。领径直之一言。越周旋之三
学。自此辞素南征。素曰。汝乘流而行逢径
即止。后到临安。视东北之高峦。乃天目之
分径。偶问樵子。言是径山。遂谋挂锡于此。
见苫盖覆罝网屑近而宴居介然而坐。时雨
卷九 第 764c 页
雪方霁旁无烟火。猎者至将取其物。颇甚
惊异叹嗟。皆焚网折弓而知止杀焉。下山
募人营小室请居之。近山居前。临海令
吴贞舍别墅以资之。自兹盛化参学者众。
代宗睿武皇帝大历三年戊申岁二月下诏
曰。朕闻江左有蕴道禅人。德性冰霜净行林
野。朕虚心瞻企渴仰悬悬。有感必通国亦大
庆。愿和尚远降中天尽朕归向。不违愿力
应物见形。今遣内侍黄凤宣旨。特到诏迎
速副朕心。春暄帅得安否。遣此不多及。敕
令本州供送。凡到州县开净院安置。官吏
不许谒见疲师心力。弟子不算多少听
其随侍。帝见郑重咨问法要。供施勤至。司徒
杨绾笃情道枢行出人表。一见钦于众。退
而叹曰。此实方外之高士也。难得而名焉。
帝累赐以缣缯陈设御馔。皆拒而不受。止
布衣蔬食。悉令弟子分卫。唯用陶器行。少
欲知足无以俦比。帝闻之更加仰重。谓南
阳忠禅师曰。欲锡钦一名。手诏赐号国一
焉。德宗贞元五年遣使赍玺书宣劳并庆赐
丰厚。钦之在京及回浙。令仆公王节制州
邑。名贤执弟子礼者。相国崔涣裴晋公度第
五琦陈少游等。自淮而南妇人礼乞。号皆目
之为功德山焉。六年州牧王颜请出州治
龙兴寺净院安置。婉避韩滉之废毁山房
也。八年壬申十二月示疾。说法而长逝。报龄
七十九。法腊五十。德宗赐谥曰大觉。所度
弟子崇惠禅师。次大禄山颜禅师。参学范阳
杏山悟禅师。次清阳广敷禅师。于时奉葬
卷九 第 765a 页
礼者。弟子实相常觉等。以全身起塔于龙
兴净院。初钦在山猛兽鸷鸟驯狎。有白兔
二跪于杖屦之间。又尝养一鸡不食生类。
随之若影不游他所。及其入长安长鸣三
日而绝。今鸡冢在山之椒。钦形貌魁岸身
裁七尺骨法奇异。今塔中塑师之貌凭几犹
生焉。杭之钱氏为国。当天复壬戌中叛徒
许思作乱。兵士杂宣城之卒发此塔。谓其
中有宝货。见二瓮上下合藏肉形全在而发
长覆面。兵士合瓮而去。刺史王颜撰碑述
德。比部郎中崔元翰湖州刺史崔玄亮故相
李吉甫丘丹。各有碑碣焉。

*** 唐寿春三峰山道树传

释道树。姓闻氏。唐州人也。少以辩智沈静
虚豁。耽嗜经籍曾无少懈。其为人也贞固
足以干事。隐括足以矫时。偶遇僧敦喻。遂
誓出尘。自慨年近不惑求法淹迟。礼本部
明月山大光院惠文为授业。登即剃染。二年
受具。乃观方向道。天台南岳无所不游。
后回东洛遇秀宗裔如芙蓉开通达安静。
至寿州三峰结茅而居。常有野人服色朴
素言谈异常。于言笑之外化作佛形仙形
菩萨罗汉。或放神光或呈声响。如是涉一
十年。学侣睹之不测端绪。后皆寂尔。树告
众曰。野人作多色伎俩眩惑于人。只消老
僧不见不闻。伊伎俩有穷。吾不见不闻无
尽。所谓作伪心劳而日拙。其自知之。卷羞
怀拙而去追无眹迹矣。树于宝历初年示
疾而终。报龄九十二。明年正月迁塔焉。
卷九 第 765b 页

系曰。大钧播物物类纷错。穷数达变因形
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知幻化之不异生
也。始穷幻化矣。吾与汝俱幻也推之于实
则幻化或虚置之于虚则幻化时实。实虚理
齐。不自我之先后欤。体道无心物我均矣。
故佛言。凡所见相唯所见心。又云。若见诸
相非相则见如来。树师有焉。

*** 唐陜州回銮寺慧空传(元观)

释慧空。姓崔。江陵人也。家世儒雅奕叶缨緌。
父任陜服灵宝县。空丁艰天属。坚请入
空门庸报乳哺重恩。乃投回銮寺恒超下。
授受经业三载诵通。及格蒙度听习敏利。
因入嵩少遇寂师禅会。豁如开悟。乃回三
峰于仙掌间。有道流绸缪论道。薄暮方散
非止一过州帅元公。颇知归向召之。多以
疾辞。或至必登元席。代宗皇帝闻其有道。
下诏俾居京师广福寺。朝廷公卿罔不倾
信。后终于寺。春秋七十八。大历八年癸丑九
月四日。全身坚固而迁塔焉。次南岳东台释
元观。姓袁氏。长安人也。父为河中府掾。母
兄为沙门甚敦道化。见观幼龄聪慧风标
秀举有成人之度。因劝其出家。乃投兴善
寺。诵经通利。五年得度。乃于律部俱舍二
本涣然条理。后出游方登诸禅会。明悟真
性如醒宿酲。遂趋衡山于东台而止。其
道弥昌冥有所感。恒得神人密送供施。随
其众寡不闻有阙。忽一日神现形再拜曰。
我是此山檀越。常送薄供者。我身是也。观
问汝何业所致。曰我前身曾称知识。体悟匪
卷九 第 765c 页
全妄受信施。坐此为神。偶师居此。我曹馈
粮粗副私愿。今二十年已足。得遂超度。故
来决别也。观化缘斯极。嘱累禅徒而终。春
秋七十九。太和四年十月二日迁塔焉。

*** 唐洛京龙兴寺崇圭传(全植)

释崇圭。姓姜氏。郏城人也。门传儒素相缀
簪裾。自天宝已来。安史之乱侵败王略。家
族迁荡父为商贾。趋利遵涂。于巩洛间父
亡于逆旅。圭慨责曰。少遭不造。孑遗哀茕
遂议出家。至年十八经业蔚通得度。俄有
云水之兴游南岳。栖息数龄起回乐南徐
茅山。乃依栖霞寺。圭已登径门道声洋溢。
会赞皇李公德裕廉问是邦。延诸慈和寺。一
交雅谈如游形器之外。曰吾有幽忧之疾。
非是居侯藩聚落之人也。明岁遂行重抵
嵩少居于岳寺。太和戊申岁。洛下亢阳。唯
岳中雨信相继。或谓为圭之德动龙神之故
也。开成元年赞皇公摄冢宰。请圭于洛龙
兴寺化徒。两京缁白往来问道。檀施交骈。
其所谈法宗秀之提唱。获益明心者多矣。
忽告众决别。入方丈而灭。春秋八十六。白
侍郎撰塔铭。会昌元年辛酉八月十日入塔
云。次淮南都梁山释全植。姓芮。光州人也。少
禀异操。自言学作佛度生去。忽投本州荣
光禅院大智下求度。师颇严谨。约其诵经
受具后至洛阳参问禅法。彻了无疑。辞师
观方。至淮南都梁山建立茅舍。太守卫文
卿命于州治长寿寺化徒。卫侯问将来佛
法隆替若何。植曰。真实之物无振。自古于
卷九 第 766a 页
今往复轨躅。有为之法四相迁流。法当堙
厄。君侯翘足可见。预言武宗毁教也。植终
年九十三。门人建塔立碑。会昌四年甲子九
月七日入浮图焉。
宋高僧传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