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总龟-宋-阮阅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诗话总龟卷之七
   评论门(三)
南岳李岩老好睡众人食罢下棋岩老辄就枕阅数局乃
 一展转云我始一局公几局矣东坡曰岩老常用四脚
 棋盘只着一色黑子昔与边韶敌手今被陈搏饶先着
 时自有输嬴着了全无一物欧阳公诗云夜凉吹笛千
 山月路暗迷人百种花棋罢不知人换世酒阑无柰客
思家殆类是也(百斛明珠)
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常建诗也文忠公最爱赏以为
 不可及此语诚可人意然于公何足道岂非厌饫刍豢
 反思螺蛤耶
卷七 第 1b 页
予在都下有传太白诗者其略曰朝披云梦泽又曰笠泽
青茫茫此非世人语也盖有见太白在酒肆而得此诗
者神仙之道真不可度绍圣元年九月过广州访崇道
太师何德顺有神仙降其室因言女仙也赋诗立成有
 超逸绝尘语或以其托于箕帚如世之紫姑神者疑之
然味其言非紫姑所能至有入鬼狱群鸟兽者而托于
箕帚岂足怪哉崇道好事喜客多与士大夫游其必
有以致哉
七言之伟䴡者杜子美云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
 雀高五更鼓用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尔后寂寥
 无闻直至永叔云苍波万古流不尽白鹭双飞意自
卷七 第 2a 页
 闲万马不嘶听号令诸蕃无事乐耕枟可以并驱争先
 矣小生云令严钟鼓三更月野宿貔貅万灶烟又云露
 布朝驰玉关塞捷书夜到甘泉宫亦庶几焉
乐天为王涯所诬谪江州司马甘露之祸乐天在洛适游
香山寺有诗云当君白首同归日是我青山独往时不
 知者以乐天为幸之乐天岂幸人之祸者盖悲之也
俗传书生入官库见钱不识或怪而问之生曰固知其为
钱但怪其不在𥿄裹中耳予读渊明归去来辞云幼稚
盈室瓶无储粟乃知俗传可信使瓶有储粟亦甚微矣
 此翁平生只于瓶中见粟也马后夫人见大练乃为异
 物晋惠帝问饥民何不食肉麋细思之皆一理也聊为
卷七 第 2b 页
 好事一笑永叔尝言孟郊诗鬓边虽有丝不堪织寒衣
 纵使堪织能成几何
渊明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采菊之次偶见南山初
 不用意而景与意会故可喜也今皆作望 南山子美
云白鸥没浩荡万里谁能驯盖灭没于波间耳而朱敏
求谓予曰鸥不解没改作波字改此觉一篇神气索然
唐宋五代文章衰尽诗有贯休有亚栖村俗之气大率相
 似如苏子美家收藏张长史书云隔帘歌已俊对面貌
 弥精既凡恶而字画真亚栖之流近见曾子固编李太
白诗自谓颇获遗亡而有赠怀素草书歌及笑矣乎数
 百篇皆贯休以下词格二人者皆号有识故知者深可
卷七 第 3a 页
 怪如白乐天赠徐凝韩退之赠贾岛之类皆世俗无知
 者所托此不足怪
杜子美诗云自平宫中吕太一世莫晓其义而妄者至以
 为唐时有自平宫偶读明皇实录有中官吕太一叛广
 南此诗故云而下文有南海收珠之语见书不广而轻
 改文字鲜不为笑也
秋菊有佳色浥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一觞
难独进杯尽壶自倾日入群动息归鸟趍林鸣啸傲东
 轩下聊复得此生靖节以无事自适为得此生则见役
 于物非失此生耶
贵公子雪中饮醉临槛向风曰爽哉此风左右皆泣下贵
卷七 第 3b 页
 公子惊问之曰吾父昔日以爽亡楚襄登台有风飒然
 而至王曰快哉此风寡人与众共者耶宋玉讥之曰此
 独大王之风庶人安得而共之不知者以为謟也知之
 者以为风也唐文宗诗曰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柳
 公权续之曰薰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惜乎宋玉不在
旁也
湘中老人读黄老手挼紫蔂坐碧草春至不知湖水深日
暮忘却巴陵道唐末有人见作是诗其辞气殆是李商
 仙予都下见有人携一𥿄文书字则颜鲁公也墨迹如
 未乾𥿄亦新健其首两句云朝披云梦泽笠钓青茫茫
 此语非太白不能道
卷七 第 4a 页
南都王谊伯书江滨驲垣谓子美诗历五季兵火多升缺
 奇异虽经其祖父公所理尚有疑阙者谊伯谓西川有
 杜鹃东川无杜鹃涪万无杜鹃云安有杜鹃盖是题下
 注断自我昔游锦城为首句谊伯误矣盖子美诗备诸
 家体非必率合程度侃侃者然也是篇句处凡五杜鹃
 岂可以文害辞辞害意即原子美之意类有所感托物
 以发者也亦六义之比兴离骚之法欤按博物志杜鹃
 生子寄之他巢百鸟饲之今江东所谓杜宇曾为蜀帝
 王化禽飞去旧城荒是也且禽鸟之微知有尊故子美
 诗云重是古帝魂又礼若奉至尊子美盖讥当时之刺
 史有不禽鸟若也自唐明皇已后天步多棘刺史能造
卷七 第 4b 页
 次不忘于君者可得而考严武在蜀虽横敛刻薄而实
资中原是西川有杜鹃耳其不虔王命负固以自抗擅
 军旅绝贡赋如杜克逊在梓州为朝廷西顾忧是东川
无杜鹃耳至于涪万云安刺史微不可考凡其尊君者
 为有也怀贰者为无也不在夫杜鹃真有无也谊伯以
 为来东川闻杜鹃声烦而急乃始疑子美诗跋疐𥿄上
 语又云子美不应叠用韵子美自我作古叠用韵无害
 于为诗仆见如此谊伯博学强辨殆必有以折衷之
悲陈陶云四十万人同日死此房琯之败也唐书作陈涛
 不知孰是时琯既败犹欲持重有所伺而中人邢延恩
 促战遂大败故此次篇悲长坂云焉得附书与我军忍
卷七 第 5a 页
 待明年莫仓卒
后出塞云我本良家子出师亦多门将骄益愁思身贵不
 足论跃马三十年恐辜明主恩(云/云)恶名幸脱免穷老
 无儿孙味此诗盖禄山反时其将帅有脱身归国而禄
 山尽杀其妻子者不知其姓名可恨也
忆昔诗云关中小儿坏纲纪谓李辅国也张后不乐上为
 忙谓肃宗张皇后也为留猛士守未央谓郭子仪夺兵
 柄入宿卫也
子美自许稷与契人未必许也然其诗云舜举十六相身
 尊道更高秦时用商鞅法令如牛毛自是稷契辈人口
 中语也又云知名未足称局促商山芝又曰王侯与蝼
卷七 第 5b 页
 蚁同尽随丘墟愿闻第一义回向心地初乃知子美诗
 尚有事在
玉川子作月蚀诗云岁星坐福德官爵奉董秦忍使黔娄
 生覆尸无衣巾详味此诗则董秦当是无功而享厚䘵
 董秦李忠臣也天宝末骄将屡立战功虽粗官亦颇知
 忠义代宗时吐蕃犯阙徵兵忠臣即日赴难或劝择日
 忠臣怒曰君父在难乃择日也后卒污朱泚伪命诛考
 其始终非无功而享厚䘵者不知玉川子何以有此句
诗人有写物之功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他木殆不可以当
 此林逋梅花诗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决非桃李诗皮日休白莲诗云无情有恨何人见月冷
卷七 第 6a 页
 风清欲坠时决非红莲诗此乃写物之功若石曼卿红
 梅诗云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此村学中至陋语也
王焘集外台秘要有代茶饮子一首云格韵高绝惟山居
野人乃当作之予尝依法治服其利鬲调中信如所云
 而其气味乃一服煮散耳与茶了无干涉薛能诗云粗
 官乞与真抛掷赖有诗情合得尝又作鸟觜诗曰盐损
添宜戒姜宜煮更誇乃知唐人之于茶盖有河朔脂麻
气也(并同前)
老杜云张公一生江海客身长九尺须眉苍谓张镐也萧
 嵩荐之云用之为帝王师不用则穷谷一叟尔(同前)
长沙天策府诸学士所著文章擅名者惟徐东野李洪皋
卷七 第 6b 页
 耳然其诗皆浮脆轻艳铅华歌舞一时尊俎间语独东
 野赠江处士一篇可采曰门在松阴里山僧几度过药
 灵丸不大棋妙子无多薄雾笼寒径残风恋绿萝金
 乌兼玉兔年几柰公何(玉壶清话)
将进酒魏谓之平关中吴谓之章洪德晋谓之因时运梁
 谓之石首扃齐谓之破侯景周谓之取巴蜀李白所拟
直劝岑夫子丹丘生饮耳李贺深于乐府至于此作其
 辞亦曰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滳珍珠红嗟乎作诗者
 摆落鄙近以得意外趣者古今难矣(乐府集)
君马黄古词云君马黄臣马苍二马同逐臣马良终言美
 人归以南归以北驾车驰马令我伤李白拟之遂有君
卷七 第 7a 页
马黄我马白马色虽不同人心本无隔其末云相知在
急难独好亦何益自能驰骋不与古人同圈摸非远非
近此可谓善学诗者欤
日出东南隅行古词曰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旧说邯
郸女子姓秦名罗敷为邑人千乘王仁妻仁为赵王家
令罗敷出采桑陌上赵王登楼见而悦之置酒欲夺焉
罗敷弹筝作陌上桑以自明不从今其词乃罗敷采桑
 陌上为使君所邀罗敷盛誇其夫为侍郎以拒之论者
病其不同大抵诗人感咏随所命意不必尽当其事所
谓不以辞害意也且发乎情止乎礼义古诗之风也今
 次是诗盖将体原其迹而以辨䴡是逞约之以义殆有
卷七 第 7b 页
 所未合而卢思道传縡张正见复不究明更为祖述使
 若其夫不有东方骑不为侍中郎不作专城居乃得从
 使君之载欤如刘邈王筠之作蚕不饥日未暮亦安得
 徬徨为使君留哉萧撝殷谋曾不足道而沈君攸所谓
 看金怯举意求心自可知者庶几焉故秋胡妇曰妇人
 当采桑力作以养舅姑亦不愿人之金此真烈之辞耳
 余尝拟古作一篇以著罗敷所以待使君之当然者直
 欲规诸■子以就雅正岂固与古人争驱哉其词曰罗
 敷十五六采桑城南道脸媚夺朝霞蛾眉淡初扫桑枝
 间桃树不见桃花好采桑未盈筐春寒蚕欲老使君从
 南来黄金络马脑调笑一不顾东风摇百草
卷七 第 8a 页
玄云周礼保章氏以五云之物辨吉凶水旱丰荒之祲云
 黑为水魏刘掞诗曰玄云起高岳中朝弥八方春秋孔
 演图曰黄帝之将兴黄云升于堂文命之候玄龙冲云
汉曲名此谓是乎
陇头吟陇州有大陇小陇二山即天水大坂也古词云陇
 头流水鸣幽咽遥望秦川肠欲绝作是诗者著征役之
 思耳
关山月木兰诗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
 光照铁衣
济黄河援神契黄河者水之伯上应天河郦元水经云河
 源出昆崙之墟山海经昆崙纵横万里高万有一千里
卷七 第 8b 页
 有青白赤黑河环其墟其泉出东北陬屈向东南流为
 中国河百里一小曲千里一大曲发源乃入中国常然
 尔雅河出昆崙墟色白由此言之今之黄河所谓白河
 也而物理论乃云河色黄赤
渡易水曲荆轲去燕入秦渡易水为之歌曰风萧萧兮易
 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其后如吴均所作虽叙征虏
 事盖亦取轲感激之意
董逃行言神事传休奕九秋篇十二章乃叙夫妇别离之
 思梁简文赋行幸甘泉宫歌复云董桃律金紫贤妻侍
禁中疑若引董贤及子瑕残桃事终云不羡神仙侣排
 烟逐驾鸿皆所未详按汉武内传王母觞帝命侍女索
卷七 第 9a 页
 桃剩桃七枚大如鸭子形色正青以四枚啖帝因自食
其三帝收馀核王母问何为帝曰欲种之王毋曰此桃
 三千岁一生实柰何帝乃止于是数过命侍女董双成
 吹云和笙觞作者取诸此耶
桃叶歌桃叶王献之爱妾名也其妹曰桃根词云桃叶复
 桃叶桃叶连桃根今秦淮口有桃叶渡即其事也古人
载桃叶答献之乃团扇辞盖传者误也
团扇歌晋中书令王珉好持白扇其侍人谢芳歌之因以
 为名一说珉与嫂婢有情好甚笃嫂鞭挞过苦婢素善
 歌而珉好持白团扇故云团扇复团扇许持自遮面憔
 悴无复理羞与郎相见
卷七 第 9b 页
大垂手舞貌也楚辞曰二八齐容起郑舞祍若交竿舞按
 下梁刘孝标舞诗曰转袖随歌发顿履赴弦馀度行过
 接手回身乍敛裾
胡姬年十五李白乐府有白鼻騧其词曰银鞍白鼻騧绿
 地障泥锦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且就胡姬饮
豫章行豫章邑名汉南昌县隋为豫章有豫章江江连九
 江有钓矶陶侃少时尝宿此夜闻人唱声如量米者访
 之吴时有度攴于此亡今考传玄陆士衡辈所作多叙
 别离怨恨思即知豫章昔为华艳盛䴡之区耳至唐杜
 牧诗尚过称其侈靡焉
走马引樗里牧恭所作也为父报怨杀人亡匿山下有天
卷七 第 10a 页
马夜降团其室而鸣觉闻其声以为吏追乃奔去旦观
乃天马迹因愓然大悟曰吾之所处将危乎遂荷杖去
 入沂泽中援琴而鼓之为天马声曰走马引而张敞为
 京兆尹无威仪时罢朝会过走马章台街风俗曰杀君
马者路旁儿也言长吏马肥观者快之喜其言驱驰不
 止至于死故张率作此引曰敛辔且归去吾畏路旁儿
乌夜啼宋临川王义庆所造时为江州刺史闻命而哭文
帝怪之召还家大惧妓妾夜闻乌啼叩斋閤云明日应
 有赦及改为南州因作此歌词云笼窗窗不开夜夜忆
 郎来今所传非义庆本旨词曰歌舞诸少年娉婷无种
 则菖蒲花可怜闻名不相识
卷七 第 10b 页
雀乳空城中晋传玄诗曰鹊巢立城侧雀乳空井中居不
 附龙凤尝思蛇与虫今集所载作空城中者非也故刘
 孝威辞云辘轳丝绠绝桔槔金藓稠(并同前)
陶靖节诗云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古之耦耕植杖者
 不能此语非余老农亦不识此语之妙(王直方诗话)
陈无巳有除官一篇云扶老趍严诏徐行及圣时端能几
 字正敢恨十年违肯著金根谬宁辞乳媪讥向来忧畏
 断不尽鹿门期临川饶次守云此诗不作可也才得一
 正字亦未须云趍严诏无巳后作谢启复曰名虽文字
 之选实为将相之储又云头童齿豁敢辞乳媪之讥闻
 浅见轻益畏金根之谬
卷七 第 11a 页
沈存中云如厨人具鸡黍稚子𢳣杨梅盖以鸡对扬皆为
 假借田承君曰鸡黍两事那得似杨梅耶
眺美叔秘监尝因谒先君曰昔人有一联云平生不到处
 落日独行时唯公家使诗着此盖崔涂诗也余后见李
 阳冰所题阮客旧居云阮客身何在仙云洞口横人间
 不到处今日此中行亦相类
潘邠老作洪氏励壳轩云封胡羯末谢龟驹玉鸿洪千载
 望四谢四洪天壤同为龟父驹父玉父鸿父也时人以
 为急口令
欧阳知贡举日有诗云无哗战士衔枚勇下笔春蚕食叶
 声绝为奇妙故圣俞作诗云食叶蚕声句偏美当时曾
卷七 第 11b 页
 记赋初成(一云/将成)
田承君云池塘生春草盖是病起忽然见此为可喜而能
 道之所以为贵
李希声云见文潜外生言文潜每作诗其有用得妙处必
 自记绿如法云会中怀无咎云独觉欠此翁自以欠字
 颇佳(并同前)
有周知微者字明老为晋州县尉到官不数月不告于州
 而径来京师人问其故云我欲求教授至京求知巳不
 得大醉一夕而卒然为诗有可喜者如观临淮双头白
 莲图云既不学叔隗季隗南归晋又不学大乔小乔东
 入吴一种桃根与桃叶若为化作双芙蕖临淮政成有
卷七 第 12a 页
 馀暇坐令华屋生潇洒鹅溪一幅万里宽移得断江入
 图画天空水阔江茫茫想见女英与娥皇九嶷云深苍
 梧远冰姿泣露不成妆苦心抱恨何年了香骨应甘没
 秋草不如回首谢秋风分作尹邢来汉宫又作上已日
 寒食云疾风暮雨悲游子峻岭崇山非故乡亦可赏而
 其狂未见其比(古今诗话)
晁以道云王禹玉诗世号至宝丹以其多使珍宝如黄金
 必以白玉为对有人云诗能穷人且试强作此富贵语
 看如何其人数日搜索云止得一联云胫脡化为红玳
 瑁眼睛变作碧琉璃余为之绝倒
舒王有诗云箨龙将雨绕山行而周次元有游天竺观诗
卷七 第 12b 页
 亦云竹龙驱水转山鸣余以为当与秦少游同科
欧阳文忠公云唐人有姑苏台下寒山寺半夜钟声到客
 船之句说者云句则佳也其如三更不是撞钟时于鹄
送宫人入道诗云定知别后宫中伴遥听缑山半夜钟
 而白乐天亦云新秋松影下半夜钟声后温廷筠亦云
悠然旅榜閒回首无复松窗半夜钟岂唐人多用此语
 耶倘非递相沿袭恐必有说(并同前)
诗话总龟卷之七
卷七 第 1a 页
百家诗话总龟后集卷之七
 达理门
否卦包承小人吉说者谓小人在下者包之小人在上者
承之盖处否当然杜云曲直吾不知负暄候樵牧是非
 何处定高枕笑浮生洗眼看轻薄虚怀任屈伸寄谢悠
悠世上儿不争好恶莫相疑其寄傲疏放摆脱世网所
谓两忘而化其道也(黄常/明)
漫叟无为洞口云洞傍山僧皆学禅无求无欲亦忘年
 又无为洞口春水满无为洞傍春云白爱此 蹰不
 能去念人悔作衣冠岑参宿先游寺云寄报乘轩客
簪𥚑尔何容临川何秀老云解我葱珩脱孟劳暮年
卷七 第 1b 页
 丼与子同袍比之退之云方将敛之道且欲冠其颠向
风长叹不可见我𣣔收敛加冠巾异矣六一有云自惭
前引朱衣吏不称闲行白发翁说者谓不言亦可然
次山宿丹崖翁宅诗云吾将求退与翁游学翁歌醉
在渔舟官吏随人往来得却望丹崖惭复羞吁淫乎富
贵者也(䂬/溪)
东坡拈出陶渊明谈理之诗前后有三一曰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二曰笑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三曰客养
 千金躯临化消其宝皆以为知道之言盖摛章绘句嘲
 弄风月虽工亦何补若睹道者出语自然超诣非常人
 能蹈其轨辙也山谷尝跋渊明诗卷云血气方刚时读
卷七 第 2a 页
此诗如嚼枯木及绵历世事如决定无所用智又尝
论云谢康乐庾义城之诗炉锤之功不遗馀力然
未能窥彭泽数仞之墙者二子有意于俗人赞毁其工
拙渊明直寄焉持是以论渊明诗亦以可知其关键也
(丹阳/集)
孟子所言皆精粗兼备其言甚近而妙义在焉如庞居
士云神通并妙用运水与般柴此自得者之言最为
达理若孟子之言则无适不然如许大尧舜之道只于
行止疾徐之间教人做了(龟山/语录)
或问言动非礼则何以正视听如何得合礼曰四者皆不
可易易则多非理故仁者先难而后获所谓难者以我
卷七 第 2b 页
视以我听以我言以我动也仰面贪看鸟回头错应人
视听不以我也胥失之矣(上蔡/语录)
吕晋伯兄弟中皆有见处一人作诗咏曾点事曰函丈从
容问且酬展才无不至诸侯可怜曾点推鸣瑟独对春
风咏不休(同/上)
或问卲尧夫云谁信画前元有易自从删后更无诗画前
有易何以见曰画前有易其理甚微然即用孔子之巳
发明者言之未有画前尽可见也如云神农氏之耒耜
盖取诸益日中为市盖取诸噬嗑黄帝尧舜之舟楫盖
取诸涣服牛乘马盖取诸随益嗑涣随重卦也当神农
黄帝尧舜之时重卦未画此理真圣人有以见天下之
卷七 第 3a 页
赜故通变以宜民而易之道得矣然则非画前元有
易乎(龟山/录)
熙宁十年夏康莭感微疾气日益耗神日益明笑谓司马
温公曰雍欲观化一巡如何温公曰先生未应至此康
莭笑曰死生亦常事耳张横渠先生喜论命来问疾因
曰先生论命否当推之康莭曰若天命则巳知之矣世
俗所谓命则不知也横渠曰先生知天矣载尚何言程
伊川曰先生至他人无以为力愿自主张时康莭居正
寝诸公议后事于外有欲葬近洛阳城者康莭巳知呼
伯温入曰诸公欲以近城地葬我不可当从伊川先生
茔耳七月初四日大书诗一章曰生于太平世死于太
卷七 第 3b 页
平世客问年几何六十有七岁俯仰天地间浩然独无
愧以是夜五更捐馆(闻见录)
张敬夫元日诗古史书元意义存春秋揭示更分明人心
天理初无欠正本端原万善生(南轩集)
康莭过士友家昼卧见其枕屏小儿迷藏以诗题其上云
 遂令高卧人欹枕看儿戏盖熙宁间也陈恬云击壤集
不载(同/上)
张横渠圣心诗圣心难用浅心求圣学须专礼法脩千
 五百年无孔子尽因通变老优游(横渠集)
五峰胡广仲诗幽人偏爱青山好未是青山青不老山
中出云雨太虚一洗尘埃山更好朱氏陂云右衡山
卷七 第 4a 页
 胡子诗也初绍兴庚辰熹病卧山间亲友仕于朝者以
 书见招某戏以两诗代书报之曰先生去上芸香阁(时/籍)
(溪先生正字/赴馆供职)阁长新峨豸角冠(刘共甫秘书/丞除察官)晋取幽人
 卧空谷一川风月要人看(章)瓮牗前头列画屏晚来相
 对尽仪形浮云一任闲舒卷万古青山只么青(二/章)或传
 语胡子胡子谓其学者张敬夫曰吾未识此人然观此
 诗庶能有进矣时其言有体而无用故为是诗以箴警
 之庶其闻之而有发也明年胡子卒又四年某始见敬
 夫而后获闻之恨不及见胡子而请其目也因序其本
 末而书之于策以无忘胡子之意云(见诗/集)
 邵尧夫先生居洛四十年安贫乐道自云未尝攒眉所
卷七 第 4b 页
 居寝息处为安乐窝自号安乐先生又为瓮牗读书燕
 居自平旦则焚香独坐晡时饮酒三四瓯微熏便止不
 使至醉也中间州府以更法不饷馈寓宾乃为薄粥以
 代之好事者或载酒以济其之尝有诗云斟有浅深存
 燮理饮无多少系经纶莫道山翁柮于用也能康济自
 家身喜吟诗作大字书然遇兴则为之不牵强也大寒
 暑则不出每出乘小车用一人挽之为诗以自咏曰花似
 锦时高阁望草如茵处小车行司马温公赠以诗曰林
 间高阁望已久花外小车犹未来随意所之遇主人喜
 客则晋三五宿又之一家亦如之或经月忘返虽性高
 洁而接人无贤不肖贵贱皆欢然如亲尝自言若至大
卷七 第 5a 页
病自不能支其遇小疾得有客对语不自觉疾之去体
也学者来从之问经义精深浩慱应对不穷思致幽远
妙极道数间与相知之深者开口论天下事虽久存心
世务者不能及也
康莭尝诵希夷之语曰得便宜事不可再得便宜处不
 可再去又曰落便宜是得便宜故康莭诗云珍重至人
尝有语落便宜是得便宜盖可终身行之也(邵伯温易/学辨惑)
涪陵谯天授牧牛图诗一章言其崇明礼法目无邪视可
否昭判㨂辨无舛依见见正色尘不迷故能非礼勿视
 如牛双目变白畏鞭箠警视不易设有他恶不敢纵观
矣诗曰喜见双眸白通身黑尚全整思南亩稼还忌
卷七 第 5b 页
 牧童鞭妄色无轻学非观巳屡悛回光惟圣道此外竟
 何缘二章言其外屏非闻耳无邪听入耳著心但惟圣
 道依闻审音恶声不惑故能非礼勿听如牛角耳变白
 耸耳低首惟牧是聆更无他念矣诗曰耳角冰霜㓗
 须知听不讹法言缘理辨邪说自心诃响外聆微旨音
 中味太和淫荒无复入非礼末之何三章言其戒谨辞
 气口无妄言戏渝谗诬不形声说非先王之法言不敢
 道依苦谨辞修辞立诚故能非礼勿言如牛唇口变白
 为牧所缠不得妄鸣惟渴饮饥食始得解释矣诗曰白
 口缠圈索言非驷莫追心声休妄发敬道复何疑正信
 通神鉴渊谈恊初仪能为天下则诚自我无欺四章言
卷七 第 6a 页
 其遵守礼法中主惟敬心无妄动举必循理精诚外发
 照破邪行素履而往往而无咎故能非礼勿动如牛
 四足变白犹恐散失未舍鼻索矣诗曰四足虽更白犹
 宜鼻索拘草田方缓执禾径未相踰步步无非履心心
 向大途见闻言动事到此竟何殊五章言其学习美成
 礼法文质内外自然克已复礼归于至诚不假行将动
 容周旋皆中乎礼盛德之至居德之盛尚可形容故如
 牛首尾变白牧者置鞭间坐不执鼻索放旷无拘顿绝
 所犯矣诗曰鼻索何劳执长鞭已弃间大田随俯仰古
 道任回环义草 清野仁泉饮碧湾德纯非用牧危坐
 对层山六章言其抑为不厌好古敏求积而至圣思虑
卷七 第 6b 页
 销陨情识净静犹金鉴焉不迎不将应而不伤心体世
 通超然绝疑动静无意但寓形于世而已如牛全白纯
 一不杂人牛两息灭意相拘矣诗曰一饱心休息安眠
 百不知有形随处寄毋意复何疑用舍非关念优游绝
 所窥相忘人世外惟有牧童儿七章言其逆顺难测混
 同体用随世态卷舒例阴阳惨酢损益盈虚与时偕行
 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一切毋必道合则从犹如
 白牛虽带圈索已无牧人矣诗曰圈索离牵执从兹牧
 者亡何心拘小莭平步蹈中常饥饱随过行藏任运将
 春山春草绿逄处可充肠八章言其仕止久速咸契所
 宜达莭善变出处无际进退存亡不失其正独见几权
卷七 第 7a 页
应世无固不俟终日犹如白牛随方运动饮食无系矣
诗曰日煖随方去天寒隐有馀当行非俟牧可止便安
居饮食和粗细周旋契疾徐权几虽应用岂外是如如
九章言其无方无体妙绝万物不见有巳身心销复与
道混融一切毋我又何分别随时应用应物张机无有
本体名言胡义晋为世训警策后觉犹如无牛可得惟
存鼻索传示将来矣诗曰相尽云何牧心融孰是牛我
人依妄立学行假名脩不见当先迹宁知有后由鞭绳
应到此聊为且有晋
诗话总龟后集卷之七终
卷七 第 7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