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传灯录-宋-道原卷十四

卷十四 第 196b 页
卷十四 第 308c 页


景德传灯录第十四


吉州青原山行思禅师法嗣

* 第一世一人

* 南岳石头希迁大师(一人见录)
* 第二世二十一人

* 南岳石头希迁大师法嗣二十一人

* 荆州天皇寺道悟禅师
* 京兆尸利禅师
* 邓州丹霞山天然禅师
* 潭州招提寺慧朗禅师
* 长沙兴国寺振朗禅师
* 澧州药山惟俨禅师
* 潭州大川和尚
* 汾州石楼和尚
* 凤翔法门寺佛陀和尚
* 潭州华林和尚
* 潮州大颠和尚
* 潭州长髭旷禅师
* 水空和尚(已上一十三人见录)
* 宝通禅师
* 海陵大辩禅师
* 渚泾和尚
* 衡州道诜禅师
* 汉州常清禅师
* 福州碎石和尚
卷十四 第 309a 页
* 商州商岭和尚
* 常州义兴和尚(已上八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第三世二十三人

* 荆州天皇道悟禅师法嗣一人

* 澧州龙潭崇信禅师(一人见录)

* 邓州丹霞山天然禅师法嗣七人

* 京兆翠微无学禅师
* 丹霞山义安禅师
* 吉州性空禅师
* 本童和尚
* 米仓和尚(已上五人见录)
* 扬州六合大隐禅师
* 丹霞山慧勤禅师(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药山惟俨和尚法嗣十人

* 潭州道吾山圆智禅师
* 潭州云岩昙晟禅师
* 华亭船子德诚禅师
* 宣州椑树慧省禅师
* 药山高沙弥
* 鄂州百颜明哲禅师(已上六人见录)
* 郢州泾源山光虙禅师
* 药山夔禅师
* 宣州落霞和尚
* 朗州刺史李翱(已上四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潭州长髭旷禅师法嗣一人

* 潭州石室善道和尚(一人见录)

* 潮州大颠和尚法嗣二人

* 漳州三平山义忠禅师(一人见录)
* 吉州薯山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潭州大川和尚法嗣二人

* 仙天和尚
* 福州普光和尚(已上二人见录)

****** 行思禅师第一世
卷十四 第 309b 页

石头希迁大师端州高要人也。姓陈氏。母初
怀妊不喜荤茹。师虽在孩提不烦保母。既冠
然诺自许。乡洞獠民畏鬼神多淫祀。杀牛酾
酒习以为常。师辄往。毁丛祠夺牛而归。岁盈
数十。乡老不能禁。后直造曹溪。六祖大师度
为弟子。未具戒属祖师圆寂。禀遗命谒于庐
陵青原山思禅师。乃摄衣从之(缘会语句如思禅师章叙之)
日思问师曰。有人道岭南有消息。师曰。有人
不云云。曰若恁么大藏小藏从何而来。师曰。
尽从遮里去。终不少他事。思甚然之。师于唐
天宝初。荐之衡山南寺。寺之东有石状如台。
乃结庵其上。时号石头和尚。师一日上堂曰。
吾之法门先佛传授。不论禅定精进。达佛
之知见即心即佛。心佛众生菩提烦恼名异
体一。汝等当知。自己心灵体。离断常性非垢
净。湛然圆满凡圣齐同。应用无方离心意识。
三界六道唯自心现。水月镜像岂有生灭。汝
能知之无所不备。时门人道悟问。曹溪意旨
谁人得。师曰。会佛法人得。曰师还得否。师
曰。我不会佛法。僧问。如何是解脱。师曰。谁
缚汝。又问。如何是净土。师曰。谁垢汝。问如
何是涅槃。师曰。谁将生死与汝。师问新到僧。
从什么处来。僧曰。江西来。师曰。见马大师
否。僧曰见。师乃指一橛柴曰。马师何似遮个。
僧无对却回举似马大师。马曰。汝见橛柴大
小。僧曰。勿量大。马曰。汝甚有力。僧曰。何也。
马曰。汝从南岳负一橛柴来。岂不是有力。问
如何是西来意。师曰。问取露柱。曰学人不会。
师曰。我更不会。大颠问师。古人云。道有道无
卷十四 第 309c 页
是二谤。请师除。师曰。一物亦无除个什么师
却问。并却咽喉唇吻道将来。颠曰。无遮个。师
曰。若恁么即汝得入门。道悟问。如何是佛法
大意。师曰。不得不知。悟曰。向上更有转处也
无。师曰。长空不碍白云飞。问如何是禅。师
曰。碌塼。又问。如何是道。师曰。木头。自馀门
属领旨所有。问答各于本章出焉。师著参同
契一篇。辞旨幽𤀹颇有注解大行于世。南岳
鬼神多显迹听法。师皆与授戒。广德二年门
人请下于梁端。广阐玄化。江西主大寂。湖南
主石头。往来憧憧并凑二大士之门矣。贞元
六年庚午十二月二十五日顺世。寿九十一。
腊六十三。门人建塔于东岭。长庆中谥无际
大师。塔曰见相。

****** 行思禅师第二世

******* 前石头希迁法嗣

荆州天皇道悟禅师婺州东阳人也。姓张氏。
神仪挺异。幼而生知长而神俊。年十四恳求
出家父母不听。遂誓志损减饮膳。日才一食
形体羸悴。父母不得已而许之。依明州大德
披削。二十五杭州竹林寺具戒精修梵行。推
为勇猛。或风雨昏夜宴坐丘冢。身心安静离
诸怖畏。一日游馀杭首谒径山国一禅师。受
心法服勤五载。唐大历中抵钟陵造马大师。
重印前解法无异说。复住二夏。乃谒石头迁
大师而致问曰。离却定慧以何法示人。石头
曰。我遮里无奴婢。离个什么。曰如何明得石
头曰。汝还撮得空么。曰恁么即不从今日去
也。石头曰。未审汝早晚从那边来。曰道悟不
卷十四 第 310a 页
是那边人。石头曰。我早知汝来处。曰师何以
赃诬于人。石头曰。汝身见在。曰虽如是毕竟
如何示于后人。石头曰。汝道阿谁是后人。师
从此顿悟。于前二哲匠言下。有所得心罄殚
其迹后卜于荆州当阳柴紫山(五百罗汉翱翔之地也)
徒依附驾肩接迹。都人士女向风而至。时崇
业寺上首以状闻。于连帅迎入郡城之左有
天皇寺乃名蓝也。因火而废。主寺僧灵鉴将
谋修复。乃曰。苟得悟禅。师为化主必能福我。
乃中宵潜往哀请肩舆而至。遂居天皇。时江
陵尹右仆射裴公稽首问法致礼勤至。师素
不迎送。客无贵贱皆坐而揖之。裴公愈加归
向。由是石头法道盛于此席。僧问。如何是玄
妙之说。师曰。莫道我解佛法。僧曰。争奈学人
疑滞何。师曰。何不问老僧。僧曰。问了也。师
曰。去不是汝存泊处。师元和丁亥四月示疾。
命弟子先期告终。至晦日大众问疾。师蓦召
典座。典座近前。师曰。会么。对曰。不会。师乃
拈枕子抛于地上。即便告寂。寿六十。腊三十
五。以其年八月五日塔于郡东(寂音尊者。曰荆州天王寺道悟
禅师。如传灯录所载。则曰。道悟得法于石头。所居寺曰天皇。婺州东阳人。姓张氏。年十四出家。依明州大德披
剃。年二十五。抗州竹林寺受具。首谒径山国一禅师服勤五年。大历中抵钟陵。谒马大师经二夏。乃造石头。元和
丁亥四月示疾。寿六十腊三十五。及观达观颖禅师所集五家宗派。则曰。道悟嗣马祖。引唐丘玄素所撰碑文几千
言。其略曰。师号道悟。渚宫人姓崔氏。即子玉后胤也。年十五于长沙寺礼昙翥律师出家。二十三诣嵩山。律德得
尸罗。谒石头扣寂二年无所契悟。乃入长安亲忠国师。三十四与侍者应真。南还谒马大师大悟于言下。祝曰。他日
莫离旧处。故复还渚宫。元和十三年戊戌岁四月初示疾。十三日归寂寿八十二。腊六十三。考其传正如两人然。
玄素所载曰。有传法。一人崇信住澧州龙潭。南岳让禅师碑。唐闻人归登撰。列法孙数人于后。有道悟名。圭峰答
裴相国宗趣状。列马祖之嗣六人。首曰江陵道悟。其下注曰。兼禀径山。今妄以云门临济二宗竞者。可发一笑。出
卷十四 第 310b 页
林间录○觉梦堂重校五家宗派序云。景德间吴僧道原。集传灯录三十卷。自曹溪下列为两派。一曰南岳让。让出
马大师。一曰青原思。思出石头迁。自两派下又分五宗。马大师出八十四员善知识。内有百丈海。海出黄檗运大
沩祐二人。运下出临济玄。故号临济宗。祐下出仰山寂。故号沩仰宗。八十四人内又有天王悟。悟得龙潭信。信得
德山鉴。鉴得雪峰存。存下出云门偃。号云门宗。次玄沙备。备出地藏琛。琛出清凉益。号法眼宗次。石头迁出药
山。俨天皇悟二人。悟下得慧真。真得幽闲。闲得文贲。三世便绝。唯药山得云严晟。晟得洞山价。价得曹山章。是
为曹洞宗。今传灯却收云门法眼两宗。归石头下误矣。缘同时道悟有两人。一曰江陵城西天王寺道悟者。渚宫人
也。崔子玉之后嗣马祖。元和十三年四月十三日化。正议大夫丘玄素撰塔铭。文几千言。其略云。马祖祝曰。他日
莫离旧处。故复还渚宫。一曰。江陵城东天皇寺道悟者。[婺-女+(厂@女)]州东阳人也。姓张氏嗣石头。元和二年丁亥化。叶律郎
符载撰塔铭。二碑所载生缘出处甚详。但缘道原采集传灯之日非非一一亲往讨寻。不过宛转托人捃拾。而得其
差误可知也。自景德至今。天下四海以传灯为据。虽列刹据位立宗者。不能略加究办。惟丞相无尽居士张公。及吕
夏卿二君子。每会议宗门中事。尝曰。石头得药山药山得曹洞一宗教理行果言说宛转。且天皇道悟下出个周金
刚。呵风骂雨。虽佛祖不敢婴其锋。恐自天皇处或有差误。寂音尊者亦尝疑之云。道悟似有两人。无尽居士后于
达观颖禅师处。得唐符载所撰天皇道悟塔记。又讨得丘玄素所作天王道悟塔记。赉以遍示诸方曰。吾尝疑德山
洞山同出石头下。因甚垂手处作用杀活不同。今以丘符二记證之朗然明白。方信吾择法验人之不谬耳。寂音曰。
圭峰答裴相国宗趣状。列马祖之嗣六人。首曰江陵道悟。其下注曰。兼禀径山今妄以云门临济二宗竞者。可发一
笑。略书梗概以传。明达者庶知五家之正派如是而已)。

京兆尸利禅师。初问石头。如何是学人本分
事。石头曰。汝何从吾觅。曰不从师觅如何即
得。石头曰。汝还曾失却么。师乃契会厥旨。

邓州丹霞天然禅师不知何许人也。初习儒
学将入长安应举。方宿于逆旅。忽梦白光满
室。占者曰。解空之祥也。偶一禅客问曰。仁者
何往。曰选官去。禅客曰。选官何如选佛。曰选
佛当往何所。禅客曰。今江西马大师出世。是
选佛之场。仁者可往。遂直造江西。才见马
大师以手托幞头额。马顾视良久曰。南岳石
头是汝师也。遽抵南岳还以前意投之。石头
卷十四 第 310c 页
曰。著槽厂去。师礼谢入行者房。随次执爨役
凡三年。忽一日石头告众曰。来日刬佛殿前
草。至来日大众诸童行各备锹钁刬草。独师
以盆盛水净头。于和尚前胡跪。石头见而笑
之便与剃发。又为说戒法。师乃掩耳而出。便
往江西再谒马师。未参礼便入僧堂内。骑圣
僧颈而坐。时大众惊愕遽报马师。马躬入堂
视之曰。我子天然师即下地礼拜曰。谢师赐
法号。因名天然。马师问。从什么处来。师云。
石头。马云。石头路滑还跶倒汝么。师曰。若跶
倒即不来。乃杖锡观方。居天台华顶峰三年。
往馀杭径山礼国一禅师。唐元和中至洛京龙
门香山。与伏牛和尚为莫逆之友。后于慧林
寺遇天大寒。师取木佛焚之。人或讥之。师曰。
吾烧取舍利。人曰。木头何有。师曰。若尔者何
责我乎。师一日谒忠国师。先问侍者。国师在
否。曰在即在不见客。师曰。太深远生。曰佛眼
亦觑不见。师曰。龙生龙子凤生凤儿。国师睡
起侍者以告。国师乃鞭侍者二十棒遣出。后
丹霞闻之乃云。不谬为南阳国师。至明日却
往礼拜。见国师便展坐具。国师云。不用不用。
师退步。国师云。如是如是。师却进前。国师
云。不是不是。师绕国师一匝便出。国师云。去
圣时遥人多懈怠。三十年后觅此汉也还难
得。师访庞居士。见女子取菜次。师云。居士在
否。女子放下篮子敛手而立。师又云。居士在
否。女子便提篮子去。元和三年师于天津桥
横卧。会留守郑公出呵之不起。吏问其故。师
徐曰。无事僧。留守异之。奉束素及衣两袭日
卷十四 第 311a 页
给米面。洛下翕然归信。至十五年春告门人
言。吾思林泉终老之所。时门人令齐静方卜
南阳丹霞山。结庵以奉事。三年间玄学者至
盈三百。众构成大院。师上堂曰。阿尔浑家切
须保护一灵之物。不是尔造作名貌得。更说
什么荐与不荐。吾往日见石头和尚。亦只教
切须自保护。此事不是尔谭话得。阿尔浑家
各有一坐具地。更疑什么。禅可是尔解底物。
岂有佛可成。佛之一字永不喜闻。阿尔自看。
善巧方便慈悲喜舍。不从外得。不著方寸。善
巧是文殊方便是普贤。尔更拟趁逐什么物。
不用经不落空去。今时学者纷纷扰扰。皆是
参禅问道。吾此间无道可修。无法可證。一饮
一啄各自有分不用疑虑。在在处处有恁么
底。若识得释迦即者凡夫是。阿尔须自看取。
莫一盲引众盲相将入火坑。夜里暗双陆赛
彩。若为生无事珍重。有僧到参。于山下见师
乃问。丹霞山向什么处去。师指山曰。青黯黯
地。僧曰。莫只遮个便是么。师曰。真师子儿
一拨便转。师问僧。什么处宿。云山下宿。师
曰。什么处吃饭。曰山下吃饭。师曰。将饭与阇
梨吃底人。还具眼也无。僧无对(长庆举问保福。将饭与人吃。感
恩有分。为什么不具眼。保福云。施者受者二俱瞎汉。长庆云。尽其机来又作么生。保福云。道某甲瞎得么。玄觉
徵云。且道。长庆明丹霞意。为复自用家财)师以长庆四年六月二十三
日。告门人曰。备汤沐吾欲行矣。乃戴笠策杖
受履。垂一足未及地而化。寿八十六。门人斲
石为塔。敕谥智通禅师。塔号妙觉。

潭州招提慧朗禅师始兴曲江人也。姓欧阳
氏。年十三依邓林寺模禅师披剃。十七游南
卷十四 第 311b 页
岳。二十于岳寺受具。往虔州龚公山谒大寂。
大寂问曰。汝来何求。师曰。求佛知见。曰佛无
知见。知见乃魔界。汝从南岳来。似未见石头
曹溪心要尔。汝应却归。师承命回岳造于石
头。问如何是佛。石头曰。汝无佛性。曰蠢动含
灵又作么生。石头曰。蠢动含灵却有佛性。曰
慧朗为什么却无。石头曰。为汝不肯承当。师
于言下信入。后住梁端招提寺。不出户三十
馀年。凡参学者至。皆曰。去去汝无佛性。其接
机大约如此(时谓大朗禅师)

长沙兴国寺振朗禅师。初参石头问。如何是
祖师西来意。石头曰。问取露柱。曰振朗不会。
石头曰。我更不会。师俄然省悟。住后有僧来
参。师乃召曰。上坐。僧应诺。师曰。孤负去也。
曰师何不鉴。师乃拭目而视之。僧无语(时谓小朗禅师)

澧州药山惟俨禅师。绛州人姓韩氏。年十七
依潮阳西山慧照禅师出家。唐大历八年纳
戒于衡岳希操律师。乃曰。大丈夫当离法自
净。岂能屑屑事细行于布巾耶。即谒石头密
领玄旨。一日师坐次。石头睹之问曰。汝在遮
里作么。曰一切不为。石头曰。恁么即闲坐也。
曰若闲坐即为也。石头曰。汝道不为。且不为
个什么。曰千圣亦不识。石头以偈赞曰。

「 从来共住不知名
 任运相将只么行
 自古上贤犹不识
 造次凡流岂可明」


石头有时垂语曰。言语动用勿交涉。师曰。不
言语动用亦勿交涉。石头曰。遮里针劄不入。
师曰。遮里如石上栽华。石头然之。师后居澧
州药山。海众云会(广语见别卷)一日师看经次。柏岩
卷十四 第 311c 页
曰。和尚休猱人得也。师卷却经曰。日头早晚。
曰正当午。师曰。犹有遮个文彩在。曰某甲无
亦无。师曰。汝大杀聪明。曰某甲只恁么。和尚
尊意如何。师曰。我跛跛挈挈百丑千拙且恁
么过。师与道吾说。茗溪上世为节察来。吾曰
和尚上世曾为什么。师曰。我痿痿羸羸且恁
么过时。吾曰。凭何如此。师曰。我不曾展他书
(石霜别云。书卷不曾展)院主报。打钟也请和尚上堂。师
曰。汝与我擎钵盂去。曰和尚无手来多少时。
师曰。汝只是枉披袈裟。曰某甲只恁么和尚
如何。师曰。我无遮个眷属。师见园头栽菜次。
师曰。栽即不障汝栽。莫教根生。曰既不教根
生。大众吃什么。师曰。汝还有口么无对。僧
问。如何不被诸境惑。师曰。听他何碍汝。曰不
会。师曰。何境惑汝。僧问。如何是道中至宝。
师曰。莫谄曲。曰不谄曲时如何。师曰。倾国不
换。有僧再来依附。师问。阿谁。曰常坦。师呵
曰。前也是常坦后也是常坦。一日院主请师
上堂。大众才集。师良久。便归方丈闭门。院
主逐后曰。和尚许某甲上堂。为什么却归方
丈。师曰。院主。经有经师。论有论师。律有律
师。又争怪得老僧。师问云岩。作什么。岩曰。
担屎。师曰那个聻。岩曰在。师曰。汝来去为
谁。曰替他东西。师曰。何不教并行。曰和尚莫
谤他。师曰。不合恁么道。曰如何道。师曰。还
曾担么。师坐次有僧问。兀兀地思量什么。师
曰。思量个不思量底。曰不思量底如何思量。
师曰。非思量。僧问。学人拟归乡时如何。师
曰。汝父母遍身红烂卧在荆棘林中汝归何
卷十四 第 312a 页
所。僧曰。恁么即不归去也。师曰。汝却须归
去。汝若归乡我示汝个休粮方。僧曰。便请。师
曰。二时上堂不得咬破一粒米。僧问。如何是
涅槃。师曰。汝未开口时唤作什么。师见遵布
衲洗佛乃问遮个从汝洗。还洗得那个么。遵
曰。把将那个来。师乃休(长庆云。邪法难扶。玄觉云。且道长庆恁么道。在宾在
主。众中唤作洗佛语。亦云。兼带语。且道尽善不尽善)僧问曰。学人有疑请师
决。师曰。待上堂时来与阇梨决疑。至晚间上
堂。大众集定。师曰。今日请决疑。上坐在什么
处。其僧出众而立师下禅床把却曰。大众遮
僧有疑。便托开归方丈(玄觉云。且道与伊决疑否。若决疑什么处是决疑。若不
与决疑。又道待上堂时与汝决疑)师问饭头。汝在此多少时也。
曰三年。师曰。我总不识汝。饭头罔测发愤而
去。僧问。身命急处如何。师曰。莫种杂种。曰
将何供养。师曰。无物者。师令供养主钞化。甘
行者问。什么处来。僧曰。药山来。甘曰。来怎
么。僧云。教化。甘云。将得药来么。曰行者
有什么病。甘便舍银两铤曰。有人即送来。
无人即休。师怪僧归太急。僧曰。问佛法相当
得两铤银。师令举其语。举已。师令僧速送
还行者家。行者见僧回云。僧来遂添银施之
(同安代云。早知行者恁么问。终不道药山来)师问僧。见说汝解算虚实。
曰不敢。师曰。汝试算老僧看。僧无对(云岩后来举问洞山。
汝作么生。洞山云。请和尚生日)师书佛字问道吾。是什么字。吾
云。佛字。师云。多口阿师。僧问己事未明乞和
尚指示。师良久曰。吾今为汝道一句亦不难。
只宜汝言于下便见去。犹较些子。若更入思
量。却成吾罪过。不如且各合口免相累。及大
众夜参不点灯。师垂语曰。我有一句子。待特
卷十四 第 312b 页
牛生儿即向汝道。时有僧曰。特牛生儿也何
以不道。师曰把灯来。其僧抽退入众(云岩后举似洞
山。洞山云。遮僧却会。只是不肯礼拜)僧问。祖师未到此土此土
还有祖师意否。师曰有。僧曰。既有祖师意。
又来作什么。师曰。只为有所以来。师看经。有
僧问。和尚寻常不许人看经。为什么却自看。
师曰。我只图遮眼。曰某甲学和尚还得也无。
师曰。若是汝牛皮也须看透(长庆云。眼有何过。玄觉云。且道长庆
会药山意不会药山意)朗州刺史李翱向师玄化屡请不起。
乃躬入山谒之。师执经卷不顾。侍者白曰。太
守在此。翱性褊急乃言曰见面不如闻名。师
呼太守。翱应诺。师曰。何得贵耳贱目。翱拱手
谢之。问曰。如何是道。师以手指上下曰。会
么。翱曰。不会。师曰。云在天水在瓶。翱乃欣
惬作礼而述一偈曰。

「 练得身形似鹤形
 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馀说
 云在青天水在瓶」


(玄觉云且道李太守是赞他语。明他语须具行脚眼始得)

翱又问。如何是戒定慧。师曰。贫道遮里无此
闲家具。翱莫测玄旨。师曰。太守欲得保任此
事。直须向高高山顶坐深深海底行。闺閤中
物舍不得便为渗漏。师一夜登山经行。忽云
开见月大笑。一声应澧阳东九十许里。居民
尽谓东家。明晨迭相推问直至药山。徒众云。
昨夜和尚山顶大笑。李翱再赠诗曰。

「 选得幽居惬野情
 终年无送亦无迎
 有时直上孤峰顶
 月下披云笑一声」


师大和八年二月临顺世叫云。法堂倒法堂
倒。众皆持柱撑之。师举手云。子不会我意
卷十四 第 312c 页
乃告寂。寿八十有四。腊六十。入室弟子冲虚
建塔于院东隅。敕谥弘道大师。塔曰化城。

潭州大川和尚(亦名湖)有江陵僧新到。礼拜了在
一边立师曰。几时发江陵。僧拈起坐具。师曰。
谢子远来下去。僧便出。师曰。若不恁么争知
眼自端的。僧拊掌曰。苦杀人几错判诸方老
宿。师肯之(僧举似丹霞。霞曰。于大川法道即得。于我遮里即不然。僧曰。未审此间怎么生。霞曰。
犹较大川三步。其僧礼拜。霞曰。错判诸方底甚多。洞山闻之曰。不是丹霞难分玉石)。

汾州石楼和尚。师上堂。有僧出问曰。未识本
来生乞师方便指。曰石楼无耳朵。僧曰。某
甲自知非。师曰。老僧还有过。僧曰。和尚过
在什么处。曰过在汝非处。僧礼拜。师乃打之。
师问僧。发足何处。僧云汉国。师云。汉国天子还重佛法么。僧云。苦哉苦哉。赖遇问著
某甲。问著别人则祸生。师云。作什么𡁠𡁠。
僧云。人尚不见有何佛法可重。师云。阇梨
受戒来多少夏。僧云。三十夏。师云。大好不
见有人。便打之。

凤翔府法门寺佛陀和尚。师常持一串数珠
念三种名号曰。一释迦。二元和。三佛陀。自馀
是什么碗跶丘。一个过终而复始。事迹异常
时人不可测。

潭州华林和尚。僧到参方展坐具。师曰。缓缓。
僧曰。和尚见什么。师曰。可惜许磕破钟楼。其
僧大悟。

潮州大颠和尚初参石头。石头问师曰。那个
是汝心。师曰。言语者是。便被喝出。经旬日
师却问曰。前者既不是。除此外何者是心。石
头曰。除却扬眉动目将心来。师曰。无心可将
卷十四 第 313a 页
来。石头曰。元来有心何言无心。无心尽同谤。
师言下大悟。异日侍立次石头问曰。汝是参
禅僧。是州县白蹋僧。师曰。是参禅僧。石头
曰。何者是禅。师曰。扬眉动目。石头曰。除却
扬眉动目外将尔本来面目呈看。师曰。请和
尚除扬眉动目外鉴某甲。石头曰。我除竟。师
曰。将呈和尚了也。石头曰。汝既将呈。我心如
何。师曰。不异和尚。石头曰。不关汝事。师曰。
本无物。石头曰。汝亦无物。师曰。既无物即真
物。石头曰。真物不可得。汝心见量意旨如此
也。大须护持。师后辞往潮州灵山隐居。学者
四集。师上堂示众曰。夫学道人须识自家本
心。将心相示方可见道。多见时辈。只认扬眉
动目一语一默。蓦头印可以为心要。此实未
了。吾今为汝诸人分明说出。各须听受。但除
却一切妄运想念见量。即汝真心。此心与尘
境及守认静默时全无交涉。即心是佛不待
修治。何以故。应机随照冷冷自用。穷其用处
了不可得。唤作妙用乃是本心。大须护持不
可容易。僧问。其中人相见时如何。师曰。早不
其中也。僧曰。其中者如何。师曰。不作个问。
问苦海波深以何为船筏。师曰。以木为船筏。
曰恁么即得度也。师曰。盲者依前盲。哑者
依前哑。

潭州攸县长髭旷禅师。初往曹溪礼祖塔。回
参石头。石头问。什么处来。曰岭南来。石头
曰。岭头一尊功德成就也未。师曰。成就久
矣。只欠点眼在。石头曰。莫要点眼么。师曰。
便请。石头乃翘一足。师礼拜。石头曰。汝见什
卷十四 第 313b 页
么道理便礼拜。师曰。据某甲所见如洪炉上
一点雪(玄觉云。且道长髭具眼秖对不具眼秪对。若具眼为什么请他点眼。若不具眼又道成就久矣。
且作么生商量。法灯代云。和尚可谓眼昏)。

水空和尚。师一日廊下逢见一僧乃问。时中
事作么生。僧良久。师曰。只恁便得么。僧曰。
头上更安头。师便打之曰。去去已后惑乱人
家男女在。

****** 行思禅师第三世

******* 荆州天皇道悟禅师法嗣

澧州龙潭崇信禅师。本渚宫卖饼家子也。未
详姓氏。少而英异。初悟和尚为灵鉴潜请居
天皇寺人莫之测。师家居于寺巷。常日以十
饼馈之。悟受之每食毕。常留一饼曰。吾惠汝
以荫子孙。师一日自念曰。饼是我持去。何以
返遗我耶。其别有旨乎。遂造而问焉。悟曰。是
汝持来。复汝何咎。师闻之颇晓玄旨。因请
出家。悟曰。汝昔崇福善今信吾言。可名崇
信。由是服勤左右。一日问曰。某自到来不蒙
指示心要。悟曰。自汝到来吾未尝不指汝心
要。师曰。何处指示。悟曰。汝擎茶来吾为汝
接。汝行食来吾为汝受。汝和南时吾便低首。
何处不指示心要。师低头良久。悟曰。见则直
下便见。拟思即差。师当下开解。乃复问如何
保任。悟曰。任性逍遥随缘放旷。但尽凡心无
别胜解。师后诣澧阳龙潭栖止。僧问髻中珠
谁人得。师曰。不赏玩者得。僧曰。安著何处。
师曰。有处即道来。尼众问。如何得为僧去。
师曰。作尼来多少时也。尼曰。还有为。僧时也
无。师曰。汝即今是什么。尼曰。现是尼身何
卷十四 第 313c 页
得不识师曰。谁识汝。李翱问。如何是真如般
若。师曰。我无真如般若。翱曰。幸遇和尚师
曰。此犹是分外之言。德山问。久向龙潭。到来
潭又不见龙亦不现。师曰。子亲到龙潭。德山
即休(玄觉云。且道德山肯龙潭不肯龙潭。若肯龙潭德山眼在什么处。若不肯为什么承嗣他)

******* 邓州丹霞山天然禅师法嗣

京兆终南山翠微无学禅师。初问丹霞。如何
是诸佛师。丹霞咄曰。幸自可怜生。须要执巾
帚作么。师退三步。丹霞曰错。师即进前。丹
霞曰。错错。师翘一足旋身一转而出。丹霞曰。
得即得孤他诸佛。师由是领旨住翠微。投子
问。未审二祖初见达磨当何所得。师曰。汝今
见吾复何所得。一日师在法堂内行。投子进
前接礼而问曰。西来密旨和尚如何示人。师
驻步少时。又曰。乞师垂示。师曰。更要第二杓
恶水作么。投子礼谢而退。师曰。莫垛却投子
曰。时至根苗自生。师因供养罗汉。有僧问曰。
丹霞烧木佛。和尚为什么供养罗汉。师曰。烧
也不烧著。供养亦一任供养。又问。供养罗汉
罗汉还来也无。师曰。汝每日还吃么。僧无语。
师曰。少有灵利底。

丹霞山义安禅师(第二世住)僧问。如何是佛。师曰。
如何是上坐。曰恁么即无异去也。师曰。向汝
道。

吉州性空禅师。有一僧来参。师乃展手示之。
僧近前却退。师曰。父母俱丧略不惨颜。僧呵
呵大笑。师曰。少间与阇梨举哀。其僧打筋斗
而出。师曰。苍天苍天。

本童和尚。因门僧写师真呈师。师曰。此若是
卷十四 第 314a 页
我更呈阿谁。僧曰。岂可分外。师曰。若不分外
汝却收取这个。僧便拟收。师打云。正是分外
彊为。僧曰。若恁么即须呈于师。师曰。收取收
取。

米仓和尚。有僧新到参。绕师三匝敲禅床曰。
不见主人翁终不下参众。师曰。什么处情识
去来。僧曰。果然不在。师打一拄杖。僧曰。几
落情识呵呵。师曰。村草步头逢著一个有什
么话处。僧曰。且参众去。

******* 前药山惟俨禅师法嗣

潭州道吾山圆智禅师豫章海昏人也。姓张
氏。幼依槃和尚受教登戒。预药山法会密契
心印。一日药山问。子去何处来。曰游山来。药
山曰。不离此室速道将来。曰山上乌儿白似
雪。涧底游鱼忙不彻。师与云岩侍立次。药山
曰。智不到处切忌道著。道著即头角生。智头
陀怎么生。师便出去。云岩问药山曰。智师兄
为什么不祇对和尚。药山曰。我今日背痛。是
他却会。汝去问取。云岩即来问师曰。师兄适
来为什么不祇对和尚。师曰。汝却去问取和
(僧问云居。切忌道著意怎么生。云居云。此语最毒。僧云。如何是最毒底语。云居云。一棒打杀龙蛇)
岩临迁化时。遣人送辞书到。师展书览之曰。
云岩不知有悔。当时不向伊道。然虽如是要
且不违药山之子(玄觉云。古人恁么道还有也未。又云。云岩当时不会。且道什么处是
伊不会处)药山上堂云。我有一句子未曾说向人。师
出云。相随来也。僧问药山。一句子如何说。药
山曰。非言说。师曰。早言说了也。师卧次椑树
云。作甚么。师云。盖覆。椑云。卧是坐是。师云。
不在两头。椑云。争奈盖覆。师云。莫乱道。师
卷十四 第 314b 页
见椑树坐次。师云。作什么。椑云。和南。师云。
隔阔来多少时。椑云。恰是。乃拂袖出。师提笠
子出。云岩云。作甚么。师云。有用处。岩云。风
雨来怎么生。师云。盖覆著。岩云。他还受盖
覆么。师云。虽然如此且无遗漏。因沩山问云
岩。菩提以何为坐。云岩曰。以无为为坐。云岩
却问沩山。沩山曰。以诸法空为坐。沩山又问
师。怎么生。师曰。坐也听伊坐。卧也听伊卧。
有一人不坐不卧。速道速道。沩山问师。什么
处去来。师曰。看病来。曰有几人病。师曰。有
病底有不病底。曰不病底莫是智头陀否。师
曰。病与不病总不干他事。急道急道。僧问。万
里无云未是本来天。如何是本来天。师曰。今
日好晒麦。问无神通菩萨为什么足迹难寻。
师曰。同道方知。曰和尚知否。师曰。不知。曰
为什么不知。师曰。汝不识我语。云岩问。师兄
家风作么生。师曰。教汝指点著堪作什么。曰
无遮个来多少时也。师曰。牙根犹带生涩在。
又问。如何是今时著力处。师曰。千人唤不回
头方有少分。曰忽然火起时如何。师曰。能烧
大地。师问僧。除却星及焰阿那个是火。僧曰。
不是火。别一僧却问师还见火否。师曰见。曰
见从何起。师曰。除却行住坐卧更请一问。南
泉示众云。法身具四大否。有人道得与他一
䙅裈。师云。性地非空空非性地。此是地大。
(一本作四)大亦然。南泉不违前言乃与师裈。师
见云岩不安。乃谓曰。离此壳漏子向什么处
相见。岩云。不生不灭处相见。师曰。何不道非
不生不灭处。亦不求相见。师见云岩补草鞋
卷十四 第 314c 页
云。作甚么。岩云。将败坏补败坏。师云。何不
道即败坏非败坏。师闻僧念维摩经云。八千
菩萨五百声闻。皆欲随从文殊师利。师云。甚
么处去。其僧无对。师便打。后僧问禾山。禾山
代云。给侍者方谐。师下山到五峰。五峰问。还
识药山老宿否。师曰。不识。五峰曰。为甚么不
识。师曰。不识不识。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下
禅床作女人拜曰。谢子远来都无祇待。问如
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东土不曾逢。问设先
师斋未审先师还来也无。师曰。汝诸人设斋
作么生。问头上宝盖生不得道我是如何。师
曰。听他。曰和尚如何。师曰。我无遮个。石霜
问师。百年后有人问极则事。作么生向他道。
师唤沙弥。沙弥应诺。师曰。添却净瓶水著。师
良久却问石霜。适来问什么。石霜再举。师便
起去。石霜异日又问。和尚一片骨敲著似铜
鸣。向什么处去也。师唤侍者。侍者应诺。师
曰。驴年去。师唐大和九年乙卯九月示疾有
苦。僧众慰问体候。师曰。有受非偿子知之乎。
众皆愀然。十一日将行。谓众曰。吾当西迈理
无东移。言讫告寂。寿六十有七。阇维得灵骨
数片。建塔于石霜山之阳。敕谥修一大师。塔
曰宝相。

潭州云岩昙晟禅师钟陵建昌人也。姓王氏。
少出家于石门。初参百丈海禅师。未悟玄旨
侍左右二十年。百丈归寂。师乃谒药山言下
契会(语见药山章)一日药山问。汝除在百丈。更到什
么处来。师曰。曾到广南来。曰见说广州城东
门外有一团石。被州主移却是否。师曰。非但
卷十四 第 315a 页
州主。阖国人移亦不动。药山乃又问。闻汝解
弄师子是否。师曰是。曰弄得几出。师曰。弄得
六出。曰我亦弄得。师曰。和尚弄得几出。曰我
弄得一出。师曰。一即六六即一。师后到沩山。
沩山问曰。承长老在药山弄师子是否。师曰
是。曰长弄耶还有置时。师曰。要弄即弄要置
即置。曰置时师子在什么处。师曰。置也置也。
问从上诸圣什么处去。师良久云。作么作么。
问暂时不在如同死人如何。师曰。好埋却。
问大保任底人与那个是一是二。师云。一机
之绢是一段是两段。洞山闻云。如人接树。师
煎茶次道吾问。煎与阿谁。师曰。有一人要。曰
何不教伊自煎。师曰。幸有某甲在。师问石霜。
什么处来。霜云。沩山来。师云。在彼中得多
少时。霜云。粗经冬夏。师云。恁么即成山长
也。霜云。虽在彼中却不知。师云。他家亦非知
非识。无对。后道吾闻云。得恁无佛法身心。
师后居潭州攸县云岩山。一日谓众曰。有个
人家儿子。问著无有道不得底。洞山问。他屋
里有多少典籍。师曰。一字也无。曰争得恁么
多知。师曰。日夜不曾眠。曰问一段事还得否。
师曰。道得却不道。师问僧。什么处来。僧曰。
添香来。师曰。见佛否。曰见。师曰。什么处见。
曰下界见。师曰。古佛古佛。道吾问。大悲千手
眼如何。师曰。如无灯时把得枕子怎么生。
道吾曰。我会也我会也。师曰。怎么生会。道吾
曰。通身是眼。师扫地次沩山云。太驱驱生。师
云。须知有不驱驱者。沩云。恁么即有第二月
也。师竖起扫帚云是第几月。师低头而去
卷十四 第 315b 页
(玄妙闻云。正是第二月)师问僧。什么处来。僧曰。石上语话
来。师曰。石还点头也无。僧无对。师曰。未问
时却点头。师作鞋次洞山问。就师乞眼睛。未
审还得也无。师曰。汝底与阿谁去也。曰良价
无。师曰有。汝向什么处著。洞山无语。师曰。
乞眼睛底是眼否。曰非眼。师咄之。师问尼众。
汝爷在否。曰在。师曰。年多少。曰年八十。师
曰。汝有个爷不。年八十还知否。曰莫是恁么
来者。师曰。犹是儿子(洞山云。直是不恁么来者。亦是儿子)僧问。
一念瞥起便落魔界时如何。师曰。汝因什么
从佛界而来。僧无对。师曰。会么。曰不会。师
曰。莫道体不得。设使体得也只是左之右之。
师问僧。闻汝解卜是。否曰是。师曰。试卜老僧
看。僧无对(洞山代云。请和尚生月)师唐会昌元年辛酉十
月示疾。二十六日沐身竟。唤主事僧令备
斋。来日有上坐发去。至二十七日并无人去。
及夜师归寂。寿六十。荼毗得舍利一千馀粒。
瘗于石坟。敕谥无住大师。塔曰净胜。

华亭船子和尚名德诚。嗣乐山。尝于华亭吴
江汎一小舟。时谓之船子和尚。师尝谓同参
道吾曰。他后有灵利坐主指一个来。道吾后
激勉京口和尚善会参礼师。师问曰。坐主住
甚寺。会曰。寺即不住。住即不似。师曰。不似
似个什么。会曰。目前无相似。师曰。何处学得
来。曰非耳目之所到。师笑曰。一句合头语万
劫系驴橛。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速
道速道。会拟开口。师便以篙撞在水中。因而
大悟。师当下弃舟而逝。莫知其终。

宣州椑树慧省禅师。洞山参师。师问曰。来
卷十四 第 315c 页
作什么。洞山曰。来亲近和尚。师曰。若是亲近
用动两片皮作么。洞山无对(曹山后闻乃云。一子亲得)僧问。
如何是佛。师曰。猫儿上露柱。曰学人不会。师
曰。问取露柱去。

高沙弥(药山住庵)初参药山。药山问师。什么处来。
师曰。南岳来。山云。何处去。师曰。江陵受戒
去。药云。受戒图什么。师曰。图免生死。药
云。有一人不受戒亦免生死。汝还知否。师曰。
恁么即佛戒何用。药云。犹挂唇齿在。便召
维那云。遮跛脚沙弥不任僧务。安排向后庵
著。药山又谓云岩道吾曰。适来一个沙弥却
有来由。道吾云。未可全信更勘始得。药乃再
问师曰。见说长安甚闹。师曰。我国晏然(法眼别云。见
谁说)药云。汝从看经得请益得。师曰。不从看经
得。亦不从请益得。山云。大有人不看经不请
益。为什么不得。师曰。不道他无只是他不肯
承当。师乃辞药山住庵。药云。生死事大何
不受戒去。师曰。知是遮般事唤什么作戒。药
咄遮沙弥饶舌入来近处住庵时复要相见。
师住庵后雨里来相看。药云。尔来也。师曰
是。药云。可杀湿。师曰。不打遮个鼓笛。云
岩云。皮也无打什么鼓。道吾云。鼓也无打什
么皮。药云。今日大好曲调。僧问。一句子还
有该不到处否。师曰。不顺世。药山斋时自打
鼓。高沙弥捧钵作舞入堂。药山便掷下鼓槌
云。是第几和。高曰。第二和。曰如何是第一
和。高就桶内舀一杓饭。便出去。

鄂州百颜明哲禅师。洞山与密师伯到参。师
问曰。阇梨近离什么处。洞山曰。近离湖南。师
卷十四 第 316a 页
曰。观察使姓什么。曰不得姓。师曰。名什么。
曰不得名。师曰。还治事也无。曰自有郎幕在。
师曰。岂不出入。洞山便拂袖去。师明日入僧
堂曰。昨日对二阇梨一转语不稔。今请二阇
梨道。若道得老僧便开粥饭相伴过夏。速道
速道。洞山曰。太尊贵生。师乃开粥共过一
夏。
******* 潭州长髭旷禅师法嗣

潭州石室善道和尚。嗣攸县长髭旷禅师。作
沙弥时长髭遣令受戒。谓之曰。汝回日须到
石头礼拜。师受戒后回参石头。一日随石头
游山次。石头曰。汝与我斫却面前头树子碍
我。师曰。不将刀来。石头乃抽刀倒与师。师
云。不过那头来。石头曰。尔用那头作什么。师
即大悟便归。长髭问。汝到石头否。师曰。到即
到不通号。长髭曰。从谁受戒。师曰。不依他。
长髭曰在彼即恁么。来我遮里作么生。师曰。
不违背。长髭曰。太忉忉生。师曰。舌头未曾点
著在。长髭咄曰。沙弥出去。师便出。长髭曰。
争得不遇于人。师寻值沙汰。乃作行者居于
石室。每见僧便竖起杖子云。三世诸佛尽由
遮个。对者少得冥契。长沙闻之乃云。我若见
即令放下杖子。别通个消息。三圣将此语到
石室祇对。被师认破是长沙语。杏山闻三圣
失机。又亲到石室。师见杏山僧众相随。潜往
碓米。杏山曰。行者不易贫道难消。师曰。无心
碗子盛将来。无缝合盘合取去。说什么难消。
杏山便休。仰山问。佛之与道相去几何。师曰。
道如展手佛似握拳。曰毕竟如何的当可信
可依。师以手拨空三两下曰。无恁么事无恁
卷十四 第 316b 页
么事。曰还假看教否。师曰。三乘十二分教是
分外之事。若与他作对。即是心境两法能所
双行。便有种种见解。亦是狂慧未足为道。若
不与他作对一事也无。所以祖师云。本来无
一物。汝不见小儿出胎时。可道我解看教不
解看教。当恁么时亦不知有佛性义无佛性
义。及至长大便学种种知解。出来便道我能
我解。不知是客尘烦恼。十六行中婴儿行为
最。哆哆和和时喻学道之人离分别取舍心
故。赞叹婴儿。何况喻取之。若谓婴儿是道。
今时错会。师一夕与仰山玩月。仰山问曰。遮
个月尖时圆相什么处去。圆时尖相又什么
处去。师曰。尖时圆相隐。圆时尖相在(云岩云。尖时圆相
在。圆时无尖相。道吾云。尖时亦不尖。圆时亦不圆)仰山辞师送出门。乃召
曰。阇梨。仰山应诺。师曰。莫一向去却回遮
边来。僧问。师曾到五台山否。师曰。曾到。僧
曰。还见文殊么。师曰见。僧曰。文殊向行者道
什么。师曰。文殊道阇梨父母生在村草里。

******* 潮州大颠和尚法嗣

漳州三平义忠禅师福州人也。姓杨氏。初参
石巩。石巩常张弓架箭以待学徒。师诣法席。
巩曰。看箭。师乃拨开胸云。此是杀人箭。活人箭又作么生。巩乃扣弓弦三下。师便作礼。巩云。三十年一张弓两只箭。只谢得半个圣人。遂拗折弓箭。师后举似大颠。颠云。既是活人箭。为什么向弓弦上辨。师无对。颠云。三十年后要人举此话也难。师后参大颠。往漳州
住三平山。示众曰。今时出来尽学驰求走作。
将当自己眼目有什么。相当阿尔欲学么不
卷十四 第 316c 页
要诸馀。汝等各有本分事何不体取。作么心
愤愤口悱悱有什么利益。分明说。若要修行
路及诸圣建立化门。自有大藏教文在。若是
宗门中事。汝切不得错用心。时有僧出问。还
有学路也无。师曰。有一路滑如苔。僧曰。学人
蹑得否。师曰。不拟心汝自看。有人问黑豆未
生牙时如何。师曰。佛亦不知。讲僧问。三乘
十二分教某甲不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
曰。龟毛拂子兔角拄杖。大德藏向什么处。僧
曰。龟毛兔角岂是有耶。师曰。肉重千斤智无
铢两。师又示众曰。诸人若未曾见知识即不
可。若曾见作者来。便合体取些子意度。向岩
谷间木食草衣。恁么去方有少分相应。若驰
求知解义句。即万里望乡关去也。珍重。

******* 潭州大川和尚法嗣

仙天和尚。新罗僧到参。方展坐具拟礼拜。师
捉住云。未发本国时道取一句。其僧无语。师
便推出云。问伊一句便道两句。又有一僧至
拟礼拜。师云。野狐鬼。见什么了便礼拜。僧
云。老秃奴。见什么了便恁问。师云。苦哉苦
哉。仙天今日忘前失后。僧云。要且得时终不
补失。师云。争不如此。僧云谁。师云。呵呵远
即远矣。

福州普光和尚。有僧立次。师以手开胸云。还
委老僧事么。僧云。犹有遮个在。师却掩胸云。
不妨太显。僧云。有什么避处。师云。的是无避
处。僧云。即今作么生。师便打。
景德传灯录卷第十四
卷十四 第 317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