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后记-晋-陶潜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搜神后记卷三
             晋 陶潜 撰
程咸(一作/程武)字咸休其母始怀咸梦老公投药与之服此
 当生桂子晋武帝时历位至侍中有名于世
𡊮真在豫州遣女妓纪陵送阿薛阿郭阿马三妓与桓
 宣武既至经时三人半夜共出庭前月下观望有铜
 瓮水在其侧忽见一流星夜从天直堕瓮中惊喜共
卷三 第 1b 页
 视忽如二寸火珠流于水底炯然明净乃相谓曰此
 吉祥也当谁应之于是薛郭二人更以瓢杓接取并
 不得阿马最后取星正入瓢中便饮之既而若有感
 焉俄而怀桓玄玄虽篡位不终而数年之中荣贵极
 矣
临淮公荀序字休玄母华夫人怜爱过常年十岁从南
 临归经青草湖时正帆风驶序出塞郭忽落水比得
 下帆已行数十里洪波淼漫母抚膺远望少顷见一
卷三 第 2a 页
 掘头船渔父以楫棹船如飞载序还之云送府君还
 荀后位至常伯长沙相故云府君也
庐陵巴丘人文晁(一作/周冕)者世以田作为业年常田数十
 顷家渐富晋太元初秋收已过刈穫都毕明旦至田
 禾悉复满湛然如初即便更穫所获盈仓于此遂为
 巨富
上虞魏全家在县北忽有一人著孝子服皂笠手巾撩
 口来诣全家语曰君有钱一千万铜器亦如之大柳
卷三 第 2b 页
 𣗳钱在其下取钱当得尔于君家大不吉仆寻为君
 取此便去自尔出三十年遂不复来全家亦不取钱
元嘉元年建安郡山贼百馀人破郡治抄掠百姓资产
 子女遂入佛图搜掠财宝先是诸供养具别封置一
 室贼破户忽有蜜蜂数万头从衣簏出同时噬螫群
 贼身百肿痛眼皆盲合先诸所掠皆弃而走
蔡裔有勇气声若雷震尝有二偷儿入室裔拊床一呼
 二盗俱陨
卷三 第 3a 页
昔有一人与奴同时得腹瘕病治不能愈奴既死乃剖
 腹视之得一白鳖赤眼甚鲜明乃试以诸毒药浇灌
 之并内药于鳖口悉无损动乃系鳖于床脚忽有一
 客来看之乘一白马既而马溺溅鳖鳖乃惶骇欲疾
 走避溺因系之不得去乃缩藏头颈足焉病者察之
 谓其子曰吾病或可以救矣乃试取白马溺以灌鳖
 上须臾便消成数升水病者乃顿服升馀白马溺病
 豁然愈
卷三 第 3b 页
太尉郗鉴字道徽镇丹徒曾出猎时二月中蕨始生有
 一甲士折食一茎即觉心中淡淡(或作/潭潭)欲吐因归乃
 成心腹疼痛经半年许忽大吐吐出一赤蛇长尺馀
 尚活动摇乃挂著屋檐前汁稍稍出蛇渐焦小经一
 宿视之乃是一茎蕨犹昔之所食病遂除差
桓宣武时有一督将因时行病后虚热更能饮复茗必
 一斛二斗乃饱才减升合便以为不足非复一日家
 贫后有客造之正遇其饮复茗亦先闻世有此病仍
卷三 第 4a 页
 令更进五升乃大吐有一物出如升大有口形质缩
 绉状如牛肚客乃令置之于盆中以一斛二斗复茗
 浇之此物噏之都尽而止觉小胀又加五升便悉混
 然从口中涌出既吐此物其病遂差或问之此何病
 答云此病名斛二(二者/作茗)
桓哲字明期居豫章时梅玄龙为太守先已病矣哲往
 省之语梅云吾昨夜忽梦见作卒迎卿来作泰山府
 君梅闻之愕然曰吾亦梦见卿为卒着丧衣来迎我
卷三 第 4b 页
 经数日复同梦如前云二十八日当拜至二十七日
 晡时桓忽中恶腹满就梅索麝香丸梅闻便令作凶
 具二十七日桓便亡二十八日而梅卒
平原华歆字子鱼为诸生时常宿人门外主人妇夜产
 有顷两吏来诣其门便相向辟易欲退却相谓曰公
 在此因踟踌良久一吏曰籍当定奈何得住乃前向
 子鱼拜相将入出并行共语曰当与几岁一人云当
 与三岁天明子鱼去后欲验其事至三岁故往视儿
卷三 第 5a 页
 消息果三岁已死乃自喜曰我固当公后果为太尉
宋时有一人忘其姓氏与妇同寝天晓妇起出后其夫
 寻亦出外妇还见其夫犹在被中眠须臾奴子自外
 来云郎求镜妇以奴诈乃指床上以示奴奴云适从
 郎间来于是白驰其夫夫大愕便入与妇共视被中
 人高枕安寝正是其形了无一异虑是其神魂不敢
 惊动乃共以手徐徐抚床遂冉冉入席而灭夫妇心
 怖不已少时夫忽得疾性理乖错终身不愈
卷三 第 5b 页
董寿之被诛其家尚未知妻夜坐忽见寿之居其侧叹
 息不已妻问夜间何得而归寿之都不应答有顷出
 门绕鸡笼而行笼中鸡惊叫妻疑有异持火出户视
 之见血数升而寿之失所在遂以告姑因与大小号
 哭知有变及晨果得凶问
宋时有诸生远学其父母燃火夜作儿忽至前叹息曰
 今我但魂尔非复生人父母问之儿曰此月初病以
 今日某时亡今在琅邪任子成家明日当殓来迎父
卷三 第 6a 页
 母父母曰去此千里虽复颠倒那得及汝儿曰外有
 车乘但乘之自得至矣父母从之上车若睡比鸡鸣
 已至所在视其驾乘但柴车木马遂与主人相见临
 儿悲哀问其疾消息如言
 
 
 
 
卷三 第 6b 页
 
 
 
 
 
 
 
 搜神后记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