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总龟-宋-阮阅卷三十五

卷三十五 第 1a 页
增修诗话总龟卷之三十五
   讥诮门(上)
陈彭年大中祥符中与晁文庄内翰等四人同知贡举
 省试将出奏试卷举人壅衢观其出省诸公皆惨赧其
 容独彭年扬鞭肆意有骄矜之色榜出有甥不预选怒
 入其第会彭年未来于几上得黄敕乃题其背曰彭年
 头恼太冬烘眼似朱砂鬓似蓬纰缪幸叨三字内荒唐
 仍在四人中取他权势欺明主落却亲情卖至公千百
 孤寒齐下泪斯言无路达尧聪彭年怒抱其敕入奏
 章圣见而不悦然释其罪(江南野录)
唐太宗燕近臣长孙无忌嘲欧阳询更曰耸膞成山字埋
卷三十五 第 1b 页
 肩畏出头谁言麟阁上画此一弥猴询应声曰缩头连
 背耸漫裆畏肚寒只缘心浑浑所以面团团太宗改
 容曰询岂不畏皇后闻邪无忌长孙后之弟也(小说/旧闻)
唐相张延赏选婿无可意者其妻苗氏贤而知人特选进
 士韦皋许之皋性疏旷不拘细行延赏窃悔由是婢㒒颇
 轻慢惟苗氏待之益厚皋因辞东游张氏罄奁具以治行
 延赏幸其去以七驮物为赆皋行翌日悉还之惟晋奁物
 及书册而已后五年皋拥节旄会德宗幸奉天持节西
 川替延赏乃改姓名作韩翱人莫敢言至大回驿去府三十
 里人有报延赏曰替相公者韦皋也非韩翱苗氏曰若韦
 皋必韦郎也延赏曰天下姓名同者甚众彼韦生必填
卷三十五 第 2a 页
沟壑岂能乘吾位乎次日果韦皋也延赏惭惧自西门潜
遁皋入见苗礼奉过布衣之日求前轻慢者皆杖死之时泗
滨郭围因为诗曰宣父从周又入秦昔贤谁不困风尘当时
甚讶张延赏不识韦皋是贵人(唐宋遗史)
彭齐吉州人才辩滑稽尝谒南丰宰而不礼之一夕虎入县
 𠫇噬所养羊弃残而去宰即以会客齐预焉翌日献诗于
 宰曰昨夜黄班入县斋分明踪迹印苍苔几多道德驱难
 去些子猪羊引便来令尹声声言有过录公吕道无灾思
 量也解开东閤晋得头蹄待秀才览者绝倒(青箱杂记)
景德初河朔举人张存任弁皆以防城得官有无名子嘲曰张
 存解放旋风炮任弁能烧猛火油
卷三十五 第 2b 页
丘浚寺丞失意遍游诸郡至山阳郡守屡召之夜饮翌日作
诗曰丑却天下美人面正得世间君子心郡将它日再为文
字饮以谢之至宜真太守召看牡丹作诗曰何事化工情
愈重偏教此卉大妖妍王孙𣣔种无馀地颜巷安贫欠
买钱晓槛竞开香世界夜栏谁结醉因缘须知村落桑
 耘处田叟饥耕妇不眠又至五羊赠太守诗曰碧睛蛮婢
 头蒙布黑面胡儿耳带环几处楼台皆枕水四周城郭
半围山又诗曰阶上腥臊堆蚬子口中浓血吐槟榔又诗
曰风腥蛮市合日上瘴云红太守见之大不怿(翰府名谈)
天圣中修国史王安简谢阳夏李邯郸黄唐卿为编修官
 安简神情冲淡唐卿刻意篇什谢李尝戏为句丰
卷三十五 第 3a 页
 皃闲如鹤黄吟苦似猿(春明退朝录)
唐既平刘展江淮之乱上元间租庸使元载以吴越虽兵荒
 后民产尤给乃辟召豪吏分宰列邑而重敛之时人谓之
白着言其役敛无名其所着者皆公然明白无所嫌避一
 云世人谓酒酣为白着既为刻薄之役不堪其弊则必㒹沛
 酩酊如醉者之着也渤海高亭有诗曰上元官吏称剥削
 江淮之人皆白着
唐景龙中洛下霖雨百馀日宰相不能调阴阳乃闭坊市北
 门卒无效霶溢至甚人歌曰礼贤不解开东閤燮理惟能闭
 北门(朝野佥载)
孙鲂沈彬李建勋好为诗什鲂有夜坐诗为时所称建
卷三十五 第 3b 页
勋因匿于斋中待彬至乃问彬云鲂之诗何如彬曰田舍
翁火炉头之语何足道也鲂闻而出诮彬曰何诽谤之甚
而比田舍翁无乃过乎彬曰子夜坐句划多灰渐冷坐久席
成痕此非田舍翁炉上作而何阖坐大笑乃题金山寺云万
古波心寺金山名日新天多剩得月土少不生尘过橹
妨僧艇归涛溅佛身谁言张处士题后更无人莫不服
其验雅(江南野录)
朝元龟庐陵人尝谒邑宰见超伏生犷𣣔穷以词学因新
画屏为戏珠龙乃曰请子咏之元龟应声而成因讽
宰受赂云翻身腾白浪探爪攫胡珠
毛秉聚生徒于庐山白鹿洞与诸生讲论所获赀镪皆
卷三十五 第 4a 页
 以市酒洞有辨者嘲云彭生作赋茶三片毛氏传诗酒
 半升尝自题于斋壁云先生不在此千载只空山因大醉
 一夕而逝
刘炎少负词学晚为永新尉拙于政治遂有贪名太守行
 邑觊觎之意而炎不悟既行以诗讽炎云未到桃源时
 长忆出家景及到桃源了还似鉴中影炎乃和而复之
 后因民诉受贿遂按以法炎复有诗云早知太守如狼虎
 猎取膏梁以啖之
罗隐性傲聣初赴举过钟陵见营妓云英一纪后下第又过
 复见之云英曰罗秀才尚未脱白隐以诗嘲之曰钟陵醉
 别十馀春重见云英掌上身我未成名英未嫁可能俱
卷三十五 第 4b 页
 是不如人隐与顾云同谒淮南相国高骈云为人雅律高
 公遂留云而远隐隐𣣔归武陵与宾幕酌饯于云亭盛暑
 青蝇入坐高公命扇驱之谑隐曰青蝇被扇扇离席隐声
 曰白泽遭钉钉在门偶见白泽图钉在门扇乃讥云也时
 高公𣣔继淮南王求仙方为妖乱后为毕将军所害隐作
 妖乱志以讥之故有题延和阁云延和高阁势凌云轻语犹
 疑太一闻烧尽降香无一事开门迎得毕将军僖宗在蜀隐
 作诗数首以刺诸侯及还梁为朝贵所疾乃谒钱武肃焉
 献僖宗在蜀诗曰白丁攘臂犯长安翠辇仓皇路屈蟠丹
 凤有情云外远玉龙无迹渡头寒静思贵族谋身易危
 惜文皇创业难不将不侯何计是钓鱼船上泪阑干又作僖
卷三十五 第 5a 页
宗还京曰马嵬杨柳尚依依又见銮舆幸蜀归泉下阿蛮
 应有语这回休更怨杨妃(鉴戒录郡阇雅谈谓青蝇/白泽对句是寇弱谢观作)
苏子美监进奏院因赛神召馆中同舍是时江南人李中舍
 因梅圣俞谒子美且愿预此会圣俞以为言子美曰食中
 不设蒸馒饼夹坐上安有国舍虞台李衔之遂暴其事
 于言语为刘元瑜所弹子美坐谪故圣俞有客至诗云有
 客十人至共食一䁀珍一客不得食覆䁀伤众宾盖指李
 也(诗史)
来鹄洪州人咸平中名振都下然喜以诗讥讪当路为人所
 恶卒不第金钱花云青帝若教花里用牡丹应是得钱
 人夏云云无限旱苗枯𣣔尽悠悠闲处作奇峰偶题云
卷三十五 第 5b 页
 可惜青天好雷电只能驱趁懒蛟龙(诗史)
唐湖州参军陆蒙妻蒋氏善属文然嗜酒姊妹劝节酒强
 餐蒋应声曰平生偏好饮劳尔劝吾餐但得尊中满时
光度不难憎知业有诗名与蒙善一日访蒙谈玄蒋使
 婢奉酒知业云受戒不饮蒋隔帘谓曰上人诗云接岸
 桥通何处路倚楼人是阿谁家观此风韵得不饮乎知
业惭而退
濠州西有高唐馆俯近淮水御史闫钦授宿此馆题诗曰
借问襄王安在㦲山川此地胜阳台今朝寓宿高唐馆
神女何曾入梦来有李和风者至此又作诗曰高唐不
是这高唐淮上江南各异方若向此中求荐枕参差
卷三十五 第 6a 页
笑杀楚襄王
丁晋公为玉清昭应宫使夏英公为判官一日赐宴斋宫
优人有杂手藏㩎者晋公顾英公曰古人无咏藏㩎诗
请赋一章英公为一绝云舞拂挑珠复吐丸遮藏巧使
 百千般主公端坐无由见却被傍人冷眼看
杨孺尚书以耳聋致仕居雩县别业同里高氏赀厚有二
 子小字大马小马一日里中社饮小马携酒一榼就杨
公曰此社酒善治聋愿持杯酌之无沥杨书绝句与之
 云数十年来双耳瞆可将社酒使能医一心更愿青盲
子免见高家小马儿(倦斿录)
景祐初诏先朝免解人候将来特与推恩有无名子改王
卷三十五 第 6b 页
 元之升平词以嘲曰旧人相见问行年便说真宗更以
 前但看绿𫀆包裹了这回冷笑入黄泉
永叔在政府将引去以诗寄颍州常夷甫曰笑杀汝阳常
 处士十年骑马听朝鸡致政归颍又赠之诗曰赖有东邻
 常处士披蓑戴笠伴春锄明年夷甫起授侍讲判国子监
 有无名子改前诗作夷甫寄永叔曰笑杀汝阴欧少保新
 来处士听朝鸡又云昔日颖阴常处士却来马上听朝
 鸡
吏流仕不得志好持人长短世以凶人目之亦终以此败尝
 过江州琵琶亭题诗云坐上骚人虽有咏江边寡妇不
 难欺若使王涯闻此曲织罗应过赏花时(并同前)
卷三十五 第 7a 页
邵安石连州人高湘侍郎南迁归朝途经连江安石以所业
 投之遂见知同至辇下湘知贡举安石㩴第诗人章碣
赋东都望幸诗刺之曰懒修珠玉上高台眉目连娟幸
 不开纵使东巡也无益君王自带美人来(古今诗话)
泗州僧伽塔人多云其下真身也塔后有阁记兴国中初
塑事甚详退之诗云火烧水转扫地空则真身之焚久
矣塔本般匠所建俗言塔顶为天门苏国老有诗云上到
 天门最高处不能容物只容身盖讥在位者
孙皓为晋所灭封归命侯武帝问皓曰闻南人好作尔汝
诗尔颇能否皓被酒举觞曰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
 臣劝汝一杯酒令汝寿万春帝悔之
卷三十五 第 7b 页
吴武陵有文而好讦尝以赃败广州吏治殊不假贷题诗
 路左壁曰雀儿来往飏风高下视莺鹯意气豪自谓
能生千里翼黄昏依旧入蓬蒿
唐王铎杨收皆薛逢同年收作相逢有诗曰须知金印朝
天客同是沙堤避路人威凤遇时皆瑞圣应龙无水谩
通神收闻之怒王铎作相逢又有诗曰昨日鸿毛万钧
重今朝山岳一毫轻铎又怒
罗隐与桐庐章鲁风齐名钱武肃崛起以鲁风善笔札
召为表奏孔目官鲁风不就执之后以罗隐为钱塘令
惧而受命因宴献诗云一个祢衡容不得思量黄祖谩
英雄自是始厚之
卷三十五 第 8a 页
冯瀛王镇南阳郡中宣圣庙坏有酒户十馀辈投状乞修瀛
 王未及判有幕客题四句状后云槐影参差覆杏坛儒
 门子弟尽高官却教酒户重修庙觉我惭惶也不难瀛
 王遽罢其请出巳俸重修
孙仅给事镇永兴日多作诗时玉清昭应宫初成孙作骊
 山诗云秦帝墓成陈胜起明皇宫就禄山来有人传
 于京师以为讥时政
颜标咸通中郑薰下状元及第先是徐寇作叛薰𣣔激劝
 勋烈意标乃鲁公之后故置之危科既而询其庙院标
 曰寒素京国无庙院薰始大悟有无名子嘲曰主司头
 脑太冬烘错认颜标作鲁公
卷三十五 第 8b 页
光启中蒋嶓以丹砂授韦中令吴人张鹄有文而贫或嘲
 之曰张鹄只消千驮绢蒋嶓惟用一丸丹(并同前)
增修诗话总龟卷之三十五
卷三十五 第 1a 页
百家诗话总龟后集卷之三十五
  伤悼门
复斋漫录云农桑不优岁常登边将无功吏不能四十二
 年如梦觉东风吹泪过昭陵此诗题于寝宫不著名氏
 宜表而出之
许彦周诗话云杨舜韶名友夔长㒒十馀岁向同在姑苏
 时盗发孙坚墓杨作诗云阖庐城边荒古丘昔谁葬者
 孙豫州久无行客为下马时有牧童来放牛呜呼舜韶
 今亡矣他诗皆工必传于世也
雪浪斋日记云吊辩才诗云沧海尽头人灭度乱峰深处
 塔孤员忆登夜阁天连雁同看秋崖月上烟刘僩云天
卷三十五 第 1b 页
 连雁前人有古戍天连雁之 句
张南轩挽刘观文诗忆昨登廊庙忠言达帝聪听思惟尽
 瘁敢复计成功半世江湖上千忧寤寐中汗青谁秉笔
 请放众言公一国耻臣当死公家三世心忍看谁绝笔
 谁续断弦音精爽今如在衣冠恨更深却嗟蜍与志处
 世漫侵寻二平日多奇莭中间似富公天从庐墓请人
 说救荒功辛苦培邦本雍容遏乱锋人传遗奏切更过
 子囊忠三曾是南荆地他年竹马迎旌旂严骑士弧矢
 盛民兵细放规摹旧还知莭制明思公如岘首同我泪
 纵横(四)
南轩挽王詹事词大莭元无玷中心本不欺排奸力扛䁀
卷三十五 第 2a 页
 忧国鬓成丝方喜三旌召俄兴一鉴悲西风吹泪眼夫
 岂哭吾私一睿主能飞曰如公旧学臣忠言关国计清
 莭映廷绅岁月身多外江湖泽在民当年遗直叹千古
 更如新(二)
东莱挽王詹事诸老收声尽佳城又到公苍天不可问吾
 道竟成穷旌捲莆田雨箫横霅浦风今年襟上泪三哭
 万夫雄一太史交㫋际元戎卷甲秋先鸣惊众寐孤
 愤厌群咻羽翼新鸿鹄声华旧斗牛断桥无恙不落月
 照寒㳅(二)
东莱挽汪端明异时忧世士叹息恨才难每见公身健犹
 令我意宽彫零竟何极合复岂无端此理终难解天风
卷三十五 第 2b 页
 大隧寒一四海膺门峻亲承二纪中论交由父祖受学
 自儿童山岳千寻上江湖万折东徽言藏肺腑欲吐与
 谁同(二)
王龟龄悼张安国舍人天上张才子少年观国光高名一
 枝桂遗爱六州棠出世才成佛修文遽作郎长沙屈贾
 谊宣室竟凄凉
王龟龄挽赵氏诗全莭忠臣配崇宁宰相家哀能变国俗
 实不御铅华学佛穷三昧然松教五车遗芳载彤𬋩名
 寿两俱遐
东莱挽魏国录麻衣见天子拜疏不知休落落山林气拳
 拳畎亩忧极知千载遇政用一身酬绕舍闽溪水朝宗
卷三十五 第 3a 页
 日夜流■群公祖疏传多士送阳城短掉非前约长亭
 及此行深晋移白日语只苍生会绮山阳赋邻人笛未
 横
东莱捝箫祭酒摩揣诚斯薄雕镌质亦消平生但真扑直
 上绝枝条氛雾终澄霁丘山亦动摇阳旧时凤声入舞
 箫韶
王龟龄悼亡燕寝焚香老病身细君相对坐如宾而今一
 榻维摩室唯与无言法喜亲一偕老相期未及期回头
 人事巳成非逄春尚拟风光转过眼忽惊花片飞(二)
文昌杂录云梁均帝晋天福中始葬故妃张氏独存考功
 员外商鹏为志文曰七月有期不见望陵之妾九疑无
卷三十五 第 3b 页
 色空馀泣竹之妃后唐武皇师还渭北不获入觐幕客
 李袭告作违离表云穴禽有翼听舜乐以犹来天路无
 梯望尧云而不到五代之季工翰墨者无以过此也
许彦周诗话云外祖父邵安蕳公布衣时上平元吴策又
 尝劝 仁庙早立太子晚年自枢府出知越州又移知
 郓州其薨也岐公作挽词云披褐曾陈定羌策汗青犹
 著立修书春风泽国吟笺落夜雨溪堂燕豆疏前辈诗
 不独语言精鍊且是着题
冷斋夜话云余问山谷今之诗人谁为冠曰无出陈无巳
 其佳句可得闻乎曰吾见其作温公挽辞一联便知其
 才不可敌曰政虽随日化身巳要人扶
卷三十五 第 4a 页
王直方诗话云邢居实字惇夫年少豪迈所与游皆一时
 名士方年十四五时尝作明妃引末云安得壮士霍嫖
 姚縳取呼韩作编户诸公多称之既卒余收什其残草
 编成一集号曰呻吟惇夫自少便多憔悴感慨之意其
 作秋怀诗云高歌感人心心悲将柰何其作枣阳道中
 诗云有意问山神此生复来否巳而果卒于汉东惇夫
 之卒也山谷以诗哭之云诗到随州更老成江山为助
笔纵横眼看白璧埋黄壤何况人间父子情盖谓惇夫
 与其子歆何也蔡天启亦有诗云人物于今叹眇然孤
 坟宿草巳生烟曰暮行人道旁舍应逄年少共谈玄其
 馀作者甚众皆载于呻吟集后
卷三十五 第 4b 页
   寓情门
古今诗话云牧之为御史分司洛阳时李司徒罢镇闲居
 声妓为当时第一一日开筵朝士臻赴以杜尝持宪不
敢邀饮杜讽坐客达意愿预斯会李驰书杜闻遽来
会中女妓百余皆绝色殊艺杜独坐南行瞪目注视满
 引三卮问李曰闻有紫云者孰是李指示之杜凝睇良
 久曰名不虚得宜以见惠李俯首而笑诸妓亦皆回首
 破颜杜又自引三爵朗吟而起曰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
 分司御史来忽发狂言惊满座两行红粉一时回意气
 闲逸旁若无人苕溪渔隐曰东坡闻李公择馀饮传国
传家大醉有诗云不肯醒醒骑马回玉山知为玉人颓
卷三十五 第 5a 页
 紫云有语君知否莫唤分司御史来即此事也又侍儿
 小名录云兵部李尚乐妓崔紫云词华清峭眉目端䴡
 李公为尹东洛宴客将酣杜公轻骑而来连饮三觥谓
 主人曰尝闻有能萹咏紫云者今日方知名不虚得倘
 垂一意无以加焉诸妓回头掩笑杜作前■诗罢上马
 而去李公寻以紫委送赠之紫云临行献诗曰从来学
 制斐然诗不料霜台御史知愁见便教随命去恋恩肠
 断出门时侍儿小名录不载此事出于何书疑好事者
 附会为之也
东坡续䴡人行李仲谋家有周昉画背面欠伸内人极精
 戏作此诗云深宫无人春昼长沉香亭北百花香美人
卷三十五 第 5b 页
 睡起薄梳洗燕舞莺啼空断肠画工𣣔画无穷意背立
 春风初破睡若教回首更嫣然阳城下蔡俱风靡子苍
 用此意题伯时所画宫女云睡起昭阳暗淡妆不知缘
 底背斜阳若教转■一回首三十六宫无粉妆终不及坡
 之伟䴡也
艺苑雌黄云朝云者东坡侍妾也尝令就秦少游乞词少
 游作南歌子赠之云霭霭迷春态溶溶媚晓光不应容
 易下巫阳秪恐翰林前世是襄王暂为清歌驻还因暮
 雨忙瞥然归去断人肠空使兰台公子赋高唐
王直方诗话云无巳尝作小放歌行两萹其一云春风永
 巷闭娉婷长使青楼误得名不惜捲帘通一顾怕君着
卷三十五 第 6a 页
 眼未分明其二云当年不嫁惜娉婷傅白施朱作后生
 说与旁人须早计随宜梳洗莫倾城山谷云无巳他日
 诗语极高古至于此萹则顾影徘徊衒耀太甚
  游宴门
蔡宽夫诗话云文忠与赵康靖公槩同在政府相得欢甚
 康靖先告老归睢阳文忠相继谢事归汝阴康靖一日
 单骑车特往过之时年巳八十矣留剧饮踰月日于汝
 阴纵游而后返前辈挂冠后能从容自适未有若此者
 文忠 赋诗云古来交道愧难终此会今时岂易逄出处
 三朝俱白首凋零万木见青松公能不远来千里我病
 尤堪釂一钟巳胜山阴空兴尽且晋归驾为从容因
卷三十五 第 6b 页
 榜其游从之地为会老堂明年文忠𣣔往睢阳报之未
 果而薨两公名莭固师表天下而风流襟度又如此诚可
 以激薄俗也
人间佳莭惟寒食天下名园重洛阳金谷煖横宫殿碧铜
 驼晴合绮罗光桥边杨柳细垂地花外秋千半出墙白
 马蹄轻草如剪烂游于此十年狂(康莭春游呤)
东皋杂录云孔尝甫言唐人诗有城头推鼓传花枝席上
 搏拳握松子乃知酒席藏阄为戏其来也久
复斋漫录云仲至使辽回谒恭敏李公席中赋诗云穹庐
 三月巳淹晋白草黄云见即愁满袖尘埃何处洗李家
 池上海棠洲
卷三十五 第 7a 页
许彦周诗话云退之诗酩酊马上知为谁此七字用意哀
 悲过于痛哭又诗云银烛未消窗送曙金钗半醉坐添
 春殊不类其为人乃知能赋梅花不独宋广平
阮户部游紫微观诗春来犹未到金庭桃杏离披柳巳青
 直待斜阳方兴尽一筇独立紫微亭
百家诗话总龟后集卷之三十五
卷三十五 第 7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