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心集-宋-叶适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WYG1164-0036c.png
钦定四库全书
 水心集卷一
             宋 叶适 撰  奏劄
   上孝宗皇帝劄子
臣窃以今日人臣之义所当为陛下建明者一大事而
已二陵之雠未报故疆之半未复此一大事者天下之
公愤臣子之深责也或不知所言或言而不尽皆非人
卷一 第 1b 页 WYG1164-0036d.png
臣之义也金并兼强大而难攻故言者皆曰当乘其机
积久坚固而不可动故言者又曰当待其时夫究极本
末审定计虑而识所施为之后先然后知机自我发非
彼之乘时自我为何彼之待今日之率易苟且习闻卑
论而无复振起之实意则固以为必当乘机必当待时
以缓岁月而误大事是必然矣且金知其不可以羁制
中原久矣尼堪之立伪楚伪齐达兰之还五路河南今
酋之初又议割白沟以南而定盟好盖其本谋未尝欲
卷一 第 2a 页 WYG1164-0037a.png
于河东河北之外越而有之也颜亮虽威胁天下而北
方起事以归命者固巳系踵我之偏师虽浪战无律亦
能捣陜虢摇关辅得其要郡而守矣然则金之所谓难
攻者岂真难而不可动者岂真不可哉此姑未论可也
方今之虑正以我自有所谓难我自有所谓不可耳夫
我自有所谓难而不知变其难以从其易我自有所谓
不可而不知变其不可以从其可于是力屈气索甘为
退伏常愿和好抽兵反戍拱手奉金而暂安于东南臣
卷一 第 2b 页 WYG1164-0037b.png
以为此今日之大患所当先论者也陛下感念家祸始
初嗣位葺两淮理荆襄慰绥蜀道安集归正人立忠毅
忠锐等军教民兵弩手新城壁造器械讲马政籴米储
货处处桩积臣诚愚陋窃计陛下志望广远中夜太息
何止一事哉然而二十六年于此终未能奋发明诏有
所举动者积今之所谓难者阴沮之积今之所谓不可
者默制之而然也盖其难有四其不可有五臣请得为
陛下条陈之夫重誓约畏先事以金币啖邻本景德以
卷一 第 3a 页 WYG1164-0037c.png
来立国之素规耳既隳于契丹复成于女真以至于浮
海再三而谋夹攻费数百万以买空燕则又宣和之所
画也故斡里雅布之始至也不过责纳张觉纷乱元约而
已尼堪复至又不过责悔割三镇及间结伊都而已青
城之辱忍复陈之则又不过以为当如誓书而已是三
役者可谓覆灭天常神理不容之巨罪也然金自以彼
直我曲用兵有名而国家遂为之包容垢耻恬受奇祸
窜逐议臣降诏谢过建炎未和则祈请不绝绍兴既和
卷一 第 3b 页 WYG1164-0037d.png
则绌损不较册命行于至尊陪𨽻施于宰辅赖陛下威
灵远畅始得以匹敌往来耳置不戴之雠而广兼爱之
义自为敌弱既已久矣陛下欲尚加回护阴俟他隙则
愤怒未昭固不足以激使受命之士若流涕行诛显示
决绝而国信所藏典故具在亦恐天下之大义未足以
易有司之常守此则国是之难一也国之所是既然矣
而士大夫之论何独不然故不以金人为可怒而反咎
平燕之不当不责主和之致寇而反罪守京之非策弃
卷一 第 4a 页 WYG1164-0038a.png
三镇则同议者皆是割大河则签书者不疑至于秦桧
遂行其南自南北自北之论汤思退从而效之撤守弃
地开门纳敌几危于隆兴之初王之望尹穑翕然附和
更为务实黜虚破坏朋党趋赴事功之说相承至今况
守已撤矣地已弃矣和亲成矣尚何实之可务何事功
之可赴哉虽然此犹小人之论耳至若为奇谋袐画者
则止于乘机待时忠义决策者则止于亲征迁都沉深
虑远者则止于固本自治高谈者远述性命而以功业
卷一 第 4b 页 WYG1164-0038b.png
为可略精论者妄推天意而以中外为无辨小人之论
如彼君子之论如此陛下欲询众谋则流言成市互为
废兴若断以独志则虑之不尽事难轻发如此则议论
之难二也女真方之前世非劲敌也然而童贯逃师于
始至种师道玩寇于被围李纲失守于太原李回扫迹
于河上黄潜善不知南渡杜充未战迎降赵鼎持重迄
无定𥮅张浚经略屡致奔溃此皆国家付托委心腹之
大臣也贤佞虽异败事岂殊陛下遍览往策当艰难鼎
卷一 第 5a 页 WYG1164-0038c.png
峙之时岂无杰材异禀克就勋绩者乎今环视臣前者
后者迭进迭退其知此事本而可以反覆论议者谁乎
其抱此志意而可以策厉期望者谁乎以奔趋官簿为
阀阅以勾挍朱墨为详练能缚一奸民遂自许为有智
能斩一黥卒遽自负为有勇其怀利尚同毁伤善类阴
塞正路谋以力据要津者充满内外陛下欲倚赖此
责骥足于蹇步固无可言若出意收拾拔于度外则又
孟浪欺谩无足凭仗此则人材之难三也国家规模特
卷一 第 5b 页 WYG1164-0038d.png
异前代本缘唐季陵夷藩方擅命其极为五代废立士
卒断制之祸是以收揽天下之权铢分以上悉总于朝
上独专操制之劳而不获享其富贵之逸故内治柔和
无狡悍思乱之民不烦寸兵尺铁可以安枕无事此其
得也然外网疏漏有骄横不臣之国虽聚重兵勇将而
无一捷之用卒不免屈意损威以就和好此其失也论
者方偏乐安靖以为宁有外虞而无使内变课其功效
固己过于汉唐远矣且靖康之事未闻我有一城一邑
卷一 第 6a 页 WYG1164-0039a.png
敢为叛命而坐视敌人长驱深入惕息待死屠戮之惨
与五代何异则得失之𥮅岂不明哉夫徒鉴五代之致
乱而不思靖康之得祸故李纲请裂河南为藩镇范宗
尹尝割边面为镇抚皆随以废格陛下循守旧模而欲
驱一世之人以报君仇则形势乖阻诚无展力之地若
顺时增损则其所更张其所动摇关系至重岂得易言
此则法度之难四也虽然是四难者特其精华景象而
已计其事实又有甚不可者焉古者以民为兵不以兵
卷一 第 6b 页 WYG1164-0039b.png
为民因事以养兵不养兵以待事兵聚则求战不聚则
不敢战今食钱自日一百以上家小口累仰给于官国
力不供而常有饥寒之色是以兵为民也北方无事二
十馀年终不解甲是养兵以待事也养兵如故和亲亦
如故是聚兵而不敢战也合营屯厢禁见卒至六十万
群挍贵将廪禄无𥮅外虚州县内困朝廷盖兵以多而
遂至于弱矣此举天下以为不可动者一也昔固有以
乏财为患矣未有皇皇汲汲取之无度如今日之甚者
卷一 第 7a 页 WYG1164-0039c.png
也自漕司造船督府犒军而酒价十倍和买折帛行而
民有二赋免役钱起供而役法弊盐袋钱增添而盐筴
尽头子勘合免丁㸦契无不增钱而州县之间益以苛
碎大抵经总制钱为州之害月摏板帐为县之害而西
蜀折估青草水脚对减激赏隔槽名色其患苦又为特
甚天下之钱岁入于官者八千万缗而支费常不足盖
财以多而遂至于乏矣此举天下以为不可动者二也
夫诛讨仇贼修立大事使不愆素是人主宰相之任也
卷一 第 7b 页 WYG1164-0039d.png
整挈纲目振举小治使不失时是百官群有司之任也
未有以百官群有司之任付之吏胥而能治者今自捡
正都司六部列属以及寺监皆纲目之所在也受守吏
手能否莫辨贿赂公行关节交市民冤不直事滞不决
小事若此况大事乎盖不信官而信吏使之然耳此举
天下以为不可动者三也夫以官听吏疲耎之名人情
之所避也然而不免焉何也国家以法为本以例为要
其官虽贵也其人虽贤也然而非法无决也非例无行
卷一 第 8a 页 WYG1164-0040a.png
也骤而问之不若吏之素也暂而居之不若吏之久也
知其一不知其二不若吏之悉也故不得不举而归之
吏官举而归之吏则朝廷之纲目其在吏也何疑夫先
人而后法则人用先法而后人则人废不任人而任法
则官失职而吏得志矣此举天下以为不可动者四也
法虽用矣人虽废矣然人材之定品孰堪为某官孰不
堪为某官孰宜为小孰宜为大其可用之实犹在也今
也任职则以人为可废择官则为人之饵学科举挂名
卷一 第 8b 页 WYG1164-0040b.png
荫计级而取循涂而进无不可为者何贤何不肖何君
子何小人之有哉廉耻日缺名实日丧风俗大坏而不
可救盖不任人而任法之弊遂至于不用贤能而用资
格耳此举天下以为不可动者五也是之谓不特四者
精华景象之难变而五者事实之尤不可动者也夫国
是难变议论难变人才难变法度难变加以兵多而弱
不可动财多而乏不可动不信官而信吏不可动不任
人而任法不可动不用贤能而用资格不可动故期之
卷一 第 9a 页 WYG1164-0040c.png
以功名而志愈惰激之以气节而俗愈媮右列未能登
进勇爵而儒生或以见薄为愧信臣未足承接密旨而
外庭或以见疏为疑公卿大夫私窃告语咸以今之事
势举无可为者姑以美衣甘食老身长子自足而已岂
非今之实患深害一大事之残贼者欤沿习牵制非一
时矣其利害当讲其虚实当明其是非当断其废置当
决不讲不明不断不决陛下之志虽欲有为将何所恃
而独行哉一世之人维絷手足涂塞耳目失正性矣岂
卷一 第 9b 页 WYG1164-0040d.png
知君仇之当报而为陛下尽死力哉臣故曰二十六年
于此终未能奋发明诏有所举动者积今之所谓难者
阴沮之积今之所谓不可者默制之而然也然则其难
者岂真难乎其不可者岂真不可乎盖自古人君有虽
居天下之尊位而不得制天下之利势以卒于无成者
矣陛下则不然以陛下之圣之武之勤之明博学远览
绝识独睿汉之宣帝光武唐之太宗皆不及也讲利害
明虚实断是非决废置在陛下所为耳大议成立则国
卷一 第 10a 页 WYG1164-0041a.png
是之难者先变矣陛下之国是变则士大夫议论之难
亦变矣群臣之在内者进而问之在外者举而问之其
任是事者亲用之其不任是事者斥远之则人材之难
亦变矣变国是变议论变人材所以举大事也其所当
顺时而增损者某事耳非轻动而妄更易也则法度之
难亦变矣四难既变则兵以多而弱者可使少之而后
强也财以多而乏者可使少之而后裕也然后使官与
吏相制而不制于吏使人与法相参而不役于法使贤
卷一 第 10b 页 WYG1164-0041b.png
能与资格并行而不屈于资格皆无不可动之患矣期
年必变三年必立五年必成二陵之雠必报故疆之半
必复不越此矣臣故以为机自我发而非彼之乘时自
我为而何彼之待者也若置而不论因而不改则我之
所谓难者真难矣金岂复有易攻之机我之所谓不可
者真不可矣金岂复有可动之时亶之废亮之殒斡鲁
之叛皆彼之机也我何乘焉彼之时也我何待焉臣故
以为率易苟且习闻卑论缓岁月而误大事者也臣昼
卷一 第 11a 页 WYG1164-0041c.png
诵夜思审观天意稽考人心十五年矣今日始得对清
光发绪论陛下加听之愿反覆诘难以究其始末非独
臣之幸天地祖宗之灵所以望于陛下也
   上光宗皇帝劄子
臣恭惟陛下始初临御思深虑远曾未旬浃遽诏中外
之臣各以其言疏列来上诚欲治之主正本始之先务
也臣不敢汎滥条奏苟应故常惟陛下少留听焉臣闻
古之号为贤君者必能先明所以治其国之意能先明
卷一 第 11b 页 WYG1164-0041d.png
所以治其国之意知病所在锼剔根柢不惮改为则虽
已衰复兴垂败复成终必得其所愿而后已不能先明
所以治其国之意因循姑息随目前之苟且望他日之
远大错施杂用精神不应文理差舛久而无验心志怠
忽则虽巳兴巳治之馀衰乱出焉况欲求其兴且治乎
所谓当先明治国之意何也盖当微弱之时则必思强
大当分裂之时则必思混并当雠耻之时则必思报复
当弊坏之时则必思振起当中国全盛之时则必思维
卷一 第 12a 页 WYG1164-0042a.png
持保守当四方宾服之时则必思兼爱休息先视其时
之所当尚而择其术之所当出不可错施而杂用也尧
舜三代莫不皆然秦汉以还可称之君暨我本朝艺祖
太宗圣人迭起积其勤劳奋其勇智功隆业钜垂裕来
叶何尝有迷其时而误其术者哉陛下以臣之言视今
之时则其时果当何尚而其术果当何择欤岂以为微
弱而当思强大分裂而当思混并雠耻而当思报复弊
坏而当思振起欤抑以为中国全盛而当思维持保守
卷一 第 12b 页 WYG1164-0042b.png
四方宾服而当思兼爱休息也无乃当微弱分裂雠耻
弊坏之时而但处之以中国全盛四方宾服之势用维
持保守兼爱休息之术而欲庶几乎强大混并报复振
起之功欤治道之象微而难知臣虽至愚窃论今日之
事恐其繇前之时而处以后之势用后之术而欲求前
之功补泻杂医不能起疾禾莠杂种迄靡丰年此所谓
治国之意当先明者也诚先明其意则国之所是可斟
酌而定议论趍向可审详而决课功责效可岁月而待
卷一 第 13a 页 WYG1164-0042c.png
臣昧死愿论今日之未善者六事皆治国之意未明之
故何谓未善者六事今日之国势未善也今日之士未
也今日之民未善也今日之兵未善也今日之财未
善也今日之纲纪法度未善也何谓今日之国势未善
请即汉唐之兴衰以考见宣和靖康之始末汉中衰也
为王莽所篡尺地一民非诸刘之有矣然其人心犹未
溃也故光武以宗室疏属至与乞食之饥民聚谋协力
卒以诛莽而尽复汉业者二百年唐自天宝之后大乱
卷一 第 13b 页 WYG1164-0042d.png
相乘盗窃名字跨据藩镇者接踵加以世有内患日就
衰削亦以其人心犹未溃也故犹得专主行其命令尽
羁縻其土宇者百五十年不至于播迁不复而使中原
遂为草莽也国家宣和靖康之变虽曰小人造衅力取
幽燕贪功不靖激成祸乱然三镇虽割而其民未尝愿
也京师虽陷而天下未尝有变也金虽以威立张邦
昌刘豫而奸雄未有崛起而与我抗者也建炎巡幸远
至温台从卫隆祐分适洪赣川陜处置自为捍禦三方
卷一 第 14a 页 WYG1164-0043a.png
阻隔不相闻知然臣民奔走爱戴无异平日及刘豫再
犯江淮乌珠复取河南震动陵逼自以为奔突之势莫
之敢挍然将士用命首尾鏖击豫以退却而乌珠大败
卒甘心而求盟焉自是宣和之末至绍兴十年之后凡
二十年之间中国实无溃叛之形也然终不免于罢兵
增币分裂南北以和寇雠大则无东汉戡复之勋小则
无晚唐羁縻之政何也此臣所以深疑当时治国之意
未明于微弱分裂雠耻弊坏之时猥用维持保守兼爱
卷一 第 14b 页 WYG1164-0043b.png
休息之术枘凿不合矛盾相戾畏而安之佐成其锋以
致此也自是以来几二十年颜亮凶狂离其巢窟跳踯
一战鼓声所震常润之屋瓦几无宁者当是之时我方
过于防虑岂敢谓其真送死乎然而群下反之诸华叛
之卒殒其首于是中原响合殆将百万而我以素无纪
律之兵声势不接犹能所向有功是中国虽名属彼而
实未尝溃叛于我者如故也自是以来休而息之爱金
而不敢爱中原者又几三十年矣岁月虽已远长老虽
卷一 第 15a 页 WYG1164-0043c.png
已亡号令虽已绝然而臣揆之天理验之人心察之事
势虽有名属彼而实未尝溃叛于我者犹在也陛下盍
先明所以治其国之意而斟酌国是于此乎且夫微弱
者必思强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是也分裂者必
思混并秦晋隋之力争艺祖太宗之无敌是也雠耻者
必思报复夏少康越勾践汉武帝唐太宗是也弊坏者
必思振起秦孝公周世宗是也岂昔之能斟酌国是于
此而今有不能乎若曰业已然矣吾独奈何又曰天不
卷一 第 15b 页 WYG1164-0043d.png
悔祸吾其敢逆事之未立则曰乘其机也不知动者之
有机而不动者之无机矣纵其有机也与无奚异功之
未成则曰待其时也不知为者之有时而不为者之无
时矣纵其有时也与无奚别然则用后之术而欲求前
之功治国之意终于未明而今日之国势亦终于未善
而无所复论矣何谓今日之士未善自古国家曷尝不
以任贤使能为急欤然而以意行事以人胜法者乃
日之所讳也故事之曲折无不诿法习而行之吏胥所
卷一 第 16a 页 WYG1164-0044a.png
工士大夫愧焉幸时无事将迎唯诺自可称职而贤能
遂至于无用矣其无用也故今之修饰廉隅者反以行
见异研玩经术者反以学见非志尚卓荦者反以材见
嫉伦类通博者反以名见忌是岂世之恶贤能欤贤能
之无用势有以激之也锢于朋党沉于卑贱老于岩穴
何不可者然而臣窃怪其说无用于世矣而风流日以
坠失士俗日以颓败官无素望人无定品诸路无平时
之帅群僚无充事之员举踌躇嗟息而且以乏财为患
卷一 第 16b 页 WYG1164-0044b.png
者何欤岂其既以为无用而可以抑遏又以为有用而
不可磨灭欤然则以为有用而不求其实而收之以为
无用而不思其弊而救之者何欤此臣所以深疑治国
之意未明而使今日之士未善也陛下盍先明之乎若
治国之意终于未明则今日之士亦终于未善而无所
复论矣何谓今日之民未善三代之养民臣犹未敢言
也若夫汉当文景之际则公私有馀武帝则萧然耗矣
江左元嘉之政其盛衰亦然盖民之富贫专系其用兵
卷一 第 17a 页 WYG1164-0044c.png
之多少矣自绍兴之中年及乾道淳熙将五十年中间
用兵一二年尔亦可谓少矣民之富州县之宽宜与文
景比而今独奈何民力最穷州县最困欤试即士大夫
而问今天下之县曰某可为欤某不可为欤其不可为
者十居八九矣又试即士大夫而问今天下之州曰某
可为欤某不可为欤其不可为者十居六七矣又问其
不可为者何事欤曰月桩板帐尔总制上供尔归正人
官兵俸料尔又问民力之所以穷者何说欤曰役法尔
卷一 第 17b 页 WYG1164-0044d.png
和买尔折帛尔和买而又折帛尔然则国家有休兵之
实过于文景而天下被用兵之害甚于武帝何欤此臣
所以深疑治国之意未明而使今日之民未善也陛下
盍先明之乎若治国之意终于未明则今日之民亦终
于未善而无所复论矣何谓今日之兵未善古人之兵
以宿师为拙以聚屯为病不敢别异于民而特养之虽
特养之不多数也一朝有事菽椹其食料简其民虽少
而未尝不胜者厉而使之也今之特养者将兵禁兵厢
卷一 第 18a 页 WYG1164-0045a.png
兵世世坐食总其成数斯不少矣古人之兵患未得此
尔固足横行于天下又有特养之大者御前之军屯
驻四处铸兵买马截拨纲运赀力竭矣然而上下徊徨
皆曰兵不可不养也屈意仇雠坚守盟誓行人岁遣琛
货空矣然而内外怵惕又皆曰兵不可用也不知兵既
不可不养而何以反不可用欤统副非人朘削廪赐卒伍
穷饿怨嗟流闻议者又以为就使用之终不可以致其
死命也不知既不可用而徒养之又何以徒养之者为
卷一 第 18b 页 WYG1164-0045b.png
累欤然则昔人之能厉其兵虽少而必胜今日之以兵
自累虽多而愈弱者何欤臣所以深疑治国之意未明
而使今日之兵未善也陛下盍先明之乎若治国之意
终于未明则今日之兵亦终于未善而无所复论矣何
谓今日之财未善财之善者不曰米粟布帛取于民力
之所有欤及王制寖废运渔盐𣙜酒茗以佐用度然终
不尽利而亦不尽以金钱责其下之所无虽少而不得
不足者盖亦未至于一切肆行而不顾也今之茶盐净
卷一 第 19a 页 WYG1164-0045c.png
利酒税征𣙜何其浩大欤虽汉唐极盛之时尽一天下
之输曾未能当今三务场之数其又有浩大者经总制
钱强立窠名从而分𨽻和买白著折帛折变再倍而取
累其所入开辟以来未之有也入既若是出亦如之盖
常仓卒不继相视无策遂印两界会子而权之者有年
数矣不知取钱之多既若是而何以卒岁扰扰反忧不
足欤今天下幸欲暂安于无事而徒以是钱为患也设
更有事其一切不顾而取之者又将覆出欤夫昔者不
卷一 第 19b 页 WYG1164-0045d.png
敢尽取虽少而犹足今日不顾而取之虽多而犹匮者
何欤臣所以深疑治国之意未明而使今日之财未善
也陛下盍先明之乎若治国之意终于未明则今日之
财亦终于未善而无所复论矣何谓今日之纪纲法度
未善昔之立国者知威柄之不能独专也故必有所分控
持之不可尽用也故必有所纵三代以上星分棋布悉
为诸侯其自居者千里而已此非后世之所能然犹坚
植其四隅倚之捍禦封崇其险阨示以形势至于对立
卷一 第 20a 页 WYG1164-0046a.png
鼎峙雌雄所争则必隆其委任多其分画岂无外重生
奸跋扈致寇之患哉历代相承莫之或变盖非不欲其
密而亦不能不使之疏也然则尽收权变一总事机视
天下之大如一家之细孰有如本朝之密者欤呜呼靖
康之祸何为金人作难而国家拱手欤小臣伏死而州
郡迎降欤边关莫禦而汴都摧破欤今犹弗之悟也岂
私其臣之无一事不禀承我者为国利而忘其雠之无
一事不禁切我者为国害欤岂其能专而不能分能密
卷一 第 20b 页 WYG1164-0046b.png
而不能疏知控持而不知纵舍欤此臣所以深疑治国
之意未明而使今日之纪纲法度未善也陛下盍先明
之乎若治国之意终于未明则今日之纪纲法度亦终
于未善而无所复论矣恭承明诏念军国之利害不能
究知生民之休戚无以自达法或不宜于俗事或不便
于时臣固以为无大于此六者矣然而当先明治国之
意而已不先明治国之意使此六者本伤于末坏心蠹
而枝披支离涣散而臣之议论无所复用矣诚先明治
卷一 第 21a 页 WYG1164-0046c.png
国之意则臣今所论特其目耳源流汗漫变故万端非
兼考古今不能尽其理非并知难易不能通其变非独
悟良策不能操其决非豫睹成效不能待其久也陛下
不以臣之愚试留听焉诚欲先明所以治国之意则固
当视今之时陛下以为今果何时欤果微弱欤则意固
在于强大矣果分裂欤则意固在于混并矣果雠耻欤
则意固在于报复矣果弊坏欤则意固在于振起矣在
陛下审观熟察而已然则谓今之时为中国全盛四方
卷一 第 21b 页 WYG1164-0046d.png
宾服者臣恐其名托之而实非也谓治国之意当维持
保守兼爱休息者臣恐其形似之而实谬也在陛下果
断改为而已臣伏睹寿皇圣帝在位二十八年英武刚
健勤劳恭俭整厉臣工变移风俗大志未酬亲授陛下
舜禹之美二典所载若帝之初何以过焉陛下严祇寅
畏足以膺受付托仁恕温厚足以慰答徯望虚心无我
足以容受正直广览兼听足以照临欺蔽至公寡欲足
以杜塞侥倖长驾远驭足以招徕英杰于此而先明所
卷一 第 22a 页 WYG1164-0047a.png
以治国之意又何难哉譬之行天下者在所问津而已
干犯旒扆无任恐惧
   上宁宗皇帝劄子(嘉泰三年/)
臣闻欲占国家盛衰之符必以人材离合为验昔周文
武身致多士作而用之顺上天命最为长久召康公从
成王赋卷阿之诗言求贤用吉士其兴托渊然以深其
旨意沃然以长不以美而以戒其词曰蔼蔼王多吉士
惟君子使媚于天子又曰蔼蔼王多吉人惟君子命媚
卷一 第 22b 页 WYG1164-0047b.png
于庶人夫上媚天子下媚庶人不以抗犯为能而以顺
悦为得此岂有谄曲之意存乎其间哉忠信诚实尽公
忘家惟以国之休戚关忧乐不以巳之曲直校胜负故
能上为人主所信下为百姓所爱盖人材合一之时和
平极盛之治其效如此非末世所能及也往者陛下初
嗣大宝臣服在百僚偶当进对辄不自已窃尝申绎卷
阿之义为陛下献天启明圣德意开广志虑日新销磨
党偏秉执中道人材庶几复合和平可以驯致臣灾疾
卷一 第 23a 页 WYG1164-0047c.png
羸残目睹斯事不胜感叹臣闻治国以和为体处事以
平为极和如庖人之味焉主于养口而无酸咸甘苦之
争也使犹有酸咸甘苦之争则非和矣平如工人之器
焉主于利用而无㾗迹节目之累也若犹以㾗迹节目
为累则非平矣故善调味者必使众味不得各执其味
而善制器者必能消众不平使皆效其平人臣谁无有
巳惟明主能使其忘巳仁宗初年尝有党论至和嘉祐
之间昔所废弃皆复湔洗不分彼此不间新旧人材复
卷一 第 23b 页 WYG1164-0047d.png
合遂为本朝盛时臣久病积衰已绝荣望区区之愚所
期人臣忘巳体国铭心既往图报方来如子事父无有
怠竭职任所系毕智陈力分守所严极忠尽敬不私一
身以自徇而与公家相为先后如此则下知和平之实
义上享和平之实福远追文武近法仁宗以无愧于卷
阿之诗陛下财幸
   劄子二
臣病苦馀日圣恩垂怜使转漕湖外守符泉南今又特
卷一 第 24a 页 WYG1164-0048a.png
蒙收召入奏之初有两处职事不敢不陈愚虑臣采湖
南士民之论以为二十年来岁虽熟而小歉辄不耐地
之所产米最盛而中家无储粮臣尝细察其故矣江湖
连接无地不通一舟出门万里惟意靡有碍隔民计每
岁种食之外馀米尽以贸易大商则聚小家之所有小
舟亦附大舰而同营展转贩粜以规厚利父子相袭老
于风波以为常俗其不耐小歉而无馀蓄势使之也故
每遇小歉闾里不能自相给惟仰州县赈救城市之民
卷一 第 24b 页 WYG1164-0048b.png
青黄未接食于常平者十家而九此事诸司当任责而
漕司为一路通融有无之处其责尤重然湖南漕司岁
计所入甚少比江西才十之三四比湖北才十之五六
曾不足以支本司一年之经用向者团簇大军钱数多
总司所取不尽可以通借故不自觉而反冒富厚之名
自大军钱屡减旧额总司按籍尽取积以岁月坐致漏
底今漕司索然穷匮者五六年矣除凑足交头之外每
遇新旧交易使者与属官聚议搏手无以具接送之费
卷一 第 25a 页 WYG1164-0048c.png
臣比取乏诸郡小歉虽先事讲求荒政终不能有所捐
贷为诸司之倡去岁祁阳蒋圈十借粮作过守令张皇
一时骇动幸而就擒欲出少米以哺之力不能及竟
默而止臣以为一司事力殚乏至此平居不足以自存
万一水旱急难辜负任使利害不细臣每念漕司所得
属郡财赋久失定规不可复取本司当自择其间利源
与州县百姓不相得宜制定规有则可以参酌施行者
以渐经理庶稍有所作为万一水旱急难百姓指准之
卷一 第 25b 页 WYG1164-0048d.png
地此诚一路之急政不可忽也臣顷虽熟计不敢奏陈
盖创始既难而臣方病昏不能胜任今有通练敏达之
士授以意指俾之讲求许其自行无使贻害足以为一
路之预备宽九重之顾忧岂不幸甚
   劄子三
臣切以泉南素有乐郡之名与他州异盖上供皆承
常赋过取殊少起输以产钱定入横费不多吏畏民不
轻出令民爱吏思其遗化每示蠲放不知督迫郡计所
卷一 第 26a 页 WYG1164-0049a.png
入仅仅无馀比因更易频仍通约岁终当欠四万馀缗
臣将去官百方补凑元交之数极为费力若更积累日
月窃恐所欠愈甚昔之巳放不免复取一切之政既行
吏民交相恨望乐郡之名自此不可复得矣臣仔细考
究乃有本州合得财赋递年循习不加整会者二事其
一南外宗子等请受钱准元降指挥转运司与本州各
应副一半今照嘉泰二年计支一十三万馀贯而转运
司自淳熙十五年止应副四万八千馀贯又增拨漳州
卷一 第 26b 页 WYG1164-0049b.png
有名无实者其实每年只取惟二万一千馀贯而已其
米价钱转运司合拨一万五千贯近年只应副一半三
项截日计亏少本州钱四十二万二千馀贯其二本州
递年代为宣信建昌邵武四郡发纳上供银一万五千
六百馀两四州军却合应副本州衣绢紬等自减半之
后通计五千五百馀匹绵七千馀两帷信州取足而疏
恶不堪三州军每年计亏三千二百馀疋积欠紬价至
五十九万八千馀贯臣以为此二事于一郡非小故也
卷一 第 27a 页 WYG1164-0049c.png
且转运司以合应副之钱委之本州使自陪备以困民
力其理岂得稳便况三州军士上供银本州每年两限
起发不敢违欠铢两而三州军坐视不还使本州自擘
画衣绵支散官兵于义安乎盖转运司于本州为所部
官吏虽常伸愬不敢取必而三州军彼此列郡不相统
临坐视积欠遂至百馀万缗自应然尔自非守臣开析
利害达于圣聪而陛下恻然主张特发圣训厥弊无繇
可革欲乞睿旨转运司须管照元降指挥今后每岁应
卷一 第 27b 页 WYG1164-0049d.png
副本州一半宗子米价等钱并令支实价不将有名无
实者搪拄充数以致欠折其三州军上供银并本州衣
绢今后并令各自措置所有以前积欠却与尽行豁除
如此则本州岁实可省三万馀缗守臣更加撙节以补
不足庶几已放者不至复取一切之政亦未遽行乐郡
之名可以不失仰称陛下加惠泉民之意
   上宁宗皇帝劄子(开禧二年/)
臣闻甘弱而幸安者衰改弱以就强者兴今陛下申
卷一 第 28a 页 WYG1164-0050a.png
大臣先虑预算思报积耻规恢祖业者盖欲改弱以就
强矣臣宿有志愿中夜感发切谓必先审知今日强弱
之势而定其论论定而后修实政行实德如此则弱果
可变而为强非有难也臣将博陈极论而事阔语长诚
恐久留天听臣每念契丹累世大国也女真乃以数千
人梃斗而天祚无战不北遂至于亡以势而言当是时
我疑若可以分功者然终不得一逞而卢沟之役累世
军实皆歼焉何至此哉又况西兵我之劲卒也方腊猝
卷一 第 28b 页 WYG1164-0050b.png
叛声摇汴都诸将提偏师俘腊无遗种矣渡江以后扈
卫艰难诛剪盗贼大抵西兵西将之馀也夫契丹以燕
辽全盛之力而灭于女真崛起之兵我以关陜骁悍之
师而败于契丹垂尽之将然则宣和强弱之势斯可识
矣自是以来京城则陷中原则失维扬则渡江会稽则
航海十年之间未有能与女真抗者也其后彼与逆臣
刘豫迫我不已激而思应于是我始能胜于大仪又胜
于李家湾又胜于顺昌柘皋而彼始与我定和矣颜亮
卷一 第 29a 页 WYG1164-0050c.png
凶狂自殒而我始能以敌国自立矣夫金以败殒而后
和虽和而犹不失为雄我以应久而后胜虽胜而犹不
敢尽用然则绍兴隆兴强弱之势又可验矣今欲改弱
以就强移迫动应久之兵而为问罪骤兴之举作东南
幸安之气而摧女真素锐之锋此至大至重事也诚宜
深谋诚宜熟虑宜百前而不慑不宜一却而不收故必
备成而后动守定而后战今或谓彼已衰弱彼有天变
彼有外患怵轻勇试进之计用粗武直上之策姑开先
卷一 第 29b 页 WYG1164-0050d.png
衅不惧后艰求宣和之所不能为绍兴隆兴之所不敢
此至险至危事也臣愿陛下先定其论论定而后修实
政行实德变弱为强诚无难者在所施设如何尔取进

   劄子二
臣所谓备成而后动守定而后战者臣伏睹建炎绍兴
渡江之后非不欲固守两淮襄汉而金人冲突无常势
不暇及既议和好则收兵撤戍巳有定约又不敢谋故
卷一 第 30a 页 WYG1164-0051a.png
淮汉千馀里常荡然不自保也今虽分兵就边稍图外
向然我既能往彼必能来是时淮汉守备不全仓猝不
过移治而专倚大军迎敌胜负不可知要必扼江而后
止如此则往者未足以系西北之望而来者已足以摇
东南之心矣本期外攘岂愿内扰万一摇动将何赖焉
故臣欲经营濒淮沿汉诸郡各做家计牢实自守敌虽
拥众而至阻于坚城彼此策应首尾相接藩墙禦捍堂
奥不动然后进取之计可言矣此臣所谓改弱就强实
卷一 第 30b 页 WYG1164-0051b.png
政之一也四处御前大兵国家倚以为命岁费缗钱数
千万米斛数百万东南事力尽矣譬如亭子所赖四楹
一楹有阙累及三陲无独全者臣虑其间统副将挍人
马器甲营伍队阵进战退守必然未能一一皆是若今
所委付果已得人尤宜晓夕用心事事警策件件理会
若其人未当则利害甚多伏惟陛下审之重之此兵几
三十万未可便望一可当十十可当百但一人真有一
人之用淮汉能守此兵能战数年之内制胜有馀此臣
卷一 第 31a 页 WYG1164-0051c.png
所谓改弱就强实政之二也图此大事莫先人材陛下
比年首以大义倡率而在廷之臣和者极寡此未必皆
怯懦首鼠不肯任责也亦繇积安之久素所不习耳闻
目见茫然生疏昔宇文粹中论京城守具白时中自谓
事非经历则不知而况两阵决机有大于此乎今天下
亦非无智意材力愿得自效若淮汉千里果当固守四
处大军果当精练四方之才随其小大宜付一职使之
观事揆策以身尝试习熟渐久方能舍燕安而乐粗涩
卷一 第 31b 页 WYG1164-0051d.png
易脆腐而为坚强劲敌在前行者思奋此臣所谓改弱
就强实政之三也至于朝廷之上封域之内纲纪法度
号令赏罚黜虚从实条目至烦然总先是三者则其馀
可次第举矣取进止
   劄子三
臣所谓行实德者臣窃观仁宗英宗号极盛之世而不
能得志于西北者盖以增兵既多经费困乏宁自屈
已不敢病民也王安石大挈利柄封桩之钱所在充满
卷一 第 32a 页 WYG1164-0052a.png
绍圣元符间拓地进筑而敛不及民熙丰旧人矜伐其
美然陈瓘讥切曾布以为转天下之积耗之西边邦本
自此拨矣于是蔡京变茶盐法括地宝走商贾所得千
五万内穷奢侈外炽兵革宣和之后方腊甫平理伤残
之地则七邑始立燕云乍复急新边之用而免夫又兴
自是以来羽檄交警增取之目大者十数而东南之赋
遂以八千万缗为额焉多财本以富国财既多而国愈
贫加赋本以就事赋既加而事愈散然则英主身济非
卷一 第 32b 页 WYG1164-0052b.png
常之业岂以货财多少为拘近者国用置司偶当警饬
武备之际外人但见立式太细钩校甚详不能无疑谓
将复取臣独以为不然何者名实不欺用度有纪式宽
民力永底阜康此诏书也两浙盐丁既尽免矣方以宽
民而何至于复取乎参考内外财赋所入经费所出一
切会计而总覈之其理固当然臣谓国家之体当先论
其所入所入或悖足以殃民则所出非经其为蠹国审
矣今经总制月输青草折估等钱虽稍已减损犹患太
卷一 第 33a 页 WYG1164-0052c.png
重趁办甚难而和买折帛之类民间至有用田租一半
以上输纳者贪官暴吏展转科折民既穷极而州县亦
不可为矣以此自保惧无善后之计况欲规恢宜有大
赉之泽伏乞陛下特诏大臣使国用司详议审度何名
之赋害民最甚何等横费裁节宜先减所入之额定所
出之费不须对补便可蠲除小民蒙自活之利疲俗有
宽息之实陛下修实政于上而又行实德于下和气融
浃善颂流闻此其所以能屡战而不屈必胜而无败者
卷一 第 33b 页 WYG1164-0052d.png
也改弱以就强孰大于此凡此皆其大要而已陛下不
以臣为愚且迂敢不自竭而详陈焉取进止
 
 
 
 
 
 水心集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