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总龟-宋-阮阅卷三十四

卷三十四 第 1a 页
增修诗话总龟卷之三十四
   纪梦门(下)
狄遵度纪梦诗云佳城郁郁颓寒烟孤雏乳兽号荒阡夜
 卧北斗寒挂枕木落霜拱雁连天浮云西去半落日行
客东尽随长川乾坤未毁吾尚在肯与蟪蛄论大年狄
遵度自儿童时巳能属文落笔有奇气年十六一夕
梦杜子美诵平生诗皆集中所未见者觉而记两
句后遂续之(百斛明珠)
张察字隐之本闽人迁于成都数世矣善属文不仕晚用
 太守王素荐赐号冲退处士一日梦有人寄书召之
 云东岳道士书也明日与李士宁荅曰手持东岳寄
卷三十四 第 1b 页
书来察大惊不知其所自来未几察果卒其子祀亦
 逸民举仕一命乃死士宁蓬州人也语默不常或以为
得道者百岁乃绝尝见余于成都曰子甚贵当策
举首已而果然
余尝梦见人云是杜子美谓余曰今人多误会余八阵啚
诗云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世人皆以为先主武侯
𣣔与关羽复仇故恨不能灭吴非也我意本谓吴蜀乃
唇齿之国不当相图晋之所以能取蜀者以蜀有不
忘诗区区自列其意书生之习气也(并同前)
东坡将亡前数日梦中作一诗寄朱行中云舜不作六
器谁知贵玙璠哀哉楚狂士抱璞号空山相如起睨柱
卷三十四 第 2a 页
 投壁相与还何如郑子产有礼国自闲虽微韩宣子鄙
 夫亦辞环至今不贪宝凛然照尘寰觉而记之自不晓
 所谓东坡绝笔也(直方诗话)
陈明信云䔥贯少时尝梦至宫廷中长廊䆳馆如王者
 所居有千门万户望之洞然金碧烁耀既过数门见群
 妇人如神仙视贯惊问何所从来贯愕然亦不知对
 贯自陈进士能为诗中有一人授贯𥿄曰此所谓衍波
 笺烦赋宫中晓寒歌贯援笔立成既有奇语其人甚赏
 之因曰先辈异日必贵此天上非人间也贯寤尚能记
 所赋俞秀老往尝得之于萧翰林之孙其诗有云十
 二峣关隐空绿兽猊呼焰椒壁馥渴乌涓涓不相续
卷三十四 第 2b 页
 辘轳𣣔转霏红玉百刻香残陨莲烛九龙吐水漫寒浆
 红绡佩鱼无左珰两两趋走瞻扶桑红萍半圭山波面
 回首觚棱九霞绚鸣鞙声从天上来大剑高冠满前
 殿秀老诵之尚有四五韵忘之
王太初传言有焦仲先者家于南徐元丰元年因诣京
 师访知巳忽梦一妇人相顾遇或以诗笔相往来其一
 联云吴王台下无人处几度临风学舞腰又曰吴山之
 北会稽之阳古木苍苍其最后一章云仲冬之月二
 七之间月圆风静车马相扳其人如病狂缘太初而
 后愈至秦少游书柳鬼事所载诗语前后皆同但年
 月乃是熙宁九年所病者乃是嘉兴令陶集而所谕
卷三十四 第 3a 页
 者乃是天竺辩才法师二者不知孰是(并同前)
仆尝梦有客携诗文见过者觉而记其一诗云道恶
 贼其身忠先爱厥亲谁知畏九折亦自是忠臣又有
 数句若铭赞者云道之所以成不以害其耕德之所
 以修不以贼其生(东坡诗话)
富郑公早年尝梦青州王相公以后事相托公曰相公德
被生民当延遐寿何遽及此后二年罢相知郓州辟郑
 公为倅到任月馀有大星陨于宅园家人怪之相告曰后
 月当见果至后月薨郑公为治丧事故郑公挽词曰
 道德被生民与当年梦中符契(古今诗话)
郑内翰獬未贵时尝病瘟疫数日未愈甚困俄梦至一
卷三十四 第 3b 页
处若宫阙有吏迎谒甚恭公谓吏曰吾病甚倦烦热思
得凉浴以清其肌吏云已为公办浴久矣吏引公至一室
中有小池方阔数尺甃以明玉水光潋滟以手测之清
冷可爱公乃坐甃上以水泛身俄视两臂已生白鳞视
水中影则头已角出公惊遽出吏云此玉龙池也惜
乎公不入其水中入则为辅宰乃觉少选出汗公后
登第为第一人为诗戏友人云文闱数战夺先锋
变化须知自古同霹雳一声从地起到头身是白龙翁
王仲举营道人毋尝梦挟仲举入月仲举修进业长兴化
二年赴举谒秦王登第后有诗谢秦王曰三千里外抛渔
艇二十人前折桂枝太平兴国中仲举有子曰嗣全亦
卷三十四 第 4a 页
 中进士第乃扶两子入月之祥(青琐集)
湖州长兴县啄木岭金沙泉即每年造茶之所也湖常
 二郡接界于此其土有境会亭每茶节二牧毕至斯
泉处沙中居尝无水将造茶太守具牺牲祭泉顷之
发源清溢造御茶毕水则微减供堂者毕水已半矣太
 守造茶毕即涸矣太守或行旆稽晚则有风雷之变或见
鸷兽毒蛇鬼魅之类焉胡生者即其居以钉铰为业居
 霅溪而近白蘋洲去其居十馀步有古坟胡生每因茶
 饭必奠酬之尝梦人谓之曰吾姓柳氏平生善诗而嗜
 茗及死葬此室乃子今㞐之侧也常衔子之惠无以为
 报𣣔教子为诗胡生辞以不能柳强之曰但率子意言
卷三十四 第 4b 页
 之当有致矣生既寤试晋思果有冥助者其后遂
 工焉诗曰胡风似剑锼人骨汉月如钩钓胃肠魂梦
 不知身在路夜来犹自到昭阳人谓之胡钉铰诗
金沙池泉在常州宜兴县罨画溪之东有寺寺有碑载
 当时杭湖常三州贡茶唱和乐天云十只画船何处宿
 洞庭山脚大湖心常州太守忘其姓名和云殷勤为报
春风道不贡新茶只贡心
韦检举进士不第常有一美姬一日捧心而卒检追思痛
 悼殆不胜情举酒吟诗悲怨可掬吟曰宝剑化龙归
 碧落嫦娥随月下黄泉一杯新酒青春晓寂寞书窗
 恨独眠一日忽梦姬泣涕潜然曰当有后期今和来萹
卷三十四 第 5a 页
 即口占云春雨濛濛不见天家家门户柳如烟如今
 赐断空垂泪欢笑重追别有年检终日怏怏后更梦姬
 曰即遂相见觉来神魂恍惚乃题曰白浪漫漫去不回
 浮云飞尽日西颓始皇陵上千年树银鸭金凫也变灰
 后数日即符梦兆(脞说前集)
晁奉礼简故宫保内翰之次子也于昆弟中最称奇秀与
 梁固少小砚席之至善大中祥符二年固状元及第授
 青州倅时奉礼荣侍在阙下是年冬末梁方之任去青
 雨驿夜梦晁来相谒手携白扇上有七言诗一首以赠
 梁云死生离别最堪悲相对无言泪满衣叹我巳归
 泉下去羡君新向月中归长鞭巳见腾夷路折翼终
卷三十四 第 5b 页
 难继迅飞珍重故人当圣代早持钧轴入黄扉览诗起
 执手悲泣而别倏然觉大异之叹晁必没故矣乃急走㒒
 录所得诗入京师访其安否宫保开读之大恸曰品格
 真吾儿作也梦之夕乃简忘之日也
李良弼故给事中防之子祥符元年应进士举得同学
究及第二年给事自南京移知郑州以家在应天良弼奏
为本府司士参军是年中赴良弼随侍至郑夜宿中牟
驿梦人持诗版跪而来献良弼诗曰九霄丹诏三天近万
叠红芳一旦开日月山川须问甲为君亲到小蓬莱觉
而异之旦遽起而白给事喜曰㨿此诗意汝必有前程
慎勿废于笔砚勉旃勉旃至郊而别五年方归阙授三司
卷三十四 第 6a 页
 户部判官五月已举张楚县丞事停任六月十九日良
 弼卒于应天府给事大恸悲语张君房曰梦之不诚
 如是自此儿梦必谓其前程而为词臣一旦至是苦㦲君
 房但宽勉以慰之是年秋君房以诏鞠狱无状商为宁海
 督邮乃同给事舟抵应天府旦憩泊间细诘良弼卒葬之日
 月及葬地之所因而绎之忽有数悟乃省其诗尽得之良弼
 丙戌生年二十有七即诗首句云九霄丹诏三天近三九二十
 七数是年二十五故云近也万叠红芳一旦开方万叶之
 花一旦开尽是近谢之意次云日月山河须问甲其年
 六月十九日甲寅乃其卒日殡是二十九日甲子葬于府
 东甲地即是日月山川须间甲也盖六月天德月德俱
卷三十四 第 6b 页
 在甲末句云为君亲到小蓬莱即虚无冥漠之所给
 事沉默曰君辨之矣(脞说前集)
沈亚之尝言邢凤寓居长安平康里第昼梦一妇人自
 楹而来古妆高髻作阳春曲曰长安少女玩春阳何处春
 阳不断肠舞袖弓腰浑忘却蛾眉空带九秋霜凤曰何
 谓弓腰曰昔年父母教舞作此弓弯状舞罢辞去凤
 亦寻觉(脞说后集)
吴兴姚合尝言有友王生者元和初夕梦游吴宫久之闻
 宫中出辇吹箫击鼓言葬西施王悲悼不止立召门客
 作挽歌生应声为词曰西望吴王阙云书金字牌连
 江张蕙帐择土葬金钗满池红心草三层碧玉台春风
卷三十四 第 7a 页
 无处所悽恨不胜怀及寤复记其事王生太原人
崇宁元年元日昏眠梦中作一诗云无赖春风试怒号共
 乘一叶傲惊涛不知两岸人皆愕但觉中流笑语高
 三月与陈莹中渡湘江是日大风当断渡小舟𣔙舞白
 浪中两岸聚观胆落莹中笑愈高余以诗语莹中莹中
 曰此公按后大行丛林
东坡倅钱塘梦神考召入禁中宫女环侍一红衣女捧红
 靴一只命坡铭之其中一联云寒女之丝铢积寸累步
 武所及云蒸雷起上极叹其敏捷(同前)
山谷昼卧梦与一道士升空道士曰与公游蓬莱觉天风
 吹鬓道士曰敛目俄有狗吠开目不见道士惟见宫殿鲁
卷三十四 第 7b 页
 直入有两玉人导升殿主揖之仙女侍之中有一女云
整琵琶鲁直爱其风韵顾之忘揖主者主者色庄故其
诗曰试问琵琶可闻否灵君色庄妓摇手与余亲言之
 今山谷集语不同盖更易耳(冷斋夜话)
少游南迁宿郡亭湖庙下侧枕视微波月影纵横追忆昔
宿垂云老借竹轩见西湖月色如此梦美人自言我天女也
以维摩像乞赞少游爱其画念曰非道子不能作此天
 女以诗戏少游曰不知水宿分风浦何似秋眠借竹轩
闻道诗词妙天下庐山对眼可无言少游梦中题其
像曰竺仪华梦瘴面囚首口虽不言十分似九应笑舌
覆大千作师子吼不如不搏取妙喜如陶家手(同前)
卷三十四 第 8a 页
陈智夫襄阳人慱学有才思尤长于歌诗尝遇异人授
 以吐纳之术故佳句多于梦中得之若花笑似留客鸟
 声如唤人又野花临水数枝恨芳草连天千里情之句
 虽前辈不能远过(遁斋闲览)
增修诗诂总龟卷之三十四
卷三十四 第 8b 页
卷三十四 第 1a 页
百家诗话总龟后集卷之三十四
  伤悼门
长庆四年退之为吏部侍郎薨于静安里第李翱行状载
 属纩之语云伯兄德行高晚年止四十二某位为侍郎
 年出伯兄十五岁且获终于牗下幸不失大莭以下见
 先人可谓荣矣翱祭文曰人心乐生皆恶其凶兄之在
 病则齐其终顺化以尽靡憾于中张籍祭诗亦曰公有
 旷远识生死为一纲及当临终辰意色亦不荒赠我珍
 重言傲然委衾裳盖其聪明之所照了德力之所成就
 故于生死之际超然如此宣室志载威粹骨蕝国世与
 韩氏为仇神人以帝命召公计事愈曰臣愿从大王讨
卷三十四 第 1b 页
 之未几而愈卒公神道墓志行状俱不载而止见于小
 说者如此岂东坡所谓其生也有自来其死也有所为
 乎李肇国史补谓愈登华山绝顶度不可返至于发狂
 恸哭今观易箦之际神色不乱如此不应于此而至于
 发狂恸哭也(葛常之)
太白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当代不饮酒虚名安在㦲
 君不见梁王池上月昔照梁王尊酒中梁王巳去明月
 在黄鹂怨解啼春风分明感激眼前事莫惜醉卧桃园
东又平原君安在科斗生古池坐客三千人而今知有
 谁君不见孔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
 坟三尺蒿藜居此类者尚多愚谓虽千万萹只是此意
卷三十四 第 2a 页
 非如少陵伤风忧国感时触景忠诚激切蓄寓深远各
 有所当也(黄常明诗话)
曾文肃熙宁初为海州怀仁令有监酒使臣张者小女甫
 六七岁甚为惠黠文肃之室魏夫人怜之教以诵诗书
 颇通解其后南北暌隔绍圣初文肃柄事枢时张氏女
 以入禁中虽无名位以善笔扎掌命令之出入忽与夫
 人相闻夫人以夫贵疏封瀛国称寿禁庭始相见叙
 旧自后岁时遣问夫人没张作诗以哭云香散帘帏寂
 尘生翰墨间空传三壶誉无复内朝班从此绝迹矣后
 四十年靖康之变张从昭慈圣献南渡至钱塘朱忠
 靖笔录所记 昭慈遣其传导反正之议张夫人者
卷三十四 第 2b 页
 即其人也年八十馀终(挥尘)
东汉李固忠直鲠亮志在许国不为身谋争立清河遂忤
 梁冀以致身首异处当时有提鈇上章乞收固尸如汝
 南郭亮者有星行至洛守卫尸丧如陈晋杨羌者亦可
 见固以忠获罪矣唐李华尝观党锢传抚卷而悲之且
 作诗曰古坟襄城野斜径横秋陂况不禁撨采茅莎无
 孑遗于乎生不能保其身死又不能保其藏骨之地天
 之不相善人何至是耶梅圣俞诗云汉家诛党人谁与
 李杜死死者有范滂其母为之喜喜死名愈彰生荣同
 犬豕故史臣以胡广赵戒为粪土而马融真犬豕哉(韵/语)
(阳秋)
卷三十四 第 3a 页
宋彭城王义康忌擅道济之功会文帝疾动乃矫诏送廷
 尉诛之故时人歌云可怜白浮鸠柱杀檀江州当时人
 痛之盖如此柰何王纲下移主威莫立洎魏军至瓜步
 帝方登石头以思之又何补哉刘梦得尝过其墓而悲
 之曰万里长城坏荒云野草秋秣陵多士女犹唱白浮
 鸠盖伤痛之深虽历三百年而犹不泯也(韵语阳秋)
苕溪云李杜画象古今诗人题咏多矣若子美其诗高妙
 固不待言要当知其平生用心处则半山老人之诗得
 之矣诗云吾观少陵诗谓与元气侔力能排天斡九地
 壮颜毅色不可求浩荡八极中生物岂不稠丑奸巨细
 千万殊竟莫见以何雕锼惜哉命之穷颠倒不见收青
卷三十四 第 3b 页
 衫老见斥饿走半九州瘦妻僵前子仆后攘攘盗贼森
 戈矛吟哦当此时不废朝廷忧尝愿天下圣大臣各伊
 周宁令吾庐独破受冻死不忍四海赤子寒飕飕伤屯
 悼屈止一身嗟时之人我所羞所以见公像再拜涕泗
 流推公之心古亦少愿起公死从之游(䂬溪)
渊明非畏枯槁其所以感叹时化推迁者盖伤时之急于
声利也非畏乱离其所以愁愤于干戈盗贼者盖以王
室元元为怀也俗士何以识之
七哀诗起曹子建其次则王仲宣张孟阳也释诗者谓病
 而哀义而哀感而哀悲而哀耳目闻见而哀口叹而哀
鼻酸而衰谓一事而七者具也子建之七哀哀在于独
卷三十四 第 4a 页
栖之思妇仲宣之七哀哀在于弃子之妇人张孟阳之
七哀哀在于已毁之园寝唐雍陶亦有七哀诗所谓君
若无定云妾作不动山云行出山易山逐云去难是皆
以一哀而七者具也老杜之八哀则所哀者八人也王
思礼李光弼之武功苏源明李邕之文翰汝阳郑虔之
多能张九龄严武之政事皆不复见矣盖当时盗贼未
息叹旧怀贤而作者也司马温公亦有五哀诗谓楚屈
原赵李牧汉晁错马援齐斛律光皆负才竭忠卒困于
谗而不能自脱盖有激而云尔(葛常之诗话)
白乐天元微之皆老而无子屡见于诗章乐天五十八岁
始得阿崔微之五十一岁始得道保同时得嗣相与酬
卷三十四 第 4b 页
 唱喜甚乐天诗云腻刺新胎发香绸小绣𥜗玉牙开手
爪苏颗点肌肤微之云且有承家望谁论得力时又云
嘉名称导保乞姓号崔儿三岁而亡白赋诗云怀抱
 而亡按墓志有子道护年三岁而卒以岁月考之即道
 保也孟东野连产三子不数曰皆失之韩退之尝有诗
 假天以宽其忧三人者皆人豪而不能忘情如此信知
割爱为难也若使学空天默默依前重作邓攸身伤哉
微之五十三道者遭此则又何必黑衣巾者闯然入其
 户而后喻哉(同上)
韩退之作李于墓志云余不知服食之说自何起杀人不
可计而慕尚之益至临死乃悔其为而退之乃躬自蹈
卷三十四 第 5a 页
 之以至于死白天乐所谓退之服硫黄一病讫不痊是
 也陈后山作嗟哉行云张生服石奴下潦上乾如渴乌
 韩子作志还自屠白笑未竟人复吁盖为此也然乐天
 与刑部李侍郎诗云金丹周学都无益姹女丹砂烧即
 飞则乐天深知服食之无验其肯以身试药以自毙乎
 则白笑未竟人复吁之句未必然尔山谷在贬所曾公
 衮有书劝其勿服金石药谷报云公衮疽根在旁乃不
 可食庭坚服之如晴云之在川谷安得有霹雳文也
 则知服金石者尤当屏去粉白黛绿之辈或者用以资
 色力其毙宜哉(丹扬集)
百家诗话总龟后集卷之三十四
卷三十四 第 5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