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后记-晋-陶潜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搜神后记卷六
             晋 陶潜 撰
汉时会稽句章人至东野还暮不及至家见路傍小屋
 燃火因投宿止有一少女不欲与丈人共宿呼邻人
 家女自伴夜共弹箜篌问其姓名女不答弹弦而歌
 曰连绵葛上藤一绥(或作/缓)复一絙欲我姓名名姓陈
 名阿登明至东郭外有卖食母在肆中此人寄坐因
卷六 第 1b 页
 说昨所见母闻阿登惊曰此是我女近亡葬于郭外
汉时诸暨县吏吴详者惮役委顿将投窜深山行至一
 溪日欲暮见年少女子来衣甚端正女曰我一身独
 居又无邻里唯有一孤妪相去十馀步尔详闻甚悦
 便即随去行一里馀即至女家家甚贫陋为详设食
 至一更竟忽闻一妪唤云张姑子女应曰诺详问是
 谁答云向所道孤独妪也二人共寝息至晓鸡鸣详
 去二情相恋女以紫手巾赠详详以布手巾报之行
卷六 第 2a 页
 至昨所应处过溪其夜大水暴溢深不可涉乃回向
 女家都不见昨处但有一冢尔
庐江筝笛浦浦有大舶覆在水中云是曹公舶船尝有
 渔人夜宿其旁以船系之但闻筝笛弦节之声及香
 气氤氲渔人又梦人驱遣云勿近官船此人惊觉即
 解去相传云曹公载数妓船覆于此今犹存焉
庐充猎见獐便射中之随逐不觉远忽见一里门如府
 舍问铃下铃下对曰崔少府府也进见少府少府语
卷六 第 2b 页
 充曰尊府君为索小女婚故相迎耳三日婚毕以车
 送充至家母问之具以状对既与崔别后四年之三
 月三日充临水戏遥见水边有犊车乃往开车户见
 崔女与三岁儿共载情如初抱儿还充又与金鋺而
 别
王伯阳家在京口宅东有大冢相传云是鲁肃墓伯阳
 妇郗鉴兄女也丧亡王平其冢以葬后数年伯阳白
 日在厅事忽见一贵人乘平肩舆与侍从数百人马
卷六 第 3a 页
 皆浴铁径来坐谓伯阳曰我是鲁子敬安冢在此二
 百许年君何故毁坏吾冢因顾左右何不举手左右
 牵伯阳下床乃以刀环击之数百而去登时绝死良
 久复苏被击处皆发疽溃寻便死一说王伯阳亡其
 子营墓得一漆棺移至南冈夜梦肃怒云当杀汝父
 寻复梦见伯阳云鲁肃与吾争墓若不如我不复得
 还后于灵座褥上见血数升疑鲁肃之故也墓今在
 长广桥东一里
卷六 第 3b 页
承俭者东莞人病亡葬本县界后十年忽夜与其县令
 梦云没故民承俭人今见劫明府急见救令便敕内
 外装束作百人仗便令驰马往冢上日已向出天忽
 大雾对面不相见但闻冢中㕳㕳破棺声有二人坟
 上望雾瞑不见人往令既至百人同声大叫收得冢
 中三人坟上二人遂得逃走棺未坏令即使人修复
 之其夜令又梦俭云二人虽得走民悉志之一人面
 上有青志如藿叶一人断其前两齿折明府但案此
卷六 第 4a 页
 寻觅自得也令从其言追捕并擒获
荆州刺史殷仲堪布衣时在丹徒忽梦见一人自说已
 是上虞人死亡浮丧飘流江中明日当至君有济物
 之仁岂能见移著高燥处则恩及枯骨矣殷明日与
 诸人共江上看见一棺逐水流下飘飘至殷坐处即
 令牵取题如所梦即移著冈上酹以酒饭是夕又梦
 此人来谢恩
晋升平中徐州刺史索逊乘船往晋陵会闇发回河行
卷六 第 4b 页
 数里有人求索寄载云我家在韩冢脚痛不能行寄
 君船去四更守至韩冢此人便去逊遣人牵船过一
 渡施力殊不便骂此人曰我数里载汝来径去不与
 人牵船欲与痛手此人便还与牵不觉用力而得渡
 人便径入诸冢间逊疑非人使窃寻看此人经冢间
 便不复见须臾复出至一冢呼曰载公有出应者此
 人云我向载人船来不与共牵奴便欲打我今当往
 报之欲暂借甘罗来载公曰坏我甘罗不可得此人
卷六 第 5a 页
 云无所苦我试之耳逊闻此即还船须臾岸上有物
 来赤如百斛籥长二丈许径来向船逊便大呼奴载
 我船不与我牵不得痛手方便载公甘罗今欲击我
 今日即打坏奴甘罗言讫忽然便失于是遂进
晋元熙中上党冯述为相府吏将假归虎牢忽逢四人
 各持绳及杖来赴述述策马避马不肯进四人各捉
 马一足倏然便到河上问述欲渡否述曰水深不测
 既无舟楫如何得渡君正欲见杀耳四人云不相杀
卷六 第 5b 页
 当持君赴官遂复捉马脚涉河而北述但闻波浪声
 而不觉水垂至岸四人相谓曰此人不净那得将去
 时述有弟丧服深恐鬼离之便当溺死乃鞭马作势
 径得登岸述辞谢曰既蒙恩德何敢复烦劳
安丰侯王戎字浚仲琅邪临沂人也尝赴人家殡殓主
 人治棺未竟送者悉入厅事上安丰作车中卧忽见
 空中有一异物如鸟熟视转大渐近见一乘赤马车
 一人在中著帻赤衣手持一斧至地下车径入王车
卷六 第 6a 页
 中回几容之谓王曰君神明清照物无𨼆情亦有事
 故来相从然当为君一言凡人家殡殓葬送苟非至
 亲不可急性良不获已可乘赤车令髯奴御之及乘
 白马则可禳之因谓戎君当致位三公语良久主人
 内棺当殡众客悉入此鬼亦入既入户鬼便持斧行
 棺墙上有一亲趋棺欲与亡人诀鬼便以斧正打其
 额即倒地左右扶出鬼于棺上视戎而笑众悉见鬼
 持斧而出
卷六 第 6b 页
李子豫少善医方当代称其通灵许永为豫州刺史镇
 历阳其弟得病心腹疼痛十馀年殆死忽一夜闻屏
 风后有鬼谓腹中鬼曰何不速杀之不然李子豫当
 从此过以赤丸打汝汝其死矣腹中鬼对曰吾不畏
 之及旦许永遂使人候子豫果来未入门病者自闻
 中有呻吟声及子豫入视曰鬼病也遂于巾箱中出
 八毒赤丸子与服之须臾腹中雷鸣彭转大利数行
 遂差今八毒丸方是也
卷六 第 7a 页
宋元嘉十四年广陵盛道儿亡托孤女于妇弟申翼之
 服阕翼之以其女嫁北乡严齐息寒门也丰其礼赂
 始成婚道儿忽空中怒曰吾喘唾之气举门户以相
 托如何昧利忘义结婚微族翼之乃大惶愧
晋淮南胡茂回能见鬼虽不喜见而不可止后行至扬
 州还历阳城东有神祠中正值民将巫祝视之至须
 臾顷有群鬼相叱曰上官来各迸走出祠去回顾见
 二沙门来入祠中诸鬼两两三三相抱持在祠边草
卷六 第 7b 页
 中伺望望见沙门皆有怖惧须臾二沙门去后诸鬼
 皆还祠中回于是信佛遂精诚奉事
有一伧小儿放牛野中伴辈数人见一鬼依诸丛草间
 处处设网欲以捕人设网后未竟伧小儿窃取前网
 仍以罨捕即缚得鬼
庐江杜谦为诸暨令县西上下有一鬼长三丈著赭衣
 裤穿褶在草中拍张又脱褶掷草上作懊恼歌百姓
 皆看之
卷六 第 8a 页
会稽朱弼为国郎中令营立弟舍未成而卒同郡谢子
 木代其事以弼死亡乃簿书多张功费长百馀万以
 其赃诬弼而实自入子木夜寝忽闻有人道弼姓字
 者俄顷而到子木堂前谓之曰卿以枯骨腐专可得
 诬当以某日夜更与对证言终忽然不见
夏侯综为安西参军常见鬼骑马满道与人无异常与
 人载行忽牵人语指道上一小儿云此儿正须大病
 须臾此儿果病殆死其母闻之诘综综云无他此儿
卷六 第 8b 页
 向于道中掷涂误中一鬼脚鬼怒故病汝儿尔得以
 酒饭遗鬼即差母如言而愈
顺阳范启母丧当葬前母墓在顺阳往视之既至而坟
 垄杂沓难可识别不知何所𡊮彦仁时为豫州往看
 之因云闻有一人见鬼范即如言令物色觅之比至
 云墓中一人衣服颜状如此即开墓棺物皆烂冢中
 灰壤深尺馀意甚疑之试令人以足拨灰中土粪得
 旧物果得一塼铭云范坚之妻然后信之
卷六 第 9a 页
沙门竺法师会稽人也与北中郎王坦之周旋甚厚每
 共论死生罪福报应之事茫昧难明因便共要若有
 先死者当相报语后经年王于庙中忽见法师来曰
 贫道以某月日命故罪福皆不虚应若影响檀越惟
 当勤修道德以升跻神明耳先与君要先死者相报
 故来相语言讫忽然不见坦之寻亦卒
乐安刘池苟家在夏口忽有一鬼来住刘家初因闇彷
 佛见形如人著白布裤自尔后数日一来不复𨼆形
卷六 第 9b 页
 便不去喜偷食不以为患然且难之初不敢呵骂吉
 翼子者强梁不信鬼至刘家谓主人曰卿家鬼何在
 唤来今为卿骂之即闻屋梁作声时大有客共仰视
 便纷纭掷一物下正着翼子面视之乃主人家妇女
 亵衣恶犹著焉众共大笑为乐吉大惭洗面而去有
 人语刘此鬼偷食乃食尽必有形之物可以毒药中
 之刘即于他家煮冶葛取二升汁密赍还家向夜举
 家作粥糜食馀一瓯因泻葛汁著中置于几上以盆
卷六 第 10a 页
 覆之人定后闻鬼从外来发盆啖糜既讫便掷破瓯
 走去须臾间在屋头吐嗔怒非常便棒打窗户刘先
 已防备与斗亦不敢入至四更然后遂绝
 
 
 
 
 
卷六 第 10b 页
 
 
 
 
 
 
 
 搜神后记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