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集-宋-陈亮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WYG1171-0538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龙川集卷五
             宋 陈亮 撰
 酌古论(一/)
  酌古论序
文武之道一也后世始岐而为二文士专铅椠武夫事
剑楯彼此相笑求以相胜天下无事则文士胜有事则
武夫胜各有所长时有所用岂二者卒不可合耶吾以
卷五 第 1b 页 WYG1171-0538b.png
为文非铅椠也必有处事之才武非剑楯也必有料敌
之智才智所在一焉而已凡后世所谓文武者特其名
也吾鄙人也剑楯之事非其所习铅椠之业又非所长
独好伯王大略兵机利害颇若有自得于心者故能于
前史间窃窥英雄之所未及与夫既已及之而前人未
能别白者乃从而论著之使得失较然可以观可以法
可以戒大则兴王小则临敌皆可以酌乎此也命之曰
酌古论
卷五 第 2a 页 WYG1171-0539a.png
  光武
自古中兴之盛无出于光武矣奋寡而击众举弱而覆
强起身徒步之中甫十馀年大业以济算计见效光乎
周宣此虽天命抑亦人谋乎何则有一定之略然后有
一定之功略者不可以仓卒制而功者不可以侥倖成
也略以仓卒制其略不可久功以侥倖成其功不可继
犯此二患虽运奇奋斗所当者破而旋得旋失将以济
中兴难矣人有常言光武料敌明遇敌勇豁达大度善
卷五 第 2b 页 WYG1171-0539b.png
御诸将其中兴也固宜吾则曰此特光武中兴之一术
也使其中兴止在于此则是其功有时而穷也西都之
末莽盗神器群雄并起相与图之光武因思汉之民举
大义之师发迹昆阳遂破寻邑百战以有天下彼其取
乱诛暴或先或后未尝无一定之略也何以明之光武
自昆阳之胜持节河北镇慰郡县破王郎击铜马收复
故地凡所以经营河北而取河内为之根本也河北平
河内服自常情观之当此之时更始闇弱可以西取关
卷五 第 3a 页 WYG1171-0539c.png
辅疾据其地俯首东瞰以制天下光武乃身徇燕赵止
命邓禹乘衅西征其意岂以燕赵为可急而关辅为可
后哉吾尝筹之关辅虽形胜之地而隗嚣在陇西公孙
述据巴蜀赤眉群盗蜂起山东嚣述犹虎狼之据穴也
有物以阻其穴则彼不敢骋不然将何所惮赤眉犹长
蛇之螫草也以物而肆其螫则其毒无馀不然将何所
不至光武之未取关辅所以阻嚣述之穴而肆赤眉之
螫也故且身徇燕赵使之速定则自河以北民心已一
卷五 第 3b 页 WYG1171-0539d.png
而吾之根本固矣及赤眉破长安志满气溢兵锋已挫
而邓禹得乘衅以并关中冯异继之遂破赤眉而长安
平洛阳固而景弇且定齐矣当此之时天下略平嚣述
虽有觊觎之心而不得复骋光武定都洛阳命将讨嚣
平述而天下遂一矣此其有一定之略而后有一定之
功也使燕赵未平而光武西取关辅则遂与嚣述为敌
而赤眉无所骋其锋矣与嚣述为敌则欲徇燕赵而彼
乘其虚赤眉无所骋其锋则已服郡县而或罹其毒是
卷五 第 4a 页 WYG1171-0540a.png
燕赵未可以卒平关辅未可以卒守河北河内未可以
卒保而天下纷纷将何时而一也虽料敌明遇敌勇豁
达大度善御诸将顾亦何用哉吾以是知中兴之君略
之不定而侥倖于或成则我欲东而盗据其西我欲前
而敌随其后智谋勇斗无一可者今夫道路之人侥倖
而得千金得之于此则必失之于彼何者千金不可以
常侥倖也千金之子则不然致之有术取之有方成之
有次第不终年而其富百倍此光武所以为中兴也唐
卷五 第 4b 页 WYG1171-0540b.png
肃宗起兵灵武不能先图范阳而急取关中卒使盗据
其穴不能尽取河北裂为藩镇终唐之世为大患者皆
藩镇也此无他不能立一定之略则不能成一定之功
中兴之不终宜哉吾以是知光武之果不可及也且吾
又闻自古服群叛驱英豪者无如汉高帝而光武之行
事有高帝之所未能为者二焉光武降铜马封其渠帅
降者未安将有他变此何异于沙上之谋乎光武勒使
归营单骑按行示以赤心而降者悉服不必封雍齿而
卷五 第 5a 页 WYG1171-0540c.png
后诸将安也冯异镇关中人或言其威权太重恐有异
志此何异于萧何之事乎光武不信言者而以其章示
异异惶恐称谢复赐诏慰谕信任愈笃不必系诸狱而
后明其无他也且使后世人君用此术以成功者多矣
吾始读高帝之书至此未尝不窃疑其计之过而未有
所处及得光武二术则欣然而笑曰天下之事未尝无
奇术而人不能发之光武发高帝之所未能为而中兴
之功远过古人者虽天命抑人谋也
卷五 第 5b 页 WYG1171-0540d.png
  先主
英雄之主所为置私忿而未尝求复者非以私忿之不
当复而义有大于私忿者也当理而后进审势而后动
有所不为为无不成是以英雄之主常无敌于天下夫
刘备之荆州孙权假之也权不假之其曲在权备不复
之其曲在备备既得益州权遣使请荆备不以复而天
下皆不直备矣权一举而袭破三郡再举而遂枭关羽
何者师直为壮也然备之于羽义则君臣恩犹父子羽
卷五 第 6a 页 WYG1171-0541a.png
既就戮备不胜忿遂大举以求复其雠而不知魏者国
家之深雠非特一关羽之比吴者一家之私忿犹有唇
齿之援也此吾所谓义有大于私忿者如斯而已矣备
既举兵权遣使求和而盛怒不许是怒敌也兵向西界
平地立营而无他奇变是轻敌也怒敌者危轻敌者败
备之丧师有自来矣且吾又闻之用兵之道有攻法有
守法此兵之常也以攻为守以守为攻此兵之变也攻
专用攻法守专用守法其败也固宜然守专用攻法攻
卷五 第 6b 页 WYG1171-0541b.png
专用守法亦焉得而不败哉备之攻吴可谓专用守法
矣备自秭归列立数十屯亘七百里将以攻人而计出
于此虽曹丕之庸犹得而笑之而备不知避者岂其果
闇于用兵耶备之意欲示拙以诱吴师待其贪利一举
荡之而不知陆逊之持重可以速压而不可以巧胜也
形之而彼不从予之而彼不取固将制奇合变求为不
可败而全军以返乃难于举动计不复生此固逊之所
轻为也夫善用兵者常避敌之所轻而出敌之所忌是
卷五 第 7a 页 WYG1171-0541c.png
以进而不可禦何者敌气沮而吾志得也且夷陵者荆
州之咽喉也得夷陵则荆州可有使备能遣黄权率水
军以为先驱顺流而下掩其未备而备率步兵分进疾
趋夷陵扇动诸蛮招诱大姓按兵而不动命水军急攻
之临机设变奋力死斗彼方支吾未暇而吾率步兵乘
高而进声东而击西形此而出彼乘卒初锐而用之彼
亦疲于奔命矣如其能随机拒守则驻军而相持固垒
而不懈多张疑兵断绝险要而实未尝分乃密遣一辩
卷五 第 7b 页 WYG1171-0541d.png
士间行至魏以金币结其贵倖自谓有谋求见魏主魏
主知必召之既入见则泛论天下之事语及吴蜀然后
徐言曰臣尝私贺陛下窃笑陛下已而又私喜陛下彼
必问曰何以贺朕则对曰武皇帝所以不能吞并吴蜀
者非力不足而智不逮以吴有长江之阻蜀有崇山之
险而又相为唇齿之援也今天相魏两雄相斗以资陛
下进取之机此臣所以贺陛下曰何以笑朕则曰臣闻
敌人开门必亟入之今陛下不亟图进取而猥信吴人
卷五 第 8a 页 WYG1171-0542a.png
之和彼急则和缓则去矣投机之会间不容发此臣所
以笑陛下曰何以喜朕则曰陛下天资神武圣断易回
苟见其利罔有不从此臣所以喜陛下彼必曰计将安
出则曰蜀地僻险未易卒图不若遣夏侯尚曹仁出信
陵贾逵满宠出东关或出皖城或出广陵东西弥亘直
造长江因蜀之势大举攻吴吴亡则蜀失援然后徐举
而图蜀天下可一也议者必曰两虎方斗当收卞庄子
之功臣以为庄子之术可以刺野走之虎若夫阻穴之
卷五 第 8b 页 WYG1171-0542b.png
虎则当及其方斗而急刺其一待其斗已则毙者犹能
阻穴尚何收功之有哉吴蜀阻穴之虎也臣恐既解之
后胜者张势败者阻险桀骜不逊以拒陛下陛下虽愤
怒无所逞其锋矣机不可失愿陛下熟虑之也彼曹丕
素贪功而刘晔亦尝言此丕既得闻此计必深以为然
而大举攻吴吴力不能两拒固将弃夷陵而与我和以
并力拒魏是吾不战而得夷陵也夷陵得则荆州可图
矣不知出此而怒敌取危轻敌取败谁谓刘备为识大
卷五 第 9a 页 WYG1171-0542c.png
计也故夫以私忿兴师而又怒之又轻之者可屡为哉
  曹公
善图天下者无坚敌岂敌之皆不足破哉得其术而已
矣运奇谋出奇兵决机于两阵之间世之所谓术也此
其为术犹有所穷而审敌情料敌势观天下之利害识
进取之缓急彼可以先此可以后次第收之而无一不
酬其意而后可与言术矣故得其术则虽事变日异沛
然应之而天下可指挥而定汉高帝是也失其术则虽
卷五 第 9b 页 WYG1171-0542d.png
纷纷战争进退无据卒不免败亡之祸者项籍是也至
于得术之一二而遗其三四则得此失彼虽能雄强于
一时卒不能混天下于一统此虽曹公之所为而有志
之士所深惜也公奋身徒步之中举义兵破黄巾走奉
暹辅帝室深据根本号令诸将于是降张绣擒吕布毙
袁氏破乌桓兵锋所加敌人授首盖举无遗策而北方
略平矣其为患者荆州二刘江东孙氏张鲁擅汉刘璋
据蜀而关西诸将纷纷不一此其取之不可以无术也
卷五 第 10a 页 WYG1171-0543a.png
夫所谓术者当审敌之强弱难易而为之先后以势度
之璋鲁弱而易其势在所先孙刘强而难其势在所后
夫荆州至近表又寖弱而有刘备在焉故不若留之以
恣备之所欲为而并鲁取璋以孤其势然则欲引兵西
向而关中诸将适当其前则如之何盖尝考之关西诸
将皆不足畏所可惮者惟一马超而公制之非其术此
所以卒为边患而反为璋鲁之藩蔽也方腾遂不叶求
还京畿此其势易服矣腾之家属尽还宿卫而独留超
卷五 第 10b 页 WYG1171-0543b.png
所谓养虎自遗患也公之意岂非以其尝辟之不就今
虽召之而彼未必肯至耶此亦不思之甚也且超之所
以不就者以父子俱在关西未欲独至而又辟之甚轻
不肯屑就也及腾既归宿卫公于此时能以前将军召
之待以厚礼示以赤心命统锐卒常以自随又使超弟
若休若铁者领腾部曲而超之果敢喜立功名曷为不
就超既就则关西诸将举无足道及熙尚既平厉兵西
向风谕诸将使来合势则韩遂等必不敢叛纵叛破之
卷五 第 11a 页 WYG1171-0543c.png
易耳然后并兵自陈仓出散关运奇奋击以讨张鲁则
鲁可平汉中可有复于此时合张鲁之资乘汉中之势
整兵临蜀则刘璋震恐不能为计欲召刘备而无所及
备虽至而亦不能禦何者备非素拊蜀蜀人方摄吾之
威必不肯信备而拒守上下异论又不能为用璋备异
志而潜相疑其势必不足以敌我况荆州用武之国备
必不释以与人而径入蜀则璋不得不降也璋降蜀平
分慰郡县命夏侯渊张合守之而公亲自还邺整兵向
卷五 第 11b 页 WYG1171-0543d.png
荆使许洛之兵冲其膺蜀汉之兵捣其脊绝吴之粮援
则荆州破刘备蹙然后大会诸将合飨士卒传檄江东
责贡之不入命荆州之兵出江陵蜀汉之兵出巴峡合
攻其上流一军出广陵一军出皖城合攻其下流使之
奔命不暇而公亲率精兵数万直抵武昌则虽有智者
不能为吴谋矣周瑜鲁肃虽千百辈何害也江东既平
天下一统分封诸将抚慰士卒乃退就臣列光辅汉帝
招贤礼士修明庶政以幸天下虽西伯之功不能远过
卷五 第 12a 页 WYG1171-0544a.png
如其不然亦不害为能一天下也彼荀彧智谋百出而
不足以知天下之大计徒见荆州四达英雄之所必争
而巴蜀险阻非图天下者之所急及熙尚平遂教之南
征荆州责贡之不入而不知大略之士常留所必争者
以饵敌而从事乎不足急者以蹙之也孙权尝告刘备以
巴汉为曹公耳目规图益州得之则荆州危而廖立亦
言先主不先定汉中走与吴人争南三郡三郡既失几
亡汉中则孙刘之所争盖亦可见矣盖蜀汉者天下之
卷五 第 12b 页 WYG1171-0544b.png
右臂也江东者天下之左臂也安有人断其右臂而左
臂能全乎不知断其一臂而从其中以冲之则两臂俱
奋矣此曹公所以南失荆西失蜀而孙刘争雄天下分
裂盖其失止于留马超取荆州而患之不可支卒至于
此故夫取天下之大计不可以不先定也且夫曹公未
平徐州而先平兖州未击袁绍而先击刘备破张吕而
后图二袁盖亦得术之一二然公巧于战斗而不能尽
知天下之大计故至此而失亦卒无有以告之者悲夫
卷五 第 13a 页 WYG1171-0544c.png
  孙权
天下之事最为难应者百万之众卒然临之而群情有
不测之忧坐观其来而望风请命则惧至于失吾之大
计起而欲拒之则又惧力之不足而反为大患唯英雄
之君为能出身以当之而其气不慑观其势审其人随
其事变而沛然应之切中机会而未尝有失此固非侥
倖于或成而畏谨者之所能为也故吾欲拒之则以至
寡当至众而吾能保其必胜而不拒之则啖以甘言济
卷五 第 13b 页 WYG1171-0544d.png
以深谋而彼必不敢动二者之所为不同而均于有成
效昔者汉高帝之据关尝欲纳项籍矣而孙权之据江
东则举兵而拒曹公事变不同应之亦异何以言之项
籍劫诸侯之兵西向入秦所当者破胜气百倍此其势
固不可拒也而籍之为人勇而无谋气虽行然而有不
忍之心可下以言则亦何必拒之哉曹公并荆州之众
东向俱下而轻骑兼进千里趋利复与吴争长于舟楫
之间此其势易拒也而公之为人智而多诈其言甘其
卷五 第 14a 页 WYG1171-0545a.png
心忍一罹其手莫之能救则虽欲不拒不可得已观其
势审其人而后可以当大变也当时之人乃教高祖拒
而劝孙权降可谓两失机矣方帝封秦府库还军灞上
其计善矣一惑其说遽命拒关鸿门之役微项伯几殆
使帝能因籍之来开关延之身往见籍再拜贺救赵之
功作而曰秦为亡道英雄并起章邯举全国之师出关
击之驱灭群英如猎狐兔当此之时邯以为天下易与
耳渡河击赵偃然不顾将军整数万之众趋救钜鹿焚
卷五 第 14b 页 WYG1171-0545b.png
弃辎重身先士卒叱咤生风震呼响应将军有死之心
士卒无生之气人百其勇秦军大溃诸侯观之心战胆
栗始知将军为真英雄膝行而前莫敢仰视敢贺又再
拜谢所以破秦作而曰臣与将军戮力攻秦将军渡河
救赵大破秦军秦之良将劲卒尽于钜鹿臣得引兵略
地通行无累乘虚入关遂降子婴凭藉威灵得展尺寸
不然臣何以至此敢谢又再拜请分王之约作而曰臣
自入关秋毫无所取籍吏民封府库还军灞上以待将
卷五 第 15a 页 WYG1171-0545c.png
军将军存亡定危救败继绝于天下功最多宜为盟主
以幸天下裂土行封加惠于诸侯将军世居大楚身为
霸王臣愿得如约居关中与诸侯比肩错壤臣事大楚
世为西藩异者击之非臣之私实将军之大义敢请彼
籍素不忍可啖以言吾曲意推之则必欣然而受固不
背吾关中之约矣吾得王关中然后收英雄之士合义
从之众厉兵南向则全蜀可谈笑而取抗旌北首则两
河可指挥而定席捲燕赵电扫齐鲁据形势之雄慑项
卷五 第 15b 页 WYG1171-0545d.png
籍之气然后三面并进以攻之则彼将拱手就缚亦何
至于屡战屡败重残天下之民哉张子房号为知天下
之大计者见其距关不能预为之谋事迫而仅能解之
此岂其虑有所不及耶抑知之而不敢告耶然幸而谢
过之后籍犹使之王巴蜀得乘衅而取关中而争天下
苟王之于燕赵若齐鲁之间则大失机矣天下岂遽为
汉有哉此其成特出于幸也若夫孙权盖亦不惑于流
议矣审操可拒卒置众说而断用周瑜使与刘备叶力
卷五 第 16a 页 WYG1171-0546a.png
期必拒之遂破孟德开拓荆州非惟免虎口而且有大
功此其临大变而不慑岂幸也哉权既不慑于孟德而
魏文继立始曲意事之啖以甘言效其珍物有求则从
惟恐少拂其意欲待其骄而乘其变其谋深矣不幸而
司马仲达在魏而其谋卒不获骋此则遇时之不幸而
非权之罪也夫高帝之英雄非权之所能髣髴而帝之
成实出于幸权之不成实出于不幸故夫天下之事未
可以成败而定论也
卷五 第 16b 页 WYG1171-0546b.png
 
 
 
 
 
 
 
 龙川集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