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钩诗话-宋-张表臣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478-0976a.png
钦定四库全书
 珊瑚钩诗话卷三
            宋 张表臣 撰
杜诗第一篇赠韦左丞文云今欲东入海即将西去秦
 或问云何曰道不行故也又云尚怜终南山回首清
 渭滨尝拟报一饭况怀辞大臣白鸥没浩荡万里谁
 能驯何谓也曰鸟兽不可与同群终南清渭且徘徊
 而不忍别况辞大臣而欲去国哉自以谓得言之解
卷三 第 1b 页 WYG1478-0976b.png
游龙门奉先寺云天关象纬逼云卧衣裳冷予曰星河
 垂地空翠湿衣欲觉闻晨钟令人发深省予曰钟磬
 清心欲生缘觉
玄都坛歌云王母书下云旗翻予解云味道集虚仙真
 降焉故秋兴诗曰西望瑶池降王母
同诸公登慈恩寺塔诗云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予
 解曰周满瑶池乐未央卒云黄鹄去不息哀鸣何所
 投君看随阳雁各有稻粱谋解曰黄鹄譬高举远引
卷三 第 2a 页 WYG1478-0976c.png
 莫知所如往者随阳雁譬志在随人拘于禄仕者天
 宝十三载先生始得官时上荒淫天下且乱故有虞
 舜之思周满之戒且叹识者见几而作吾人怀禄未
 快也
示从孙济云权门多噂𠴲且欲寻诸孙解曰噂噂𠴲𠴲
 言不忠信貌诗所以言背憎也且复寻诸孙则莫如
 我同姓萱草秋巳死竹枝霜不繁淘米少汲水汲多
 井水浑刈葵莫放手放手伤葵根所来为宗族亦不为
卷三 第 2b 页 WYG1478-0976d.png
 盘飧小人利口实薄俗难可论勿受外嫌猜同姓古
 所敦解曰萱忘忧而已死竹可爱而不蕃则荒落甚
 矣水浊而不复其清源葵伤而不芘其根本则宗族
 乖离之况也此诗人因物而兴饮中八仙歌云李白
 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
 称臣是酒中仙解曰范传正李白碑云白多陪侍从
 之游他日泛白莲池公不在宴皇情既洽召公作序
 公时被酒高力士扶以登舟世云不上船船襟纽何
卷三 第 3a 页 WYG1478-0977a.png
 穿凿如此
曲江三章云即事非今亦非古予曰在今古间长歌激
 越梢林莽予曰振响林谷比屋豪华固难数吾人甘
 作心似灰弟侄何伤泪如雨予曰按先生进雕赋表
 云今贾马之徒得排金门上玉堂者众矣独臣衣不
 盖体常寄食于人夫众豪华而巳贫贱所谓士贤能
 而不用国之耻也吾虽甘心若死灰然而弟侄之伤
 涕零如雨何耶盖行成而名不彰友朋之罪也亲戚
卷三 第 3b 页 WYG1478-0977b.png
 不能致其力闻长歌之哀所以涕洟也耶又曰短衣
 匹马随李广看射猛虎终残年予曰犹足以消英豪
 之气凡如是者甚众诗多不载
曹王皋封于曹济阴济北诸李皆其裔也有贞观开元
 两朝赐书五千卷世宝而读之仕者蝉联不绝沈立
 谏议藏书万卷为阁以居之而子孙不能肄业有士
 人题诗曰莫遣中有蠹书鱼盖恐其坏而不能世也
盖岩者徐之永安镇邵氏仆也朴鲁有绝力能兼众人
卷三 第 4a 页 WYG1478-0977c.png
 之役其主不以为异一夕有豪贼六人劫持其家举
 室尽逃恣所取伤五人杀首者一人将出岩手刃追
 之众谓一夫不足畏岩力战贼骇汗伺其困益奋俄
 仆一贼馀乃引去然终无一人助之复追迨贼曰还
 尔物因掷金帛道上岩不知其计也却顾逗遛遂远
 莫及岩齧臂指自恨无人主其才而使巳尽灭贼明
 日邑吏至逻近郊获馀党徵岩于邑邑白大府赏以
 法闻岩之勇者莫不惊异或曰彼偶然奋不顾死耳
卷三 第 4b 页 WYG1478-0977d.png
 子曰非也人惟处死之难徒勇而无义虽死不贵岩
 之勇以卫其主奋一身以当众贼卒以取胜可谓难
 矣呜呼岩仆𨽻也今之为仆者或聚千指缓急鲜有
 为用况以寡敌众如岩之忠勇者身居贱𨽻而其为
 凛然适于义彼有居朝廷尸禄位而以士夫自名一
 持于患害反畏缩求免不欲一毫损于巳况能死忠
 以自见乎然则岩非特异于童仆也因传其事以为
 世有贵者劝焉济北晁端中元升记予读元升书盖
卷三 第 5a 页 WYG1478-0978a.png
 岩事知君子之用心也善善恶恶所以风天下耶惜
 乎岩之绝力始不蒙主人之异视岩之忠勇终不闻
 主人之厚赏天下之事每每如此君子所为叹息也
 哉
天宝末禄山陷西京大搜文武朝臣及异嫔乐工不旬
 日得梨园弟子数百人大会于凝碧池乐作梨园旧
 人不觉歔欷相对泣下群逆露刃胁之而悲不巳有
 雷海青者投器于地西向恸哭支解于庭闻之者莫
卷三 第 5b 页 WYG1478-0978b.png
 不伤痛时王维被拘于菩提寺赋诗曰万户伤心生
 野烟百僚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深宫里凝碧池头
 奏管弦他日缘此诗得不死然愧于雷海青多矣
杜牧之息夫人诗曰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几度
 春至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与所谓莫以
 今朝宠能忘旧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语意
 远矣盖学有浅深识有高下故形于言者不同也
春回上林苑花满洛阳城崔湜诗也湜弱冠登科不十
卷三 第 6a 页 WYG1478-0978c.png
 年掌贡举父楫同省为侍郎及登宰辅始三十有七
 容止端雅文辞清丽尝暮出端门下天津桥马上吟
 此句时张说为工部侍郎望之杳然而叹曰此句可
 效此位可得其年不可及也使湜令终当时朝士岂
 能出其右哉故杜诗云文章一小技于道未为尊或
 以此也
李抱真镇潞州军资匮乏有僧为众所信公谓曰假和
 尚之道以济吾军如何僧曰无不可者公曰但言请
卷三 第 6b 页 WYG1478-0978d.png
 于毬场焚身某当自使宅穿一地道通连火作即潜
 入僧喜从之遂陈状积薪贮油因为七日道场昼夜
 香灯梵呗公亦引僧视穴使不疑公率监军僚吏膜
 拜以俸入檀施堆于其傍由是士女骈阗舍财亿计
 七日遂击钟举火巳塞地道矣须臾灰烬明日籍所
 施得数十万军资取足别求所谓舍利者选地造塔
 葬焉出尚书故实
张燕公遭姚元之奏明皇怒曰卿与御史共按其事急
卷三 第 7a 页 WYG1478-0979a.png
 呼中丞李林甫以诏付之林甫曰说多智谋是必困
 之处于剧地崇曰丞相得罪未宜太逼曰公必不忍
 即说害林甫以诏付馀御史中路以坠马告初说旬
 月前有门下生窃宠婢将寘于法生呼曰公无缓急
 用人乎见色不能禁人之常情何靳靳于一婢耶说
 奇其语释之且付以婢生去杳不闻问忽一日直诣
 说有忧色曰感公之恩欲报久矣今闻公为姚相所
 谗祸且至愿得公平生所宝以免难公历指数之曰
卷三 第 7b 页 WYG1478-0979b.png
 未也公凝思良久忽曰近有以鸡林夜明帘为献者
 生曰足矣因请手札数行恳求于九公主且曰上独
 不念在东宫时恩始终其惠乃反以谗见怒耶明日
 公主谒上具奏之上感动敕高力士就御史台宣所
 按事并罢书生亦不复见昔留侯致白璧以谢项仇
 孟尝献狐裘以脱秦难蔡昭爱佩刀无辜见留虞叔
 捐圭则庶几免罪姚崇之事近之若书生者不护小
 行而能排难解纷殆侠士之流乎亦聪明疏通善知
卷三 第 8a 页 WYG1478-0979c.png
 人矣
客有献李卫公以古木者云有异公命剖之作琵琶槽
 自然其文成白鸽予尝语晁次膺曰公绿头鸭琵琶
 词诚妙绝盖自晓风残月之后始有移船出塞之曲
 然某亦曾有一诗公曰云何曰白鸽潜来入紫槽朱
 鸾飞去唳青霄江边塞上情何限瀛府霓裳曲再调
 漫道灵妃鼓瑶瑟虚传仙子弄云璬小怜破得春风
 恨何似今宵月正高曰诗亦不恶
卷三 第 8b 页 WYG1478-0979d.png
酒有若下谓乌程也九酝谓宜城也千日中山也蒲桃
 西凉也竹叶豫北也土窟春荥阳也石冻春富平也
 烧春剑南也桑落陜右也乌孙国有青田核莫知其
 木与实而核如五六升瓠空之盛水俄而成酒刘章
 曾得二焉集宾设之一核才尽一核又熟可供二十
 客名曰青田壶历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郑公悫
 三伏避暑于此取大莲叶置砚格上盛酒三升以簪
 刺叶令酒与柄通屈茎吸之芗气清冽名曰碧筒酒
卷三 第 9a 页 WYG1478-0980a.png
 予诗曰酿忆青田核觞宜碧藕筒直须千日醉莫放
 一杯空近时以黄柑酝酒号洞庭春色以糯米药曲
 作白醪号玉友皆奇绝者耳
予暇日曾作酒具诗三十首有引曰咸通中皮袭美著
 酒中十咏其自序云夫圣人之诫酒祸也深矣在书
 为沈湎在诗为童羖在礼为豢豕在史为狂药余饮
 至酣徒以为融肌柔神消阻迷丧颓然无思以天地
 大顺为堤封傲然不持以洪荒至化为爵赏抑葛天
卷三 第 9b 页 WYG1478-0980b.png
 氏之民乎无怀氏之民乎噫天之不全予也多矣独
 以曲蘖全之于是徵其具悉为之咏以继东皋子酒
 谱之后而有酒星酒泉酒篘酒床酒垆酒楼酒旗酒
 樽酒城酒乡之咏以示吴中陆鲁望鲁望和之且曰
 昔人之于酒有注为池而饮之者有象为龙而吐之
 者亲盗瓮间而卧者将实舟中而浮者徐景山有酒
 鎗嵇叔夜有酒柸皆传于世故复添六咏予览之慨
 然叹曰予亦嗜酒而好诗者也昔退之有言送王含
卷三 第 10a 页 WYG1478-0980c.png
 曰少时读醉乡记私怪隐居者无所累于世而犹有
 是言岂诚旨于味耶及读阮籍陶潜诗然后知彼虽
 偃蹇不欲与世接然犹未能平其心或谓事物是非
 相感发于是有托而逃焉者也虽然尚有未尽者中
 古之时未知曲蘖杜康肇造爰作酒醴可名酒后近
 世以来人徒酣酗李白一斗为诗百篇自名酒仙郦
 食其辨士也初见沛公称高阳酒徒杜根贤者也逃
 难宜城为酒家佣保郑广文贫而好饮苏司业送酒
卷三 第 10b 页 WYG1478-0980d.png
 钱杜子美无钱赊酒而诗言酒债周官有酒正则掌
 之者必有其人以法式授酒材则酝之者必有其物
 翰林诗曰鸬鹚杓鹦鹉杯夫杓者勺也勺酒而错之
 杯中者也工部诗曰莫笑田家老瓦盆自从盛酒长
 儿孙夫盆者槃也载酒而寘之座中也韩奕诗云显
 父饯之清酒百壶壶便提挈故陶令挂之于车上吕
 公负之于杖头遇兴则倾之鸱夷之异名者耳丝衣
 诗云兕觥其觓旨酒思柔觥为爵罚而于定国饮至
卷三 第 11a 页 WYG1478-0981a.png
 一石不乱刘伯伦既醉以五斗解酲快饮痛釂则用
 之盖觚角之出类者耳注云觚受二升觯三升角四
 升散五升而觥七升又兕角为之形器特异于是更
 作酒后酒仙酒徒酒保酒钱酒债酒正酒材酒杓酒
 盆酒壶酒觥一十二诗而附益之庶古今同志而终
 始相成之义耶诗多不载
古今诗体不一太师之职掌教六诗风赋比兴雅颂备
 焉三代而下杂体互出汉唐以来铙歌鼓吹拂舞予
卷三 第 11b 页 WYG1478-0981b.png
 俞因斯而兴晋宋以降又有回文反复寓忧思展转
 之情双声叠韵状连骈嬉戏之态郡县乐石名六甲
 八卦之属不胜其变古有采诗官命曰风人以见风
 俗喜怒好恶皮日休云疏杉低通桥冷鹭立乱浪此
 双声也陆龟蒙尝曰肤愉吴都姝眷恋便殿宴此叠
 韵也刘禹锡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杜诗曰俱飞蛱蝶元相逐并蒂芙蓉本自双又曰满
 目飞明镜归心折大刀此皆风言又戏作俳优体二
卷三 第 12a 页 WYG1478-0981c.png
 首纯用方语云异俗吁可怪斯人难并居家家养乌
 鬼顿顿食黄鱼旧识难为态新知巳暗疏治生且耕
 凿只有不关渠西历青羌坂南留白帝城于莬侵客
 恨粔籹作人情瓦卜传神语畬田费火耕是非何处
 定高枕笑浮生予尝有语云碧藕连根丝不断红蕖
 著子意何多亦风人类也又婺州山中诗云作圳捉
 檐卸呼田欸乃侬山塘莫车水梅雨正分龙亦方语
 也
卷三 第 12b 页 WYG1478-0981d.png
予近作示客云刺美风化缓而不迫谓之风采摭事物
 摛华布体谓之赋推明政治庄语得失谓之雅形容
 盛德扬厉休功谓之颂幽忧愤悱寓之比兴谓之骚
 感触事物托于文章谓之辞程事较功考实定名谓
 之铭援古刺今箴戒得失谓之箴猗迁抑扬永言谓
 之歌非鼓非钟徒歌谓之谣步骤骋骋斐然成章谓
 之行品秩先后叙而推之谓之引声音杂比高下短
 长谓之曲吁嗟慨叹悲忧深思谓之吟吟咏情性总
卷三 第 13a 页 WYG1478-0982a.png
 合而言志谓之诗苏李而上高简古澹谓之古沈宋
 而下法律精切谓之律此诗之语众体也帝王之言
 出法度以制人者谓之制丝纶之语若日月之垂照
 者谓之诏制与诏同诏亦制也道其常而作彝宪者
 谓之典陈其谋而成嘉猷者谓之谟顺其理而迪之
 者谓之训属其人而告之者谓之诰即师众而申之
 者谓之誓因官使而命之者谓之命出于上者谓之
 教行于下者谓之令时而戒者敕也言而喻之者宣
卷三 第 13b 页 WYG1478-0982b.png
 也咨而扬之者赞也登而崇之者册也言其伦而㭊
 之者论也度其宜而揆之者议也别嫌疑而明之者
 辨也正是非而著之者说也记者记其事也纪者纪
 其实也篡者缵而述焉者也策者条而封焉者也传
 者传而信之也序者绪而陈之也碑者披列事功而
 载之金石也碣者揭示操行而立之墓隧也诔者累
 其素履而质之鬼神也志者识其行藏而谨其终始
 也檄者激发人心而喻之祸福也移者自近移远使
卷三 第 14a 页 WYG1478-0982c.png
 之周知也表者布臣子之心致君父之前也笺者修
 储后之问伸宫阃之仪也简者质言之而略也启者
 文言之而详也状者言之于公上也牒者用之于官
 府也捷书不缄插羽而传之者露布也尺牍无封指
 事而陈之者劄子也青黄黼黻经纬以相成者总谓
 之文也此文之异名也客有问古今体制之不一者
 劳于应答乃著之篇以示焉予以百司从车驾止建
 康一日谒内相朱子发论文甚洽适有数清贵俱在
卷三 第 14b 页 WYG1478-0982d.png
 座顾不肖而谓诸人曰兹人文学该赡尤长于诗然
 坐是以穷耳意谓古人有言诗能穷人故也予奋然
 答曰内翰之言误矣夫诗非能穷人待穷者而后工
 耳此欧阳文忠公之语也以不肖观之犹为未当诗
 三百六篇其精深醇粹博大宏远者莫如雅颂然鸱
 鸮之诗周公所作也泂酌之诗召公所作也诗云吉
 甫作颂穆如清风其诗孔硕其风肆好顾不美乎数
 君子者顾不达而在上功名富贵人乎何诗能穷人
卷三 第 15a 页 WYG1478-0983a.png
 又何必待穷者而后工耶汉唐以来不暇多举近时
 欧阳公王荆公苏东坡号能诗三人者亦不贫贱又
 岂碌碌者所可追及然则谓诗能穷人者固非矣谓
 待穷者而后工亦未是也夫穷通者时也达则行于
 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政不在能诗与不能诗也座客
 为之怃然
 
 
卷三 第 15b 页 WYG1478-0983b.png
 
 
 
 
 
 
 
 珊瑚钩诗话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