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集-宋-陈亮卷十九

卷十九 第 1a 页 WYG1171-0671c.png
钦定四库全书
 龙川集卷十九
             宋 陈亮 撰
 书
  与周参政(葵/)
仆愚不肖百罔一有顾尝习为文字用以获知于门下
自惟无以报称每思求天下之贤士致之于公门使本
朝诸公不得擅美于前斯亦仆区区报称万一之心也
卷十九 第 1b 页 WYG1171-0671d.png
故向者辄诵其所知而执事未辱留念敢复拔其尤者
而论之左宣教郎胡权研六经之旨要得圣人之心传
持身端方俯仰无愧若置之讲劝之地当有以增助君
德左文林郎王道强学力行内严外顺通究民情之利
病明于事体之是非若置之论议之地当有以资补时
政左朝奉郎叶衡右迪功郎孙伯虎文章清古议论正
当临机明敏莅政公方化顽滑而有条处剧烦而不乱
衡见知临安之于潜百姓未尝有翻词至府一境之内
卷十九 第 2a 页 WYG1171-0672a.png
风化肃然伯虎尉婺之永康民有词讼皆请于州愿决
之于尉及摄邑事民相戒无以曲事至县此皆众耳目
之所共知非仆敢为过言若置之繁难之地必能随机
处置井井有理凡兹四人皆当今人材中可以一二数
者也执事傥论荐之于朝天下将翕然以为得人苟一
口以为不然仆亦当得诛绝于门下今仇敌未灭边防
尚扰财匮兵乏士怨民离执事方当大政宜日夜搜求
人才致之于朝以共办兹事倘曰京局未有阙员姑为
卷十九 第 2b 页 WYG1171-0672b.png
后图日复一日而事去矣虽伊吕更生亦何救哉区区
之心如此而已伏惟钧慈特加裁察
  与王丞相(淮/)
亮窃惟大丞相首秉国钧士之归心门下者岂但诚服
德谊要亦不能无利于其间天下之士其无求于世者
固少而吾之权又足以奔走天下之人则其势固然也
独亮之于门下心悦诚服而未尝白言丞相亦不得而
知之岁杪尝欲略布诚悃而迫归仓卒又成自外入春
卷十九 第 3a 页 WYG1171-0672c.png
以来贫病交攻更无一日好况虽欲拜一书以叙其本
末亦复因循私窃自念乡者丞相于客退之后促膝而
命之坐使得款语良久且忧其无用于时欲使得一试
恩意恳恳虽父兄之于子弟不过是也亮而自外于门
下是曾犬马之不若故尝愿自献其愚忠惟丞相审听
之圣上天日之表本非苟安于无事而又英明夐绝古
今前后任相非一人矣盖亦有所甚属意者而倚权以
行其私上亦终厌之独丞相布诚心开公道进退则采
卷十九 第 3b 页 WYG1171-0672d.png
之舆论废置则付之准绳事上之日久而上亦察其无
他也故确然信用而不疑久任而不拔章圣皇帝所谓
王旦事朕之日久而朕亦察之熟矣卿等有事但与王
旦商量故在中书十四五年而上不以为疑下不以为
过丞相今日真有祖风矣甚盛甚休非馀人所可望其
阃域也亮独有所甚忧者秦丞相主和薰炙天地身享
不过十五年又六年而和败通止二十一年耳近者乙
酉丙戌之和本非有一定之计而今亦二十一年矣此
卷十九 第 4a 页 WYG1171-0673a.png
其势恐不能久也南北分裂于今六十年此天数之当
复也阿固达之兴于今近八十年正彼运之当衰也天
下一统犹不能以五六十年无事于其间必有水旱盗
贼乘时窃发之变况南北之势而欲三十年苟安盖亦
甚难矣天下无事上之所以信任宰相者他人所不得
而间也一旦缓急丞相能保上之终任我乎奉身而退
在丞相本非难事然平时之觖望于我者能保其不以
我为奇货乎无事则我享其福有事则人当其难此又
卷十九 第 4b 页 WYG1171-0673b.png
非丞相之素心也抱不哭之孩儿则当之而不辞肩千
钧之重负则赧然而自退此又丞相之所当耻也亦尝
以区区管见窥测圣意缓急之所用决非今日之所用
也一辈无赖平居大言以诳人交结以自鬻盖亦有许
其真能办事者上安得不疑其可用乎布之边徼付之
繁剧人亦往往指目之矣异时误国识者当议丞相之
不早计也丞相今日纵未能尽收召天下之人才当一
一知其姓名某人可当何任某人可办何事四方之将
卷十九 第 5a 页 WYG1171-0673c.png
帅当一一察其能否某人可当一面某人可临一阵边
陲之急慢粮草之虚实兵卒之强弱城壁之坚脆历然
在目朗然在心一旦缓急则从容为上一言之使上有
知人未尽之叹天下有事故难量之谚虽其号有才力
者亦固在吾驱使间耳一辈无赖不得群起而误国其
为天下国家之福岂浅浅哉丞相虽长秉国钧公论当
不以为过范文正公所谓身安而后国家可保者于丞
相见之矣愿丞相详入思虑以幸斯世非亮一人之私
卷十九 第 5b 页 WYG1171-0673d.png
言也丞相苟以为然则亮又将有禆千虑之一得者继
此以进亮向尝言叶适之文学与其为人此众所共知
丞相亦尝首肯之矣此人极有思虑又心事和平不肯
随时翻覆既有时名又取甲科今一任回改官于格例
极易拈掇丞相若拔擢而用之必将有为报效者但秀
才要索事分若使之随例久候于逆旅恐非其所能今
已馀两月丞相若于半月间那辍一差遣与之徐议拔
擢亦无不可薛叔似文学虽不及适然识虑精密心事
卷十九 第 6a 页 WYG1171-0674a.png
和平盖亦不减向因面对上亦意其可用丞相盖已将
顺上意矣若并收此人更与一迁而适代之上必不以
为难是丞相一举而得两士亦足以厌满天下之公论
亮当以五十口保任其终始可信也其次如陈谦之文
学识虑施迈之心事和平亦不宜久在掌固亮固愿使
多士尽出门下岂敢以一时之私妄有所论荐此亦效
忠之一事也事之所当言心之所欲言者无限今直未
敢缕缕耳丞相苟察其忠诚则我决不敢于此遂已惓
卷十九 第 6b 页 WYG1171-0674b.png
惓之心伏冀钧恕幸甚幸甚
  与韩无咎尚书
亮获从一世士君子游独不识尚书岂非大阙不徒以
民事太守于分不应僭干典谒忽若无因而遭按剑则
其羞又有甚焉贵贵尊贤之心人谁无之持其说而两
不相值迹涉疏慢固其势也然区区尊慕之诚昭如白
日往者友人刘仲光尝欲作启以自通方口吻悲鸣之
际亮夺其笔而为之曰吾以泄吾意耳友朋无间竟用
卷十九 第 7a 页 WYG1171-0674c.png
以达于下执事尚书试取而观之此岂属吏应用备礼
以求免罪于记曹而漫为之者乎今者尚书见亮城中
故旧辄为齿及姓名若将进而教之者无乃有以得其
心乎亦但疑其久不来见乎是以冒昧请谒而尚书抚
存教载若素出门下者幸甚过望亮少以狂豪驰骤诸
公间旋又脩饰语言诳人以求知诸君子晚又教以道
德性命非不屈折求合然终不近也如亮所闻则又有
异焉会亮涉历家难穷愁困顿零丁孤苦皆世人耳目
卷十九 第 7b 页 WYG1171-0674d.png
之所未及尝者不幸十馀年之间大父母父母相继下
世是以百念灰冷不复与士齿今但与妻孥并力耕桑
以图温饱虽书册亦已一切弃去况更能脩饰语言作
少年涂抹事乎尝记欧阳文忠公与黄梦升剧谈尽欢
求其文终不肯出梦升之言曰吾已讳之矣穷达有命
非世人不知我我羞道于世人也亮今者不幸似之然
纵谈及此亦窃有感焉本朝二百年之间学问文章政
事术业各有家法其本末源流班班可考于两汉无所
卷十九 第 8a 页 WYG1171-0675a.png
不及而或过之前辈递相授受厥有准绳渡江诸贤收
拾遗馀无所坠失不幸三四十年之间废置不讲后生
小子不获闻前辈绪论皆以为天下安有定法各出意
见自立尺度惟平者为合律奇者为出伦耳岂不悲哉
岂不痛哉合渡江诸贤所闻而又浩然自得于其间者
于今惟尚书一人亮虽不言尚书固自知之如亮岂不
愿从之学顾精力念虑已如此恐不复堪锤炉耳鄙文
数篇辄溷崇视祗以致尊慕之诚子师尚书告以尚书
卷十九 第 8b 页 WYG1171-0675b.png
欲见其送徐知县序亦附见于后因以问于渡江诸贤
之论亦或有合否不然亦将得其所以不合者至于托
文以觊一日之知则亮也何敢虽天实鉴临之然其迹
已如泥中之斗兽进退皆可以一笑也七八月之交尚
书既许其赐顷刻之间纵谈忘势或至于古之圣贤豪
杰所以阴扶天下之大势转移天下之大机抗人谟立
天命于易之所谓与时偕行者或能出其所见以禆经
纶之万一丧失所守之罪独亮自当之耳干溷死罪
卷十九 第 9a 页 WYG1171-0675c.png
  与徐大谏(良能/)
亮闻之天下有二道其一分也其一义也亮也不守为
士之分窃愿有谒于门下者抑将以行其义云尔义行
则分立矣天子设学校于行都使之群居切磨朝暮讲
究斥百家之异说而不以为诞言当今之利害而不以
为狂所以养成其才而充其气也往者朝廷举事公论
一不叶则诸生群起而献其忠虽天子为之动容而不
深罪也今也不然独亮自以生长明公之里中又尝拜
卷十九 第 9b 页 WYG1171-0675d.png
伏门下不可谓无一日之雅则于明公之举动乌能漫
不经意于其间于是而有言焉非特以行其义也亦分
也伏惟明公试幸听之伏见朝廷繇閤门之官而迁一
执政公论沸腾上者献其忠于天子自忘其力之不逮
其次类欲以病引去若前临污渠反身疾走惟恐其污
又其次则口不敢言而腹非之以至将校卒伍闾巷小
民无问识与不识意汹汹不自安肆言无忌不虞诛殛
之随后夫岂閤门之官一一结怨而至此哉信公论之
卷十九 第 10a 页 WYG1171-0676a.png
所在天实临之不期合而自合虽欲已其言而不可得
也恭惟圣上方锐意图洗国家五十年之深耻所恃以
进者独人心耳人心之所在圣上翻然从之而不以为
难顾恐未能以尽知耳今也上而士大夫不以为然无
以慰之则失其心矣下而军民不以为然无以慰之则
失其心矣恢复之初而使士大夫不得自尽军民至于
解体此固奸雄之所窃笑而仇雠欲幸其然而不可得
者也朝廷举动岂宜至此方圣上之为此举也亦将合
卷十九 第 10b 页 WYG1171-0676b.png
文武为一涂惟才是用浮议之不恤云耳自今观之本
无战功亦无将略不可谓武小谨自媚小劳自鬻不得
谓才拔近日之茅蔓戚里之草累圣主之德沮中外之
气而通国皆以为不然不得为浮议亮以为圣上直未
尽知尔今殿院李公既以公议而达诸上明公起而成
之犹反掌尔以明公之谙于世故岂不及此而犹迟迟
未即发者欲求事之万全也万一明公未言而圣上感
悟不顾反污之小嫌而欲塞涓腾之公议罢去其人而
卷十九 第 11a 页 WYG1171-0676c.png
问当言而不言者明公心虽不然而何以自明就使圣
眷方隆置而不问世之狷直之士必有不察明公之心
者明公虽欲自恕而不可得此亮所以反覆为明公念
之而不能自已也明公无嫌发于他人而我则后之以
利而言则千人逐鹿先发者为功乎后获者为功乎利
非明公之所欲闻也以吾之一身而置诸天地万物之
间何者为彼何者为我何者为先何者为后要以无歉
诸其心而忠于国家尔夫以圣上之仁明英武必不肯
卷十九 第 11b 页 WYG1171-0676d.png
以一閤门之故而违通国之心也审矣明公之忠诚通
练必不肯爱一日之力而受夫当言不言之责也亦审
矣然陈曲逆之端居深念非陆贾无以发之此亮所以
荐其区区而无疑也夫阴阳之气阖辟往来间不容息
建亥之月六阴并进疑于无阳矣而昔人谓之阳月者
阳运于其间而不知也子一建而一阳遽出而为群阴
之主此天地盈虚消息之理阳极必阴阴极必阳迭相
为主而不可穷也明公察之天行参之人事则今日之
卷十九 第 12a 页 WYG1171-0677a.png
议必有处乎此矣亮之所为荐区区于门下者以为天
下无万全之事求全者未必全不求全者未必不全也
亮也昔常奉教于君子矣进不敢为甚讦之言必求罪
以取名退不敢萌自私之心欲觊幸以避罪隐诸吾心
而不安验之公论而有證揆之乡曲之义而不能以自
己幸而蒙听不幸而斥绝之一归诸命而听诸明公亮
岂敢有所取有所避于其间哉
  与章德茂侍郎(四/)
卷十九 第 12b 页 WYG1171-0677b.png
秋中参谒正以拜违台光踰半年冀以释崇仰之怀且
庆禁林之拜为两地之验区区承教之心本不浅乃以
妻弟之挠早夜不得安以此遂失其始图且烦台慈讲
过厚之礼而不得终享台意负负何言匆匆告违又踰
一月西望台闳第剧耿耿侍郎开豁亮直足以起士气
高明宏远足以壮天朝此舆论之所共归不独游从之
私也主上有北向争天下之志而群臣不足以望清光
使此恨磊磈而未释庸非天下士之耻乎世之知此耻
卷十九 第 13a 页 WYG1171-0677c.png
者少矣愿侍郎为君父自厚为四海自振使已弃无庸
之人时得一见时通一书发胸中之扫灭未尽者岂不
幸甚
  又书
亮岁之二日扶病东渡诸弟接之江头相与携手而归
一庶弟竟染病以死亮亦轗轲一月而能复常又妻孥
皆番病意绪惘惘殆不知身世之足赖也入夏脚气殊
作梗贫病相寻天于不肖亦云惨矣尺纸不复到门下
卷十九 第 13b 页 WYG1171-0677d.png
非敢慢也势固至此惟是山斗崇仰之心与日俱集而
不自禁方图拜书乃辱八月一日所赐台翰捧读再四
惶恐无地虽大贤君子所以加辱于不肖者甚厚而不
替至于遂成先施则不肖之惰亦甚矣乡间大旱家间
所收不及二分岁食米四百石只得二百石尚欠其半
逐旋补凑不胜其苦主上焦劳忧畏仰格天心使旱不
为天灾此皆一人独运之力而非尽求助也垂象之异
村落中无从知之渡江安静且六十年辛巳之变行三
卷十九 第 14a 页 WYG1171-0678a.png
十年和议再成又二十三年老秦掀天扑地只享十六
年之安通不过二十二年今者文恬武嬉宜若可为安
静之计揆之时变恐劳圣贤之驰骛矣不待天告而后
知也侍郎英雄磊落不独班行第一于今大抵罕其比
矣心之耿耿每欲与侍郎剧谈一番而坐有他客欲吐
辄止屠龙之技虽成何用侵寻暮景行将抱之以死矣
元晦得江西宪恐未必能出也近有一词为渠寿陈君
举亦有一诗见寿并录以付一笑又有好事近四阕谓
卷十九 第 14b 页 WYG1171-0678b.png
可为画赞试评之如何亮不识岳降之辰欲作一词不
能也亮十月八日入都首得参觐以究其所欲言而未
能言者尚冀台照
  又书
亮拜违台光未尝如此久不拜起居状亦未尝如此久
祸患奔走流离中此心倾注惟门下而已非不欲告急
正恐危疑之踪重以相累兼当路作意欲杀之亦恐非
片言所可解徒劳台念故一切悯然不言最是八月二
卷十九 第 15a 页 WYG1171-0678c.png
十三日正囚系囹圄中忘其项上及手中之为何物却
倒在匣床犹欲牵缀小词以舒祈祝千秋之意虽牢落
困顿终不能成亦无奈是耿耿者何一年遂成疏阔正
以此耳承局以元日到龙窟伏辱台翰甚宠贬损道德
轩豁心事如亮何以辱此已经新元缅惟旌纛所至百
神呵卫台候动止万福闻遂徙镇荆南岂以留都重地
犹受朝廷成画以行而上流之重刷洗展拓一以付之
帅臣非门下无以遥当天意邪向见王公明叶梦锡常
卷十九 第 15b 页 WYG1171-0678d.png
言荆南非他比形势地利须人以为重义勇八千禁卫
诸军不能过开府之初旗帜营垒虽无所变更门下一
号令之气象精明便当与昔人不异矣所恨相去愈远
又方禁锢于斯世有其心而无其事有其事而无其时
穷达异路合并之日终难耳朱元晦辛幼安相念甚至
无时不相闻各家年龄衰暮前程大槩已可知古语所
谓痴人自相借自今言之要亦不妄门下方为公朝所
眷倚善类所属望手头做得脚力行得及今强健展布
卷十九 第 16a 页 WYG1171-0679a.png
四体为异日青史一段话说不但不辜天宠而已亮耐
事而堕危机且看料理如何收杀无繇面叙临染不任
依黯
  又书
敬惟侍郎以西州之英负一世之望汉廷诸公莫之敢
先遂膺天宠远持从橐于今东西二府非公莫宜圣上
方欲发扬寿皇北向之志借公风采于留都以震动中
州上流须人则又奉命而驰东西扬历无所择于天地
卷十九 第 16b 页 WYG1171-0679b.png
之间心事落落固因随时而见也如亮已为天所摈弃
而门下独提拂奖与如世间不可少之人虽荷眷私之
隆祇以重其罪耳黄范二公一见如旧交得非门下诳
之太过而至此乎范于亮尤不遗馀力世既有望而恶
之者则必有望而喜之者此乃所谓对待法而亮遭之
特分明乡间岂可复居京口亦恐惹人閒话今只当买
一小业于彼却于垂虹之旁买数间茅屋时以扁舟寻
范张陆辈于松吴江上以终残年其他一笔勾断不复
卷十九 第 17a 页 WYG1171-0679c.png
作念矣张定叟拯拔其祸患尤力而事乖人意薄命所
招无可言者君举象先皆将漕而徐子宜又持畿内小
节正则亦得淮郡近阙饱饭以及妻子而行些小志念
以及物正自不恶天运人事看到那里亦非一手一足
之所能及也过武昌必须与象先元善小款吾人要一
聚首良不易得旧部当尊之人相马不失之瘦采葑采
菲取节焉诚有使人不能忘怀者玉色正不足论向见
其歌门下伟词抑扬高下一一可听彼亦知世间有所
卷十九 第 17b 页 WYG1171-0679d.png
谓人品者门下岂亦以此假之辞色耶涝漉红尘终恐
不能自别于凡流士之不遇亦若此耶一笑荆公数小
诗极佳一乡僧收得共二十馀诗其亲写太史迁史赞
亦二十来篇若有能刻之亦金陵一段奇事番罗縠子
又为门下费下拜良剧愧感恭惟奖谕诏旨有见军政
之举而有劳必念亦以彰吾君之圣甚盛甚休所欲言
者无限聊见一二率略之甚
  与应仲实
卷十九 第 18a 页 WYG1171-0680a.png
与仲实别于今八年矣祸患奔走自分死生不相闻知
既而适有天幸遂得比数于人然犹于故旧之书阙然
不讲几若自外于门下者重惟少之时猖狂妄行乡闾
所不齿仲实以儒先生抚摩煦饫若昆弟朋友虽识者
亦有不择交之疑而仲实不顾也困苦之馀百念灰冷
视前事已若隔世洗心涤虑谓可以承君子之教矣而
八年之间话言不接吉凶不相问吊反有白头如新之
嫌退而求之敢外其责去年秋群试监中有司以为不
卷十九 第 18b 页 WYG1171-0680b.png
肖始决意为息肩弛担之计所居僻左有疑孰问恃仲
实辈人在尔方图缓步造谒遇仲实有行都之役逡巡
数月遂闻新除官况绝佳职事简少儒先生雅宜处之
斯道之伸此其权舆喜甚至于不寐前月末始闻来归
暑溽如许不敢辄诣斋阁又思此别相见定何时进退
首鼠卒以其所欲求正于仲实者而寓之书亮两年来
方悟孟子所谓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仁于我何
常之有朝可夷而暮可蹠也不仁于我亦何常之有朝
卷十九 第 19a 页 WYG1171-0680c.png
可蹠而暮可夷也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非圣
人姑为是训无若丹朱傲无若受之酗于酒亦非独忧
治世而危明主人心无常果如是也曾子曰战战兢兢
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子张曰君
子曰终小人曰死吾今日其庶几乎古之贤者其自危
盖如此此所以不愧屋漏而心广体胖也世之学者玩
心于无形之表以为卓然而有见事物虽众此其得之
浅者不过如枯木死灰而止耳得之深者纵横妙用肆
卷十九 第 19b 页 WYG1171-0680d.png
而不约安知所谓文理密察之道泛乎中流无所底止
犹自谓其有得岂不可哀也哉故格物致知之学圣人
所以惓惓于天下后世言之而无隐也夫道之在天下
何物非道千涂万辙因事作则苟能潜心玩省于所已
发处体认则知夫子之道忠恕而已非设辞也亮少不
自力放其心而不知求行年三十始知此事日用之间
颠倒错紊如理乱丝更无著手处日复一日终不免于
自弃不识仲实其何以救之近作十篇往求隐括置其
卷十九 第 20a 页 WYG1171-0681a.png
言语而索其理之是非批于左方使得于是省焉仲实
于亮可以无歉矣切毋以故意待之曰是曰好而已儒
释之道判然两涂此是而彼非此非而彼是而溺于佛
者直曰其道有吾儒所未及者否亦曰其精微处吻合
无间而高明之士犹曰儒释深处所差杪忽尔此举世
所以溺焉而不自知虽知其非者亦如猩猩知酒之将
杀已且骂而且饮之也近世张给事学佛有见晚从杨
龟山学自谓能悟其非驾其说以鼓天下之学者靡然
卷十九 第 20b 页 WYG1171-0681b.png
从之家置其书人习其法几缠缚胶固虽世之所谓高
明之士往往溺于其中而不能以自出其为人心之害
何止于战国之杨墨也亮不自顾尝痛心焉而力薄能
鲜无德自将有言不信徒慨然而止耳然使贼假募士
之名得入帐下一旦起而缚之此李元平所以孺弄于
李希烈也苟无儒先生驾说以辟之则中崩外溃之势
遂成吾道之不绝如缕耳仲实力可以有为者其将何
辞胸中所怀千万念遂为仲实言之而笔困纸穷不能
卷十九 第 21a 页 WYG1171-0681c.png
以究暑伏恐未可迎侍上道果未有日尚当握手一吐
其肺腑不敢以相扰动自外也万一便上道恐宅眷既
众必不免从诸应取道龙窟过我为一夕之款否是所
望也不敢必也若从铜坑口取界牌所省不能一二里
而纡曲亦不少矣临纸无任惓惓
  与吕伯恭正字(四/)
家奴归得所报教发读足慰尊仰讯后尊履复何似示
以士龙墓铭反复观之布置有统纪载有法精粗本末
卷十九 第 21b 页 WYG1171-0681d.png
一般说去正字虽不以文自名近世名能文者要何能
如此顾使若亮者参论于其间足见用心之广不以人
为可狭谨以区区之意具如别纸高明更详酌之不必
其然意非不甚明上已闻可则姑已矣而犹口疏不已
不几于愤疾者乎又好名直中伤之一事耳此虽不载
亦可正字方为善类所倚赖于石显郑注一事亦复重
复如此奈何无事取官府乎使人畏而远之宜于正字
平日所论未合愿自公复进曰止上是之并去此段不
卷十九 第 22a 页 WYG1171-0682a.png
惟全记事体而已正字以为如何或别有意亦愿见教
此纸读罢宜即焚之颇类事未发自造公案故也区区
之心必蒙见察本政书板末章所望亦任世责者平时
所宜深究世固有同好此书同疏此事同施此策而其
实不同者此不可不论也屹然横流之中而不立巳者
所见惟正字一人想决不随世好恶以上下其听亮非
复有求于斯世者独于正字未能自默耳承教邈未有
日所冀强饭自厚
卷十九 第 22b 页 WYG1171-0682b.png
  又书
违去又复许久不胜尊仰即日首夏清和伏惟编摩有
相台候万福廷试揭榜正则居厚道甫皆在前列自闻
差考官固已知其如此然犹遗恨于德远应先少望何
也正则才气俱不在人后非公孰能挈而成之天民对
后有无指挥益恭闻亦得对计亦有遇合之理此君蹉
跎日已老矣六十以后虽健者不能有所为也辛幼安
王仲衡俱召还张静江无别命否元晦亦有来理乎天
卷十九 第 23a 页 WYG1171-0682c.png
下事常出于人意料之外志同道合便能引其类自非
元恶大憝皆可借其利心以成回复之势阴阳消长代
谢之际可熟玩矣吴平之后其虑亦自不少况不必平
乎亮已如枯木朽株不应与论此事亦习气未易顿除
也亮本欲从科举冒一官既不可得方欲放开营生又
恐他时收拾不上方欲出耕于空旷之野又恐无退后
一著方欲俛首书册以终馀年又自度不能为三日新
妇矣方欲杯酒叫呼以自别于士君子之外又自觉老
卷十九 第 23b 页 WYG1171-0682d.png
丑不应拍每念及此或推案大呼或悲泪填臆或发上
冲冠或拊掌大笑今而后知克已之功喜怒哀乐之中
节要非圣人不能为也海内知我者惟兄一人自馀尚
无开口处虽浮沉里闾而操舍不足以自救安得有可
乐之事乎然一夫之忧欢悲乐在天地间去蚊䖟之声
无几本无足云者要不敢不自列于知我者之前耳时
节亦甚迫譬之失火之家众人以为此人实能救则亦
无所逃其责此秘书今日之势也事机所系无所多逊
卷十九 第 24a 页 WYG1171-0683a.png
况揖逊不足以救焚此语亦有理子约一向在侍旁否
不敢叠番为问眷请委尊阁宜人懿候万福新妇儿女
再三拜起居
  又书
比家奴回得所答教正则来又承专书副以香茶之贶
甚珍其间所以教笃之者无非至言如亮浅薄何以堪
之然事不亲历常不知其难亮今知其难矣孔子沐浴
而有请以尝从大夫之后孟子以布衣传食于诸侯盖
卷十九 第 24b 页 WYG1171-0683b.png
事变之所迫举一世陷溺于其中而我独卓然而有见
焉其势不得而但已也彼皆以身任道而执寸莛以撞
万石之钟者可笑其不知量也大著何不警其越俎代
庖之罪而乃疑其心恻井渫不食乎天下患无才耳有
才之人则索手之徒踏一片閒田地便可以饱食暖衣
而长雄于一方一所安在其有才而求售也有才而求
售其才亦可知矣大著不察其心之所忧则亮将何所
望亮之自放于杯酒者亦每每先为大著忧尔人生岂
卷十九 第 25a 页 WYG1171-0683c.png
必其为秀才亮平生本不种得秀才缘而春首之事自
侍从之有声名者固已文致于列亮亦岂恋恋于鸡肋
者乎亦恃有大著在故也王道甫告以忌嫉之徒乘间
谤毁之可畏潘叔度以为三年三百绿袍子讵可以动
其心均是人也而好恶异心二君殊未之知耳亮之所
敬闻者圣贤切于忧时而其中常若无事不知何道而
使之并行而不悖乎此非书语之所可解惟大著就真
实处教之使有以凭藉度日其赐为不小矣君举闻求
卷十九 第 25b 页 WYG1171-0683d.png
金华添倅何不早决之其势不可不出大著新迁且应
从容其间耳兼人各有力量不可相学也初秋伏惟台
候万福
  又戊戌冬书
亮入冬无一事遂与田里相忘矣君举天民一出恰好
大著未有当去之理只得安坐同类散落非所当问公
家有所谓敬而无失恭而有礼何往而非吾类乎去就
只看自家今日地位耳百年盛时往往于此犹未能豁
卷十九 第 26a 页 WYG1171-0684a.png
然激成党论不得不归罪于一迁也至于二三小臣去
来岂能便干国家大体果能通天地于一身安有尔许
扰扰入室操戈不罪唐突叶正则闰月二十三日丁忧
尝遣人慰之连得近书极无况居厚病未脱体来谕诚
然谁敢为渠言之文海已编成未子约在侍旁否台眷
上下均庆千万为世道崇护
  与林和叔侍郎
亮窃惟侍郎屹然为四海端人正士之宗国家赖以扶
卷十九 第 26b 页 WYG1171-0684b.png
颠持危有自通于天而非世人所能尽知者入都始尽
闻之南渡以来永康之任端公者至侍郎而三矣尽掩
前作发挥特操岂永康所可得而私哉出于永康而与
天下共之耳使人心悦诚服而尽忘一已之私计朱元
晦人中之龙也屡书与朝士大夫叹服高谊不容已亦
深叹二属能相上下其论为不易得且曰世间犹大自
有人在鼠子辈未可跳梁也其降叹如此举天下无不
在下风矣九重徐思语言有味德谊可尊亲语何坡以
卷十九 第 27a 页 WYG1171-0684c.png
为林某好人朕甚念之已以易章贡见阙简记之意不
能自已为善者果何所不利哉亮亲见坡为亮言如此
圣意昭然岂可不为吾君一行哉丞相却念清贫而计
薪俸之厚薄要非门下本志也侍郎已为天下公议所
属亮蝼蚁微生赖门下而全直一人之私计耳不敢缕
缕言谢但时事日以艰父子夫妇之间非复智力所能
及而天变甚异非至公血诚不能当此圣贤驰骛不足
之时侍郎乃心王室当作念异于他人也
卷十九 第 27b 页 WYG1171-0684d.png
  与韩子师侍郎
亮拜违又见秋矣僻居与诸生日钻故纸虽或得味仅
如嚼橄榄尔怀想促膝对坐抵掌剧谈之时每欲颉颃
飞动而未能也比闻有乡邦之命喜甚至于不寐自吴
明可之去于今十年群吏为政久矣老吏小猾戮虐无
辜罪恶贯盈天将诛之百姓闻贤使君之来举手加额
以为天眼开矣吏徒亦耸动碎胆有望风引去者而县
官之肆为不法者亦自分于不免自今以往一邦清明
卷十九 第 28a 页 WYG1171-0685a.png
亮亦与一幸民之数喜甚不寐不独以从游之私也然
贤士大夫间有私忧过计以临安过于严为虑者亮因
语以韩丈往数为亮言作京辇与外郡不同又见梦锡
叶丈言和州之政平易近民百姓至今德之如父母猛
非所虑也正恐其矫枉过直耳宇宙虽广能明贤者之
心能几人本欲一见面道区区然乡邦之弊决不能逃
清鉴老奸少猾锄其甚者而肆为不法者亦移易一二
以动其馀然后一切以平易近民之政行之邦民非难
卷十九 第 28b 页 WYG1171-0685b.png
治又见贤使君严明如此皆已存不犯有司之念因势
顺导殆如反掌不出一月政平讼息必将有以自达于
天听者使贤士大夫无所疑而点白为黑者无所容其
喙此固畴昔之所望于门下者也亮于斯时始可以从
容间见相与道旧故以为乐而他时一邦父母之恩亦
将牢而不可解侍郎于此讲之熟矣爱贤念旧之心不
自知其为僣也亮方与邦民拭目拱手以观新政平生
之学可以出其一二无疑矣亮祈望良切
卷十九 第 29a 页 WYG1171-0685c.png
  复楼大防郎中
亮病中昏倒虽领台翰初不晓只从门前过将谓取道
永康邑中西望第剧怅然若知犹宿留界牌固将忍死
抬出以求一见重蒙诲劄之赐今已就安方悟向来初
不必追逐于双溪也尊仰愈不自胜恭审即日晚秋晴
雨不定郎潜多暇天人叶相台候动止万福温诏趣还
犹从郎署殊未厌舆望台端谏省非公其孰宜之庆幅
当需此时今不足为门下道也亮平生百事并在人后
卷十九 第 29b 页 WYG1171-0685d.png
只有一健耳望见暮景大以与夺之惟悴病苦反以求
死为快脆其他尚复何说汉朝公卿皆伟人而英俊尽
布朝列边情叵测深恐为其所侮若其叔侄兄弟犹相
衔持尚可偷一日之安不尔无使患起虑表有辜上下
动色相庆之意也私布下悃勿令重得罪亮更不别布
台闳问幅有可驱委者愿听约束
  复陆伯寿
五月末间竟以雨甚不能遂湖上之集兼又新得罪于
卷十九 第 30a 页 WYG1171-0686a.png
人意况不佳虽欲陪款语而归心如飞破雨东渡但剧
怅仰伏辱台翰恭审即日晚秋喜晴拜命之馀神人共
相台候动止万福舍试揭榜伏承遂释褐于崇化堂前
众望所归此选增重凡在友朋之列者意气为之光鲜
寿皇在位二十七年与此选者六人自明夭折纯叟中
废何以强人意新天子龙飞而兄首膺此选遂使新政
有光甚盛甚盛方图专驰尺楮上庆遂成先辱惶恐不
可言时事日以新天意未易测度但看人事对副何如
卷十九 第 30b 页 WYG1171-0686b.png
耳泛泛君子不足以承当好运犹庸庸小人不足以究
竟向阴之时也好恶只看屋下郎此乃观时运真法门
今之专靠天者自不肯信耳兄以为如何英杰满朝无
为仇敌所欺若其叔侄兄弟犹相衔持尚可偷旦夕之
安不尔则敌情未可测也亮自七月二十五日一病不
知人者两月自此日里不能吃饭夜间不能上床凡二
十馀日方渐渐较可八九月吃饭打睡始能自齿于平
人然未至五更便睡不著望见暮景已自如此不如早
卷十九 第 31a 页 WYG1171-0686c.png
与一死为快脆也自馀皆非所宜言托契之厚不觉狂
态又发也勿使他人见之幸甚幸甚
  复杜伯高
亮两年间每八城左右必枉过之亮又往往困于俗间
应酬曾不得一款笑语似若自取疏外者乃其心则不
然亮知有贤者知其非他人所可及知其当终日相接
而不解第事有适然而其迹若无以自明然而左右独
以为不然时以书相劳问意有加而无已衰堕日就沦
卷十九 第 31b 页 WYG1171-0686d.png
没何以得此于贤者惭甚幸甚与正则书足见所存远
大今之君子不能当也两赋反覆不能去手意广而调
高节明而语妥铺叙端雅抑扬顿挫而卒归于质重齐
一变而至于楚人之辞矣钦羡之休继以太息亮二十
年间论交四方之贤俊能为此者几人自顾陆沉如此
居前不能令人轩居后不能令人轾力不能使此赋一
日而纸贵苏季子所谓是皆秦之罪也一太息可得而
尽乎贤者所存甚远必不以此作念而吾人冷寞为可
卷十九 第 32a 页 WYG1171-0687a.png
念耳叔昌能馆贤者慰喜不自胜两简与其兄弟得便
达之为祷仲高之词叔高之诗皆入能品时得以洗老
眼在亮何其幸而一言之不信在诸贤何其辱也左右
笔力如川之方至无使楚汉专美于前乃副下交之望
是非久当自定在我不当有一毫之歉耳讯后尊用复
何如岁将易矣愿自加护以当世道之事匆匆不宣
  复杜仲高
往者辱枉步两临之于城闉虽匆匆不能奉谭笑之款
卷十九 第 32b 页 WYG1171-0687b.png
然望其颜色观其举动已有以知其不凡矣别去第有
怅仰忽永康递到所惠教副以高文丽句读之一过见
所谓半落半开花有恨一晴一雨春无力已令人眼动
及读到别缆解时风度𦂳离觞尽处花飞急然后知晏
叔原之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不得常擅美矣云破
月来花弄影何足以劳欧公之拳拳乎世无大贤君子
为之主盟徒使如亮辈得以肆其大嚼左右至此亦屈
矣虽然不足念也伯高之赋如奔风送足而鸣以和鸾
卷十九 第 33a 页 WYG1171-0687c.png
俯仰于莭奏之间叔高之诗如干戈森立有吞虎食牛
之气而左右发春妍以辉映于其间此非独一门之盛
盖亦可谓一时之豪矣薄力虽不能为足下之重然众
力又何足以遏方至之川也愿加勉之而已纸笔所谓
律法严刻者法岂有常哉前王所是著为律后王所是
定为令况若区区语言本不足凭而又何严刻之有再
得来书未敢以此为当也书久不答而又再辱惶恐不
可言岁暮千万为道业自爱
卷十九 第 33b 页 WYG1171-0687d.png
  复何叔厚
亮顿首复书辱答示甚慰相念之意讯后不审侍奉复
何如承闻有失子之戚公方盛年正不足为忧他时恐
患多耳然处心平夷亦吾人所当常念也亮寓临安却
都无事但既绝意于科举颇念其平生所学不可不一
泄之以应机会前日遂极论国家社稷大计以彻于上
听忽蒙非常特达之知欲引之面对乃先令召赴都堂
审察亮一时率尔答应遂触赵同知之怒亮书原不降
卷十九 第 34a 页 WYG1171-0688a.png
出诸公力请出之书中又重诸公之怒内外合力沮遏
之不使得面对今乃议与一官以塞上意亮虽无耻宁
忍至此只俟旦夕命下即缴还于上而竟东归耳岂有
欲开社稷数百年之基乃用以博一官乎事之不济此
乃天也亦岂诸公所能沮遏哉吾友所谓纷纷可畏之
论当谓此尔丈夫出处自有深意难为共儿曹语亦难
以避人谤毁也此怀惟吕丈知之叔范相聚甚好亮固
已知其不凡但世间大有事未可便认以为是也仓卒
卷十九 第 34b 页 WYG1171-0688b.png
未暇答渠书相见且勉以志其远者大者上聪明睿智
度绝百代一见亮书便有榜之朝堂以励群臣之意若
使得对何事不可济但绝江之时已卜知天意未顺仲
几盖与此谋也云云
  复吕子约
二月间匆匆告违即有金陵京口之役举眼以观一世
人物惟有怀向而已五月二十四日抵家人事衮衮未
能拜起居状乃承惠翰存问生死感激不可言讯后再
卷十九 第 35a 页 WYG1171-0688c.png
作梅溽恭审进德有相台候万福亮已交易得京口房
子更买得一两处芦地便为江上之人矣地广则可以
藏拙人朴茂则可以浮沉五七年后庶几一成不刺人
眼也周丞相之护其身如狐之护其尾然终不免则智
果未可卫身矣彼其于亮乃赵平叔所谓臣于修踪迹
素疏而修之待臣亦薄者而谏疏首以见及么么之踪
遂累巨笔第可付之一笑耳谢昌国忽有此除何哉骑
墙两下自今可以信其不足为智矣朱丈辞职得遂此
卷十九 第 35b 页 WYG1171-0688d.png
庙堂处事之善者也叶正则近过此宿一日而行云二
十七日吴石方试渠以此日渡江不知试得竟如何城
中想已有所闻千万一报仲权亦佳士曾识之否叔晦
减得一政亦良便然近来朋友皆向老成而生气绝少
虽叔晦亦既老成矣近尝作书与朱丈云侍讲平生事
业只谓眼生若又随队入熟事沓亮当为小人之归无
疑矣契兄以为如何正则甚念欲得一见迫于归觐其
亲再三托导意亦尝以来简示之约六月半再过此并
卷十九 第 36a 页 WYG1171-0689a.png
恳台照天民竟不起友朋彫落殆尽亦何用生为念之
令人气塞稍定则往哭之虽六月极热不敢辞也尊兄
进德日异一日不但朋友有所取则亦足以慰亡者于
地下如亮辈去死宁几时不足复论惟兄勉之更十日
尚当一去见匆匆姑此谢来辱
  复吕子阳
被示缕缕具悉雅意古人有言曰自靖人自献于先王
此不独国家大臣之道当如此凡人晓然使此心明白
卷十九 第 36b 页 WYG1171-0689b.png
洞达要自有知者前者诸友尝问陈平王陵之事孰为
正因答之曰使王陵发心不欲王诸吕皎然如日月之
在上不幸而以此国破身亡其心皎然如日月之不可
诬也若只欲得直声以为在朝诸臣皆无我若者则济
不济皆有遗恨耳使陈平主心必欲刘氏之安且委曲
弥缝吕氏以为后日计不幸或事未济而死此心皎然
不可诬也若占便宜半私半公则进退皆罪耳夫子之
所谓仁者独论其心之所主若泛然外驰虽曰为善犹
卷十九 第 37a 页 WYG1171-0689c.png
君子之所弃也亮虽不肖然亦须要与此心为主眼下
虽不必其一一皆是然此心之皎然固自知之矣正不
待他人之为计也吾人之用心若果坦然明白虽时下
不净洁终当有净洁时虽不为人所知终当有知时若
犹未免于慕外虽声名赫然在人心岂可欺哉凡百不
在多言各以此自反足矣子才回简一时之妙答也若
如吾辈分明说破又烦吾友缕缕矣
  复李唐钦
卷十九 第 37b 页 WYG1171-0689d.png
亮拔身于患难之中蚤夜只为碗饭杜门计虽天下豪
俊皆不敢求交焉自非左右命之以交亮亦不敢也书
问不相往来亦其势然耳左右于阔绝之中又复以书
先之且欲索其瞽言以开清视嫠不恤纬而忧宗周之
殒上已恕其万一之罪敢更留藁以干天诛乎承命愧
悚不知所以为答虽蒙见访亦固不知所以答也近诗
具见所存一味叹服然王茂弘虽有干略而韵度不高
鲁仲连差有韵度而根本不妥贴李长源见奇于艰难
卷十九 第 38a 页 WYG1171-0690a.png
之中郭林宗俯仰周旋于祸患之外要皆不足为世法
左右不以亮为不可而示之以诗当亦乐闻同异是以
不敢不自尽也亮于今世之诗殊所不解不解故不好
至于古诗离骚盖纸敝而不敢释手不识左右欲亮安
所好乎夜归克明出所惠书信手作答不复知其中道
何等语左右之察不察虽亮不敢自必也蚕月殊多故
何时遂造谒临纸惘然
 
卷十九 第 38b 页 WYG1171-0690b.png
 
 
 
 
 
 
 
 龙川集卷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