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集-宋-陈亮卷二十

卷二十 第 1a 页 WYG1171-069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龙川集卷二十
             宋 陈亮 撰
 书
  壬寅答朱元晦秘书
山间获陪妙论往往尽出所闻之外世途日狭所赖以
强人意者惟秘书一人而已平生有坐料人物世事之
僻今而后知其不可也别去惘然如盲者之失杖意每
卷二十 第 1b 页 WYG1171-0691b.png
有所不通辄翘首东望思欲飞动而未能方将专人问
起居乃承专翰之赐蒙所以见念者甚至顽悖为众所
共弃而嗜好之异乃有甚于伯恭者邪既以自幸深惧
为门下知人不明之一累也惟时春事更深按临有相
台候动止万福慰甚不可言某顽钝只如此日逐且与
后生寻行数墨正如三四十岁丑女更欲扎腰缚脚不
独可笑亦良苦也山妇过月始免身以初四日已时得
一男却幸母子完全小下何足上劳尊念愧感无已战
卷二十 第 2a 页 WYG1171-0692a.png
国策论衡日注为贶甚佳敢不下拜田说读得一遍稍
详若事体全转所谓智者献其谋其间可采取处亦多
但谓有补于圆转事体则非某所知也居法度繁密之
世论事正不当如此此亦一述朱耳彼亦一述朱耳欲
以文书尽天下事情此所以为荆扬之化也度外之功
岂可以论说而致百世之法岂可以辏合而行乎天下
大物也须是自家气力可以斡得动挟得转则天下之
智力无非吾之智力形同趋而势同利虽异类可使不
卷二十 第 2b 页 WYG1171-0692b.png
约而从也若只欲安坐而感动之向来诸君子固已失之
偏矣今欲斗饤而发施之后来诸君子无乃又失之碎乎
论理论事若箍桶然此某所不解也秘书挺特崇深自拔
于党类之中岁晚庶得一快方自委托岂敢怀不尽意之
所到虽缕缕未止有不然者却望见教某不任至望
  又书
不获听博约之诲又复三月起居之问不到凡格亦复
踰月矣尊仰殆不容言即此暑气可畏伏惟临按有相
卷二十 第 3a 页 WYG1171-0692c.png
台候动止万福某顽钝只如此但意况甚觉不佳甚思
一走门墙解此烦愦初只候君举不来今又为俗事所
扰加以大作旱势令人遂有旦暮之忧以故要摆离未
能得今只决之六月耳雨不雨皆非人力所能为也近
有杂论十篇聊以自娱恨举世未有肯可其论者且录
去五篇或秘书不以为谬当继此以进然其论亦异矣
馀五篇乃是赏罚形势世卿恩旧尤与世论不合独恐
秘书不以为异耳一春雨多五月遂无梅雨池塘皆未
卷二十 第 3b 页 WYG1171-0692d.png
蓄水亦有全无者麦田亦有至今全未下种者世俗所
谓会龙分龙皆无雨今年秧尖皆赤小民所甚忌又俗
谚五月若无梅黄公揭杷归之说此细民占卜如此以
大势论之渡江安静又五十馀年文恬武嬉今亦甚矣
民疲兵老今亦极矣安静之福难以常幸去年除绍兴
外旱势犹未透其祸必集于今年而秘书又适当此一
路若岁事小稔或可求去大势既如此所谓将恐将惧
之时也庙堂岂容去哉富家之积蓄尽矣若今更不雨
卷二十 第 4a 页 WYG1171-0693a.png
恐巧新妇做不得无面馎饦百念所聚奈何奈何婺州
亦复大疫衢州米价顿涌四千七百文一硕祸将浸淫
于婺钱守虽有爱民之心而把事稍迟今岁救荒奔走
上下不遗馀力者独赵倅一人所至骑从简约县道诸
色文字并不取索穷民有请无不遂今闻去替只二十
日耳若失此人婺州尚未知所倚春来钱守奏乞用前
两任例令再任已降在省中庙堂只许升擢差遣若得
一军垒乃是为本人计耳殊非婺州忧旱之地赵倅闻
卷二十 第 4b 页 WYG1171-0693b.png
此亦甚喜彼亦未暇为婺之地也只欲候满二十日便
去讨差遣耳今旱势已成秘书必更被殃若婺州更旱
则将谁属乎岂能以一身而及七州也愿便申钱守所
请仍以旱势奏陈留使再任专以祷旱及将来救灾之
事责之不容其不效力闻下任乃是高子演自是不釐
务本不相妨令其及期自上足矣若如此说破庙堂亦
知只为婺州地当无不可者然此间事势甚可忧人情
亦何乐于此但期到则自去须秘书移牒添倅厅不得
卷二十 第 5a 页 WYG1171-0693c.png
擅自离任使之听候指挥乃可耳疫气流行人家有连
数口死只留得一两小儿更无人收养者闻赵倅已处置
收养五六十人在州尽可谓有心力万一天意悔祸连
得大雨如社仓义役之事尽可以专责之此人有心力
不患其无所济也况决无连大雨之理秘书不可不早
为婺州地临期不知所委徒自手忙脚乱耳六月若一
向遂无雨田秧亦无所营救但当去绍兴请教且求一
碗现成饭吃不能别生受天下大计自责之长人秘书
卷二十 第 5b 页 WYG1171-0693d.png
何以处之绍兴有梅雨否无不插之田否旱疫之馀而
重以此庙堂虽欲以恬然处之可乎大亏了主上也当
今之世而不大更化以回天意恐虽智者无以善其后
此不待深见远识而后知然而皆不知虑何也虑者不
当而当者不虑是岂天下之事终不可为乎亦在其人
而已矣到此亦不须大段推托同舟遇风亦各为性命
计耳胸中所欲言万端微秘书无以发其狂而困于俗
事又因与诸生点课临风引颈徒剧此情前日偶说论
卷二十 第 6a 页 WYG1171-0694a.png
语到舜五人周十乱孔子所谓才难处不觉慨然有感
自古力足以当天下之任者多只一个两个便了一世
事超世迈往之才岂可以人人而求之乎虞周至于五
人九人真可谓盛矣亦古今之所无也又因书院出立
太师太傅太保兹惟三公论道经邦燮理阴阳官不必
备惟其人作义题亮因为破两句圣人不以才难而废
天下之大政亦不以任重而责天下之常才秘书以为
如何纸尾及之以共发五百里之一笑也区区尚须续
卷二十 第 6b 页 WYG1171-0694b.png
具记千万为世道崇护
  又癸卯通书
自去年七月三日得教答之后不惟使车入丹丘亮亦
架数间泼屋自朝至暮更不得头举况能相从于数百
里之外乎徐子才云须赶到缙云相从者盖意其如此
也开岁犹未毕工又复理会些什物之类凡五阅月亦
未得了盖亮已为一世所弃只得就冷处自讨个安乐
道路以故久久不得拜起居之问每空閒时复念四方
卷二十 第 7a 页 WYG1171-0694c.png
诸人过去见在如秘书方做得一世人物伯恭敬夫敏
妙固未易及然正大之体挺特之气竖起脊梁当时轻
重有无独于门下归心而已徐羡之风度凝重犹足以
压倒谢傅诸人况不为羡之者乎春间尝欲遣人问讯
不果漏逗遂至今日良可一笑几番意思闷顿时欲裹
包相寻于寂寞之滨又复牵掣而止尊仰殆不胜情即
日秋气澄清伏惟燕居有相台候动止万福台州之事
是非毁誉往往相半然其为震动则一也世俗日浅小
卷二十 第 7b 页 WYG1171-0694d.png
小举措已足以震动一世使秘书得展其所为于今日
断可以风行草偃风不动则不入蛇不动则不行龙不
动则不能变化今之君子欲以安坐感动者是真腐儒
之谈也孔子以礼教人犹必以古诗感动其善意动荡
其血脉然后与礼相入未兴于诗而使立于礼是真嚼
木屑之类耳况欲运天下于掌上者不能震动则天下
固运不转也此说虽粗其理却如此震之九四有所谓
震遂泥者处群阴之中虽有所震动如俗谚所谓黄泥
卷二十 第 8a 页 WYG1171-0695a.png
塘中洗弹子耳岂有拖泥带水便能使其道光明乎去
年之举震九四之象也以秘书壁立万仞虽群阴之中
亦不应有所拖带至于人之加诸我者常出于虑之所
不及虽圣人犹不能不致察奸狡小人虽资其手足之
力犹惧其有所附托况更亲而用之乎物论皆以为凡
其平时乡曲之冤一皆报尽秘书岂为此辈所使哉为
其阴相附托而不知耳既为此辈所附托一旦出于群
疑之上而有所举措岂不为其拖带乎况更好人恶人
卷二十 第 8b 页 WYG1171-0695b.png
皆因其平时所不快而致其拖带之意秘书虽屹然为
壁立万仞之举固不能使其道光明矣二家各持一论
惟亮此论为甚平未知秘书以为如何或更谓未然不
惜一往复其论也已往之事正不足多论盖谓事会之
来未有终极秘书虽决意草野山岩之间正恐缓急依
旧被牵出来无可辞之处耳刘越石一世豪杰乃为令
狐盛所附托方知孔子所谓远佞人者是真不可不远
也如亮已为枯株朽木与一世并无所关涉惟于秘书
卷二十 第 9a 页 WYG1171-0695c.png
不敢不致其区区耳且如东阳之事此岂可放过但当
时有人欲在中附托亮既为人之客只应相劝不应相
助治人合在秘书自决之却因一停房人而治之此于
事理尤不可又宁是当时为人所附托耳亮之本意大
抵欲秘书举措洒然使识与不识皆当其心而无所不
满岂敢为人游说乎是真相期之浅此人虽幸免卒为
天所杀今世烦天者多矣亮平生不曾会说人是非唐
与正乃见疑相谮是真足当田光之死矣然穷困之中
卷二十 第 9b 页 WYG1171-0695d.png
又自惜此泼命一笑亮方整顿室宇什物就绪且更就南
边营葺小园架数处亭子遂为老死田闾之计不敢望
今世之见知见恕也秋初得潘叔昌柬言秘书疑某见
怪某非多事者秘书又作此言亮真无所望于今世矣
  又甲辰答书
五月二十五日亮方得离棘寺而归偶在陈一之架阁
处逢一朱秀才云方自门下来尝草草附数字到家始
见潘叔度兄弟递到四月间所惠教发读恍然时犹未
卷二十 第 10a 页 WYG1171-0696a.png
脱狱也讯后遂见秋深伏惟燕居有相台候动止万福
比过绍兴方见精舍杂咏所谓棹歌者自宇宙而有兹
山却赖羊叔子以发泄其光辉矣恨不得从容其间以
听馀论略分山水之馀味以归徒切健仰而已韩记陆
诗亦见录本深自叹姓字日以湮没笔力日以荒退不
能以言语附见诸公之后尘为可愧耳张果老下驴儿
岂复堪作推磨用已矣无可言者司马迁有言贫贱未
易居下流多谤议因来教而深有感焉亮之生于斯世
卷二十 第 10b 页 WYG1171-0696b.png
也如木出于嵌岩嵚崎之间奇蹇艰涩盖未易以常理
论而人力又从而掩盖磨灭之欲透复缩亦其势然也
亮二十岁时与伯恭同试漕台所争不过五六岁亮自
以姓名落诸公间自负不在伯恭后而数年之间地有
肥硗雨露之养人事之不齐伯恭遂以道德为一世师
表而亮陆沉残破行不足以自见于乡闾文不足以自
奋于场屋一旦遂坐于百尺楼下行路之人皆得以挨
肩叠足过者不看看者如常独亮自以为死灰有时而
卷二十 第 11a 页 WYG1171-0696c.png
复然也伯恭晚岁亦念其憔悴可怜欲抆拭而俎豆之
旁观皆为之嘻笑已而叹骇已而怒骂虽其徒甚亲近
者亦皆睨视不平或以为兼爱太泛或以为招合异类
或以为稍杀其为恶之心或以为不遗畴昔雅故而亮
又戏笑玩侮于其间谤议沸腾讥刺百出亮又为之扬
扬焉以资一笑凡今海内之所以云云者大略皆出于
此耳伯恭晚岁于亮尤好盖亦无所不尽箴切诲戒书
尺具存颜渊之犯而不校淮阴侯之俛出跨下俗谚所
卷二十 第 11b 页 WYG1171-0696d.png
谓赤梢鲤鱼齑瓮可以浸杀王坦之以为天下之宝当
为天下惜之所谓克已复礼者盖无一时不以为言亮
不能一一敬遵其戒则有之而来谕谓伯恭相处于法
度之外欲有所言必委曲而后敢及则当出于其徒之
口耳如亮今岁之事虽有以致之然亦谓之不幸可也
当路之意主于治道学耳亮滥膺无须之祸初欲以杀
人残其命后欲以受赂残其躯推狱百端搜寻竟不得
一毫之罪而撮其投到状一言之误坐以异同之罪可
卷二十 第 12a 页 WYG1171-0697a.png
谓吹毛求疵之极矣最好笑者狱司深疑其挟监司之
势鼓合州县以求赂亮虽不肖然口说得手去得本非
闭眉合眼矇瞳精神以自附于道学者也若其真好贿
者自应用其口手之力鼓合世间一等官人相与为私
孰能禦者何至假秘书诸人之势干与州县以求贿哉
狱司吹毛求疵若有纤毫近似亦不能免其躯矣亮昔
尝与伯恭言亮口诵墨翟之言身从杨朱之道外有子
贡之形内居原宪之实亮之居乡不但外事不干与虽
卷二十 第 12b 页 WYG1171-0697b.png
世俗以为甚美诸儒之所通行如社仓义役及赈济等
类亮力所易及者皆未尝有分毫干涉只是口唠噪见
人说得不切事情便喊一饷一似曾干与耳凡亮今日
之坐谤者皆其虚形也惟经狱司锻鍊方知是虚然亮
自念有虚形而后有虚影不恤世间毁誉怨谤虽可以
自立亦可以招祸今年取金印如斗大周伯仁犹以此
取祸于王茂弘自六月二日归到家方欲一切休形息
影而一富盗乘其祸患之馀因亮自妻家回聚众欲算
卷二十 第 13a 页 WYG1171-0697c.png
杀之其幸免者天也不知今年是何运数自是虽门亦
不当出矣秘书若更高著眼亮犹可以舒一寸气若犹
未免以成败较是非以品级论辈行则涂穷之哭岂可
复为人世道哉李密有言人言当指实宁可面谀研穷
义理之精微辨析古今之同异原心于杪忽较礼于分
寸以积累为功以涵养为正睟面盎背则亮于诸儒诚
有愧焉至于堂堂之阵正正之旗风雨云雷交发而并
至龙蛇虎豹变见而出没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古
卷二十 第 13b 页 WYG1171-0697d.png
之心胸如世俗所谓粗块大脔饱有馀而文不足者自
谓差有一日之长而来教乃有义利双行王霸并用之
说则前后布列区区宜其皆未见悉也海内之人未有
知此书之笃实真切者岂敢不往复自尽其说以求正
于长者自孟荀论义利王霸汉唐诸儒未能深明其说
本朝伊洛诸公辩析天理人欲而王霸义利之说于是
大明然谓三代以道治天下汉唐以智力把持天下其
说固已不能使人心服而近世诸儒遂谓三代专以天
卷二十 第 14a 页 WYG1171-0698a.png
理行汉唐专以人欲行其间有与天理暗合者是以亦
能久长信斯言也千五百年之间天地亦是架漏过时
而人心亦是牵补度日万物何以阜蕃而道何以常存
乎故亮以为汉唐之君本领非不洪大开廓故能以其
国与天地并立而人物赖以生息惟其时有转移故其
间不无渗漏曹孟德本领一有跷欹便把捉天地不定
成败相寻更无著手处此却是专以人欲行而其间或
能有成者有分毫天理行乎其间也诸儒之论为曹孟
卷二十 第 14b 页 WYG1171-0698b.png
德以下诸人设可也以断汉唐岂不冤哉高祖太宗岂
能心服于冥冥乎天地鬼神亦不肯受此架漏谓之杂
霸者其道固本于王也诸儒自处者曰义曰王汉唐做
得成者曰利曰霸一头自如此说一头自如彼做说得
虽甚好做得亦不恶如此却是义利双行王霸并用如
亮之说却是直上直下只有一个头颅做得成耳向来
十论大抵敷广此意只如太宗亦只是发他英雄之心
误处本杪忽而后断之以大义岂右其为霸哉发出三
卷二十 第 15a 页 WYG1171-0698c.png
纲五常之大本截断英雄差误之几微而来谕乃谓其
非三纲五常之正是殆以人观之而不察其言也王霸
策问盖亦如此耳夫人之所以与天地孟子终日言仁
义而与公孙丑论一段勇如此之详又自发为浩然之
气盖担当开廓不去则亦何有于仁义哉气不足以充
其所知才不足以发其所能守规矩准绳而不敢有一
毫走作传先民之说而后学有所持循此子夏所以分
出一门而谓之儒也成人之道宜未尽于此故后世所
卷二十 第 15b 页 WYG1171-0698d.png
谓有才而无德有智勇而无仁义者皆出于儒者之口
才德双行智勇仁义交出而并见者岂非诸儒有以引
之乎故亮以为学者学为成人而儒者亦一门户中之
大者耳秘书不教以成人之道而教以醇儒自律岂揣
其分量则止于此乎不然亮犹有遗恨也狂瞽辄发要
得心胆尽灵可以刺剟而补正之耳秘书勿以其狂而
废其往复亦若今世相待之浅也向时祭伯恭文盖亦
发其与伯恭相处之实而悼存亡不尽之意耳后生小
卷二十 第 16a 页 WYG1171-0699a.png
子遂以某为假伯恭以自高痴人面前真是不得说梦
亮非假人以自高者也擎拳撑脚独往独来于人世间
亦自伤其孤另而已秘书若不更高著眼则此生真已
矣亮亦非缕缕自明者也痛念二三十年之间诸儒学
问各有长处本不可以埋没而人人须著些针线其无
针线者又却轻佻不是屈头肩大担底人所谓至公血
诚者殆只有其说耳独秘书杰特崇深负孔融李膺之
气有霍光张昭之重卓然有深会于亮心者故不自知
卷二十 第 16b 页 WYG1171-0699b.png
其心之惓惓言之缕缕也去年承惠李赞皇集令评其
人且欲与春秋战国何人为比此公干略威重唐人罕
有其比然亦积谷做米把缆放船之人耳遇事虽打叠
得下胸次尚欠恢廓手段尚欠跌荡其去姚元崇尚欠
三两级要亦唐之人物耳何暇论夫春秋战国哉管敬
仲王景略之不作久矣临染不胜浩叹之至
  与朱元晦秘书
去秋辱答教委曲具尽足见长者教人不倦之意谓亮
卷二十 第 17a 页 WYG1171-0699c.png
书中有不平之气则诚有之矣自棘寺归闭门不与人
交往以妻弟之故一出数日便为凶徒聚数十人而欲
杀之一命存亡仅丝发许而告之州县漠然不应不知
今年是甚运数事发之五日头重而不可扶眼闭而不
可擘冥心静念以一死决不可免矣负一世之谤顽然
未尝自辩数死后谁当为我明之明日崛然而兴令小
儿具纸笔强作长者一书冀死后有能明此心者耳岂
愿自敷叙短长于门下者哉书成复就枕又二十日而
卷二十 第 17b 页 WYG1171-0699d.png
后动止作息不异于平时丘宗卿亦受群儿谤伤之言
半间半界州府卒归狱于赵穿亮以此身既存而不复
问矣世途日狭亮又一身不著行户宜其宛转陷于榛
莽而无已时也今年不免聚二三十小秀才以教书为
行户一面治小圃多种竹木起数处小亭子后年随众
赴一省试或可侥倖一名目遮蔽其身而后徜徉于园
亭之间以待尽矣其他当一切付之能者暇时策杖访
长者于武夷之山尽布心腹以求是正留与千百年间
卷二十 第 18a 页 WYG1171-0700a.png
做个说话亦庶几不枉此一生一死矣亮旧与秘书对
坐处横接一间名曰燕坐前行十步对柏屋三间名曰
抱膝接以秋香海棠围以竹杂以梅前植两桧两柏而
临一小池是中真可老矣叶正则为作抱膝吟二首君
举作一首词语甚工然犹说长说短说人说我未能尽
畅抱膝之意也同床各做梦周公且不能学得何必一
一说到孔明哉亮又自不会吟得使此耿耿者无以自
发秘书高情杰句横出一世为亮作两吟其一为和平
卷二十 第 18b 页 WYG1171-0700b.png
之音其一为悲歌慷慨之音使坐此屋而歌以自适亦
如常对晤也去仆已别赍五日粮令在彼候五七日不
妨千万便为一作至恳至恳抱膝之东侧去五七步作
一杉亭颇大名曰小憩三面临池两旁植以黄菊后植
木樨八株四黄四丹更植一大木樨于其中去亭可十
步池之上为桥屋三间两面皆著亮窗名曰舫斋过池
可十四五步地即一大池池上作赤水堂三间又作箔
水正临大池池可三十亩池旁又一小池小池之旁即
卷二十 第 19a 页 WYG1171-0700c.png
驿路去驿路百步有一古松甚大而茂当是七八十年
之松赤水堂正对之名曰独松堂堂后为宁廊一间中
有大李树两旁为小廊分趋舫斋小廊之两旁即植桃
堂之两旁为小斋以憩息环植以竹独松堂寻赤水木
未足度与舫斋皆至秋可成杉亭之池如偃月西一头
既作柏屋东一头当作六柱榧亭一间名曰临野正西
岸上稍幽作一小梓亭于其上名曰隐见更去西十步
即作小书院十二间前又临一池以为秀才读书之所
卷二十 第 19b 页 WYG1171-0700d.png
度二年皆可成也两池之东有田二百亩皆先祖先人
之旧业尝属他人矣今尽得之以耕如此老死亦复何
憾田之上有小坡为园二十亩先作小亭临田名曰观
稼他时又可作一小圃今且植竹馀未有力也此小坡
亮所居屋正对之屋之东北又有园二十亩种蔬植桃
李而已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幕中间燕子飞可只作富
贵者之事业乎魏公座右铭荷见教非欲示人而见者
辄夺去岂但妙画为人所宝爱当是荒懒者无分当得
卷二十 第 20a 页 WYG1171-0701a.png
此教十六大字不敢强今以妻父之葬辄欲求六大字
以光墓上男子不敢犯分以求而荆妇心欲其夫转以
为请此于礼宜可许也愿便得之为祷亮并欲求抱膝
燕座小憩六大字干冒但剧惶恐纳纸六幅恐不中则
书室自斥写之良妙胸中所怀千万而一见终未可期
已经新元伏惟燕居有相尊候动止万福前书大略为
死计耳纸末之论盖非小故却只略言之而未竟宜烦
来教之辨答也朋友之论多教亮以无多聒挠长者虽
卷二十 第 20b 页 WYG1171-0701b.png
然怀不尽于长者之前又似不用情理之所在岂宜如
此但已愿更一言之昔者三皇五帝与一世共安于无
事至尧而法度始定为万世法程禹启始以天下为一
家而自为之有扈氏不以为是也启大战而后胜之汤
放桀于南巢而为商武王伐纣取之而为周武庚挟管
蔡之隙求复故业诸尝与武王共事者欲修德以待其
自定而周公违众议举兵而后胜之夏商周之制度定
为三家虽相因而不尽同也五霸之纷纷岂无所因而
卷二十 第 21a 页 WYG1171-0701c.png
然哉老庄氏思天下之乱无有己时而归其罪于三王
而尧舜仅免耳使若三皇五帝相与共安于无事则安
得有是纷纷乎其思非不审而孔子独以为不然三皇
之化不可复行而祖述止于尧舜而三王之礼古今之
所不可易万世之所当宪章也芟夷史籍之繁词刋削
流传之讹谬参酌事体之轻重明白是非之疑似而后
三代之文灿然大明三王之心迹皎然不可诬矣后世
之君徒知尊慕之而学者徒知诵习之而不知孔氏之
卷二十 第 21b 页 WYG1171-0701d.png
劳盖如此也当其是非未大明之时老庄氏之至心岂
能遽废而不用哉亮深恐儒者之视汉唐不免如老庄
当时之视三代也儒者之说未可废者汉唐之心迹未
明也故亮尝有区区之意焉而非其任耳夫心之用有
不尽而无常泯法之文有不备而无常废人之所以与
天地并立而为三者非天地常独运而人为有息也人
不立则天地不能以独运舍天地则无以为道矣夫不
为尧存不为桀亡者非谓其舍人而为道也若谓道之
卷二十 第 22a 页 WYG1171-0702a.png
存亡非人所能与则舍人可以为道而释氏之言不诬
矣使人人可以为尧万世皆尧则道岂不光明盛大于
天下使人人无异于桀则人纪不可修天地不可立而
道之废亦已久矣天地而可架漏过时则块然一物也
人心而可牵补度日则半死半活之虫也道于何处而
常不息哉惟圣为能尽伦自馀于伦有不尽而非尽欺
人以为伦也惟王为能尽制自馀于制有不尽而非尽
罔世以为制也欺人者人常欺之罔世者人常罔之乌
卷二十 第 22b 页 WYG1171-0702b.png
有欺罔而可以得人长世者乎不失其驰舍矢如破君
子不必于得禽也而非恶于得禽也范我驰驱而能发
必命中者君子之射也岂有持弓矢审固而甘心于空
返者乎御者以正而射者以手亲眼便为能则两不相
值而终日不获一矣射者以手亲眼便为能而御者委
曲驰骤以从之则一朝而获十矣非正御之不获一射
者之不以正也以正御逢正射则不失其驰而舍矢如
破何往而不中哉孟子之论不明久矣往往反用为迂
卷二十 第 23a 页 WYG1171-0702c.png
阔不切事情者之地亮非喜汉唐获禽之多也正欲论
当时御者之有罪耳高祖太宗本君子之射也惟御者
之不纯乎正故其射一出一入而终归于禁暴戢乱爱
人利物而不可掩者其本领宏大开廓故也故亮尝有
言三章之约非萧曹之所能教而定天下之乱又岂刘
文靖之所能发哉此儒者之所谓见赤子入井之心也
其本领开廓故其发处便可以震动一世不止如赤子
入井时微𦕈不易扩耳至于以位为乐其情犹可以察
卷二十 第 23b 页 WYG1171-0702d.png
者不得其位则此心何所从发于仁政哉以天下为己
物其情犹可察者不总之于一家则人心何所底止自
三代圣人固已不讳其为家天下矣天下大物也不是
本领宏大如何担当开廓得去惟其事变万状而真
心易以汨没到得失枝落节处其皎然者终不可诬耳
高祖太宗及皇家太祖盖天地赖以常运而不息人纪
赖以接续而不坠而谓道之存亡非人之所能预则过
矣汉唐之贤君果无一毫气力则所谓卓然不泯灭者
卷二十 第 24a 页 WYG1171-0703a.png
果何物邪道非赖人以存则释氏所谓千劫万劫者是
真有之矣此论正在于毫釐分寸处较得失而心之本
体实非斗饤辏合以成此大圣人所以独运天下者非
小夫学者之所能知使两程而在犹当正色明辨此见
秘书与叔昌子约书乃言诸贤死后议论蜂起有独力
不能支之意伯恭晓人也自其在时固已知之矣天地
人为三才人生只是要做个人圣人人之极则也如圣
人方是成人故告子路者则曰亦可以为成人来谕谓
卷二十 第 24b 页 WYG1171-0703b.png
非成人之至诚是也谓之圣人者于人中为圣谓之大
人者于人中为大才立个儒者名字固有该不尽之处
矣学者所以学为人也而岂必其儒哉子夏子张子游
皆所谓儒者也学之不至则荀卿有某氏贱儒之说而
不及其他论语一书只告子夏以女为君子儒其他亦
未之闻也则亮之说亦不为无据矣管仲尽合有商量
处其见笑于儒家亦多毕竟总其大体却是个人当得
世界轻重有无故孔子曰人也亮之不肖于今世儒者
卷二十 第 25a 页 WYG1171-0703c.png
无能为役其不足论甚矣然亦自要做个人非专徇管
萧以下规摹也正欲搅金银铜铁镕作一器要以适用
为主耳亦非专为汉唐分疏也正欲明天地常运而人
为常不息要不可以架漏牵补度时日耳夫说话之重
轻亦系其人以秘书重德为一世所尊仰一言之出人
谁敢非以亮之不肖虽孔子亲授以其说才过亮口则
弱者疑之强者斥之矣愿秘书平心以听惟理之从尽
洗天下之横竖高下清浊白黑一归之正道无使天地
卷二十 第 25b 页 WYG1171-0703d.png
有弃物四时有剩运人心或可欺而千四五百年之君
子皆可盖也故亮尝以为得不传之绝学者皆耳目不
洪见闻不惯之辞也人只是这个人气只是这个气才
只是这个才譬之金银铜铁只是金银铜铁鍊有多少
则器有精粗岂其于本质之外换出一般以为绝世之
美器哉故浩然之气百鍊之血气也使世人争骛高远
以求之东扶西倒而卒不著实而适用则诸儒之所以
引之者亦过矣亮方治少屋宇更无举头工夫而新妇
卷二十 第 26a 页 WYG1171-0704a.png
急欲为其父遣人仓卒具此又未能究所怀秘书必未肯
遽以为然更三五往复则其论定矣亮亦不敢自以为
是也秘书无惜极力铺张以见教论不到底则彼此终
有不尽之情耳君举年大而学不止正则学识日以超
颖非复向时建宁相见之正则也亮人品庸俗本非山
水好乐此间亦无所谓山水可乐者且于平地妆点些
子景致所谓随分春者是也徐子才常相见不独有可
用之才而为学之意方笃亦甚思得一见长者但要出
卷二十 第 26b 页 WYG1171-0704b.png
不易耳渠本约有便即作一书偶亮遣人仓遽之甚不
暇更于五十里外取书亮不敢拜寿之宣教专状计同
台眷长少一一安宁过庭以此示之为幸新妇儿女附
拜再四起居柑子一奁内有真柑五十枚乃是黄岩柑
闻其味颇胜温州者亮亦不能别也大栗乾者八斤随
至轻浼尚幸笑留石天民此月二十三日赴上未曾得
相见其贫日甚而有力者念之不以情今且得全家饱
煖也百冗中西望武夷如欲飞动而祠禄之满又恐秘
卷二十 第 27a 页 WYG1171-0704c.png
书复被牵出一见定何时千万为世道崇护不任区区
之祷
  又书
比者匆匆奉状聊以致其平时所欲言者耳非敢与长
者辨乃承谆复下谕所宜再拜受教而纸末之谕尤使
人恻然有感自当一切不论然其间亦有不可不言者
如亮之本意岂敢求多于儒先盖将发其所未备以窒
后世英雄豪杰之口而夺之气使知千涂万辙卒走圣
卷二十 第 27b 页 WYG1171-0704d.png
人样子不得而来谕谓亮推尊汉唐以为与三代不异
贬抑三代以为与汉唐不殊如此则不独不察其心亦
并与其言不察矣某大概以为三代做得尽者也汉唐
做不到尽者也故曰心之用有不尽而无常泯法之文
有不备而无常废惟其做得尽故当其盛时三光全而
寒暑平无一物之不得其生无一人之不遂其性惟其
做不到尽故虽其盛时三光明矣而不保其常全寒暑
运矣而不保其常平物得其生而亦有时而夭阏者人
卷二十 第 28a 页 WYG1171-0705a.png
遂其性亦有时而乖戾者本末感应只是一理使其田
地根本无有是处安得有来谕之所谓小康者乎只曰
获禽之多而不曰随种而收恐未免于偏矣孔子之称
管仲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
如其仁又曰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
被发左衽矣说者以为孔氏之门五尺童子皆羞称五
霸孟子力论霸者以力假仁而夫子称之如此所谓如
其仁者盖曰似之而非也观其语脉决不如说者所云
卷二十 第 28b 页 WYG1171-0705b.png
故伊川所谓如其仁者称其有仁之功用也仁人明其
道不计其功夫子亦计人之功乎若如伊川所云则亦
近于来谕所谓喜获禽之多矣功用与心不相应则伊
川所论心迹元不曾判者今亦有时而判乎圣人之于
天下大其眼以观之平其心以参酌之不使当道有弃
物而道旁有不厌于心者九转丹砂点铁成金不应学
力到后反以银为铁也前书所谓搅金银铜铁镕作一
器者盖措辞之失耳新妇急欲为其父遣人一夕伸纸
卷二十 第 29a 页 WYG1171-0705c.png
引笔而书夜未半而书成不能一一尽较语言亦望秘
书察其大意耳王通有言皇坟帝典吾不得而识矣不
以三代之法统天下终危邦也如不得已其两汉之制
乎不以两汉之制辅天下者诚乱也已仲淹取其以仁
义公恕统天下而秘书必谓其假仁借义以行之心有
时而泯可也而谓千五百年常泯可乎法有时而废可
也而谓千五百年常废可乎至于全体只在利欲上之
语窃恐待汉唐之君太浅狭而世之君子有不厌于心
卷二十 第 29b 页 WYG1171-0705d.png
者矣匡章通国皆称其不孝而孟子独礼貌之者眼目
既高于驳杂中有以得其真心故也波流奔迸利欲万
端宛转于其中而能察其真心之所在者此君子之道
所以为可贵耳若于万虑不作全体洁白而曰真心在
焉者此始学之事耳一生辛勤于尧舜相传之心法不
能点铁成金而不免以银为铁使千五百年之间成一
大空阙人道泯息而不害天地之常运而我独卓然而
有见无乃甚高而孤乎宜亮之不能心服也来书所谓
卷二十 第 30a 页 WYG1171-0706a.png
天地无心而人有欲是以天地之运行无穷而在人者
有时而不相似又谓心则欲其常不泯而不恃其不常
泯法则欲其常不废而不恃其不常废此常言也而谓
指其须臾之间偶未泯灭底道理以为只此便可与尧
舜三代并隆而不察其所以为之田地根本无有是处
者不知高祖太宗何以自别于魏宋二武哉来书又谓
立心之本当以尽者为法不当以不尽者为准此亦名
言也而谓汉唐不无愧于三代之盛时便以为欺罔者
卷二十 第 30b 页 WYG1171-0706b.png
不知千五百年之间以何为真心乎亮辈根本工夫自
有欠阙来谕诚不诬矣至于畔去绳墨脱落规矩无乃
通国皆称其不孝而因谓之不孝乎此夷齐所以蒙头
塞眼柳下惠所以降志辱身不敢望一人之或知者非
敢以浅待人也势当如此耳亮不敢有望于一世之儒
先所深恨者言以人而废道以人而屈使后世之君子
不免哭穷途于千五百年之间亮虽死而目不瞑矣楼
台侧畔杨花过帘幕中间燕子飞当时论者以为贫人
卷二十 第 31a 页 WYG1171-0706c.png
安得此景致亮今甚贫疑此景之可致故以为可只作
富贵者之事业而来谕便谓做沂水舞雩意思不得亦
不是抱膝长啸底气象如此则咳嗽亦不可矣心之所
欲言者甚多来戒之及过是决不敢更有所言但所谓
不传绝学更须讨论者犹恐如俗谚所谓千钱药却在
笆篱边耳许作抱膝吟须如前书得两篇可长讽咏者
为佳不必论到孔明抱膝长啸各家园池自有各家景
致但要得语言气味深长耳
卷二十 第 31b 页 WYG1171-0706d.png
  又书(乙巳/)
春夏之交辱报翰甚悉所以劳长者之心力而费其言
语者亦不少矣惶恐不可言讯后又复数月不任尊仰
即日秋气愈肃伏惟天生贤哲茂对令辰台候动止万
福千里之远不能捧一觞为千百之寿小词一阕香两片
川笔十枝川墨一挺蜀人以为绝品不能别也并摴蒱
一缣漫充背子用雪梨石榴四十颗薄致区区赞祝之
意能为亮自举一觞于千里之外乎恃爱忘庶不以薄
卷二十 第 32a 页 WYG1171-0707a.png
少轻浼为罪而笑留幸甚亮自去载两遭大变之后
意绪日以颓堕须鬓亦种种矣所幸碗饭粗足可免营求
若得萧散十年高床安枕而死夫复何憾惜其胸中之
区区不能自明于长者之前人微言轻不为一世所察
秘书虽察之而不详多言又非所以相浼渎抱此不满
秘书谓其亦何所乐也亮大意以为本领闳阔工夫至
到便做得三代有本领无工夫只做得汉唐而秘书必
谓汉唐并无些子本领只是头出头没偶有暗合处便
卷二十 第 32b 页 WYG1171-0707b.png
得功业成就其实则是利欲场中走使二千年之英雄
豪杰不得近圣人之光犹是小事而向来儒者所谓只
这些子殄灭不得秘书便以为好说话无病痛乎来书
所谓自家光明宝藏者语虽出于释氏然亦异于这些
子之论矣天地之间何物非道赫日当空处处光明闭
眼之人开眼即是岂举世皆盲便不可与共此光明乎
眼盲者摸索得著故谓之暗合不应二千年之间有眼
皆盲也亮以为后世英雄豪杰之尤者眼光如黑漆有
卷二十 第 33a 页 WYG1171-0707c.png
时闭眼胡做遂为圣门之罪人及其开眼运用无往
而非赫日之光明天地赖以撑拄人物赖以生育今指
其闭眼胡做时便以为盲无一分眼光指其开眼运用
时只以为偶合其实不离于盲嗟乎冤哉彼直闭眼耳
眼光未尝不如黑漆也一念足以周天下者岂非其眼
光固如黑漆乎天下之盲者能几赫日光明未尝不与
有眼者共之利欲汩之则闭心平气定虽平平眼光亦
会开得况夫光如黑漆者开则其正也闭则霎时浮翳
卷二十 第 33b 页 WYG1171-0707d.png
耳仰首信眉何处不是光明使孔子在时必持出其光
明以附于长长开眼者之后则其利欲一时涴世界者
如浮翳尽洗而去之天地清明赫日长在不亦恢廓洒
落闳大而端正乎今不欲天地清明赫日长在只是这
些子殄灭不得者便以为古今秘宝因吾眼之偶开便
以为得不传之绝学三三两两附耳而语有同告密画
界而立一似结坛尽绝一世之人于门外而谓二千年
之君子皆盲眼不可点洗二千年之天地日月若有若
卷二十 第 34a 页 WYG1171-0708a.png
无世界皆是利欲斯道之不绝者仅如缕耳此英雄豪
杰所以自绝于门外以为立功建业别是法门这些好
说话且与留著妆景足矣若知开眼即是个中人安得
撰到此地位乎秘书以为三代以前都无利欲都无要
富贵底人今诗书载得如此净洁只此是正大本子亮
以为才有人心便有许多不净洁革道止于革面亦有
不尽概圣人之心者圣贤建立于前后嗣承庇于后又
经孔子一洗故得如此净洁秘书亦何忍见二千年间
卷二十 第 34b 页 WYG1171-0708b.png
世界涂涴而光明宝藏独数儒者自得之更待其有时
而若合符节乎迁善改过圣人必欲其到底而后止若
随分点化是不以人待之也点铁成金正欲秘书诸人
相与洗净二千年世界使光明宝藏长长发见不是只
靠这些子以幸其不绝又诬其如缕也最可惜许多眼
光抹漆者尽指之为盲人而一世之自号开眼者正使
眼无翳眼光亦三平二满元靠不得亦何力使得天地
清明赫日长在乎亮之说话一时看得极突兀原始要
卷二十 第 35a 页 WYG1171-0708c.png
终终是易不得耳秘书莫把做亮说话看且做百行俱
足人忽如此说秘书终不成尽弃置不以入思虑也亮
本不敢望有合且欲因此一发以待后来云云
  丙午复朱元晦秘书书
不获拜起居之问又一年矣七八月之交子约处递到
所惠书备纫存念不忘之意陆沉至此如门下之著眼
者几人遥望门墙每欲飞动即日秋高气清伏惟茂对
令辰天人显相台候动止万福千里之远竟未能酬奉
卷二十 第 35b 页 WYG1171-0708d.png
觞为寿之愿雪梨甜榴四十颗今岁乡间遭大风梨绝
难得极大者仅如此章德茂得蜀隔织一缣疏不甚佳
只堪粗裘用苏笺一百鄙词一阕薄致祝赞之诚不敢
失每岁常礼尔无佳物自效窃幸笑留向来往还数书
非敢与门下争辩聊以明不敢自屈其说以自附和以
亮之畸穷不肖本应得罪于一世大贤君子秘书独怜
其穷不忍弃绝之亮亦因不敢自外于门下尔世以相
附和为党而欲加之罪者非也此数书亦欲为免死之
卷二十 第 36a 页 WYG1171-0709a.png
计见世之有力者亦使一读之而秀才门见其怪甚相
与传说流布非有意流传之也亮平生不曾会与人讲
论独伯恭于空閒时喜相往复亮亦感其相知不知其
言语之尽伯恭既死此事尽废子约叔昌卒岁一番相
见不过寒温常谈而安得有所谓讲切者哉来书问有
何讲论者犹以亮为喜与人语乎兼之浙间议论自始
至末亮并不晓一句道之在天下至公而已矣屈曲琐
碎皆私意也天下之情伪岂一人之智虑所能尽防哉
卷二十 第 36b 页 WYG1171-0709b.png
就能防之亦非圣人所愿为也礼曰人藏其心不可测
度也美恶皆在其心不见其色也欲一以穷之舍礼何
以哉惟其止于理则彼此皆可知尔若各用其智则迭
相上下而岂有穷乎圣人之于天下时行而已矣逆计
预防皆私意也天运之无穷岂一人之私智所能曲周
哉就能周之亦非圣人之所愿为也易有太极而生两
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
故圣人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先天者所以开
卷二十 第 37a 页 WYG1171-0709c.png
此理也岂逆计预防之云乎世疑周礼为六国阴谋之
书不知汉儒说周礼之过尔非周公之本旨也老庄之
所以深诮孔子者岂非欲以一人之智虑而周天下乎
不知其本于至公而时行也秘书之学至公而时行之
学也秘书之为人扫尽情伪而一于至公者也世儒之
论皆有官不容针私通车马之意皆亮之所不晓故独
归心于门下者直以此耳有公则无私私则不复有公
王霸可以杂用则天理人欲可以并行矣亮所以为缕
卷二十 第 37b 页 WYG1171-0709d.png
缕者不欲更添一条路所以开拓大中张皇幽𦕈而助
秘书之正学也岂好为异说而求出于秘书之外乎不
深察其心则今可止矣比见陈一之国录说张体仁太
博为门下士每读亮与门下书则怒发冲冠以为异说
每见亮来则以为怪人辄舍去不与共坐由此言之此
数书未能免罪于世俗而得罪于门下士多矣不止则
楚人又将钳我于市进退维谷可以一笑也甚欲走武
夷为旬日之款而近来亦自多病眼前衮衮更摆脱不
卷二十 第 38a 页 WYG1171-0710a.png
暇且看冬仲如何如闻生理亦颇费力叶正则独以为
秘书不求容于世吾人不当为姑息之爱以相累此言
良有理天下之事岂人智所可妆做而辏合哉要之今
世学者终是信命不及尚未暇其安于义也如亮之缪
戾颠倒分与世违而无所恤则又别论也定叟智出于
父兄之外而卒不免虎狼蝼蚁正未易择亮方学为治
圃之事亦欲治一二亭子力所未能者甚多其可及者
又为风撤去洛阳亭馆是何人吾人真瓶中见粟之人
卷二十 第 38b 页 WYG1171-0710b.png
尔连书求作抱膝吟非求秘书妆撰而排连也只欲写
眼前景物道今昔之变一为和平之音一为慷慨悲歌
以娱其索居野处耳信手直写便自抑扬顿挫何必过
于思虑以相玩哉去奴留待几日尽不妨愿试作意而
为之入秋脚气殊作梗意绪极不佳欲作一书数日方
能下笔又不成语言遣仆遂以蹉跎秘书必察其非敢
慢也寿之宣教侍旁为学日粹失子之戚今能置之乎
台眷长少均庆荆妇儿女附拜再四起居未承晤间千
卷二十 第 39a 页 WYG1171-0710c.png
万为世道崇护亮不任区区之祷
 
 
 
 
 
 
 
卷二十 第 39b 页 WYG1171-0710d.png
 
 
 
 
 
 
 
 龙川集卷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