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集-宋-陈亮卷二十三

卷二十三 第 1a 页 WYG1171-0735c.png
钦定四库全书
 龙川集卷二十三
             宋 陈亮 撰
 祭文
  先考卒哭文
呜呼我先君委不肖孤而去之于今四见朔矣号天叫
地无所逮及又以迫于衣食不能时奉几筵致其哀慕
之极得罪幽冥死不足赎古者父母之丧哭无时圣人
卷二十三 第 1b 页 WYG1171-0735d.png
始为之制曰三日不怠三月不解又曰士三月而葬是
月而卒哭不欲其伤生也今也朝夕俯首一号而止其
哭之卒也久矣朝夕之外对人如平时于生复何所伤
及期以告于灵曰卒哭不即愧死犹欲自齿于人岂不
以父之爱子死生无间亦将曰有故甚则曰以我故呜
呼欲以自解不惧无辞惧宇宙之不汝容耳呜呼羞哉
呜呼痛哉呜呼已哉
  先考移灵文
卷二十三 第 2a 页 WYG1171-0736a.png
三年之丧圣人之中制非以人子之心至是为已极也
某也积恶而不可掩既已毒及我先君矣葬不克自力
乃从人贷钱以葬坟墓未乾顽然欲以教人自名求钱
以偿其负因得窃衣食以苟旦暮之活至避宅以舍之
使几筵弗克即安将以明日迁置道旁之居徒令妻孥
以供饮食而已则安于诵圣人之书以授人顾不识礼
所谓三日不怠三月不解与夫斩衰唯而不言者将阙
之而不授乎不然则宇宙固不汝容矣辜天负地尚敢
卷二十三 第 2b 页 WYG1171-0736b.png
以告
  祭王永康文
呜呼是非善恶宁有定论苟诚于中盖棺何恨昔公少
年以才自奋晚试一邑更以谗困敛不先期见谓迟钝
事无容心谓政闷闷御吏束湿讥以自任委心僚佐不
曰能逊触手成碍岂必有衅公于其间不折以愠我从
公游直道而进公或不堪我辞愈峻卒明余心两匪相
徇公行及瓜所仗忠信人言不公我又不顺天亦为虐
卷二十三 第 3a 页 WYG1171-0736c.png
死生一瞬囊无留金衣忘敝缊谤者耸然耳扯足顿我
亦何颜视此归榇沥酒一恸天不可问
  祭郑景元提干文
呜呼奇才异能世资以为用则何患于无路高科显第
人资以自达则何患于无时兄弟炳乎其相辉则何向
不可恃朋友蔚乎其相扶则何志不可施世惟恐无一
焉于其间又安得合四者而有之寿踰六十非人命之
难期年历三纪非世道之难移如兄之止于此亦理之
卷二十三 第 3b 页 WYG1171-0736d.png
未易推昔吾以兄为自锢得非同病而后知庙论亦
察其不可宪属且先其至微后发先至为骏马之良豫
章手植非老人所宜兄为慨然何择于斯亦既至此安
于已而我曰焉得以身自私人之职分岂容或亏天不
我与甘之若饴有命不承宁问崇卑不登坡垄安涉崔
嵬身在一日吾将何辞凡念孔圣犹曰吾衰不如适意
与天同归我困囚系死生毫釐尚欲于中卬首伸眉一
归之天何以我为往来应酬各有据依此论未终冀兄
卷二十三 第 4a 页 WYG1171-0737a.png
生疑旬月之间寂无一词棘寺逮我方堕危机手染报
兄累卵之危兄必有策免我庶几缄题之回望之则非
夜半负舟疾走莫追弃我任我幽明异岐我亦漠然甘
与世违呜呼兄之文章有源有委兄之议论有纲有纪
兄之行事有张有弛兄之与人有同有异取之不竭有
本如是道德性命此外何事昔者难兄既知之矣枯木
死灰去死宁几人固活物日出事起强恕而行不偏不
陂名教之中自有乐地死生祸福不阿不避天地之性
卷二十三 第 4b 页 WYG1171-0737b.png
以人为贵圣以此圣礼安得伪仁以此仁义安得外是
中只有离伦拔萃求异于人则匪人类振古如兹始乎
为士异时冀兄并驱而至兄既长往我存曷以天长地
久盈眶之泪
  祭何茂恭文
呜呼公之行义文章自朝之贤士大夫以及于乡党朋
友翕然推之莫敢为伍曾未能出其毫末而遽赍之以
入土使知夫吉凶非必善恶死生何啻旦暮世道消长
卷二十三 第 5a 页 WYG1171-0737c.png
容曰有时而人理逆顺莫求其故世有所谓推人支干
而察人相貌者至是而手足俱露矣呜呼昔公于某面
未觌而神已交语言未通而肺肝相与誉之诸公之间
妻以其兄之女君子或以为难世俗谓之过举属憸谗
之相间而至情之疑阻要不能无遗憾于死生安得取
而投之豺虎虽此心之昭然顾有口而莫吐是用略綵
缯纸钱于末俗具脯果酒殽于罍俎酹公之神而侑之
以韵语曰天之生公意盖有主俄而夺之一息千古匪
卷二十三 第 5b 页 WYG1171-0737d.png
伤其私我心独苦尚想音容有泪如雨
  祭杨子固县尉文
惟君慷慨而有奇志磊落而无他肠涵濡乎道义之曾
点并包乎善恶之琴张处家庭则自力于孝悌入场屋
则自奋于文章既出尖于辈行爰结交于老苍无几微
于得失肯轻易于低昂醉墨淋漓疾如风雨而不骋诗
章之俊刀笔铦利敏于鬼神而不矜吏事之长豹一斑
而方露金百鍊而后刚世皆期君以大受君乃自幸于
卷二十三 第 6a 页 WYG1171-0738a.png
小康间者阔焉未知其几日奄乎忽兮遽失其故常疑
别话之郑重岂壮怀之披猖相与脱我于垂死固愿报
君于方将我虽衰穷而不肯妄自菲薄君既强仕而岂
应废其颉颃俄凶问之卒卒惊去我之堂堂嗟就逮之
无几念抚棺之未遑忽岁行之渐周恍奇祸之备尝陈
始末于数语荐精诚于一觞使死者其有知吾知君之
不亡倘诸儿之可恃惧托死之未当或素心之泯泯徒
老泪之浪浪
卷二十三 第 6b 页 WYG1171-0738b.png
  祭潘叔源文
惟君读书将以为善而不主于禄利应举将以行义而
不志于必得鲜衣美食以偿男子有家之愿歌童舞女
以终人生行乐之期礼义以悦其心朋友以助其德内
外并进心迹无瑕此宜阅世之滋多而亦降年之止此
兄弟相从而去各适所安儿女攀慕无从亦将有立亮
蹉跎暮景邂逅飘零白饭青刍旧游何在只鸡斗酒老
泪如倾叹逝者之斯夫知吾生之永已临穴不及溯风
卷二十三 第 7a 页 WYG1171-0738c.png
而号
  祭潘叔度文
呜呼舍选非古也而叔度以月书季考得官此男女室
家之愿而惧不仕之无义也铨法非古也而叔度不以
资历年劳从仕此钻隙踰墙之贱而惧行已之无耻也
叔度不欲以志节自高于人故虽安坐未尝一日不病
叔度不欲使事情有亏于已故虽病未尝一日废书覃
思于不传之学而世不我知不恤也尚友于千古之远
卷二十三 第 7b 页 WYG1171-0738d.png
而人不我即不强也至于孝友之行信于其家慈爱之
实著于其乡此叔度之日用饮食者而其所自植立则
卓然欲会百圣期集之所虽死不憾也亮不肖无状为
天人之所共弃叔度独略其牝牡骊黄而友其人关其
休戚悯其不自容于世而岁时一见必缱绻不忍相舍
以去然亮之所以知叔度者虽叔度不得而尽知也今
年之春叔度有子能取世科则喜不自胜曰我虽不仕
今有以见先人于地下矣遂乞致其畴昔所得之官未
卷二十三 第 8a 页 WYG1171-0739a.png
几而遂死焉叔度之自立者如此而独动心于是区区者
而心事之皎然可知矣亮以祸患奔走而丧车之出不
能祖道而酹九原之归不能倚树而哭追致此奠以畅
其情哀哀叔度尚如平生
  祭朱寿之文
呜呼父实生子子实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以至于
无穷此固天地生生之理而亦所以为人道有终之托
少不失父老不哭子送往事居后先更迭以终于无憾
卷二十三 第 8b 页 WYG1171-0739b.png
此固国家大顺之极而亦所以从一人自遂之私自昔
圣人所以和同天人之际者岂有奇功异术哉使天下
无所谓幸不幸而已今子之死乃独有感于余心而兴
不幸之叹至于恸哭流涕不能自己非以子之翁遇我
不啻骨肉而囚系之馀始知人亦惟其所遭耳呜呼子
独胡为而遭此耶少有俊声而能自克长读父书而能
默会义理以厌饫其心艺业以游泳其外学者之高下
浅深俯仰以接之而不暴其从违天下之贤不肖一见
卷二十三 第 9a 页 WYG1171-0739c.png
而识之而不轻于向背其才岂不直一官乃以韦布而
没地其志岂不慕古人乃以贤子弟而终自晦耶呜呼
子之翁老矣抱负至难之才而人恶其违世刻意不传
之学而人恶其厉已诸贤零落殆尽天独许其后死意
者将有所为耶而乃使之以六十之叟而哭子耶呜呼
惨矣毒矣如我之不肖不祥而犹未死于缧绁者是真
所谓幸耳若子之不幸其叹当何时而已耶酹子金华
谁与对恸遣祭三衢徒有隐痛不幸之悲今古所共翁
卷二十三 第 9b 页 WYG1171-0739d.png
亦慨然孙可事奉天人之机惧其错综文不能哀将币
以送
  祭林圣材文
惟灵读书将以为善而不志乎举选应举将以行义而
不志乎得禄孝弟称于宗族乡党慈爱隆于父子弟昆
非有表然之名足以自见于世而有粹然之善足以无
愧于心胡不百年终此大数失一善士空其一乡有几
子孙佑之几世虽天报之可必而老泪之易零一奠因
卷二十三 第 10a 页 WYG1171-0740a.png
循多病良久灵其不昩意则昭然
  祭何子刚文
呜呼以德不以力以义不以势此古今之通论而无力
无势者所藉以安也公家资数十万不可谓无力矣结
姻于朝列不可谓无势矣而甘心自屈于乡之暴有力
者犹不必其势悖言恶动不与其较则公之诚心为善
尚不以德义自居而何问势力之所在乎亮之心降而
诚服不可谓无所自也方亮未冠时束书就学于公之
卷二十三 第 10b 页 WYG1171-0740b.png
馆舍公不以凡儿待之岁时之顾遇杯酒之慇勤未尝
不倍于伦等也其后亮方奔走四方见公之日常少而
闻公之德谊特多常欲进拜公以示乡闾知所则效而
因循不果及公之没与葬又以部使者之嫌而不欲求
自附使亮取外于公之门若于公之生死不相关涉者
天当知之非人之过也惟公盛德著于平生懿名伟于
晚节睹后生之自肆眷前辈之日沦酹斗酒于只鸡忘
墓上之宿草苟此心其可达宜英灵之如存虽再拜之
卷二十三 第 11a 页 WYG1171-0740c.png
未偿尚临风而陨涕
  祭陈肖夫文
呜呼时学入骨时文入髓兄曰吾弟父诏其子以此而
生以此而死从者如云得者宁几其初不悟谓未工耳
工矣云何不遭至此使尔遭乎其将何以以断国论以谋
王体向之所学乃今为累天乎人乎家国所系念此痛
心力薄无似欲就时学附以正理挽不可回为此迢递
分守移换宁妨禄利彼顽者何面从背弃子教婴孩寻
卷二十三 第 11b 页 WYG1171-0740d.png
行数字仅能把笔初守终坠竟成孤立相望惟尔以尔
之才挟尔之气横骛长驱始充尔志一句一言以古自
诡一字一画于今必异母教兄督人非友议虽余亦曰
少不为贵子独不然曾西所畏今几何时赍之入地善不
留种坠此老泪天亦徇俗余宁不悸呜呼肖夫子真死
矣有相闻问时已后矣奔走未宁疾病踵至子厝安在
义当一酹酹而可遣则已久矣日复一日义安在矣乖
其初心敬从遣致呜呼肖夫必不我罪俯仰随时不死
卷二十三 第 12a 页 WYG1171-0741a.png
何谓如子之死于彼何愧蹠寿颜夭第相宽譬会逢其
适千古之涕
  祭周贤董文
呜呼尊行亲戚今垂尽也惟吾舅与君屹然为一坐之
镇也方姨母在时一再岁必一觐也间者阔焉而君惠
顾不靳也连岁有江上之役欲为公寿而不果奔也谓
公之寿方兴未艾而此心终未泯也曾与吾担未及弛
而死生不能以一瞬也思吾先人不可得见而行辈亦
卷二十三 第 12b 页 WYG1171-0741b.png
复不振也若余之所遭如此而安得不为世所摈也天
乎人乎自今皆可勿问也寿大较不满六十而余少君
九岁亦凛凛也岂生有所阙于君而死乃为此恳恳也
亦伤夫事变之亟而可以自见者无使有遗恨也英灵
如在亦举吾觞而满引也
  祭喻夏卿文
呜呼家丧长老乡失耆旧斯仓斯箱亦既曰富引养引
恬亦非不寿与人无争以德则茂终身无疾以福则厚
卷二十三 第 13a 页 WYG1171-0741c.png
群儿斑白侍立左右诸孙满前一经各授场屋较艺或
居选首族子群起能名辐辏君为一笑岁晚樽酒八十
年间何所不有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诘曲称心亦惟其
偶君固自知法当得后尽其天年既全所受云胡今者
往往心疚天行有终人望弥久空其一乡一家之候气
象凋落事当大谬官称日闻还彼俊秀隐然镇重若何
架漏泪涕横臆非以邂逅百感交集微我有咎亲故共
哀谁识香臭以其寸诚见之觞豆苟事皆然何力可救
卷二十三 第 13b 页 WYG1171-0741d.png
  祭郭德扬文
呜呼昔君尚幼父兄在时协赞上下为家之肥比于弟
侄诵书及诗君又于中唱使必随俯仰先后力用不遗
阅世之久实观盛衰晚值君疾赖君羽仪家道愈昌匪
创新规君家甥馆乘龙是宜子亦自奋辉映旁支君方
婆娑不与世违六十非夭而止于斯念昔于君年甫近
之见辄情话宁此心期我困囚系莫哭繐帷墓草若何
酹此芜辞
卷二十三 第 14a 页 WYG1171-0742a.png
  祭宗式之文
呜呼式之少失怙恃同室乖梗纵或不顺困子亦猛万
事瓦解不待肉冷天人相遭有幸不幸五行之运厚薄
偏正参差不齐孰得其称其初则曰感必有应末亦有
言以待天定呜呼式之与予有连所遭亦等子独于中
降年不永身在有馀谁为子请我独仅存末失纲领小
小颠倒天有正令儿幼妇弱若适与竞张官置吏礼乐
刑政宁使孤寡徒归之命呜呼式之弥子子路幽明异
卷二十三 第 14b 页 WYG1171-0742b.png
境力所不及分应退听天果定乎姑以自靖人果众乎
天岂易胜我脱囚系理亦炳炳为子小须以观究竟方
未定时胡可比并念子无穷双泪交迸
  祭妺夫周英伯文
呜呼我先人盖寡兄弟而吾母惟女弟一人零丁孤苦
相与为命而卒归于周者英伯之母也故英伯之女兄
复归吾弟而吾妺长英伯九岁吾母亦许以归英伯者
欲使姻戚之义相联于无穷而亲爱之至也吾母弃诸
卷二十三 第 15a 页 WYG1171-0742c.png
孤七八年英伯渐长而吾妺竟归之不敢食吾母之成
言也故英伯少学于我而欲以武事自诡者量其资性
之所宜也志既不遂而自力家事以克用裕使吾妺无
旦暮之忧者尽其心力之所至也时节相存问缓急相
周致虽竹头木屑亦有以应吾之须者笃吾妺之分义
于我也木石随在而办椽瓦随用而足别为此室庐以
焕然一新者分贤尊之忧责于身也尊既下世子亦随
往寡妻弱子遽失所仗得罪当路我困罗网忍死自明
卷二十三 第 15b 页 WYG1171-0742d.png
照临在上狴犴孤只旁无族党子既去我谁任鞅掌吾
妺忧思相从惝恍我存安用事亦可想终丧致哀有负
灵爽当与令子行营高敞死则同穴爱此寻丈沥酒昭
诚魂其来飨
  祭胡彦功墓文
少驱驰于宦牒晚推迁于事故徒梦寐于英游卒弭心
于农圃盖逢坎而辄止岂不遇而故去嗟有才其焉用
期不坠于门户谓人生其何为倘不贵而则富通闾里
卷二十三 第 16a 页 WYG1171-0743a.png
之有无共僮仆之甘苦既弟昆于戚党爰骨肉其所部
时一平于曲直亦何求于胜负亶在我而有馀宜于人
而无恶俄死生之异变均涕泣于行路念得此者几人
虽百身而莫取尚慨想于平生爰沥酒于堆土惟此愿
之未偿孤畴昔之青顾忘夜雪之漫山溯北风而谁语
冀英爽之昭然鉴精诚而弗吐
  祭俞景山文
呜呼生必父母成必师友死必妻子葬必里闾此天地
卷二十三 第 16b 页 WYG1171-0743b.png
生生之常理而未有知其由来者也以子之端悫静默
知有书卷而不知有天地之大日月之过前知有朋友
而不知父母之违离室家之不可已此其为志岂小而
偃然卧病于百数十里之外死以属诸朋友而葬以累
其父兄使天地生生之理颠倒而不可知抑其所谓不
可知者止此而子独遇适其逢耶何其所遇之惨也虽
然比夫客死于不可知之地者其魂犹为有所依矣死
于我乎敛吊于我乎哭朋友故旧觞酒豆肉子魂何在
卷二十三 第 17a 页 WYG1171-0743c.png
亦就乎木举柩即路有兄有叔
  祭何茂材文
惟君硕大充伟俨然老成端庄恭俭以托后生善多于
财实浮于声前辈远矣见此仪刑云胡溘然使我失惊
众所睹者黄金满籯我独知之教子一经树固欲定而
风不停二年囚系莫吊君灵墓有宿草我心未明一遐
将之廓然此情
 
卷二十三 第 17b 页 WYG1171-0743d.png
 
 
 
 
 
 
 
 龙川集卷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