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心集-宋-叶适卷十二



卷十二 第 1a 页 WYG1164-023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水心集卷十二
             宋 叶适 撰
  序
   送刘茂实序
刘茂实为知奉新县事某序送之曰昔之立法者以职
官令录近于民非举其材不得为之最重者改官而知
大县奏上天子临前侍郎读胪句传而命之谓之再及
卷十二 第 1b 页 WYG1164-0234b.png
第繇是脱吏部而登朝廷矣盖其厚以一县为寄而超
尊之非恤士大夫而苟荣其身也及其久也循习而例
不明以为凡仕者必关升必改官此上所设以待人之
求而其进取条目之限当如此也自改官至外员郎有
禄以传其子所以备一身之事尔故其既得改官也反
以为格法之咎曰何必使我为知县而厌苦之至常避
免而不得则勉强而后受既至如不能脱未有乐而久
居者也皆务为苟且之政虽欲无大阙败然积百数十
卷十二 第 2a 页 WYG1164-0235a.png
岁以一意相承而功化之陵夷甚矣呜呼以不乐为知
县之人改其所愿之官其必至是欤然余见今之论者
真以县为难治位卑责重不可以自为又以不自为者
为罪也亦未尽力而巳秦汉以下顾何容有易治之县
耶独未知三代何如耳曹滕邾莒有南面之尊未尝得
自行其志虽孔子之门人冉求仲由之果艺又未尝不
以宰邑为难然则县之难治亦非独今世也其要使为
国者尽去烦密之法无破产之役无杂名之敛一出于
卷十二 第 2b 页 WYG1164-0235b.png
简古而不以所难责吏则庶几公私之论可一而民可善治矣不然则或幸而得仁厚通敏之才不以改官为
身计而能因今之法度以行其政事之仁然后可望以
一县之善治也不其难欤茂实材厚通敏顺物险易其
居自勉以道义之重而为朋友之所望者当何如况一
改官之利哉所谓幸而得之者也故于其行也历道古
今之变以告之不独庆奉新之人将蒙其泽而茂实之
功名亦可少见矣淳熙九年八月日序
卷十二 第 3a 页 WYG1164-0235c.png
   石庵藏书目序
石庵书若干卷承奉郎蔡君瑞藏之始蔡君之伯父曰
居士葬母因其地为庐居绍兴十九年大旱饥榖石五
千二百足钱居士将以所馀榖散之而患无名时庵傍
有石冒土而奋如蟠根丛萌欲发而尚郁者遂为万夫
佣使出之高二丈广可三之石温润如玉质故名石庵
云蔡君念族人多贫不尽能学始买书寘石庵增其屋
为便房愿读者处焉买田百亩助之食呜呼蔡君可谓
卷十二 第 3b 页 WYG1164-0235d.png
能教矣富者知损其赢以益市书与田而收恤其族人
则无富之过贫者随聪明之小大以书自业而不苟恃
衣食则无贫之患教成义立而族多材贤则玉石之祥
其遂酬乎君之从孙武学谕镐与余同寮以请而序之
淳熙十五年三月日
   东溪先生集序
君名伯熊字元朝姓刘氏居简东溪号东溪先生始冠
有荣人杨先生爱其赋诲之曰无为俗学君谢闭户焚
卷十二 第 4a 页 WYG1164-0236a.png
昔藁束注解读经必自识然后纵观他书如是馀十年
复见杨先生曰可也吾畏子矣君高远独出无拘留泥
滓间意学巳成谓当直施用不曲步捷行以渐巧取之
论说必穷尽欲砭时陋扶世坏文不为扶疏茂好惟自
根极而成者无不具也故不得志于科举至转富入贫本
业微析终不动一以溪山云月为家宅笔墨简策为性
情常覃研竟日夜曰孔颜不如是乎绍熙五年君之无
服弟起居郎德修学于君者也时镇夔门君来视之会
卷十二 第 4b 页 WYG1164-0236b.png
起居召入因请与东下遨西湖上赋诗徘徊叹曰古人
虽閒客用即帝王师若余空疏何为者哉庆元元年还
至南徐州病甚腰膂不能据身脉乍有乍无神将离形
犹峭绝凛立谆谆皆仁义语呜呼使君老不酬又万里
外死浮柩以归人为君伤之君不自伤者命耶性耶德
之上下不伦学之高深无穷余观子贡为卫将军语弟
子行而孔子笑曰汝次为人矣为言夷齐赵武士会老
莱子羊舌大夫等皆洙泗以前人也士不景行古人积
卷十二 第 5a 页 WYG1164-0236c.png
实弥长而夸近以足巳难哉余晚见君不及反复其议
论以所闻于德修读其书可以考焉六月日
   沈子寿文集序
吴兴沈子寿少入太学名闻四方仕四十馀年绌于王
官再入郡三佐帅幕公私憔悴而子寿老矣然其平生
业嗜文字若性命在身非外物也甲乙自著累百千首
呜呼何其勤且多也余后学也不足以识子寿之文其
不为奇险而瑰富精切自然新美使读之者如设芳醴
卷十二 第 5b 页 WYG1164-0236d.png
珍殽足饮餍食而无醉饱之失也又能融释众疑兼趋
空寂读者不惟醉饱而已又当销愠忘忧心舒意閒而
自以为有得于斯文也观其开阖疾徐之间旁贯而横
陈逸骛而高翔盖宗庙朝廷之文非自娱于幽远淡泊
者也余尝患文人擅长而护短好自矜耀挈其所能莫
与为比而视他人顾若无有夫知有已而不知有人以
此贾怨宜其穷于世矣今子寿专自降抑未尝以色辞
忤物为前辈悒然务出诸生后已之所工反求中焉此
卷十二 第 6a 页 WYG1164-0237a.png
固人情之所赴富贵之所归召丛誉而化积毁之常道
也然且落落謇謇至于白首未有所合何也若夫以文
为华以学为质容而不为利谦而不为福宫庭环堵膏
粱藜藿晏然冲守不可荣辱此子寿所以自求古人而
成其德也合不合盖未言焉
   阴阳精义序
朱伯起从郑公景望学而与景元为友景元材豪然郑
公爱伯起质醇以为近道自有闻见及得意于简编多
卷十二 第 6b 页 WYG1164-0237b.png
以语伯起郑氏园住城南甚陋景元侍兄晨出料检花
药过伯起群在语连日夜搯芥原韭燎塘鳞而罾之曰
芼如是足矣郑公不登禁从死景元老为选人亦死
伯起失二公闭门漠漠晚进遇之瞠目戛如也酷嗜地
理说山如啖䏑浮海葬妻大芙蓉云后百年当验著书
二十篇论原起乘止尤详二郑因是喜阴阳家余尝怪
苏公子瞻居阳羡而葬嵩山一身岂能应四方山川之
求近时朱公元晦听蔡季通预卜藏穴门人裹糗行绋
卷十二 第 7a 页 WYG1164-0237c.png
六日始至乃知好奇者固通人大儒之当患也始陈公
君举欲为伯起序其书不果呜呼伯起不恶伎俛然欲
以此书自名诚知之审欤余特载其师友源流用为书

   粹裘集序
粹裘集十卷金华杜旝为此文自经史诸子皆有论辨
学之博矣论辨不苟是非必折之于正乂所谓笃矣秦
汉以前士自为家造智设巧意出准量立表极以号于
卷十二 第 7b 页 WYG1164-0237d.png
世而已心术取舍之谬方将求折诸其人固未知自有
所折也至后世折衷之学始大盛士因古人之已成者
论之知所统壹足以致用不必自为家焉然非其趯然
出于科举场屋之外详考而深思者不能也旝以此未
取信于今人而不知此旝之所以有得于古人也因题
其末
   龙川集序
同甫文字行于世者酌古论陈子课藁上皇帝三书最
卷十二 第 8a 页 WYG1164-0238a.png
著者也子沆聚他作为若干卷以授余初天子得同甫
所上书惊异累日以为绝出使执政召问当从何处下
手将繇布衣径唯诺殿上以定大事何其盛也然而诋
讪交起竟用空言罗织成罪再入大理狱几死又何酷
也使同甫晚不登进士第则世终以为狼疾人矣呜呼
悲夫同甫其果有罪于世乎天乎余知其无罪也同甫
其果无罪于世乎世之好恶未有不以情者彼于同甫
何独异哉虽然同甫为德不为怨自厚而薄责人则疑
卷十二 第 8b 页 WYG1164-0238b.png
若以为有罪焉可矣同甫既修皇帝王霸之学上下二
千馀年考其合散发其秘藏见圣贤之精微常流行于
事物儒者失其指故不足以开物成务其说皆今人所
未讲朱公元晦意有不与而不能夺也吕公伯共退居
金华同甫间往视之极论至夜分吕公叹曰未可以世
为不能用虎帅以听谁敢犯子同甫亦颇慰意焉余最
鄙且钝同甫微言十不能解一二犹以为可教者病眊
十年耗忘尽矣今其遗文大抵班班具焉览者详之而
卷十二 第 9a 页 WYG1164-0238c.png

   纪年备遗序
孔子没统纪之学废汉以来经史文词裂而为三它
道杂出不可胜数殚聪明于微浅自谓巧智不足以成
德而人材坏矣王通二司马缉遗绪综世变使君臣德
合以起治道其粗细广略不同而问学统纪之辨不可
杂也平阳朱黼因通鉴稽古录章别论著始尧舜迄五
代三千馀篇述吕武王莽曹丕朱温皆削其纪年以从
卷十二 第 9b 页 WYG1164-0238d.png
正统曰吾为书之志也书法无大于此矣报雠明耻尊
内攘外其次也凡民人家国之用制度等威之异皆为
说以处之众言之淆乱则折而一之讹谬之相承则釐
而正之南北华戎之离合争夺之碎人所厌简亦备论
之该括既多而条目众矣所以存世次观兴坏本经训
原事实芟理芜蔓显发精隐扶树正义蒐举坠逸不以
华为辩不以意为觉无偏駮之说无新特之论反而约
之知其能费而隐也时而措之知其能曲而当也呜呼
卷十二 第 10a 页 WYG1164-0239a.png
此岂非学者之所当尽其心欤何后世用力者之难而
成功者之少也自董仲舒推明孔氏犹不能无讥况马
郑王肃之伦哉故余于此书窃有叹焉所谓复而不厌
不知老之将至者几是欤黼字文昭初陈公君举未壮
讲学文昭年差次最先进及后来取名官弁冕接踵而
文昭蓬累耕南荡上山水叠重声迹落落人不知其能
传陈公之业也一旦此书出义理所会宝藏充斥遂为
成学而陈公卒久矣相与论旧事追念怆然然则文昭
卷十二 第 10b 页 WYG1164-0239b.png
岂徒以博习自是而已哉后有欲知陈公者于此书求
之可也   丁少詹文集序
丁少詹死子幼家无相人忧其且不立既而自温岭雁
荡来者累累言其庭宇甚除疆畎甚修宾祭敬恭僮客
趋和尽如少詹在时余极叹异此不特其子能危虑夙
成自树不堕亦繇少詹裕家之法素定有以遵执而然
也今又椟其遗集以来凡碎篇零简收拾皆在念少詹
卷十二 第 11a 页 WYG1164-0239c.png
平昔益以怆然夫衣食逸则知教被服深则近雅若因
以追先志续成其业庶几乎至其文辞则余于铭墓论
之矣故不重评焉
   巽岩集序
李氏续通鉴春秋之后才有此书此言非欤自史法坏
谱牒绝百家异传与诗书春秋并行而汉至五季事多
在记后史官常狼狈收拾仅能成篇呜呼其何以信天
下也通鉴虽幸复古然繇千有馀岁之后追战国秦汉
卷十二 第 11b 页 WYG1164-0239d.png
之前则远矣疑词误说流于人心久矣方将钩索质验
贯殊析同力诚劳而势难一矣及公据变复之会乘岁
月之存断自本朝凡实录正史官文书无不是正就一
律也而又家录野记旁互参审毫发不使遁逸邪正心
迹随卷较然夫孔子所以正时月日必取于春秋者近
而其书具也今惟续通鉴为然尔故余谓春秋之后才
有此书信之所聚也虽然公终不敢自成书第使至约
出于至详至简成于至繁以待后人而已学者奚不于
卷十二 第 12a 页 WYG1164-0240a.png
此取衷哉余少则习长编恨公他文未能得会与公子
参知政事璧湖北帅台善台至金陵以公集示余因属
为序自有文字以来名世数十大抵以笔势纵放凌厉
驰骋为极功风霆怒而江河流六骥调而八音和春辉
秋明而海澄岳静也高者自能馀则勉而效之矣虽然
此韩愈所谓下逮庄骚其上无是也观公大篇详而正
短语简而法初未尝藻黼琢镂以媚俗为意曾点之瑟
方希化人之酒欲清又非以声色臭味自怡悦也独于
卷十二 第 12b 页 WYG1164-0240b.png
古文坠学堂上之议起虞造周如挈裘领振之焉固遗
其下而独至其上者欤蜀自三苏死公父子兄弟后起
兼方合流以就家学综练古今名实之际有补于世天
下传以继苏氏公讳焘字仁甫立朝有大节屡进辄自
引去晚为杂学士专史事天子方倚以政不幸卒矣
   平阳会书序
玉山汪子驷知平阳守法以便民不夺所见不屈所行
慎刑简役既去而民思之思之尤者曰能为民推核其
卷十二 第 13a 页 WYG1164-0240c.png
赋之当输铢合必实色第目别多寡贫富不妄赢缩板
以付之使自至民不求吏官不失赋又为之建置所利
纵舍所患始终汲汲以民为家至于学宫县舍皆新治
焉不独有是心亦其力能行之也一县会计天下同有
也所以取民必有正也取而不得已必有宽也有正义
也有宽仁也未有不繇仁义而能使民思之者也观是
书者可以知其志矣
   黄子耕文集序
卷十二 第 13b 页 WYG1164-0240d.png
豫章黄子耕少所树立便入高人胜士之目不独倚先
世为重也诗文似太史有洪州九词五溪十谈兴指子
夺之微追古人而过今人矣出守天台一钱细碎皆籍
之条目建置为穷人衣食居处计辄费数百千万人但
言其能忧民如家不知其家事乃落拓不理未尝自忧
也余每叹学者各具材品唯识趣为最难子耕虽以惠
利德于一州然异日去此必将有时而尽不若刻二书
巾山之上使读之者识趣增长后生及知古人源流教
卷十二 第 14a 页 WYG1164-0241a.png
思无穷视今惠利何翅千百客其以子言告子耕幸勿
自嫌也
   周会卿诗序
周会卿诗本与潘德久齐称盘摺生语有若天设德
甚畏之德久漫浪江湖吟号不择地故所至有声会卿
常闭门里巷不相识居谢池坊窟山宅水自成深致知
者独辈行旧人尔宗夷遗余家什零落十数纸恨蚤失
怙收次不多一干之兰芳香出林岂纷然桃李能限断
卷十二 第 14b 页 WYG1164-0241b.png

   观潮阁诗序
赵君既成观潮阁遍索阁上旧诗刻之恨其遗落不尽
存也余观自昔固有因一题一咏之工而其地与物遂
得以名于后矣若是者何俟多求而势亦不能多至于
阅世次序废兴验物情怀土俗必待众作粲然并著而
后可以考见则其不尽存者诚可惜云
   谢景思集序
卷十二 第 15a 页 WYG1164-0241c.png
谢希孟示余大父药寮丛藁二十卷崇观后文字散坏
相矜以浮肆为险肤无据之辞苟以荡心意移耳目取
贵一时雅道尽矣谢公尚童子脱丱髦游太学俊笔涌
出排迮老苍而能不受俗学熏染自汉魏根柢齐梁波
流上溯经训旁涉传记门枢户钥庭旅陛列拨弃组绣
考击金石洗削纤巧完补大朴其药园小画记盖谢灵
运山居之约言志洁而称物芳无忧愤不堪之情也公
讳伋字景思上蔡人艰难时往来青城毁容败服实佐
卷十二 第 15b 页 WYG1164-0241d.png
其父奉传国玺走宋州高宗知之自用为祠曹郎兼太
常少卿垂赐第掌诰命矣会有秦氏之厄摈落二十年
始稍外迁而公死嗟夫穷达长短不足云也王筠言未
有七叶爵位相继人人有集如吾门者按筠虽粗有文
而王氏七叶无以文名世者王僧虔诫子侄书可见也
安得因簪笏不坠便欲文字并称乎然亦恨其集不传
无以验工拙今公藁藏已久惧遂沦堕使真能文者不
见信于后此希孟之责也
卷十二 第 16a 页 WYG1164-0242a.png
   覆瓿集序
初薛子长从余贡院崇德爱其静而敏文过于辈流而
已未钜怪也来姑苏葑门出老翁赋续通鉴论始骇然
异之盖神马汗血尾鬣不掉而行流无疆累名骏数百
岂得望尘焉自魏晋曹陆江左颜任唐陈李宋黄秦晁
张皆莫进也然亦有疑而未忍言至钱塘仙林复出士
风论则疑愈甚自尔子长岁必一再过余间或见他文
必为之慇勤叹息然犹未忍言也及余往长沙而子长
卷十二 第 16b 页 WYG1164-0242b.png
死未忍言者终不言矣悲夫悲夫是余之罪也夫或谓
子长负绝世笔墨而区区名第乃不与常人比故多怒
讥诚然哉子长自护若处女常藿食水饮欲利不挂丝
发奚取奚慕而以是动其心殆见事太明量人太尽而
然欤虽然使读者剖幽析微深刺腧髓渠不开其智洞
前烛后瞭至日月渠不新其学长铺广引浩绝河汉渠
不起其辨规贤矩圣皎逾雪霜渠不范其廉其有益于
世固多矣又曹陆以下不能拟其藩也
卷十二 第 17a 页 WYG1164-0242c.png
   徐斯远文集序
斯远尽平生文才二十馀首首辄精善疑其亲自料
应留者止此尔徐观笔墨轻重以十一敛藏千百虽铺
写纵放亦无怠惰剥落之态逆流陡起体势各成殆非
料拣所能致也诗险而肆对面崖壑咫尺千里操舍自
命不限常律庆历嘉祐以来天下以杜甫为师始黜唐
人之学而江西宗泒章焉然而格有高下技有工拙趣
有浅深材有大小以夫汗漫广莫徒枵然从之而不足
卷十二 第 17b 页 WYG1164-0242d.png
充其所求曾不如脰鸣吻决出豪茫之奇可以运转而
无极也故近岁学者已复稍趋于唐而有获焉曷若斯
远淹玩众作凌暴偃蹇情瘦而意润貌枮而神泽既能
下陋唐人方于宗𣲖斯又过之斯远有物外不移之好
负山林沉痼之疾而师友问学小心抑畏异方名闻之
士未尝不遐叹长想千里而同席也初渡江时上饶号
称贤俊所聚义理之宅如汉许下晋会稽焉风流几泯
论议将绝斯远与赵昌父韩仲止扶植遗绪固穷一节
卷十二 第 18a 页 WYG1164-0243a.png
难合而易忤视荣利如土梗以文达志为后生法凡此
皆强于善者之所宜知也
   松庐集序
杜甫送杨六判官使西蕃诗直下无冒子始末只一意
贯括刻绝皮草皆尽而语出卓特非常情可测繇文人
家并论则刘向所谓太史公辨而不华质而不俚者也
虽子美无诗不工要其完重成就不以巧拙分节奏如
此篇者自为少尔今翁常之诸诗实颇似之然常之与
卷十二 第 18b 页 WYG1164-0243b.png
余论诗乃未尝及此岂其平生得法直偶合故耶常之
每言下句当如秤星船碇缒画既定不可移改袖手风
骚之坛所厌服多矣吟味者自知之
   黄文叔诗说序
往年徐居厚言文叔蚤为诸经解书略具矣时公未四
十也顷岁每有学者自金陵至言公常用周礼注疏与
王氏新经参论夜率踰丙昼漏未上辄扣门曰已悟于
是公七十四五矣呜呼斯可谓以学始终欤公既殁始
卷十二 第 19a 页 WYG1164-0243c.png
得其诗说三十卷自文字以来诗最先立教而文武周
公用之尤详以其治考之人和之感至于与天同德者
盖已教之诗性情益明而既明之性诗歌不异故也及
教衰性蔽而雅颂已先息又甚则风谣亦尽矣虽其遗
馀犹髣髴未泯而霸强迭胜旧国守文仅或求之人之
材品高下与其识虑所至时或验之然性情愈昏惑而
各意为之说形似摘裂以从所近则诗乌得复兴而宜
其遂亡也哉况执秦汉之残书而徒以训义相宗者乎
卷十二 第 19b 页 WYG1164-0243d.png
公于诗尊序伦纪致忠达敬笃信古文旁录众善博厚
惨怛而无迂重之累缉绪悠久而有新美之益仁政举
而应事肤锐王制定而随时张弛然则性情不蔽而诗
之教可以复明公其有志于是欤按易有程春秋有胡
而诗集传之善者亦数家大抵欲收拾群义酌其中平
以存世教矣未知性情何如尔今公之书既将并行读
者诚思其教存而性明性明而诗复则庶几得之不然
非余所知也
卷十二 第 20a 页 WYG1164-0244a.png
   归愚翁文集序
余尝叹章蔡氏擅事秦桧终成之更五六十年闭塞经
史灭绝理义天下以佞谀鄙浅成俗岂惟圣贤之常道
隐民彝并丧矣于斯时也士能以古人源流前辈出处
终始执守慨然力行为后生率非瑰杰特起者乎吾永
嘉二郑公是已盖其长曰伯熊字景望季曰伯英字景
元大郑公恂恂少而德成经为人师深厚悃愊无一指
不本于仁义无一言不关于廊庙而景元俊健果决论
卷十二 第 20b 页 WYG1164-0244b.png
事愤发思得其志则必欲尽洗绍圣以来弊政复还祖
宗之旧非随时默默苟为禄仕者也景望徇道寂寞视
退如进官至宗正少卿而止初景元中进士第第四人
少卿喜而笑曰子一日先我矣然既任秀州判官遂以
亲辞终其身二十馀年不复仕朝廷亦卒不徵用何者
诸公贵人知其才大气刚中心畏之方以其自重不浪
出无能害已为幸而不暇以废格科目摧折名士为已
责故也岂不悲哉自二郑公后儒豪接踵而永嘉与为
卷十二 第 21a 页 WYG1164-0244c.png
多然皆兄事景元方其家居得朋友通共有无并坐接
席不知岁月迁改自谓如华胥至乐故其讲习见闻尤
精而片辞半简必独出肺腑不规仿众作也夫孔翠鸾
凤矜其华采顾影自耀为世珍惜是既然矣若夫蛟龙
之兴云雨则雷电皆至霮䨴百里岂区区然露小技衒
细巧而足哉余惧览者未察因次其本末如左
   送戴许蔡仍王汶序戴许蔡仍王汶来自黄岩从王成叟学未久成叟为有
卷十二 第 21b 页 WYG1164-0244d.png
力者挟之江西三士失所依束书将归请质于余夫力
学莫如求师无师莫如师心易蒙之义曰山下出泉蒙
泉之在山虽险难蔽塞然而或激或止不已其行终为
江海者盖物莫能禦而非俟夫有以导之也故君子观
其象而以果行育德人必知其所当行不知而师告之
师不吾告则反求于心心不能告非其心也得其所当
行决而不疑故谓之果行人必知其所自有不知而师
告之师不吾告则反求于心心不能告非其心也信其
卷十二 第 22a 页 WYG1164-0245a.png
所自有养而不丧故谓之育德学而至于能果行育德
则不可胜用矣然则三士之归求其心而已无师非所
患也   送林子柄序
始余见子尚少尔知其学于古之道甚异之然未知其
智足以有明也再见子知其欲以学之者著于行尤异
之然未知其材足以有成也今三见子矣智之明者知
其必求至于是不然不强通也材之成者知其必能安
卷十二 第 22b 页 WYG1164-0245b.png
于命不然不强售也呜呼能如是足矣又谓余曰夫学
于古者不徒善其身著于行者必并淑其乡吾将与兄
弟若亲戚及友朋旬验而月考之家营不反顾私欲不
乱意时积而岁累使其智交相明其材交相成庶几乎
善其身者可放以治人淑于乡者可推以准天下也嘻
能如是足不啻矣抑余闻之不徒善其身者以人治身
而不以身治人必并淑于乡者以天下准其乡而不以
乡准天下诗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况人之同类天下
卷十二 第 23a 页 WYG1164-0245c.png
之同域哉其智之交相明其材之交相成不既多矣乎
余犹惧子之狭于乡而专于己安其足之易而忘其未
足之难也因以为子别且并告子之愿同者焉
   周南仲文集后序
自余吴楚淮南十馀年而周南仲孟良夫兄弟滕孔诸
人相与上下追逐忆过秀州值燕使回程避之曲巷庵
庐访求既绝积冰如堆阜拥被移夕续苇以燎窗纸忽
白者再信宿焉所诘难往反多矣然南仲遂欲探入微
卷十二 第 23b 页 WYG1164-0245d.png
杳语极世人之不到身衣腾举两眼尽赤余疑之以为
其气血不能受未敢及也未几余乃得疾不治危甚且
死累岁然后悔其所以不答者则君方论辨纵横连拄
塞余余为之默默而已嗟夫君欲闻而余不言余欲告
而君不请颜曾之指虽或有存李郭之遗终不可见矣
岂亦若有数哉君未殁以近文寄余上折旁峻闳而不
跲余固异其与诸家各体无所肖猊而深源亦谓君素
意每不满于今人之作然则是必将大有所成而其力
卷十二 第 24a 页 WYG1164-0246a.png
亦未易为也夫文者言之衍也古人约义理以言言所
未究稍曲而伸之尔其后俗益下用益浅凡随事逐物
小为科举大为典册虽刻秾损华然往往在义理之外
矣岂所谓文也君子于此寄焉则不足以训德学者于
此习焉则定以害正力且尽而言不立去古人不愈远
乎南仲已卒而余莫之讲也季度既序传之余记其末
如此
   黄文叔周礼序
卷十二 第 24b 页 WYG1164-0246b.png
周官晚出而刘歆遽行之大坏矣苏绰又坏矣王安石
又坏矣千四百年更三大坏而是书所存无几矣诗书
春秋皆孔子论定孟轲诸儒相与弼承世不能知而信
其所从井洌于逵众酌饮焉惟其量尔故治虽不足而
书有馀也孔子未尝言周官孟子亦以为不可得闻一
旦骤至如奇方大药非黄帝神农所名无制使服食之
法而庸夫鄙人妄咀吞之不眩乱颠错几希故用虽有
馀而书不足也虽然以余考之周之道固莫聚于此书
卷十二 第 25a 页 WYG1164-0246c.png
他经其散者也周之籍固莫切于此书他经其缓者也
公卿敬群有司廉教法齐备义利均等固文武周召之
实政在是也奈何使降为度数事物之学哉新昌黄文
叔始述五官而为之说亹亹乎孔孟之以理贯事者必
相发明也恻恻乎文武之以己形民者必相纬经也守
天下非私智也设邦家非自尊也养民至厚取之至薄
为下甚逸为上甚劳洗涤三坏之腥秽而一以性命道
德起后世之公心虽未能表是书而独行犹将合他经
卷十二 第 25b 页 WYG1164-0246d.png
而共存也其功大矣同时永嘉陈君举亦著周礼说十
二篇盖尝献之绍熙天子为科举家宗尚君举素善文
叔论议颇相出入所以异者君举以后准前繇本朝至
汉溯而通之文叔以前准后繇春秋战国至本朝沿而
别之其序乡遂沟洫辨二郑是非凡一字一语细入毫
芒不可损益也
   王木叔诗序
初木叔仕二十馀年未尝觅举予屡言于执政不省阙
卷十二 第 26a 页 WYG1164-0247a.png
榜有义乌丞径取以归家人更诮诘不暇顾也其在天
台与钱丞相象祖甚相厚至是适来守委一州听所为
素介无私昵语钱公尤严惮故虽当国不敢以骤用累
之观集中送钱郎中被召诸篇大意可见矣木叔不喜
唐诗谓其格卑而气弱近岁唐诗方盛行闻者皆以为
疑夫争妍斗巧极外物之变态唐人所长也反求于内
不足以定其志之所止唐人所短也木叔之评其可忽

卷十二 第 26b 页 WYG1164-0247b.png
   徐德操春秋解序昔余为潮州铭言其学博而要文约而费诸子又自列
铭旁曰春秋解十二卷书社问答二卷礼经疑难一卷
诗文崇孝同参录并藏于家余颇疑之而未克见后二
十六年始见所谓春秋解者良悔前铭称美未极且怪
诸子不早示余也盖笺传之学惟春秋为难工经理也
史事也春秋名经而实史也专于经则理虚而无證专
于史则事碍而不通所以难也年时闰朔禘郊庙制理
卷十二 第 27a 页 WYG1164-0247c.png
之纲条不专于史也济西河曲丘甲田赋事之枝叶不
专于经也薛伯卒经无预然杞滕邾莒之兴废固明也
诡诸卒史无预然戊寅甲子之先后固察也观潮州此
类皆卓而信明而笃矣至于授霸者之权彼与此夺录
夷狄之变先略后详诸侯群诛大夫众贬凡春秋始终
统纪所系自公榖以来画为义例名分字别族贵人微
其能本末相顾隐显恊中如潮州殆鲜焉然则理之熟
故经而非虚事之类故史而非碍欤古人以教其国而
卷十二 第 27b 页 WYG1164-0247d.png
使人知其深于是书者欤虽然诗书礼所以纪尧舜三
代之盛而春秋衰世之竭泽也示不泯绝而已或者遂
谓一字一义皆圣人之用则余未敢从也孔子曰桓公
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又曰管仲之器小哉
夫有齐桓无晋文夷吾为小是春秋不命霸也又曰齐
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得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
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盖其节目疏远如此则苛文
密例而辨人之荣辱于毫釐者非欤余恨不及潮州而
卷十二 第 28a 页 WYG1164-0248a.png
正也因私附于后
   法明寺教藏序
西湖法明寺昔讲师继忠居之忠有行业愿力强果故
虽焚荡草莽百年间冠盖常走一郡至子真建两序师
昶崇殿堂院始落成昶尤精苦衣屦穿损食不累合然
诸生云赴应答泉涌人谓东掖上天竺之盛不能过也
天台既立止观二义承而为说者益以蔓衍而忠与昶
亦各有论述故其徒妙真普济欲集诸家之学为教藏
卷十二 第 28b 页 WYG1164-0248b.png
置院中率州士女修念佛三昩以旌昶之绩而嗣忠之
业于无穷志甚远也夫浮屠以身为旅泊而严其宫室
不已以言为赘疣而传于文字愈多固余所不解尝以
问昶昶亦不能言也   宗记序
佛学繇可至能自为宗其说蔓肆数千万言永嘉鲍野
删择要语定著百篇此非佛之学然也中国之学为佛
者然也佛学入中国其书具在学之者固病其难而弗
卷十二 第 29a 页 WYG1164-0248c.png
省也有西僧教以尽弃旧书不用即已为佛而已学之
者又疑其诞而未从也独可璨数人大喜决从之故流
行至今呜呼佛之果非已乎余不得而知也已之果为
佛乎余不得而知也余所知者中国之人畔佛之学而
自为学倒佛之言而自为言皆自以为已即佛而甚者
至以为过于佛也是中国人之罪非佛过也今夫儒者
不然于佛之学不敢言曰异国之学也于佛之书不敢
观曰异国之书也彼夷术狄技绝之易尔不幸以吾中
卷十二 第 29b 页 WYG1164-0248d.png
国之人为非佛之学以吾中国文字为非佛之书行于
不可行立于不可立草野倨侮广博茫昩儒者智不能
知力不能救也则中国之人非佛非已荡逸纵恣终于
不返矣是不足为大戚欤余尝问野儒之强者愠弱者
眩皆莫之睨子以何道知之又为之分高而别下取要
而舍烦哉野曰无道也悟而已矣其为是宗者亦曰无
道也悟而已矣余闻而愈悲夫不愤不启不悱不发故
曰亦可以弗畔矣今悟而遂畔之庸知非迷之大乎虽
卷十二 第 30a 页 WYG1164-0249a.png
然考之于其书则信悟矣
   胡尚书奏议序
礼部尚书馀姚胡公沂字周伯奏疏将百篇词约而
要不盈数百少才百馀然必据经陈史质證今事不率
意而云也或昔人所已言径录闻上不必出于巳也必
酌时病不夸不缓异闻骇见必亟达不惮讳恶然而恳
怛忠尽故言而乐听十多七八焉自古贤人君子进常
艰退常易富贵有节无侵寻之求言简而伸气直而遂
卷十二 第 30b 页 WYG1164-0249b.png
可为事君法如公是也公晚遇十年间三引去去必刚
勇果决其来未尝不迟懦退缩也上尝独对公宰相尤
密谕意谓不日且共政公谢不敢当也余闻隆兴乾道
中不能击龙大渊曾觌不得为有名台谏公不但备礼
弹劾必极论罢斥乃已又闻不能谏恢复不得为有名
侍从公既辞大用出知括苍小州奏曰贾谊号通达国
体太尰𨂂盭类辟病痱皆借一身喻之今日国体何病
也能言病未必能处方不能言病而辄处方误人死矣
卷十二 第 31a 页 WYG1164-0249c.png
今日之病名风虚虚内也风外也外风忽中半身不随
靖康也幸其半存建炎也半身不随咎已往半存之身
尚凛凛不自保也今欲并治不随者怵市道之说售尝
试之方汤熨针石杂然而起使谊复生必且虑中风再
至而半存之身亦不能救矣所谓可痛哭流涕者也其
言忧愤危苦明白切至世固未有识此理有识此理未
有以此告也今去胡公之时加远矣半存之凛凛犹在
也昔钱乙病周痹曰入藏者死乙移之于末故虽偏废
卷十二 第 31b 页 WYG1164-0249d.png
而气骨悍坚寿八十馀呜呼安得移今之病于末而顾
为是凛凛耶   观文殿学士知枢密院事陈公文集序
经欲精史欲博文欲肆政欲通士擅其一而不能兼也
就其兼之矣而所遇之时不同或不得用或不尽用故
位下名卑而功业不见于世为可惜也公于诸经常参
合同异不随语生说而义理自会前代故实无不贯涉
本朝宪令无不审据文词古雅不名一体间出新意奇
卷十二 第 32a 页 WYG1164-0250a.png
句读辄惊人守三州吏不敢轻重细民安之在宣城讨
详一郡财赋始末告于上悲痛笃切非深于治本者不
能知也其多学广大流略该括而又亲逢盛时天子用
儒为馆阁老总领群彦极清华之选遂司诰命职献纳
遍历二府以礼进退号称宗工可谓兼人之所难兼而
遇人之所难遇矣与之者天也修之者人也公虽负绝
类异能不以巳形物后生片善誉奖不容口荐引甚众
除授破资格视所宜充其志将以一长任一官不累岁
卷十二 第 32b 页 WYG1164-0250b.png
月流转也国有大事议定俄顷无缩瑟顾望意姿坚峭
所论駮屈明主委曲调护不能回同列或二心二意高
下在手必正色力争宁亟去无苟徇亦以此见排于俗
然则虽兼人之难兼而不自矜遇人之难遇而不强合
盖其修之者不在彼而在此也既得谢独处一室家人
罕见其面勘整旧书讲绎不少厌园池无杖屦声庭观
终日寂然呜呼是其修之者固又不在彼而在此矣皆
学者所当知也
卷十二 第 33a 页 WYG1164-0250c.png
   罗袁州文集序余既铭达父墓子晟集其文号橘隐复请叙焉余尝爱
达父文能道其意多不为繁又能道人意少不为略散
语幽寂有兰芷之洁合语华润有桃李之艳每使长命
书记余谢不为必请达父轻重曲折一听其手不改定
也然以文求知亦有甚难者异时余袖达父投卷于参
政范公达父执后进礼卑甚范公苦其烦遽踣坐胡床
达父不自觉犹前却未已久之旁观多咎范公余独怜
卷十二 第 33b 页 WYG1164-0250d.png
其老而惫不堪也范公因裂十指谓余前执政举员当
罢盖无以满四方之求余笑曰罢是则门户冷落患复
不亟尔达父颇愧恨虽赖范公力得改官后讳其作不
浪出又太学屡与同舍议不合遂自乞为军丞棘正不
肯涉翰墨畦町宰县守州专以政事显云夫文如珠玉
焉人之所挟以自贵重也蔚豹之泽必雾隐孔鸾之舞
必日中快读而疾愈争传而纸贵乌有轻溷瓦石芒芒
不决耶宜达父后讳也然士或去场屋久丛曹剧部眩
卷十二 第 34a 页 WYG1164-0251a.png
其神明钱榖之尘污几砚刑狱之腥蔑阶陛官业虽登
而文义耗矣达父又深病之故其据案生面凛然政足
以苏息其民退食寒质𦡱然文足以黼藻其身行吟坐
思物境常会奁縢匣袐不敢窥也晟既锓画馀六十卷
平生行事可一二考岂不隐显俱得哉
   送卢日新序
汉东卢日新资豪举家故边敌繇是少有当世之志匹
马独出至数千里所尝经营于桐柏山中尽天下侠士
卷十二 第 34b 页 WYG1164-0251b.png
也无不知姓名者遇其羁愁穷苦酒酣纵逸盖所交结
者多非必尽其类或坐以得过咎然不自悔也为余言
七年之间五过其庐不一入焉西袤秦陇北达淮泗于
余所据按上指画其要害皆隐然可辨斯可谓之有志
矣以余所闻仁者不后家而图国智者不危身以干君
子其行也拜亲于庭侍食于堂其安强甘螫之候今何
如既而与亲戚乡里道旧故契阔则其壮者已老其老
者往以死矣儿子少者或始不见其生而今不能识矣
卷十二 第 35a 页 WYG1164-0251c.png
其出处离合之际故有可思者焉然后耕襄汉之田读
古人之书求志于义安命于时其退有以为仁其进有
以为智使后有述焉岂不善哉余之识日新未能久而
去去而要余以言余未能言也   播芳集序
昔人谓苏明允不工于诗欧阳永叔不工于赋曾子固
短于韵语黄鲁直短于散句苏子瞻词如诗秦少游诗
如词此数公者皆以文字显名于世而人犹得以非之
卷十二 第 35b 页 WYG1164-0251d.png
信矣作文之难也夫作文之难固本于人才之不能纯
美然亦在夫纂集者之不能去取决择兼收备载所以
致议者之纷纷也向使略所短而取所长则数公之文
当不容议矣近世文学视古为最盛而议论于今犹未
平良金美玉自有定价岂曰惧天下之议而使之无传
哉若曰聚天下之文必备藏而无遗则泛然而无统若
曰各因其人而为之去取则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尤不
可以列论于是取近世各公之文择其意趣之高远词
卷十二 第 36a 页 WYG1164-0252a.png
藻之佳丽者而集之名之曰播芳命工刋墨以广其传
盖将使天下后世皆得以玩赏而不容瑕疵云
   与平阳林升卿谋葬父序
林君好学有文贫不能葬其父属余为之言余谢以母
丧犹在殡方图葬未克不忍言也林君乃言吾先人葬
大父时乡先生林英伯为谋于江南故人叔材亦得治
墓葬不以为嫌今其无可辞余闻而伤之士贫累世命
也若死不能得葬乞于人而后葬此贫之至不可讳之
卷十二 第 36b 页 WYG1164-0252b.png
极也亦可以继世为之乎何子遇之深也虽然不可以
讳此名而使其亲不得葬也其往告之当有见哀者 
 
 
 
 
 水心集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