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总龟-宋-阮阅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增修诗话总龟卷之三
   志气门
丞相李文正公昉少年时尝以诗呈叔侍中览而喜赠之
 诗曰反观西里盛世世秉钧衡后文正果大用诏赐所
 居为谢元卿秉钧里是知李氏自五代至本朝世居将
 相非一日也(翰府名谈)
陈文惠未达时作偶成诗曰千里好山云乍敛一楼明月
 雨初晴观此诗者曰意与李觏碧山更被暮云遮者异
 矣(青箱杂记)
宋莒公守颍昌开西湖作诗曰凿开鱼鸟忘情地展尽江
 湖极目天观者知其必大用
卷三 第 1b 页
丞相刘公沆以气义自许尝作牡丹诗曰三月内方有百
花中更无又述怀诗曰虎生三日便窥牛猎食宁能掉
 尾求若不去登黄阁贵便须来伴赤松游奴颜婢舌诚
堪耻羊狠狼贪自合羞三尺太阿星斗焕何时去取魏
齐头皇祐初出镇豫章漕使潘夙以小孤山四十字示
 公公即席和之曰擎天有八柱此柱一焉存石耸千寻
势波流四面㾗江湖中作镇风浪里蟠根平地安然者
饶他五岳尊览者皆知有宰相器
蒋槩治平中登第后久不调官游河朔登雄州北门楼有
 诗曰壮士未酬志乘秋感慨多幽燕新种落唐汉旧关
 河塞月沉青冢边声入暮河如何得万骑玉垒夜经过
卷三 第 2a 页
 不幸早死观其志亦有为者也(并同前)
长安旧以不历台省便出镇廉车节镇者为粗官大率重
 内而轻外今东都乾元门旧宣武军鼓角门节度王彦
 威有诗刻其上云天兵十万勇如貔正是酬恩报国时
 汴水波涛喧鼓角隋堤杨柳拂旌旗前驱红旆关西将
 坐间青娥赵国姬寄语长安旧冠盖粗官到底是男儿
 彦威自太常博士出辟使府至兹镇故有是句至今不
 知所在薛能亦有谢寄茶诗云粗官寄与真抛掷赖有
 诗情合得尝(谈苑)
李昪竹诗曰栖凤枝梢犹软弱化龙形状已依稀唐宣宗
 瀑布诗曰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王霸之
卷三 第 2b 页
意可见也河中府逍遥楼有唐太宗诗曰昔乘四马去
 今驱万乘归气象尤可见(诗史)
唐子方商官渡淮至中流风作舟欲覆作诗曰圣宋非狂
楚清淮异汨罗平生仗忠信今日任风波日暮泊舟岸
续云舟楫颠危甚鼋鼍出没多斜阳幸无事沽酒听渔
 歌真诗无謟可以格鬼神(云斋录)
景祐五年苑试进士以鹍化为鹏为诗题吕济叔诗云九
 霄离海峤一夕过天池论者以此诗当为第一人(同前)
沙门文莹尝谓为文老而不衰者惟元厚之在禁林时有
怀荆南旧游云去年曾醉海棠丛闻说新枝发旧红昨
夜梦回花下饮不知身在玉堂中
卷三 第 3a 页
乐天典杭日江东学子奔杭取解张祐自负诗名而徐凝
 亦至燕于郡中乐天讽二子矛盾祐曰仆宜为解首凝
 曰有何佳句祐曰甘露奇诗曰日月光先到山河势尽
来金山寺诗曰树影中流见钟声两岸闻凝曰善则善
矣柰无野人瀑布诗曰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
 山色祐愕然一座尽倾(古今诗话)
王沂公布衣时以梅花诗献吕文穆公云雪中未问和羹
 事且向百花头上开文穆曰此生已安排状元宰相也
 后果然
姚嗣宗诗云踏碎贺兰石扫清西海尘布衣能效死可惜
 作穷鳞韩魏公安抚关中荐试大理评事(同前)
卷三 第 3b 页
高越游河朔有州牧欲以女妻之越作鹞子诗云雪爪星
 眸众鸟归摩空专候整毛衣虞人莫谩张罗网未肯平
 原浅草飞
孙给事仅及孙暨皆咸平初省试放状元后各应制举给
 事与兄何齐名有声场屋何淳化中魁多士给事下第
 有诗曰前春再就天阶试应被人呼小状元次举中甲
 科王元之以诗赠曰病中何事忽开颜忆得诗称小状
 元粉壁已悬龙虎榜锦标争属鹡鸰原(并同前)
高言京师人字明道好学有志义以诗于友人曰昨夜阴
 风透胆寒地炉无火酒瓶乾男儿慷慨平生事时复挑
 灯把剑看
卷三 第 4a 页
秦少游谪雷州有诗曰南土四时都热愁人日夜俱长安
 得此心如石一时忘了家乡黄鲁直谪宜州作诗曰老
 色日上面欢情日去心今既不如昔后当不如今轻纱
 一幅巾短簟六尺床无客日自静有风终夕凉少游钟
情故诗酸楚鲁直学道故诗閒暇至东坡南中诗曰平
 生万事足所欠唯一死则英特之气不受折困
    知遇门
杨徽之侍读太宗闻其名索所著数百篇奏御献诗云十
 年牢落今何幸叨遇君王问姓名太宗选十联书于御
屏间梁周翰诗曰谁似金华杨学士十联诗在御屏间
 僧文莹尝谓杨公必以天池浩露涤笔于冰瓯雪碗中
卷三 第 4b 页
则方与公诗神骨相副(古今诗话)
夏文庄守安陆宋莒公兄弟尚皆布衣文庄异待之命作
落花诗莒公曰汉皋佩解临江失金谷楼危到地香子
 京曰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是岁诏下兄
弟皆应举文庄曰咏落花而不言落大宋须状元及第
 又风骨秀重异日作宰相小宋非所及然亦须登严近
后皆如其言故文庄在河阳闻莒公登庸以别𥿄贺曰
 昔年安陆已识台光盖谓是也(青箱杂记)
杜荀鹤谒梁高祖与之坐忽无云而雨祖曰无云而雨谓
 之天泣不知何祥请作诗荀鹤曰同是乾坤事不同雨
丝飞洒日轮中若教阴显都相似争表梁王造化工高
卷三 第 5a 页
 祖喜之(洞微志)
真宗末年尝游禁中见翰林学士王禹偁倚宫木若咏吟
 命宫使亟探之果预作赏花钓鱼诗明日百官赴宴迨
 题出乃千叶石榴花百官皆失所拟禹偁首进一绝云
 王母庭中亲见栽张骞偷得下天来谁家巧妇残针线
 一撮生红熨不开上称赏谓真才(桂堂诗话)
唐文宗夏日与诸学士联句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柳
 公权续曰薰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时丁表五学士皆
属继文宗独讽公权两句辞清意足不可多得乃令公
 权题于殿壁字方员五寸文宗视之叹曰钟王复生无
 以加焉(广卓异记)
卷三 第 5b 页
刘景文作饶州监酒得一诗题芝山寺壁云数声燕语落
檐间底事惊回梦里闲说与傍人都未信杖藜携酒看
 芝山舒王作本路宪见之爱甚遂令权州学(古今/诗话)
蜀人雍陶以进士第为简州牧自比谢宣城柳吴兴也宾
 至折挫忽有冯道明下第请谒告阍者道明与员外有
旧及见呵曰与公昩平生何方相识道明曰诵员外诗
 仰员外德遂吟曰立当青草人先见行傍白莲鱼未知
 又曰江声秋入寺雨气夜侵楼又曰闭门客到常疑病
满院花开不似贫闻之欢狎如曩昔之友(云溪友议)
王文公凝清族重德冠绝当时每就寝息必叉手而卧虑
其寝寐中见先灵食䬪饦不过十八片曾典绛州时司
卷三 第 6a 页
 空图侍郎方应进士举自别墅到郡谒见后更不访亲
 知阍吏遽申司空秀才出郭后入郭访亲知即不造郡
 斋琅琊知之谓其专敬愈重之及知举日司空一捷列
第四人登科同年讶其姓名甚暗所图太速有鄙薄者
 号为司徒空琅琊知有此说因召一榜门生开筵宣言
 于众曰某叨忝文柄今年榜帖全为司空先辈一人而
 巳由是声彩益振尔后为御史分司旧相卢公携酒访
 之留诗曰氏族司空贵官班御史雄老夫如且在未可
叹途穷其为名德重也如此(北梦琐言)
    狂放门
钟传镇南昌有李梦符者放荡酣饮好事者与语应口成
卷三 第 6b 页
诗后桂州刺史李琼遣人谓传曰梦符吾弟请遣归钟
令求于市邸人曰夜来不归不知所之有回常学士诗
 云罢脩儒业罢修真养拙藏愚春复春到老不疏林里
鹿平生难见日边人洞桃深处千株锦岩雪铺时万草
 新深谢名贤远相访求闻难禣凤为邻(诗史)
朱协仕江南为县令甚疏逸有诗云好是晚来香雨里担
簦亲送绮罗人李璟闻之处以閒曹又有僧庭实献诗
 云吟中双鬓白笑里一生贫璟闻云诗以言志终是寒
薄以束帛遣之(同前)
李浣登科在和凝榜下同为学士会凝作相浣为承旨当
 批诏次日于玉堂旧阁悉取图书器玩留一诗于榻云
卷三 第 7a 页
 座主登庸归凤阙门生批诏立鳌头玉堂旧阁多珍玩
 可作西斋润笔否人皆笑其疏纵(古今诗话)
杜牧之登科后三年纵放为诗曰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
纤细掌中情十年一觉杨州梦嬴得青楼薄倖名又
 曰觥船一棹百分空十载青春不负公今日鬓丝禅榻
畔茶烟轻飏落花中
杜牧自御史分司洛阳李司徒罢镇闲居声妓为当时第
 一因会朝士以牧之尝任风宪不敢邀置牧之讽坐客
达李李遽驰书以招而牧之遂来谓李曰闻有紫云者
 孰是因指示牧之作诗曰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
 御史来忽发狂吟惊满座两行红粉一时回意气閒逸
卷三 第 7b 页
 旁若无人
裴忠谦状元登科作𥿄笺名𥿄谒平康里妓因宿于里中
 作诗曰银缸斜背解鸣珰小语低声唤玉郎从此不知
兰麝贵夜来新惹桂枝香
郑谷登第后宿平康里作诗曰春来无处不閒行楚闰相
 看别有情好是五更残酒醒耳边闻唤状元声
杨汝士尚书镇东川其子及第汝士开筵营妓咸集汝士
 命人与绫一端诗曰郎君得意正青春蜀国将军又不
 贫一曲高歌绫一匹两头娘子拜夫人
潘逍遥与许洞钱易为友狂放不羁尝作诗云散拽禅师
来鞠蹴醉拖游女上鞦韆此其自序之实也后坐卢多
卷三 第 8a 页
 逊党亡命捕之甚急乃易姓名为僧入中条山许洞赠
 诗曰潘逍遥平生志意如天高仰天大笑无所惧天公
 嗔尔口呶呶罚教临老投补衲归中条我愿中条山神
 镇长在驱雷逐电依前赶出这老怪后会赦以四门助
教招之送信州安置复舞于市曰出砒霜价钱可嬴得
拨灰兼弄火畅杀我以此士人不齿放弃终身(并同前)
姚嵓杰梁国元崇之裔弱冠通坟典以诗酒游江左凌忽
前达旁若无人乾符中颜标典鄱阳初创鞠埸请嵓杰
 纪其事文成千馀言标欲刋去一两字嵓杰大怒既而
 标已睚眦而巳勒石遂令覆碑于地以车拽之磨去嵓
杰以一篇寄之曰为报颜公识我么我心唯只与天和
卷三 第 8b 页
 眼前俗物关情少醉后青山入梦多田子莫嫌弹铗恨
 宁生休唱饭牛歌圣朝若为苍生计也合公车到薜萝
 卢肇牧歙州嵓杰在婺源先以著述寄肇肇知好使酒
 以手书褒美之赠以束帛迎至郡斋馆谷如公卿既而
 日肆傲睨轻视子发子发尝以诗咤嵓杰曰明月照巴
 山嵓杰笑曰月照天下柰何独照巴山子发惭不乐无
 何会于江亭时蒯希逸在坐子发改令目前取一联象
 子发曰远望渔舟不阔尺八嵓杰遽饮一器凭阑呕哕
 须臾即席遂答云凭阑一呕巳觉喉空有集二十卷曰
 象溪子逆旅豫章不知所终(杂言)
钟山公镇临川赏牡丹有小吏手捧砚举止有士人风公
卷三 第 9a 页
 曰学诗乎曰粗亲笔砚因令口占一篇其警句云三月
 莫辞千度醉一生能得几回看公曰他日定成器因勉
 令就学明年谒岭南李国老大加称赏赍数百缣于金
 陵酒楼数日而尽醉中挂帆数百里至落星湾半醒烟
 雨中登水心寺题诗于水轩曰分飞南渡春风晚却返
 家林事业空无限离情似杨柳万条垂向楚江东
李白才思不羁有醉吟诗曰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
 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饮酒不愧天三杯
 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醉中趣勿为醒者传忆贺知
 章曰欲向江东去定将谁举杯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
 回(郡阁雅谈)
卷三 第 9b 页
韩魏公出镇中山有门客夜踰墙出宿娼家公知作种竹
 诗以警之殷勤洗灌加培植莫遣狂枝乱出墙门客自
 愧作诗云主人若也怜高节莫为狂枝赠斧斤公置一
 女奴赠之(青琐集)
增脩诗话总龟卷之三
卷三 第 1a 页
百家诗话总龟后集卷之三
 孝义门
徐师川诗云楚汉纷争辨士忧东归那复割鸿沟郑君立
义不名籍项伯胡颜肯姓刘谓项伯籍之近族乃附刘
而背项郑君以为汉臣乃违汉而思楚也余尝论之曰
方刘项之势雌雄未决也其间岂无容容狡诈之士首
鼠两端以观成败而为身谋者乎项伯是也其意以谓
项氏得天下则吾尝以宗族从军画策定计岂吾废哉
刘氏得天下则鸿门之会吾尝舞剑以蔽沛公矣广武
之会吾尝劝勿烹太公矣刘氏岂吾废哉高祖之封项
伯殆以此也至郑君则不然事藉藉死属汉高祖诸
卷三 第 1b 页
 故楚臣名籍郑君独不奉诏乃尽拜名籍者为大夫而
 逐郑君观此则郑君与项伯贤佞可见高祖或逐或封
 皆徇情之好恶则知戮丁公者一时矫激之为也王俭
 七志曰宋高祖游张良庙并命僚佐赋诗谢瞻所赋冠
 于一时今载于文选者是也其曰鸿门销薄蚀陔下陨
 搀抢爵仇建䔥宰定都护储皇肇允契幽叟翻飞指帝
 乡则子房辅汉之策尽于此数语矣王荆公云素书一
 卷天与之榖城黄石非吾师固陵解鞍聊出口捕取项
 羽如婴儿从来四皓招不得为我立弃商山芝用亦此
 数事而论议格调出瞻数等东坡论子房袖搥之事以
 谓良不为伊吕之谋而特出于荆轲聂政之计以余观
卷三 第 2a 页
之此良少年之锐气未足以咎良也圮上授书之后所
见岂前比哉(葛常之)
予曾祖通议兄弟四人取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之义作
四并堂于东园故通议诗云华圃控弦秋学射寒窗留
烛夜抄书良辰美景饶心事欢日相并乐起予先祖清
孝公兄弟六人取三荆同林之义作培荆亭于西园当
时篇咏无存者清孝安遇集中有培荆亭记其略云西
园推轮无亭观之玩伯兄欲紏合叔季同耳目之适于
是基盈尺之高宏一筵之广列楹为亭号曰培荆至先
人文康公罢官南阳适当兵扰复还旧栖奉伯父工部
居焉别建二老堂于宅南秦望由里诸山皆在目植花
卷三 第 2b 页
竹于四隅命某日治馔往往乐饮竟日某尝赋诗云去
家才隔水一股二老堂成三百弓鸰原暮下沙水暖雁
行夜落霜天空竹根酌酒不妨醉花萼斲诗如许工坐
久兴阑筇竹杖出门人指两仙翁(同上)
月轮当空天下之所共视故谢庄有隔千里兮共明月之
句盖言人虽异处而月则同瞻矣老杜当兵戈骚屑之
际与其妻各居一方自人情观之岂能免闺门之念而
他诗未尝一及之至于明月之夕则遐想长思屡形诗
什月夜诗云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继之曰香雾云
鬟湿清辉玉臂寒一百五日夜对月去无家对寒食有
泪如金波继之曰仳离放红蕊想像嚬青蛾江月诗云
卷三 第 3a 页
 江月光于水高楼思杀人继之曰谁家排锦字烛灭翠
眉嚬其数致意闺门如此其亦谢庄之意乎颜延之对
孝武乃有庄始知隔千里兮共明月之说是庄才情到
处延之未能晓也(同上)
魏武于诸子中独爱植丁仪丁廙杨脩之徒为植羽翼几
代太子丕而植任性不自雕励又太子御之有术故易
宗之计不行盖非植逊丕也洎文帝即位植屡求试用
不报益怏怏帝欲害之卞太后曰汝已杀任城不得复
杀东阿故止从贬爵则植岂无怨怼乎尝观植所作
豫章行云他人虽同盟骨肉天性然周公穆康叔管蔡
 则流言子臧孙千乘季札慕其贤意谓已素为武帝
卷三 第 3b 页
所爱忌之者故众有管蔡流言之说然乃自以季札为
比亦诬矣岂其掠美之言哉(同上)
晋嵇康赠弟秀才四言诗云感悟驰情思我所钦则以所
钦为弟陆机赠从兄车骑诗云寤寐靡安豫愿言思所
钦则以所钦为兄又赠冯文罢诗云慷慨谁为感愿言
怀所钦则以所钦为友
陆机作诗赠贾谧几三百言无非极其裒赞方谧用事生
死荣辱人如反覆手其裒赞亦何足怪然其间亦有寄
意讥诮人未能推其意者按臧荣绪晋书谧父韩寿母
贾充少女也充平生不议立后妻郭槐辄以外孙韩谧
袭封帝计之遂以谧为鲁公则是贾谧非充子也故机
卷三 第 4a 页
诗云诞育洪胄纂戎于鲁言诞育则以讥非巳生也
又曰惟汉有木曾不踰境谓橘踰淮则化为枳言如螟
蛉之化蜾蠃无异也夫谧势焰薰灼如此而机敢为廋
词以狎侮之真文人之习气哉
王福畤之子勔勮勃皆有才名故杜易简称为三珠树其
后助劼劝又皆以文显勃于兄弟之间极友爱自乡还
诗云人生忽如客骨肉知何常愿及百年内花萼
常相将无使棠棣废取譬人无良观此语意岂兄弟
有不相能者耶及观诫功劲云欲不可纵争不可常
勿轻小忿将成大殃此二人者似非处于礼义之域
者棠棣废之语疑为此二人设也(同上)
卷三 第 4b 页
杨六尚书白乐天妻兄也初除东川节度代妻贺兄云
觅得黔娄为妺婿可能空寄蜀茶来又寒食寄诗云蛮
旗似火行随马蜀妓如花坐绕身不使黔娄夫妇看誇
张富贵向何人皆责望之言也(同上)
文选载嵇叔夜赠秀才入军诗李善注谓兄喜秀才入军
而张铣谓叔夜弟不知其名考五诗或曰携我好仇或
曰思我良朋或曰佳人不在皆非兄弟之称善铣所注
恐未必然尔(同上)
钱起题杜牧林亭诗云不须耽小隐南阮在平津南阮谓
杜悰也史载悰更历将相而牧困踬不自振怏怏不平
以至于卒审尔以牧之岂肯受其料理哉然宗族贵宦
卷三 第 5a 页
河润者非一枯菀升沉时命存焉何至怏怏如是可以
知牧之量不宏也
李义山作骄儿诗时衮师方三四岁尔其末乃云儿应勿
学耶读书求甲乙况今西与北羌戎正狂悖儿当速成
大探雏入虎窟当为万户侯勿守一经帙兵连祸结生
民涂炭以日为岁之时而乃望三四岁儿立功于二十
年后所谓俟河之清人寿几何者也(同上)
陶渊明命子篇则曰夙兴夜寐愿尔之才尔之不才亦已
 焉哉其责子篇则曰虽有五男儿总不好𥿄笔天运苟
如此且进杯中物告俨等数则曰鲍叔管仲同财无猜
归生伍举班荆道旧而况同父之人哉则渊明之子未
卷三 第 5b 页
必贤也故杜子美论之曰有子贤与愚何其挂怀抱然
子美于诸子亦未为忘情者子美遣兴诗云骥子好男
儿前年学语时世乱怜渠小家贫仰母慈又忆幼儿
诗云别离经莭换聪惠与谁论忆渠愁只睡炙背俯
晴轩得家书云熊儿幸无恙骥子最怜渠元日示宗
武云汝啼吾手战观此数诗于诸子钟情尤甚于渊
明矣山谷乃云杜子美困于三蜀盖为不知者诟病以
为诎于生事又往往讥宗武失学故寄之渊明尔俗
人不知便为讥病所谓痴人面前不得说梦也(同上)
百家诗话总龟后集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