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朱新录-宋-马纯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子部十二
 陶朱新录       小说家𩔖二(异闻之属/)
 提要
    (臣/)等谨案陶朱新录一卷宋马纯撰纯字
    子约自号朴遫翁单州城武人绍兴中为
    江西漕使隆兴初以太中大夫致仕居越之
    陶朱乡搜辑见闻著是书因名曰陶朱新录
    纯事迹不槩见惟会稽志载其题能仁寺壁
提要 第 1b 页
    一诗以讥僧宗昂有黄纸除书犹到汝定知
    清世不遗贤之句为当时传诵是书自宋以
    来史志及各家书目亦皆不著录然周煇清
    波杂志引其中韩南一条称为朴樕翁陶朱
    集又称朴樕翁单父人尝宦于宣政间盖即
    此书知实出宋人非后来依托也所载皆宋
    时杂事大抵涉于怪异者十之七八亦洪迈
    夷坚志之流未附元祜党籍一碑与全书体
提要 第 2a 页
    例颇为不𩔖考录中所记马默思郭真人诗
    纯盖默之诸孙默在神宗朝以户部侍即宝
    文阁待制致仕奉祠后入党籍南渡以后力
    反宣和之政以收人心凡党人子孙皆从优
    叙故张纲华阳集中有论其除授太滥一疏
    然士大夫终以为荣纯载是碑盖以其祖之
    故亦陆游自称元祜党家之意云乾隆四十
    二年九月恭校上
提要 第 2b 页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臣/)陆 费 墀
提要 第 3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陶朱新录       宋 马 纯 撰
 朴樕翁单父人也建炎初避地南渡既而宦游不偶
 以非材弃遂侨寄陶朱山下藜羹不糁晏然自得虽
 不足以语遁世无闷之道其山泽之癯乎因搜今昔
 见闻裒缀成帙目曰陶朱新录凡讥讪悖谩悉不录
 焉绍兴壬戌孟夏序
绍兴间临安府教授许叔微字知可真州人家世通医
提要 第 3b 页
常以药施人知可既获纳荐将试之夕梦人遗诗云药
饵阴功陈楼间处殿上呼卢喝六作五莫晓所谓已而
预礼部奏名廷试中第六名上名陈祖言下名楼材俄
以文理优长升作第五果符所梦唱名日殿上傅呼谓
之胪傅故云呼卢借为胪也
吕吉甫知维扬日有吕川者卖诗于市句有可采者常
与吉甫赓和有赠吉甫侄注少卿诗注好道清修之士
也诗云峨眉月浸千秋雪太华峰摇十丈莲一见升平
提要 第 4a 页
玉清客雪莲声价顿销然又有赠致仕郭朝仪诗云漫
道任公钓有神六鳌无迹海生尘争如静卧南窗下兰
菊从教秋与春
有人题诗于太行山石壁上或以为仙云太行千里连
芳草独酌一杯天地小醉卧花间人不知黄莺啼破春
山晓
王将明作馆职时梦随一道人行山间长松夹径松根
有故灶遗址俄至一室尘埃盈尺壁上挂一拄杖僧笠
提要 第 4b 页
道人拂壁间尘有诗云白发高僧苦爱山一瓶一钵老
山间只因窥井动一念从此松根丹灶閒道人曰此汝
昔所居也将明意欲留曰未可遂觉决日馆中曝书偶
取一小说其间记妇人窥井生子事话其梦于众
靖康间京城破有贾舍人者甚儒雅无金帛子女之畜
尝题一绝于壁云愁见干戈起四溟恨无才术济生灵
不如痛饮中山酒直到太平方始醒
内侍童师敏贯之养子也为太师蔡京府承受每有奏
提要 第 5a 页
请传达御前政和六年春师敏从驾过延福宴饮是日
不果到府第以状申白京京以绝句荅之云闻说群花
烂漫开知君醉赏不能来临风对酒空惆怅不得相从
把一杯后十馀日上召辅臣曲宴焉
蔡京作相大观间因贺雪赐宴于京第庖者杀鹌子千
馀是夕京梦群鹌遗以诗曰啄君一粒粟为君羹内肉
所杀知几多下箸嫌不足不惜充君庖生死如转毂劝
君慎勿食祸福相倚伏京由是不复食
提要 第 5b 页
史徽东美大观间题南京道河亭上云谷雨初晴绿涨
沟落花流水共浮浮东风莫扫榆钱去为买残春更少

靖康间京畿士人往往南窜邓州南阳县驿有女子字
书清婉留题于壁云流落南来自可嗟避人不敢御铅
华却思当日莺莺事独立东风雾鬓斜
张彧字景安文潜之子也俊迈有家声一日赴调得蔡
州𣙜山市易务方欲出京当宣和间景龙门灯火极盛
提要 第 6a 页
晁以道自颍昌来潜观遇之途景安欲拜而止之曰岂
非小字僧哥者乎曰是也乃邀登酒楼饮酣赠以诗曰
璧水衣冠明玉雪市楼风月话江湖莫学群儿败家法
入门无不曳长裾景安建炎中为陜府教授
吏部侍郎陈彦修有侍姬曰小姐气羸多病所服率钟
乳丹砂睡则多异梦于园囿游处动作别是一尘寰也
多向骨肉言之医者引神农书云脏虚多梦亦不以为
异宣和间一夕梦少年挟升酒楼饮酣少年执板歌以
提要 第 6b 页
侑酒觉犹记云人生开口笑难逢富贵荣华总是空惟
有隋堤千树柳滔滔依旧水流东姬后生子名章为广
南郡倅
张乖崖与傅逸人有旧诱之仕傅曰前已是相许也遂
止开宝中张与傅会于韩城终夕谈话诸邻病疟者皆
不发故乖崖公有诗云每忆家园乐名贤共里闾剧谈
袪夜疟幽梦得乡书渐长性情懒隔年音信疏终嫌累
高节不得荐相如傅每发家书必先梦故云又予外祖
提要 第 7a 页
母文氏潞公之女也凡见潞公花押必剪收云能愈痁
疾也
黄定者于绍圣间有以牛目司马温公者因作冤牛文
曰华州村民往岁有耕山者日晡疲甚遂枕犁而卧乳
虎翳林间怒髭摇尾张势作威欲啖而食之屡前牛辄
以身立其人之体上左右以角抵虎甚力虎不得食垂
涎至地而去其人则熟寝未之知也虎行已远牛且未
离其体人则觉而恶之意以为妖因杖牛牛不能言而
提要 第 7b 页
奔辄自逐之尽怒而得愈见怪焉归而杀之解其体食
其肉而不悔夫牛有功而见杀尽力于不见知之地死
而不能以自明向使其人早觉而悟虎之害己则牛知
免而获德矣惟牛出身捍虎于其人未觉之前此所以
功立而身毙呜呼观此可以见矣天下之害甚于翳虎
忠臣之功力于一牛嫌疑之猜过于伏体不悟之心深
于熟寐苟人主莫或察焉则忠义之恨何所自别哉傅
称妾佯僵而弃酒上存主父下存主母犹不免于笞古
提要 第 8a 页
有忠义获罪言犹谅夫客有目牛之事亲过而吊焉余
闻其语感而书冤牛云又自跋云是牛也能捍虎于其
人未寤之前而不能全其功于虎行既远之后其见杀
宜哉
陈君向少年在京悦一小鬟有诗云无情今古垂杨岸
客舍不禁风絮乱他年若解拂人头只恐青青颜色换
又有春色新晴诗雨过园林春半时新晴花卉弄妍姿
有情红蕊凝烟重无力青条带露垂解后酒杯成独酌
提要 第 8b 页
艰难觞豆与谁携看今尽迓回鸾仗独恨青青嫩柳枝
末句多不晓所谓时君向七十馀迎驾道旁盖有所睹

岳州有道人衣冠甚伟市人有指笑者因竞入至郡郡
将令当直司问状道人援笔书曰无事乘闲入洛阳便
蒙州主问行藏家居北斗魁罡下剑挂南辰月角旁众
异之趋呈守守急召之已失所在
文潞公为越之诸暨宰鼓楼新成书一绝于上曰挂向
提要 第 9a 页
楼头一任挝挝多挝少尽从他黄紬被里贪春睡舒出
头来道放衙有不相喜者以诗达时相吕文穆公意其
不事事欲中之也文穆见诗曰此人有宰相气榜客次
云候越州诸暨知县文彦博到即时转报文公罢官归
铨曹有人告之公不肯往见或者再三勉之而往文穆
一见大喜出诸子拜之曰他日皆出陶铸又出文靖见
之曰此子他日与公同秉政后皆然
解州安邑盐池广数舍中有大渠作畦种盐于渠旁畦
提要 第 9b 页
下结盐为底厚数尺每日暮引渠水平池次日昧爽前
即有大风起于池上谓之南风天欲明风止畦水皆成
盐矣去池数步即无风但闻其声渠水之源曰涌金泉
出夏县界有巫咸河自夏县西南巫咸山旁谷中来此
水能败池盐故作堤防之南风盖无日无也
西洛自天津桥东至下浮桥谓之聚宝滩多美石间得
玛瑙司马温公独乐园在水南其孙桢浚井获块玉于
其下无瑕极美盖洛阳水南北池中皆有宝而河滩特
提要 第 10a 页
为水荡涤而见故得名焉
蔡君谟为谏官时父母留乡里因通家信云谏官不是
稳当的差遣若缄口不言则辜负朝廷愿大人勿忧也
笔法劲密在其孙伸字伸道处名公题跋甚多
王恩太尉自亲事官出上皇时为三衙其夫人为买妾
甚美恩方诣之见恩髀间雕青惊指曰此何物也恩忽
自失而回谓夫人曰所买何等人必良家子遂访之妾
具言母县主也父死贫故见鬻乃呼其母至不肯言其
提要 第 10b 页
实又谕之曰不要尔还直顾但言之方道其事与妾同
恩遂呼诸小史之未婚者令妾与母自择配得一少年
其家亦仕宦父为右职即命归白其父具聘礼恩又以
数百千为资送奁具戒其婿使善奉其妻之母焉噫恩
本一卒而有士君子之行宜其贵也
西施古名姬多不知所谓盖越之萧山诸暨之间有东
施西施二村至今犹存盖西子生于西村者也
王彬灿然为予言宣和间沿檄至金州石泉县县在乱
提要 第 11a 页
山深处有异人古貌美髯皂袍韦带游城市间暮即归
追之不可及皆莫知其甲子道人云山间如此者有十
馀辈其二常出至邑中傅数世见之余但闻樵牧者时
相遇耳又商于诸山旧傅多异人盖其地灵秀而然有
一山樵者尝闻音乐声宣和乙巳春夏间其山崩出一
洞穴层级而下往往有石榻石椅之𩔖初级有石龙首
吐杂色药圆前一石人以柈接之皆如生成第三级宽
博如十许间屋大其下尚远人未敢遽往也不知何名
提要 第 11b 页
似在上洛县中
王绎思和𨼆于医宣和间道教兴尝作侍宸旧姓姚号
丹元子能诗东坡诗集中所谓姚丹元者是也或云数
百岁人屡易姓名周流人间予尝识于山阳然不见其
异但云能幻术有林审礼作河南宫教其叔与思和甚
密言异处甚多如钟离吕公皆与往还一日其叔临启
手足治命其子因思和求荆南日华先生为荐福思和
乃以书令林子躬诣先生既至先生方负暄屋角即拜
提要 第 12a 页
之不顾而入林子日亲其门几半月忽召入令具香烛
肴醴之属命黄冠设科仪如常已事梦其父曰吾今得
为华阳散民其子乃辞先生归抵京谒思和不值其家
云适与一道人饮玉楼未归乃往就见之方欲前致谢
思和迎曰且喜贤尊已作华阳散民矣又欲拜之辄止
令先拜席面一美髯道人道人曰只今往奉谒饮散林
子归询其仆未尝有人投谒也乃就枕小憩偶举枕见
下有字视之云钟离来始知向髯道人乃钟离公也思
提要 第 12b 页
和间与林灵素不合而死或云为灵素所毒思和亦常
先谓人曰不可住矣又须且去人有求长生术者即勉
人以忠孝云自当得之或以谓谪仙人然有妻子与常
人无异为医官出入权贵之门中间亦尝编置山阳
河南监酒范伯言于予云其先蜀人同孟昶归朝过栈
阁一女坠阁道下众谓已死迫行无如之何后二十馀
年女之昆弟有宦于蜀者过女坠处闻人云近有女子
时出独行阁道上诸范意其妹也秩满代还果与相遇
提要 第 13a 页
云初坠时为所乘轿左右护藉之至地偶得不死食草
木根苗渴饮涧水闲即兀坐念何当得出积思精专久
之不觉随念身已登栈道矣自后意有所往身辄飞至
兄弟欲与之归云此间甚乐不愿归也欲强邀之忽望
远峰飞去遂不见
郭行字思诚不知何许人自云举进士不第遂学道不
食唯饮酒先祖(马默/也)知郓之项城县日惠然见访素昧
平生一见如旧乃云与秘丞前生同𨼆华山来时先祖
提要 第 13b 页
官秘丞也后郭死期年有戍兵还自陜右过华阴见郭
托附书并诗与先祖云汶上欢然喜再逢为言相忆白
莲峰死生决定归真性岁月休教改旧容漫把文章添
野录奈何官爵自天钟南山记得登临处闲却烟云千
万重因发其墓唯杖屦而已书中云非晚复得相见先
祖谓物故颇恐已而寿至八十一康健无病岂仙家所
谓非晚旦暮之谓也先祖有思郭真人诗云郭也三峰
秀文章似性淳汶阳初识面谓我旧相亲题诗叙游𨼆
提要 第 14a 页
于今经几春有家归未得西望涕沾巾又题华山图云
南山南面五千仞瀑布飞来自山顶真人言我昔曾登
争奈今生都不省华山北面始披图万壑千峰一一殊
长记真人言向我曾豋山顶看寰区
凤翔太守邵䶵仲恭信事于仙姑即于真人也其人甚
异一日本司干官汤东野沿檄自京回至凤翔境上憩
于村邸忽见一妇人携十六七女子行于田野中𨼆约
似于真人遂令虞候邀之曰未暇往见恳到凤翔致意
提要 第 14b 页
龙图谓邵公也汤至府谒邵道其事邵曰真人寝于某
家今数日未觉因同往视之方酣睡室中凝尘满席又
数日真人睡起邵询以野店所见云向有木筏提举在
此如龙图相待极厚有一女久病令某治之某告以止
数年人此时不须医俟数尽待与将去一佳处今闻数
至往践前言也又问将往何处不荅自此声益著后召
赴阙不肯往宣和间羽化于陜西有大洞真经传于世
真人所行术也道藏固有但缺而不全
提要 第 15a 页
奉议郎开封王梁末才元之弟侍母仁寿郡主靖康丁
未秋自汴泛舟至京口舣舟闸内遇辛道宗下军叛大
掠城闭舟不得出而官纲塞河遂不通行老幼七十馀
人皆泣尽日晡群盗大呼于岸以金诱舟人令指骨肉
所在才元举家志诚诵大圣救苦观世音名号及大悲
神咒求哀请救次日贼登舟囊橐一空又次日贼搜掠
妇女时妻女辈皆匿避船隅舟人有告之者贼刃刺隅
中皆不中亦不见有人贼反棰告者以为诞而去至辰
提要 第 15b 页
时满船红光䓇然须臾光中见大圣以真珠帽冠其顶
谓曰我来救汝一家即𨼆不见又少顷有红巾之士持
红色合一枚来云统制令傅语无惊恐视之乃辛道宗
之子也午间其渠魁姓郭李人同馀贼并散官军至仍
揭榜禁其侵掠追取所失之物得百分之十乃自陈愿
以其馀犒军实避祸也二渠既去继以羊来为惠又有
问劳人来凡月馀脱祸尽室安全初非亲旧不知何以
得此咸谓大士阴相之力才元乃镂板广其事劝人持
提要 第 16a 页

处州都监厅白直兵士得牛肝一片破之觉有物坠刃
下视之舍利满中一一圆明如小石子亦异矣
内宫人有物故者皆殡奉先寺四时遣中使致祭岁久
立冢累累相望一日中使在彼方馔祭食监庖小吏假
寐堂上彷佛见数尼艳妆相倚出半身于屏间惊觉即
无所见乃复寐如初顷之又出且拊掌笑相语曰又睡
矣小吏乃大呼起逐之忽失所在但蹑袈裟断落一角
提要 第 16b 页
在地即非梦也虽异之亦不甚畏盖其处素多怪人以
为常至暮又出一黑手于幕下取所割肉屑而去庖人
大惊喧呼久之乃定翌日视幕外有遗肉因迹之入院
后一土室而尽募人入其中有一物卧地上人形枯黑
如腊遽命舁出乃一妇人喘喘然尚有生意手犹持肉
屑徐哺之以粥饮经宿始能语云我院中林家妇夜为
人引至此不知岁月久近每馁即出取食亦不觉身之
去来也遂访之寺前果有民家云失妇已数年不知其
提要 第 17a 页
鬼诱去即送回家月馀方死
通判监酒赵诗者昔在学校尝因祭丁熟寐众与戏以
香烛花果楮镪之𩔖设供于卧榻前而潜伺之寝者既
觉见之曰我已死耶嘘唏不已少顷复寐久不复起视
之真死矣乃撤供设之物竟不敢言其所以于人岂乍
觉见此惊散神魂遂不复还干也耶事有不可知者
伊阳深山中有黑松山平高四十里其上皆大松有二
株尤大一号大将军一号小将军大者围绢三疋小者
提要 第 17b 页
围一疋木客取材于此者皆祭之以绢围讫造幡挂其
上政和间求明堂柱而邑官以无中程者闻既而有人
告发云大松不可出小松可取也乃命告者以官而令
佐皆谪已伐之亦不可出告者寻死今独大将军尚在
而小者委于山间惜哉
崇宁间单州之成武民屠牝豕得物于豕腹破之乃象

大观间家府君监杭之商税院摄职官行县至昌化闻
提要 第 18a 页
邑人云顷年山中居民一夕闻虎斗声中夜忽大吼数
声遂寂然及晓视之见二虎头八蹄而已疑其方斗别
有猛兽遇而两食之后数年果有人见异兽于山中金
毛五色如所画狮子是必食虎者也竟不知其兽之为
何名也
刘豫改奉符县为泰安军近县数处神祠忽传请药辄
得病者折空纸于案上焚香祈拜起视之必有药服者
寻愈任辅之公弼时宰奉符验之不谬如是半月馀方
提要 第 18b 页

大观间有龙起于钱唐龙山石桥下天宇澄霁万目共
睹方起时以后足挈一巨石俱升至半空跳玩一食久
忽委石竟去巡检者亦出观适至庭下会石坠遂震死

绍兴九年四月会稽报恩广孝寺浮图灾先是有童行
为军中掠为兵已而逃归因留洒扫塔下一日闻其上
恟恟之声登塔视之复闻在上历数级顾视其下火已
提要 第 19a 页
起矣计穷乃仰穿至天门登相轮而火渐迫益急仰见
一朱衣人铁冠赤面黄髯立其杪遂哀祈之朱衣人俯
曰闭目抱相轮大呼三声即免如其言声绝而塔心木
坼相轮坠掷其人于旁舍屋背上虽瞢然如醉而略无
伤时救火兵民皆闻塔上有呼声一兵官坐胡床监护
于其下偶起直胡床兵士适至而值相轮落碎首而死
次日相轮犹热甚不可向近而逃兵抱持之初无所损
非物阴相能无伤乎
提要 第 19b 页
绍兴己酉永嘉灾前数日有熊自楠溪至江浒跃入小
舟渡至城下初不惧人命猎士杀之时高开府世则寓
城中谓其倅赵元蹈曰熊于字为能火郡中宜慎火赵
笑不以为然果延烧居民舍十七八独州治存焉
永嘉瑞安县南有大江阔与钱唐相埒去海门甚近土
人云昔年大雨中有二龙一青一白斗于波中涌浪如
山斗不已雨益甚水大涨民甚恐忽见一金龙自海门
来其大数倍二龙望见皆遁金龙至江心亦没于水雨
提要 第 20a 页
乃止风浪息民始安
汉州举子王文昌政和间在乡里读书于南禅寺后山
有古木甚巨其中𨼆𨼆常有笙箫声间闻龙麝气一日
雷震树中有白龙腾出若巨练萦纡霄汉间木寻枯死
雷氏女子十馀岁日戏庭中刹竿下一日忽于土中得
新黄铜钱十馀自是日有所得几月馀凡得钱数环他
人无复获也
从伯马伯者任青州益都尉交代乃老举人也云初在
提要 第 20b 页
乡里庵居郊外一夕有盗雨中穿窬入乃谓之曰汝冒
雨夜穴壁良苦度汝必不得已也盗以实告曰我非素
为盗我营卒也博输军号不敢归乃来相扰尔尉曰吾
有绢二疋因取赠之启户出之盗拜谢去诘旦又诣营
为请于军校得不治其罪亦不言其为盗也次举知交
勉就试犹豫间卒叉出灯下尉曰何复来耶盗曰某自
前年蒙秀才恩惠自誓死生必相报今不幸殁于军前
知秀才欲赴举故来遂失所在既而赴举试前盗以所
提要 第 21a 页
试题送出累场皆然悉不谬果获荐至南省亦然迨陛
试卒又形见曰内中某不敢入矣秀才勉之已而登第
卒又出曰若遇益都尉不可不受有数人负命者在彼
至时某亦当从相助后果尉是邑到官未几有告群盗
聚某村中尉率众往捕会马骏尉与厅吏先至群盗皆
就执乃叱令递相反缚毕而部众方至盗惊曰向见马
后甲士百馀人某故不敢动所以束手也
靖康间都尉钱景臻既捐馆舍而火焚其第蔡京赐第
提要 第 21b 页
在梁门外即阊阖门也南临汴水北枕通衢连楹千百
壮丽冠天下时籍没入官乃借钱氏大长公主居之未
几颇见怪卓椅之属皆白昼自行一日有栲栳历阶而
上周流堂庑数匝忽舍于中堂钱氏子弟婢妾环视莫
敢近遂呼小吏辈令举之凡数人方能动其下一妇人
髻子红巾约之膏泽光润如新沐状众大骇异莫测栲
栳遽复自合相顾之间已失所在
绍兴间察判白彦行新昌山中见一大蜈蚣阔数寸长
提要 第 22a 页
丈馀绝道登山而去从者为之留少顷方敢行
平阳县廨中多鬼出为怪郑栎年宰是邑好饮一日醉
归有一婢掖至中堂坐榻上因举扇嘱婢扬风凡数扇
婢忽掷扇于地曰无恁地工夫言讫不见始知鬼也本
欲玩人反为醉令所役而去亦可笑也
仆妻姑之夫郑参秉乂言政和中监中山府甲仗库目
击一医者为市人执以为盗不承忿争至府医者云去
年以医入山中行一十里越一岭岭下山川奇秀忽一
提要 第 22b 页
猴挽驴不可却竟与之入道左山溪中无复径路行二
十许里见泉石清丽复有猴千百为群跳掷嵓谷间至
一石室有巨猴卧其中如人长察其有疾且异其事乃
为视脉又内自谋曰不过伤果实耳既示之猴首肯似
晓人事遂以常所用消化药饵四五粒辄利者与之盈
掬饮以涧水恐猴久必为患故多与药因欲杀之也复
令一猴送出既归不敢再经其地意猴必死恐为群狙
所雠年馀偶至山中果一猴复来引驴察无他意遂与
提要 第 23a 页
俱行至前石室病猴引其𩔖自山而下见之大喜跳跃
于前众猴争索药所携悉分与之至空笈病猴乃以白
金数十匣衣两袱赠之令向猴导以归某鬻衣于市遂
与市人见执实非盗也愿从公皂行验之帅异而许之
至挽驴山间大呼曰猴我愈尔疾而反祸我度尔必有
灵岂不能雪我耶俄一猴出初不畏人从吏与俱入府
中猴啁𠹗厅下指画若辩理者帅大奇之即以衣银还
医者猴亦奔而去
提要 第 23b 页
政和初郭待制照晦之守青社其子尧咨字献可者居
东庑外书院中一日雨过地微润乳媪忽陷足于地中
足出而鞋落因俯首取之鞋稍入地乃探取之至不可
及遂白献可命数卒掘地取之望虽见终不得鞋
宣和壬寅癸卯岁每夏洛中辄有物如熊状又如十五
六小儿蓬其首往来城市间昏夜即出飞空而至号曰
黑汉往往入人家妇女小儿遇者至有被㧓伤致惊痫
疾民间传以为畏故庭户多张灯烛及设柳梃以却之
提要 第 24a 页
予外祖母文潞公女也时居清河目睹其怪初间如千
万小铃声又如百十小儿呼声少顷庭下如张重雾即怪
至灯皆暗无光又须臾怪自空下其状如熊目光射人
左右瞻顾复腾而去亦有密捕得者捶之如百糠囊以
刃刺之往往反中其家人由是莫敢害河南尹范致虚
遣使醮于嵩岳乃绝先巩县有石炭坑相传有炭精时
出惊扰人村野畏之形如人长丈馀裸而黑因目曰黑
汉洛人疑是此怪故亦谓之黑汉
提要 第 24b 页
先祖元丰间仕广西漕计时经交寇熙宁八年入省地
作乱过屠邕州等诸郡无遗𩔖凶焰甚酷广人畏之相
去未久又傅交人起兵郡遣人觇之云是交州界峒中
槟榔木忽生瘿渐大俄闻其中有啼声峒丁因剖视之
得一儿遂养于家及长乃一美妇人婉若神仙即献之
峒主交人求之不与于是举兵伐峒灭之掠其女而去
号曰槟榔女
颜公弼存道元祐间作临江军新淦令俗喜击鞠一日
提要 第 25a 页
有木丸损且破得一水晶丸于破中俨然有真武像及
龟蛇𨼆其内周旋宛转而像不欹倾端然常正立于中
亲屡取观之
崇宁间东阿董熙载饮于村落醉归坠马卧道次马缰
持于手忽有盗尽解其衣又欲其马方俯首取缰马遽
齧盗髻不得去逮熙载醉醒尽复取所失物马始纵盗
噫为人臣仆而不尽力于君主者曾是马之不若也
建炎间收陈州贼杜用军于陈之邓湾统制官曹寔韩
提要 第 25b 页
宏守统制王涣寨门中夜闻小喧徐拥一美妇出斩之
行刑者语二将曰某屡斩无辜矣重自叹息又曰适妇
人自云陈之胥妻也早来王统制得之贼中欲与之通
不允已刺一刀适又逼之妇人曰统制军官也随都统
来破贼本为百姓除害若要新妇充婢使则可若欲见
私所不愿也王涣欲强之且曰我当杀汝妇人又曰如
此统制亦贼尔一死何惧遂命斩之二将嗟叹通夕不
能寐噫保其贞洁而不惧死虽古烈女不为过也
提要 第 26a 页
诸暨县孝义乡有俞判官庙祈求雨𤾉颇著灵应相傅
其初本村落间逐什一者无家不知所自来临死自云
本天曹主雨雪判官尝指其地曰我死当庙食于此既
而六月飞雪厚数寸乡人乃即其地建祠祀之绍兴癸
亥暨阳旱邑官迎其神置大雄寺建道场祷之时六月
神至寺日殿前当空有片云生须臾飞雪著瓦有声敞
扇接之良久乃消寺中寄居及僧行往往见之少顷即
止然竟无雨岂天数有定不可违也
提要 第 26b 页
内侍吴昙子云尝说宣和间夜直禁中与同列博忽一
毛手出灯下且持灯而去视之乃巨猴共逐之即委灯
失猴所在他日上直复聚博灯下戏相谓曰猴将复来
乎少顷果有一物至惊逐之乃巨猴也又失所在
扬州参议厅舍其中堂每日暮有碧牡丹出地中视之
如水影以足蹙之蓬蓬然散如金尘而灭前后政往往
见之其宇起于兵火后疑地中有埋没金宝但未有人
决意发之尔
提要 第 27a 页
舒亶作尉日斩弓手自劾由此知名至显官一日独对
便殿神宗望见初入门时若更有一人影随之上惊问
其所以亶具言弓手之魂常在臣左右上令具状进呈
即印以御宝判送付冥司权放托生命亶归密焚之已
而果不复见
徐州有村人猎兔见一狐毛色深红逐之不可及又山
东人捕狐以瓦笼置鸽其中狐绕之垂涎因触网或能
人言略可辨逼之乃嘷耳
提要 第 27b 页
河阴南广武山汉高皇庙在其麓殿前有八角井曰汉
泉井中三鱼一金鳞一黑一如常半边鳞肉与骨皆无
独其首全与二鱼并游水中但其游差缓不复有扬鬣
拨剌之势观者凭栏俯窥虽异之而犹未审一日有堕
井而死者因浚之遂得三鱼鳞色如在水中时半边者
五肉皆无方大异之后复置水中至今三鱼尚存俗传
汉高皇食鲙庖人治鱼及半而楚人至仓皇弃鱼井中
而遁此语固无根难信然已刳之鱼而游泳不死亦可
提要 第 28a 页
怪也
河南颍阳县北十五里曰倚箔山山有洞若三间屋大
洞中潭水深不可测人或渎多致雷雨之变时有笙箫
闻于洞中移时乃止盖龙吟也宣和末予官河南沿檄
与县令陈公游焉或云欧公见神清洞处紫云傍山若
倚箔然故得名而神清之字见于石壁上时有张道人
居洞前茅屋中其人清瘦轻强眼颇碧色举止若儿童
大朴未散者他人居此者率不过月馀必有怪恐怖而
提要 第 28b 页
去甚者雷雨挈置山下独张居已三年初无所见又一
僧极山野衫衣蓝缕与张同处亦已数月似有行业者
张云凡潭水微动须臾有云生于水上稍出洞去即山
下必雨雨止云乃覆山有龙复归数日前僧坐椅诵法
华经于案忽潭水动但以为雨候俄一白蛇出水中其
大如梁由僧之前右绕盘于左其高如椅僧张皇恐怖
入室闭关潜窥间僧无如之何乃厉声曰龙王之出必
欲闻经老僧为龙王讲此一品既终回施甫毕蛇由旧
提要 第 29a 页
径右绕入潭中后僧先去张复年馀亦不知所之张又
云尝遍走此诸山中有洞穴数十皆不知名往往有人
骨积于旁一日至洞中行数十步觉地软扪之乃行大
蛇背上急奔走而出又云亦有好洞穴但深僻不可居
路险常人难到盖张登山由石壁其上如飞故能深历
也倚箔山顶有石盆侧倾向日谓之快活窠邢和璞算
星处也有鸟道可登游者行此道未至而张由石壁先
至也亦疑其必有术但叩之唯言无能而已
提要 第 29b 页
政和间相州每夜二鼓后有人呼于街中曰华二哥家
家闻之莫测谁何有韩氏子偶宿旅舍闻其呼顷之声
稍入邸中遍历诸舍呼过韩子乘酒戏应之其声寻至
枕边大呼曰华二哥韩以被蒙首不敢动凡半年乃绝
竟不知何怪
予家一镬置熟鸭子数枚未食间忽闻其一作啐啐声
惊取附耳听之如伏卵已成欲出壳者疑其煮未熟恐
尚生活既剖之黄白宛然与众无异噫岂有物使然以
提要 第 30a 页
警杀生者乎
予亲刘十七郎中家一日与客正坐一犬忽人立捧茶
瓯而出客大骇郎中公不以为异茶啜讫还以盏付之
犬既去行数步掷盏于地而毙盖人不怪其怪自当其
祸也
政和间川人杨杰朝散知齐之长清县其家鸭卵破之
得一物长寸馀如人形作男女相屈一足眉目口鼻手
足腰腹悉具被发垂颈乃腊之既枯而胁骨茎茎皆𨼆
提要 第 30b 页
起与人无异亦怪矣
密州高密县刘三郎者以商贾为业久之销折殆尽因
夜过一桥闻人呼其姓名曰汝善人也我借汝钱本刘
问君何人曰我守此钱久矣未有人可付之又问他日
当何奉还曰若遇东来生即还他日于桥下果得钱万
缗自此累镪甚富刘素有催生药每施人一日自文登
归道中有孕妇临蓐两日不分娩颇危困与药服之立
产男翌日其人谢刘甚勤且以刘自文登来乃字其子
提要 第 31a 页
曰东来生刘惊悟曰比者神人所告钱主也即以其钱
十万缗还之具道其事由是二家置屋居如骨肉焉
宣和甲辰春三月二十一日沿江大风坏官私舟船数
千艘先是有江州德化县进士周持志宿马当市中夜
闻人语甚喧视之鬼神千百执绛纱笼而过中一人云
二十一日大风当取若干人以舒迈纲纲官赖通管押
旁一人目之若曰恐人闻其言也周至日抵湖口县谒
巡检道所见众不以为信忽催纲吏人入白有舒保义
提要 第 31b 页
名迈不肯行舟乃召舒询其所以亦讶其姓名与周所
闻合也舒曰夜来梦神人云今日当大风要迈纲官赖
通恐果有风涛之虞本住落星寺下乃迁于此因留周
与舒饭未举匕箸风大作赖通者方料理樯䌫之属失
足溺死
宣和间舒州司录李知雄云顷赴调寓居京师一日乘
马过旧曹门角路遇回风盘旋马首不散俄昏然如醉
时头上席帽为风飘不知所向既归觉愦愦不佳乃就
提要 第 32a 页
枕梦为人召去至一官府有朱紫二人据厅事揖李同
坐紫衣者谓李曰且喜同事绯衣者举二指曰他尚有
二十年在久之李辞去紫衣又曰候吃南食著南衣于
南窗下相见既觉异之后偶到曹门外泰山庙见向所
失席帽挂于庙中录事堂椅子上
郭尧咨献可妻高氏日诵白伞盖咒郭氏兵火后避地
山阳一日献可谓之曰汝诵此咒何益因戏指所畜猫
曰能令此猫托生为人否高氏遂于猫前诵其咒是夜
提要 第 32b 页
猫果死献可以为偶然又数日捕得野猫又谓高氏曰
能更使此猫为人乎高为诵咒其猫夜亦死
蔡州赵旻开肆货盐于江州生一女小字招儿二岁不
能语因出见宝林寺童行周法昌遽拽其衣大恸父母
惊异之其女忽语曰此我前生子周伴僧也我本坊前
卖煎鱼周嫂年五十六以心痛而死三年不得功德在
地狱中绍兴五年五月二十一日天赦蒙放归梦于其
子求功德云诵太上救苦经千遍可免遂于太平观求
提要 第 33a 页
得其本诵之数足乃生为狗其子诵不辍至万遍遂生
于此赵旻乃镂板广其事以为劝云
旋风中必有鬼神盖有是理仆顷年作河南司录因行
县至渑池道中有旋风自西山来卷尘埃上干霄汉仆
念俟此风近当下马避之既而相去百馀步忽转而之
北行一里许又转由西北绝山而去然所转诘曲皆由
径路真其中有物
眉山人程之祥朝议字单父云崇宁间蜀中大水江中
提要 第 33b 页
流下一褐衫长二三丈为人所得先是有数猎人从禽
于峨嵋山行十馀日忘路之远近者至一处山川极雄
深隔涧有长人踞坐旁一虎驯若猫犬因发弩以药矢
射之乃仆虎乃转而去猎者欲过涧视之腥不可近即
登大树伺之须臾其辈五六人或男或女来视中箭者
左右瞻视若求其雠既而扶舁以回猎人归话于人皆
莫知之至是始验其不妄深山穷谷固有异物也
茅山蒋景彻先生云大观间有汤法师道童年十二三
提要 第 34a 页
偶戏于高居洞前掬流水见丹一粒若朱樱自洞中流
出因掬水并咽之忽觉丹自脐中飞去自此亦不食父
母闻之以为病取归强以肉食入口即呕哕乃强食七
窍流血香馥无腥秽气血绝趺坐而终汤闻之叹息曰
父母愚甚贼此子也
知江宁县叶义问字审言前任钱唐知县日适当兵火
扰攘之后有诉百姓十三人杀其家老幼七口劫取财
物县中捕之尽获其贼未至县治中偶三人已死九人
提要 第 34b 页
皆伏罪一人不承甚力叶念十二人既已伏辜此一人
亦可悯也私欲出之是夕梦一小儿云知县所欲贷者
乃是前日杀儿之人及尽见其家被害七人既觉引囚
令具所杀人老幼形状独不具此小儿者叶乃问不承
者云杀小儿者是汝何可讳耶因垂涕俛首伏罪案遂

内侍吴子云言宣政间禁中有木犀一株雕栏漆槛封
殖甚谨有中官典领之每有花落辄收取之进呈虽一
提要 第 35a 页
枝一叶莫有敢攀折者是时如柑橘之𩔖御苑种之皆
盛今永嘉平亦用为薪物有遇不遇也
大观间李成允奉使梓夔路抚谕群蛮溯峡江而上一
日治舟岸次属官辈纵步山间忽见桃花甚开十二月
也山川秀丽殆非人世比众方叹异其处旁一媪谓曰
虎且至宜速还俄闻虎声乃急登舟已见虎踞于岸舟
人不敢解缆断之而行少顷方疑花发非时媪独无惧
虎色乃悟其非人岂灵仙山鬼之窟宅欤
提要 第 35b 页
甲交先生忘其何许人国初登进士第庆历间先祖作
举人时其子宰金乡每询父所在百计求得之多坐卧
于屏风上动作无常竟去不知所之后寓淮阳军馆于
富民周氏喜延方外士有来者先生辄极口骂之无敢
留者先生饮食如常人未尝出城而人有见于数百里
外与之语者时与周氏小儿戏取壁土爇之悉成香或
当其饮即以酒和土握之遂成墨异事甚多一日别之
往陜右曰闻彼有人可教尔少时即回周询之乃叹曰
提要 第 36a 页
我欲去矣求一人授吾道竟未有也然不以授周建炎
间先生犹在濮阳
一士人有婢怀孕主母怒强主父捶之解后致死乃遣
仆𨽻瘗于郊外婢忽自外入谓主人曰君以我死不复
能来耶遂直造旧室视其帏帐皆已撤去即求取复置
如初自此杂群婢中无异乎昔主母大怒月馀忧卒婢
遂专房又经年主人亦死婢乃不见其弟因话于人鬼
忽来见形欲害之其弟哀求乃云只要君肉弟先极充
提要 第 36b 页
肥后但存皮骨
苏庠字养直诗僧癞可之兄也山居以诗酒自娱高尚
不仕绍兴甲子年六七月间一道人投谒称罗浮山长
生道人江观潮其下有诗一联云富贵易逢日月短此
中难遇是长生苏疑其妄人亦漫出见之云本师黄真
人遣我来专致丹于先生苏以其无因益疑之乃荅以
与黄素昧平生不敢受丹江曰黄五代时曾知惠州后
避乱入罗浮得道今数百岁此丹当还黄真人至晚告
提要 第 37a 页
别欲去及五更兴叹惜苏之不遇也越宿苏颇追悔遣
人伺之江眠尚未起遂款扉就谒且叙昨日丹事今愿
得之江初以其疑不欲留苏再三逊谢方出丹授之并
教服饵法仍戒谨藏恐为鬼神所窃云服此丹当延寿
一纪临行又云若即服不见功不若俟有缓急然后服
苏虽得药终疑之有询者但云其事渺茫及岁暮忽苦
痰疾药皆不能下遂委顿闷绝众医束手请治后事诸
子乃议投以道人所留丹入口即苏次日下黑汁一缶
提要 第 37b 页
自是遂安方追感黄真人之事命其子入城访画史出
意图其像将奉香火月馀得之与送丹江道人酷相肖
无小异悬于净室朝夕焚香礼拜不少倦如是年馀一
日忽有一道人至庠适他出道人留书一卷属其子俟庠
归授之飘然而去庠归启视乃服气鍊形之诀自此闭户
潜修深得金丹大旨后云游峨嵋不知所终
王乐道之子名襄字幼安少年时居颖昌一日初春与
数客奕于天庆观有二道人携篮坐阁上指幼安相谓
提要 第 38a 页
曰唯此人差得须臾取一瓜于篮中分食之而坐客皆
不平其窃议谓观主曰适二人何者敢议吾曹观主指
一小房荅曰一人寓此月馀彼一人不识也幼安徐曰
未必非异人今正月也安得有瓜果乎众方惊讶因往
观视阁边犹有弃瓜子在地自此日往伺之竟不复至
时幼安以父荫承务郎果为资政殿学士判西洛也
龙泉宰河阳杨仲京字德先云崇宁丙戌冬夜半忽闻
满街悲号声甚哀窥之见群狐百馀悲鸣奔突由南门
提要 第 38b 页
而出明年秋大水汴渠溢逆流横溃河阴被浸至宣和
乙巳冬狐复如是邑人皆忧水患明年金人渡河
宣和元年秋畿内大水中外皆具舟楫城中往往讹言
水至宣和末仆在河南司录时密县再自郑州割𨽻河
南府沿檄宿县境之超化寺寺在山间四面皆水其地
坎深一尺即水涌出盖寺基似浮于上阿育王舍利塔
之一也寺僧云比日京城大水其源自北去前数日先
闻塔下地中风雷声雨如霪水即大出横流满野滔滔
提要 第 39a 页
东去直抵京城盖兵之象也后果有围城之兆
有士人买妾既而卧病汪彦章以诗戏之其一曰但知
琼树斗清新不道三彭接有神处仲未闻开阁事维摩
空对问禅人封侯燕颔何妨瘦伐性蛾眉却怕颦从此
空花扫除尽定须嚼蜡向横陈又曰温柔乡里事还新
便拟尊前赋洛神定向中年多作恶非干尤物解移人
莫愁阿骛烦君嫁且学西施为我颦争似侬家无一事
从来婚嫁只朱陈
提要 第 39b 页
王安中履道任大名监仓日喜营妓路莹尝赠词书泥
金领巾上后安中宣和间作燕山宣抚使取途大名路
莹乃迎于道左安中因作玉楼春云飞鸿只解来筝柱
终寄青楼书不去手因春梦有携时眼到花梢无著处
泥金小字回文句翠袖红裙今在否欲寻楚馆旧时云
看取高唐台畔路
嘉王榜王昴作状元始婚礼夕妇家立需催妆词昴走
笔赋好事近云喜气拥门阑光动绮罗香陌行到紫薇
提要 第 40a 页
花下悟身非凡客不须朱粉污天真嫌怕太红白留取
黛眉浅处画章台春色
元祐党籍凡三著仆家旧有元祐奸党碑建炎间吕元
直作相取去最后者也其间多是元符间臣僚文曰皇
帝嗣位之五年旌别淑慝明信赏刑黜元祐害政之人
靡有佚罚乃命有司夷考罪状第其首恶与其附丽者
以闻得三百九人皇帝书而列之石置于文德殿门之
东壁永为万世臣子之戒又诏臣京书之将以颁之天
提要 第 40b 页
下臣窃惟陛下仁圣英武遵制扬功彰善瘅恶以昭先
烈臣敢不对扬休命仰承陛下继述之志司空尚书左
仆射兼门下侍郎臣蔡京谨书
 元祐奸党
  文臣曾任执政官二十七人
司马光 文彦博 吕公著 吕大防 刘摰
范纯仁 韩忠彦 曾布  王岩叟 梁焘
苏辙  王存  郑雍  傅尧俞 赵瞻
提要 第 41a 页
韩维  孙固  范百禄 胡宗愈 安焘
李清臣 刘奉世 范纯礼 陆佃(并元/祐)黄履
张商英 蒋之奇(元/符)
  曾任待制以上官四十九人
苏轼  刘安世 范祖禹 朱光庭 姚勔
赵君锡 孔文仲 孔武仲 吴安持 马默
钱协  李之纯 鲜于侁 赵彦若 孙觉
赵卨  王钦臣 孙升  李周  王份
提要 第 41b 页
韩川  顾临  贾易  吕希纯 曾肇
王觌  范纯粹 吕陶  王古  丰稷
张舜民 张问  杨畏  陈次升 邹浩
谢文瓘(并元/祐)   岑象求 周鼎  路昌衡
徐绩  董敦逸 上官均 郭知章 杨康国
叶涛  龚原  朱绂  叶祖洽 朱师服(并元/符)
  馀官一百七十七人
秦国  黄庭坚 晁补之 吴安诗 张耒
提要 第 42a 页
欧阳棐 刘唐老 王巩  吕希哲 杜纯
张保源 孔平仲 司马康 宋保国 汤彧
黄𨼆  毕仲游 常安民 汪衍  余爽
郑侠  常立  程颐  唐义问 余卜
李格非 陈瓘  任伯雨 张庭坚 马㳙
孙谔  陈郛  朱光裔 苏嘉  龚夫
王回  吕希续 吴俦  欧阳中立(并元/祐)
尹材  叶仲  李茂直 吴处厚 商倚
提要 第 42b 页
李绩中 陈祐  虞防  李祉  李深
李之仪 范正平 曹盖  杨琳  苏□
葛茂宗 刘渭  柴衮  洪羽  李新
赵天佐 衡钧  衮公适 冯伯乐 周谊
孙琮  范汇中 邓考甫 王察  赵峋
封觉民 胡端修 李杰  李贯  石芳
赵令畤 郭执中 金极  高公应 张集
安信之 黄策  吴安逊 周永徽 高渐
提要 第 43a 页
张夙  鲜于绰 吕谅卿 王贯  朱纮
吴明  梁安国 王古  苏迥  檀固
何大受 王箴  鹿敏求 江公望 曾纡
高士育 邓忠臣 种师极 韩浩  郁贶
秦希甫 钱景祥 周綍  何大正 梁宽
吕彦祖 沈千  曹兴宗 罗鼎臣 刘勃
王极  黄安期 陈师锡 于肇  黄迁
黄侠正 许尧甫 杨朏  梅君俞 胡良
提要 第 43b 页
寇宗颜 张居  李修  逢纯熙 黄才
高道恪 曹与  侯顾道 周遵道 林肤
葛辉  宋寿岩 王公彦 王交  张溥
许安修 刘吉甫 胡潜  杨怀宝 董祥
倪直孺 蒋津  王守  刘元中 王阳
梁俊民 张裕  陆表民 叶世英 谢潜
陈唐  刘经国 扈充  张恕  陈并
洪刍  周谔  萧刓  赵越  滕友
提要 第 44a 页
江询  方适  许端卿 李昭玘 向训
陈察  钟正甫 高茂华 杨彦璋 彭醇
廖正一 李夷行 梁士能(并元/符)
  武臣二十五人
张巽  李备  王献可 胡田  马田
马稔  王履  赵希夷 郭子旂 任璿
钱盛  赵希德 王长民 李永  李愚
王庭臣 吉师雄 吴休复 崔昌符 潘滋
提要 第 44b 页
高士权 李嘉亮 李玩  刘延肇 姚雄
李基(并元/符)
  内臣二十九人
梁惟简 陈衍  张士良 梁知新 李绰
谭扆  窦钺  赵约  黄卿从 冯说
鲁焘  苏舜民 杨称  梁弼  陈恂
张茂则 张琳  裴彦臣 李称  王绂
阎守勤 李穆  蔡克明 王化基 王道
提要 第 45a 页
邓世昌 郑居简 张祐  王化臣(并元/祐)
  为臣不忠二人
王圭(元/祐) 章惇(元/符)
右今准尚书兵部符备降敕命旨挥立石监司厅崇宁
四年二月日(此两浙常平司所立碑时天下/监司郡守皆立之后星变遂毁)
 
 
 
提要 第 45b 页
 
 
 
 
 
 
 
 陶朱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