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僧传-宋-赞宁卷八

卷八 第 754a 页


宋高僧传卷第八

宋左街天寿寺通慧大师
赐紫沙门赞宁等奉 敕撰

** 习禅篇第三之一(正传十五人附见三人)

*** 唐蕲州东山弘忍传

释弘忍。姓周氏。家寓淮左浔阳。一云黄梅人
也。王父暨考。皆干名不利。贲于丘园。其母
始娠。移月而光照庭室。终夕若昼。其生也
灼烁如初异香袭人。举家欣骇。迨能言辞
气与邻儿弗类。既成童丱绝其游弄。厥父
偏爱因令诵书。无记应阻其宿熏。真心早
萌其成现。一旦出明徙倚间如有所待。时
东山信禅师邂逅至焉。问之曰。何姓名乎。对
问朗畅区别有归。理逐言分。声随响答。信师
熟视之。叹曰。此非凡童也。具体占之。止
阙七大人之相不及佛矣。苟预法流二十
年。后必大作佛事胜任荷寄。乃遣人随其
归舍。具告所亲喻之出家。父母欣然乃曰。
禅师佛法大龙光被远迩。缁门俊秀归者如
云。岂伊小騃那堪击训。若垂虚受因无留
吝。时年七岁也。至双峰习乎僧业不逭艰
卷八 第 754b 页
辛。夜则敛容而坐。恬澹自居。洎受形俱戒
检精厉。信每以顿渐之旨日省月试之。忍闻
言察理触事忘情。哑正受尘渴方饮水
如也。信知其可教。悉以其道授之。复命
建浮图。功毕密付法衣以为质要。将知龁
雪山之肥腻构作醍醐餐海底之金刚栖
倾巨树。拥纳之侣麇至蝉联。商人不入于化
城。贫女大开于宝藏。入其趣者号东山法
门欤。以高宗上元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告
灭。报龄七十有四。是日氛雾冥暗山石崩
圯。门弟子神秀等奉瘗全身于东山之冈也。
初忍于咸享初。命二三禅子各言其志。神
秀先出偈。惠能和焉。乃以法服付慧能。受
衣化于韶阳。神秀传法荆门洛下。南北之
宗自兹始矣。又信禅师尝于九江遥望双
峰。见紫云如盖下有白气横开六岐。信谓
忍曰。汝知之乎。曰师之法旁出一枝相
踵六世。信甚然之。及法融化金陵牛头山。
贻厥孙谋至于慧忠。凡六人号牛头六祖。
此则四祖法又分枝矣。然融望忍则庶孽耳。
安可匹嫡乎。开元中太子文学闾丘均为塔
碑焉。代宗敕谥大满禅师。塔曰法雨也。蕲
春自唐季割属偏[襾/(革*月)]。暨开宝乙亥岁王师
平江南之前。忍肉身堕泪如血珠焉。僧徒
不测。乃李氏国亡之应也。今每岁孟冬州人
邻邑奔集作忌斋。犹成繁盛矣。其讳日将
近。必雨雾阴惨。不然霰雪交霏。至日则晴
朗焉。

*** 唐韶州今南华寺慧能传
卷八 第 754c 页

释慧能。姓卢氏。南海新兴人也。其本世居范
阳。厥考讳行瑫。武德中流亭新州百姓。终于
贬所。略述家系。避卢亭岛夷之不敏也。贞
观十二年戊戌岁生能也。纯淑迂怀惠性间
出。虽蛮风䝤俗渍染不深。而诡行么形驳
维难测。父既少失母且寡居。家亦屡空业无
腴产。能负薪矣日售荷担。偶闻[邱-丘+(厂@墨)]肆间诵
金刚般若经。能凝神属垣迟迟不去。问曰。
谁边受学此经。曰从蕲州黄梅冯茂山忍禅
师劝持此法。云即得见性成佛也。能闻是
说若渴夫之饮寒浆也。忙归备所须留奉
亲老。咸亨中往韶阳遇刘志略。略有姑无
尽藏恒读涅槃经。能听之即为尼辨析中
义。怪能不识文字。乃曰。诸佛理论若取文
字非佛意也。尼深叹服。号为行者。有劝
于宝林古寺修道。自谓己曰。本誓求师而
贪住寺。取乎道也何异却行归舍乎。明日
遂行至乐昌县西石窟。依附智远禅师侍座
谈玄。远曰。行者迨非凡常之见龙。吾不知
吾不知之甚矣。劝往蕲春五祖所印證去。
吾终于下风请教也。未几造焉。忍师睹能
气貌不扬。试之曰。汝从何至。对曰。岭表来
参礼。唯求作佛。忍曰。岭南人无佛性能曰。
人有南北佛性无南北。曰汝作何功德。曰
愿竭力抱石而舂供众而已。如是劳乎井
臼。率净人而在先。了彼死生与涅槃而平
等。忍虽均养心何辨知。俾秀唱予致能和
汝。偈辞在壁见解分岐。揭厉不同浅深斯
别。忍密以法衣寄托曰。古我先师转相付
卷八 第 755a 页
授。岂徒尔哉。呜呼后世受吾衣者。命若悬
丝小子识之。能计回生地。隐于四会怀集
之间。渐露锋颖。就南海印宗法师涅槃盛
集论风幡之语。印宗辞屈而神伏。乃为其
削椎髻于法性寺智光律师边受满分戒。
所登之坛即南宋朝求那跋摩三藏之所筑
也。跋摩已登果位。悬记云。后当有肉身菩
萨于斯受戒。又梁末真谛三藏于坛之畔
手植菩提树。谓众曰。种此后一百二十年
有开士。于其下说无上乘度无量众。至
是能爰宅于兹。果于树阴开东山法门。皆
符前谶也。上元中正演畅宗风惨然不悦。
大众问曰。胡无情绪耶。曰迁流不息生灭
无常。吾师今归寂矣。凶赴至而信。乃移住宝
林寺焉。时刺史韦据命出大梵寺。苦辞入
双峰曹侯溪矣。大龙倏起飞雨泽以均施。
品物攸滋逐根荄而受益。五纳之客拥塞
于门。四部之宾围绕其座。时宣秘偈或举
契经。一切普熏咸闻象藏。一时登富悉握蛇
珠。皆由径途尽归圆极。所以天下言禅
道者。以曹溪为口实矣。洎乎九重下听
万里悬心。思布露而奉迎。欲归依而适愿。
武太后孝和皇帝。咸降玺书。诏赴京阙。盖
神秀禅师之奏举也。续遣中官薛简往诏。
复谢病不起。子牟之心敢忘凤阙。远公之
足不过虎溪。固以此辞。非邀君也。遂赐
摩纳袈裟一缘钵一口编珠。织成经巾绿质
红晕花绵巾绢五百匹充供养云。又舍新
兴旧宅为国恩寺焉。神龙三年敕韶州可
卷八 第 755b 页
修能所居寺佛殿并方丈。务从严饰。赐改
额曰法泉也。延和元年七月命弟子于国
恩寺建浮图一所。促令速就。以先天二年
八月三日俄然示疾。异香满室白虹属地。
饭食讫沐浴更衣弹指不绝。气微目瞑全身
永谢。尔时山石倾堕川源息枯。鸟连韵以哀
啼。猿断肠而叫咽。或唱言曰。世间眼灭吾畴
依乎。春秋七十六矣。以其年十一月迁座
于曹溪之原也。弟子神会若颜子之于孔门
也。勤勤付嘱语在会传。会于洛阳荷泽寺
崇树能之真堂。兵部侍郎宋鼎为碑焉。会
序宗脉。从如来下西域诸祖外震旦凡六
祖。尽图缋其影。太尉房琯作六叶图序。又
以能端形不散如入禅定。后加漆布矣。复
次蜀僧方辩。塑小样真肖同畴昔。能曾言。
吾灭后有善心男子必取吾元。汝曹勿怪。
或忆是言加铁环缠颈焉。开元十一年。果
有汝州人受新罗客购潜施刃其元。欲函
归海东供养。有闻击铁声而擒之。其塔
下葆藏屈眴布郁多罗僧。其色青黑碧缣复
袷。非人间所有物也。屡经盗去。迷倒却行
而还褫之。至德中神会遣弟子进平送牙
痒和一柄。朝达名公所重有若宋之问。谒
能著长篇有若张燕公说。寄香十斤并诗。
附武平一至。诗云。大师捐世去。空留法身
在。愿寄无碍香。随心到南海。武公因门人
怀让铸巨钟。为撰铭赞。宋之问书。次广州
节度宋璟来礼其塔。问弟子令韬无生法忍
义。宋公闻法欢喜。向塔乞示徵祥。须臾微
卷八 第 755c 页
风渐起。异香裛人。阴雨霏霏。只周一寺耳
稍多奇瑞逭繁不录。后肃宗下诏能弟子
令韬。韬称疾不赴。遣明象赍传法衣钵。进
呈毕给还。宪宗皇帝追谥曰大鉴。塔曰元和
正真也。迨夫唐季刘氏称制番禺。每遇上
元烧灯。迎真身入城为民祈福。大宋平
南海后。韶州盗周思琼叛换。尽焚其寺塔
将延燎。平时肉身非数夫莫举。烟熛向逼
二僧对舁。轻如夹纻像焉。太平兴国三年今
上敕重建塔。改为南华寺矣。

系曰。五祖自何而识一介白衣便付衣耶。
通曰。一言知心更无疑贰。况复记心轮间
如指之掌。忍师施一味法何以在家受衣
钵乎。秀师则否。通曰。是法宁选缁白。得者
则传。周封诸侯乃分分器。同姓异姓别也。
以祖师甄别精粗以衣为信。譬如三力士
射坚洛叉。一摩健那射则中而不破。二钵罗
塞建提破而不度。三那罗延箭度而复穿馀
物也。非坚洛叉有强弱。但由射势力不同
耳。南能可谓那罗延射而获赏焉。信衣至
能不传。莫同夏禹之家天下乎。通曰。忍
言。受传衣者命若悬丝。如是忍之意也。又
会也禀祖法则有馀。行化行则不足。故
后致均部之流。方验能师之先觉。不传无
私吝之咎矣。故曰。知人则哲也。吁。

*** 唐荆州当阳山度门寺神秀传

释神秀。俗姓李氏。今东京尉氏人也。少览
经史博综多闻。既而奋志出尘剃染受法。
后遇蕲州双峰东山寺五祖忍师。以坐禅为
卷八 第 756a 页
务。乃叹伏曰。此真吾师也。决心苦节以樵
汲自役而求其道。昔魏末有天竺沙门达磨
者。得禅宗妙法。自释迦佛相传授。以衣钵
为记。世相传付。航海而来。梁武帝问以有
为之事。达磨贵传径门心要。机教相乖若
水投石。乃之魏隐于嵩丘少林寺。寻卒。
其年魏使宋云于葱岭见之。门徒发其冢。
但有衣履而已。以法付慧可。可付粲。粲
付道信。信付忍。忍与信俱住东山。故谓其
法为东山法门。秀既事忍。忍默识之。深加
器重。谓人曰。吾度人多矣。至于悬解圆照
无先汝者。忍于上元中卒。秀乃往江陵当
阳山居焉。四海缁徒向风而靡。道誉馨香普
蒙熏灼。则天太后闻之召赴都。肩舆上殿
亲加跪礼。内道场丰其供施。时时问道。敕
于昔住山置度门寺以旌其德。时王公已
下京邑士庶兢至礼谒。望尘拜伏日有万计。
洎中宗孝和帝即位。尤加宠重。中书令张
说尝问法执弟子礼。退谓人曰。禅师身长
八尺。厖眉秀目威德巍巍。王霸之器也。初
秀同学能禅师与之德行相埒。互得发扬无
私于道也。尝奏天后请追能赴都。能恳
而固辞。秀又自作尺牍序帝意徵之。终不
能起。谓使者曰。吾形不扬。北土之人见
斯短陋或不重法。又先师记吾以岭南有
缘。且不可违也。了不度大庾岭而终。天
下散传其道。谓秀宗为北。能宗为南南北
二宗名从此起。秀以神龙二年卒。士庶皆
来送葬。诏赐谥曰大通禅师。又于相王旧
卷八 第 756b 页
邸造报恩寺。岐王范燕国公张说。徵士卢鸿
各为碑诔。服师丧者名士达官不可胜纪。
门人普寂义福并为朝野所重。盖宗先师
之道也。

系曰。夫甘苦相倾气味殊致。甘不胜苦则纯
苦乘时。苦不胜甘则纯甘用事。如是则为
药治病。偏重必离也。昔者达磨没而微言
绝。五祖丧而大义乖。秀也拂拭以明心。能也
俱非而唱道。及乎流化北方。尚修练之勤。
从是分岐南。服兴顿门之说。由兹荷泽行
于中土。以顿门隔修练之烦。未移磐石。
将弦促象韦之者。空费躁心。致令各亲其
亲同党其党。故有卢奕之弹奏神会之徙
迁。伊盖施疗专其一味之咎也。遂见甘苦
相倾之验矣。理病未效乖竞先成。秖宜为
法重人。何至因人损法。二弟子濯击师足。
洗垢未遑折胫斯见。其是之喻欤。

*** 唐袁州蒙山慧明传

释慧明。姓陈氏。鄱阳人也。本陈宣帝之孙。国
亡散为编氓矣。明少出家于永昌寺。怀道
颇切扣双峰之法。高宗之世依忍禅师法席。
极意研寻。初无證悟若丧家之犬焉。忽闻
五祖密付衣钵与卢居士。率同意数十许
人。蹑迹急追至大庾岭。明最先见。馀辈未
及。能祖见已便掷袈裟。明曰。我来为法非
望衣钵也。时能祖便于岭首一向指订。明
皆洞达悲喜交至。问能曰。某宜何往。能记
之曰。遇蒙当居。逢袁可止。明再拜而去。
便更其名。以旧云道明也。下岭绐诸僧
卷八 第 756c 页
曰向陟崔嵬远望杳无踪迹。僧即退转。一
说居士掷衣钵于磐石曰。此衣为信。岂可
力争耶。任君拈去。明遂手掀如负钧石
而无举分。拱立舍旃。则咸享四年也。以
明未舍家曾署诸卫。故有将军之号矣。宜
春太守秦琢奏谥号焉。

*** 唐洛京荷泽寺神会传

释神会。姓高。襄阳人也。年方幼学厥性惇明。
从师传授五经。克通幽赜。次寻庄老灵府
廓然。览后汉书知浮图之说。由是于释教
留神。乃无仕进之意。辞亲投本府国昌寺
颢元法师下出家。其讽诵群经易同反掌。
全大律仪匪贪讲贯。闻岭表曹侯溪慧能
禅师盛扬法道学者骏奔。乃敩善财南方参
问。裂裳裹足。以千里为跬步之间耳。及
见能问会曰。从何所来。答曰。无所从来。
能曰。汝不归去。答曰。一无所归。能曰。汝太
茫茫。答曰。身缘在路。能曰。由自未到。答
曰。今已得到且无滞留。居曹溪数载。后遍
寻名迹。开元八年敕配住南阳龙兴寺。续
于洛阳大行禅法声彩发挥。先是两京之
间皆宗神秀。若不淰之鱼鲔附沼龙也。从
见会明心六祖之风。荡其渐修之道矣。
南北二宗时始判焉。致普寂之门盈而后虚。
天宝中御史卢弈阿比于寂。诬奏会聚徒疑
萌不利。玄宗召赴京。时驾幸昭应。汤池得
对言理允惬。敕移往均部。二年敕徙荆州
开元寺般若院住焉。十四年范阳安禄山举
兵内向。两京版荡驾幸巴蜀。副元帅郭子仪
卷八 第 757a 页
率兵平殄。然于飞挽索然。用右仆射裴冕
权计。大府各置戒坛度僧。僧税缗谓之香
水钱。聚是以助军须。初洛都先陷。会越在
草莽。时卢弈为贼所戮。群议乃请会主其
坛度。于时寺宇宫观鞠为灰烬。乃权创一
院悉资苦盖。而中筑方坛。所获财帛顿
支军费。代宗郭子仪收复两京。会之济用颇
有力焉。肃宗皇帝诏入内供养。敕将作大
匠并功齐力。为造禅宇于荷泽寺中是也。
会之敷演显发能祖之宗风。使秀之门寂寞
矣。上元元年嘱别门人。避座望空顶礼归
方丈。其夜示灭。受生九十三岁矣。即建午月
十三日也。迁塔于洛阳宝应寺。敕谥大师
曰真宗。塔号般若焉。

系曰。修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
宜者。贵其渐也。会师自南徂北行曹溪之
法。洛中弥盛如能不自异。外护已成则可
矣。况乎旁无力轮人之多僻。欲无放逐其
可得乎。或曰。其过不多何遽是乎。通曰。犯
时之忌罪不在大。失其所适过不在深。后
之观此急知时事欤。是以佛万劫学化行
者。知化行难耳。无令固己而损法。慎之
哉。

*** 唐润州竹林寺昙璀传

释昙璀。俗姓顾氏。吴郡人也。肇国著姓其来
弥光。丞相有佐命之勋。尚书有挺济之誉。衣
冠鼎胄。太岳峻岱峰之高。令问徽猷。江汉为
南国之纪。星象降精灵祇效祉。德备胎教
香符梦徵。玄圭应上圣之祥。神宝蓄河汾
卷八 第 757b 页
之气。特受异准生而不凡。襁褓之日而童
蒙来求。佩觿之时而忘身殉道。和敏而纯
素。温恭而克明。神器夙昭清风渐扇。遂勉节
出尘栖心物表。金经秘藏一日万言。不逾
岁叙而大经淹通。遂于晚年缅怀宗匠。始
事牛头山融大师。融醇懿瑰雄。东夏之达磨
欤。梵幢宝柱大海津。梁目以上根。乃诲之。
曰色声为无生之鸩毒。受想是至人之坑阱。
致远多泥。子不务乎。璀默而审之。直辔独
上餐甘露味饮蒲萄浆。犹金翅不食异
类帝释无共鬼居。乃晦迹钟山断其漏习。
养金刚定趣大能位。纳衣空林多历年所。
时淮南导首广陵觉禅师。江左名德建业如
法师。咸杖锡方来降心义体。握珠怀宝虚
往实归。则天皇母临朝龚行佛事。高其道
业周勤诏书。时栖霞约法师梵门之秀杰。躬
以敦劝朝天抗诏。皇明恐未然也。璀曰。岐
伯辞帝舜之师。干木谢文侯之命。玄畅以
善论而抗宋主。惠远不下山而傲齐后。彼
何人哉。由是遁北[阜-十+拱]。踰东冈。考槃云冥。
后止于竹林之隩。葺宇簋缶而告老焉。既
而绍列圣之鸿徽。继前贤之能事。翼亮皇
梵保宁天人。俄端然入定七日而灭。春秋
六十二。是岁天授三年二月六日也。翌日依
天竺法火化遗骸。收灰建塔。士庶含酸悉
皆号恸。门弟子僧感僧頵等。刻石纪事奉
全师礼。正议大夫使持节润州刺史汝南郡
升。向风遐想悦而久之。褒德尚贤赞成厥
美焉。
卷八 第 757c 页

*** 唐金陵延祚寺法持传

释法持。俗姓张氏。润州江宁人也。仪貌邕肃
肤体至润。幼而弃俗长事明师。天机内发识
浪外澄。年十三闻黄梅忍大师。特往礼谒。
蒙示法要。领解幽玄。后归青山重事方禅
师。更明宗极。命其入室传灯继明。绍迹
山门大宣道化。方既出山凡是学众咸悉
从其咨禀心要。声价腾远海内闻知。数年之
中四部依慕。时黄梅谢缘去世。谓弟子玄
赜曰。后传吾法者可有十人。金陵法持即
其一也。是知两处禅宗重代相袭。后以
法眼付门人智威。长安二年九月五日终于延
祚寺。遗嘱令露骸松下饲诸禽兽。令得
饮食血肉者发菩提心。其日空中有神幡
数首。从西而来绕山数转。众人咸见。先居
幽栖故院竹林变白。报龄六十有八矣。

*** 唐越州云门寺道亮传

释道亮。姓朱氏。越州人也。厥考前刺会稽
郡。亮年八岁。出家极通经业。受具后学河
中三论。复讲涅槃经。寻入深谷破衣覆形
蔬食资命。不交俗务直守童真。神龙元年
孝和皇帝诏亮与法席宗师十人。入长乐大
内坐夏安居。时帝命受菩萨戒。睿宗及妃后
送异锦衾毡席。二年诏于西园问道。朝廷
钦贵。大都督李孝逸工部尚书张锡国子监
周业崔融秘书监贺知章睦州刺史康诜。同
心慕仰请问禅心。多结师资或传香火。卒
年八十二。门人慧远等建塔。万齐融为铭纪
述。
卷八 第 758a 页

*** 唐荆州碧涧寺道俊传

释道俊。江陵人也。住枝江碧涧精舍。修东
山无生法门。即信忍二祖号其所化之法也。
勤洁苦行迹不出寺经四十馀载。室迩人远
莫敢请谒者。唯事杜默。如是声闻于天。天
后中宗二朝崇重高行之僧。俊同恒景应
诏入内供养。至景龙中求还故乡。帝赐
御制诗。并奘景同归枝江。卒于本寺焉。

*** 唐温州龙兴寺玄觉传

释玄觉。字明道。俗姓戴氏。汉末祖侃公第五
燕公九代孙。讳烈。渡江乃为永嘉人也。总
角出家龆年剃发。心源本净智印全文。测不
可思解甚深义。我与无我恒常固知。空与
不空具足皆见。既离四病亦服三衣。德水
沐其身。所以清净。良药治其眼。所以光明。
兄宣法师者。亦名僧也。并犹子二人并预缁
伍觉本住龙兴寺。一门归信连影精勤定
根确乎不移。疑树忽焉自坏都捐我相不
污客尘睹其寺旁别有胜境。遂于岩下自
构禅庵。沧海荡其胸。青山拱其背。蓬莱仙
客岁月往还。华盖烟云晨昏交集。粤若功德
成就佛宝郁兴。神钟震来妙屋化出。觉居其
间也。丝不以衣耕不以食。岂伊庄子大布
为裳。自有阿难甘露作饭。觉以独学孤陋
三人有师。与东阳策禅师肩随游方询道。
谒韶阳能禅师而得旨焉。或曰。觉振锡绕
庵答对。语在别录。至若神秀门庭遐征问
法。然终得心于曹溪耳。既决所疑能留一
宿。号曰一宿觉。犹半遍清也。以先天二年
卷八 第 758b 页
十月十七日。于龙兴别院端坐入定。怡然不
动僧侣悲号。以其年十一月十三日殡于
西山之阳。春秋四十九。初觉未亡前禁足于
西岩。望所住寺喟然叹曰。人物骈阗花舆蓊
蔚。何用之为。其门人吴兴兴师新罗国宣师。
数人同闻皆莫测之。寻而述之曰。昔有一
禅师将诸弟子游赏之次。远望一山忽而
唱曰。人物多矣。弟子亦不测。后匪久此师
舍寿。殡所望地也。西山去寺里有馀程。送
殡繁拥人物沸腾。其感动也若此。又未终前
有舒雁千馀飞于寺西。侍人曰。此将何来。
空中有声云。为师墓所故从海出也。弟子
惠操惠特等慈玄寂。皆传师之法为时所
推。后李北海邕为守括州。遂列觉行录为
碑号神道焉。觉唱道著明修證悟入。庆州
刺史魏靖都缉缀之号永嘉集是也。初觉
与左溪朗公为道契。朗贻书招觉山栖。觉
由是念朗之滞见于山。拘情于讲。回书激
劝。其辞婉靡其理明白。俾其山世一如喧静
互用。趣入之意暗诠于是。达者韪之。终敕
谥号无相。塔曰净光焉。

*** 唐金陵天保寺智威传(本净)

释智威。俗姓陈氏。江宁人也。住近青山地
盘嘉气。善符宿瑞维岳降神。爰在童年器
殊众识。至于戏弄曾不染俗。性恶浮饰
人皆异焉。无何一朝忽失其所。父母莫知
攸往。乃遍历诸寺寻访之。威已依天保寺
统法师诵大乘经。早数百纸聪敏超伦众咸
叹服。年二十遇恩剃落。隶名于幽岩寺。因
卷八 第 758c 页
从持禅师咨请禅法。妙达深理继踵前修。
既获髻珠淡然闲放。形容温润面如满月。
言辞清雅慧德兰芳。望重一期声闻远近。
江左定学往往造焉。其中顿悟心源即慧
思禅师。乃命嗣山门盛传道化。威自出
止延祚寺。说法利人广施饶益。以开元十年
二月十八日终于住寺。遗嘱林中饲鸟兽。
弟子玄挺等依言奉行。春秋七十七。威一时
夜行头陀。将值天晓有三虎遇之。威截
路中过了无怖色。虎随至山门四顾而去。
每有二兔一犬。庭际游戏各无间畏。盖大悲
平等物我一均。故其然也。次司空山释本净。
姓张氏。东平人也少入空门高其节操。游
方见曹溪六祖决了疑滞。开元初于南岳
司空山闲放自处。人不我知蔽伪之故也
天宝中因杨庭光釆药。邂逅相逢。论道终
日。回奏诏赴京。于白莲华亭安置。帝知佛
法幽深孰堪商攉。敕召太平寺远法师及两
街三学硕德。发问锋起。若百矢之逐一兔。
焉。净举措容与四面枝梧。譬墨翟之解九攻
机械矣。既而辩若建瓴。詶抗之馀乃引
了义教援證。复说伽陀一无留滞。皇情怿
悦。观者叹嗟。以上元二年五月五日归寂。
寿龄九十五。敕谥大晓禅师。亦带所居为
名曰司空山禅师也。

*** 唐睦州龙兴寺慧朗传([(工*刀)/言]公)

释慧朗。新定遂安人也。年二十有二。于衢州
北山遇南宗顿教之首将请为师。乃逆相
谓曰。汝久积净业吾非汝师。可往天台当
卷八 第 759a 页
逢哲匠。至剡溪石城寺见一禅翁。莫知
其来。鹤发冰肤目如流电。声含钟律神合
太虚。乃问朗曰。子将何之。答曰。欲往天
台求佛大法。因同行十数里憩林树下。而
指训之曰。法常寂然彼亦如也。何必随远。
当化有缘宜归本生度无量众。言毕求之
无方。豁然本心悟佛知见。林栖谷饮凡经
数载。乃却归故邑慧安寺。净名白衣服非法
服纯陀工巧心如佛心。骊珠尚潜师子未吼。
弱丧之终涉川迷津。一日秦望山林岭振动
俄有大龟呈质。咸相谓言。此何祥也。寻有
禅僧曰𧦬。自会稽云门而来。身长八尺四
寸。高鼻大目睛光射人。明大品思益维摩等
经。兼博通诸论。众曰。神僧也。大龟应乎此
也。朗秘菩萨行请之为师。𧦬徵维摩经义。
答曰。如日照萤火海沃牛迹耳。𧦬公深器
之。曰真净名也。景龙中乡人吴川县尉余少
兴宗党新昌县令余仁等十数家。咸共宗事
递请降临。一夕忽睹神光从项而出。旁烛
山川盈十数里。含情之类罔不归依。𧦬公
加师资之礼。由兹反拜请朗登座。乃先示
法身遍同群有。次明遍化一切皆如。道俗欣
然而各叹曰。昔山之震动龟之敩祥。非𧦬公
之应明矣。至是四方学禅观者臻萃开元
四年本州牧李思绚。于龙山之阳建伽蓝。
延以居之。方大设戒坛广邀律德。有光州
岸公会稽超公而为上首。既而发希有心
受具足戒。珠圆月满内外俱明。遍临坛为
戒师。旋请益。为学士。众情加重。道在益尊。
卷八 第 759b 页
七年刺史韦利器深心归向。八年歙州长史
许思。恭请往治所。朗升法座。无何熊伏于
前。闻钟而来。众散而去。时皆惊惧虞其搏
攫。原其有听法之心耳。其驯猛兽也若此。
十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告门人曰。吾将去
矣。吾三生此州今一生矣。言讫俨然而寂。
春秋六十四。禀遗命茶毗建塔。学者既多。
颖脱则开元寺道饮慧祐道禅。龙兴寺𧦬海。
宁国寺进玉。越州宝林寺有沛远整。杭州竹
林寺一行等。并传朗之法。相继若瓜瓞然。至
大历十二年。新定太守萧定述碑。司马刘长
卿书。刺史李揆篆额。所谓俱是名公盛誇全
美有矣。

*** 唐郓州安国院巨方传(智封)

释巨方。姓曹氏。安陆人也弱龄干节立身从
师。禀业于州治明福院朗禅师。而听诵法
华维摩二经。功毕受具。讲述南宗论数席。
即拂衣而起。禅会必参。后造北宗秀公所锐
精稽考。一见默许之。秀问曰。白云散处如
何。曰不昧也。又。问。到此间后如何。曰正
见一枝生五叶。秀颔之。数载之间入室侍
对。庶几真道罕有伦儗。乃辞观方至上党
寒岭而居积稔之间学徒数百。求请无阻。凡
所提唱真妄同源迟速异剂。得心助道在
乎修治。大较如此。郓帅吴文涣侍中。钦慕
其风遣使请归。府建安国院传法化徒。
尚祖风者不离于席。顿悟多矣。郓帅问曰。
今日后如何。答云。地布金沙人安宝刹。吴
帅信伏。因兹一府军民咸加宗仰。吴氏家
卷八 第 759c 页
无少长。重若神明。檀施丰厚。方后于五台
山道化。涉二十馀载入灭。时告众曰。吾齿
尽于此矣。言讫长逝。春秋八十一。以开元
十五年九月三日全身入塔云。次河中府安
国院释智封。姓吴氏。怀安人也。中年学道
励操谨躬。行头陀之行。卯食之后水浆不
度齿焉。于本州清静寺恒法师下落发受
具。综习唯识论。或人所诘责之以滞于
名相。愤发罢讲。游行登武当山见秀师会。
疑冰解泮。思养圣胎。倏辞出蒲津安峰山。
禁足十年。木食涧饮。属州牧卫文升请归城
内建新安国院居之。因兹奔走毳衣。蔚然
繁盛。使君问曰。某今日后如何。对曰。日从
濛泛出照树全无影。使君初不喻旨。拱叶
而退。少选开晓充诎于怀。封来往中条山
二十馀年。俭薄不充。得其道者不可胜纪。
入灭后门人于州北三十步建塔焉。

*** 唐郢州大佛山香育传

释香育。姓李氏。济阴人也。父为兖州掾。育
有道性常研习庄老。根器奋发。俄于释典
留神。决捐俗态。趋沧州安定寺智元律师
所乞求削染。满足戒后精力律学。垂欲卒
业一旦辞师观游圣迹。陟天台登南岳。或
入岩阿或栖树下。末至五台。后参预秀师
盛化。夙心相契击节希声。秀问之。育答密
若隐书。一皆开释。秀默异之。在丛众间多
历年所。洞彻心源。则辞秀去入富水大佛
山。劲节安禅卯前一食。州将韩闰笃钦其道
坚召出山。育称疾而已。因是黑白之众渴
卷八 第 760a 页
仰归依。韩使君辎车继运供施交骈。树造法
堂严饰奇丽。时来问道。韩侯问佛法已后
事如何。答云。如同太虚委在有力。韩侯钦
尚。徒众常有千计。贤不肖駮杂而居。往往
闻有不测之僧预其听受焉。一旦说法次
告众曰。善哉是会遭遇者艰。须决所疑无
遣虚度。命水涤盥端坐而化。春秋七十有
三矣。

*** 唐兖州东岳降魔藏师传

释藏师。姓王氏。赵郡人也。父为毫州掾。稚
齿寻师居然慕法。而性好独处。谯多厉鬼
持魅于人。藏七岁只影闲房孤形迥野。尝
无少畏。至年长弥见挺拔。故号降魔藏
欤。请列青衿于广福院明赞禅师。师意其法
器。乃发擿之。[(应-心)/言]对辩给答出问表。因留执
事服勤受法。俾诵法华踰月彻部。登即
剃落受具习律焉。次讲南宗论。大机将发
俄投麈尾。九州灵迹罕不登升。后往遇北
州鼎盛。便誓依栖。秀问曰。汝名降魔。我此
无山精木怪。汝翻作魔邪。曰有佛有魔。秀
云。汝若是魔。必住不思议境界也。曰是佛
亦空。何不思议之有。时众莫不异而钦之。
先是秀师悬记之。汝与少皞之墟有缘。寻
入泰山。数年学者臻萃供亿克周。为金舆谷
朗公行化之亚也。一日告门人曰。吾今老
朽物极有归。正是其时。言讫而终。春秋九
十一矣。
宋高僧传卷第八
卷八 第 760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