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集-宋-陈亮卷十一

卷十一 第 1a 页 WYG1171-058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龙川集卷十一
             宋 陈亮 撰
 策
  廷对
  朕以凉菲承寿皇付托之重夙夜祗翼思所以遵
  慈谟蹈明宪者甚切至也临政五年于兹而治不
  加进泽不加广岂教化之实未著而号令之意未
卷十一 第 1b 页 WYG1171-0585b.png
  孚耶士大夫风俗之倡也朕所以劝励其志者不
  为不勤而偷惰之习犹未尽革狱民之大命也朕
  所以选任其官者不为不谨而冤滥之弊或未尽
  除意者狃于常情则难变玩于虚文则弗畏乎且
  帝者之世贤和于朝物和于野俗固美矣然谗说
  殄行乃以为虑画衣冠异章服而民不犯刑既措
  矣然怙终贼刑必使加审何也得非薰陶训厉自
  有旨欤今欲为士者精白承德而趋向一于正为
卷十一 第 2a 页 WYG1171-0585c.png
  民者迁善远罪而讼诉归于平名宾于实而是非
  不能文其伪私灭于公而爱恶莫可容其情节俭
  正直之谊兴行于庶位哀矜审克之惠周浃于四
  方果何道以臻此子大夫待问久矣咸造在廷其
  为朕稽古今之宜推治化之本凡可以同风俗清
  刑罚成泰和之效者悉意而条陈之朕将亲览
臣对臣闻人主以厚处其身而未尝以薄待天下之人
故人皆可以为尧舜而昔人谓其以已而观之者天地之
卷十一 第 2b 页 WYG1171-0585d.png
性本同也夫天祐下民而作之君作之师礼乐刑政所
以董天下而君之也仁义孝悌所以先天下而为之师
也二者交脩而并用则人心有正而无邪民命有直而
无枉治乱安危之所由以分也尧舜三代之治所以独
出于前古者君道师道无一之或阙也后世之所谓明
君贤主于君道容有未尽而师道则遂废矣夫天下
之事孰有大于人心之与民命者乎而其要则在夫一
人之心也人心无所一民命无所措而欲论古今沿革之
卷十一 第 3a 页 WYG1171-0586a.png
宜究兵财出入之数以求尽治乱安危之变是无其地
而求种艺之必生也天下安有是理哉臣恭惟皇帝陛
下谦恭求治常若不及深念夫人心之不易正而民命
之未易生全也进臣等布衣于廷而赐以圣问曰朕以
凉菲承寿皇付托之重夙夜祇翼思所以遵慈谟蹈明
宪者甚切至也臣窃叹陛下之于寿皇莅政二十有八
年之间宁有一政一事之不在圣怀而问安视寝之馀
所以察词而观色因此而得彼者其端甚众亦既得其
卷十一 第 3b 页 WYG1171-0586b.png
机要而见诸施行矣岂徒一月四朝而以为京邑之美
观也哉而圣问又曰临政五年于兹而治不加进泽不
加广岂教化之实未著而号令之意未孚耶臣于是知
陛下求治若不及之心如天之运而不已也臣闻禹立
三年百姓以仁遂焉推其本原则曰克俭克勤不自满
假而已今时和岁稔边鄙不耸亦几古之所谓小康者
陛下犹察其治之不加进泽之不加广而欲求其所谓
教化之实号令之意者盖深知人心之未易正民命
卷十一 第 4a 页 WYG1171-0586c.png
之未易生全也臣请为陛下诵君道师道以副陛下求
治不已之心焉夫所谓教化之实则不可以颊舌而动
之矣仁义孝悌以尽人君之所谓师道可也所谓号令
之意则不可以权力而驱之矣礼乐刑政以尽人君之
所谓君道可也夫天下之学不能以相一而一道德以
同风俗者乃五皇极之事也极曰皇而皇居五者非九
五之位则不能以建极也以大公至正之道而察天下之
不协于极不罹于咎者悉比而同之此岂一人之私意小
卷十一 第 4b 页 WYG1171-0586d.png
智乎无偏无党无反无侧以会天下于有极而已吾夫
子列四科而厕德行于言语政事文学者天下之长俱
得而自进于极也然而德行先之者天下之学固由是
以出也周官之儒以道得民师以贤得民亦以当得民
之二条耳而二十年来道德性命之学一兴而文章政
事几于尽废其说既偏而有志之士盖尝患苦之矣
十年之间群起而沮抑之未能止其偏去其伪而天下
之贤者先废而不用旁观者亦为之发愤以昌言则人
卷十一 第 5a 页 WYG1171-0587a.png
心何由而正乎臣愿陛下明师道以临天下仁义孝悌
交发而示之尽收天下之人才长短大小各见诸用德行
言语政事文学无一之或废而德行常居其先荡荡乎
与天下共由于斯道则圣问所谓士大夫风俗之倡也
朕所以劝励其志者不为不勤而偷惰犹未尽革殆将
不足忧矣若使以皇极为名而取其偷惰者而用之以
阴消天下之贤者则风俗日以偷而天下之事去矣夫天
下之情不能以自尽而执八柄以驭臣民者乃六三德之
卷十一 第 5b 页 WYG1171-0587b.png
事也强弱异势而随时弛张者人主所以独运陶钧而
退藏于密者也用玉食不可同之势而察威福之有
害于家凶于国者悉取而执之此岂臣下之所得而亵
用乎沈潜刚克高明柔克以期刑法之适平而已吾夫
子为鲁司寇民有犯孝道者不忍置诸刑其说以为教
之不至则未庸以杀而少正卯则七日而诛之盖动摇我
民不可一朝居也周官之刑平国用中典盖不欲自为
轻重耳而二三十年来罪至死者不问其情而皆附
卷十一 第 6a 页 WYG1171-0587c.png
法以谳往往多至于幸生其事既偏而平心之人皆不
以为然矣数年以来典刑之官遂以杀为能虽可生者
亦傅以死而庙堂或以为公而尽从之使奏谳之典反
以济一时之私意而民命何从而全乎臣愿陛下尽君
道以幸天下礼乐刑政并出而用之凡天下奏谳之事
长案碎款尽使上诸刑寺其情之疑轻者驳就宽典至
其无可出而后就极刑皆据案以折之不得自为轻重
则圣问所谓狱民之大命也朕所以选任其官者不为
卷十一 第 6b 页 WYG1171-0587d.png
不谨而宽滥之弊或未尽除殆将不足忧矣若使以威
福在已而欲一日尽去其冤滥人之私意固不可信而吾
能自保其无私乎不如付之有司之犹有准绳也圣问又
曰意者狃于常情则难变玩于虚文则弗畏乎臣以为
人主以厚处其身而未尝以薄待天下之人安有吾身
之既至而天下之终不可化者乎臣愿陛下明师道君
道以先之而已此所谓教化之实号令之意者也臣伏
读圣策曰且帝者之世贤和于朝物和于野俗固美矣
卷十一 第 7a 页 WYG1171-0588a.png
然谗说殄行乃以为虑臣有以见陛下深知人心之未
易正也昔者尧舜以师道临天下苟可以救之者无
所不用其至矣而说之横入于人心者谓之谗说行之高
出于人心者谓之殄行人心之危说有以横入之则受
矣行有以高出之则伏矣此所谓震惊而尧舜之所
忧也故必有纳言之官使王命民言交出迭入而得以
同归于道而天下之学一矣及周之衰天下之学争起
肆出不能相下而向之所谓谗说殄行者一变而为乡原
卷十一 第 7b 页 WYG1171-0588b.png
务以浸润于人心自纳于流俗天下之学既不能以相
一而其势不屈而自归孔孟盖深畏之以其非复尧
舜之时所尝有也愿陛下畏乡原甚于尧舜之畏谗说
殄行则人心之正有日矣臣伏读圣策曰画衣冠异章
服而民不犯刑既措矣然怙终贼刑必使加审何也臣
有以见陛下深知民命之未易生全也方尧舜以君道
幸天下禹平水土稷降播种民固巳乐其有生矣而皋
陶明刑以示之塞其不可由之涂使得优游于契之教
卷十一 第 8a 页 WYG1171-0588c.png
伯夷之礼天下之人皆知禹夷稷契之功而皋陶之所以
入于人心者隐然而不可诬也后世之为天下者刑一
事而已矣宽简之胜于微密也温厚之胜于严厉也
其功皆可言而皋陶不言之功则既废矣夫鞭作官刑
扑作教刑金作赎刑眚灾肆赦怙终贼刑官刑既如彼
教刑又如此情之轻者释以财情之误者释以令凡可
出者悉皆出之矣其所谓怙终贼刑者盖其不可出者
也天下之当刑者能几人后世之轻刑未有如尧舜之世
卷十一 第 8b 页 WYG1171-0588d.png
者也愿陛下考尧舜之所以轻刑之由则民命之全可
必矣而圣策又曰得非薰陶训厉自有旨欤臣之所以
反复为陛下言之者苟尽师道则薰陶在其中苟尽君
道则训厉不足言矣尧舜之所以治天下者岂能出吾
道之外哉仁义孝悌礼乐刑政皆其物也臣伏读圣策
曰今欲为士者精白承德而趋向一归于正为民者迁
善远罪而讼诉归于平臣有以见陛下之未尝以薄
待天下之人也彼亦何忍以异类自为哉而圣策又
卷十一 第 9a 页 WYG1171-0589a.png
曰名宾于实而是非不能文其伪私灭于公而爱恶莫
可容其情则圣意不免于小疑矣然而天下之学贵乎
正天下之情贵乎平其终固未尝不归于厚也夫今日
之患正在夫名实是非之未辨公私爱恶之未明其极
至于君子小人之分犹未定也伊尹论有言逆于汝心
必求诸道有言逊于汝志必求诸非道其说近矣而
汉之谷永其言未尝不逆唐之李泌其言未尝不顺
则人心庸有定乎孟子论国人皆曰贤必察见其贤而
卷十一 第 9b 页 WYG1171-0589b.png
后用之国人皆曰可杀必察见其可杀而后杀之其说密
于伊尹矣然为人上者何从而得国人之论也凡今之进言
于陛下之前者孰不自以为是而自以为公哉陛下亦尝
察舆论之曰贤者而用之矣然而人之分量有限其心
未能尽平也未能举无私也小人乘间而肆言以为公
力抵以为直陛下亦不能不惑之矣遂欲两存之以为
平薰莸决无同器之理也名实是非当日以淆而公私
爱恶未知所定何望夫风俗之正而刑罚之清哉陛下
卷十一 第 10a 页 WYG1171-0589c.png
见其贤而用之举动之小偏则勿行而已耳君臣固当
相与如一体也何至存肆谗之人以恐惧其心志而徊
徨其进退哉陛下苟能明辨名实是非之所在公私爱
恶之所归则治乱安危于是乎分而天下之大计略定
矣风俗固不期而正刑罚固不期而清也清白承德迁
善远罪直其细耳而圣策又曰节俭正直之谊兴行于
庶位哀矜审克之惠周浃于四方果何道以臻此其要
在于辨名实是非之所在公私爱恶之所归其道则
卷十一 第 10b 页 WYG1171-0589d.png
以厚处其身而未尝以薄待天下之人而已陛下三载
一策多士宜若以踵故事也宜若以为文具也草茅亦
以故事视之以文具应之过此一节则异时高爵重禄
陛下不得而靳之矣陛下图其名而草茅取其实此岂
国家之所便哉正人心以立国本活民命以寿国脉二
帝三王之所急先务也陛下用以策士则既不鄙夷之
矣于其末又复策臣等曰子大夫待问久矣咸造在廷
其为朕稽古今之宜推治化之本凡可以同风俗清刑罚
卷十一 第 11a 页 WYG1171-0590a.png
成泰和之效者悉意而条陈之朕将亲览臣有以见陛
下必欲正人心全民命以尽君师之道而自达于二帝
三王之治而后已顾臣何人岂足以奉大对臣窃观陛
下以厚处其身而未尝薄待天下之人既得正人心
全民命之本矣而犹欲臣稽古今之宜推治化之本
夫以厚处身之道岂有穷哉使天下无一人之有疑
焉可也陛下之圣孝虽曾闵不过而定省之小夺于
事则人得以疑之矣陛下之即日如故而疑者不愧其望
卷十一 第 11b 页 WYG1171-0590b.png
陛下之以厚自处为无已也陛下之英断自天不借左
右以辞色而废置予夺之不常则人得而疑之矣陛
下之终无所假而疑者亦不愧其望陛下之以厚自处
为无已也云上于天需君子以饮食宴乐而九五之需
于饮食者待时以有为当于此乎需也岂以陛下之圣
明而有乐于此哉然而人心不能无疑也明两作离大人
以继明照于四方而六五之出涕沱若戚嗟若两明相照
抚心自矢而不敢以敌体也岂以陛下之英武而肯郁
卷十一 第 12a 页 WYG1171-0590c.png
郁于此哉然而人心不能无疑也臣愿圣孝日加于一
日英断事踰于一事奋精明于晏安之间起心志于
谦抑之际使天下无一人之有疑而陛下终为寿皇继
志而述事则古今之宜莫便于此治化之本莫越于此
同风俗以正人心清刑罚以全民命而明效大验可以为
万世无穷之法其本则止于厚处其身而已诗不云
乎维天之命于穆不已文王之德之纯而子思亦曰
纯亦不已夫以厚处其身岂有穷哉臣昧死谨上
卷十一 第 12b 页 WYG1171-0590d.png
愚对
  国子
国家之本末源流大臣之所讲画而士大夫之所共守
也公卿大夫之本末源流子弟之所习闻而建官设学
之所教诏也夫天下之贤才岂固不若公卿大夫之子
弟哉国中之学不以及天下之士者国家之本末源流
非可以人人而告语之也集天下之士而会之京师非
所以养其重厚质实之意也以天下之学养天下之
卷十一 第 13a 页 WYG1171-0591a.png
士为之规矩准绳命有司而宾兴之岂将以销天下豪
杰之心哉天下而有豪杰特立之士卓然不待教诏而
知国家之本末源流者彼固不能自掩于宾兴之际矣
犹将养其望实以待天下之既孚然后举而加诸上位
先王之所以处天下之士固巳无负矣而公卿大夫之
子弟近在王朝之左右者吾既尊礼其父兄而众庶
共见矣其子弟犹吾之子弟也使之共处而教之大
司乐与其属以乐而和平其心是成德达材之道也
卷十一 第 13b 页 WYG1171-0591b.png
师氏天子之所以长善而救失者则又以中失之事而
语国之子弟其于国家之本末源流固已如身尝而
亲历之矣故其适子往往可以继世为卿而诸子之
官又集其庶子而教之以道德肃之以戒令平居则考
其艺能缓急则部以军法凡在王朝之左右者无非可
用之才也教其子弟而吾自用之非若汉法待其父兄
任以为郎也虽重嫡以节其馀又岂能禁其异时不
举任之哉东汉之置五经师以教四姓小侯唐分四学以
卷十一 第 14a 页 WYG1171-0591c.png
官品而教其子弟盖亦足以加惠于公卿士大夫矣教
养之无法而时变之易移终亦不免假四方游士以为
盛也东汉之衰不足道矣而唐之盛时已如此奈之何
其变之不亟哉本朝监学之法虽参以天下之士而于
国子加厚矣盖爱礼存羊以有待也吕汲公号为杰
然有识之士不知举先王教养国子之法而欲于阶
官加左右二字以勉励之不究其本而齐其末徒以
启后来之纷纷也今朝廷之选用固巳无间于文武若
卷十一 第 14b 页 WYG1171-0591d.png
奏补矣因其父兄之所任冀其自学而任使之而教学
之法阙然不闻故虽不学而从政者举世安之而不以
为异尚乌望其习熟国家之本末源流哉然国子犹
置博士正录则其文之一二犹存也今以场屋一时之
弊将使国子若待补者试之别头则其文从此尽废
矣况未能复其实而忍弃其文乎上方以山林之士不
能习知国家之本末源流徒为纷纷以乱人听而有意
于国之子弟于斯时也而举先王教养国子之法奚
卷十一 第 15a 页 WYG1171-0592a.png
患不行况其一二之遗文岂可以其一时之弊而遂废
之哉士大夫之嘱托其子弟太祖皇帝之所以警陶榖
者尚可覆也何至仓卒变法而类若亡具乎集天下
之士而养之京师非良法也人情之既安者未可改也
太学之加厚于国子犹美意也天理之不可无者独可
轻变乎草茅之论不敢以私而害公执事不可以公而
自嫌于私也其为今日卒言之
  传注
卷十一 第 15b 页 WYG1171-0592b.png
昔者孔子适周而观礼上世帝王之书盖亦无所不睹
矣包牺氏神农氏黄帝氏始开天地而建人极其大者
固已为百王之所不可废而风俗之尚朴法度之尚简
也故其书不可存而存其大者易所载十三卦圣人是
也而易之书则天地古今之变备矣帝王始因时立制
可以为万世法程而百王之纲理世变者自是而愈详
故裁而为书三代损益之变后世圣人将有考焉而夏
商之书杞宋特不足徵于是始定周礼又参考周家风
卷十一 第 16a 页 WYG1171-0592c.png
俗之盛衰与其列国离合之变删而为诗其于周可谓
详矣又取累圣之所以宣天地之和者列为乐书而又
伤春秋之变遂不可为也齐威晋文之伯首变三代之
故而天地之大经从此废矣圣人之所以通百代之变
者一切著之春秋六经作而天人之际其始终可考矣
此圣人之志也而王仲淹实知之九师三傅齐韩毛
郑大戴小戴与夫伏生孔安国之徒其于六经之文
穷年累岁不遗馀力矣师友相传考订是非不任胸
卷十一 第 16b 页 WYG1171-0592d.png
臆矣而圣人作经之大旨则非数子之所能知也天下
而未有豪杰特起之士则世之言经者岂能出乎数
子之外哉出数子之外者任胸臆而侮圣言者也彼其
说之有源流也历盛衰之变也合前后之智也于圣
人之大者犹有遗也纳天下之学者于规矩之内吾
未见其舍注疏而遽能使其心术之有所止也当汉
唐之盛时学者皆重厚质实而不为浮躁儇浅之行
彼其源流有自来矣祖宗之初不以文字卑陋为当变
卷十一 第 17a 页 WYG1171-0593a.png
而以人心无所底止为可忧故天下之士惟知诵先儒之
说以为据依而不自知其文之陋也是以重厚质实之
风往往或过于汉唐盛时其后景祐庆历之间欧阳
公首变五代卑陋之文奋然有独抱遗经以究终始之
意终不敢舍先儒之说而犹惓惓于正义盖其源流
未远也嘉祐以后文日盛而此风少衰矣极而至于熙
丰之尚同犹未若今日之放意肆志以侮玩圣言也
圣人作经之大旨非豪杰特立之士不能知而纤悉
卷十一 第 17b 页 WYG1171-0593b.png
曲折之际则注疏亦详矣何所见而忽略其源流而不
论乎无怪乎人心之日偷而风俗之日薄也然考之三
朝未尝立法也而天下之学者知以注疏为重则人心
之向背顾上之人如何耳夫取果于未熟与取之于既
熟相去旬日之间而其味远矣将以厚天下学者之
心术而先启其纷纷则又执事之所当虑也可与乐
成难与图始此岂忠厚者之论乎盍亦思所以先之
  江河淮汴
卷十一 第 18a 页 WYG1171-0593c.png
自鸿荒以至于尧天下之水未有所归也故洪水之患
特甚尧独有忧之当是时天下之善治水者未有过
于鲧者也四岳举之尧不敢以其方命圮族而置之昔
者三载尝考绩矣其导一水筑一渠盖亦未尝不得
其便利也惟其不能以公天下之心观天下之大势合天
下之水而相其所趋故虽有一水一渠之功而三载之间
会众流以课之则终于无成而已故曰鲧湮洪水汨陈
其五行及禹以公天下之心而观天下之大势合天下
卷十一 第 18b 页 WYG1171-0593d.png
之水而相其所趋水之大者莫如河使天下之水有所归
而河亦安流而入于海其导河之功力为不少矣大要行
其所无事也故历三代而河不为患自齐威公利河之地
以居民而强其国而河始失其故道矣禹于荥泽之下
尝引河流以注东南而通淮泗盖其支脉犹未盛也
自秦决浚仪以灌大梁而并天下而河汴始分流矣汉承
齐秦之后而受河之患为尤剧盖必有禹之遗智而后
可以治当时之水然其议臣之讲求若东流北流之
卷十一 第 19a 页 WYG1171-0594a.png
说贾生韩生之论虽或足以为一时之便利揆之古义
是皆汨陈其五行者也乌足以动天而回河乎及永平
之间河流既塞始筑汴渠而又修浚仪渠焉其后隋
大业中大开通济之渠而河汴达于淮泗者始安流
而无碍是以东南转输相继而上本朝都陈留而宿重
兵以为固其资东南之粟者不知其几千万石故置发
运使以漕之而浚渠之功为不细矣故本朝受河之患
无以异于汉而受汴渠之利则自汉以来未之有也岂
卷十一 第 19b 页 WYG1171-0594b.png
水无常势而亦因时以为利害乎今汴渠已塞矣异时
版图之复其言河者岂可复以往事谕其亦以公天下
之心而观天下之大势合天下之水以相其所趋则必有
以处之矣
  量度权衡
昔伏羲氏始画八卦因象以明理虽天地之正数而未
尝以语人也制器者尚其象而岂数之云乎象一示而
数存乎其间矣当是时风气未开人物尚朴观象之
卷十一 第 20a 页 WYG1171-0594c.png
妙盖不必推数而后知也故言数者归之律历之学而
更阅群圣皆以观象为穷天地之蕴虽孔子既知之
矣而不以为常言也汉至建元元狩之间而数家之学
始盛其说以为数始于一成于三三而积之得八十一
而黄钟之律生焉度起于黄钟之长者也量起于
黄钟之龠者也权起于黄钟之重者也演而为历推
而尚象合而为春秋三统四时列而为皇极三德五事
以五乘十而为大衍之数道数之宗也而道据其一所
卷十一 第 20b 页 WYG1171-0594d.png
以别道于数也数固四者之宗也而列而为五所以偶
数于器也苟非道以主之则天下之数何能生生而不
穷天下之器何能分别而为用言数而不知道者真星
官历翁之学耳寸极于九以为黄钟之管三微成著以
别度之分上三下二以示量之状忖为十八以极权之数
是皆数也而有理焉数可演而理亦可阐也洛下闳诸
人推其数扬子云独因其数而阐其理颜师古之释释
其数耳不明其理而释其数庸讵知其数之果不悖乎
卷十一 第 21a 页 WYG1171-0595a.png
学者当于太玄而求之先儒以为五十有五乃天地之
正数阴无一阳无十阴缩阳赢或乘或除以尽数之变
故参天两地而倚数是非正之数而所以尽其变也律
生而为度量权衡制器以尽天下之变是岂可以常
法而论其相生相成之义乎姑以谢明问而已
  铨选资格
有察举而后有铨选有铨选而后有资格天下之变
日趋于下而天下之法日趋于详也方汉魏之察举也
卷十一 第 21b 页 WYG1171-0595b.png
岂以铨选为可行哉察举之不免于私则亦严其课试
之法而已矣课试之有法而其变未已由是而加详焉
则铨选之归于吏部固其势之所必至也及隋唐之铨
选也岂以资格为可用哉铨选之不免于弊则亦谨
其注授之时而已矣注授之有时而其变未已由是而
加详焉则铨曹之有资格亦其势之所必至也然铨选
既行而人往往以察举为无用之虚名今人寖不如古故
铨选犹不堪其弊而欲慕无用之虚名以求合于古而冀
卷十一 第 22a 页 WYG1171-0595c.png
得人之盛是导之使为私耳向也为汉魏之良法而今
为虚名铨选有定制则其说岂易入乎然魏元同沈
既济之徒思救铨选之弊则惓惓于郡县之察举奏
疏论之以幸一旦之可复天下方病铨选之不定而将
趋于资格亦何有于察举哉论虽不行而识者高之
盖天下之变可回而不可徇也及资格既用而人往往
以铨选为难守之弊法今人寖不如古故资格不能以
尽防而欲举难守之弊法以渐复前代而谓古道之有
卷十一 第 22b 页 WYG1171-0595d.png
望是开之使无法耳向也为隋唐之盛典而今为弊法
资格有定守则其说岂易入乎然庆历间范富诸公
思救磨勘荐举之弊欲去旧例以不次用人而案百吏
之惰天下方病资格之未详而将趋于成例亦何有于
铨选哉事虽随废而论者惜之亦以天下之变可回
而不可徇也然则铨曹资格之弊自庆历以来固巳
患之矣其后熙宁间神宗皇帝思立法度以幸天下
按唐六典而大正天下之官其循名责实固巳光乎祖
卷十一 第 23a 页 WYG1171-0596a.png
宗而元祐诸臣之所不敢轻动也然而资格尚仍祖宗
之旧而加详焉及夫循名责实之意既衰而资格之弊
如故凡其大臣之所讲画议臣之所论奏往往因弊变
法而未必尽究其立法之初意法愈详而弊愈极积而
至于今日而铨曹资格之法其弊不可胜言矣此所以
上勤圣天子宵旰之虑而执事亦将进诸生而教之也
夫人情不易尽而法之不可恃也久矣然上下之间每
以法为恃者乐其有准绳也以名誉取人人或以虚诞
卷十一 第 23b 页 WYG1171-0596b.png
应之而荐举直以文移为据耳天下宁困于荐举而
终以为名誉之风不可长者所恃在法也以绩效取
人人或以浮伪应之而年劳直以日月为功耳天下
宁困于年劳而终以为绩效之实不可信者所恃在
法也天下方以法为恃而欲委法以任人此虽尧舜
不能一日而移天下之心也将一意而求之于法则今
日之法亦详矣圣上循名责实常以清光照临群下
留意民事尤以郡县为重而其弊犹若此则人情果不易
卷十一 第 24a 页 WYG1171-0596c.png
尽而法果不足恃矣方庆历嘉祐世之名士常患法之
不变也及熙宁元丰之际则又以变法为患虽如两苏
兄弟之习于论事亦不过勇果于嘉祐之制策而持重于
熙宁之奏议转手之间而两论立焉虽自以为善事两
朝将使其君何所执以为据依哉独张安道始终以
艺祖旧事为言不以两朝而易其心使人主能讲求
其立法之初意则必因时而知所处矣艺祖承五代藩
镇之祸能使之拱手以趋约束故列郡以京官权知三
卷十一 第 24b 页 WYG1171-0596d.png
年一易财归于漕司兵各归于郡而士自一命以上虽
郡县管库之微职必命于朝廷而天下之势始一矣此
其图回天下之大略而非专恃资格以为重也当是时
宰相得以进退百官而吏部尚以身言书判为试则犹
仍铨选之旧也取人犹采名望而荐举任用磨勘迁转
犹未有定法凡欲使天下之势在我而已故朝廷尊严
大臣镇重而天下之士不以进取为能不以利口为贤历
三朝而士之善论时政是非利害者百不一二也岂不盛
卷十一 第 25a 页 WYG1171-0597a.png
哉今吏部之资格日繁而铨选之为虚文久矣庙堂方
以资格从事下人轻上爵小臣与大计则其循循苟求
浮伪偷惰之风不当尚求之法也愚不敏不敢辄论时
政顾方居今而思艺祖当资格之时而谓铨选之可
复亦徒以谢明问而已
  四弊
古者官民一家也农商一事也上下相恤有无相通民
病则求之官国病则资诸民商藉农而立农赖商而行
卷十一 第 25b 页 WYG1171-0597b.png
求以相辅而非求以相病则良法美意何尝一日不行
于天下哉周官以司稼出敛法旅师颁兴积廪人数邦
用合方通财利此其事甚切而其职甚微所宜曲为之
防而周家则一切付之使得以行其意而举其职展布
四体通其有无官民农商各安其所而乐其生夫是
以为至治之极而非徒恃法以为防也后世官与民不
复相知农与商不复相资以为用求以自利而不恤其
相病故官常以民为难治民常以官为厉已农商盻盻
卷十一 第 26a 页 WYG1171-0597c.png
相视以虞其龙断而已利之所在何往而不可为哉故
朝廷立法日以密而士大夫论其利害日以详然终无
补于事者上下不复相恤也嗟夫此其来岂一日之积
哉郡县困匮而其弊日又甚矣租入加耗之无算义仓
支移之不时利和籴之赢取力胜之利法禁非不严
议论非不切而郡县恬若不闻而行之若当然者天
下之官岂无一人有志于民哉圣天子宵旰仄席忧
勤于上夫亦何忍为此而郡县之用赖此仅足枝梧夫
卷十一 第 26b 页 WYG1171-0597d.png
使官兵一切不论而独存大信于斯民自大贤犹或
难之而况其官民农商盻盻相视之时乎夫亦正其本
而已矣郡县略就从容而后示以官民相恤之义不待
夫事为之法而犹可济也不然则上有其意下无其实
回环四顾网如凝脂终于相蒙而又何尤焉虽然善言
弊事者未有详于今世者也而治道之不知时变之
不究其说虽若可听其事虽若可行原始要终而卒
归于无用譬如支撑敝屋而不救于一日之摧不独于
卷十一 第 27a 页 WYG1171-0598a.png
四者之弊为然也财利之本原法制之根柢增损盈虚
之变先后参酌之宜讲究而推行之使天下之财日
以裕郡县之用日以足则区区四弊一郡官之责耳何
足以烦议臣之讲论推究与夫朝廷之文书约束而明
问复以下询哉张文定公以为祥符以来万事隳弛
务为姑息渐失祖宗之旧取士任子磨勘迁补之法
既坏而任将养兵皆非旧律国用既窘而政出一切
大商奸民乘时射利而茶盐香矾之法乱矣其后神
卷十一 第 27b 页 WYG1171-0598b.png
宗皇帝独留意于租赋之入郡县之藏而常平义仓之
法尤为详备元符以后支移借用不复旧典而神宗之
法又坏矣渡江以来于财计之远者大者犹有遗恨士
大夫置而不察而独四弊之足言乎方将从执事问其
本末而未暇也
  变文法
古人重变法而变文尤非变法所当先也天下之士岂
不欲自为文哉举天下之文而皆指其不然则人各有
卷十一 第 28a 页 WYG1171-0598c.png
心未必以吾言为然也然不然之言交发并至而论者
始纷纷矣纷纷之论既兴则一人之力决不能以胜众
多之口此古人所以重变法而尤重于变文也然则文
之弊终不可变乎均是变也审所先后而已矣夫文
弊之极自古岂有踰于五代之际哉卑陋萎弱其可
厌极矣艺祖一兴而恢廓磊落不事文墨以振起天
下之士气而科举之文一切听其所自为有司以一时
尺度律而取之未尝变其格也其后柳仲涂以当世
卷十一 第 28b 页 WYG1171-0598d.png
大儒从事古学卒不能麾天下以从已及杨大年刘
子仪因其格而加以瑰奇精巧则天下靡然从之谓之
昆体穆修张景专以古文相高而不为骈丽之语则
亦不过与苏子美兄弟唱和于寂寞之滨而已故天
圣间朝廷盖知厌之而天下之士亦终未能从也其后
欧阳公与尹师鲁之徒古学既盛祖宗之涵养天下
至是盖七八十年矣故庆历间天子慨然下诏书风
厉学者以近古天下之士亦翕然丕变以称上意于是
卷十一 第 29a 页 WYG1171-0599a.png
胡翼之孙复石介以经术来居太学而李泰伯梅尧
臣辈又以文墨议论游泳于其中而士始得师矣当
是时学校未有课试之法也士之来者至接屋以居
而不倦太学之盛盖极于此矣乘士气方奋之际虽
取三代两汉之文立为科举取士之格奚患其不从此
则变文之时也艺祖固已逆知其如此矣然当时诸公
变其体而不变其格出入乎文史而不本之以经术学
校课士之法又往往失之太略此王文公所以得乘间
卷十一 第 29b 页 WYG1171-0599b.png
而行其说于熙宁也经术造士之意非不美而新学
字说何为者哉学校课试之法非不善而月书季考
何为者哉当是时士之通于经术者神宗作成之功
而非尽出于法也及司马温公起相元祐尽复祖宗之
故而不能参以熙宁经术造士之意取其学校课试之
大略徒取快于一时而已则夫士之工于词章者皆祖
宗涵养之馀而非必尽出于法也绍圣元符以后号
为绍述熙丰亦非复其旧矣士皆肤浅于经而烂熟
卷十一 第 30a 页 WYG1171-0599c.png
于文其间可胜道哉中兴以来参以诗赋经术以涵养
天下之士气又立太学以耸动四方之观听故士之有
文章者德行者深于经理者明于古今者莫不各得
以自奋盖亦可谓盛矣然心志既舒则易以纵弛议论
无择则易以浮浅凡其弊有如此问所云者固其势之
所必至也议者思所以变之其意非不美矣而其事则
艺祖之所难而嘉祐之所未及也夫三年课试之文四方
场屋之所系此岂可以一朝而变乎然学校之士于经
卷十一 第 30b 页 WYG1171-0599d.png
则敢为异说而不疑于文则肆为浮论而不顾其源渐
不可长此则长贰之责而主文衡者当示以好恶而不
在法也昔庆历有胡翼之学法熙宁有王文公学法
元祐有程正叔学法今当请诸朝廷参取而用之不专
于月书季考以作成大学之士以为四方之表仪则祖
宗之旧可以渐复岂必遽变其文格以惊动之哉古人
重变法而尤重于变文则必有深意矣不识执事以
为如何
卷十一 第 31a 页 WYG1171-0600a.png
  制举
设科以取士而制举所以待非常之才也夫决科之士
满天下岂必皆常才而非常之士亦或在其中矣独制
举得以擅其名者岂古之贤君其待天下之士如是之
薄哉彼其以一身临王公士民之上其于天下之故常惧
其有阙也自公卿等而下之以至于郡县之小官科目
之一士莫不各得以其言自通然犹惧其有怀之不尽
也故设为制举以诏山林朴直之士使之极言当世之故
卷十一 第 31b 页 WYG1171-0600b.png
而期之以非常之才彼其受是名也宜何以自异于等
夷则亦将尽吐其蕴凡天下之所以不敢言者一切为
君言之以副其非常之知焉然后人主可以尽闻其所
不闻恐惧修省以无负天下之望则古之贤君为是设
科以待非常之才者其求言之意可谓切矣岂徒为是
区别而已哉五季之际天下乏才甚矣艺祖一兴而设
制科以待来者至使草泽得以自举而不中第者犹
命之以官以艺祖之规模恢廓固非饰法度以事美观
卷十一 第 32a 页 WYG1171-0600c.png
诚得夫古今来设制科之本意而求言之心不胜其汲
汲也虽当时才智之士其所见不能有补于圣明历太
宗真宗而涵养天下之日既久及天圣间仁宗再复制科
而富韩公首应焉其后异人辈出仁宗既用以自辅而其
馀者犹为三代子孙之用及熙宁之初孔文仲吕陶犹
能极论新法以伸天下敢言之气虽制科卒以此罢艺
祖之规模宏廓其所庇赖后人多矣而仁宗实当其盛
时也元祐既复之而绍圣以后又罢之及上皇中兴首设
卷十一 第 32b 页 WYG1171-0600d.png
制举以行艺祖之志而士病于记问莫有应者肆我
主上切于求言而略其记问士始奋然以应上之求其
于国家之大略当世之大计人之所不敢言而上之虚伫
以待者固将无所不闻矣而执事方以董仲舒刘蕡所
对之缓急而论者皆有遗憾发于问目岂将酌其中
以警夫非常之士邪夫言之难也久矣要之以其君为心
则其言之缓急无不当于时也汉武帝英明愿治之主
也负其雄才大略欲挈还三代之盛而汉家制度之变
卷十一 第 33a 页 WYG1171-0601a.png
亦其时矣仲舒以为汉杂伯道以维持未安之天下天
下既安而教化犹未纯也劝帝以更化而更革之际岂
可任意而为之哉天人相与之际甚可畏故缓其言使
武帝舒徐容与因天下所同欲而更其所当先者岂敢
以一毫奋厉之气而激武帝之雄心哉仲舒言虽缓
而实切于时者以武帝为心也夫岂计其合不合哉异
时固已甘心于胶西矣唐文宗恭俭少决之主也乘主
威不振之后欲有所为而辄复畏缩而北司之患至是盖
卷十一 第 33b 页 WYG1171-0601b.png
亦极矣蕡以为肃宗代宗德宗失柄于北司元和之痛
臣子不可一朝安也劝帝声其罪而讨之而断决之际
岂可以阴谋而自陷于不直哉社稷之大计非小故故
蕡急其言使文宗奋厉果敢因天下所同欲而易致
如反手岂敢徐步拯溺以待文宗之自悟哉蕡之言虽
急而实审于时者以文宗为心也夫岂计其第不第哉
彼其见黜固宜矣而恨文宗之不一见也论者病仲舒
之不切而咎蕡之疏直是殆未知其心耳夫当世之务亦
卷十一 第 34a 页 WYG1171-0601c.png
多矣必其以君为心然后其言之缓急当于时言之缓
急当于时而后不负于国家非常之求哉
  子房贾生孔明魏徵何以学异端
异端之学何所从起乎起于上古之阔略而成于春秋
战国之君子伤周制之过详忧世变之难救各以己
见而求圣人之道得其一说附之古而崛起于今者也老
庄为黄帝之道许行为神农之言墨氏祖于禹而申
韩又祖于道德其初岂自以为异端之学哉原始要终
卷十一 第 34b 页 WYG1171-0601d.png
而卒背于圣人之道故名曰异端而不可学也夫豪杰
之士虽无文王犹兴天资既高目力自异得一书而读
之其脱颖独见之地不能逃而背戾之所亦不能以惑
我也得其颖脱而不惑乎背戾一旦出而见于设施如
兔之脱如鹘之击成天下之骏功而莫能禦之者此岂有
得于异端之学哉其说有以触我之机耳使圣人之道
未散而六经之学尚明极其天资目力之所至伏而读
其书以与一世共之当掩后世之名臣而夺之气而与
卷十一 第 35a 页 WYG1171-0602a.png
三代之贤比隆矣子房孔明盖庶几乎此者也贾生不
得自尽于汉而魏徵有以自见于唐亦惟其所遭耳
子房为高帝谋臣从容一发动中机会而尝超然于
事物之外此岂圯下兵法之所有哉孔明苟全于危世不
求闻达三顾后起而惓惓汉事每以天人之际为难知
管乐功利之学盖未能造此室也天资之高目力之异
卓然有会于胸中必有因而发耳贾生于汉道初成
之际经营讲画不遗馀虑推而达之于仁义礼乐无
卷十一 第 35b 页 WYG1171-0602b.png
所不可申韩之书直发其经世之志耳魏徵于太宗求
治如不及之时从容议论有过必救有善必达虽礼乐
之未暇而治体盖亦略尽纵横之学直发其遇合之机
耳豪杰之士天资之高目力之异未可以一书而律之也
嗟夫使圣人之道未散六经之学尚明而皆得以驰骋于
孔氏之门由赐游夏不足进也昔者圣人历观上古之
书商周之典礼断自唐虞以下迄于周叹其前定不
足为法而伤其后之不可复知所以塞异端之原而使
卷十一 第 36a 页 WYG1171-0602c.png
其流之无以复开也而春秋战国之君子卒取唐虞
以上不足存之说以驰骛于世则孔子之虑诚远矣然
而诗书执礼乃孔子之所雅言日与群弟子共之者而
易春秋不与焉何以发豪杰不群之志哉子路以为有
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则深排而力斥
之以为非教人之常也宜其律天下豪杰于规矩准绳
之中而乃上许管仲以一正天下之仁下许颜子以四代
之礼乐是殆其他未有以当孔氏之心耳贾生魏徵可也
卷十一 第 36b 页 WYG1171-0602d.png
吾是以三叹于子房孔明焉
  萧曹丙魏房杜姚宋何以独名于汉唐
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圣贤之生亦有
定理而君臣相遭亦有定数乎夫是以知天人之难合也
盖至于吾夫子有扶天下之道有正四代礼乐之志而
时君方骛于功利有道不合有志不遭而徒能叹凤鸟
之不至周公之不复梦见而定理之不应定数之不验
孟子所以复叹其未有疏于此时而伤其数之过知天下
卷十一 第 37a 页 WYG1171-0603a.png
息肩之日尚远而圣贤相遭之期犹未也时日愈疏世
变愈下使其相遭则君非昔者之君臣非昔者之臣
徒以当方来之数而无复三代之盛矣孟子之叹盖叹
此也自汉而言之则萧曹之遇高祖丙魏之遇宣帝盖
可谓汉家遇合之盛矣自唐而言之则房杜之遇太
宗姚宋之遇明皇亦可谓唐家遇合之盛矣其一时
君臣之遇合足以扶斯世而苏生民诒谋方来而光映
前古其所谋谟成就后世皆莫之先也而卒有愧于三代
卷十一 第 37b 页 WYG1171-0603b.png
岂其期运不接源流不继而天人之际至难合欤何治
道之遂疏阔也周室之衰以迄于秦天下之乱极矣斯
民不知有生之为乐而急于一日之安也高祖君臣独知
之三章之约以与天下更始禁网疏阔使当时之人阔步
高谈无危惧之心虽礼文多阙而德在生民矣曹参以
清净而继画一之歌此其君臣遇合之盛无一念之不
在斯民也魏相之奉天时行故事丙吉之不务苛碎不
求快意以供奉宣帝宽大之政亦不负君臣之遇合矣
卷十一 第 38a 页 WYG1171-0603c.png
唐承隋旧其去隋文安平之日未远天下不能无望于
纪纲制度之举而致治之隆也太宗君臣独知之兴仆
植僵以六典正官以进士取人以租庸调任民以府卫立
兵虽礼乐未讲而天下之废略举矣房杜谋断相先而
卒与共济斯美此其君臣遇合之盛亦无一念之不在
斯民也姚崇之遇事立断宋璟之守正不阿以共成明
皇开元之治亦不负君臣之遇合矣自汉唐以来虽圣
人不作而豪杰接踵于世有如贾生之通达国体董生
卷十一 第 38b 页 WYG1171-0603d.png
之渊源一道欲扬其君于三代之际其君亦既知之而
卒于不遇而第五伦李固之徒亦班班自见于东汉而
无复君臣遇合之盛亦可为汉家天时人事之难矣有
如陆贽之谏论仁义李泌之惓惓古制欲使其君为不
世出之主其君亦尝用之而终于不尽而杜黄裳裴度
之徒亦各有以自见于世而无复君臣遇合之盛亦可为
唐家天时人事之难矣夫君臣之相遭盖天人之相合而
一代之盛际也此岂可常之事哉盍于易泰否之象而
卷十一 第 39a 页 WYG1171-0604a.png
玩之乎
 
 
 
 
 
 
 
卷十一 第 39b 页 WYG1171-0604b.png
 
 
 
 
 
 
 
 龙川集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