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心集-宋-叶适卷二十九



卷二十九 第 1a 页 WYG1164-051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水心集卷二十九
             宋 叶适 撰
  杂著
   书常希古长洲政事录后
故赠諌议大夫常公安民绍圣初任御史所排治之人
甚多独言蔡京党与已就必乱国家最为先见后竟入
党籍以穷死宰长洲邑人尤爱之至以俚语目为生佛
卷二十九 第 1b 页 WYG1164-0510b.png
自言待保正以古比长闾胥不任吏以全吏用刑如医
之愈疾不妄投药可谓方略先成于心非复随世宽猛
之偏术也是时长洲讼牒二千青苗常平尤峻西师屡
买衣袄盖县之难治久矣岂独今为然士挟苟简因循
以驭之则其厌俗之日衰而卒无善政亦何怪焉常公
以节闻天下不以吏能自名也然必录者官无不尽之
职而治民者古人所以示为善之信也今之为善士者
皆言不能为县为县者必不能为善士此又非也余得
卷二十九 第 2a 页 WYG1164-0510c.png
此录于公之孙衿因记其末
   题潘彦庶群书辩正
潘彦庶少有五色笔本州亟荐送使只用二场之巧久
当取危第官职惟意所择尔顾乃轻鄙举子学出经入
史于众人思虑不到处下议论空写卷子上竟莫遇精
识宜其弃掷也今远去汉阳仅作数十弓手头领彼以
举子学典州奉使者方当低回受役手板颠倒色如暗
尘始悔前所为矣悲哉余愧非精识其群书辨正寂寥
卷二十九 第 2b 页 WYG1164-0510d.png
十数简谓古人之书必待已而决颇亦疑之至分别商
鞅诸葛亮张华姚崇等知古大臣体策南北形势国是
所归中今日利害之实然后信其的确有用地奇士也
彦庶行矣汉沔之间草树萋迷后苏前祢弃掷甚众世
终无精识乎徐载以归益尽力于古人奚悔焉
   题谢道士混元皇帝实录后
世儒固病老子之徒矜大老氏今谢怀英此书矜大尤
甚欲自使其徒尊诵之可尔怀英故为士人将以示其
卷二十九 第 3a 页 WYG1164-0511a.png
为士者则可乎余观司马迁老子传言孔子叹服老子
隐而著书莫知所终言老子二百岁又以太史儋即老
子又言老子子孙至汉有仕宦者盖其隐显不常变化
难名自周以来记之矣何必道士也天地定位也人物
定形也寿夭贵贱可约而推也爱恶苦乐可狎而齐也
此世论也人之为天地天地之为人统气御形而谓之
道者非世论也学者存之而已
   题薛常州论语小学后
卷二十九 第 3b 页 WYG1164-0511b.png
一人之身众人之身也一身之家天下之家也一士之
学万世共繇之学也不以其身丽众人之身必自成其
身其身成而能合乎众人之身矣若夫私其身者非也
不以其家累天下之家必自治其家其家治而能合乎
天下之家矣若夫私其家者非也不以其学诿万世共
繇之学必自善其学其学善而能合乎万世共繇之学
矣若夫私其学者非也师虽有传说虽有本然而学者
必自善自善则聪明有闻也义理有辩也德行有新也
卷二十九 第 4a 页 WYG1164-0511c.png
推之乎万世所共繇不异矣谓必用一说一本者以学
为诿者也不一说不一本而不至乎其所共繇者以学
为私者也常州先生薛氏著论语小学教授留君刻于
学宫某谨书其后
   进故事
定公问一言而可以兴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
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为君难为臣不易如知为君之难
也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曰一言而丧邦有诸孔子对
卷二十九 第 4b 页 WYG1164-0511d.png
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子无乐乎为君唯
其言而莫予违也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如不
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
 臣闻鲁为因旧之国定公非开治之君然其所问
 欲求邦之所以废兴且以一言为断志如此其切词
 如此其急者盖当是时王道虽衰而未息其君臣相
 与议论尚能参稽于义理之初而未尽埋没于事为
 之末故也大禹承舜曰后克艰厥后臣克艰厥臣政
卷二十九 第 5a 页 WYG1164-0512a.png
 乃乂黎民敏德伊尹训太甲曰有言逆于汝心必求
 诸道有言逊于汝志必求诸非道是则君臣各知难
 而任责人主必舍已而求是乃从古致治之本原春
 秋以来几失之矣臣尝因孔子之对而论之夫推兴
 丧者治之理而顺乐易者人之情然而克艰乃致易
 之原也受逆乃得顺之门也人情见美而心好即安
 而意悦常欲以易求易而不知其难以顺求顺而不
 知其逆也故因一易造百难因一顺生众逆轻则疑
卷二十九 第 5b 页 WYG1164-0512b.png
 阻横生怨谤满前重则矛戟森起杀戮相继展转雠
 疾靡所定止而身与家国从之乌得其顺且易哉治
 道有二内理也外事也事著而有方故任之欲难难
 则行行则勤勤则业广积日累月而无事不举非致
 易乎理微而无形故察之欲逆逆则止止则思思则
 理明心融意浃而群疑冰释非致顺乎外业广内理
 明治天下不能加毫末矣此为君难所以为一言而
 兴邦而唯其言莫予违所以为一言而丧邦也臣观
卷二十九 第 6a 页 WYG1164-0512c.png
 三代以前君臣共治无一事不难无一语不逆如疆
 田畴如作室屋如利器用无一苟且以就堕媮者及
 其功业光美垂布简册顺易孰大焉后之君臣或有
 所更尝有所容受不必尽合遂称治世然其去古人
 则已远矣况于忽所难趋所易安所顺舍所逆以酖
 毒为甘美而寝积薪之火者可不畏孔子之言哉
   胡睿名说
思曰睿睿作圣案字篇睿古文睿字也繇思得睿繇睿
卷二十九 第 6b 页 WYG1164-0512d.png
得圣古人常道也而近世学者讳之以为作圣当自蒙
盖疑睿之流于薄也信如古文从睿则不流矣胡泰然
子自十馀岁敏读能文词思致超越学而不倦未知其
止也余为名古文睿而字彦思率其常防其薄也
   守禦录右刘教授永嘉守禦录钱君德载刻于州学往岁王师
北伐德载与刘平国援此谂其守谋增陴浚隍豫储拟
以待非常既金复请和事亦已然君之志不可诬也今
卷二十九 第 7a 页 WYG1164-0513a.png
遂刋布其书甚善不惟郡人当安不忘危且使无寓人
修墙屋犹知任拒守之责而况于保障行禦之臣乎
   题桑世昌兰亭博议后
字书自兰亭出上下数千载无复伦拟而定武石遂为
今世大议论桑君此书信足以垂名矣君事事精习诗
尤工其即事云翠添邻堑竹红照屋山花盖着色画也
   题画婆须密女旧传程正叔见秦少游问天知否天还知道和天也瘦
卷二十九 第 7b 页 WYG1164-0513b.png
是学士作耶上穹尊严安得易而侮之薄徒举以为笑
如此等风致流播世间可谓厄矣且华严诸书乃异域
之放言婆须密女岂有声色之实好而遽以此裁量友
朋乎志意想识尽堕虚假然则元祐之学虽不为群邪
所攻其所操存亦不足赖矣此苏黄之流弊当戒而不
当法也
   答高宗丞
钱塘示余石刻脱文公纪曾孙子润太宗正丞十一字
卷二十九 第 8a 页 WYG1164-0513c.png
问久不报始参预楼公大防书此铭谓侄其从姑者女
侄非男子也又改宋州为南都越州为镇东军余以为
适以完新为一新按左氏侄从姑子圉与焉会于祝其
实夹谷与楼公所改义不合古文简质臣名予我通一
称尔不穷穷然自别也章怀太子以治为化柳子厚以
治为理至韩退之则本名不讳况嫌名耶大宗丞求余
初藁因并录异同以遗之
   题欧公书梅圣俞河豚诗后
卷二十九 第 8b 页 WYG1164-0513d.png
余尝戏语乡人河豚虽毒而人能啖之毒又甚矣梅圣
俞勤勤忧人以豢河豚致死乃谓笼蛇虾蟆为无苦其
为人计固厚然二物独何罪乎因仲止寄此刻谩题以
当一笑久别安隐
   题荆公诗后
或言苏公书荆公高下数家村诗疑武陵源句为不工
且云也是别无好韵审尔则欲宿愧桑门当又疑矣   题石月砚屏后
卷二十九 第 9a 页 WYG1164-0514a.png
欧阳文忠公石月砚屏余见于陈文惠公裔孙忠懿家
云公昔所赠也欧公爱玩不自持至谓两曜分为三苏
子美梅圣俞又各为说美恶相攻反令此石受垢良可
叹尔物之真者世不必贵常贵其似然相似之品亦多
盖其偶然又皆人所共见不甚异也月中有树世莫能
见特相传尔石晕正圆白中涵树文因其可见象所莫
见虽难言之若相传为不谬则以石似月有足异者矣
况经诸公辩博之论垂二百年乎陈君宜宝藏也嘉定
卷二十九 第 9b 页 WYG1164-0514b.png
癸酉
   书龙川集后
余既为同甫序龙川文而太守丘侯真长刻于州学
授侯君敞推官赵君崇嵓皆优其役费同甫虽以上一
人赐第不及至官而卒于是二十年矣遗藁未辑愈久
将坠真长不惟收恤旧故存其家声可以托生死厉薄
俗至于趯然以其文字废兴任为已事僚友一时志同
义合相与扶立俊豪魁特之绪使流风馀论犹能表见
卷二十九 第 10a 页 WYG1164-0514c.png
于后人盖知古太守职业者也同甫集有春秋属词三
卷放今世经义破题乃昔人连珠急就之比而寄意尤
深远又有长短句四卷每一章就辄自叹曰平生经济
之怀略已陈矣余所谓微言多此类也若其他文海涵
泽聚天霁风止无狂浪暴流而回漩起洑萦映妙巧极
天下之奇险固人所共知不待余言也   题陈秀伯碑阴
余既铭陈君昂重言曰昂母林氏同县林坳里人生十
卷二十九 第 10b 页 WYG1164-0514d.png
八年归先人林氏富陈氏贫父祖同宦学道里常千馀
母从姑穷舍中插槿自蔽叹曰是可长处乎尽倾赍装
悉买田始治屋今砺埼东山西奥三村多遗畴焉余固
疑陈君无所合于世何遽至给足而夫人能以枝叶芘
本根克私成公信天下贤女子也有儒业无儒效衣食
并日门单户寒故昔人以为误悔之久矣自君高及昂
为儒累累效无寸尺误岂少耶母弃昂时未三十尔然
而上伸舅姑之养下隆子孙之托皆夫人力也不可以
卷二十九 第 11a 页 WYG1164-0515a.png
无传因书畀昂使刻于铭侧   赵汝駉为台州属县簿建屋以藏户版余为名
    曰孔先而著其词
非籍不有惟籍乃守先圣所正后学敢谬临海之邑龠
米寸帛必信必实以作民极
   题二刘文集后
案周博士集元丰时永嘉同游太学者蒋元中沈彬老
刘元承刘元礼许少伊戴明仲赵彦昭张子充所谓不
卷二十九 第 11b 页 WYG1164-0515b.png
满十人而皆经行修明为四方学者敬服者也绍兴末
州始祠周公及二刘公于学号三先生余观自古尧舜
旧都鲁卫故国莫不因前代师友之教流风相接使其
后生有所考信今永嘉徒以僻远下州见闻最晚而九
人者乃能违志开道蔚为之前岂非俊豪先觉之士也
哉然百馀年间绪言遗论稍已坠失而吾侪浅陋不及
识知者多矣幸其犹有存者岂可不为之勤重玩绎之

卷二十九 第 12a 页 WYG1164-0515c.png
   题张君所注佛书
黄岩张士特示余注心经金刚圆觉楞严四十二章及
标题节注经律纠异等皆备昔余在荆州无吏责读浮
屠书尽数千卷于其义类粗若该涉今观张君贯穿出
入證会反复悉从旧文不以私意为之说也至于要言
微趣人所难知往往迎刃冰解则多自得之矣按四十
二章质略浅俗是时天竺未测汉事采摘大意颇用华
言以复命非浮屠氏本书也夫西戎僻阻无有礼义忠
卷二十九 第 12b 页 WYG1164-0515d.png
信之教彼浮屠者直以人身喜怒哀乐之间按析解剥
别其真妄究其终始为圣狂愚不肖之分盖世外奇伟
广博之论也与中国之学迥然殊异岂可同哉世之儒
者不知其浅深猥欲强为攘斥然反以中国之学佐佑
异端而曰吾能自信不惑者其于道鲜矣余既为张君
题所注佛书并记一事蜀人范东叔自云在学省时晨
朝必诵楞严陈君举与邻省问念佛为谁东叔拱而后
对君举戏曰吾以为老卒所课尔东叔因言诵此书三
卷二十九 第 13a 页 WYG1164-0516a.png
十年矣余间请东叔楞严要义安在东叔沉思久之曰
如鸡候鸣顾瞻东方已有精色此是逼扑到𦂳切处也
余闻而叹息夫不读者固不能知而读者之知止于如
此呜呼安得以张君所注语之乎   题陈中书孝庙圣政序藁
公群子师崇言公亲以二藁授之使谨藏勿坠意殆有
记云时李翰林巘已具草光宗更自命公盖公之文得
用于大典册如此可谓儒者之盛矣余观公一生苦心
卷二十九 第 13b 页 WYG1164-0516b.png
穷力稽事验物发言成章其可以缉熙国经扶补民病
者甚众顾偶未用也君幸益求他藁庶谨藏勿坠会当
有用时如晋修范武子之法汉条贾谊董仲舒之论然
后为盛尔
   题朱晦庵帖
谦伯别久一日过余将为长兴县出朱公此纸方急迫
了剧邑乃不忘博学审问之功他日闻其政必异于今
人也
卷二十九 第 14a 页 WYG1164-0516c.png
   题陈止斋帖
右湗村石洞十咏余尝评公不用诗家常律及其意深
义精自成宫徵而工诗者反皆退舍殆过古人矣然惟
公能之欲学者辄不近也
   题张都官送行诗后
张公送行诗及题卷后者司马范公而下瑰玮名士往
往在焉言语字画森然眼旁歘怀其人不寐竟夕
   题张淏云谷杂纪后
卷二十九 第 14b 页 WYG1164-0516d.png
张清源笃志苦学出入群书援据殚洽欲于周丞相洪
内翰中间更展一席地非凡材也余素以寡陋自愧垂
尽残年仅得亲近其论日闻所未闻不亦快哉泊宅编
载张安道花书名事恐误当更考正   题蔡君进书后
蔡君两书文词温雅所论皆田里实利害也然其病在
于本源夫巨潦汎滥流荡漂溺至以滔天灭木为患若
使反壑则波浪静矣余不识君而嘉其有忧民之心姑
卷二十九 第 15a 页 WYG1164-0517a.png
题于末
   题韩尚书帖
韩公子师守东阳楼公景山为博士以文字相从游常
乘月至教授厅五柳堂对北山苍茫有无宾主更赋渔
樵互答鼓角动乃归诸司不能容韩公竟罢去当时有
识者皆怪讶谓此乃古人遗风前辈雅韵柰何反被劾
也今帖所谓奇文大篇流传人间盖不诬矣
   题端信师帖
卷二十九 第 15b 页 WYG1164-0517b.png
端信大师自天台教观兼习诸宗性义融彻词辩锋起
淳熙初都下禅讲尚多宿旧名人师年少操矛入室援
据今古中其机要咸相顾叹骇曰信书厨不可与争也
国子监主簿甄公良友意疏而说慧高下在口师未尝
假借有猝疑诡问必釐析首末使傲消气折乃已甄公
尤畏之阖户长年人莫识面惟教其徒令速趋西方空
寂无世间名利语以此自终余每病学佛者徒守一悟
而不知悟本或外示超俗而实堕俗纷若师庶几免矣
卷二十九 第 16a 页 WYG1164-0517c.png
   吕子阳老子支离说
永康吕皓子阳解老子既成以授余周衰诸子各骋私
见为书隳裂王道而恣于曲学聃其最甚者祥祲所蒙
大义蔽矣固不得而强同也每叹六经孔孟举世共习
其魁俊伟特者乃或去而从老佛庄列之说怪神虚霍
相与眩乱甚至山栖绝俗木食涧饮以守其言异哉子
阳再试省司不中遂绝迹科举当得累恩亦弃不就有
高退之节岁青黄散谷数千远村穷乏皆赖其救有任
卷二十九 第 16b 页 WYG1164-0517d.png
恤之恩方少时适会父兄有诏狱上疏孝宗且纳所居
官天子感动立命虑冤枉并缘坐得释五十馀人有干
子之孝既隐居无用独教其子殊殊亦凛絜孤立出处
必以度子阳实知之父子自为师友有察父之明门内
肃如也闾里雍如也非所谓魁俊伟特者耶虽不解老
子亦足以发身成名矣子阳愀然曰我性物理而进于
道天地之至公也眇眇乎身名奚有夫合性情之正而
为言者近理也即性情之安而为言者近道也子阳诗
卷二十九 第 17a 页 WYG1164-0518a.png
歌文字每多得意高处往往不减古人近道之言也虽
不解老子亦足以身名两忘而进于道矣虽然山林之
士倚幽树激寒流放饭永日为惰而已子阳于是书赘
附群圣贤出入释老用力甚勤譬夫博奕愈于已也
   和李参政
识贯事中枢纽笔开象外精神传观弓力异常钧衣我
六铢羞问周后数茎命粒鲁儒一点芳心啄残栖老付
谁论谩要睡馀支枕
卷二十九 第 17b 页 WYG1164-0518b.png
 某往从吕丈伯恭道欧公初为执政时言不思而得
 与既得而不患失吕丈曰至论也某云只为不合有
 侵寻做官职之意吕伫思久之曰此说太高所论竟
 不决而罢今偶用内制集序中支枕字追忆前语并
 记于此
   题周子实所录
余久居水心村落农蓑圃笠共谈陇亩间有士人来多
言场屋利害破题工拙而已周子实数过余必示以前
卷二十九 第 18a 页 WYG1164-0518c.png
辈旧闻每得一二耳目鲜醒寘于举业丛中不啻夜光
之照敝帚也古人多识前言往行谓之畜德近世以心
通性达为学而见闻几废为其不能畜德也然可以畜
而犹废之狭而不充为德之病矣当更熟论
   王夫人画象赞挚别而有和均之德淑顺而有坚贞之力以之治生家
道兴以之训子家法成身聚五福天崇百龄尔孙尔曾
象其仪刑
卷二十九 第 18b 页 WYG1164-0518d.png
   题林秀才文集
林君自言贤良宏词杂论著凡三千篇时文亦三千篇
然犹不得与黄策中所谓一冒子者较其工拙鬓发萧
然奔走未已可叹也昔东方朔上书亦至三千牍汉武
帝览之辄乙其处君傥有是意乎
   题张声之友于丛居记
仕而改室虽古人比于自崇兄弟则因其旧不假虑矣
兄弟之子又虑不及矣非其恩薄也势则然矣若夫高
卷二十九 第 19a 页 WYG1164-0519a.png
栋大屋凉轩燠馆楼阁照映而又多设空基以广异日
之不足如声之之为者盖千百不一见也然则古人不
能而声之独能之何其以是心具是力邪张氏之居曰
陶山山回水明葱秀茜蔚如善画者开元以来世有冠
冕自元丰至开禧第科目者十三人声之嫁娶孤子女
亲戚朋友待以葬埋衣食甚众为人恢疏谈笑放旷江
湖间其立朝治民固当世所推而余独记其细行如此
   温州州学会拜
卷二十九 第 19b 页 WYG1164-0519b.png
乡射饮酒古人最盛之礼主于公视听齐言动故道艺
可合风俗可同也世远民散虽拜揖跪起各为一家之
私阃阈异仪邻比殊用各安其习而不能一矣今州郡
不得与国拟太守盖乡大夫之任也然皆以钱谷刑狱
搏击擒捽为职不复肯顾教化礼乐之事博士师道也
固宜行之哉三山陈垓教授温州岁之初吉冠盖大集
踰千人未已余老病不果出闻其尚德贵齿与古义协
条序曲折粲然成文人人劝酌长幼尽盏多闲暇自得
卷二十九 第 20a 页 WYG1164-0519c.png
无勉强急迫之意嗟夫王道之始视此何远虽进于乡
射饮酒可也道艺可合也风俗可同也在终成之尔
   题拙斋诗藁
王君大受字仲可初戴肖望常疑病甚闻其父克明豪
士也隐于医死能复生废能复起强自载诣门视之曰
无苦久客心动耳留荐燠馆食软腻君时甚小父子同
其起居把酒谈笑昼夜相属肖望欣然忘还踰月摇大
舫送至都执手珍重而别余以是奇君绍熙四五年光
卷二十九 第 20b 页 WYG1164-0519d.png
宗疾不能谒重华諌者倾朝谤者盈市宪圣后兄子琚
最贤君因琚奏孝宗陛下惟一子不审处利害恣国人
腾口取名于家计大不便且群臣以父子礼故诤不敢
止陛下何不出手诏云皇帝体不安朕所深知卿且勿
言须秋凉朕自择日与皇帝相见也孝宗喜其策会晏
驾不果用庆元初徐谊以忠被谴徙南安军势汹汹未
已君谋为薄谊罪者一日韩侂胄女归宁忽致谊书侂
冑发函怆然即移袁州方议再移使臣蔡琏妄言牵引
卷二十九 第 21a 页 WYG1164-0520a.png
谊众为谊惧君调护从容竟得移婺州寻归故郡矣于
是胡纮刘德秀等多架造险阻欲株陷良善人人皇恐
不自保君又请琚曰太后诰外庭毋更论往事卒消党
祸力十居六七其虑存国家以人材否泰为已忧乐余
实亲见至他救过解纷功尚多有非余所见故不得而
言也士影随响接或毁君太过余亦不取也君文峻简
通缛而诗特工前四十年余固已称之自后岁别为什
什必愈进格愈老字愈嫩语益近趣益远冰凝水泮不
卷二十九 第 21b 页 WYG1164-0520b.png
可离合也盖谋臣智士遁藏草野能终身不耀养其心
至矣而文采晻郁无名以传骚人墨客嘲弄光景徒借
物吟号夸其名甚矣而局量浅狭无道以守若君忧患
不干其虑而咏歌常造其微庶几兼之也噫笠泽烟雨
之上西湖花月之下君未尝不留连顾赏余亦一二奇
怀其间矣昭武虽佳山水惜君羁囚淹踬而余既七十
谢世待死无复会期矣读此藁尽拊卷遐想因以其平
生大节缀之于末
卷二十九 第 22a 页 WYG1164-0520c.png
   题唐诰书
唐字于中代多作攲侧枯瘦体而八法遂散然此书有
韵态尚未失痹麻散馀意也
   题陈寿老论孟纪蒙
古圣贤之微言先儒所共讲也然皆曰至二程而始明
凡二程所尝讲皆曰至是止矣其密承亲领游杨尹谢
之流而张吕朱氏后时同起交阐互畅厥义大宏无留
蕴焉窃怪数十年士之诣门请益历阶睹奥者提策警
卷二十九 第 22b 页 WYG1164-0520d.png
厉之深涵玩充溢之久固宜各有论述自名其宗而未
闻与众出之以扶翼其教何哉岂敬其师之所以觉我
而谦于我之所以觉人欤天台陈耆卿生晚而又独学
奚遽笔之书然观其简峻捷疾会心切已则非熟于其
统要者不能入也总括凝聚枝源𣲖本则非博于其伦
类者不能推也机钥严秘门藏户摄则非老于其家室
者不能守也勾萌荣动春华秋实则非妙于其功用者
不能化也盖数十年所未见而一日得之余甚骇焉嗟
卷二十九 第 23a 页 WYG1164-0521a.png
夫余虽后死而素无其质终不足以进此道矣使子及
其时步趋规矩于亲领密承之间回复折旋于互畅交
阐之盛不挺然异材乎不柄授之以扶翼其教乎愧余
之不足进余昔之言也美子之不可及余今之言也当
以今之言为揭
   赠薛子长
读书不知接统绪虽多无益也为文不能关教事虽工
无益也笃行而不合于大义虽高无益也立志不存于
卷二十九 第 23b 页 WYG1164-0521b.png
忧世虽仁无益也今世之士曰知学矣夫知学未也知
学之难可也知学之难犹未也知学之所蔽可也薛子
长往芜湖将行出此纸请书于余愧无以答之
   钱则甫字说
钱翼世自天台来言曰惟名先人所命而未有以字敢
请按戴翼其世汉诏策语也为字曰则甫夫则先王之
法非戴翼其世之谓也戴翼其身之谓也身不能翼世
于何有六七圣人皆以身之道显而孔子述之岂论世
卷二十九 第 24a 页 WYG1164-0521c.png
哉故曰徐行长者谓之弟始于是矣周道衰士不知以
身为本而皆以世自名凡所为立私智挟污说无不欲
破坏先王之法而卑薄其身者然则世安从治而功何
繇成宜其不能反而日以仆灭也汉人浅陋不原古始
黄老道德之意申韩法术之学皆破坏先王之法者也
而谓其欲则先王之法皆斲丧其世者也而谓之戴翼
其世呜呼可悲也已子质高而智明必审择而固守之
必义无利也必厚无薄也必安无躁也必垂于永久无
卷二十九 第 24b 页 WYG1164-0521d.png
苟于一时也皆所以则先王之法而戴翼其身也世不
是之取而奚取耶
   题王少卿家范王公彦洪官有清节训儿赴官一纸细碎周悉子孙遵
行之皆为廉能吏盖根本正则推于枝叶不差也如言
不可记者即是不可为以责人之道责已恕已之心恕
人考罪须判单子酒后不可嗔责人之类固前辈所尝
知其见闻有自来矣
卷二十九 第 25a 页 WYG1164-0522a.png
   陈漫翁祭器述
君始终三载一郡之士皆以为能增广志意长益见闻
因其赏识知名者百馀人有急政疑议密赞显辩赴之
若饥渴至于经纪学舍资用虽箪食瓢饮家法当然而
调度宏展无所寒乏固其馀力也将解去又汲汲为此
器颇以俸钱佐之噫勤矣守者幸无散亡零落盖豆笾
之事古义在焉睹物而人存犹可以寓诸君之思也
   题陈寿老文集后
卷二十九 第 25b 页 WYG1164-0522b.png
建安中徐陈应刘争饰词藻见称于时识者谓两京馀
泽繇七子尚存自后文体变落虽工愈下虽丽益靡古
道不复庶几遂数百年元祐初黄秦晁张各擅毫墨待
价而显许之者以为古人大全赖数君复见及夫纷纭
于绍述埋没于播迁异等不越宏词高第仅止科举前
代遗文风流泯绝又百有馀年矣文之废兴与治消长
亦岂细故哉今陈君耆卿之作驰骤群言特立新意险
不流怪巧不入浮建安元祐恍焉再睹盖未易以常情
卷二十九 第 26a 页 WYG1164-0522c.png
限也若夫出奇吐颖何地无材近宗欧曾远揖秦汉未
脱模拟之习徒为陵肆之资所知不深自好已甚欲周
目前之用固难矣又安能及远乎君之为文绵涉既多
培蕴亦厚幅制广而密波游浩而平错综应会纬经匀
等膏润枯笔之后安徐窘步之末若是则荐之庙郊而
王度善藏之林薮而幽愿惬矣若又审其所从不求强
同贵其所与毋为易得趋舍一心之信否臧百世之公
则何止于建安元祐之文也君必勉之
卷二十九 第 26b 页 WYG1164-0522d.png
   题钱夫人碑阴
铭初用允元圹记已而使君谓余承务累赠朝请大夫
钱氏积封太宜人孙曰坡孙迪功郎溧水县主簿彝孙
朋孙称孙思孙孙女婿曰乡贡进士黄芾承务郎镇江
府寄桩库陈缵已卒曰周幼学邱蒙正未嫁曰某曾孙
男曾孙女皆三人盖圹记后事夫爵列之极孙曾之次
有家者甚重而余文已就不可复益矣异日刻盍附其

卷二十九 第 27a 页 WYG1164-0523a.png
   陈子渊等字说
老子称渊兮似万物之宗老氏之学以自下为高渊兮
所以似物宗也故字宗曰子渊大学曰欲齐其家先脩
其身齐家人之所急修身人之所缓不脩其身未有能
齐其家而人不自知徒病其难而莫获其效也故字家
曰子修诗曰基命宥密继之单厥心肆其靖之密而靖
物之所归而命之所繇定也故字密曰子靖庄周闻在
宥天下不闻治天下善矣然未究其义宥者宽以待人
卷二十九 第 27b 页 WYG1164-0523b.png
也在者严以察已也故字宥曰子在   题刘潜夫南岳诗藁
往岁徐道晖诸人摆落近世诗律敛情约性因狭出奇
合于唐人夸所未有皆自号四灵云于时刘潜夫年甚
少刻琢精丽语特惊俗不甘为雁行比也今四灵丧其
三矣家钜沦没纷唱迭吟无复第叙而潜夫思益新句
愈工涉历老练布置阔远建大将旗鼓非子孰当昔谢
显道谓陶冶尘思模写物态曾不如颜谢徐庾留连光
卷二十九 第 28a 页 WYG1164-0523c.png
景之诗此论既行而诗因以废矣悲夫潜夫以谢公所
薄者自鉴而进于古人不已参雅颂轶风骚可也何必
四灵哉
   题周简之文集
颇记十五六长老诘何业以近作献则笑曰此外学
吾怜汝穷不自活几稍进于时文尔夫外学乃致穷之
道也余愧诗即弃去然时文亦不能精也故自余辈行
累数十百人皆得大名登显仕而终不以文称比岁词
卷二十九 第 28b 页 WYG1164-0523d.png
人文士角立杰出盛哉盛哉一日垂出门周君简之遗
余书及杂诗文立读骇异因同登明远楼遍示坐客无
不改观属目所谓角立杰出者也然外学既工而时文
又精所以难也今之公卿好文词者甚众子养不足仕
未偶挟二能而求遂其所欲将无不可
   题永丰赵直阁庙节义录
余读赵公节义录至曾蒙言公宰永丰专以诚信待人
而去烦苛之令军兴调发旁午一介尺檄不以扰民百
卷二十九 第 29a 页 WYG1164-0524a.png
姓爱之如父母虽古循吏不能加蒙永丰人也所记当
无不实周公谓其叙载讹朴士章草直据所见不论岁
月尔然则公平暇日既能以子弟之道遇其民惟恐伤
之故寇攘卒起为之自将前死不复顾计盖义在一邑
不私有其身而然也若世之为长吏者方无事时以威
诈笼胁取民如不及有难必委而先遁无足怪矣夫令
之存于民也深则民之报于令也远是宜庙食如社与
邑相为无穷而阴幽动魄犹足以芘其一方不可得而
卷二十九 第 29b 页 WYG1164-0524b.png
泯也
   跋刘克逊诗
著作正字及退翁兄弟道谊文学皆贤卿大夫天下高
誉之不以诗名也克庄始创为诗字一偶对一联必警
切深稳人人咏重克逊继出与克庄相上下然其闲淡
寂寞独自成家怪伟伏平易之中趣味在言语之外两
谢二陆不足多也自有生人而能言之类诗其首矣古
今之体不同其诗一也孔子诲人诗无庸自作必取中
卷二十九 第 30a 页 WYG1164-0524c.png
于古畏其志之流不矩于教也后人诗必自作作必奇
妙殊众使忧其材之鄙不矩于教也水为沅湘不专以
清必达于海玉为圭璋不专以好必荐于郊庙二君知
此则诗虽极工而教自行上规父祖下率诸季德艺兼
成而家益大矣方左钺其友也当亦以是语之
   题姚令威西溪集
初完颜亮来寇举朝上下无不丧胆直云敌百万何
当惟有退走尔独姚公令威抗论沮止谓今岁八月入
卷二十九 第 30b 页 WYG1164-0524d.png
翼明年七月入轸又其行在已巳者东南屏蔽也又推
算太一荧惑所次皆敌必灭之兆未几亮果自毙江淮
复安余尝叹国不可无智士不智于人当智于天方是
时姚公策我能必胜者智于天也公著书二百卷古今
同异无不该括岂独智于天哉惜其盛壮不预采录晚
始召对殿中忽感风眩而死悲夫余不及识公而与其
子仅从偓同僚从孙镕以公西溪集丛语遗余其古乐
府流丽哀思颇杂近体诗长短皆绝去纤巧乃全造古
卷二十九 第 31a 页 WYG1164-0525a.png
律盖加于作者一等矣至以易肥遁为飞遁引注说文
不若是𢗊以辩孟子不若是恝尤非余寡见浅闻所能
到也夫欲折衷天下之义理必尽考详天下之事物而
后不谬余既不学又不得见如公者而师之徒掩卷追
想于百年之外尔
   题潘刑曹郎帖
初王伦归自北朱弁洪皓皆附家问至金盖有意就和
也朝廷因命潘公致尧亟往于是二圣始得闻高宗中
卷二十九 第 31b 页 WYG1164-0525b.png
兴金迎送以礼往反不越期既而韩肖胄胡松年再聘
遂与李永寿王诩偕来矣当其时以天下之大寄命于
一使诸公无不起徒步至执政侍从者潘公之孙傅监
天富盐场为余言公使还得刑曹郎竟以此终独不尽
用何哉傅善于盐事玉环人甚爱之而明辩果决识情
伪论议常透底里使有知君者或当继其祖焉   题沈朝议得何清源帖
往在荆渚有蜀客系舟出数十大卷皆本朝名卿相书
卷二十九 第 32a 页 WYG1164-0525c.png
也良以得纵观为幸如清源何公书今始一见尔沈公
自罢宋州佥幕终身不复仕静退无求之泽宜庇其后
人哉
   题扫心图
以为无可扫则扫之者妄矣以为有可扫则是扫安从
起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其精其一其永勿失
   题薛仁静墓
薛景石之弟名山字仁静死嘉定七年二月二十一日
卷二十九 第 32b 页 WYG1164-0525d.png
葬九年四月二日墓地曰丁亥横山君常读周易行携
坐挟终身不释人与语多不答或径起莫测其意   题黄岩蔡冲之墓志后
君之贤余蚤得于其兄博士略具忠翊墓中今又读几
道所志君墓益信然几道叙君能捐所有以与人甚详
而言君能自致其所有则略今其已验之法固在使滂
兄弟举而行之富复如君则捐所有以惠乡党不为难
矣不然则自所有将不足而安能及人滂尚勉之
卷二十九 第 33a 页 WYG1164-0526a.png
   跋义役
保正长法不承引帖催二税今州县以例相驱诃系鞭
挞遂使差役不行士民同苦至预醵钱给费逆次第其
先后以应期会名曰义役然则有司失义甚矣余尝问
为保正者曰费必数百千保长者曰必百馀千不幸遇
意外事费辄兼倍少不破家荡产民之恶役甚于寇雠
余尝疑之官人以牧养百姓为职当洁身驭吏除民疾
苦且追则有期约日以集使贿必行应追者任之可也
卷二十九 第 33b 页 WYG1164-0526b.png
民实有产视税而输使赋必重应输者任之可也保正
长会最督促而已何用自费数百千及百馀千甚或兼
倍以至破家荡产乎且此钱合而计之岁以千百巨万
既不归公上官人知自爱又不敢取谁则有此余欲以
其言为妄然余行江淮闽浙洞庭之南北盖无不为此
言者矣呜呼此有司之所宜陈者也余忝为吏不得为
令佐自试其术以破余疑而不能意殊惨然因孙君义
役书成辄题于后以告其得为者
卷二十九 第 34a 页 WYG1164-0526c.png
   题瑞安宰董煟出苏黄二帖后
畏败群之民掣循吏之肘为监司帅守者通患也山谷
此帖却当使上官见之或能为君助乎苏书与董氏亲
书皆君家旧物源流远矣渊明薄宦穷愁苏公谪居安
命法正应尔君以材名受举治剧县方当忍事爱民终
成美绩恐轻怀此意他日随机感触将动浩然之思不
可不先虑也
 
卷二十九 第 34b 页 WYG1164-0526d.png
 
 
 
 
 
 
 
 水心集卷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