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传灯录-宋-道原卷十二

卷十二 第 196b 页
卷十二 第 289a 页


景德传灯录卷第十二


怀让禅师第四世一十二人

* 洪州黄檗山希运禅师法嗣一十二人

* 镇州临济义玄禅师
* 睦州龙兴寺陈尊宿
* 杭州千顷山楚南禅师
* 福州乌石山灵观禅师
* 杭州罗汉宗彻禅师
* 相国裴休(已上六人见录)
* 扬州六合德元禅师
* 士门赞禅师
* 襄州政禅师
* 吴门山弘宣禅师
* 幽州超禅师
* 苏州宪禅师(已上六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第五世五十一人

卷十二 第 289b 页
* 袁州仰山慧寂禅师法嗣一十人

* 袁州仰山西塔光穆禅师
* 晋州霍山景通禅师
* 杭州龙泉文喜禅师
* 新罗国顺支禅师
* 袁州仰山南塔光涌禅师
* 袁州仰山东塔和尚(已上六人见录)
* 洪州观音常蠲大师
* 福州东禅慧茂大师
* 福州明月山道崇大师
* 处州遂昌禅师(已上四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镇州临济义玄禅师法嗣二十二人

* 鄂州灌溪志闲禅师
* 幽州谭空和尚
* 镇州宝寿沼和尚
* 镇州三圣慧然禅师
* 魏府大觉禅师
* 魏府兴化存奖禅师
* 定州善崔禅师
* 镇州万岁和尚
* 云山和尚
* 桐峰庵主
* 杉洋庵主
* 涿州级衣和尚
* 虎溪庵主
* 覆盆庵主
* 襄州历村和尚
* 沧州米仓和尚(已上一十六人见录)
* 齐耸大师
* 涿州秀禅师
* 浙西善权彻禅师
* 金沙禅师
* 允诚禅师
* 新罗国智异山和尚(已上六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睦州陈尊宿法嗣二人

* 睦州刺史陈操(一人见录)
* 睦州严陵钧台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邓州香严智闲禅师法嗣一十二人

* 吉州止观和尚
* 寿州绍宗禅师
* 襄州延庆法端禅师(十一卷已收在沩山祐下)
卷十二 第 289c 页
* 益州南禅无染禅师
* 益州长平山和尚
* 益州崇福演教大师
* 安州大安山清干禅师
* 终南山丰德寺和尚
* 均州武当山佛岩晖禅师
* 江州双溪田道者(已上一十人见录)
* 益州照觉寺和尚
* 睦州东禅和尚(已上二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福州双峰和尚法嗣一人

* 双峰古禅师(一人见录)
* 杭州径山洪諲禅师法嗣四人

* 洪州米岭和尚(已上一人见录)
* 庐州栖贤寺寂禅师 临川义直禅师
* 杭州功臣院令道禅师(已上三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扬州光孝院慧觉禅师法嗣一人

* 升州长庆道巘禅师(一人见录)

第六世一十九人

* 袁州仰山南塔光涌禅师法嗣五人

* 越州清化全付禅师
* 郢州芭蕉山慧清禅师
* 韶州黄连山义初禅师
* 韶州慧林鸿究禅师(已上四人见录)
* 洪州黄龙山忠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袁州仰山西塔光穆禅师法嗣一人

* 吉州资福如宝禅师(一人见录)
* 灌溪志闲禅师法嗣一人

* 池州鲁祖山教和尚(一人见录)
* 魏府兴化存奖禅师法嗣二人

* 汝州宝应和尚(一人见录即南院颙也)
卷十二 第 290a 页
* 魏府天钵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镇州宝寿沼禅师法嗣二人

* 汝州西院思明禅师
* 第二世宝寿和尚(已上二人见录)
* 涿州纸衣和尚法嗣一人

* 镇州谭空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镇州三圣慧然禅师法嗣二人

* 镇州大悲和尚
* 淄州水陆和尚(二人见录)
* 魏府大觉和尚法嗣四人

* 庐州大觉和尚
* 庐州澄心旻德禅师
* 汝州南院和尚(已上三人见录)
* 宋州法华和尚(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金陵道巘禅师法嗣一人

* 金陵广孝院处微禅师(一人无机缘语句不录)


******* 怀让禅师第四世

******* 前洪州黄檗山希运禅师法嗣

镇州临济义玄禅师。曹州南华人也。姓邢氏。
幼负出尘之志。及落发进具便慕禅宗。初在
黄檗随众参侍。时堂中第一座勉令问话。师
乃问。如何是祖师西来的的意。黄檗便打。如
是三问三遭打。遂告辞。第一座云。早承激劝
问话。唯蒙和尚赐棒。所恨愚鲁。且往诸方行
脚去。上座遂告黄檗云。义玄虽是后生。却甚
奇特。来辞时愿和尚更垂提诱。来日师辞黄
檗。黄檗指往大愚。师遂参大愚。愚问曰。什么
处来。曰黄檗来。愚曰。黄檗有何言教。曰义玄
亲问西来的的意。蒙和尚便打。如是三问三
转被打。不知过在什么处。愚曰。黄檗恁么老
卷十二 第 290b 页
婆。为汝得彻困。犹觅过在。师于是大悟云。佛
法也无多子。愚乃搊师衣领云。适来道我不
会。而今又道无多子。是多少来是多少来。师
向愚肋下打一拳。愚托开云。汝师黄檗。非干
我事。师却返黄檗。黄檗问云。汝回太速生。师
云。只为老婆心切。黄檗云。遮大愚老汉待见
与打一顿。师云。说什么待见即今便打遂鼓
黄檗一掌。黄檗哈哈大笑。黄檗一日普请锄
薏谷次。师在后行。黄檗回头见师空手乃问。
钁头在什么处。师云。有人将去了也。黄檗云。
近前来共汝商量。师近前叉手。黄檗竖起󰑁
头云。只这个天下人拈掇不起。还有人拈掇
得起么。师就手掣得竖起云。为什么却在义
玄手里。黄檗云。今日自有人普请便归院(沩山因仰
山侍立次。方举此话未了。仰山便问。钁在黄蘖手里。为什么被临济夺却。沩山云。贼是小人智过君子)黄
檗一日普请锄茶园。黄檗后至。师问讯按钁
而立。黄檗曰。莫是困邪。曰才󰑁地何言困。黄
檗举拄杖便打。师接杖推倒和尚。黄檗呼维
那维那拽起我来。维那拽起曰。和尚争容得
遮风汉。黄檗却打维那。师自钁地云。诸方即
火葬。我遮里活埋(沩山问仰山。只如黄蘖与临济。此时意作么生。仰山云。作贼人走
却。逻贼人吃棒。沩山云。如是如是)师一日在黄檗僧堂里睡。黄
檗入来。以拄杖于床边敲三下。师举首见是
和尚却睡。黄檗打席三下去。上间见第一座。
黄檗曰。遮醉汉岂不如下间禅客坐禅。汝只
管𥋙睡。上座曰。遮老和尚患风邪。黄檗打之
(沩山举问仰山。只如黄檗意作么生。仰山云。一彩两赛)师与黄檗栽杉。黄檗曰。
深山里栽许多树作么。师曰。与后人作古记。
乃将锹拍地两下。黄檗拈起拄杖曰。汝吃我
卷十二 第 290c 页
棒了也。师作嘘嘘声。黄檗曰。吾宗到汝此记
方出(沩山举问仰山。且道黄蘖后语但嘱临济。为复别有意旨。仰山云。亦嘱临济亦记向后。沩山云。向后
作么生。仰山云。一人指南吴越令行。南塔和尚注云。独坐震威此记方出。又云。若遇大风此记亦出。沩山云。如
是如是)师因半夏上黄檗山。见和尚看经。师曰。我
将谓是个人。元来是唵黑豆老和尚。住数日
乃辞去。黄檗曰。汝破夏来不终夏去。曰某甲
暂来礼拜和尚。黄檗遂打趁令去。师行数里
疑此事却回终夏。师一日辞黄檗。黄檗曰。什
么处去。曰不是河南即河北去。黄檗拈起拄
杖便打。师捉住拄杖曰。遮老汉莫盲枷瞎棒。
已后错打人。黄檗唤侍者。把将几案禅板来。
师曰。侍者把将火来。黄檗曰。不然子但将去。
已后坐断天下人舌头在。师即便发去。师到
熊耳塔头。塔主问。先礼佛先礼祖。师曰。祖佛
俱不礼。塔主曰。祖佛与长老有什么冤家俱
不礼。师无对(又别举云。师问塔主。先礼佛先礼祖。塔主曰。祖佛是什么人弟子。师拂袖便去)
师后还乡党。俯徇赵人之请。住子城南临济
禅苑。学侣奔凑一日上堂曰。汝等诸人。赤肉
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向诸人面门出入。汝
若不识但问老僧。时有僧问。如何是无位真
人。师便打云。无位真人是什么乾屎橛(后雪峰闻
乃曰。临济大似白拈贼)师问乐普云。从上来一人行棒一
人行喝阿那个亲。对曰总不亲。师曰。亲处作
么生普便喝。师乃打。师问木口和尚。如何是
露地白牛。木口曰吽。师曰哑。木口曰。老兄作
么生。师曰。遮畜生。大觉到参。师举拂子。大
觉敷坐具。师掷下拂子。大觉收坐具入僧堂。
众僧曰。遮僧莫是和尚亲故。不礼拜又不吃
棒。师闻令唤新到僧。大觉遂出。师曰。大众道
卷十二 第 291a 页
汝未参长老。大觉云。不审便自归众。麻谷
(第二世)到参敷坐具问。十二面观音阿那面正。
师下绳床。一手收坐具。一手搊麻谷云。十二
面观音向什么处去也。麻谷转身拟坐绳床。
师拈拄杖打。麻谷接却相捉入方丈。师上堂
云。大众夫为法者。不避丧身失命。我于黄檗
和尚处。三度吃棒。如蒿枝拂相似。如今更思
一顿吃。谁为我下得手。时有僧曰。某甲下得
手。和尚合吃多少。师与拄杖。其僧拟接。师便
打。僧问。如何是第一句。师曰。三要印开朱点
窄。未容拟议主宾分。曰如何是第二句。师曰。
妙解岂容无著问。沤和争负截流机。曰如何
是第三句。师曰。看取棚头弄傀儡。抽牵全藉
里头人。师又曰。夫一句语须具三玄门。一玄
门须具三要。有权有用。汝等诸人作么生会。
师唐咸通七年丙戍四月十日。将示灭乃说
传法偈曰。沿流不止问如何。真照无边说似
他。离相离名如不禀。吹毛用了急须磨。偈毕
坐逝。敕谥慧照大师。塔曰澄灵。

陈尊宿初居睦州龙兴寺晦迹藏用。常制草
屦密置于道上。岁久人知乃有陈蒲鞋之号
焉。时有学人叩激。随问遽答。词语峻崄既非
循辙。故浅机之流往往嗤之。唯玄学性敏者
钦伏。由是诸方归慕。谓之陈尊宿。师因晚参
谓众曰。汝等诸人未得个入头。须得个入头。
若得个入头。已后不得孤负老僧。时有僧出
礼拜曰。某甲终不敢孤负和尚。师曰。早是孤
负我了也。师又曰。老僧在此住持。不曾见个
无事人到来。汝等何不近前。时有一僧方近
卷十二 第 291b 页
前。师云。维那不在。汝自领出去三门外与
二十棒。僧云。某甲过在什么处。师云。枷上更
著杻。师寻常或见衲僧来即闭门。或见讲僧
乃召云座主。其僧应诺。师云。担板汉。或云。
遮里有桶与我取水。师一日在廊阶上立。有
僧来问云。陈尊宿房在何处。师脱草屦骞头
打。僧便走。师召云。大德。僧回首。师指云。却
从那边去。有僧扣门。师云。阿谁。僧云。某甲。
师云。秦时铎落钻。一日有天使问。三门俱
开从那门而入。师唤尚书。天使应诺。师云。从
信门入。天使又见壁画问云。二尊者对谭何
事。师掴露柱云。三身中那个不说法。师问座
主。汝莫是讲唯识否。对曰是。师云。五戒不持。
师问一长老云。了即毛端吞巨海。始知大地
一微尘。长老作么生。对云。问阿谁。师云。问
长老。长老云。何不领话。师云。汝不领话我不
领话。师见僧来云。见成公案放汝三十棒。僧
云。某甲如是。师云。三门金刚为什么举拳。僧
云。金刚尚乃如是。师便打。问如何是向上一
路。师云。要道有什么难。僧云。请师道。师云。
初三十一中九下七。问以一重去一重即不
问。不以一重不去一重时如何。师云。昨朝栽
茄子。今日种冬瓜。问如何是曹溪的的意。师
云。老僧爱嗔不爱喜。僧云。为什么如是。师云。
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说诗。僧到参。
师问。什么处来。僧云。浏阳。师云。彼中老宿
祇对佛法大意道什么。云遍地行无路。师云。
老宿实有此语否。云实有。师拈拄杖打云。遮
念言语汉。师问一长老。若有兄弟来将什么
卷十二 第 291c 页
祇对。长老云。待他来。师云。何不道。长老云。
和尚欠少什么。师云。请不烦葛藤。有僧参。师
云。汝岂不是行脚。僧云是。师云。礼佛也未。
云礼那土堆作么。师云。自领出去。僧问。某
甲讲兼行脚不会教意时如何。师云。实语当
忏悔。僧云。乞师指示。师云。汝若不会。老僧即
缄口无言。僧云。便请道。师云。心不负人面无
渐色。问一句道尽时如何。师云。义堕也。僧
云。什么是学人义堕处。师云。三十棒教谁
吃。问教意祖意是同是别。师云。青山自青山。
白云自白云。僧云。如何是青山。师云。还我一
滴雨来。僧云。道不得请师道。师云。法华锋
前阵涅槃句后收。师问僧。今夏在什么处。云
待和尚有住处即说似和尚。师云。狐非师子
类。灯非日月明。师问新到僧。什么处来。僧瞪
目视之。师云。驴前马后汉。僧云。请师鉴。师
云。驴前马后汉道将一向来。无对。师看经
次。陈操尚书问。和尚看什么经。师云。金刚
经。尚书云。六朝翻译此当第几译。师举起经
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师又因看涅槃
经。僧问。和尚看什么经。师拈起经云。遮个是
茶毗品最末后。师问新到僧。今夏在什么处。
僧云。径山。师云。多少人。云四百人。师云。遮
吃夜饭汉。僧云。尊宿丛林何言吃夜饭。师乃
棒趁出。师闻一老宿难亲近。躬往相访。老宿
见师才入方丈便喝。师侧掌云。两重公案老
宿云。过在什么处。师云。遮野狐精便退。师问
僧。近离什么处。僧云。江西。师云。蹋破多少
草鞋。僧无对。师与讲僧吃茶。师云。我救汝不
卷十二 第 292a 页
得也。僧云。某甲不晓乞师垂示。师拈油饼示
之云。遮个是什么。僧云。色法。师云。遮入镬
汤汉。有一紫衣大德到礼拜。师拈帽子带示
之云。遮个唤作什么。大德云。朝天帽。师云。
恁么即老僧不卸也。师复问。所习何业。云唯
识。师云。作么生说。云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师
指门扇云。遮个是什么。云是色法。师云。帘前
赐紫对御谭经。何得不持五戒。无对。僧问。
某甲乍入丛林。乞指师示。师云。尔不解问。云
和尚作么生。师云。放汝三十棒自领出去。问
教意请师提纲。师云。但问将来与尔道。僧云。
请和尚道。师云。佛殿里烧香。三门外合掌。问
如何是展演之言。师云。量才补职。僧云。如何
得不落展演。师云。伏惟尚飨。师唤焦山近前
来。又呼童子取斧来。童子取斧至云。未有绳
墨且斫粗。师喝之。又唤童子云。作么生是尔
斧头。童子遂作斫势。师云。斫尔老爷头不得。
问如何是放一线道。师云。量才补职。又问。
如何是不放一线道。师云。伏惟尚飨。新到僧
参。师云。汝是新到否。云是。师云。且放下葛
藤会么。云不会。师云。担枷陈状自领出去。僧
便出。师云。来来我实问尔什么处来。云江西。
师云。泐潭和尚在尔背后怕尔乱道见么。无
对。问寺门前金刚托即。乾坤大地不托即。丝
发不逢时如何。师云。吽吽我不曾见此问。先
跳三千倒退八百。尔合作么生。僧云诺。师云。
先责一纸罪状好便打。其僧拟出。师云。来我
共尔葛藤。托即乾坤大地。尔且道洞庭湖里
水深多少。僧云。不曾量度。师云。洞庭湖又作
卷十二 第 292b 页
么生。僧云。只为今时。师云。只遮葛藤尚不会
乃打之。问如何是触途无滞底句。师云。我不
恁么道。云师作么生道。师云。箭过西天十万
里向大唐国里等候。有僧扣门。师云。作么。
云己事未明乞师指示。师云。遮里只有棒方
开门。其僧拟问。师便掴其僧口问。以字不成。
八字不是。是何章句。师弹指一声云。会么。
云不会。师云。上来表赞无限胜因。虾蟆跳上
梵天。蚯蚓走过东海。西峰长老来参。师致茶
果命之令坐问云。长老今夏在什么处安居。
云兰溪。师云。有多少徒众。云七十来人。师
云。时中将何示徒。长老拈起甘子呈云。已
了。师云。著什么死急。时有僧新到参方礼
拜。师叱云。阇梨因何偷常住果子吃。僧云。
学人才到。和尚为什么道偷果子。师云。赃
物见在。师问僧。近离什么处。曰仰山。师曰。
五戒也不持。曰某甲什么处是妄语。师云遮
里不著沙弥。

杭州千顷山楚南禅师闽中人也。姓张氏。自
髫龀投开元寺昙蔼禅师出家。迨乎冠岁落
发。诣五台具戒。就赵郡学相部律。往上都听
净名经。既精研法义而未了玄机。遂谒芙蓉。
芙蓉见曰。吾非汝师。汝师江外黄檗是也。师
礼辞而参黄檗。黄檗垂问曰。子未现三界影
像时如何。师曰。即今岂是有耶。曰有无且置。
即今如何。师曰。非今古。曰吾之法眼已在汝
躬。师乃入室执巾侍盥晨晡请益。寻值唐武
宗废教。师遂深窜林谷。暨大中初相国裴公
休出抚宛陵。请黄檗和尚出山师随出。由兹
卷十二 第 292c 页
抵姑苏报恩寺精修禅定。仅二十馀载足不
踰阈。俄为郡守请住宝林院。未几复请居支
硎山。又住千顷慈云院振黄檗玄风。一日师
上堂曰。诸子设使解得三世佛教如瓶注水。
及得百千三昧。不如一念修无漏道。免被人
天因果系绊。时有僧问。无漏道如何修。师曰。
未有阇梨时体取。曰未有某甲时谁人体。师
曰。体者亦无。问如何是易。师曰。著衣吃饭不
用读经看教。不用行道礼拜烧身炼顶。岂不
易耶。曰此既是易。如何是难。师曰。微有念生
便具五阴。三界轮回生死皆从汝一念生。所
以佛教诸菩萨云。佛所护念。师虽应机无倦。
而常俨然处定。或逾月或浃旬。光启三年钱
氏请下山供养。昭宗闻其道化就赐紫衣。文
德元年五月辞众奄然而化。寿七十六。腊五
十六。迁塔于院西隅。景福元年(一作大顺二年)壬子
二月宣州孙儒寇钱塘。兵士发塔睹全身不
散爪发俱长。谢罪忏悔而去。师平昔著般若
经品颂偈一卷破邪论一卷。见行于世。

福州乌石山灵观禅师(住本山薛老峰。亦云丁墓山。时称老观和尚)
常扃户人罕见之。唯一信士每至食时送供方
开。一日雪峰伺便扣门。师出开门。雪峰蓦胸
搊住云。是凡是圣。师唾云。遮野狐精。便推出
闭却门。雪峰云。也只要识老兄。师因刬草次
问僧。汝何处去。云西院礼拜安和尚去。时竹
上有一青蛇子。师指蛇云。欲识西院老野狐
精。只遮便是。师一日问西院安和尚。此一片
地堪著什么物。安云。好著个无相佛。师云。好
片地被兄放不净。师一日引水次有僧来参。
卷十二 第 293a 页
师以引水横抽示之。其僧便去。师至暮问小
师。适来僧在何处。小师云。发去也。师云。只
得一橛(玄觉云。什么处是少一橛)问如何是佛。师出舌示之。
其僧礼谢。师云。住住尔见什么便礼拜。僧云。
谢和尚慈悲出舌相示。师云。老汉近日舌上
生疮。有僧到敲门。行者开门后便出去。其僧
入礼拜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适来出去者
是什么人。僧拟近前。师便托出闭却门。曹山
行脚时问。如何是毗卢师法身主。师云。我若
向尔道即别有也。曹山举似洞山。洞山云。好
个话头只欠进语。何不更去问为什么不道。
曹山乃却来进前语。师云。若言我不道。即哑
却我口。若言我道。即謇却我舌。曹山归举示
洞山。洞山深肯之。

杭州罗汉院宗彻禅师湖州吴兴县人也。姓
吴氏。幼岁出家依年受具。巡方参礼。依黄檗
希。运禅师法席。黄檗一见便深器之。入室领
旨。后至杭州。州牧刘彦慕其道。立精舍于府
西号罗汉院。化徒三百。师有时上堂僧问。如
何是西来意。师曰骨剉也(师对机多用此语。故时人因号骨剉和尚)
问如何是南宗北宗。师曰。心为宗。僧曰。还看
教也无。师曰。教是心。问性地多昏如何了悟。
师曰。烦云风卷太虚廓清。曰如何得明去。师
曰。一轮皎洁万里腾光。师后示疾迁化。门
人塔于院之北隅梁贞明五年钱王广其院为
安国罗汉寺。移师塔于大慈山坞。今寺与塔
并存。

裴休字公美。河东闻喜人也(唐书本传作孟州济源人)守新
安日。属运禅师初于黄檗山舍众入大安精
卷十二 第 293b 页
舍。混迹劳侣扫洒殿堂。公入寺烧香。主事祇
接。因观壁画乃问。是何图相。主事对曰。高僧
真仪。公曰。真仪可观高僧何在。僧皆无对。公
曰。此间有禅人否。曰近有一僧投寺执役。颇
似禅者。公曰。可请来询问得否。于是遽寻运
师。公睹之欣然曰。休适有一问诸德吝辞。今
请上人代酬一语。师曰。请相公垂问。公即举
前问。师朗声曰。裴休。公应诺。师曰。在什么
处。公当下知旨如获髻珠。曰吾师真善知识
也。示人剋的。若是何汨没于此乎。时众愕然。
自此延入府署留之供养执弟子之礼。屡辞不
已。复坚请住黄檗山荐兴祖教。有暇即躬入
山顶谒。或渴闻玄论即请师入州。公既通彻
祖心。复博综教相。诸方禅学。咸谓裴相不浪
出黄檗之门也。至迁镇宣城还思瞻礼。亦创
精蓝迎请居之(唐新安郡即歙州也。唐史裴相本传无出守。明说虽未必不经为歙州太
守。然观其传心法要序。即知其初识运公于洪州。再见之于宣州。皆迎请而来。非邂逅也。今本章述所问壁画高僧
之处。必为差误。苟或果在歙州。则序中安得不言耶。据广灯以为在筠州。四家录又云在洪州皆不然也。按唐史。
武德中以洪州高安县置靖州。更名筠州寻废之。至南唐李景再置。中间岂得有郡守。以此知广灯之误也。又按传
心法要序云。予会昌二年廉于钟陵。自山迎至州憩龙兴寺。以此知四家录亦误。其馀在黄檗章中辨之也)。虽
圭峰该通禅讲为裴之所重。未若归心于黄
檗而倾竭服膺者也。又撰圭峰碑云。休与师
于法为昆仲。于义为交友。于恩为善知识。于
教为内外护。斯可见矣。仍集黄檗语要。亲书
序引冠于编首留镇山门。又亲书大藏经五
百函号迄今宝之。又圭峰禅师著。禅源诸诠
原人论及圆觉经疏注法界观。公皆为之序。
公父肃字中明。任越州观察使。应三百年谶
卷十二 第 293c 页
记。重建龙兴寺大佛殿。自撰碑铭(先是越州沙门昙彦。身
长五尺。眉垂数寸。与檀越许询字玄度。同造塼木大塔二所。彦有神异。天降相轮。能驻日倍工。复从地引其膊至
塔顶。塔未就询亡。彦师寿长可百二十馀岁。犹待得询后身为岳阳王来抚越州。盖愿力也。彦预告门人曰。许玄度
来也。弟子咸谓师老耄言无准的。许玄度死已三十馀载。何云更来也。时岳阳王早承志公密示。才到州便入寺寻
访。彦师出门伫望。遥见乃召曰。许玄度来何暮。昔日浮图今如故。王曰。弟子姓萧各察。师何以许玄度呼之。彦
曰。未达宿命焉得知之。遂握手命入室席地。彦以三昧力加被王。忽悟前身造塔之事宛若今日。由是二塔益资壮
丽。时龙兴寺大殿堕坏。众请彦师重修。彦曰。非贫道缘力也。却后三百年有绯衣功德主。来兴此殿大作佛
事。寺众刻石记之。及期裴太守赴任兴隆三宝。倾施俸钱修成大殿。方晓彦师悬记无忒)公遂笃志
内典深入法会。有发愿文。传于世。

****** 怀让禅师第五世

******* 前袁州仰山慧寂禅师法嗣

仰山西塔光穆禅师(第二世住)僧问。如何是正闻。师
曰。不从耳入。曰作么生。师曰。还闻么。问祖
意与教意同别。师曰。同别且置汝道瓶嘴里
什么物出来入去。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汝
无佛性。问如何是顿。师作圆相示之。曰如何
是渐。师以手空中拨三下。

晋州霍山景通禅师初参仰山。仰山闭目坐。
师曰。如是如是。西天二十八祖亦如是。中华
六祖亦如是。和尚亦如是。景通亦如是。语讫
向右边翘一足而立。仰山起来打四藤杖。师
因此自称集云峰下四藤条天下大禅佛(归宗下亦
有大禅佛。名智通。终于五台)后住霍山。有行者问。如何是佛
法大意。师乃礼拜。行者曰。和尚为什么礼俗
人。师曰。汝不见道尊重弟子。师问僧。什么处
来。僧提起坐具。师云。龙头蛇尾。僧问。如何
是佛。师打之。僧亦打师。师曰。汝打我有道
理。我打汝无道理。僧无对。师乃打趁。师化缘
卷十二 第 294a 页
将毕。先备薪于郊野遍辞檀信。食讫行至薪
所。谓弟子曰。日午当来报至日午。师自执灯
登积薪上。以笠置顶后作圆光相。手执拄杖
作降魔杵势。立终于红焰中。

杭州文喜禅师嘉禾蓹儿人也。姓朱氏。七岁
出家。唐开成二年赵郡具戒。初习四分律。属
会昌废教返服韬晦。大中初例重忏度于盐
官齐峰寺。后谒大慈山性空禅师。性空曰。子
何不遍参乎。咸通三年至洪州观音院见仰
山。言下顿了心契。仰山令典常住。一日有异
僧就求斋食。师减己分馈之。仰山预知问曰。
适来果位人汝给食否。答曰。辍己回施。仰山
曰。汝大利益。七年旋浙右止千顷山筑室而
居。会巢寇之乱避地湖州住仁王院。光启三
年钱王请住龙泉廨署(今慈光院)僧问。如何是涅槃
相。州曰。香烟尽处验。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唤院主来遮师僧患颠。问如何是自己。
师默然。僧罔措。再问。师曰。青天蒙昧不向月
边飞。大顺元年钱王表荐赐紫衣。乾宁四年
又奏师号曰无著。光化三年示疾。十月二十
七日夜子时告众曰。三界心尽即是涅槃。言
讫跏趺而终。寿八十。腊六十。终时方丈发白
光竹树同色。十一月二十二日迁塔灵隐山
西坞(天祐二年宣城帅田頵应杭将许思叛换纵兵大掠。发师塔睹肉身不坏发爪俱长。武肃王奇之。
遣裨将邵志重封瘗焉)。

新罗五观山顺支本国号了悟大师。僧问。如
何是西来意。师竖拂子。僧曰。莫遮个便是。师
放下拂子。问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是什么字。
师作圆相示之。有僧于师前作五花圆相。师
卷十二 第 294b 页
画破别作一圆相。

仰山南塔光涌禅师。僧问。文殊是七佛师。文
殊有师否。师云。遇缘即有。曰如何是文殊师。
师竖拂子示之。僧曰。莫遮个是么。师放下拂
子又手。问如何是妙用一句。师曰。水到渠
成。问真佛住在何处。师曰。言下无相也不在
别处。

仰山东塔和尚。僧问。如何是君王剑。师曰。落
缆不采功。僧曰。用者如何。师曰。不落时人
手。问法王与君王相见时如何。师曰。两掌无
私。曰见后如何。师曰。中间绝像。

******* 前临济义玄禅师法嗣

灌溪志闲禅师魏府馆陶人也。姓史氏。幼从
柏岩禅师披剃。二十受具。后见临济和尚。和
尚搊住良久放之。师曰。领矣。往后谓众曰。
我见临济无言语。直至如今饱不饥。问请师
不借。师曰。我满口道不借。师又曰。大庾岭头
佛不会。黄梅路上没众生。师会下一僧去参
石霜。石霜问。什么处来。云灌溪来。石霜云。
我北山住不如他南山住。僧无对。师闻云。但
道修涅槃堂了也。僧问。久向灌溪。到来只见
沤麻池。师曰。汝只见沤麻池不见灌溪。僧曰。
如何是灌溪。师曰。剪箭急(后人举似玄沙。玄沙云。更学三十年未会禅)
问如何是古人骨。师曰。安置不得。曰为什么
安置不得。师曰。金乌那教下碧天。问金锁断
后如何。师曰。正是法汝处。问如何是细。师
曰。回换不回换。曰末后事如何。师曰。忌丈六
口头。问如何是一色。师曰。不随。曰一色后如
何。师曰。有阇梨承当分也无。问今日一会抵
卷十二 第 294c 页
敌何人。师曰。不为凡圣。问一句如何。师曰。
不落千圣机。问如何是洞中水。师曰不。洗人
师唐乾宁二年乙卯五月二十九日问侍者曰。
坐死者谁。曰僧伽。立死者谁。曰僧会。乃行六
七步垂手而逝。

幽州谭空和尚。有尼欲开堂说法。师曰。尼女
家不用开堂。尼曰。龙女八岁成佛又作么生。
师曰。龙女有十八变。汝与老僧试一变看。尼
曰。变得也是野狐精。师乃打趁。宝寿和尚问。
除却中上二根人来时师兄作么生。师曰。汝
适来举早错也。寿曰。师兄也不得无过。师曰。
汝却与我作师兄。寿侧掌云。遮老贼。

镇州宝寿沼和尚(第一世住)僧问。万境来侵时如何。
师曰。莫管他。僧礼拜。师曰。不要动著。动著
即打折汝腰。赵州谂和尚来。师在禅床背面
而坐。谂展坐具礼拜。师起入方丈。谂收坐具
而出。师问僧。什么处来。曰西山来。师曰。见
猕猴么。曰见。师曰。作什么伎俩。曰见某甲一
个伎俩也作不得。师打之。胡钉铰参。师问。汝
莫是胡钉铰。曰不敢。师曰。还解钉得虚空否。
曰请和尚折破。某甲与钉。师以拄杖打之。
胡曰。和尚莫错打某甲。师曰。向后有多口阿
师。与汝点破在(赵州云。只遮一缝尚不柰何。乃代云。且钉遮一缝)问万里
无片云时如何。师曰。青天亦须吃棒。师将顺
世。谓门人曰。汝还知我行履处否。对曰。知和
尚一生长坐不卧。师又令近前。门人近前。师
曰。去非吾眷属。言讫而化。

镇州三圣院慧然禅师。自临济受诀。遍历丛
林至仰山。仰山问。汝名什么。师曰。名慧寂。
卷十二 第 295a 页
仰山曰。慧寂是我名。师曰。我名慧然。仰山大
笑而已。师到香严。严问。什么处来。师曰。临
济来。严曰。将得临济剑来么。师以坐具蓦
口打而去。师到德山才展坐具。德山云。莫展
炊巾遮里无[馂-ㄙ+(宋-木+ㄙ)]饭。师曰。纵有也无著处。德山
以拄杖打师。师接住却推德山向禅床上。德
山大笑。师哭苍天而去。师在雪峰闻峰垂语
云。人人尽有一面古镜。遮个猕猴亦有一面
古镜。师出问。历劫无名。和尚为什么立(一作彰)
为古镜。峰云。瑕生也。师咄曰。遮老和尚话头
也不识。峰云。罪过老僧住持事多。师见宝寿
和尚开堂。师推出一僧在宝寿前。宝寿便打
其僧。师曰。长老若恁么为人。瞎却镇州一城
人眼在(法眼云。什么是瞎却人眼处)

魏府大觉禅师。兴化存奖禅师为院宰时。师
一日问曰。我常闻汝道向南行一回。拄杖头
未曾拨著个会佛法底人。汝凭什么道理有
此语。兴化乃喝。师便打。兴化又喝。师又打。
来日兴化从法堂过。师召曰。院主。我直下疑
汝昨日行底喝。与我说来。兴化曰。存奖平生
于三圣处学得底。尽被和尚折倒了也。愿与
存奖个安乐法门。师曰。遮瞎驴来遮里纳败缺卸却衲帔待痛决一顿。兴化即于语下领
旨。虽同嗣临济。而常以师为助发之友。师临
终时谓众曰。我有一只箭要付与人。时有一
僧出云。请和尚箭。师云。汝唤什么作箭。僧
喝。师打数下。自归方丈却唤其僧入来。问云。
汝适来会么。僧云。不会。师又打数下。掷却拄
杖云已。后遇明眼人分。明举似。便乃告寂。
卷十二 第 295b 页

魏府兴化存奖禅师问僧。什么处来。曰崔禅
处来。师曰。将得崔禅喝来否。曰不将得来。
师曰恁么即不从崔禅处来。僧喝之。师遂打。
师谓众曰。我只闻长廊也喝后架也喝。诸
子汝莫盲喝乱喝。直饶喝得兴化。向半天里
住。却扑下来气欲绝。待兴化苏息起来。向汝
道未在。何以故。我未曾向紫罗帐里撒真
珠。与汝诸人虚空里乱喝作什么。师谓克宾
维那曰。汝不久当为唱道之师。克宾曰。不入
者保社。师曰。会了不入不会不入。宾云总不与么。师便打。乃云。克宾维那法战不胜。
罚钱五贯设饭一堂。至明日师自白槌云。克宾维那法战不胜罚钱五贯设饭一堂不得吃
饭即时出院。僧问。国师唤侍者意作么生。
师曰。一盲引众盲师有时唤僧某甲。僧应诺。
师曰。点即不到。又别唤一僧。僧应诺。师曰。
到即不点。师后为后唐庄宗师。庄宗一日谓
师曰。朕收大梁得一颗无价明珠。未有人酬
价。师曰。请陛下珠看。帝以手舒开幞头脚。师
曰。君王之宝谁敢酬价(玄觉徵云。且道兴化肯同光不肯同光。若肯同光兴化眼
在什么处。若不肯同光过在什么处)师灭后敕谥广济大师。塔曰
通寂。

定州善崔禅师。州将王公于衙署张座请师
说法。师升坐良久。谓众曰。出来也打不出
来也打。时谭空和尚出曰。崔禅聻。师曰。久
立太尉珍重。便下坐。

镇州万岁和尚僧问。大众上堂合谭何事。师
曰。序品第一。问僧家究竟如何。师曰。本来只
是吹灰法。却向滩头卸却衣。师访宝寿。初
卷十二 第 295c 页
见便展坐具。宝寿即下禅床。师乃坐彼禅床。
宝寿骤入方丈。少顷知事白师曰。堂头和尚
已关却门也。请和尚库头吃茶。师乃归院。翌
日宝寿来复谒。师踞禅床。宝寿展坐具。师亦
下禅床。宝寿还坐禅床。师归方丈闭关。宝寿
入侍者寮内取灰。于方丈前围三道而退。

云山和尚。有僧从西京来。师问。还得西京主
人书来否。僧曰。不敢妄通消息。师曰。作家师
僧天然有在。僧曰。残羹残菜谁吃。师曰。独
有阇梨不甘吃。其僧乃作吐势。师唤侍者曰。
扶出遮病僧著。僧便出去。

桐峰庵主僧问。和尚遥里忽遇大虫作么生。
师作吼声。僧作怖势。师大笑。僧曰。遮老贼。
师曰。争柰老僧何。有僧到庵前便去。师曰。阇
梨阇梨。僧回首便喝。师良久。僧曰。死却遮老
汉。师乃打之。僧无语。师呵呵大笑。有僧入庵
把住师。师曰。杀人杀人。其僧推开曰。叫作
么。师曰谁。僧乃喝。师打之。僧出回首曰。且
待且待。师大笑。

杉洋庵主。有僧到参。师问。阿谁。曰杉注庵
主。师曰。是我。僧便喝。师作嘘声。僧曰。犹要
棒在。师便打。僧问。庵主得什么道理后住
此山。师曰。也欲通个来由。又恐遭人点检。僧
曰。又争免得。师乃喝之。僧曰。恰是。师乃打。
其僧大笑而出。师曰。今日大败大败。

涿州纸衣和尚初问临济。如何是夺人不夺
境。临济曰。春煦发生铺地锦。婴儿垂发白如
丝。师曰。如何是夺境不夺人。曰王令已行天
下遍。将军塞外绝烟尘师曰。如何是人境俱
卷十二 第 296a 页
不夺。曰王登宝殿野老讴歌。师曰。如何是人
境俱夺。曰并汾绝信独处一方。师于言下领
旨。深入三玄三要四句之门。颇资化道。

虎溪庵主。僧到抽坐具相看。师不顾。僧曰。知
道庵主有此机锋。师鸣指一声。僧曰。是何宗
旨。师便掴之。僧曰。知道今日落人便宜。师
曰。犹要棒在。有僧才入门。师便喝。僧默然。
师打之。僧却喝。师曰。好个草贼。僧到不审。
师曰。阿谁。僧喝。师曰。得恁么无宾主。僧曰。
犹要第二喝在。师乃喝之。有僧问。和尚何处
人事。师云。陇西人。僧云。承闻陇西有鹦鹉还
实也无。师云是。僧云。和尚莫不是也无。师便
作鹦鹉声。僧云。好个鹦鹉。师便棒之。

覆盆庵主问僧。什么处来。曰覆盆山下来。师
曰。还见庵主否。僧便喝。师便掌。僧曰。作么。
师又喝。一日有僧从山下哭上。师闭庵门。
僧于门上画一圆月相。师从庵后出却从
山下哭上。僧喝曰。犹作遮个去就在。师便换
手搥胸曰。可惜先师一场埋没。僧曰。苦苦。师
曰。庵主被谩。

襄州历村和尚煎茶次。僧问。如何是祖师西
来意。师举茶匙子。僧曰。莫只遮便当否。师掷
向火中。问如何是观其音声而得解脱。师将
火筋打柴头问。汝还闻否。曰闻。师曰。谁不
解脱。

沧州米仓和尚。州牧请师与宝寿和尚入厅
供养。令人传语。请二长老谭论佛法。寿曰。请
师兄长老答话。师喝之。寿曰。某甲尚未借问
何便行喝师曰。犹欠少在。寿却与一喝。
卷十二 第 296b 页

******* 睦州陈尊宿法嗣

睦州刺史陈操与僧斋次。拈起糊饼问僧。江
西湖南还有遮个么僧曰。尚书适来吃什么。
陈曰。敲钟谢响。又一日斋僧次躬行饼。僧展
手接。陈乃缩手。僧无语。陈曰。果然果然。异
日问僧曰。有个事与上坐商量得么。僧曰。合
取狗口。陈自掴曰。操罪过。僧曰。知过必改。
陈曰。恁么即乞上坐口吃饭。又斋僧自行食
次曰。上坐施食。上坐曰。三德六味。陈曰错。
上坐无对。又与寮属登楼次。有数僧行来。一
官人曰。来者总是行脚僧。陈曰。不是。曰焉知
不是。陈曰。待近与问相次。诸僧楼前行过。
陈蓦唤上坐。僧皆回顾。陈谓诸官曰。不信道。
又与禅者颂曰。

「 禅者有玄机
 机玄是复非
 欲了机前旨
 咸于句下违」


******* 前香严智闲禅师法嗣

吉州止观和尚。问如何是毗卢师。师拦胸与
一托。问如何是顿。师云。非梁陈。

寿州绍宗禅师。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好事
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有官人谓师曰。见说江
西不立宗。师曰。遇缘即立。曰遇缘立个什么。
师曰。江西不立宗。

襄州延庆法端号绍真大师。官人问。蚯蚓斩
两段两头俱动。佛性在阿那头。师展两手(洞山
别云。即今问底在那个头。此又收在十一卷沩山下何也)。

益州南禅无染大师。问无句之句师还答也
无。师曰。从来只明恁么事。僧曰。毕竟如何。
师曰。且问看。
卷十二 第 296c 页

益州长平山和尚。问视瞬不及处如何。师曰
我眨眼也勿工夫。问如何是祖师意。师曰。西
天来唐土去。

益州崇福演教大师。问如何是宽廓之言。师
曰。无口道得。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今日
明日。

安州大安山清干禅师。问从上诸圣从何而
證。师乃斫额。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羊
头车子推明月。

终南山丰德寺和尚。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
曰。触事面墙。问如何是本来事。师曰。终不更
问人。

均州武当山佛岩晖禅师。问顷年有疾又中
毒药。请师医。师曰。二宜汤一碗。又问。如何
是佛向上事。曰螺髻子。

江西庐山双溪田道者。问如何是[吭-几+(坐-工+十)]啄之机。
师以手作啄势。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什么
处得个问头来。

******* 前福州双峰和尚法嗣

双峰古禅师(第二世)本业讲经。因上双峰礼谒。双
峰问云。大德什么处住。曰城里住。双峰曰。
寻常还思老僧否。曰常思和尚无由礼觐。双
峰曰。只遮思底便是大德。师从此领旨即归
本寺。舍所居罢讲入山执侍数年。后到石霜
但随众而已。更不参请。众佥谓。古侍者尝受
双峰印记。往往闻于石霜。霜欲诘其所悟。而
未得其便。师因辞石霜。霜将拂子送出门首
召曰。古侍者。师回首。石霜曰。拟著即差。是
著即乖。不拟不是。亦莫作个会。除非知有。莫
卷十二 第 297a 页
能知之。好去好去。师应喏喏。即前迈寻属双
峰归寂。师乃继续住持。僧问。和尚当时秖对
石霜。石霜恁么道意作么生。师曰。只教我不
著是非(玄觉云。且道他会石霜意不会)

******* 前径山第三世洪諲禅师法嗣

洪州米岭和尚寻常垂语曰。莫过于此。僧问。
未审是什么莫过于此。师曰。不出是(其僧后问长庆。为
什么不出是。庆云汝拟唤作什么)。

******* 前扬州光孝院慧觉和尚法嗣

道巘禅师庐州人也。姓刘氏。初参侍觉和尚。
便领悟微言。即于湖南大光山剃度。暨化缘
弥盛。受请止升州长庆禅苑。师一日上堂
谓众曰。弥勒世尊朝入伽蓝暮成正觉。乃说
俱云。

「 三界上下法
 我说皆是心
 离于诸心法
 更无有可得」


看他恁么道也大杀惺惺。若比吾徒犹是钝
汉。所以一念见道三世情尽。如印印泥更无
前后。诸子生死事大快须荐取。莫为等闲业
识茫茫。盖为迷己逐物。世尊临入涅槃。文殊
请佛再转法轮。世尊咄文殊言。吾四十九年
住世。不曾一字与人。汝请吾再转法轮。是谓
吾曾转法轮也。然今时众中建立个宾主问
答。事不获已盖为初心尔。僧问。如何是长庆
境。师曰。阇梨履践看。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
曰。古人岂不道。今日三月三。僧曰。学人不
会。师曰。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便下坐。
咸平二年归寂。

******* 怀让禅师第六世前仰山南塔光涌禅师法嗣
卷十二 第 297b 页

越州清化全付禅师。吴郡昆山人也。父贾贩。
师随至豫章。闻禅会之盛遂启求出家。即诣
江夏投清平大师。清平问曰。汝来何求。曰求
法也。清平异而摄受之。寻登戒度奉事弥谨。
一旦自谓曰。学无常师岂宜匏系于此乎。即
辞抵宜春仰山礼南塔涌和尚。涌问。从何而
来。师曰。鄂州来。涌曰。鄂州使君名什么。曰
化下不敢相触。涌曰。此地通不畏。师曰。大丈
夫何必相试。涌冁然而笑。遂蒙印可乃游庐
陵。安福县宰为建应国禅苑。迎以聚徒本道。
上闻赐名清化焉。僧问。如何是和尚急切为
人处。师曰。朝看东南暮看西北。僧曰。不会。
师曰。徒誇东阳客不识西阳珍。问如何是正
法眼。师曰。不可青天白日尿床也。师后因同
里僧勉还故国。钱氏文穆王特加礼重。晋天
福二年丁酉岁钱氏戍将辟云峰山建院。亦
以清化为名。法侣臻萃。僧问。如何是佛法大
意。师曰。华表柱头木鹤飞。问路逢达道人不
将语默对。未审将什么对。师曰。眼里瞳人吹
叫子。问和尚年多少。师曰。始见去年九月九。
如今又见秋叶黄。僧曰。恁么即无数也。师曰。
问取黄叶。曰毕竟事如何。师曰。六只骰子满
盆红。问亡僧迁化向什么处去。师曰。长江无
间断聚沫任风飘。曰还受祭祀也无。师曰祭
祀即不无。僧曰。如何祭祀。师曰。渔歌举棹
谷里闻声。至忠献王赐以紫方袍。师不受。王
改以衲衣。仍号纯一禅师。师曰。吾非饰让
也。虑后人仿吾而逞欲耳。开运四年丁未
秋七月示疾安然坐逝。有大风震摧林木。寿
卷十二 第 297c 页
六十六。腊四十五。

郢州芭蕉山慧清禅师新
罗人。问如何是芭蕉水。师曰。冬温夏凉。问如
何是吹毛剑。师曰。进前三步。僧曰。用者如
何。师曰。退后三步。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
师曰。只恐阇梨不问。师上堂谓众曰。会么相
悉者少珍重。问不语有问时如何。师曰。未出
三门千里程。问如何是自己。师曰。望南看北
斗。问光境俱亡复是何物。师曰知。曰知个什
么。师曰。建州九郎。问如何是提婆宗。师曰。
赤幡在左。师问僧近离什么处。曰请师试道
看。师曰。将谓是舶上商人。元来是当州小客。
问不问二头三首。请师直指本来面目。师默
然正坐。问贼来须打客来须看。忽遇客贼俱
来时如何。师曰。屋里有一緉破草鞋。曰只如
破草鞋还堪受用也无。师曰。汝若将去前凶
后不吉问北斗里藏身意旨如何。师曰。九九
八十一。师又曰。会么。僧曰不会。师曰。一二
三四五。问古佛未出兴时如何。师曰。千年茄
子根。曰出兴后如何。师曰。金刚努出眼。师上
堂良久曰。也大相辱珍重。

韶州昌乐县黄连山义初号明微大师。问三
乘十二分教即不问。请师开口不答话。师曰。
宝华台上定古今。曰如何是宝华台上定古
今。师曰。一点墨子轮流不移。曰学人全体不
会。请师指示。师曰。灵觉虽转空华不坠。问古
路无踪如何进步。师曰。金乌绕须弥。元与
劫同时。曰恁么即得达于彼岸也。师曰。黄河
三千年一度清。广南刘氏向师道化。请入府
内说法僧问。人王与法王相见时如何。师曰。
卷十二 第 298a 页
两镜相照万像历然。曰法王心要达磨西来。
五祖付与曹溪。自此不传衣钵。未审碧玉阶
前将何付嘱。师曰。石羊水上行。木马夜翻驹。
僧曰。恁么即我王有感万国归朝。师曰。时人
尽唱太平歌问如何是佛。师曰。胸题卐字背
负圆光。僧问如何是道。师展两手示之。僧
曰。佛之与道相去几何。师曰。如水如波。

韶州慧林鸿究号妙济大师。有僧问。千圣常
行此路如何是此路。师曰。果然不见。问鲁祖
面壁意如何。师曰。有什么雪处。问如何是急
切事师曰。钝汉。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诸
方例大。问定慧等学明见理性如何。师曰。新
修梵宇。

******* 前仰山西塔光穆禅师法嗣

吉州资福如宝禅师。僧问。如何是应机之句。
师默然。问如何是玄旨。师曰。汝与我掩却门。
问鲁祖面壁意作么生。师曰。勿交涉。问如何
是从上真正眼。师搥胸曰。苍天苍天。僧曰。
借问又何妨师曰困。问遮个还受学也无。师
曰。未曾钁地栽虚空。问如何是衲僧急切处。
师曰。不过此问。僧曰。学人未问已前请师道。
师曰噫。问诸方尽皆妙用。未审和尚此间如
何。师曰噫。问古人拈搥竖拂此理如何。师曰
哑。问如何是一路涅槃门。师弹指一声。又展
开两手。僧曰。如何领会。师曰。不是秋月明子
自横行八九。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饭后
三碗茶。师一日拈起蒲团示众云。诸佛菩萨
及入理圣人。皆从遮里出。便掷下擘胸开曰。
作么生。众无对。问学人创入丛林一夏将末。
卷十二 第 298b 页
未蒙和尚指教愿垂提拯。师托开其僧乃曰。
老僧自住持来未曾瞎却一僧眼。师有时坐
良久。周视左右曰。会么。众曰。不会。师曰。不
会即谩汝去也。师一日将蒲团于头上曰。汝
诸人恁么时难共语。众无对。师将坐却曰。犹
较些子。

******* 前灌溪志闲禅师法嗣

池州鲁祖山教和尚僧问。如何是目前事。师
曰。丝竹未将为乐器。架上葫芦犹未收。问如
何是双林树。师曰。有相身中无相身。曰如何
是有相身中无相身。师曰。金香山下铁昆
崙。问如何是高峰孤宿底人。师曰。半夜日头
明日午打三更。问如何是格外事。师曰。化
导缘终后虚空更那边问进向无门时如何。
师曰。太钝生。僧曰。不是钝根直下进向无门
时如何。师曰。灵机未曾论边际。执法无边在
暗中。问如何是学人著力处。师曰。春来草自
青月上已天明。曰如何是不著力处。师曰崩
山石头落平川烧火行。

******* 魏府兴化存奖禅师法嗣

汝州宝应和尚(亦曰南院第一世住颙禅师)上堂示众曰。赤肉
团上壁立千仞。时有僧问。赤肉团上壁立千
仞。岂不是和尚道。师曰是。其僧乃掀禅床。师
曰。遮瞎驴便棒。师问僧。近离什么处。曰长水。
师曰东流西流。曰总不恁么。师曰作么生。僧
珍重。师打之。趁下法堂。僧到参。师举拂子。
僧曰。今日败阙。师放下拂子。僧曰。犹有遮个
在。师乃棒之。师问僧。近离什么处。曰近离襄
州。师曰。来作什么。曰特来礼拜和尚。师曰。
卷十二 第 298c 页
恰遇宝应老不在。僧便喝。师曰。向汝道不在。
又喝作什么。僧又喝。师乃棒之。其僧礼拜。师
曰。遮棒本分汝打我我且打汝。三五棒要此
话。大行思明和尚未住西院时。到参礼拜后
白曰。别无好物人事。从许州买得一口江西
剃刀来献和尚。师云汝从许州来。什么处得
江西剃刀。明把师手搯一下。师云。侍者收取。
明拂袖而去。师云。阿剌剌。师上堂云。诸方只
具啐啄同时眼。不具啐啄同时用。时有僧便
问。如何是啐啄同时用。师云。作家相见不啐
啄。啐啄同时失。僧云。此犹未是某甲问处。师
云。汝问处又作么生。僧云。失师乃打之。其
僧不肯。其僧后于云门会下闻二僧举前因缘。一僧云。当时南院棒折那僧闻此语忽然大悟。方见南院答话处。其僧却来汝州省觐值师已迁化。乃访风穴。风穴认得便问。上座是当时问南院啐啄同时话底么。僧云是。穴云会也未。僧云会也。穴云尔当时作么生
会。僧云。某甲当时如在灯影里行相似。
穴云汝会也。

******* 前宝寿沼和尚法嗣

汝州西院思明禅师有人问。如何是伽蓝。师
曰。荆棘丛林。曰如何是伽蓝中人。师曰。獾儿
貉子。问如何是临济一喝。师曰。千钧之弩不
为鼷鼠而发机。曰和尚慈悲何在。师打之。僧
从漪到法席旬日乃曰莫道会佛法人。觅个
举话底人也无。师闻而默之。漪异日上法堂
次。师召从漪。漪举首。师曰错。漪进三两步。
师又曰错从漪漪复近前。师曰。适来两错是
卷十二 第 299a 页
上座错是思明老错。曰是从漪错。师曰错。
又曰。上座且遮里过夏共汝商量遮两错。漪
不肯便去。后住相州天平山。每举前话曰。
我行脚时被恶风吹到汝州。有西院长老。勘
我连下三个错。更待留我过夏商量。我不
说恁么时错。我当时发足拟向南去。便知道
错了也(首山省念和尚云。据天平作恁么会解未梦见西院在。何故话在)

宝寿和尚(第二世住)有僧问。如何是祖。师曰。面黑
眼睛白。问蹋倒化城时如何。师曰。死汉不斩。
僧曰斩。师乃打。

******* 前三圣慧然禅师法嗣

镇州大悲和尚有僧问。除上去下请师便道。
师曰。我开口即错。僧曰。真是学人师。师曰。
今日向弟子手里死。

淄州水陆和尚有僧问。如何是学人用心处。
师曰。用心即错。僧曰。不起一念时如何。师
曰。勿用处汉。问此事如何保任师曰。切忌。问
如何是最初一句。师便喝。问狭路相逢时如
何。师便拦胸托一托。

******* 前魏府大觉和尚法嗣

庐州大觉和尚。问牛头未见四祖时为什么
鸟兽衔华。师曰。有恁么畜生。曰见后为什么
不来衔华。师曰。无恁么畜生。

庐州澄心院旻
德和尚在兴化时。遇兴化和尚示众云若是
作家战将。便请单刀直入。更莫如何若何。
师出礼三拜起而喝。兴化亦喝。师再喝。
化亦喝。师乃作礼归众。化云。旻德今夜较却
兴化二十棒。然虽如是是他旻德会旻。德且不是喝。
卷十二 第 299b 页

汝州南院和尚。问匹马单枪来时如何。师曰。
待我斫棒。问上上根器人还接否。师曰接。僧
曰。便请师接。师曰。且得平交。师问新到僧。
近离什么处。曰汉上。师曰。汝也罪过我也
罪过。僧无语。师见新到僧乃搊住曰。作么生
作么生。僧无对。师曰。三十年马骑今日却
被驴扑(一作学马伎又作弄马骑)。有僧新到。师曰败也乃抛
下柱杖。僧曰。恁么语话。师便打。
景德传灯录卷第十二



****** 怀让禅师第四世


****** 前洪州黄檗山希运禅师法嗣

镇州临济。义玄禅师。曹州南华人也。姓邢
氏。幼负出尘之志。及落发进具便慕禅宗。
初在黄檗随众参侍。时堂中第一座勉令
问话。师乃问。如何是祖师西来的的意。黄
檗便打。如是三问三遭打。遂告辞。第一座云。
早承激劝问话。唯蒙和尚赐棒。所恨愚鲁。
且往诸方行脚去在。座遂告黄檗云。义玄
虽是后生却甚奇特。来辞时愿和尚更垂
提诱。来日师辞黄檗。黄檗指往大愚。师遂
参大愚。愚问曰。什么处来。曰黄檗来。愚
曰。黄檗有何言教。曰义玄亲问佛法的。的
意。蒙和尚便打。如是三问三遭被打。不知
过在什么处。愚曰。黄檗恁么老婆。为汝得
彻困。犹觅过在。师于言下大悟云。元来黄
檗佛法无多子。大愚搊住云。者尿床鬼子
卷十二 第 299c 页
适来又道不会。如今却道黄檗佛法无多
子。尔见个什么道理。速道速道。师于大愚
肋下筑三拳。大愚托开云。汝师黄檗。非干
我事。师辞大愚却回黄檗。黄檗云汝回太
速生。师云。秖为老婆心切便人事了。侍立
次黄檗云。大愚有何言句。师遂举前话。黄
檗云。这大愚老汉待见痛与一顿。师云。说
甚么待见。即今便与。随后便打黄檗一掌。
黄檗云。这风颠汉。却来这里捋虎须。师便
喝。黄檗云。侍者引。这风颠汉参堂去(后沩山举
此话问仰山云。临济当时得大愚力得黄檗力。仰山云。非但骑虎头。亦解把虎尾)师一日与
黄檗赴普请师在后行。黄檗回头见师空
手乃问。钁头在什么处。师云。有人将去了
也。黄檗云。近前来。共汝商量个事。师便近
前。黄檗将钁钁地云。我这个天下人拈掇
不起。师就手掣得竖起云。为什么却在某
甲手里。黄檗云。今日自有人普请我更不
著去也。便归院(后沩山举问仰山云。钁头在黄檗手里。为甚却被临济夺却。仰山
云。贼是小人智过君子)黄檗一日普请锄茶园。黄檗后
至。师问讯按钁而立。黄檗曰。莫是困耶。
曰才钁地何言困。黄檗举拄杖便打。师接
杖推倒和尚。黄檗呼维那。维那拽起我来。
维那扶起曰。和尚争容得这风颠汉无礼。
黄檗却打维那。师自钁地云。诸方即火葬。
我这里活埋(沩山问仰山。只如黄檗与临济。此时意作么生。仰山云。正贼走却罗赃人
吃棒)师一日在黄檗僧堂里睡。黄檗入来。以
拄杖于床边敲三下。师举首见是和尚却
睡。黄檗打席三下去。却往上间见首座坐
禅乃云。下间后生却坐禅。汝这里妄想作
卷十二 第 300a 页
什么。首座云。这老汉患风耶。黄檗打板头
一下。便出去(沩山举问仰山。只如黄檗意作么生。仰山云。两彩一赛)师与黄
檗裁杉。黄檗曰。深山里裁许多树作么。师
曰。一与后人作古记。二与山门作标榜。道
了以钁头打地三下。黄檗云虽然如是子
已吃我棒了也。师又以钁头打地三下作
嘘嘘声。黄檗云。吾宗到汝此记方出(沩山举问
仰山。且道黄檗后语但嘱临济。为复别有意旨。仰山云。亦嘱临济。亦记向后。沩山云。向后作么生。仰山
云。一人指南吴越令行。南塔和尚注云。独坐震威此记方出。又云。若遇大风此记亦出。沩山云。如是如是)
师因半夏。上黄檗山见和尚看经。师曰。我
将谓是个人。元来是唵黑豆老和尚。住数
日乃辞去。黄檗曰。汝破夏来不终夏去。曰
某甲暂来礼拜和尚。黄檗遂打趁令去。师
行数里。疑此事却回终夏。师一日辞黄檗。
黄檗曰。什么处去。曰不是河南即河北去。
黄檗拈起拄杖便打。师捉住拄杖曰。这老
汉莫盲枷瞎棒。已后错打人在。黄檗遂唤
侍者。把将几案禅板来。师曰。侍者把将火
来。黄檗曰。不然子但将去。已后坐断天下人
舌头在。师即便发去师到熊耳塔头。塔主
问。先礼佛先礼祖。师曰祖佛俱不礼。塔主
曰。祖佛与长老有什么冤家俱不礼。师便
拂袖而出(又别举云。师问塔主。先礼佛先礼祖。塔主曰。祖佛是什么人弟子。师拂袖便去)
师后还乡党。俯徇赵人之请。住子城南临
济禅苑。学侣奔凑。一日上堂曰。汝等诸人
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向汝诸人面门
出入。未證据者看看。时有僧问。如何是无
位真人。师下禅床把住云。道道。僧拟议。
师托开云。无位真人是什么乾屎橛。便归
卷十二 第 300b 页
方丈。师问乐普云。从上来一人行棒一行
喝。阿那个亲。对曰。总不亲。师曰。亲处作
么生。普便喝。师乃打。师问木口和尚。如何
是露地白牛。木口曰吽。师曰哑。木口曰。老
兄作么生。师曰。这畜生。大觉到参。师举拂
子。大觉敷坐具。师掷下拂子。大觉收坐具
入僧堂。众僧曰。这僧莫是和尚亲故。不礼
拜又不吃棒。师闻令唤新到僧。大觉遂出。
师曰。大众道汝未参长老。大觉云。不审便
自归众。麻谷(第二世)到参敷坐具问。十二面观
音阿那面正。师下绳床。一手收坐具一手
搊麻谷云。十二面观音向什么处去也。麻
谷转身拟坐绳床。师拈拄杖打。麻谷接却
相捉入方丈。师上堂云。大众。夫为法者不
避丧身失命。我于黄檗先师处。三度问佛法
的的大意。三度蒙他赐棒。如蒿枝拂著相
似如今更思一顿谁为我下手得。时有僧
出云。某甲行得。师拈棒与他。其僧拟接。师
便打(后雪峰拈云。临济大似白拈贼)僧问。如何是第一句。师
曰。三要印开朱点窄。未容拟议主宾分。曰
如何是第二句。师曰。妙解岂容无著问。沤
和争负截流机。曰如何是第三句。师曰。看
取棚头弄傀儡。抽牵全籍里边人。师又曰。
夫一句语须具三玄门。一玄门须具三要。
有权有用。汝等诸人作么生会。时唐咸通
七年丙戌四月十日。师将示寂上堂云。吾
灭后不得灭却吾正法眼藏。三圣出云。争
敢灭却和尚正法眼藏。师云。已后有人问
尔向他道什么。三圣便喝。师云。谁知吾正
卷十二 第 300c 页
法眼藏向这瞎驴边灭却。乃有颂曰。

「 沿流不止问如何
 真照无边说似他
 离相离名人不禀
 吹毛用了急还磨」


颂毕坐逝。敕谥慧照大师。塔曰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