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语阳秋-宋-葛立方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韵语阳秋卷七     宋 葛立方 撰
杜牧张祜皆有春申君绝句杜云烈士思酬国士恩春
 申谁与快冤魂三千宾客总珠履欲使何人杀李园
 张云薄俗何心议感恩謟容卑迹赖君门春申还道
 三千客寂寞无人杀李园二诗语意太相犯呜呼朱
 英之言尽矣而春申不能必用李园之计巧矣而春
 申不能预防春申之客众矣而无一人为春申杀李
卷七 第 1b 页
 园者所以起二子之论也余亦尝有二绝云朱英在
 楚强黄歇黄歇如何弱李园一日棘门奇祸作自诒
 伊戚向谁论又先秦岂谓嬴为吕东晋那知马作牛
 不悟春申亦如许敢凭宫掖(阙/)邪谋
孔子谓宁武子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其智可及也
 其愚不可及也所谓及者继也非企及之及谓宁武
 之愚而后人不可继尔居乱世而愚则天下涂炭将
 孰拯屈原事楚怀王不得志则悲吟泽畔卒从彭咸
卷七 第 2a 页
 之居究其初心安知拯世之意不得伸而至于是乎
 贾生谪长沙傅渡湘水为赋以吊之所遭之时虽与
 原不同盖亦原之志也白乐天諌史诗乃谓士生一
 代间谁不有浮沉良时真可惜乱世何足钦乃知汨
 罗恨未抵长沙深信如乐天言则是以乱世为不足
 拯也而可乎议者谓谊所欲为文帝不能用者以绛
 灌东阳之属谗之尔故谊之赋有云镆铘为钝铅刀
 为铦斡弃周鼎宝康瓠兮观此是有憾于绛灌东阳
卷七 第 2b 页
 者虽然勃也婴也敬也皆素有长者之誉必不肯害
 贤而利已楚汉春秋别有绛灌岂其是耶
李太白至邯郸登城楼诗云提携裤中儿杵臼及程婴
 空孤献白刃必死耀丹诚是有取于二子甚重裤中
 儿谓赵武也然司马迁作赵晋二世家自相矛楯左
 氏所书又复不同将何以取信于后世耶晋世家之
 说曰景公十七年诛赵同赵括令庶子武为后赵世
 家之说曰景公三年屠岸贾攻杀赵朔赵括等朔之
卷七 第 3a 页
 友人程婴匿赵武于山中至十五年景公有疾立赵
 武左氏之说曰鲁成公八年六月晋讨赵同赵括武
 从姬氏畜于公宫以其田与祁奚韩厥言于晋侯曰
 成季之勋宣孟之忠而无后为善者惧矣乃立武而
 反其田按成公八年即晋景公十七年也或云匿武
 于山中或云畜武于宫中或云十五年而后立武或
 云未踰月而立武皆未知所据也
阳城德行道义为士林之所敬服德宗以银印赤绂起
卷七 第 3b 页
 于隐所骤拜谏官可谓贤且遇矣故学生闻道州之
 贬投业而叫阍贤士怆驿名之同摛辞而颂德可以
 知其贤不诬也然韩退之谏臣论乃极口贬之何哉
 其言曰今阳子实一匹夫在谏位不为不久而未尝
 一言及于政视政之得失若越人之视秦人之肥瘠
 问其官则曰谏议也问其政则曰我不知也有道之
 士固如是乎考之本传以谓他谏官论事苛细帝厌
 苦城寖闻得失且熟犹未肯言客屡谏之第醉以酒
卷七 第 4a 页
 而不荅盖其意有所待也至德宗逐陆贽欲相裴延
 龄而城伏蒲之疏始上廷争恳至累日不解故元微
 之诗云正元岁云暮朝有曲如钩飞章八九上皆若
 珠暗投且曰事不止臣谏誓不休而白乐天亦云阳
 城为諌议以正事其君其手如屈轶举必指佞臣卒
 使不仁者不得秉国钧柳子厚亦云抗志厉义直道
 是陈盖退之谏论乃在止裴延龄为相之前而三子
 颂美之言乃在阳城极谏之后尔
卷七 第 4b 页
唐明皇以英锐身致极治以荒淫身致极乱自古人君
 成败之速未有如明皇者郑毅夫诗云四海不摇草
 九重藏祸根十年傲尧舜一笑破乾坤盖是意也开
 元之盛能致兵寝刑措之治者实姚宋辅政之功明
 皇可以无疑矣不三四年遽使去位及李林甫用事
 则盘旋纠固至十八九年败国蠹贤无所不至犹以
 为未足也晚年顾力士曰海内无事朕将吐纳导引
 以天下事付林甫天下安得而不乱乎
卷七 第 5a 页
宋之问方其谄事太平公主也则为赋以美之曰孕灵
 娥之素彩辉婺女之淳精及安乐公主权盛复往谐结
 至宴饮其园亭为诗以美之曰宾至星槎落仙来月
 宇空玳梁翻贺燕金埒倚晴空奸倾既露惎间遂生
 而太平不乐矣匿张仲之之家而告其私规以赎罪
 之问亦含齿戴发者所为何至如是乎
张均张垍兄弟承袭父宠致位严近皆自负文材觊觎
 端揆明皇欲相均而抑于李林甫欲相垍而夺于杨
卷七 第 5b 页
 国忠自此各怀觖望安禄山盗国垍相禄山而均亦
 受伪命肃宗反正兄弟各论死非房琯力救岂能免
 乎老杜赠均诗云通籍踰青琐亨衢照紫泥灵虬传
 夕箭归马散霜蹄言均为中书舍人刑部尚书时也
 赠垍诗云翰林逼华盖鲸力破沧溟天上张公子宫
 中汉客星言垍尚宁亲公主禁中置宅时也二人恩
 宠烜赫如是则报国当如何而乃斁乱天理下比逆
 贼反噬其主夫岂人类也哉
卷七 第 6a 页
晋卢谌先为刘琨从事中郎将段匹磾领幽州求谌为
 别驾故琨荅谌诗云情满伊何兰桂移植茂彼春林
 瘁此秋棘言谌弃已而就匹磾也厥后琨命箕澹攻
 石勒一军皆没由是穷蹙不能自守乃率众赴匹磾
 继为匹磾所拘知其必死矣岂无望于谌哉观再赠
 谌云朱实陨劲风繁英落素秋何意百鍊刚化为绕
 指柔其诗托意欲以激谌而救其急而谌殊不领也
 琨既被害谌始上表以雪其冤终亦何所补耶
卷七 第 6b 页
五王之诛二张也张柬之启其谋桓彦范任其事敬晖
 崔元炜袁恕已各效其力坐使天后还政中宗即祚
 所谓取日虞渊洗光咸池潜授五龙夹之以飞者诚
 为社稷之奇勋然尚有可恨者焉薛季昶劝除武三
 思而彦范乃谓如机上肉留为天子藉手彦范辈岂
 不知中宗非刚断之主乎彼之意以谓三思方烝乱
 韦氏而中宗孱懦一听其所为苟诛三思必不利于
 已故不肯诛耳不旋踵而自罹杀身之祸实自取之
卷七 第 7a 页
 也张文潜云系狗不系首反噬理必然智勇忽迷方
 脱匣授龙泉区区薛季昶先事仅能言留祸启临淄
 败谋岂非天
汉成帝时张禹用事朱云对上曰臣愿赐尚方斩马剑
 断佞臣一人以厉其馀上问谁也对曰安昌侯张禹
 上大怒曰居下讪上罪死不赦御史将云下云攀殿
 槛折曰臣愿从龙逢比干游于地下如云者可谓忠
 直有馀矣后世思其人而不可得则作为韵语以声
卷七 第 7b 页
 其美肃宗时元载用事故杜子美诗云千载少似朱
 云人至今折槛空嶙峋武后时傅游艺用事故卢照
 邻诗云昔有平陵男姓朱名阿游愿得斩马剑先断
 佞臣头言当时立朝之士不如云以二人之恶而告
 于上也若二人者奸谀百倍张禹夫腥臊之血岂足
 以污尚方之剑乎宋景文云朱游英气凛生风滨死
 危言悟帝聪殿槛不脩旌直谏安昌依旧汉三公信
 乎去佞如拔山也
卷七 第 8a 页
汉史载韩信教陈豨反有挈手步庭之议且曰吾为汝
 从中起汉十年豨东反高祖自将兵出张文潜曰方
 是时萧相国居中而信欲以乌合不教之兵从中起
 以图帝业虽使甚愚必知无成信岂肯出此哉故其
 诗曰何待陈侯乃中起不思萧相在咸阳又一诗云
 平生萧相真知已何事还同女子谋则又责萧相不
 为信辨其枉也余观班史吕后与萧相国谋诈令人
 从帝所来称豨已破群臣皆贺相国绐信曰虽病强
卷七 第 8b 页
 入贺信入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则斩信者相国计
 也纵使其枉相国其肯为辨之哉信死则刘氏安不
 死则刘氏危相国岂肯以平日相善之故而误社稷
 大计乎文潜后有一绝云登坛一日冠群雄钟室仓
 皇念蒯通能用能诛谁计策嗟君终日愧萧公
 
 
 韵语阳秋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