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薮-唐-皮日休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083-017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文薮卷三      唐 皮日休 撰
  杂著

   十原系述   原化
   原宝     原亲
   原巳     原奕
   原用     原谤
   原刑     原兵
卷三 第 1b 页 WYG1083-0172b.png
   原祭     补周礼九夏系文
   九夏歌(九篇/)   春秋决疑十篇
    十原系述
文原者何也原其所自始也穷大圣之始性根古人之
终义其在十原乎呜呼谁能穷理尽性通出洞微为吾
补三坟之逸篇修五典之堕策重为圣人之一经者哉
否则吾于文尚有歉然者乎
     原化
卷三 第 2a 页 WYG1083-0172c.png
或曰圣人之化出于三皇成于五帝定于周孔其质也
道德仁义其文也诗书礼乐此万代王者未有易是而
能理者也至于东汉西域之教始流中夏其民也举族
生敬尽财施济子去其父夫亡其妻蚩蚩嚚嚚慕其风
蹈其梱者若百川荡滉不可止者何哉所谓圣人之化
者不曰化民乎今知化者唯西域氏而巳矣有言圣人
之化者则户以为嗤岂圣人之化不及于西域氏邪何
其戾也如是曰天未厌乱不世世生圣人其道则存乎
卷三 第 2b 页 WYG1083-0172d.png
言其教则在乎文有违其言悖其教者即戾矣古者杨
墨塞路孟子辞而辟之廓如也故有周孔必有杨墨要
在有孟子而巳矣今西域之教岳其基而溟其源乱于
杨墨也甚矣如是为士则孰有孟子哉千世之后独有
一昌黎先生露臂瞋视诟于千百人内其言虽行其道
不胜苟轩裳之士世世有昌黎先生则吾以为孟子矣
譬天下之民皆桀民也苟有一尧民处之一尧民之善
岂能化天下桀民之恶哉则有心于道者乃尧民矣呜
卷三 第 3a 页 WYG1083-0173a.png
呼今之士率邪以禦众握乱以治天下其贤尚尔则不
肖者反化之不曰难哉不曰难哉
    原宝
或问或者曰物至贵者金玉焉人至急者粟帛焉夫一
民之饥须粟以饱之一民之寒须帛以暖之未闻黄金
能疗饥白玉能免寒也民不反是贵而贵金玉也何哉
曰金玉者古圣王之所贵也其在舜典则曰修五玉也
其在春秋则曰诸侯贡金九牧禹所以铸鼎象物玉所
卷三 第 3b 页 WYG1083-0173b.png
以饰礼金所以备贡以斯为贵贵不多乎曰舜取五玉
以备礼禹铸九金以为鼎由言其礼不为诸侯乎不为
人民乎苟无粟无帛是无诸侯与人民也则五玉九金
岂徒贵哉如舜不修五玉禹不铸九金三代之祭祀不
以玉货贿不以金矣由是言之金玉者王者之用也
为政者下其令曰金玉不藏于民家如有藏者以盗法
治之民不藏矣法既若是民必贵粟帛弃金玉虽欲男
不耕而女不织岂可得哉或者曰然
卷三 第 4a 页 WYG1083-0173c.png
     原亲
能嗣其亲不曰子乎吾观夫今之世诲其子者必槚肌
篣骨伤爱毁性以为教呜呼孟子所谓古者易子而教
诚有旨欤不能教其子者是遗其身者也不能得其亲
者是舍其族者也古之佞臣爱人之贵过于其亲必舍
而事之公子开方是也爱人之权过乎其子必杀而循
之易牙是也自兹巳降为夫强臣者将欲夺人之宗必
先杀巳宗矣噫教尚不可况其杀欤或曰均是亲也均
卷三 第 4b 页 WYG1083-0173d.png
是害也则周公诛管蔡石碏杀石厚叔向僇叔鱼汉文
流淮南可乎曰均是亲也贤则能嗣凶则能覆族均是
害也周公不诛则佗人诛之石碏不杀则佗人杀之叔
向不僇则佗人僇之汉文不流则佗人流之巳刑则及
一人佗刑则及其族此圣贤所以惜其族也刑也者仁
在其中矣(杀宗王莽杀/子宇是也)     原已
能以心求道者不曰巳乎能以心为天子为诸侯为贤
卷三 第 5a 页 WYG1083-0174a.png
圣者不曰巳乎是巳之重不独重于人抑亦重于道也
尝试论之能辱巳者必能辱于人能轻巳者必能轻于
人能苦巳者必能苦于人为颜孔者非佗宝乎巳者也
为盗蹠者非佗残乎巳者也故古之士有不出户庭名
重于嵩衡道广于溟渤者敬于巳而巳矣或曰所谓敬
巳者不曰不能害巳乎如竖貂自宫能敬已乎鲍庄刖
足能敬已乎曰均是敬也均是害也其媚与直不同也
所谓敬于巳者以道也害及已者亦以道也或曰圣人
卷三 第 5b 页 WYG1083-0174b.png
汲汲于民至若尧如腊舜如腒其劳至矣于已安乎曰
劳者劳于心也劳一心而安天下若禹者股无胈肿无
毛其劳亦至矣劳者劳于身也劳一身而安万世者也
古者有杀身以成仁者况劳者欤呜呼吾观于今之世
谄颜媮笑辱身卑巳汲汲干进如竖貂者几希
     原奕问奕之原于或人或人曰尧教丹朱征丹朱之为是信
固有其道焉皮子曰夫奕之为艺也彼谋既失我谋先
卷三 第 6a 页 WYG1083-0174c.png
之我智既亏彼智乘之害也欲利其内必先攻外欲取
其远必先攻近诈也胜之势不城池而金汤焉负之势
不兵甲而奔北焉胜不让负负不让胜争也存此免彼
得彼失此如苏秦之合从陈轸之游说伪也若然者不
害则败不诈则亡不争则失不伪则乱是奕之必然也
虽奕秋荐出必用吾言焉尝试论之夫尧之有仁义礼
智信性也如生者必能用手足任耳目者矣岂区区出
其纤谋小智以著其术用争胜负哉尧之世三苗不服
卷三 第 6b 页 WYG1083-0174d.png
以尧之仁苗之慢尧兵而熠之由罗人杀鸺鹠献人烹
鲲鲕者矣尧不忍加兵而以命舜舜不忍伐而敷之文
德然后有苗格焉以有苗之慢尚不加兵岂能以害诈
之心争伪之智用为战法教其子以伐国哉则奕之始
作必起自战国有害诈争伪之道当从横者流之作矣
岂曰尧哉岂曰尧哉
     原用尧为诸侯非求为天子也挚之民用之舜为鳏民非求
卷三 第 7a 页 WYG1083-0175a.png
为天子也尧之民用之或曰摰善亦尧乎曰亦尧而已
矣曰摰与尧其民俱舍之则善恶奚分邪曰摰固不仁
矣尧固仁矣尧仁如是民尚慕舜况有君恶于摰君道
不如尧焉得民性哉故曰圣人不求用而民用之求用
而圣人不用之曰若是则孔子奚不用鲁曰用之则鲁
化不用之天下奚化
     原谤天之利下民其仁至矣未有美于味而民不知者便于
卷三 第 7b 页 WYG1083-0175b.png
用而民不由者厚于生而民不求者然而暑雨亦怨之
祁寒亦怨之已不善而祸及亦怨之已不俭而贫及亦
怨之是民事天其不仁至矣天尚如此况于君乎况于
鬼神乎是其怨訾恨讟蓰倍于天矣有帝天下君一国
者可不慎欤故尧有不慈之毁舜有不孝之谤殊不知
尧慈被天下而不在子舜孝及万世乃不在于父呜呼
尧舜大圣也民且谤之后之王天下有不为尧舜之行
者则民扼其吭捽其首辱而逐之折而族之不为甚矣
卷三 第 8a 页 WYG1083-0175c.png
     原刑
或曰丹朱为诸侯舜为天子丹朱有过舜诛之乎商均
为诸侯禹为天子商均有过禹诛之乎曰不也朱均之
为国必有舜禹之吏翼而治之何容朱均得暴其民也
哉苟有过必谕之谕而不可夺其政如诛之者去尧舜
之嗣也焉有为人臣而去其君嗣哉或曰法家严而少
恩周官有八议汉法有三章微八议也虽然人可免以
三章而亲贤必刑何哉曰圣贤在世不能无过以轻重
卷三 第 8b 页 WYG1083-0175d.png
议之可加以谤刑刑之虽周孔其可免诸
     原兵
管子说蚩尤割庐山之金以铸五兵说者或云蚩尤古
天子则炎黄继命其间无蚩尤之运也案史记云蚩尤
与其大夫作乱如此为庶人之暴者且庶人不当有大
夫日休以为蚩尤乃黄帝之诸侯盖其为人暴黄帝征
而灭之如此为庶人一夫之暴不足当天子用兵也又
明矣呜呼昭然之理前贤悯之况大圣之深旨哉
卷三 第 9a 页 WYG1083-0176a.png
     原祭
说者以蚩尤为五兵每有师祭当祭蚩尤嘻厥乱甚矣
皮子直以蚩尤为黄帝逆乱之臣五兵直作于炎帝固
始苟自蚩尤始以其乱逆且不当祀况果不自蚩尤蚩
尤不道黄帝灭之又不当以不道充祀轩辕五帝之首
能以武定乱以德被后君之师祭宜以轩辕为主炎帝
配之于义为允
    补周礼九夏系文
卷三 第 9b 页 WYG1083-0176b.png
周礼钟师掌金奏凡乐事以钟鼓奏九夏案郑康成注
云夏者大也乐之大者歌之九也九夏者皆诗篇名也
颂之类也此歌之大者载在乐章乐崩亦从而亡是以
颂不能具也呜呼吾观之鲁颂其古也亦久矣九夏亡
者吾能颂乎夫大乐既去至音不嗣颂于古不足以补
亡颂于今不足以入用庸可颂乎颂之亡者俾千世下
郑卫之内窈窈冥冥不独有大卷之一章者乎
    九夏歌(九篇/)
卷三 第 10a 页 WYG1083-0176c.png
王夏之歌者王出入之所奏也
爣爣皎日欻丽于天厥明御舒如王出焉
爣爣皎日欻入于地厥晦厥贞如王入焉
出有龙旗入有珩佩勿驱勿驰惟慎惟戒
出有嘉谋入有内则繄彼臣庶钦王之式
     王夏四章章四句
肆夏之歌者尸出入之所奏也
愔愔清庙仪仪衮服我尸出矣迎神之榖
卷三 第 10b 页 WYG1083-0176d.png
杳杳阴竹坎坎路鼓我尸入矣得神之祜     肆夏二章章四句
昭夏之歌者牲出入之所奏也
有郁其鬯有俨其彝九变未作金乘来之
既醑既酢爰𣌾爰舞象物既降金乘去之
     昭夏二章章四句
纳夏之歌者四方宾客来之所奏也
麟之仪仪不絷不维乐德而至如宾之娱
卷三 第 11a 页 WYG1083-0177a.png
凤之愉愉不不笯乐德而至如宾之娱
自筐及筥我有牢醑自筐及篚我有货币我牢不愆我货不匮硕硕其才有乐而止
     纳夏四章章四句
章夏之歌者臣有功之所奏也
王有虎臣锡之鈇钺征彼不惠一扑而灭
王有虎臣锡之圭瓒征彼不享一烘而泮
王有掌讶侦尔疆理王有掌客馈尔饔饩
卷三 第 11b 页 WYG1083-0177b.png
何以乐之金石九奏何以锡之龙旗九旒
     章夏四章章四句
齐夏之歌者夫人祭之所奏也玲玲衡笄翚翚榆翟自内而祭为君之则
     齐夏一章章四句
族夏之歌者族人酌之所奏也
洪源谁孕疏为江河大块孰埏播为山阿
厥流浩𣻌厥势嵯峨今君之酌慰我实多
卷三 第 12a 页 WYG1083-0177c.png
     族夏二章章四句
械夏之歌者宾既出之所奏也
醴酒既酌嘉宾既厚牍之为奏
醴酒既竭嘉宾既悦应为之节醴酒既罄嘉宾既醒雅为之行(牍应雅三/乐器也)
     械夏三章章三句
骜夏之歌者公出入之所奏也
桓桓其圭衮衮其衣出作二伯天子是毗
卷三 第 12b 页 WYG1083-0177d.png
桓桓其圭衮衮其服入作三孤四人是福
    骜夏二章章四句
   春秋决疑十篇
夫赵盾弑君莒仆杀父春秋显书其过何则楚公子国
弑其君郏敖子驷弑其君僖公齐人弑其悼公各以疾
赴春秋皆书曰卒乎曰人之生也上有天地次有君父
君父可弑是无天地乃生人之犬恶有识之弘耻亦由
汉书云律母妻母之文圣人所不书是也赵盾反不讨
卷三 第 13a 页 WYG1083-0178a.png
贼董狐谓为杀君莒仆以其宝来奔里革谓其弑父斯
二者罪名巳彰仲尼承彰而书耳斯三逆者弑君以疾
赴仲尼非可诬也据赴而书者不忍也故不忍也者耻
在其中焉惩在其中焉夫春秋弑君三十六其馀之逆
亦据赴而书耳夫赵孟以无辞伐国杞伯以夷礼来朝春秋皆贬之曰
人曰子何至其罪大者为之隐其过小者必以书之曰
伐国无辞专君之命也君而可专孰有其国得不贬之
卷三 第 13b 页 WYG1083-0178b.png
乎若不罪大者为之隐推亡也其罪小者必以书固存

夫齐荼野幕之弑事起阳生楚灵乾溪之缢祸因常寿
而春秋归罪于陈乞公子比者不其远乎曰野幕之弑
罪归陈乞阳生之罪可知矣乾溪之缢罪归子比常寿
之罪可知矣春秋之旨譬酷吏决狱髡钳之刑尚犹不
舍刀锯之戮何自而逃
夫齐桓救卫不书狄灭晋文召王而云狩于河阳曰狄
卷三 第 14a 页 WYG1083-0178c.png
实灭卫因桓救而获全斯不灭矣文实召王因王来而
称狩斯不召矣苟桓不能救卫文不能匡王必书狄灭
卫晋人召天王河阳矣故春秋之时灭人国者多救人
国者鲜仲尼旌其恤患也背周者众朝周者鲜仲尼旌
其勤王也夫哀八年及十三年公再与吴盟皆不书(八/年)
(注云不书盟耻吴夷十三年注/云盟不书诸侯耻之故不录也)二年公及戎盟于唐
则书吴实华族其道夷也以强要盟不曰夷乎戎实夷
族其道华也以道好盟不曰华乎故耻而不书惩也以
卷三 第 14b 页 WYG1083-0178d.png
戎而书劝也
夫桓二年书曰宋华督弑其君与夷及其大夫孔父僖
十年又书曰里克杀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夫君称弑
也而云及者是君臣无别也弑之者罪臣下也夫孔父
以夺室见弑荀息以立君被诛是无辜之怨是以及褒
之者何自臣及君也盖贬华父与里克也俾孔父之死
如与夷之死荀息之死如卓子之死及之者贵之也
夫姜氏淫奔子般夭酷鲁之丑也讳之可也至如公有
卷三 第 15a 页 WYG1083-0179a.png
晋葬为齐所止为邾所败皆讳之者何曰周之有葬鲁
送可也如晋以盟主而臣鲁讳之者讳乎以诸侯而事
诸侯也诸侯有过则削地有逆则夷宗齐鲁一体讳之
者讳乎以诸侯而正于诸侯也夫天下有道小国事大
国邾小国也而鲁讳之者讳乎以大国而败于小国也
夫定六年郑灭许男归而哀元年又书许男与楚围蔡
曰郑实灭许而后或复之当复之时其赴不至于鲁故
不书耳凡国有来赴者虽小必书宋之六鹢退飞是也
卷三 第 15b 页 WYG1083-0179b.png
无来赴虽大亦阙晋之灭耿灭霍灭魏是也夫楚实灭
陈后复封之狄实灭卫后复全之斯亦诗之类是也
夫春秋之旨获君曰止诛臣曰刺杀其大夫执我行人
郑弃其师陨石宋五若斯者即古史之全文也奚在其
笔削乎曰仲尼因鲁史而修春秋是明不诬于人也又
曰知我者亦以春秋罪我者亦以春秋其是之谓乎若
扬子之草玄其数则易其文则玄是也
夫宋襄执滕子而诬之以得罪春秋则承赴而书何至
卷三 第 16a 页 WYG1083-0179c.png
鲁之君也杀者五逐者二并阙而不书苟如是惩恶劝
善何以的乱臣贼子何以知惧曰夫仲尼修春秋而依
微其旨固有俟尔苟无丘明发决其奥廓通其玄亦赴
来而责实也非可诬也如自书其鲁之杀逐者则鲁人
攘羊仲尼證之也
 
 
 
卷三 第 16b 页 WYG1083-0179d.png
 
 
 
 
 
 
 
 文薮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