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集-宋-陈亮卷二十八

卷二十八 第 1a 页 WYG1171-0777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龙川集卷二十八
             宋 陈亮 撰
 墓志铭
  何茂宏墓志铭
公姓何氏讳恢字茂宏得姓所从来甚远而婺之诸何
为尤盛居城之东而散出永康东阳义乌者其分合之
详不可得而纪然义乌之族自公而上其可数者六世
卷二十八 第 1b 页 WYG1171-0777b.png
而公又有子有孙矣公之曾大父京始葬其父祖于官
塘之东西两偏又营其地而居之浚其塘至百馀亩以
尽有其四旁之壤两子其次讳先是生公之父讳矩以
志气自豪尝欲奋于武事得官河北之恩州而公生焉
故公状貌端厚意象轩耸而胸次疏豁是非长短人得
以望而知之读书为文亦不肯过为巧丽取于适用而
已大略似北人者岂其风土固如此公之父必欲其二
子由科举自奋公独以其馀力助理家事积累至巨万
卷二十八 第 2a 页 WYG1171-0777c.png
公弟恪茂恭得以专于文学庶几近世晁张辈流尝与
公同上礼部茂恭得之而公不利公忻然曰是足以报
吾父矣时公父已死数岁家事一毫以上不使茂恭关
心焉茂恭奉其母汤药惟谨不问钱物为何事而公之
临财虽鬼神不欺也兄弟相与为一体至其论文小不
合辄争辩以致辞色俱厉僮仆往往相语以为笑茂恭
未及为时用而死公年且五十方俯首笔砚务合时好
以与后生辈较寸晷于春官伛偻奉汤药如茂恭在时
卷二十八 第 2b 页 WYG1171-0777d.png
暇则从容园池以小诗自娱皆清切有雅致而家事一
切付茂恭之子大受懵若素不解者进退伸缩古之君
子无以远过矣娶同邑叶氏子男三人大辩大雅大猷
女六人唐仲义陈亮宗楷陈大同俞袤其婿也幼未行
仲义与茂恭同年进士以邵武之光泽丞上铨曹关升
矣孙男二人兰孙玉孙女二人尚幼得年五十有九以
淳熙癸卯七月三十日卒始公无恙时尝欲营地于源
深亭之上曰东望吾父西望吾弟其他可勿问也既而
卷二十八 第 3a 页 WYG1171-0778a.png
策杖于野堂之西桂林之旁徘徊顾望曰是亦足以藏
其身矣日者独以黄顺堂之山为最吉曰是回鸾舞凤
之势也诸孤欲遵先志稍近野堂之东而日者又以净
明之东山为吉寺僧欣然从之用功力至费百馀万将
以乙巳之正月某日葬焉而有为口语使寺僧牵连改
动以迁延其葬者诸孤竟以正月乙酉葬公于官塘之
前山使亮书其石昔亮尝见朱晦庵论广汉张敬夫不
惑于阴阳卜筮虽奉其亲以葬苟有地焉无适而不可
卷二十八 第 3b 页 WYG1171-0778b.png
也天下之决者何以过之知公之三子固自为可于是
永康陈亮再拜而书曰
生不求全于人死不求全于地呜呼以此遗子孙足矣
  陈府君墓志铭
永康之陈大抵泒自吴兴盖其所从来远矣其居邑之
南四十五里曰前黄者远事今皆不论论其耳目之所
及者溯亮而数之凡八世而亮年适四十矣三十年得
一世其间又有过二十而得子者陈氏于今往往近二
卷二十八 第 4a 页 WYG1171-0778c.png
百年虽不能驰骤取功名富贵以自见于斯世而衣食
丰足推其馀以及邻里使一乡无憾于陈氏盖自六世
祖讳伯援而邑人始有称焉更三世而守其家法终始
不坠惟最长一支为然百四五十年之间衣被国家之
饱煖大家世族或以沦替而无馀而一乡之望凝然如
一日此岂无所繇致哉亮之曾祖幼丧其父而高祖母
以盛年守志于是六世祖老矣家事悉以委之长子讳
文什实能抚孤存寡义不以一毫自私使高祖母儿女
卷二十八 第 4b 页 WYG1171-0778d.png
之累释然终老而不悔者恃其夫之有兄也及曾祖死
于王事而先祖兄弟以摧丧之馀暴当门户凛然惧不
自保而曾伯祖讳良佐实存抚之所以终其父之志也
其后先祖病废先人常有不胜家事之忧曾伯祖之子
廷俊与其继室叶氏实左右有家人事固多故而吾家
三世被其三世之德其大者可念而不可忘也公讳廷
俊字时乂尝以纳粟辟尉靖之永平然非其好也先娶
同邑吕氏盖甚宜其家而不幸早世子男三人克恭克
卷二十八 第 5a 页 WYG1171-0779a.png
勤克诚女三人适汪注胡炳徐良史孙男九人恂亢亨
慥光恪几允恺女三人长适徐士龙次卢垕次幼曾孙
女二人公生于大观戊子三月十有八日殁于乾道戊
子五月二十六日而男女之长者与公相继而卒又十
有五年冬十月十有二日己酉始克葬公于距家五里
鸡鸣山先茔之旁论次本末以纳诸幽诸孤以为责当
在亮谨再拜而铭之铭曰
生而敦庞以壮门户长则克家以光厥祖世有隐德细
卷二十八 第 5b 页 WYG1171-0779b.png
犹未数天道昭然归安此土
  谢教授墓碑铭
淳熙三四年间三山林颖秀实之作邑永康强敏有干
略一邑不劳而办父老以为三十年所罕有刘仲光茂
实为其丞茂实永嘉人尝从一世士君子游以器识自
负不以细故变其所守实之疑其好异而茂实不顾也
余游二君间每为曲畅其情邑尉谢景安独恬然无所
适莫二君亦安之如一家邑人实赖焉及赵伯彬德全
卷二十八 第 6a 页 WYG1171-0779c.png
来莅邑事风采焕发而一丞失其姓名外缓中忮赵以
忧去丞欲掇拾其事而文致之卒愧景安而止使当两
雄不相下时景安居其间所以阴消人意者其所能庇
赖必多而区区一尉效见止此及诸司交章论荐于吏
文少参差景安一不以介意去为贺州州学教授贺在
极南人士无几何景安独不鄙夷其人请诸州将及诸
司愈欲赡给其徒而致之学不幸而景安死矣呜呼国
家以科目取士以格法而进退之权奇磊瑰者固于今
卷二十八 第 6b 页 WYG1171-0779d.png
世无所合虽复小合旋亦弃去以景安之静厚笃实亦
复不偶如此士之欲以科目自奋者虽既得之要皆未
可必也景安姓谢氏名达字景安福之长溪人曾大父
某大父某父某先室王氏继邵氏子男三人宜之进之
谓老女三人长适士人陈表之馀幼以淳熙甲辰五月
二十三日卒得年六十有一以致仕恩得承事郎宜之
将以明年三月甲申葬景安于吾邑之合德乡茅山之
原而以墓石为请余雅知景安者不能经纪其葬而敢
卷二十八 第 7a 页 WYG1171-0780a.png
爱其言乎顾未知千年之后定如何耳宜之能自力足
以脩父之业吾友徐木子才吴竽允成实相为终始之
允成与景安同邑于是方尉永康云铭曰
生于闽死于广葬于越惟其平生所不欺者不与此而
俱灭深藏厚覆以观馀烈
  陈元嘉墓志铭
缙云陈君元嘉以其读书之馀凡山经地志医卜方技
之书黄帝岐伯之所答问郭璞吕才之所论注无不熟
卷二十八 第 7b 页 WYG1171-0780b.png
复而究切之下至奕棋亦入能品动息自遂与物无忤
从容暇豫人也元嘉娶章氏故吏部侍郎讳服之女弟
也于是士大夫亦多知其名闻其死无不恻然伤之其
子桧尝从余游幼子猛有豪志尝欲问余以古人之大
体方进而未已也奉其诸兄之命而问铭焉乃见其乡
之长老言曰甲戌之旱所在摇动乡之郭君集义兵以
卫其境元嘉亦散家赀募少年之有武勇者什什而伍伍
之参错能否牵连远近而人固不知也会郭君之徒有
卷二十八 第 8a 页 WYG1171-0780c.png
谋叛者郭窘甚夜走乡先生胡经仲之庐则语元嘉命
队首击锣鸣鼓整布队伍更出迭入压郭氏之门而过
焉时邑令方循行四隅以督赈粜元嘉令伪为县牒起
义兵自卫微使郭氏之徒闻之而元嘉之兵先集未几
邑令亦来其徒震动然犹自诡以献武艺元嘉命翼开
左右使献之叛者卒不能逞而止以元嘉之才小小自
见已能如此而余独知其为乡之善士盖人才因事乃见
而元嘉亦不愿以才自驰骋于世非真余之浅于知人
卷二十八 第 8b 页 WYG1171-0780d.png
也元嘉姓陈氏讳昌运元嘉其字也其先繇永嘉徙缙
云为乡之大姓曾大父捷大父梦父师尹迪功郎潭州
善化主簿子男五人椿桧槐枢猛女六人适周翊何坦
沈集王元德坦监处州石堰银场馀未行孙男五人日
新日益日宣日严日勤元嘉以淳熙八年四月十日死
死时六十有五而其葬在其邑之仙都乡深渡之原实
十四年十一月五日于是永康陈亮为之铭曰
才足用世而为乡善士非其命也亦其志也山夷谷堙
卷二十八 第 9a 页 WYG1171-0781a.png
而来者不坠非其志也固其义也
  庶弟昭甫墓志铭
呜呼昔我先人实生汝而弃汝于他人力未足以活汝
也我兄弟欲活汝于我家之旁念汝之似吾先人也活
汝未成而弃我以去岂以我为不足赖乎我不能不念
其子而不念吾先人之子则无以自别于禽兽矣我之
心既不欺于鬼神而汝犹有疑乎无乃汝既知之而命
之脩短非汝之所能自制乎不然则我之衰困颠倒获
卷二十八 第 9b 页 WYG1171-0781b.png
罪于天者既多而并以累汝也嗟乎冤哉畴昔之年当
路欲置我于死地病馀而继以囚系坐天狱如坐井虽
生能几何扶持左右始末惟汝未几为小盗要而欲杀
之于路卒能使薄正其罪独汝为有奔走之劳汝之于我
既无负矣生死之变俄然至此得疾之端又复繇我而
我之所以处汝者今虽百喙自言人谁信之觞酒酹汝
而诸子列拜于前汝魂未定尚听我语衣衾棺椁我皆
主办岁时祭享汝终归享于陈氏我当策其子孙以无
卷二十八 第 10a 页 WYG1171-0781c.png
忘吾先人之骨肉庶几异时有以见汝于地下呜呼哀
哉此龙川陈亮志其庶弟之墓者如此先人讳次尹庶
弟名明字昭甫行八三而所养之父则张锐也生甫百
馀日归张氏其复归则十有七矣又十一年而死实淳
熙丁未二月二十三日其冬十二月十七日葬之先茔
之支垄铭曰
汝父汝兄相从在此子孙敢曰非陈氏子灵其有知共
食千祀此石昭然其来未已
卷二十八 第 10b 页 WYG1171-0781d.png
  陈春坊墓碑铭
始余出国北门弥望沮洳之也而带以一水岸行不足
以容两马湖泊往往随在而有舟至松江风涛汹涌虽
余亦惧而登焉小立垂虹之上四顾而叹曰是岂戎马
驱驰之所乎昔陈公思恭提兵数千以小舟匿伏湖中
欲要乌珠而擒之扣舷相应战士尽起而乌珠以轻舠
遁去众遂惊溃韩世忠复扼之江上敌自是不复南顾
矣酌酒吊古以酹陈公之神其孙均乃以喻侃何仲光
卷二十八 第 11a 页 WYG1171-0782a.png
之书来求铭春坊之墓阅其家世则陈公之子也而陈
公又为晋公恕之玄孙晋公当太宗真宗时为国计臣
寇忠悯诸公之所敬惮其子恭公执中实相仁宗以大
阐陈氏恭公之弟执古生殿中丞世昌殿丞生赠武翼
郎晏武翼以国学举人数上春官而无所遇是生少师
名思恭卒繇行伍自奋为神武后军统制以困乌珠其
事有槩于余心虽欲却均之请而心知其可以张大陈
公之功亦一时之良会也而均之请阅一岁不止春坊
卷二十八 第 11b 页 WYG1171-0782b.png
名龟年字寿卿其先熙州狄道人高宗南渡少师扈从
转战至杭因家焉故今为杭人春坊以少师致仕恩补
保义郎为閤门祗候提辖制造御前军器所干办军头
引见司丁母崇国夫人柴氏忧服除差镇江府都统司
主管机宜文字未上改差皇太子宫主管左右春坊事
为閤门宣赞舍人寻除武卫将军御札曰陈龟年名将
之子也转右领军卫将军特旨以久在东宫服勤不懈
带文州刺史除成州团练使为皇孙平阳郡王伴读有
卷二十八 第 12a 页 WYG1171-0782c.png
劳授和州防禦使少师一子以南北既定不复见诸武
事而独为东宫信臣以身任怨至死而不悔尝以馆北
客宴射玉津园选善射者与敌并射莫能中春坊挟二
矢以兴平立睨的一发中之使当多事时吴江之遗恨
犹有属也春坊须眉如画而面目严冷出入宫庭不以
色假人整齐事务摧抑侥倖取前代储君事抄成小集
暇日从容献之听知所择以为东宫德业之候和章作
字必以寓区区之意焉吾友王光化自中尝为其客为余
卷二十八 第 12b 页 WYG1171-0782d.png
道其事如此今所载者其略也未几而春坊坐裴良珣
事谪居信州复官得提举台州崇道观以淳熙十五年
四月癸酉卒于家得年五十有九以五月甲寅葬于馀
杭县蔡家之坞夫人赵氏祔赠太师密之女也子男二
人均承节郎垓以致仕恩上女八人长适忠翊郎婺州
准备将刘帱次适从事郎隆兴府进贤县尉朱熙续次
适宣教郎两浙东路提举茶盐司干办公事魏宝慈次
适秉义郎裴良珣次适吴衍馀未行男孙一人小顽甲
卷二十八 第 13a 页 WYG1171-0783a.png
辰之春余以药人之诬就逮棘寺更七八十日而不得
脱狱卒犹能言春坊之事始末盖其受诬颇相类狱稍
宽欲往访春坊问计而春坊病矣狱之相去才一二年
间而诬人药人亦可以例推耶天下适安定才者能者
无不坎壈于世宛转能少自致至于受诬且死而世莫
之察未死者可不为死者一言乎余非能言者也二百
年之间陈氏之变故起伏亦数矣均方与人士相角逐
以自见而垓亦将求世其家者故再至垂虹卒如其请
卷二十八 第 13b 页 WYG1171-0783b.png
而书诸墓上曰
今天子之龙飞六十日草莽之臣陈亮实表故春坊陈
龟年之墓叙载家世感念事功而卒归之命焉非人谁
为非命谁使且以识死且以起死
  金元卿墓志铭
君讳大亨字元卿姓金氏世居婺之金华曾大父赐大
父肇父从政皆不仕娶陈氏子男三人海潚泽女二人
于松年孙之本其婿也幼未行孙女一人以淳熙己酉
卷二十八 第 14a 页 WYG1171-0783c.png
二月丁亥卒于家享年五十有一是岁十二月丙申诸
孤奉君葬于其邑赤松乡塘里原君在时所营也而问
铭于永康陈亮潚尝从余游君之于余甚谨以故习知
其家事而得君之为人亦甚详君读书为士有绳尺不
求苟异于人内行洁整于声色淡然而不求人之知也
及其为家也以俭勤自将铢积寸累迄用有成而豪取
智笼之术一切置不用故无怨恶于人晚岁治其室稍
华将以娱其亲之老也诸子皆使之学而必欲知辛勤
卷二十八 第 14b 页 WYG1171-0783d.png
之起家不易独使潚从四方师友游劳费皆所不问而
不责其近功也呜呼使天下之人皆知人有常分事有
常程安平之效岁计有馀撼动之力时移难恃则郡县
可以无条令而治家道虽传之百世可也而世常不足
以知之何哉铭曰
富人所欲善吾所独欲也公之独也同之遗之以此开
之于彼铭之深长尚有以也
  陈思正墓志铭
卷二十八 第 15a 页 WYG1171-0784a.png
思正姓陈氏讳端中思正其字也世为婺之永康人曾
祖博祖回父子茂皆不显于世余尝铭陈性之之墓叙
永康之陈凡七族而思正盖出于龙山之陈也思正娶
刘氏子男四人藻棻葵蕃女六人葛汝舟刘景修刘祉
周确胡汝济胡楷其婿也景脩甲辰进士今为脩职郎
临安府富阳县主簿孙男女八人皆幼以淳熙十六年
九月二十六日卒于家享年六十有一是年十一月壬
申葬于横塘之原祖茔之右思正以意气自豪视钱物
卷二十八 第 15b 页 WYG1171-0784b.png
如粪土不为分毫后日计平生不欲其乡有不平之事
其人有不满之意虽以此遭踬而不悔也族人尝小忿
争至反眼不相视思正病且亟矣呼而语之曰兄弟不
当至此我死谁当为汝解之各为我饮一杯还兄弟骨
肉之旧以此送我死足矣其人皆释然及其将绝也语
诸子曰吾意之所向不在人后而家事如此累汝曹矣
我死会客宜如礼求一文以铭吾墓毕我一身任汝曹
所欲为也其子衰绖踵门与其同宗人亮言其事如此
卷二十八 第 16a 页 WYG1171-0784c.png
余悲之以思正之才智知所缓急先后而行之以义宜
何所不可而动辄龃龉可以言命矣死又无传则仁人
君子之所不忍而求之余则非也铭曰
将死犹欲人之无争死后犹欲身之不泯嗟逝者之如
斯与草木而共尽于其中间圣贤为准我独何人铭以
相殉
  喻夏卿墓志铭
淳熙庚子义乌喻夏卿改葬其内王夫人于邑之智者
卷二十八 第 16b 页 WYG1171-0784d.png
乡雷公山之下问铭于永康陈亮盖尝叙夏卿夫妇之
懿矣夏卿教其子孙皆兴于学所能自见而多屈于春
官绍熙辛亥夏卿年且九十有一一日从容置酒语其
弟侄辈曰群儿及今举自奋老夫犹可待也过是则已
矣又曰我儿非陈子莫铭我也怅然凝伫者久之未几
而八月十有九日夏卿死余犹系三衢狱中微若闻之
则为之出涕明年二月出狱则往哭焉九月其子义方
民献哭投余门以其先君行实曰我父实求属于子子
卷二十八 第 17a 页 WYG1171-0785a.png
知吾父者其肯死吾父乎亮曰诺昔孟子有取于为仁
不富之论而世俗之常言曰慈不主兵义不主财其说
遂以行而闾巷之奸夫猾子借是以成其家虽见鄙于
清论见绳于公法而人乐其生得以自资终不为之变
也夏卿孝友慈爱根于天性而著见于日用之间如饮
食之不可废中年与其侄分田不过百三十亩卒亦几
至于千亩然而友爱子侄而计较秋毫之心不萌焉慈
惜里闾而豪夺力取之事不行焉为仁不富之论盖至
卷二十八 第 17b 页 WYG1171-0785b.png
夏卿而废矣晚虽家事不如初而亲戚故旧之急难族
人子弟之美事爱莫之助每致其惓惓之意而人人常
信之呜呼为夏卿者亦可以无憾矣福寿康宁子孙彬
彬然皆有可观者天于夏卿亦何所负哉喻氏著籍蜀
之仙井散在浙江者惟义乌为盛亦尝有列于朝曾祖
讳迂祖讳宗父讳登夏卿讳师字夏卿遇太上皇后庆
寿覃恩封迪功郎及高宗再上万寿加封脩职郎子男
四人义方脩职郎大方早夭知方汝方女二人适商克忠
卷二十八 第 18a 页 WYG1171-0785c.png
赵悌孙男九人侃宪演湮淡克充宽竞孙女八人嫁杨
一之蒋若拙陈某赵某许公升傅某赵某而公升新与
计偕幼未行曾孙男女合十六人汝方今名民献与侃
入太学为诸生演尝举于乡而侃今再以姓名上礼部
即前志所谓宏者义方将以十一月三日壬申合葬而
亮实铭之曰
少年虑事出人意表至于危疑之际为人剖析无留难
而积善之报未尝泯也晚岁百事不以关心至于园池
卷二十八 第 18b 页 WYG1171-0785d.png
之间婆娑游嬉无虚日而释老之书未尝问也乡之善
士卒为老成言无枝叶行有准绳空其一乡丧此持平
孰昭斯诗以淑我后生
  钱叔因墓志铭
绍兴辛巳壬午之间余以极论兵事为一时明公臣臣
之所许而反授以中庸大学之旨余不能识也而复以
古文自诡于时道德性命之学亦渐开矣又四五年广
汉张拭敬夫东莱吕祖谦伯恭相与上下其论而皆有
卷二十八 第 19a 页 WYG1171-0786a.png
列于朝新安朱熹元晦讲之武夷而强立不反其说遂
以行而不可遏止齿牙所至嘘枯吹生天下之学士大
夫贤不肖往往系其意之所向背虽心诚不乐而亦阳
相应和若余非不愿附而第其品级不能高也余亦自
咎其有所不讲而未敢怨壬辰癸巳而贫日甚欲托于
讲授以为资身之策乡闾识其素而不之信众亦疑其
学之非是也而浦江钱氏之子扩来曰扩于时文未之
能虽能亦不愿也区区之意欲学其所当学者余为之
卷二十八 第 19b 页 WYG1171-0786b.png
有慨于心曰我亦将从此而学也试与吾子共学之因
以为人𦕈然一身与天地并立而为三才其阙一不可
之本为安在又以为洪荒之初圣贤继作道统日以脩
明虽时有治乱而道无一日不在天下也而战国秦汉
以来千五百年之间此道安在而无一人能识其用圣
贤亦不复作天下乃赖人之智力以维持而道遂为不
传之妙物儒者又何从而得之以尊其身而独立于天
下六经诸史反复推究以见天运人事流行参错之处
卷二十八 第 20a 页 WYG1171-0786c.png
而识观象之妙时措之宜如长江大河浑浑浩浩尽收
众流而万古不能尽也而后知人之职分圣贤之所用
心而人心之危不可以一息而不操也苟有用心之地
则凡天下之学皆可因之以资吾之陟降上下焉故易
扩名曰廓而字叔因以坚其共学之志廓亦愿自奋也
廓于程文亦姑以游戏云耳癸卯之秋与其侪辈试漕
台亦复得之冬十有一月九日乃死于龙窟山寺中其
兄抑来抚而哭之曰吾不信汝死也汝死是无天也遂
卷二十八 第 20b 页 WYG1171-0786d.png
取以去余哭之过时而悲自伤其孑孑而莫我助也甲
辰之春余亦颠倒于祸患凡十年而世亦无察其始末
者某月某日其兄始葬之其邑某乡某所之原念欲揭
廓之志以刻诸墓上其友凌坚数以趣余曰是坚之责
也廓少孤其祖良臣日以老兄抑实任家事督廓以学
而一钱不以假之旁观亦不能安廓曰兄爱我者也人
有言兄私自为计则愤然责数之曰何为间我兄弟也
兄必不尔终不能动吾心也钱物之到手有数到辄于
卷二十八 第 21a 页 WYG1171-0787a.png
朋友故旧无分毫吝惜计较心尝以事为人绐钱三十
万仅得银十馀两置之行箧中暮夜入邸舍发箧而又
失之人为廓叹息失声廓笑曰是固已失之物也其于世
故淡泊孝友慈爱出于天资使得共学以至于今不但
侪辈之不能及固吾尊行之所共畏也尝与吾友瑞安
叶适正则论后来学者而有遗恨于廓余尝铭廓父赞
之墓故略其世系而系近世问学之离合求正则书之
使来者有考余永康陈亮也铭曰
卷二十八 第 21b 页 WYG1171-0787b.png
三十而死其志皎然有子曰颢以听于天
  姚唐佐墓志铭
君姓姚氏讳汝贤字唐佐世居婺之永康曾祖坎祖孜
父源君平生衣食粗足不为后日计乐易好善不求闻
于人教其子以学而不冀其必成优游卒岁盖适其真
以生死者娶沈氏子男一人怡也怡为太学诸生无所
遇而死君哀之越二年亦死盖绍熙壬子八月六日得
年七十有九孙瑀甫冠而两丧停之屋下怡之友林君
卷二十八 第 22a 页 WYG1171-0787c.png
大中徐君木伤其穷之至此也于是林方入台为侍御
史不能必顾其私命其弟大任相徐举义以葬而楼君
城徐君总陈君志同与夏贡士师尹和之尤力龙川陈
亮尝入太学于怡为同舍吴东阳竽旧尉永康而善怡
也某施文吴亦施字以成诸君之盛举使知风义不泯
薄俗尚有激也圣明在上风化尚可考也其地为承训
乡马义原其举为绍兴壬子十有二月丙午铭曰
失其子以及其身世固有途穷之人死于孙之手而归
卷二十八 第 22b 页 WYG1171-0787d.png
骨于其子之友法犹谓之有后吾将各举畚土于新阡
之上以观造物之处此壤也
  何少嘉墓志铭
少嘉何氏名大猷少嘉其字也世为义乌著姓初少嘉
之曾祖先既死祖矩以武事强力起家以光其业父恢
茂宏叔父恪茂恭以文字自奋场屋有声诸公间茂恭
登庚辰进士第未及为时用而死茂宏不上第亦死少
嘉时年二十许岁辅伯兄大辩以当家而家事悉禀命
卷二十八 第 23a 页 WYG1171-0788a.png
焉仲兄大雅以疾不涉事少嘉时其起居使得徜徉以
自养疾门外之事不问剧易身悉自当之少嘉兄弟欲
葬其父于傍家之净明寺葬有日矣而寺僧梗不得葬
少嘉慨然曰我岂无一地以葬是少我也家不可立矣
官为杖之而止又杖一恶少之无故为梗者而后门户
为之少宁少嘉处宗族以顺待朋友以信接乡党以礼
协亲戚以恩意教诏童仆而随力使之视租户如家人
而恤其轻重有无及其死也无一人不为堕泪而快其
卷二十八 第 23b 页 WYG1171-0788b.png
死者两僧及一恶少耳内事则姑姊妺之既适人者疾
病而多方救疗之缓急而奔走扶助之公济其乏而私
又不靳其所有惟其无事则平处之或怨其不均则曰
兄弟姊妺岂有两心乎未适人者坐起必曰嫁尔而不
及父在时是为死其父矣尔伯兄必不然暇时读书有
常课暮夜欲慰暖其母则卧榻之侧几案之旁道及闾
阎碎事姊妺笑语夜分母倦始各散去而母亦忘其为
寡居也倾心一世之贤者见辄尊事之虽未见知而不
卷二十八 第 24a 页 WYG1171-0788c.png
怠愈虔曰吾未知前辈所谓不传之学安在而敢自弃
乎尝从予学而其姊以为吾弟何所求于子而汲汲若
此盍有以大慰其心予笑谓其姊越鸡不能化鹄卵惜
吾之非鲁鸡也其姊曰我不解子书语吾弟满意而去
则吾之愿也未几而当路欲以事见杀少嘉自比于子
弟而营救不爱其力浙江风涛之险一日往复两涉之
几至覆舟不悔绍熙改元冬十有二月狱事再急月之
六日少嘉无疾而死予为之惊呼曰我其不免于诏狱
卷二十八 第 24b 页 WYG1171-0788d.png
乎少嘉死是恶证也二年兴狱而仅能以不死其兄将
以癸丑二月二十三日葬其园之南山少嘉娶俞氏麟
之女麟一时名士得邑以死少嘉年二十九岁无子爱
其兄之少子已孙者死以嗣其后亦少嘉之志也于是
龙川陈亮铭其墓晋安吴竽为书之铭曰
兄之子吾子也百世之后孰知其为彼为此也宅兆之
卜惟其安也以吾身而为后日之计则阴阳祸福之多
端也身无可择之行而道有未尽之精微赍志地下深
卷二十八 第 25a 页 WYG1171-0789a.png
藏而厚覆之而鬼神莫之窥也化为堆土溢为精英变
动无时其或尔克承
  刘和卿墓志铭
金华刘范十年前名渊尝与二三子从予学居亡何其
母死葬邑之庆云乡杉塘原求予铭其墓其后予久不
见范范能入太学为诸生与一时英俊相先后一日其
父和卿名大声访予宝婺观为予道范近事喜甚今年
夏秋之交予得第东归趋本郡谢则闻君死矣入吊君
卷二十八 第 25b 页 WYG1171-0789b.png
丧甚悲未几范衰绖跣行以其同舍生袁州州学教授
徐君正夫所述君行来告曰我父将以十月己酉合葬
往尝辱铭吾母矣可不哀吾父乎予自念投老蒙上误
恩擢先众俊精神筋力往往尽矣愧无以报称也将遗
落世事痛自啬养以庶几万一焉而敢费心思于文字
间以重其羞然闻范言则拒之有所不忍盖世有常言
争名于朝争利于市金华距行都一水水湍流时舟昨
发今日至行都无试则已尔有则金华之士必多君尝
卷二十八 第 26a 页 WYG1171-0789c.png
学为其文而众中未尝有君之迹孝友自将祈无愧于
乡党而已君世居都城乃傍城筑室瞰溪而南山森列
一望甚远纵横不过二三丈许外未免于利人交关而
过数步则幽人逸士之居也然君与人无甚交涉怨恶
亦以是取足而无他营晚始作大室天宁寺旁亦取其
不涉闹市耳君气貌伟然宜于世无所不可而利名之
场宜至死不休也去朝密迩而不往争名出入于市而
不就争利则其可书者众矣君卒于绍熙四年六月壬
卷二十八 第 26b 页 WYG1171-0789d.png
寅得年五十有七曾大父赐大父肇父从政先娶陈氏
继季氏赠朝议大夫迤之女子男三人长箕次范也少
简女三人适杨颋李召甫夏焕孙男四人女一人皆幼
铭曰
人生何为为其有欲欲也必争惟日不足粗足而休惟
君也独抱此入土吉不必卜
 
 龙川集卷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