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薮-唐-皮日休卷七

卷七 第 1a 页 WYG1083-0196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文薮卷七      唐 皮日休 撰

  杂著
   读司马法   请行周典
   相解     惑雷刑
   悲挚兽    诮庄生
   旌王宇    斥胡建
   白门表    无项托
卷七 第 1b 页 WYG1083-0196b.png
   郢州孟亭记   通玄子栖宾亭记
    读司马法
古之取天下也以民心今之取天下也以民命唐虞尚
仁天下之民从而帝之不曰取天下以民心者乎汉魏
尚权驱赤子于利刃之下争寸土于百战之内由士为
诸侯由诸侯为天子非兵不能威非战不能服不曰取
天下以民命者乎由是编之为术(六韬/也)术愈精而杀人
愈多法益切而害物益甚呜呼其亦不仁矣蚩蚩之类
卷七 第 2a 页 WYG1083-0196c.png
不敢惜死者上惧乎刑次贪乎赏民之于君由子也何
异乎父欲杀其子先绐以威后啖以利哉孟子曰我善
为阵我善为战大罪也使后之士于民有是者虽不得
土吾以为犹土焉
    请行周典周礼载师之职曰宅不毛者有里布田不耕者出屋粟
凡民无职事者出夫家之征日休曰征税者非以率民
而奉君亦将以厉民而成其业也今之宅树花卉犹恐
卷七 第 2b 页 WYG1083-0196d.png
不奇减征赋惟恐不至苟树桑者必门嗤户笑有能以
不毛而税者哉如曰必也居不树桑虽势家亦出里布
则途无踝丐之民矣今之田贫者不足于耕耨转而输
于富者富者利广占不利广耕如曰必也田不耕者虽
势家亦出屋粟则途无馁毙之民矣今之民善者少不
肖者多苟无世守之业必斗鸡走狗格簺击鞠以取餐
于游闲太史公曰刺绣文不如倚市门是也如曰必也
凡民无职事者出夫家之征则世无游惰之民矣此三
卷七 第 3a 页 WYG1083-0197a.png
者民之最急者也有国有家者可不务乎周公圣人也
周典圣人之制也未有依圣制而天下不治者执事者
以为如何
    相解
今之相工言人相者必曰某相类龙某相类凤某相类
牛马某至公侯某至卿相是其相类禽兽则富贵也噫
立形于天地分性于万物其贵者不过人乎人有真人
形而贱贫类禽兽而富贵哉将今之人言其貌类禽兽
卷七 第 3b 页 WYG1083-0197b.png
则喜真人形则怒言其行类禽兽则怒真人心则喜天
以凤为禽耶凤则仁义之禽也以驺虞为兽耶则驺虞
仁义之兽也今之人也仁义能符是哉是行又不若于禽
兽也宜矣或曰相者有乎哉曰上善出于性大恶亦出
于性中庸之人善恶在其化者也上善出于性若文王
在母不忧重耳弱不好弄是也大恶亦出于性若商
之蜂目豺声必杀其父叔鱼之虎目豕心以贿死是也
中庸之人善恶在其化者若大舜设化而有苗格仲尼
卷七 第 4a 页 WYG1083-0197c.png
垂谕而子路服是也是从善而化者也若齐桓管仲辅
之则霸竖貂辅之则乱是从恶而化者也故舜相于尧
而天下平禹相于舜而大灾弭咎繇相禹斯谓相见者
见人知其贤愚见国知其治乱亦相也或曰贤愚者见
行事而知也敢问圣人之相人知其有位哉曰尧之于
舜任之以天下知其有位也舜之于四凶投之于四裔
知其无位也曰苟若是圣人之能相人也是必贤者得
其位不肖者不立朝三苗九黎焉得以侯飞廉恶来焉
卷七 第 4b 页 WYG1083-0197d.png
得以爵曰有是者其君不能相也将其国之是灭岂暇
相人而用哉是则三苗九黎未闻不灭飞廉恶来未闻
不诛呜呼圣人之相人也不差忽微不失累黍言其善
必善其恶必恶言其胜任必胜任今之人不以是术行
其区区求子卿唐举之术居其穷处其困不思以道达
不能以德进言其有位必翻然自负坐白屋有公侯之
姿食藜羹有卿相之色盖不能自相其心者或有士居
穷处困望一金之助已有没齿之难有诞妄之人自称
卷七 第 5a 页 WYG1083-0198a.png
精子卿唐举之术取其金则易于反掌矣有能以圣贤
之道自相其心哉呜呼举世从之吾独戾也其不胜明

    惑雷刑
彭泽县乡曰黄花有农尸曰逢氏田甚广已牛不能备
耕尝僦他牛以兼其力逢氏之猾恶为一乡之师焉得
他牛则昼役夕归箠耕于烈景笞耨于晦赅未尝一息
容其殆忽一日猝雷发山逢氏震死日休曰逢氏之猾
卷七 第 5b 页 WYG1083-0198b.png
恶天假雷刑绝其命信矣夫生民之基不过乎稼穑之
功皆不为是畜之力哉则天之保牛齐乎民命也宜矣
今逢氏苦其力天则震死如燕赵无赖少年椎之以私
享烹之以市货法不可戢刑不可威则天之保牛皆不
降于雷刑哉则逢氏之死吾不知是天地也
    悲挚兽
汇泽之场农夫持弓矢行其稼穑之侧有苕顷为农夫
息其傍未久苕花纷然不吹而飞若有物娭视之虎也
卷七 第 6a 页 WYG1083-0198c.png
跳踉哮视其状若有所获负不胜其喜之态也农夫
谓虎见已将遇食而喜者乃挺矢匿形伺其重娭发贯
其腋雷然而踣及视之枕死麇而毙矣意者谓获其麇
将食而娭将娭而害日休曰噫古之士获一名受一位
如已不足于名位而已岂有喜于富贵娭于权势哉然
反是者获一名不胜其骄也受一位不胜其傲也骄傲
未足于心而刑祸已灭其属其不胜任与夫获死麇者
希悲夫吾以名位为死麇以刑祸为农夫庶乎免于
卷七 第 6b 页 WYG1083-0198d.png
今世矣
    诮庄生
庄生免范蠡之子死至矣夫范蠡子复取其金则怒乃
言于楚王死之呜呼夫交者以义合至死不离也以利
合者全于利前者鲜矣况利死之后哉则庄生谓毕事
而归金其言信矣至其取金则复言而死之焉有夫归
金之心也哉是庄生与范蠡果曰利合也或曰庄生非
利金而渝言是范蠡之子利金而渝言也曰夫赦者楚
卷七 第 7a 页 WYG1083-0199a.png
之尝法也范蠡不谓乎赦为楚之尝法以其兄自合不
死非庄生之力也故取夫金是愚竖之纤鄙也何足责
哉如庄生与范蠡义合则取金之信以易乎人命也哉
是果曰利合兼不全于利前者也
    旌王宇
王莽窃弄汉柄擅斥帝族当其时有名臣名士身被汉
禄者阖朝皆然也莫不回忠作佞变直为邪曾不敢一
忤莽色以平帝得亲乎外氏者也而宇乃以为谋事泄
卷七 第 7b 页 WYG1083-0199b.png
受祸日休旌之曰若宇之道真忠烈之士哉不以其父
得天下为利以反道为虑不以已将为天子之子为贵
以愆咎为戒呜呼宇之道大不负天地幽不惭鬼神贞
不愧金石明不让日月于臣子之义备矣而班氏忘赞
皮子旌之悲夫
    斥胡建
古者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若穰苴之斩庄贾孙武之
僇宫嫔魏绛之辱杨千是也如建者为军正丞设御史
卷七 第 8a 页 WYG1083-0199c.png
有奸在建职当以状闻自有天子之刑名如擅斩者乃
一夫之暴贼上吏者也以辱国威国威者军刑者也夫
军正之职当申明其法于军帅亦不可擅行诛杀也正
且不可况又丞哉呜呼汉不以是僇建以正其罪反以
诏命赏之嘻妄矣过直近乎暴物过讦近乎擅命有之
不戢在家为贼子在国为乱臣其建之谓矣
    白门表
三年秋徐卒无状叛兵逐其帅不再日剽公私财析尽
卷七 第 8b 页 WYG1083-0199d.png
异时卒有不平者至是皆门坑之监戎者以闻上赫然
大怒命大将职正其罪卒有首叛者前后累劫其将曰
银刀至是命皆僇之无赦将至先令徐禆将曰银刀族
无老幼强者斩之弱者幽之及徐之枝邑𣲖聚捕银刀
族且尽或僇而枭者或拲而送者不浃日其族不馀或
有诈弱惧僇皆论幽于牢迨六七百人且俟大将命业
兵之居无何上悯徐卒尽死中或有不干其谋者偕僇
降内䝿人于徐诏曰银刀族诏至未死者贯之六七百
卷七 第 9a 页 WYG1083-0200a.png
人分属数郡未至属所途亡为盗四年夏盗推其率
而徐入火里舍将县令诛制使系虏民辎而掠货徐守
闭中城竟不命偏将禦之盗得志徐去四年秋进士皮
日休之白门道逢徐民之耄者泣曰翁世富于徐子孙
嗣其业祈二百年前日以徐卒乱翁之资已竭于兵劫
矣独存者居第而已为残烬翁以为天子命将尽杀之
且银刀族无三千人耳遇圣天子在上四境无征伐重
粮其属厚衣其身有餔儿啜孙至死手不执干戈体不
卷七 第 9b 页 WYG1083-0200b.png
被铠甲者上于徐卒厚矣今乃忘上恩叛主帅逐天子
命将残天子兆民如此逆之甚也上又活其半今反盗
而寇徐前日翁之亡独贿与产耳今子孙为贼𨽻妻女
为贼室馀骸残齿溘然无取呜呼皇天仁于数百人反
不仁于一郡岂得言者过耶且兵者圣人不能免其征
仁帝不能无其伐是以逆者必杀顺者必生所以示天
下不私也往年数万之卒逐天子命将自树其便者国
家以不忍尽杀因听之皆贼而不贡兵而不从死而辄
卷七 第 10a 页 WYG1083-0200c.png
代名为列藩实一州之主也故春秋讥世卿得专公禄
者以春秋小国尚贬而不空况今圣天子在上百执事
称职万方雀息以无虞四夷骏奔而入贡哉前日徐卒
幸活而为盗于民特苦国家无辱或不尽僇而赦之则
自树其便者日休曰翁其力之贤者耶吾知夫今之食
其食者未必有翁之是心也幸以文贡而未得入上言
列固不合陈便宜事然以翁之说为表庶天子召直言
极谏者得以遗之
卷七 第 10b 页 WYG1083-0200d.png
    无项托
符朗著符子言项托诋訾夫子之意者以吾道将不胜
于黄老呜呼孔子门唯称少故仲尼曰颜氏之子其殆
庶几乎又曰贤哉回也叹其道与已促固不足夫蔽之
也如托之年与回少远矣托之智与回又远矣岂仲尼
不称之于其时耶夫四科之外有七十子七十子外有
三千之徒其人也有一善仲尼未尝不称之岂于项氏
独掩其贤哉必不然也呜呼项氏之有无亦如乎庄周
卷七 第 11a 页 WYG1083-0201a.png
称盗蹠渔父也墨子之称墨尿娟婵也岂足然哉岂足
然哉
    郢州孟亭记明皇世章句风大得建安体论者推李翰林杜工部为
之尤介其间能不愧者惟吾乡之孟先生也先生之作
遇思入咏不拘奇抉异令龌龊束人口者涵涵然有干
霄之兴若公输氏当巧而不巧者也北齐美萧悫有芙
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先生则有微云淡河汉疏雨滴
卷七 第 11b 页 WYG1083-0201b.png
梧桐乐府美王融日霁沙屿明风动甘泉浊先生则有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谢眺之诗句精者有露湿寒
塘草月映清淮流先生则有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此与古人争胜于亳釐也他称是者众不可悉类呜呼
先生之道复何言耶谓乎贫则天爵于身谓乎死则不
朽于文为士之道亦以至矣先生襄阳人也日休襄阳
人也既慕其名亦睹其猊盖仲尼思文王则嗜昌歜七
十子思仲尼则师有若吾于先生见之矣说者曰王右
卷七 第 12a 页 WYG1083-0201c.png
丞笔先生于郢之亭每有观之志四年荥阳郑公诚刺
是州余将抵江南舣舟而诣之果以文见贵则先生之
貌纵视矣先是亭之名取先生之讳公曰焉有贤者之
名为趋厮走养朝夕言于刺史前耶命易之以先生姓
日休时在宴因曰春秋书纪季公子友仲孙湫字者贵
之也故书名曰贬书字曰贵况以贤者名署于亭乎君
子是以知公乐善之深也百祀之弊一朝而去则民之
弊也去之可知矣见善不书非圣人之志宴空豆撤立
卷七 第 12b 页 WYG1083-0201d.png
而为文咸通四年四月三日记
    通玄子栖宾亭记
距彭泽东十里有山邃源奥处号曰富阳丈士李中白
隐焉五年冬别中白岁且翅再自淝陵之江左因访于
是至其门骖不暇𦁛而目爽神王(去/)恍恍然迨若入于
异境矣愬别若外不复游一词且乐其得也木秀于芝
泉甘于𥹋霁峰倚空如碧毫扫粉障色正鲜温鸣溪潨
潨源内橐籥鞲出琉璃液石有怪者髐然闯然若将为
卷七 第 13a 页 WYG1083-0202a.png
人者禽有翼者嘐嘐然若将天驯耶每空斋寥寥寒月方
午松竹交韵其正声雅音笙师之吹竽邠人之鼓籥不
能过也况延白云为升堂之侣结清风为入室之宾其
为趣则生而未睹矣中白所尚皆古以时不合已故隐
是境将至老呜呼世有用君子之道隐者乎有则是境
不足留吾中白也昔余与中白有俱隐湘衡之志中白
以时不合已果偿本心余以寻求计吏不谐夙念今至
是境语及名利则芒刺生背矣夫宾之来也不逾于邑
卷七 第 13b 页 WYG1083-0202b.png
(谓彭/泽县)邑距是十里至是者不为易矣其延之旦不晡乎
晡不夕乎则俟宾之所果不可低庳于是钜其寝西向
百步则筑宾亭焉两其室而一其厦且曰宾将病暑吾
则蔽其檐宾将病寒吾则奥其牖自竟是功则鲜薧
馈罍樽之费纵倍于前矣其功始于咸通二年秋八月
后五年五月中白馆余于是且祷其记而名之者累月
让不获因曰古者有高隐殊逸未被爵命敬之者以其
德业号而称之玄德玄晏是也夫学高行远谓之通志
卷七 第 14a 页 WYG1083-0202c.png
深道大谓之玄男子通称谓之子请以通玄为其号请
以栖宾为亭名噫知我者不谓我为佞友矣五年五月
朔日记
 
 
 
 
 
卷七 第 14b 页 WYG1083-0202d.png
 
 
 
 
 
 
 
 文薮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