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传灯录-宋-道原卷二十一

卷二十一 第 196b 页
卷二十一 第 370b 页


景德传灯录卷第二十一


吉州青原山行思禅师第七世上

* 福州玄沙师备禅师法嗣十三人

* 漳州罗汉院桂琛禅师
* 福州安国慧球禅师
* 杭州天龙重机禅师
* 福州仙宗契符禅师
* 婺州国泰瑫禅师
* 衡岳南台诚禅师
* 福州白龙道希禅师
* 福州螺峰冲奥禅师
* 泉州睡龙山和尚
* 天台云峰光绪禅师
* 福州大章山契如庵主
* 福州永兴禄和尚
* 天台国清师静上座(已上十三人见录)
* 福州长庆慧棱禅师法嗣二十六人

* 泉州招庆道匡禅师
* 杭州龙华彦球禅师
* 杭州保安连禅师
* 福州报慈光云禅师
* 庐山开先绍宗禅师
* 婺州报恩宝资禅师
* 杭州倾心法瑫禅师
* 福州水陆洪俨禅师
* 杭州广严咸泽禅师
* 福州报慈慧朗禅师
卷二十一 第 370c 页
* 福州长庆常慧禅师
* 福州石佛院静禅师
* 处州翠峰从欣禅师
* 福州枕峰青换禅师
* 福州东禅契讷禅师
* 福州长庆弘辩大师
* 福州东禅可隆大师
* 福州仙宗守玭禅师
* 抚州永安怀烈大师
* 福州闽山令含禅师
* 新罗龟山和尚
* 吉州龙须山道殷禅师
* 福州祥光澄静禅师
* 襄州鹫岭明远禅师
* 杭州报慈从瑰禅师
* 杭州龙华契盈禅师(已上二十六人见录)
* 杭州龙册寺道怤禅师法嗣五人

* 越州清化山师讷禅师
* 衢州南禅遇缘禅师
* 复州资福智远禅师(已上三人见录)
* 筠州洞山龟端禅师
* 温州景丰禅师(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信州鹅湖智孚禅师法嗣一人

* 法进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漳州报恩怀岳禅师法嗣一人

* 潭州妙济师浩禅师(一人见录)
* 福州鼓山神晏禅师法嗣十一人

* 杭州天竺山子仪禅师
* 建州白云智作禅师
* 福州鼓山智严禅师
* 福州龙山智嵩禅师
* 泉州凤凰山强禅师
* 福州龙山文义禅师
* 福州鼓山智岳禅师
* 襄州定慧和尚
* 福州鼓山清谔禅师
* 金陵净德冲煦禅师
* 金陵报恩院清护禅师(已上十一人见录)

****** 吉州青原山行思禅师第七世上
卷二十一 第 371a 页

******* 前福州玄沙师备禅师法嗣

漳州罗汉院桂琛禅师常山人也。姓李氏。为
童儿时日一素食。出言有异。既冠辞亲事本
府万岁寺无相大师。披削登戒学毗尼。一日
为众升台宣戒本布萨已。乃曰。持犯但律身
而已。非真解脱也。依文作解岂发圣乎。于是
访南宗。初谒云居雪峰参讯勤恪。然犹未有
所见。后造玄沙宗一大师。一言启发廓尔无
惑。玄沙尝问曰。三界唯心汝作么生会。师指
倚子曰。和尚唤遮个作什么。玄沙曰。倚子。
曰和尚不会三界唯心。玄沙曰。我唤遮个作
竹木。汝唤作什么。曰桂琛亦唤作竹木。玄沙
曰。尽大地觅一个会佛法底人不可得。师自
尔愈加激励。玄沙每因诱迪学者流。出诸三
昧。皆命师为助发。师虽处众韬晦。然声誉甚
远。时漳牧王公请于闽城西之石山建精舍
曰地藏。请师驻锡焉。仅逾一纪后迁止漳州
罗汉院。大阐玄要学徒臻凑。师上堂曰。宗门
玄妙为当只恁么也。更别有奇特。若别有奇
特。汝且举个什么。若无去。不可将三个字便
当却宗乘也。何者三个字。谓宗教乘也。汝
才道著宗乘便是宗乘。道著教乘便是教乘。
禅德佛法宗乘元来由汝口里安立名字。作
取说取便是也。斯须向遮里说平说实说圆
说常。禅德。汝唤什么作平实。把什么作圆常。
傍家行脚理须甄别。莫相埋没。得些声色名
字贮在心头。道我会解善能拣辨。汝且会个
什么。拣个什么。记持得底是名字。拣辨得底
是声色。若不是声色名字。汝又作么生记持
卷二十一 第 371b 页
拣辨。风吹松树也是声。虾蟆老鸦也是声。何
不那里听取拣择去。若那里有个意度模样。
只如老师口里。又有多少意度与上坐。莫错。
即今声色摐摐地。为当相及不相及。若相及
即汝灵性金刚秘密。应有坏灭去也。何以如
此。为声贯破汝耳。色穿破汝眼。缘即塞却汝
幻妄。走杀汝声色体尔不容也。若不相及。又
什么处得声色来。会么。相及不相及试裁辨
看。少间又道。是圆常平实什么人恁道。未
是黄夷村里汉解恁么说。是他古圣垂些子
相助显发。今时不识好恶。便安圆实。道我别
有宗风玄妙。释迦佛无舌头。不如汝些子便
恁么点胸。若论杀盗淫罪。虽重犹轻尚有歇
时。此个谤般吞瞎却众生眼。入阿鼻地狱吞
铁丸。莫将为等闲。所以古人道。过在化主不
干汝事。珍重。僧问。如何是罗汉一句。师曰。
我若向尔道成两句也。问不会底人来师还
接否。师曰。谁是不会者。曰适来道了也。师
曰。莫自屈。问八字不成以字不是时如何。师
曰。汝实不会。曰学人实不会。师曰。看取下头
注脚。问如何是沙门正命食。师曰。吃得么。曰
欲吃此食作何方便。师曰。塞却尔口。问如何
是罗汉家风。师曰。不向尔道。曰为什么不道。
师曰。是我家风。问如何是法王身。师曰。汝今
是什么身。曰恁么即无身也。师曰。苦痛深。
师上堂才坐。有二僧一时礼拜。师曰。俱错。问
如何是扑不破底句。师曰扑。问一佛出世普
为群生。和尚今日为个什么。师曰。什么处遇
一佛。曰恁么即学人罪过。师曰。谨退。问如何
卷二十一 第 371c 页
是罗汉家风。师曰。表里看取。问如何是诸圣
玄旨。师曰。四楞塌地。问大事未肯时如何。师
曰。由汝。问如何是十方眼。师曰眨上眉毛著。
问因请保福斋令人去传语曰。请和尚慈悲
降重。保福曰。慈悲为阿谁。师曰。和尚恁么
道浑是不慈悲。师玩月乃曰。云动有雨去。有
僧曰。不是云动是风动。师曰。我道云亦不动
风亦不动。僧曰。和尚适来又道云动。师曰。阿
谁罪过。师见僧来举拂子曰。还会么。僧曰。谢
和尚慈悲示学人。师曰。见我竖拂子便道示
学人。汝每日见山见水可不示汝。师又见僧
来举拂子。其僧赞叹礼拜。师曰。见我竖拂子
便礼拜赞叹。那里扫地竖起扫帚。为什么不
赞叹(玄觉云。一般竖起拂子拈一种物。有肯底有不肯底道理。且道利害在什么处)僧问。承
教有言。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如何是非
相。师曰。灯笼子。问如何是出家。师曰。唤什
么作家。师问僧。什么处来。曰秦州来。师曰。
将得什么物来。曰不将得物来。师曰。汝为什
么对众谩语。其僧无语。师却问。秦州岂不是
出鹦鹉。僧曰。鹦鹉出在陇州。师曰。也不较
多。师问僧。什么处来。曰报恩来。师曰。何不
且在彼中。僧曰。僧家不定师曰。既是僧家为
什么不定。僧无对(玄觉代云。谢和尚顾问)师住地藏时僧报
云。保福和尚已迁化也。师曰。保福迁化地藏
入塔(僧问法眼。古人意旨如何。法眼云。苍天苍天)后王公上雪峰施众
僧衣时。有从弇上坐者不在。有师弟代上名
受衣。弇归。师弟曰。某甲为师兄上名了。弇
曰。汝道我名什么。师弟无对。师代云。师兄得
恁么贪。又云。什么处是贪处。师又代云。两
卷二十一 第 372a 页
度上名(云居锡云。什么处是弇上坐两度上名处)师与长庆保福入州
见牡丹障子。保福云。好一朵牡丹花。长庆云。
莫眼花。师曰可惜许一朵花(玄觉云。三尊宿语还有亲疏也无。只如罗
汉恁么道落在什么处)师问僧。汝在招庆有什么异闻底
事试举看。僧曰。不敢错举。师曰。真实底事作
么生举。僧曰。和尚因什么如此。师曰。汝话堕
也。众僧晚参闻角声。师曰。罗汉三日一度上
堂。王太傅二时相助。僧问。如何是学人本
来师。曰。是心汝本来心。僧问。师居宝座说
法度人。未审度什么人。师曰。汝也居宝座度
什么人。僧问。镜里看形见不难。如何是镜。师
曰。还见形么。僧问。但得本莫愁末如何是末。
师曰。总有也。师因疾。僧问。和尚尊候较否。
师以杖拄地曰。汝道遮个还痛否。僧曰。和尚
问阿谁。师曰。问汝。僧曰。还痛否。师曰。元来
共我作道理。师后唐天成三年戊子秋复届
闽城旧止遍游近城梵宇已。俄示疾数日安
坐告终。寿六十有二。腊四十。荼毗收舍利建
塔于院之西隅禀遗教也。清泰二年乙未十
二月望日入塔。谥曰真应禅师。

福州卧龙山安国院慧球寂照禅师(第二世住亦曰中塔)
泉州莆田人也。龟洋山出家。玄沙室中参讯
居首。因问。如何是第一月。玄沙曰。用汝个
月作么。师从此悟入。梁开平二年玄沙将示
灭。闽帅王氏遣子至问疾。仍请密示继踵说
法者谁乎。玄沙曰。球子得。王氏默记遗旨乃
问鼓山国师曰。卧龙法席孰当其任。鼓山举
城下宿德。具道眼者十有二人。皆堪出世。王
氏亦默之。至开堂日官寮与僧侣俱会法筵。
卷二十一 第 372b 页
王氏忽问众曰。谁是球上座。于是众人指出
师。王氏便请升座。师良久谓众曰。莫嫌寂
寞。莫道不堪。未详涯际作么生论量。所以寻
常用其音响。聊拨一两下助他机发道。尽十
方世界觅一人为伴侣不可得。僧问。佛法大
意从何方便顿入。师曰。入是方便。问云自何
山起风从何涧生。师曰。尽力施为不离中塔。
师上堂谓众曰。我此间粥饭因缘为兄弟举
唱终是不常。欲得省要。却是山河大地与汝
发明。其道既常亦能究竟。若从文殊门入者。
一切无为土木瓦砾助汝发机。若从观音门
入者。一切音响虾蟆蚯蚓助汝发机。若从普
贤门入者。不动步而到。我以此三门方便示
汝。如将一只折箸搅大海水。令彼鱼龙知水
为命。会么。若无智眼而审谛之。任汝百般巧
妙不为究竟。僧问。学人近入丛林不明己事
乞师指示。师以杖指之曰。会么。曰不会。师
曰。我恁么为汝却成抑屈人。还知么。若约当
人分上。从来底事不论初入丛林。及过去诸
佛不曾乏少。如大海水。一切鱼龙初生及至
老死。所受用水悉皆平等。问不谬正宗请师
真实。师曰。汝替我道。僧曰。或有不辨者作么
生。师曰。待不辨者来。问诸佛还有师否。师曰
有。僧曰。如何是诸佛师。师曰。一切人识不
得。师上堂良久。有僧出礼拜。师曰。莫教髑髅
拶损。问如何是灵山会上事。师曰。少得灵利
底。僧曰。忽遇灵利底作么生。师曰。遮懵懂
师上堂示众曰。诸人若要商量。向髑髅后
通取消息来相共商量。遮里不曾障人光明。
卷二十一 第 372c 页
问从上宗乘事如何。师良久。僧再问。师便喝
出。问如何是大庾岭头事。师曰。料汝承当不
得。僧曰。重多少。师曰。遮般底论劫不奈何。
师问了院主。只如先师道。尽十方世界是真
实人体。尔还见僧堂么。了曰。和尚莫眼花。师
曰。先师迁化肉犹暖在。师梁乾化三年癸酉
八月十七日不疾而逝。

杭州天龙寺重机明真大师台州黄岩人也。
自玄沙得法回入浙中。钱武肃王请说法住
持。上堂示众曰。若直举宗风。独唱本分事。便
同于顽石。若言绝凡圣消息。无大地山河。尽
十方世界都是一只眼。此乃事不获已恁么
道。所以常说。盲聋瘖哑是仙陀。满眼时人不
奈何。只向目前须体妙身心万象与森罗。僧
问。如何是璿玑不动。师曰。青山数重。僧曰。
如何是寂尔无根。师曰。白云一带。问如何
是归根得旨。师曰。兔角生也。僧曰。如何是随
照失宗。师曰。龟毛落也。问莲华未出水时如
何。师曰。谁人不知有。僧曰。出水后如何。师
曰。馨香目击。问朗月辉空时如何。师曰。正是
分光景何消指玉楼。

福州仙宗院契符清法大师。初开堂日有僧
问师。登宝座合谈何事。师曰。剔开耳孔著。
僧曰。古人为什么道非耳目之所到。师曰。金
樱树上不生梨子。僧曰。古今不到处请师道。
师曰。汝作么生问。问众手淘金谁是得者。师
曰。举手隔千里休功任意看。问飞岫岩边华
子秀仙境台前事若何。师曰。无价大宝光中
现。暗客惛惛争奈何。僧曰。优昙华拆人皆睹
卷二十一 第 373a 页
向上宗乘意若何。师曰。阇梨若问宗乘意。
不如静处萨婆诃。问如何是大闽国中诸佛
境界。师日。造化终难测春风徒自轻。问如何
是道中宝。师曰。云孙泪亦垂。问诸圣收光归
源后如何。师曰。三声猿屡断万里客愁听。僧
曰。未审今时人如何凑得古人机。师曰。好心
向子道切忌未生时。

婺州金华山国泰院瑫禅师。上堂曰。不离当
处咸是妙明真心。所以玄沙和尚道。会我最
后句出世少人知。争似国泰有末头一句。僧
问。如何是国泰末头一句。师曰。阇梨上太迟
生。问如何是毗卢师。师曰。专甲与老兄是
弟子。问达磨来唐土即不问。如何是未来时
事。师曰。亲遇梁王。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
曰。古镜。僧曰。磨后如何。师曰。古镜。

衡岳南台诚禅师。僧问。玄沙宗旨请师举扬。
师曰。什么处得此消息。僧曰。垂接者何。师
曰。得人不迷己。问潭清月现是何人境界。师
曰。不干尔事。僧曰。相借问又何妨。师曰。觅
潭月不可得。问离地四指为什么却有鱼纹。
师曰。有圣量在。僧曰此量为什么人施。师曰。
不为圣人。

福州升山白龙院道希禅师福州闽县人也。
师上堂曰。不要举足是谁威光。还会么。若道
自家去处本自如是。切喜勿交涉。问如何是
西来意。师曰。汝从什么处来。问如何是佛法
大意。师曰。汝早礼三拜。问不责。上来请师直
道。师曰得。问如何是正真道。师曰。骑驴觅
驴。问请师答无宾主话。师曰。昔年曾记得。僧
卷二十一 第 373b 页
曰。即今如何。师曰。非但耳聋亦兼眼暗。问情
忘体合时如何。师曰。别更梦见个什么。问学
人拟申一问请师裁。师曰。不裁。僧曰。为什么
不裁。师曰。须知好手。问大众云集请师举扬
宗教。师曰。少过听者。问不涉唇锋乞师指示。
师曰。不涉唇锋问将来。僧曰。恁么即群生有
赖。师曰。莫闲言语。问请和尚生机答话。师
曰。把纸笔来录将去。问如何是思大口。师
曰。出来向尔道。僧曰。学人即今见出。师曰。
曾赚几人来。问承古人有言。髑髅常干世界
鼻孔毛触家风。如何是髑髅常干世界。师曰。
近前来向尔道。僧曰。如何是鼻孔毛触家风。
师曰。退后去别时来。

福州螺峰冲奥明法大师。先住白龙。师上堂
曰。人人具足人人成见。争怪得山僧。珍重。僧
问。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如何是寂灭相。
师曰。问答俱备。僧问。恁么即真如法界无自
无他。师曰。特地令人愁。问牛头未见四祖时
如何。师曰。德重鬼神钦。曰见后如何。师曰。
通身圣莫测。问如何是螺峰一句。师曰苦。问
如何是本来人。师曰。惆怅松萝境界危。

泉州睡龙山和尚。僧问。如何是触目菩提。师
以杖趁之。僧乃走。师曰。住住向后遇作家举
看。师上堂举拄杖云。三十年住山得此拄杖
气力。时有僧问。和尚得他什么气力。师曰。
过溪过岭东拄西拄(招庆闻云。我不恁么道。僧问。和尚作么生道。招庆以杖下地
拄行)。

天台山云峰光绪至德大师。上堂曰。但以众
生日用而不知。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日月星
卷二十一 第 373c 页
辰江河淮济一切含灵从一毛孔入一毛孔。
毛孔不小世界不大。其中众生不觉不知。若
要易会上坐日用亦复不知。僧问。日里僧驮
像夜里像驮僧。未审此意如何。师曰。阇梨岂
不是从茶堂里来。

福州大章山契如庵主福州永泰人也。泉州
百丈村兜率院受业。素蕴孤操志探祖道。预
玄沙之宫颖悟幽旨。玄沙记曰。子禅已逸格
则他后要一人侍立也无。师自此不务聚徒
不畜童侍。隐于小界山。刳大朽杉若小庵但
容身而已。凡经游僧至随叩而应无定开示。
僧问。生死到来如何回避。师曰。符到奉行。曰
恁么即被生死拘将去也。师曰。阿邪邪。问
西天持锡意作么生。师拈锡杖卓地振之。僧
曰。未审此是什么义。师曰。遮个是张家打。僧
拟进语。师以锡撺(苍峦切)之清豁冲煦二长老
向师名未尝会遇。一旦同访之值师釆粟。豁
问曰。道者如庵主在何所。师曰。从什么处
来。曰山下来。师曰。因什么得到遮里。曰遮里
是什么处所。师揖曰。去那下吃茶去。二公方
省是师。遂诣庵所颇味高论。晤坐于左右不
觉及夜。睹豺虎奔至庵前自然驯扰。豁因有
诗曰。行不等闲行。谁知去住情。一餐犹未饱。
万户勿聊生。非道应难伏。空拳莫与争。龙吟
云起处。闲啸两三声。二公寻于大章山创庵
请师居之。两处孤坐垂五十二载而卒。豁虽
承指喻。而后于睡龙印可乃嗣睡龙。住漳州
保福。

福州莲华山永兴禄和尚。闽王请师开堂日
卷二十一 第 374a 页
未升座。先于座前立云。大王大众听。已有真
正举扬也。此一会总是得闻。岂有不闻者。若
有不闻彼此相谩去也。方乃登座。僧问。国王
请师出世。未委今日一会何似灵山。师曰。彻
古传今。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毛头显沙
界日月现其中。

天台山国清寺师静上座。始遇玄沙和尚示
众云。汝诸人但能一生如丧考妣。吾保汝究
得彻去。师乃蹑前语而问曰。只如教中不得
以所知心测度如来无上知见。又作么生。玄
沙曰。汝道究得彻底所知心。还测度得及否。
师从此信入。后居天台三十馀载。不下山。博
综三学操行孤立禅寂之馀常阅龙藏。遐迩
钦重。时谓大静上座。尝有人问曰。弟子每当
夜坐心念纷飞。未明摄伏之方。愿垂示诲。师
答曰。如或夜间安坐心念纷飞。却将纷飞之
心以究纷飞之处。究之无处则纷飞之念何
存。返究究心则能究之心安在。又能照之智
本空。所缘之境亦寂。寂而非寂者。盖无能寂
之人也。照而非照者。盖无所照之境也。境智
俱寂心虑安然。外不寻枝内不住定。二途俱
泯一性怡然。此乃还源之要道也。师因睹教
中幻义乃述一偈问诸学流偈曰。

「 若道法皆如幻有
 造诸过恶应无咎
 云何所作业不妄
 而藉佛慈兴接诱」


时有小静上座答曰。

「 幻人兴幻幻轮围
 幻业能招幻所治
 不了幻生诸幻苦
 觉知如幻幻无为」


二静上座并终于本山。今国清寺遗踪在焉。
卷二十一 第 374b 页

******* 前福州长庆院慧棱禅师法嗣

泉州招庆院道匡禅师潮州人也。自棱和尚
始居招庆。师乃入室参侍。暨棱和尚召入长
乐府盛化于西院。师继踵住于招庆。学众如
故。师上堂曰。声前荐得孤负平生。句后投机
殊乖道体。为什么如此。大众且道。从来合作
么生。又谓众曰。招庆今夜与诸人一时道却。
还委落处么。时有僧出曰。大众一时散去还
称师意也无。师曰。好与拄杖。僧礼拜。师曰。
虽有盲龟之意。且无晓月之程。僧曰。如何是
晓月之程。师曰。此是盲龟之意。问如何是沙
门行。师曰。非行不行。问如何是西来意。师
曰。蚊子上铁牛。问如何是在匣剑。师良久。僧
罔措。师曰。也须感荷招庆始得。问如何是提
宗一句。师曰。不得昧著招庆。其僧礼拜起。师
又曰不得昧著招庆。嘱汝作么生是提宗一
句。僧无对。问文殊剑下不承当时如何。师曰。
未是好手人。僧曰。如何是好手人。师曰。是
汝话堕也。问如何是招庆家风。师曰。宁可
清贫自乐。不作浊富多忧。问如何是南泉一
线道。师曰。不辞向汝道恐较中更较去。问如
何是佛法大意。师曰。七颠八倒。问学人根思
迟回。乞师曲运慈悲开一线道。师曰。遮个是
老婆心。僧曰悲华剖拆以领尊慈。从上宗乘
事如何。师曰。恁么须得汝亲问始得。师问僧。
什么处去来。僧曰。劈柴来。师曰。还有劈不破
底也无。僧曰有。师曰。作么生是劈不破底。僧
无语。师曰。汝若道不得问我。我与汝道。僧
曰。作么生是劈不破底。师曰。赚杀人因地动。
卷二十一 第 374c 页
僧问。还有不动者无。师曰。有僧曰。如何是不
动者。师曰。动从东来却归西去。问法雨普沾
还有不润处否。师曰有。僧曰。如何是不润
处。师曰。水洒不著。问如何是招庆深深处。
师曰。和汝没却。问如何是九重城里人。师曰。
还共汝知闻么。师上堂僧众拥法座。师曰。遮
里无物。诸人苦恁么相促相拶作么。拟心早
勿交涉。更上门户千里万里。今既上来各著
精彩。招庆一时抛与诸人好么。师复问。还接
得也未。众无对。师曰。劳而无功。汝诸人得恁
么钝。看他古人一两个得恁么快。才见便负
将去。亦较些子。若有此个人。非但四事供养。
便以琉璃为地白银为壁亦未为贵。帝释引
前梵王从后。揽长河为酥酪。变大地为黄金。
亦未为足。直得如是犹更有一级在。还委得
么珍重。

杭州龙华寺彦球实相得一大师。开堂日谓
众曰。今日既升法座。又争解讳得。只如不讳
底事。此众还有人与作證明么。若有即出来
相共作个榜样。时有僧问。郡尊请。师如何举
扬宗指师曰。法到别处切忌谬传。问此座为
从天降下为从地涌出。师曰。是什么。僧曰。此
座高广如何升得。师曰。今日几被汝安顿著。
问灵山一会迦叶亲闻。今日一会何人得闻
师曰。同我者击其大节。僧曰。酌然俊哉。师
曰。去般水浆茶堂里用去。师又曰。从前佛
法付嘱国王大臣及有力檀越。今日郡尊及
诸官寮。特垂相请不胜荷愧。山僧更有末后
一句子。贱卖与诸人。师乃起身立云。还有人
卷二十一 第 375a 页
买么。若有人买即出来。若无人买即贱货自
收。久立珍重师有时上堂云。好时好日速道
速道。又曰。大众近前来听老汉说第一义。大
众近前。师便打趁。问如何是学人自己。师曰。
雪上更加霜。

杭州临安县保安连禅师。僧问。如何是保安
家风。师曰。问有什么难。问如何是吹毛剑。师
曰。豫章铁柱坚。僧曰。学人不会。师曰。漳江
亲到来。问如何是沙门行。师曰。师僧头上戴
冠子。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死虎足人看。问
一问一答彼此兴来。如何是保安不惊人之
句。师曰。汝到别处作么生举。

福州报慈院光云慧觉大师上堂云。差病之
药不假驴驮。若据今夜各自归堂去也。珍重。
僧问。承闻慧觉有锁口诀如何示人。师曰。赖
我拄杖不在手。僧曰。恁么即深领尊慈也。师
曰。待我肯汝即得。师入府闽王问。报慈与神
泉相去近远。师曰。若说近远不如亲到。师却
问曰。大王日应千差。是什么心。王曰。什么
处得心来。师曰。岂有无心者。王曰。那边事
作么生。师曰。请向那边问。王曰。道师谩别人
即得。问大众臻凑请师举扬。师曰。更有几人
未闻。曰恁么即不假上来也。师曰。不上来且
从汝向什么处会。曰若有处所即孤负和尚
师曰。即恐不辨精粗。问夫说法者当如法说。
此意如何。师曰。有什么疑讹。问故人面壁意
如何。师打之。问不假言诠请师径直。师曰。何
必更待商量。

庐山开先寺绍宗圆智禅师姑苏人也。禀性
卷二十一 第 375b 页
朴野不群流俗。少依本郡流水寺出家受具。
入长庆之室密契真要。初结庵于虔州了山。
二十载道声遐布。江南国主李氏建寺请转
法轮。玄徒辐凑。暨国主巡幸洪井。躬入山瞻
谒请上堂。令僧出问。如何是开先境。师曰。最
好是一条界破青山色。僧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拾枯柴煮布水。国主益加钦重。后终于
山寺。灵塔存焉。

婺州金鳞报恩院宝资晓悟大师上堂。大众
立久。师曰。诸兄弟各诣山门来。主人口如匾
担相似。莫成相违负也。无久在众。兄弟也未
要怪讶著。若带参学眼何烦久立。各自归堂
珍重。师开方丈基。僧问。丈基已成如何通信。
师曰。不可昧兄弟此问。僧曰。不昧底事作么
生。师曰。青天白日。问学人初心请师示个入
路。师遂侧掌示之曰。还会么。僧曰。不会。师
曰。独掌不浪鸣。问如何是报恩家风。师曰。也
知阇梨入众日浅。问古人拈搥竖拂意如何。
师曰。报恩截舌有分。僧曰。为什么如此。师
曰。屈著作么。问如何是文殊剑。师曰。不知。
僧曰。只如一剑下活得底人作么生。师曰。
山僧只管二时斋粥。问如何是触自菩提。师
曰。背后是什么立地。僧曰。学人不会乞师再
示。师提拄杖曰。汝不会合吃多少拄杖。问如
何是具大惭愧底人。师曰。开口取合不得。僧
曰。此人行履如何。师曰。逢茶即茶遇饭即
饭。问如何是金刚一只箭。师曰。道什么。其僧
再问。师曰。过新罗国去也。问波腾鼎沸起必
全真。未审古人意如何。师乃叱之。僧曰。恁么
卷二十一 第 375c 页
即非次也。师曰。尔话堕也。又曰。我话亦堕汝
作么生。僧无对。问去却赏罚如何是吹毛剑
师曰。延平属剑州。僧曰恁么即丧身失命去
也。师曰。钱塘江里潮。

杭州倾心寺法瑫宗一禅师。上堂云。大众不
待一句语便归堂去。还有绍继宗风分也无。
还有人酬得此问么。若有人酬得去。也遮里
与诸人为怪笑。若酬不得去。也诸人与遮里
为怪笑。珍重。问如何揲(文甲切)实免见虚头。
师曰。汝问若当众人尽鉴。问恁么来皆不丈
夫。只如不恁么来还有绍继宗风分也无。师
曰。出两头致一问来。僧曰什么人辨得师曰。
波斯养儿。问佛法去处乞师全示。师曰。汝但
全致一问来。僧曰。为什么却拈此问去。师曰。
汝适来问什么。僧曰若不遇于师几成走作。
师曰。贼去后关门。问别传一句如何分付。师
曰。可惜许问。僧曰。恁么即别酬亦不当去也。
师曰。也是闲辞。问如何是不朝天子不羡王
侯底人。师曰。每日三条线长年一衲衣。僧曰。
未审此人还绍宗风也无。师曰。鹊来头上语
云向眼前飞。问承古人有言。不断烦恼此意
如何。师曰。又是发人业。僧曰。如何得不发
业。师曰。尔话堕也。问请去赏罚如何是吹毛
剑。师曰。如法礼三拜。师后住龙册寺归寂。

福州水陆院洪俨禅师。上堂大众集定。师下
座捧香炉巡行大众前曰。供养十方诸佛便
归方丈。僧问。离却百非兼四句。请师尽力为
提纲。师曰。落在什么处。僧曰。恁么即人天有
赖。师曰。莫将恶水浇泼人好。
卷二十一 第 376a 页

杭州灵隐山广严院咸泽禅师。初参保福展
和尚。保福问曰。汝名什么。师曰。咸泽。保福
曰。忽遇枯涸者如何。师云。谁是枯涸者。保
福曰。我是。师曰。和尚莫谩人好。保福曰。却
是汝谩我。师后承长庆印记。住广严道场。僧
问。如何是觌面相呈事。师下禅床曰。尊体起
居万福。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师曰。
城中青史楼云外高峰塔。问如何是佛法大
意。师曰。幽涧泉清高峰月白。问如何是广严
家风。师曰。一坞白云三间茆屋。僧曰。毕竟作
么生。师曰。既无维那兼无典座。问如何是广
严家风。师曰。师子石前灵水响。鸡笼山上白
猿啼。

福州报慈院慧朗禅师上堂曰。从上诸圣为
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递相告报。是汝诸
人还会么。若不会大不容易。僧问。如何是一
大事。师曰。莫错相告报么。僧曰。恁么即学人
不疑也。师曰。争奈一翳在目何。问三世诸佛
尽是传语人。未审传什么人语。师曰听。僧曰。
未审是什么语。师曰。尔不是钟期。问如何是
学人眼。师曰。不可更撒沙。

福州怡山长庆常慧禅师。僧问。王侯请命法
嗣怡山锁口之言请师不谬。师曰得。僧曰。恁
么即深领尊慈。师曰。好与莫钝置人。问不犯
宗风不伤物议请师满口道。师曰。今日岂不
是开堂。问焰续雪峰印传超觉。不违于物不
负于人。不在当头即今何道。师曰。违负即道。
僧曰。恁么即善副来言浅深已辨。师曰。也须
识好恶。
卷二十一 第 376b 页

福州石佛院静禅师上堂曰。若道素面相呈
犹添脂纷。纵离添过犹有负愆。诸人且作么
生体悉。僧问。学人欲见和尚本来师时如何。
师曰。洞上有言亲体取。僧曰。恁么即不得见
去也。师曰。灼然客路如天远侯门似海深。

处州翠峰从欣禅师上堂曰。更不展席珍重。
却问僧。还会么。僧曰。不会。师曰。将谓阇梨
到百丈。

福州枕峰观音院清换禅师上堂曰。诸禅德
若要论禅说道举唱宗风。只如当人分上。以
一毛端里。有无量诸佛转大法轮。于一尘中
现宝王刹。佛说众生说山河大地一时说。未
尝间断。如毗沙门王始终未求外宝。既各有
如是家风。阿谁欠少。不可更就别人取处分
也。僧问。如何是法界性。师曰。汝身中有万
象。僧曰。如何体得。师曰。不可谷里寻声更求
本末。

福州东禅契讷禅师上堂曰。未曾暂失全体
现前。恁么道亦是分外。既恁么道不得向兄
弟前。合作么生道。莫无道处不受道么。莫错
会好。僧问。如何是现前三昧。师曰。何必更待
道。问己事未明乞师指示。师曰。何不礼谢。问
如何是东禅家风。师曰。一人传虚万人传实。

福州长庆院弘辩妙果大师一日上堂。于座
侧立云大众各归堂得也未。还会得么。若也
未会得。山僧谩诸人去也。遂乃升座。僧问。海
众云臻请师开方便门示真实相。师曰。遮个
是方便门。僧曰。恁么即大众侧聆去也。师曰。
空侧聆作么。问超觉后焰妙果传灯去却语
卷二十一 第 376c 页
默动静如何相示。师曰。还解怪得么。

福州东禅院可隆了空大师。初开堂有僧问。
远弃九峰丈室来坐东禅道场。人天瞻仰于
尊颜。愿赐一言而演说。师曰。尧风千载了空
不昧于阇梨。曰恁么即人天有赖。师曰。当不
当。问如何是道。师曰。正是道。曰如何是道中
人。师曰。分明向汝道。师上堂曰。大好省要自
不仙陀若是听响之流。不如归堂向火。珍重。
问如何是普贤第一句。师曰。落第二句也。

福州仙宗院守玭禅师一日不上堂。大众入
方丈参。师曰。今夜与大众同请假。未审还给
假也无。若未闻给假即先言者负。珍重。僧问。
十二时中常在底人。还消得人天供养也无。
师曰。消不得。僧曰。为什么消不得。师曰。为
汝常在。僧曰。只如常不在底人还消得也无。
师曰。驴年去。僧问。请师答无宾主话。师曰。
向无宾主处问将来。

抚州永安院怀烈净悟禅师上堂众集。师顾
视左右曰。患謇作么。便归方丈。又一日上堂
良久曰。幸自可怜生。又被污却也。又曰。大
众正是著力处莫容易。僧问。怡山亲闻一句
请师为学人道。师曰。向后莫错举似人。

福州闽山令含禅师初住永福院。上堂曰。还
恩恩满赛愿愿圆。便归方丈。僧问。既到妙峰
顶谁人为伴侣。师曰到。僧曰。什么人为伴
侣。师曰。吃茶去。问明明不会乞师指示。师
曰。指示且置。作么生是尔明明底事。僧曰。学
人不会再乞师指示。师曰。七棒十三。

新罗龟山和尚有举。相国裴公休启建法会
卷二十一 第 377a 页
问看经僧。是什么经。僧曰。无言童子经。公
曰。有几卷。僧曰。两卷。公曰。既是无言为什
么却有两卷。僧无对。师代曰。若论无言非唯
两卷。

吉州龙须山资国院道殷禅师。僧问。如何是
祖师西来意。师曰。普通八年遭梁怪。直至如
今不得雪。问千山万山如何是龙须山。师曰。
千山万山。僧曰。如何是山中人。师曰。对面千
里。问不落有无请师道。师曰。汝作么生问。

福州祥光院澄静禅师。僧问。如何是道。师曰。
长安鼎沸。僧曰。向上事如何。师曰。谷声万籁
起松老五云披。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门
下平章事宫闱较几重。

襄州鹫岭明远禅师初参长庆。长庆问曰。汝
名什么。师曰。明远。庆曰。那边事作么生。师
曰。明远退两步。庆曰。汝无端退两步作么。师
无语。长庆代云。若不退步争知明远。师乃喻
旨。师住后僧问。无一法当前应用无亏时如
何。师以手卓火。其僧因尔有悟。

杭州报慈院从瑰禅师福州人也。姓陈氏。少
投石梯出家。初住越州称心寺。后住兹院。僧
问。古人有言。今人看古教未免心中闹。欲免
心中闹。应须看古教。如何是古教。师曰。如
是我闻。僧曰。如何是心中闹。师曰。那畔雀儿
声。师开宝六年癸酉六月十四日辰时沐浴
易衣。告门人付嘱讫。右胁而逝。

杭州龙华寺契盈广辩周智大师。本福州黄
檗山受业。于长庆领旨。住后僧问。如何是龙
华境。师曰。翠竹摇风寒松锁月。僧曰。如何
卷二十一 第 377b 页
是境中人。师曰。切莫唐突。问如何是三世诸
佛道场。师曰。莫别瞻礼。僧曰。恁么则亘古亘
今。师曰。是什么年中。问如何是黄檗山主。师
曰。谢仁者相访。问如何是黄檗境。师曰。龙
吟瀑布水云起翠微峰。

******* 前杭州龙册寺道怤禅师法嗣

越州清化山师讷禅师僧问。十二时中如何
得不疑不惑去。师曰好。僧曰。恁么则得遇于
师也。师曰。珍重。有僧来礼拜。师曰。子亦善
问吾亦善答。僧曰。恁么即大众久立。师曰。
抑逼大众作什么。问去却赏罚如何是吹毛
剑师曰。钱塘江里好渡船。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可杀新鲜。

衢州南禅遇缘禅师。有俗士时谓之铁脚。忽
因骑马。有僧问。师既是铁脚为什么却骑马。
师曰。腰带不因遮腹痛。幞头岂是禦天寒。有
俗官问。和尚恁后生为什么却为尊宿。师云。
千岁只言朱顶鹤。朝生便是凤凰儿。师有时
云。此个事得恁难道。有僧出曰。请师道。师
曰。睦州溪苔锦军石耳。

复州资福院智远禅师福州连江人也。童蒙
出家。诣峡山观音院法宣禅师落发受具。给
侍勤恪专于诵持。一日宣禅师谓曰。观汝上
根堪任大事。何不遍参而滞于此乎。师遂礼
辞历诸方。至越州镜清礼顺德大师。因问曰。
如何是诸佛出身处。顺德曰。大家要知。师曰。
斯则众眼难谩。顺德曰。理能缚豹。师因此发
悟玄旨。周显德三年丙辰复州刺史率僚吏
及缁黄千众。请师于资福院开堂说法(时谓东禅院)
卷二十一 第 377c 页
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雪岭峰
前月镜湖波里明。问诸佛出世天雨四华地
摇六动。和尚今日有何祯祥。师曰。一物不生
全体露。目前光彩阿谁知。问如何是直示一
句。师曰。是什么。师又曰。还会么。会去即今
便了。不会尘沙算劫。只据诸贤分上。古佛心
源明露现前。匝天遍地森罗万象自己家风。
佛与众生本无差别。涅槃生死幻化所为。性
地真常不劳修證。师又曰。要知此事当阳显
露。并无寸草盖覆。便承当取最省心力。师如
是为众涉于二十二载。太平兴国二年丁丑
九月十六日声钟辞众。至二十七日辰时恬
然坐化。寿八十三。腊六十三。

******* 前漳州报恩院怀岳禅师法嗣

潭州妙济院师浩传心大师。曾住郴州香山。
僧问。拟即第二头不拟即第三首。如何是第
一头。师曰收。僧问。古人断臂当为何事。师
曰。我宁可断臂。问如何是学人眼。师曰。须知
我好心。问如何是香山剑。师曰异。僧曰。还露
也无。师曰。不忍见。问如何是松门第一句。师
曰。切不得错举。问如何是妙济家风。师曰。左
右人太多。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两口无
一舌。问如何是香山一路。师曰。滔滔地。僧
曰。到者如何。师曰。息汝平生。问如何是世尊
密语。师曰。阿难亦不知。僧曰。为什么不知。
师曰。莫非仙陀。问如何是香山宝。师曰。碧眼
胡人不敢定。僧曰。露者如何。师曰。龙王捧不
起。因僧举。圣僧塑像被虎咬乃问师。既是圣
僧为什么被大虫咬。师曰。疑杀天下人。问如
卷二十一 第 378a 页
何是无惭愧底人。师曰。阇梨合吃棒。

******* 前福州鼓山神晏国师法嗣

杭州天竺山子仪心印水月大师温州乐清县
人也。姓陈氏。初游方谒鼓山。因问曰。子仪三
千里外远投法席。今日非时上来乞师非时
答话。鼓山曰。不可钝置仁者。师曰。省力处如
何。鼓山曰。汝何费力。师自此承言领旨。便往
浙中。钱忠懿王聆其道誉。命开法于罗汉光
福二道场。海众臻凑。师上堂示众曰。久立大
众。更待什么不辞展拓。却恐误于禅德。转迷
归路时寒珍重。僧问。如何是从上来事。师曰
住。僧曰。如何荐。师曰。可惜龙头翻成蛇尾。
有僧礼拜起将问话。师曰。如何且置。其僧乃
问。只如兴工之子。还有相亲分也无。师曰。只
待局终不知柯烂。问如何是维摩默。师曰谤。
僧曰。文殊因何赞。师曰。同案领过僧曰。维摩
又如何。师曰。头上三尺巾手里一枝拂。问如
何是诸佛出身处。师曰。大洋海里一星火。僧
曰。学人不会。师曰。烧尽鱼龙。问丹霞烧木
佛意旨如何。师曰。寒即围炉向猛火。僧曰。还
有过也无。师曰。热即竹林溪畔坐。问如何是
法界义宗。师曰。九月九日浙江潮。问诸馀即
不问。如何是光福门下超毗卢越释迦底人。
师曰。诸馀奉衲。僧曰。恁么即平生庆幸去
也。师曰。庆幸事作么生。其僧罔措。师喝之。
师将下堂。僧问下堂一句乞师分付。师曰。携
履已归西国去。此山空有老猿啼。问鼓山有
掣鼓夺旗之说师且如何。师曰。败将不忍诛。
僧曰。或遇良将又如何。师曰。念子孤魂赐汝
卷二十一 第 378b 页
三奠。问世尊入灭当归何所。师曰。鹤林空变
色真归无所归。僧曰。夫子必定何之。师曰。朱
实殒劲风繁英落素秋。僧曰。我师将来复归
何所。师曰。子今欲识吾归处。东西南北柳成
丝。问如何修行即得与道相应。师曰。高捲
吟中箔浓煎睡后茶。师回故里。雍熙三年示
灭。门人阇维收舍利建塔。

建州白云智作真寂禅师永贞人也。姓朱氏。
容若梵僧。礼鼓山国师披剃。二十四具戒。一
日鼓山上堂召大众。众皆回眸。鼓山披襟示
之。众罔措。唯师朗悟厥旨入室印證。又参次
鼓山召令近前。问南泉唤院主意作么生。师
敛手端容退立而已。鼓山莞然奇之。自尔游
吴楚却复闽川。初住南峰次住建州白云院。
师上堂曰。还有人向宗乘中致得一问么。待
山僧向宗乘中答。时有僧礼拜才起。师便归
方丈。问如何是枯木里龙吟。师曰。火里莲生。
僧曰。如何是髑髅里眼睛。师曰。泥牛入水。问
如何是主中主。师曰。汝还具眼么。僧曰。恁么
即学人归堂去也。师曰。猢狲入布袋。问如
何是延平津。师曰。万古水溶溶。僧曰。如何是
延平剑。师曰。速须退步。僧曰。未审津与剑是
同是异。师曰。可惜许汉。乾祐二年已酉江
南国主李氏延居奉先。赐紫衣师名。上堂升
坐众咸侧聆。师曰。相谩去也还知得么。可不
闻昔日灵山多少士众。只道迦叶亲闻。今日
叨奉恩命俾扬宗教。不可异于灵山也。既不
异灵山。诸仁者作么生相体悉。也莫泥他古
今。但彼此著些精彩。大家验看是什么。僧问。
卷二十一 第 378c 页
灵山一会不异而今。未审亲闻底事如何。师
曰。更举。曰恁么即人天有赖。师曰。阇梨且作
么生。问贤王请命大展法筵。祖嗣西来如何
指示。师曰。分明记取。曰终不敢孤负和尚。
师曰。也未在。僧问如何是奉先境。师曰。一任
观看。僧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莫无礼。问
如何是奉先家风。师曰。即今在什么处。僧曰。
恁么即大众有赖也。师曰。关汝什么事。问如
何是为人一句。师曰。不是奉先道不得。

鼓山智严了觉大师(第二世住)师上堂曰。多言复多
语。由来返相误。珍重。僧问。石门之句即不敢
问。请师方便。师曰。问取露柱。问国王出世三
边静。法王出世有何恩。师曰。还会么。僧曰。
幸遇明朝辄伸呈献。师曰。吐却著。僧曰。若不
礼拜几成无孔铁锤。师曰。何异无孔铁锤。

福州龙山智嵩妙空大师。师上堂曰。幸自分
明。须作遮个节目作么。到遮里便成节目。便
成增语便成尘玷。未有如许多时作么生。僧
问。古佛化导今祖重兴。人天辐凑于禅庭。至
理若为于开示。师曰。亦不敢孤负大众。僧
曰。恁么即人天不谬殷勤请顿使凡心作佛
心。师曰。仁者作么生。僧曰。退身。礼拜。随众
上下。师曰。我识得汝也。

泉州凤凰山疆禅师。僧问。灯传鼓峤。道霸
温陵。不跨石门。请师通信。师曰。若不是今日
拦胸撞出。僧曰。恁么即今日亲闻师子吼。他
时终作凤凰儿。师曰。又向遮里涂污人。问白
浪滔天境何人住太虚。师曰。静夜思尧鼓回
头闻舜琴。
卷二十一 第 379a 页

福州龙山文义禅师上堂曰。若举宗乘即院
寂径荒。若留委问更待个什么。还有人委么
出来验看。若无人委莫略虚好。僧问。如何
是人王。师曰。威风人尽惧。僧曰。如何是法
王。师曰。一句令当行。僧曰。二王还分不分。
师曰。适来道什么。

福州鼓山智岳了宗大师福州人也初游方至
鄂州黄龙。问曰。久向黄龙到来只见赤斑
蛇。黄龙曰。汝只见赤斑蛇且不识黄龙。师
曰。如何是。黄龙曰。滔滔地。师曰。忽遇金翅
鸟来又作么生。曰性命难存。师曰。恁么即被
他吞却也。曰谢阇梨供养师当下未省觉。寻
回受业山礼觐国师和尚。启发微旨而后次
补山门为第三世。上堂曰。我若全举宗乘汝
向什么处领会。所以向汝道。古今常露体用
无妨。僧问。诸馀即不问。如何是诞生王种。
师曰。金枝玉叶不相似是作么生。僧曰。恁么
即同中不得异。师曰。不得异事作么生。僧曰。
金枝争能续。师曰。犹是阃外之辞。问虚空还
解作用也无。师拈起拄杖曰。遮个师僧好打。
僧无语。

襄州定慧和尚。僧问。如何是佛向上事。师曰。
无人不惊。僧曰。学人未委在。师曰。不妨难
向。问不借时机用如何话祖宗。师曰。阇梨还
具惭愧么。僧便喝。师无语。

福州鼓山清谔宗晓禅师得法于受业和尚(鼓山
第四世住)问亡僧迁化向什么处去也。师曰。时寒
不出手。

金陵净德道场冲煦慧悟禅师福州人也。姓
卷二十一 第 379b 页
和氏。幼不染荤血。自誓出家。登鼓山剃度得
法受记。年二十四于洪州丰城为众开演。时
谓小长老。周显德中江南国主延住光睦。僧
问。如何是大道。师曰。我无小径。曰如何是小
径。师曰。我不知有大道。师次住庐山开先。后
居净德。并聚徒说法。开宝八年归寂。

金陵报恩院清护禅师福州长乐人也。姓陈
氏。六岁辞亲礼鼓山披削。十五纳戒。于国师
言下发明真趣。暨国师圆寂。乃之建州白云。
闽帅王氏秦赐紫号崇因大师。晋天福八年
金陵兴师入建城时。统军查文徽至院。师出
延接。查问曰。此中相见时如何。师曰。恼乱将
军。查后请师归金陵。国主命居长庆院摄众。
周显德初退归建州卓庵。时节度使陈诲创
显亲报恩禅苑坚请住持。开堂日僧问。诸佛
出世天华乱坠。未审和尚出世有何祥瑞。师
曰。昨日新雷发。今朝细雨飞。问如何是诸佛
玄旨。师曰。草鞋木履。开宝三年五月江南后
主再请入住报恩净德二道场。来往说法。改
号妙行禅师。当年十一月示疾预辞国主。二
十日平旦声钟召大众嘱付讫俨然坐亡。寿
五十有五。腊四十。国主厚礼茶毗。收舍利三
百馀粒并灵骨。归葬于建州鸡足山卧云院
建塔。师风神清洒操行孤标。二十年不服绵
绢唯衣纸布。辞藻札翰并皆冠众。五处语要
偈颂别行于世。
景德传灯录卷第二十一
卷二十一 第 379c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