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集-宋-陈亮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WYG1171-0554c.png
钦定四库全书
 龙川集卷七
             宋 陈亮 撰
 酌古论(三/)
  诸葛孔明(上/)
英雄之士能为智者之所不能为则其未及为者盖不
可以常理论矣骐骥之马足如奔风升高不轩履湿不
濡度山越堑瞬息千里而适值一马盖亦能然则虽有
卷七 第 1b 页 WYG1171-0554d.png
此骏而不足以胜之也于是驾以轻车鸣以和鸾步骤
中度缓急中节锵锵乎道路之间能行千里而能不行
虽无一时之骏而久则有万全之功何者吾乖其所能
而出其所不能可以扼其喉而夺之气也且谲诈无方
术略横出智者之能也去诡诈而示之以大义置术略
而临之以正兵此英雄之事而智者之所不能为矣故
夫谲诈者司马仲达之所长也使孔明而出于此则是
以智攻智以勇击勇而胜负之数未可判孰若以正而
卷七 第 2a 页 WYG1171-0555a.png
攻智以义而击勇此孔明之志也而何敢以求近效哉
故仲达以奸孔明以忠仲达以私孔明以公仲达以残
孔明以仁仲达以诈孔明以信兵未至而仲达之气已
沮矣八阵列于前四头八尾触处为首进无速奔退无
遽走突兵不能触其膺奇兵不能缭其背伏兵不能冲
其胁追兵不能袭其后谍间无所窥诈谋无所用当之
则破触之则靡锋未交而仲达之能已乖矣夫仲达出
奇制胜变化如神天下莫不惮之虽孙权亦以为可惮
卷七 第 2b 页 WYG1171-0555b.png
而仲达亦自负其能也孔明以步卒十馀万西行千里
行行然求与之战而仲达以劲骑三十万仅能自守来
不敢敌去不敢追贾诩等常逼之战矣兵交即败不敢
复出姑以待毙为名而其为计者不过日夕望其死而
无他术也彼岂孔明敌哉论者以孔明制戎为长奇谋
为短虽知者亦止以为知其短而不用吾独谓其能为
而能不为将以乖仲达之所能而出其所不能也故吾
尝论孔明而无死则仲达败关中平魏可举吴可并礼
卷七 第 3a 页 WYG1171-0555c.png
乐可兴请遂言之夫仲达以所能要其君压其同列而
誇其国人今敛重兵而自守姑曰待其毙然孔明始试
其兵或以饥退晚年杂耕渭滨为久住之基木牛流马
日运而至则其毙不可待矣迟之一二年仲达将何辞
哉不战则君疑之同列议之国人轻之其身不安其英
气无所骋固不免于战战则败耳败则魏人破胆郡县
响震引兵略地关中可有分慰居民彰明汉德然后举
兵而临关东势如破竹所攻者下关东平则谕以信义
卷七 第 3b 页 WYG1171-0555d.png
燕赵可指麾而定矣至五六年而魏明即世齐王践位
上下相疑萧墙衅起引兵合进可以一举而覆其巢穴
俘其君臣分定州县安集流亡魏既举则吴人胆破矣
况权之末年猜疑益甚果于杀戮虽陆逊不能自明至
十年而逊没其后步骘朱然全琮之徒复相继云亡权
之勇决之气亦已就衰适庶分争内不能制于是使蜀
汉之师顺流而下荆襄之师乘势而进一军出夏口一
军出皖城一军出广陵吴之群臣无亮敌也攻城略地
卷七 第 4a 页 WYG1171-0556a.png
孰能禦之尽一年之力而吴可举江东既平天下既一
偃武修文彰善瘅恶崇教化移风俗数年之间天下略
治然后兴典礼修正乐斯民复见太平之盛矣且孔明
之治蜀王者之治也治者实也礼乐者文也焉有为其
实而不能为其文者乎人能捐千金之璧而不能辞逊
者天下未之有吾固知其必能兴礼乐也不幸而天不
相蜀孔明早丧天下犹未能一而况礼乐乎使后世妄
儒得各肆所见以议孔明者天也非人之所能为也
卷七 第 4b 页 WYG1171-0556b.png
  诸葛孔明(下/)
孔明伊周之徒也而论之者多异说以其适时之难而
处英雄之不幸也夫众人皆进而我独退雍容草庐三
顾后起挺身托孤不放不摄而人无间言权偪人主而
上不疑势倾群臣而下不忌厉精治蜀风化肃然宥过
无大刑故无小帝者之政也以佚道使人虽劳不怨以
生道杀人虽死不怨杀者王者之事也孔明皆优为之
信其为伊周之徒也而论者乃谓其自比管乐委身偏
卷七 第 5a 页 WYG1171-0556c.png
方特霸者之臣尔是何足与论孔子之仕鲁与自比老
彭哉甚者至以为非仲达敌此无异于儿童之见也彼
岂非以仲达之言而信之耶而不知其言皆谲也仲达
不能逞其谲于孔明故常伺孔明之开阖妄为大言以
谲其下论者特未之察耳始孔明出祁山仲达出兵拒
之闻孔明将芟上邽之麦卷甲疾行晨夜往赴孔明粮
乏已退仲达谲言曰吾倍道疲劳此晓兵者之所贪也
亮不敢据渭水此易与耳夫军无见粮而转军与战纵
卷七 第 5b 页 WYG1171-0556d.png
能胜之后何以继此少辨事机者之所必不为也仲达
心知其然外为大言以谲其下耳已而孔明出斜谷仲
达又率兵拒之知孔明兵未逼渭引军而济背水为垒
孔明移军且至仲达谲言曰亮若勇者当出武功依山
而阵若西上五丈原诸军无事矣夫敌人之兵已在死
地而率众直进来与之战此亦少辨事机者之所不为
也仲达知其必不出此姑诳为此言以妄表其怯以示
吾之能料且以少安其三军之心也故孔明持节制之
卷七 第 6a 页 WYG1171-0557a.png
师不用权谲不贪小利彼则曰亮志大而不见机多谋
而少决好兵而无权凡此者皆伺孔明之开阖妄为大
言以谲其下此岂其真情也夫善观人之真情者不于
敌存之时而于敌亡之后孔明之存也仲达之言则然
及其殁也仲达接行其营垒敛衽而叹曰天下奇才也
彼见其规矩法度出于其所不能为恍然自失不觉其
言之发也可以观其真情矣论者不此之信而信其谲
岂非复为仲达所谲哉唐李靖谈兵之雄者也吾尝读
卷七 第 6b 页 WYG1171-0557b.png
其问对之书见其述孔明兵制之妙曲折备至曾不一
齿仲达彼晓兵者固有以窥之矣书生之论曷为其不
然也孔明距今且千载矣未有能谅其心者吾愤孔明
之不幸故备论之使世以成败论人物者其少戒也
  吕蒙
成天下之大功者有天下之深谋者也制天下之深谋
者志天下者也夫以天下之大而存乎吾之志则除天
下之患安天下之民皆吾之责也其深谋远虑必使天
卷七 第 7a 页 WYG1171-0557c.png
下定于一而后已虽未一之而其志顾岂一日忘之哉
汉高帝之失职而西也天下之人将遂以为不振而高
帝欲东之志嚣乎其未已故烧绝栈道使项籍意不复
西而后乘间以定三秦既又引兵出武关使籍兵亟南
而复乘间以平诸国汉日广籍日蹙卒能并之而一天
下此其志之大谋之深而功亦如之也孙权克仗先烈
雄据江东举贤任能厉兵秣马以伺中国之苦若将有
所为矣然吾观其命吕蒙之取荆州未尝不叹其志之
卷七 第 7b 页 WYG1171-0557d.png
不大谋之不深而知其无取天下之略也夫关公好勇
而无谋恃气而骄功此其势甚易谲也胡为乎汲汲然
而欲取之使其攻破樊襄阳然后徐图之则汉沔以南
皆吾地尔是则羽之破二城者吴之利也然而不遂破
之者吴不能为之声援也方其擒于禁枭庞德操意甚
难之议徙都以避其锐而司马仲达说操劝权蹑其后
其议遂寝夫徙都之议至下也守边之士恃操以为无
恐使操徙都渡河则士气索然不振淮泗以南可袭而
卷七 第 8a 页 WYG1171-0558a.png
取矣是则操之徙都者吴之利也然而不遂徙之者吴
许其蹑羽之后也此岂非其志之不大谋之不深欤故
吾尝论之方操劝权以蹑羽后权当显告之曰关将军
以律行师为汉家除残扫秽孤以同盟义当戮力此言
何为至于我哉诚如是则操不知所以为禦而势必至
于徙都羽行行然无东顾之忧得毕力以攻樊襄阳矣
徐晃岂能遽当之哉操既徙都权因自攻皖城命一将
攻广陵而合吞淮泗之地羽一破樊襄阳蒙因率兵以
卷七 第 8b 页 WYG1171-0558b.png
袭三郡乘其敝而进击之而尽收汉沔之地东据淮泗
西据汉沔土地日辟形势日张如此而后可以虎视中
原蚕食青徐也此则取天下之大略而权之君臣曾不
足以知之彼其志止于取荆州以固江东凡蚤夜之所
以为谋者袭关羽而已何暇为天下虑哉鲁肃曰帝王
之兴必有驱除羽不足忌吾窃以斯言为有志而权乃
笑之信其不能有所为矣呜呼使周公瑾尚在其智必
及乎此矣吾观其决谋以破曹操拓荆州因欲进取巴
卷七 第 9a 页 WYG1171-0558c.png
蜀结援于马超以断操之右臂而还据襄阳以蹙之此
非识大略者不能为也使斯人不死当为操之大患不
幸其志未遂而天夺之矣孙权之称号也顾群臣曰周
公瑾不在孤不帝矣彼亦知吕蒙之徒止足以保据一
方而天下之奇才必也公瑾乎
  邓艾
自古英伟之士乘时而出佐其君其所以摧陷坚敌开
拓疆土使声威功烈暴白于天下者未有不本于谋者
卷七 第 9b 页 WYG1171-0558d.png
也盖其平居暇日规模术略定于胸中者久矣一旦遇
事而发之如坐千仞而转圆石其勇决之势殆有不可
禦者故其用力也易而其收功也大非径行无谋侥倖
以求胜也故夫侥倖以求胜者幸而成则为福不幸而
不成则为祸祸福之间相去不能以寸此君子之论所
以无取于斯也然其间有实出于谋而其迹若幸有实
出于幸而其迹者谋者虽君子不能无惑何者疑似易
乘也桓温之伐蜀也师次窄桥李势率众出战龚护战
卷七 第 10a 页 WYG1171-0559a.png
没众惧欲退而鼓吏误鸣遂进破之此其迹若幸也然
温之谋蜀审其必破然后进兵而伐之使鼓吏不误鸣
则温岂将遂退耶故吾谓温见客主殊势而势又决死
于一战不若遂因恐惧姑命退军以懈其心乘其懈而
击之结阵而前可以大胜此曹操之所以破张鲁也谋
未必施而鼓吏误鸣士卒勇斗一举荡之天下之人见
其功而不见其谋皆曰窄桥之胜幸也谢玄之禦秦也
师次淝水苻坚拒岸而军玄使人请坚麾众少退而坚
卷七 第 10b 页 WYG1171-0559b.png
众相蹂遂进败之此其迹若幸也然玄之拒秦审其可
败然后进兵而禦之使坚退军整齐则玄岂将遂已耶
故吾谓玄见众寡不敌而坚又求奋于一举不若请其
退军进兵求战佯败反走俟其半济而击之挫其前锋
可以得志此韩信之所以破龙且也谋未及骋而坚众
相蹂因引精锐一战覆之天下之人见其功而不见其
谋皆曰淝水之胜亦幸也夫所谓幸也者尝试之而后
得之也不幸而或不然则不能有所处矣彼二人之所
卷七 第 11a 页 WYG1171-0559c.png
以为谋者如此其久也制胜之术如此其深也虽胜之
似偶然使其不然亦不害其为胜何名为幸哉然史氏
不能少发之而二子之志掩抑不伸非有智者孰能辨
之邓艾攻蜀自阴平道无人之地数百里冒险历艰无
所不至艾则裹毡推转而下将士悬崖鱼贯而进卒破
诸葛瞻降刘禅天下之人皆以艾为能冒险谋胜也吾
尝论之使瞻能拒束马之险则艾将不战而自沮禅忍
数日不降则艾将束手而就缚彼艾特以侥倖而成也
卷七 第 11b 页 WYG1171-0559d.png
何足道哉宋武帝伐慕容超引兵直度大岘卒能破之
彼策超必不能拒故也艾能策瞻必不能拒乎唐太宗
既破宗罗㬋以二十骑直造薛仁杲城下卒能降之彼
策仁杲必出降故也艾能策禅必降乎艾皆不能素策
之而率兵径进岂非幸其或成哉自古幸而成功者多
矣死而论定未有如邓艾之欺于后世者也
  羊祜
攻必克而守必固天下之奇才也世之言兵者孰不曰
卷七 第 12a 页 WYG1171-0560a.png
我能攻我能守而以当坚敌则不能尽如所言者此其
才必有所格也夫敌守而我攻之此非善攻也敌攻而
我守之此非善守也善攻者攻敌之所不守动于九天
之上人莫得而禦也善守者守敌之所不攻藏于九地
之下人莫得而窥也故以攻则克以守则固天下后世
又从而服之曰奇才反是则人容有议之者矣昔者羊
祜盖一时之良将也修德行义以倾孙皓之政推诚示
信以怀吴人之心财之不伤兵之不耗而民为之安此
卷七 第 12b 页 WYG1171-0560b.png
所为国之辅民之司命也然而攻守之间容有未善者
岂其才之有所格欤且祜之守襄阳也晋委之以谋吴
责之以安边而祜亦以此自任也使攻而不皆克守而
不皆固则犹有戾于其所自任矣兵法曰敌人开阖必
亟入之西陵者吴之要害晋欲之而不可得者也步阐
以之而降所谓时之一至而不可失之机也祜当亲率
襄阳之兵而急趋其前命徐嗣率巴东水军而急趋其
左晨夜往赴与之合势扼险以待吴师至则乘高而击
卷七 第 13a 页 WYG1171-0560c.png
之破之必矣如使抗军先至而吾急攻之于外阐乘之
于内表里受敌焉得而不败哉更数日西陵可得得西
陵则诱动群蛮而江陵可图矣如此而后可以谓之善
攻也不知出此乃顿兵不进而抗兵已围西陵矣止命
杨肇往救之而身攻江陵者彼岂以为攻其所必救耶
而江陵坚固非抗之所必救也已而肇败阐擒而祜卒
无功抑何戾于攻敌所不守之义哉兵法曰形人而我
无形襄阳者祜所镇守而吴人所不敢窥者也而江夏
卷七 第 13b 页 WYG1171-0560d.png
益阳乃敌意吾不守吾意敌不攻之地也祜当遣一能
将率精兵数千往戍之偃旗仆鼓常若无人敌以为无
备而求肆侵掠则设覆以待之诱进而击之去则因险
以要之乘怠而破之此出其不意虽少犹可以覆众也
覆其一则后虽无兵而敌不敢窥矣如此而后可以谓
之善守也不知出此乃屯聚不分而吴之兵得掠江夏
矣虽曰地远而不及救而始不设备者彼岂以为地有
所不守耶而江夏切近岂祜之所当不守也已而朝廷
卷七 第 14a 页 WYG1171-0561a.png
诘之而徒能肆辩以对抑何戾于守敌所不攻之义哉
此则攻守之间容有未善而人得以议之也虽伐吴之
策如见敌人之心腹而处置之使杜预王浚资以成功
亦吴之无人而后能为是也使陆抗尚无恙祜岂能有
所成耶吾故曰祜特一时之良将而非所谓天下之奇
才也嗟夫权谲之事固君子之所羞为而亦兵家之所
不废也如使不欲以权谲而攻西陵则不若明告吴君
曰据城而叛非忠臣也纳叛得城吾将焉用君其亟守
卷七 第 14b 页 WYG1171-0561b.png
之此则足以彰大信于天下矣又使不欲以权谲而守
江夏则不若明告吴将曰各守尔土无相窥也备不可
袭多杀奚为公其图之此则足以推赤心于邻国矣诚
如是攻守不事权谲而庶几于王者之举苟为不然而
犹恶乎权谲使功丧而名亏则亦智者之所不为也
 
 
 龙川集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