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总龟-宋-阮阅卷四十六

卷四十六 第 1a 页
增脩诗话总龟卷之四十六
   艺术门
钟传领江西日客有以覆射之法求见传以历日包橘置
 袖中令射客云太岁当头坐诸神不敢当其中有一物
常带洞庭香(唐宋遗史)
何龙图中正初登第闻西川郭从周精于卜乃以缣素求
 筮从周作一绝赠之云三字来时月正圆一麾从此出
秦关钱塘春色浓如酒贪醉花间卧不还公后宦达以
三月十五日授知制诰以言边事忤旨出知秦州后移
杭州而捐馆舍从周之筮何其验欤
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亦曰螺蛳店予买田其间因往
卷四十六 第 1b 页
相田得疾闻麻桥人庞安常善医而聋遂往求疗安
常虽聋而颖悟绝人以指画字不尽数字辄深会人意
余戏之曰余以手为口君以眼为耳皆一时异人也疾
愈与之同游清泉寺在蕲水郭门外二里许有王逸少
洗笔泉水极甘下临兰溪溪水西流余作歌云山下兰
牙短浸溪松间沙路净如泥萧萧春雨子规啼谁道人
生无再少君看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是日极
饮而归(百斛明珠)
王建宫词百首多言禁中事皆史传小说所不载者往往
见于其诗如内中数日无呼唤传得滕王蛱蝶图之类
滕王元婴高祖子新旧唐书皆不著其所能惟名画录
卷四十六 第 2a 页
 略言其善画亦不言其工蛱蝶也惟见于建诗耳或闻
 今人家亦有淂其图者唐世一艺之善如公孙大娘舞
 剑曹刚琵琶米嘉荣歌皆见于唐贤诗句遂知名于后
 世当时山林田亩潜德隐行君子不闻于世者多矣而
贱工末艺得所附托乃垂名不朽亦各系乎幸不幸尔
合淝人传论言曹谷善星历衍数谈事如神为王冀公作
命书云七十年中一一加弄珠滩上事堪誇碧油幢下
闻鸣鸟千日催还上汉搓公年七十二知襄阳正得千
 日召还又云周匝将临壬戌岁定鼎门前春色异一千
 日上少三环再入和羹宜尽醉后冀公判西京将七百
 日再入政府壬戌岁也又云临去尚犹闻禁漏异姓佳
卷四十六 第 2b 页
 名在史书冀公薨谢之夕漏将尽无子其婿张环掌丧
(并古今诗话)
   俳优门
李家明江南李璟时为乐部头善滑稽为讽咏璟游后
 苑登台见牛晚卧璟曰牛旦熟矣家明曰臣不学敢上
 绝句云曾遭宁戚鞭敲角又被田单火燎身閒背斜阳
   嚼枯草而今问喘更无人左右之臣皆冠谢罪李
氏乃徐温养子及僣号迁徐氏于海陵璟继统用宋齐
 丘言无男女少长皆杀之今海陵州宅之东小坟十数
皆当时所杀徐氏之族也宋齐丘只一子辄卒逾月恸
 哭不止家明曰惟臣能止之乃作大𥿄鸢上大书曰欲
卷四十六 第 3a 页
兴唐祚革强吴尽是先生作计谟一个孩儿拚不得上
皇百口合何如乘风吹之度至齐丘家遂绝其缕齐丘
见之惭感乃止璟于后苑命臣僚临池而钓诸臣屡引
到数十巨鳞惟璟无所获家明乃进口号曰新甃垂钩
兴正浓御池春煖水溶溶凡鳞不敢吞香饵知道君王
合钓龙璟善之幸南都画江为界舟楫多行南岸至赵
北因辍乐停觞北望皖公山谓家明曰好数青峰不知
何名家明应声曰龙舟轻漾锦帆风正值宸游望远空
回首皖公山色翠影斜不到寿杯中(出江南野录互见/谈苑所载不同未)
(知孰/是)
江南李氏乐人王感化建州人隶光山乐籍建州平入金
卷四十六 第 3b 页
 陵教坊少聪敏未曾执卷而多识善为词口谐捷急滑
 稽无穷时本乡节帅更代饯别感化前献诗曰旌旆赴
 天台溪山晓色开万家悲更喜迎佛送如来至金陵宴
 苑中有白野鹊李璟令赋诗应声曰碧岩深洞恣游遨
 天与芦花作羽毛要识此来栖宿处上林琼树一枝高
 又题怪石九八句皆用故事但记其一联云草中误认
 将军虎山上曾为道士羊(谈苑)
杨叔宝郎中与眉州人言顷眉州视事后三日作大排乐
 人献口号其末句云为报士民须庆贺火星去了福星
 来喜召优人问曰大排致语谁做对曰本州自来旧例
 只用此一首(湘山录)
卷四十六 第 4a 页
丁晋公镇金陵尝作诗有吾皇宽大容尸素乞与江城不
 计年之句天圣中李文定公出镇金陵一日郡宴优人
 作语意其宰相出镇所作理必相符诵至落句顶望抗
声曰吾皇宽大容尸素乞与江城不计年宾僚皆俛首
文定笑曰是何是何上闻见责(归田录)
赏花钓鱼会诗赋往往有宿思者天圣中永兴军进山水
 石适会宴命赋山水石歌盖出不意中生优人入戏各
执𥿄笔作吟哦状其一优人或仆于石上众扶掖起既
 起曰累日来作一首赏花钓鱼诗准备应制却被这石
 头摖倒左右皆大笑翌日降出诗令中书铨定内有鄙
 恶者落职与外任(东斋记)
卷四十六 第 4b 页
  奇怪门
王谢金陵人世以航海为业一日于海中失舟泛一板登
岸见一翁一妪皆衣皂引谢至所居乃乌衣国也以女
妻之既久谢思归复乘云轩泛海至其家有二燕栖于
梁间谢以手招之即飞来臂上取片𥿄书小诗系于燕
尾曰误到华胥国里来玉人终日苦怜才云轩飘去无
消息洒泪临风几百回来春燕回径飞来谢衣上燕尾
有诗一云昔日相逢冥数合如今暌远是生离来春纵
有相思字三月天南无雁飞至来岁燕竟不至因目谢
 所居为乌衣巷刘禹锡有诗曰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
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摭遗
卷四十六 第 5a 页
彭城刘景直雍熙间游华清宫因题诗于门屏问云天子
多情宠太真六宫专幸掌中身渔阳鼓动长安破从此
香肌委路尘是夜梦明皇召去论当时事妃子索景直
有所赠立作诗曰玉刻水中龙云牌揭故宫霓裳满天
月粉骨几春风眉势从山尽裙腰芳草空共知千古事
悽恨与谁同𡵨王至明皇曰来何晚王曰适杜甫到臣
帐中诵哥舒翰诗向臣似有德色云日月低秦树山河
绕汉宫明皇又曰常爱伊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之
句李白终无甫之筋骨至如贾至崔辅国亦阙自然之
句张老死把笔无伊一字遂宴饮忽闻宝云寺钟声
 方觉
卷四十六 第 5b 页
郭平振武旧将士分配于钱塘给官屋居之屋在修文坊
旧为白板书(尤)赁烧药丹朱欲往而官吏丁疏因逐之
乃破炉而去白因召丁疏同饮谓疏曰大药为吾子所
破有小戏术子醒酒乃取盘一面置于膝上以指敲两
腕出五色弹子两枚化为双燕而飞白曰仆射髭甚繁
 燕好去可减些言未毕二燕化为二小剑长五寸馀锋
 刃如雨交舞于疏之颐颔间髭落如雪疏惧甚白呼剑
 下盘中依前成二丸纳于左右腕而去钱昭度赠白诗
曰袖里青锋秋水寒谁疑双燕是金丸出门风雨如何
去空有霜髭在玉盘
无诸彭演西游鄠县宿甘泉店閒步原野忽有一少年
卷四十六 第 6a 页
 引至一古官舍甚宏壮梁上有红丝羯鼓绦数条垂于
 地一老人杖而守之演问曰此何处老人曰开元兴庆
宫也来此者二百年中十二人尔去时莫不为诗请书
 一绝可乎演为诗曰长安宫阙半蓬蒿尘暗虹梁羯鼓
绦惟有水天明月夜一条空碧见秋毫演又曰十二人
之咏可得闻乎老人举章曰小小蓬山刻得成宫帘不
动结飞鲸谁将八月天河水泻到重楼无浪声此杨尚
书所作也又诵一章曰金人无路守琼山坐见云生栋
宇间忽坠霜飞翠楼晓不知龙尾许谁扳此裴中书所
 作也再询杨裴之名则瞪而不答
钱仁伉尚父之孙也为元帅府中书检校司徒与中军都
卷四十六 第 6b 页
 虞候金沼邻居沼所居堂东植牡丹花一本着花三百
 朵其色如血如之金含棱每瓶子顶上有碎金丝如自
 然蛱蝶之状一城以为殊异每岁花开张宴仁伉预焉
 开宝七年春三月花才一两朵开仁伉一夕洪饮击剑
 䄇服中单背负大篮左手携锄腰插六匕首踰墙而过
 沼中外无知者锄取牡丹置篮中乃平其地空中闻有
 吁叹之声微细若游蜂音辞曰一花三百朵含笑向春
 风明年三月里朵朵断肠红仁伉异之移植于亭后明
 日沼觉失花为非人力所及来年花盛开乃宴召沼沼
 一见无语得疾以归至夜愤闷不已以刀决肠而卒肠
 皆寸寸断果符空中之语
卷四十六 第 7a 页
郑继超广州人赴官凤翔道逢田参军同行家累千馀人
言是东川替罢亦入西京继超与款自言洛下有庄在
北邙山下因问鞍乘极多何也曰亡室人来多年皆蜀
中孤寡家子息亦欲旋旋与人继超曰愿得一人乃令
妙香与之是夕归继超家数年继超卜居西洛一日忽
 谓继超曰妙香非人也今将归北邙山旧穴愿乞同乘
 至北邙因问田参军何人曰狐也是夕作别妙香歌以
 送酒曰劝君酒莫辞花落抛旧枝只有北邙山下月清
 光到死也相随翌日同至北邙山下老君庙后妙香佯
坠马化为一狐迅走而去(并洞微志)
唐王轩字公远因游苧罗山问西施之遗迹留诗于石上
卷四十六 第 7b 页
 曰岭上千峰秀江边细草春今逢浣溪石不见浣溪人
 回顾见一女子素衣琼佩谓轩曰妾自吴宫离越国素
 衣千载无人识当时心比金石坚今日为君坚不得轩
 知其异又贻诗曰佳人去千载溪山久寂寞野水浮白
 烟岩花自开落猿鸟旧清音风月閒楼阁无语立斜阳
 幽情入天幕西子曰子之诗美矣不尽妾之所寄也乃
 答轩诗曰高花岩外晓相鲜幽鸟雨中啼不歇红云飞
 过大江西从此人间怨风月既暮已散期来日会于水
 滨翌日轩往则西子已在焉又相与饮轩诗曰当时计
 拙笑将军何事安邦赖美人一似仙葩入吴国从玆越
 国更无春西子见之怨慕久之又曰云霞出没群峰外
卷四十六 第 8a 页
鸥鸟浮沉一水间一自越兵齐振地梦魂不到虎丘山
 既夜乃散异日又相遇而留者逾月乃归郭素闻王
 轩之事游苧罗留诗于泉石间莫知其数寂无所遇无
 名子嘲之曰三春桃李苦无言却被斜阳鸟雀喧借问
东邻效西子何如郭素学王轩闻者大笑(翰府名谈)
朱休之家犬歌曰言我不能歌听我歌梅花今年固自可
 明年当柰何明年兵乱城陷梁亡(诗史)
杜少陵因见病疟者谓之曰诵吾诗可疗病者曰何杜曰
 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之句疟犹是也又曰诵吾手
 提髑髅血模糊其人如其言诵之果愈言感鬼神亦
 不妄(古今诗话)
卷四十六 第 8b 页
石曼卿自少以诗酒豪放自得其气貌伟然诗格奇峭又
 工于书笔画遒劲体兼颜柳为世所好余家尝得唐后
 主澄心堂𥿄曼卿为余草书其筹笔驿诗诗曼卿平生
 所自爱者至今藏之号为三绝真余家宝也曼卿卒后
其故人有见之者云恍惚如梦中言我今为仙也所主
芙蓉城欲呼故人往游不得忿然骑一青骡去如飞后
又云降于亳州一举子家其举子留不得因留诗一篇
与之余亦略记其一联云莺声不逐春光老花影常随
日脚流仙事怪不可知其诗颇类曼卿平时语举子不
能道也(永叔诗话)
增脩诗话总龟卷之四十六
卷四十六 第 1a 页
百家诗话总龟后集卷之四十六
 释氏门
韦应物奉詶处士叔诗云高斋乐宴罢清夜道相存东
坡次王巩韵云那能废诗酒亦未妨禅寂子由春尽诗
 云楞严十卷几回读法酒三升是客同道贵冲寂寞主
 欢畅二者恐不能相兼也白乐天延乐命釂之时不忘
 于佛事至今达者讥之(葛常之)
衡州花光仁老以墨为梅花鲁直观之叹曰如嫩寒春晓
 行孤山篱落间但欠香耳余因为赋长短句曰碧瓦笼
晴香雾绕水殿西偏小驻闻啼鸟风度女墙吹语笑南
 枝破腊应开了道骨不凡江瘴晓春色通灵医得花多
卷四十六 第 1b 页
少抱瓮酿寒春杳杳谯门画角催残照又曰入骨风流
国色透尘种性真香为谁风鬓涴啼妆半树水村春暗
雪压低枝篱落月高影动池塘高情数笔寄微茫小寝
 初开雾帐前蝶恋花后西江月也(冷斋夜话)
余自并州还故里馆延福寺寺前小溪风物类斜川余儿
童时戏剧之地也尝春深独行溪上作小诗曰小溪倚
春涨攘我夜月湾新晴为不平约束晚见还银梭时拨
刺破碎波中山整钓背落日一叶嫩红间又尝莫寒归
见白鸟作诗曰剩水残山惨淡间白鸥无事小舟闲个
中著我添图画便是华亭落照湾鲁直曰观君诗说烟
 波漂渺处如陆忠州论国政字字坦夷前身非篙师沙
卷四十六 第 2a 页
 户种类邪有诗其略云吾年六十子方半槁项颠螺度
岁年脱却衲衣著蓑笠来伴涪翁刺钓船尝对渊材诵
 之曰渊材曰此退之澄观我欲收敛加冠巾换骨句也
(冷斋夜话)
余还自珠崖馆于高安大愚山陈莹中自台州载其家耒
漳浦过九江爱庐山因家焉以书督余兼程来余以三
 日至湓城莹中曰自此公可禁作诗无益于事余曰敬
奉教然余儿时好食肉毋使持斋余叩头乞先饫餐肉
 一日母许之今日当准食肉例先吟两诗喜吾二人死
而更生何如莹中许焉曰雁荡天台看不足尽般儿女
寄蓬窗往耒漳水谋二顷偶爱庐山家九江名节适真
卷四十六 第 2b 页
 如醉白生涯领略似湘庞向耒万事都休理且听楼钟
 一夜撞与公灵鹫曾听法游戏人间知几生夏口瓮中
藏画像孤山月下认歌声翳消巳觉蒂矿尽方知珠自
 明数抹夕阳残雨外一番飞絮满江城莹中喜而谓余
 曰此岐山猪肉虽美无多食后三年余客漳水见莹中
 侄胜柔自九江来出诗示余曰仁者难逢思有常平居
 慎勿恃何妨争先世路机关恶近后语言滋味长可口
 物多偏作疾快心事过必为伤与其病后求良药不若
病前能自防余谓胜柔曰公痴诗如食鲫鱼惟恐遭骨
刺与岐山猪肉不可同日而语也(泠斋夜话)
陈莹中谪合浦时余在长沙以书抵余为负华严经入岭
卷四十六 第 3a 页
 有偈曰大士游方兴尽回家山风月绝纤埃杖头多少
 闲田地挑取华严入岭来余和之曰因法相逢一笑开
 俯看人世过飞埃湘南岭外休分别圆寂光中共往耒
 又闻岭外大雪作二偈寄之曰传闻岭外雪压倒千年
 树老儿拊手笑有眼未曾睹故应润物材一洗瘴江雾
 寄语牧牛人莫教头角露又曰偏界不曾藏处处光皎
 皎开眼失踪由都缘太分晓园林匆生春万瓦粲一笑
遥知忍冻人未悟安心了(冷斋夜话)
余观志公十二时颂自非深悟上乘同佛知见岂能作此
 语也是时达磨犹未西耒志以明此理所谓先得我心
 之所同然者志公没于天监十三年而达磨以普通八
卷四十六 第 3b 页
 年至金陵由此之魏传佛心印禅宗方兴近世学佛者
 往往忽此颂而弗观盖贵耳而贱目矣余尝手书此颂
 置之座右朝夕味之尤爱其最后一首云鸡鸣丑一颗
圆珠明巳久内外推寻觅总无境上施为浑大有不见
头又无手世界坏时终不朽未了之人听一言只这如
今谁动口以至二祖信心铭永嘉证道歌皆禅学之髓
 初地之人其可弗观乎(苕溪渔隐)
陈体常荅黄冕仲二书叙学佛之旨深切著明余尝三复
其言叹其有理恨未能尽行也体常又有颂六首今录
 二首其一云密坐研穷有细微到头须是自忘机应无
 祖佛能超越岂有冤亲更顺违历历孤明犹认影巍巍
卷四十六 第 4a 页
 独露尚披衣翻嗟会得昭灵者也道寻师旨归其二云
 个中端的有谁知知者归来到者稀即见即闻还错
 会离声离色转乖违山青水绿明玄旨鹤唳猿啼显妙
 机有意觅渠终不遇无心到处尽逢伊冷斋夜话云陈
 莹中北归过南昌言邹志完在韶州极精进闭门诵华
 严经舍利生袖间此真入信位日诵华严于观音像前
 有脩竹三根生像之后志完揭茆出之不可乃垂枝覆
 像如世所画宝陁严竹今犹无恙韶人扃锁之以为过
 客游观北还至未州淡山岩有驯狐凡贵客至则鸣志
 完将至而狐辄鸣寺僧出迎志完怪之僧以狐鸣为言
 志完作诗曰我入幽岩亦偶然初无消息与人传驯狐
卷四十六 第 4b 页
戏学仙伽客一夜飞鸣报老禅(苕溪渔隐)
余读刘兴朝悟道经真集其言曰余少治儒术长登仕版
盖未尝信佛也三十有二岁见东林长老总公与之语
七日始生信焉即取其书读之三年盖恨其信之之晚
也然循其理而体会则似悟还迷依其法而行持则暂
静还扰既而阅传灯录始知佛有法眼妙心密相付嘱
而达磨西来单传此事众生悟者可以见性而了心其
后发明此事但觉境界非常取证道歌读之句句尽是
吾之心地读至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颗员光色非色如
是希奇之事吾今巳得现前任是千圣出来巳须退步
始得示人以偈曰世间多少英灵汉终是迷头唤人唤
卷四十六 第 5a 页
 可怜眼底黑漫漫不见骊珠光灿烂过今晡又耒旦不
 觉年华暗中换急抬头高著眼径寸不容蚌中产灵利
 男儿荐得时好笑交渠肠𣣔断又诗云今士堂堂此事
 同归因处处获员通片心豁去沧𬈑窄双眼开耒宇宙
 空出海银蟾光动地离弦金簇疾追风须知佛祖埋藏
 后坐断千差是此翁(苕溪渔隐)
百家诗话总龟卷之四十六(终)
卷四十六 第 5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