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总龟-宋-阮阅卷十四

卷十四 第 1a 页
增修诗话总龟卷之十四
   警句门(下)
石曼卿以诗酒豪爽得名尝独行京师倏有豪士揖曼卿
 语巳而曰公幸过我家曼卿语诺豪士顾从骑载曼卿
 同行入委巷前抵大第三四门乃至内堂庭户宏䴡施
 设锦绣侍女珠翠延饮求曼卿书字曼卿醉后书其诗
 筹笔驿等数篇豪士甚珍爱之赠曼卿金帛可直数十
 百千使从骑送归初不知其谁何后日寻迷不省所居
 闾里人不能知他日复遇之涂又以金数十两赠曼卿
 云筹笔驿诗意中流水远愁外旧山青最佳
欧阳詹乾德中献野史授黄岗宰有诗行于世闻猿云啼
卷十四 第 1b 页
 猿非有恨行客自多悲闻笛云不知吹者意何似听人
 心卧屏云横琴遮远洞举手出高峰公宇芦云渔家合
 得两三茎公退徐吟思倍清官满不将归旧隐萧萧留
 与后人听(雅言杂载)
缪岛云少从浮屠诗尚奇险如抛芥子降颠狒狒折杨枝
 洒醉猩猩夐出前辈(摭言)
湖南日试万言王璘与李群玉校书相遇于岳麓寺群玉
 揖之曰公何许人日试万言■群玉曰与公联句可
 乎璘曰惟子之命群玉破题授之曰芍药花开菩萨面
璘继之曰棕榈叶散夜叉头
东坡云儿子迈幼尝作林檎诗云熟果无风时自脱半窗
卷十四 第 2a 页
 迎日斗先红于等辈中亦号有思致者今巳老无他技
 但时出新句作酸枣尉有诗云叶随流水归何处牛载
 寒鸦过别村(百斛明珠)
眉山矮道士李伯祥好为诗格亦不能高往往有奇语如
 夜过脩行寺醉打老僧门皆可爱予幼时学于道士张
 易简观中伯祥与易简往来尝叹曰此郎君贵人也不
 知何以知之(同前)
狄焕南岳石楼晓望云数点当秋霁不知何处峰题岳路
 松云一嶂雨声归洞壑两条翠色下潇湘(雅言系述)
曾弼长沙人依逸人王元为诗友宿玉泉寺云山偷半庭
 月池印一天星君山云翠压鱼龙窟寒堆波浪心
卷十四 第 2b 页
蒋钧字不器营道人与刘洞陈甫为诗友寄柳宣云因借
梦书过竹寺学耕秋粟绕茆原戎昱诗有一夜不眠孤
 客耳主人门外有芭蕉钧代答云芭蕉叶上无愁雨自
 是多情听断肠
史虚白嵩洛人廖凝寄之诗曰饭僧春岭蕨醒酒雪潭鱼
 终于湓浦
林楚才贺州富川人赠致仕黄损诗云身閒不恨辞官早
 诗好常甘得句迟
陈甫字惟岳吉水人赠黄岩云清时不作登龙客绿鬓閒
 梳傍草堂漳江感怀云一雨洗残暑万家生早凉村居
 云暮鸟归巢急寒牛下陇迟诗云算吟千百首方得两
卷十四 第 3a 页
 三联
高元矩宣城人赠宣城宰云砚贮寒泉碧庭堆败叶红赠
 徐学士云鸾掠琴弦穿静院吏收诗草下閒庭
杨凫字舄之闽人山中即事云背日流泉生冻早逆风归
 鸟入巢迟
李平关右人读武席内传云龙髯巳断嫔嫱老豹尾不来
 𡵨路长閒书云至人无梦梦不到天道恶盈盈有馀
曹崧衡阳人题衡山寻仙观云千年松引东陵鹤三级芝
 田草木香赠陈先生云读太元经秋醮罢注参同契夜
 灯微经罗大夫故居云鹿眠荒圃寒芜白鸦噪残阳败
 叶飞
卷十四 第 3b 页
秘馆以上巳日会西池王仲至有二诗张文潜和之最工
 云翠浪有声黄帽动春风无力綵旗垂秦少游云帘幕
 千家锦绣垂仲至笑曰此语又待入小石调也少游有
 烦逸少书陈迹更属相如赋上林之句诸人亦为难及
山谷曰余作两句云清鉴风流归贺八飞扬跋扈付朱三
 未知可赠谁不能成章(王直方诗话)
有以长韵诗上王仲至其一联云狗监传新赋鸡林购近
 诗属对颇工而终篇无若此者言辞鄙陋几可绝倒岂
 所谓寸有所长耶
舒王和人歌曲有暖字韵一篇余清老云更有一篇只记
 一句云夕阳到处花偏暖及尝代一小儿赋花糕诗一
卷十四 第 4a 页
 绝恨不得见
荆公在金陵尝指壁上所题两句云一水戽(一云/护)田将绿
绕两山排闼送青来
张埙字叔和谓余曰埙一日到洛中谒潞公方饭后坐于
 一亭亭边皆兰既见不交一谈对坐几时公方曰香来
 也叔和以为平生所未闻潞公云凡香嗅之则不佳须
 待其因风自至余始悟山谷诗云披拂不盈怀时有暗
 香度
韩持国有云青烟人几家绿野山四合当时无不传诵
东坡云参寥善绝句有云隔林彷佛闻机杼知有人家在
 翠微每为人诵后来黄州相聚半年京师故人以书相
卷十四 第 4b 页
 遗曰知有僧在彼非隔林彷佛闻机杼和尚耶仆谓参
 寥曰此吾师七字师号也
梅圣俞在礼部考校时和欧阳文忠公春雪诗云有梦皆
 蝴蝶逢𫀆只纻麻用事如此乃可贵
余爱张文潜过宋都诗云白头青鬓有存没落日断霞无
 古今不减老杜
山谷有光山道中雪诗云山衔斗柄三星没雪共月明千
 里寒都尉王晋卿足成鹧鸪天云才子阴风度远关清
 愁曾向画图看山衔斗柄三星没雪共月明千里寒新
 路陌旧江干崎岖谁叹客程难临风更听昭华笛蔌蔌
 梅花满地残
卷十四 第 5a 页
舒王与吴彦律云含风鸭绿鳞鳞起弄日鹅黄袅袅垂
 自云此几凌轹造物
张文潜谓余曰黄九云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
 灯真奇语(并同前)
诗云千山送客东西路一树照人南北枝王康功推官作
牛丞相奇章公初为诗矜奇特语至有地瘦草丛短句明
 年秋卷成呈之曰有求色必赧凭酒意乃伸益加能矣
 明年乃上第因曰杨茂卿云河势昆崙远山形𦴻萏秋
 此过华阴山下作初用莲峰作𦴻萏的当而暗尽矣
(刘禹锡佳话录)
蜀王建时杨义方能文词为春日诗云海边红日半离水
卷十四 第 5b 页
 天外暖风轻到花赠王枢密云两声鞭自禁门出一簇
 人从天上来(异闻录)
唐求刘郇伯有诗名唐求临池洗砚诗云恰似有龙深处
 卧被人惊起黑云生又渐寒沙上路欲暝水边村早行
 云沙上鸟犹睡渡头人巳行诗思不出二百里间刘郇
 伯为范郑郎中诗友范得句云岁尽天涯雨久而难对
 刘郇伯曰人生分外愁范赏之然老于新津之东渡非
 隐非吏二子亦可凌厉名埸而死丘樊所谓蜀人无志
怀土正此也(北梦琐言)
余问山谷今之诗人谁为冠曰陈无巳其佳句可得闻乎
 曰吾见其作温公挽辞一联便知其才不可敌曰政虽
卷十四 第 6a 页
 随日化身已要人扶
盛次仲孔平仲同在馆中雪夜论诗平仲曰当作不经人
 道语曰斜拖阙角龙千尺澹秣墙腰月半棱次仲曰甚
 佳其未大乃曰看来天地不知夜飞入园林总是春平
 仲乃服(并同前)
舒王尝寄蒋山元禅师诗曰不与物违真道广每随缘起
 自禅深(冷斋夜话)
   唱和门
熙宁间初作东西府望气者云有天子气及府成车驾果
幸张掞以诗庆二府诸公荆公和云曾留上主经过迹
 更费高人赋咏才(倦游录)
卷十四 第 6b 页
唐路德延有孩儿诗五十韵传于世侍郎张公师锡次韵
 成老儿诗曰鬓发尽皤然眉分白雪鲜周回延客话伛
偻抱孙怜无病常供粥非寒亦衣绵假温衾拥背借力
杖支肩貌比三峰老年过四皓仙唤方离枕上扶始到
 门前每爱烹山茗尝嫌打石莲耳聋如塞纩眼暗似笼
 烟宴坐羸扶几乘骑困亸鞭头摇如转旋唇动若抽牵
 骨冷愁离火牙疼怯漱泉形骸将就木囊橐尚贪钱
胶睫乾眵缀粘髭冷涕悬披裘腰懒系濯手袖慵揎抬
举衣频换扶持药屡煎坐多茵易破行少履难穿喜婢
 裁裙布嗔妻买粉钿房教深下幕床遣厚铺毡琴听怜
 三乐图张笑七贤看经嫌字小敲磬喜声圆食罢羹
卷十四 第 7a 页
 流袂杯馀酒带涎乐来须遣罢医到久相延裹帽纵模
 掠梳头取次缠长吁思往事多感听哀弦气注腰还重
 风牵口更偏墓松先遣种志石预令镌客到唯求药僧
 来忽问禅养茶悬土灶曝艾晒檐椽怒仆空睁眼嗔童
 谩握拳心惊嫌鞠蹴脚软怕鞦韆局缩同寒狖摧豗似
 饿鸢观瞻多目眩举动即头旋女嫁求红烛男婚乞彩
 笺巳闻颁几杖宁更佩韦弦宾客身非与儿孙事巳传
 养和屏作伴如意佛相连久弃登山屐惟存负郭田呻
 吟朝不乐展转夜无眠呼稚临床伴看书就枕边冷怀
 疑贮水虚耳讶闻蝉束帛非无分安车信有缘伏生甘
 坐末绛老让行先拘急将风夜昏沉欲雨天鸡皮尘旋
卷十四 第 7b 页
溃儿齿食频填每忆居郎省常思钓渭川喜逢迎佛会
 羞赴赏花筵径远令移槛阶危索减砖好生焚鸟网恶
 杀杵鱼船既感桑榆日常嗟蒲柳年长思当弱冠悔不
 剩狂颠(青箱杂记)
牛僧孺将赴举时投贽于刘梦得对客展读飞笔涂窜其
文居三十年梦得守汝牛出镇汉南枉道汝水驻旌信
 宿酒酣赠诗于梦得曰粉署为郎二十春向来名辈更
无人休论世上升沉事且斗尊前见在身珠玉会应成
 咳唾山川犹觉露精神莫嫌恃酒轻言语曾把文章谒
 后尘梦得方悟往年改文卷之事和答云昔年曾忝汉
 朝臣晚岁空馀老病身初见相如成赋日后为丞相倚
卷十四 第 8a 页
 门人追思往事咨嗟久幸喜清风语笑频犹有当时旧
 冠剑待公三日拂埃尘(古今诗话)
长庆二年王起自中书舍人知举放进士周墀及第后同
 在翰林会昌三年起自仆射再放榜时周墀任华州因
 寄诗贺叙同在翰林日文场三化鲁儒生二十馀年振
重名曾忝木鸡誇羽翼又陪金马入蓬瀛虽欣月桂居
 先折更羡春兰最后荣欲到龙门看风水关防不许暂
 离营答曰贡院离来二十霜谁知更忝主文场杨叶纵
 能穿旧的桂枝何必爱新香九重每忆同仙禁六艺初
 吟得夜光莫道相知不相见莲峰之下有龚黄人以为
 绝唱(广卓异记)
卷十四 第 8b 页
韦中宪蟾廉问鄂州春日除 祖筵上题文选两句云悲
莫悲兮生别离登山临水送将归以毫笺授宾从请续
其句坐中怅望皆不属有酒妓泫然曰某不知欲口占
 两句乃曰武昌无限新开柳不见杨花扑面飞坐客嘉
 叹韦有赠聋僧诗云岭东西烟霭合两问茅屋一溪
 云师云耳重谁解知师意人是人非不欲闻雅言杂载
曹相确镇浙西日会湖中郡判官王枢举进士严恽诗曰
春光苒苒归何处更向花前把一杯尽日问花花不语
 为谁零落为谁开王仰其才调和曰花落花开人世梦
 衰荣閒事且持杯春风底事轻摇落何似从来不要开
(同前)
卷十四 第 9a 页
龚颖自负文学少许可又谈论多所折难知鼎州士罕造
 其门独丁晋公贽文求见颖倒屣迎迓酬对终日至于
 忘食曰自唐韩柳后今得子矣翌日丁献诗于颖颖次
韵和酬曰胆怯何由戴铁冠只缘昭代奖孤寒曲肱未
遂违前志直指无闻是旷官三諌每传朝客说五溪閒
 凭郡楼看祝公早得文场隽况值天阶正舞干(青琐/杂记)
江西韦丹大夫与僧灵彻为忘形之契寄彻诗云王事纷
 纷无暇日浮生冉冉只如云已为平子归休计五老峰
前必共论彻酬曰年老身闲无外事麻衣草坐只容身
 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云溪友议)
白中令镇荆南杜蕴常侍问长沙诸从事卢发致瞍焉发
卷十四 第 9b 页
 酒酣傲睨公少不怿因改著词令曰十姓胡中第六胡
也曾金阙掌洪炉少年从事誇门地莫向尊前喜气粗
卢答曰十姓胡中第六胡文章官职胜崔卢暂来关外
分忧寄不称宾筵语气粗公极欢(摭言)
梅圣俞客欧阳晦夫使工画茅庵已居其中一琴横床而
 已曹子方作诗四韵仆和云寂寞王子猷回船剡溪路
 超遥戴安道月夕谁与度倒披王恭氅半掩袁安户应
 调折弦琴自和撚须句(百斛明珠)
东坡云余在广陵与晁无咎昙秀道人同舟送客山光寺
 客去余醉卧舟中秀作诗云扁舟乘兴到山光古寺临
 流胜气藏惭愧南风知我意吹将草木作天香予和云
卷十四 第 10a 页
闹里清游似隙光醉时真境发天藏梦回拾得吹来句
十里南风草木香余昔对文忠公诵文与可诗云美人
 却扇坐羞落庭下花公曰此非与可诗世间元有此句
 与可拾得耳后五年秀来惠州见予偶道其事(直方/诗话)
邓洵美连山人乾祐二年中进士第与司空昉少保溥同
 年谒刘氏不礼归武陵时周氏有其地且辟在幕府未
几司空氏自禁林出使武陵与洵美相遇赠诗曰忆昔
 词场共着鞭当时莺谷喜同迁关河契阔三千里音信
 稀疏二十年君遇巳知依玉帐我无才藻步花砖时情
 人事堪惆怅天外相逢一泫然洵美和云词场几度让
 长鞭又向清朝贺九迁品秩虽然殊此日岁寒终不改
卷十四 第 10b 页
 当年驰名早巳超三院侍直仍忻步八塼今日相逢番
 自愧闲吟对酒倍潸然相国归阙率偕载而辞以疾不
 行相国语同年少保公公时在黄阁洵美在武陵又为
 诗寄之云衡阳归雁别重湖衔到同人一𥿄书忽见姓
 名双泪落不知消息十年馀綵衣我已登黄阁白社君
 犹葺旧居南望荆门千里外暮云重叠满晴虚周氏疑
 洵美漏泄密谋急追捕易俗场官而遇害建隆初王师
 下湖湘相国复牧衡阳道经易俗场作诗吊曰十年衣
 染帝乡尘踪迹仍传活计贫高掇桂枝曾遂志假拖蓝
 绶至终身侯门寂寞非知巳泽国恓惶似旅人今已向
 公坟畔过不胜怀抱暗酸辛(雅言系述)
卷十四 第 11a 页
山谷云金华俞清老名子中三十年前与予共学于淮南
 元丰甲子相见于广陵自云荆公欲使之脱缝掖着僧
 伽藜奉香火于半山宅寺所谓报宁禅院者予之僧名
紫琳字清老无妻之累去作半山道人似为不难事然
生龟脱筒亦难堪忍后数年见之儒冠自若因尝戏和
 清老诗曰索索叶似雨月寒遥夜阑马嘶车鸣铎群动
 不遑安有人梦超俗去发脱儒冠平明视清镜政尔良
 独难子瞻屡哦此诗以为妙(直方诗话)
乾祐元年户部侍郎王仁𥙿放王溥状元及第溥不数年
 拜相仁𥙿时为太子少保有诗贺曰一战文埸拔赵旗
 便携金鼎赞无为白麻骤降恩何厚黄閤初闻喜可知
卷十四 第 11b 页
跋敕案前人到少筑沙堤上马行迟押班长幸遥相见
 亲狎争如未贵时溥和曰挥毫文战偶搴旗待诏金华
亦偶为白社遽当宗伯选赤心旋遇圣人知九霄得路
荣虽极三接承恩出每迟职在台司多少暇亲师不及
 舞雩时(广卓异记)
鲁直使余对句曰呵镜云遮月对曰啼妆露着花鲁直罪
 余于诗深刻见骨不务含蓄余竟不晓此论当有知者
(冷斋)
僧修诗话总龟卷之十四
卷十四 第 1a 页
百家诗话总龟后集卷之十四
   评史门
安禄山及永王璘有窥江左之意子偒劝其取金陵史称
 薛镠李台卿等为璘谋主而不及李白白传止言永王
璘辟为府僚璘起兵遂逃还彭泽审尔则白非深于璘
者及观白集有永王东巡歌十一首乃曰初从云梦开
 朱邸更取金陵作小山又云我王楼舰轻秦汉却似天
 皇欲度辽若非赞其逆谋则必无是语矣白既流夜郎
 有书怀诗云半夜水军来浔阳满旌旃空名适自误迫
胁上楼船从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辞官不受赏翻谪
 夜郎天宋中丞荐白启云遇永王东巡胁行中道乃用
卷十四 第 1b 页
 白述怀意以收拭其过尔孔巢父亦为永王所辟巢父
 察其必败㓗身潜遁由是知名使白如巢父之计则安
 得有夜郎之商哉老杜送巢父归江东云巢父掉头不
 肯往东将入海随烟雾其序云兼呈李白恐不能无微
 意也(黄常明)
唐穆宗时令狐楚为相为景陵使以佣钱献羡馀怨声系
 路致有衡州之贬观发潭州寄李宁常侍诗云君今
侍紫垣我已堕青天委废从兹日旋归在几年又有答
 窦巩中丞诗云何年相赠答却得在中台亦可见其去
 国惨伤之情矣孔子曰苟患失之无所不至其楚之谓
 乎观甘露之事则可见矣当是时也王涯等被系神策
卷十四 第 2a 页
仇士良白涯与李训谋逆将立郑注楚时以旧相在阙
下文宗召楚至帝对楚悲愤因付涯讯牒曰果涯书耶
楚曰涯诚有谋罪应死呜呼观望腐夫阉人而诬寘人
于死地楚忍为之乎甘露野史乃言尚赖旧相令狐
楚独为辩明若以史为證则野史之言未必公也
杜牧之作李和鼎诗云鵩鸟飞来庚子直谪去日蚀辛卯
年由来枉死贤才士消长相持势自然盖言郑注事也
方是时和鼎论注不可为相旋致贬谪故牧之作诗痛
 之如此议者谓辛卯年在宪宗之时而文宗时无辛卯
也岂牧之误乎余谓牧之所云非谓实庚子辛卯也鵩
集于舍班固书庚子之日日有蚀之诗人有辛卯之咏
卷十四 第 2b 页
借是事以明李甘之冤尔
杜牧之集有李给事诗二首其中有纷纭白昼惊千古铁
锁朱殷几一空之句谓郑注甘露之事也又有可怜刘
校尉曾讼石中书之句牧之自注云给事曾忤仇士良
人遂以为给事者李石也余尝考之李石虽尝为给事
然劾郑注之事史所不载语言忤仇士良然亦在石拜
相之后石既拜相则牧之诗题不应以给事为称其非
李石明矣当时唯有李中敏与牧之厚善尝因旱欲乞
斩注以申宋申锡之冤帝不省遂以病告归颖阳令牧
之有元礼去归缑氏学之句牧之自注云因论郑注告
归颖阳又史云注诛迁给事其后仇士良以开府荫其
卷十四 第 3a 页
 子中敏曰内谒者安得有子士良惭恚由是复弃官去
 由是论之则是中敏无疑矣
唐太和末阉尹恣横天子以拥虚器为耻而元和逆党未
 讨帝欲夷绝其类李训谓在位操权者皆碌碌独郑注
 可共事遂同心以谋巳而杀陈宏志于青泥驿相继王
 守澄杨承和韦元素王践言皆不保首领又断崔潭峻
 之棺而鞭其尸剪除逆党几尽亦可谓壮矣意欲诛宦
   乃复河湟归河朔诸镇天子向之郑注虽招权纳
 贿然出节度陇右欲因王守澄之葬乘群宦临送以镇
 兵悉诛之谋亦未必不善会李训先五日举事遂成甘
 露之祸世以成败论人物故训注不得为忠至李德𥙿
卷十四 第 3b 页
 谓不可与徒隶齿亦太甚矣按唐史李甘与李中敏皆
 尝论郑注不可为相故甘有封州之谪而中敏有颖阳
 之归杜牧之赠甘诗云太和八九年训注极虓虎吾君
 不省觉二凶日威武喧喧皆传言明辰相登注和鼎顾
 予云我死有处所明日诏书下商斥南荒去又有赠中
 敏诗云元礼去从缑氏学江充来见大台宫曲突徙薪
 人不会海边今作钓鱼翁盖深痛二公之言不行而训
 注得恣其谋也盖当是时仇士良窃国柄势焰熏灼士
 大夫于议论之间不敢以训注为是以贾杀身之祸故
 牧之之诗如此于乎东汉之季柄在宦官陈蕃之徒以
 忠勇之资谋殪其党而事亦不遂史载其名殆如日星
卷十四 第 4a 页
而训注以当时士夫畏慑士良辈遂加以奸凶之目而
史亦以为乱人万世之下无以自白其深可痛惜哉家
藏甘露野史三卷及乙卯记一卷二书之说特相矛盾
甘露野史之言上令训等诛宦官事觉反为所擒而乙
卯记乃谓训等有逆谋盖甘露史出于朝廷公论而乙
卯记附会士良之私情也乙卯记后有朱实跋尾数百
言以乙卯所记为非是其说与野史同余故表而出之
(葛常之)
三良以身殉秦缪之葬黄鸟之诗哀之序诗者谓国人刺
缪公以人从死则咎在秦缪而不在三良矣王仲宣云
结发事明君受恩良不訾临殁要之死焉得不相随陶
卷十四 第 4b 页
 元亮云厚恩固难忘君命安可违是皆不以三良之死
 为非也至李德𥙿则谓社稷死则死之不可许之死与
 梁丘㩀安陵君同讥则是罪三良之死非其所矣然君
 命之于前而众驱之于后为三良者虽欲不死得乎唯
 柳子厚云疾病命固乱魏氏言有章从邪陷厥父吾
 欲讨彼狂使康公能如魏颗不用乱命则岂至陷父于
 不义如此哉东坡和陶亦云顾命有治乱臣子得从违
 魏颗真孝爱三良安足希似与柳子之论合而过秦缪
 墓诗乃云缪公生不疏孟明岂有死之日而忍用其良
 乃知三子徇公意亦如齐之二子从田横则又言三良
 之殉非缪公之意也
卷十四 第 5a 页
韦苏州睢阳感怀诗有曰宿将降贼庭儒生独全义宿将
谓许远儒生谓张巡也盖当时物议以为巡死而远就
虏疑远畏死而辞服于贼故应物云尔韩愈尝有言曰
远诚畏死何苦守尺寸之地食其所爱之肉以与贼抗
 而不降乎斯言得矣巡死后贼将生致远于偃师远亦
以不屈死则是远亦终死贼也
李义山诗云本为留侯慕赤松汉廷方识紫芝翁萧何
 只解追韩信岂得虚当第一功是以萧何功在张良下
 也王元之诗云纪信生降为沛公草荒孤垒想英风汉
 家青史缘何事却道萧何第一功是以萧何功在纪
 信下也余谓炎汉创业何为宗臣高祖设指纵之喻
卷十四 第 5b 页
尽之矣他人岂容议耶
盗杀武元衡也白乐天为京兆掾初非言责而请捕盗以
必得为期时宰恶其出位坐赋新井篇逐之九江故因
闻琵琶乃有天涯流落之感至于泪湿青衫之上何惫
如此哉先文康公尝有诗云平生趣操号安恬退亦恬
然进不贪何事浔阳恨迁谪轻将清泪湿青衫又云
及泉曾改庄公誓胜母终回曾子车素绠银床堪泪
堕更能赋咏独何如
左太冲陶渊明皆有荆轲之咏太冲则曰虽无壮士节与
 世亦殊伦渊明则曰惜哉剑舞疏奇功遂不成是皆以
成败论人者也余谓荆轲功之不成不在荆轲而在秦
卷十四 第 6a 页
 舞阳不在秦舞阳而在燕太子舞阳之行轲固心疑其
 人不欲与之共事欲待他客与俱而太子督之不巳轲
 不得已遂去故羽歌悲怆自知功之不成巳而果膏刃
秦庭当时固巳惜之然槩之于义虽得秦王之首于燕
亦未能保终吉也故杨子云荆轲为丹奉于期之首燕
 督亢之图入不测之秦实刺客之靡也焉可谓之义也
 可谓善论轲者
汉文欲轻刑而反重议者以谓失本惠而伤吾仁故也或
 又咎帝短丧为伤于孝予观遗诏率皆言为巳损制
 未尝使士庶皆短丧也厥后丞相翟方进与薛宣服母
 丧皆三十六日而除而颜师古注云汉制自文帝遗诏
卷十四 第 6b 页
 国家遵以为常则咎不在文帝矣而王荆公诗云轻刑
 死人众丧短生者偷仁孝自此薄哀哉不能谋䡖刑
 死人众则固然矣短丧生者偷则似诬文帝也(俱同上)
百家诗话总龟卷之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