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内传-汉-班固汉武故事

汉武故事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汉武故事
汉景帝王皇后槐里王仲女也名姝儿母臧氏臧荼孙
也初为仲妻生一男两女其一女即后也仲死更嫁长
陵田氏生二男后少孤始嫁与金王孙生一男矣相工
姚翁善相人千百弗失见后而叹曰天下贵人也当生
天子田氏乃夺后归纳太子宫得幸有娠梦日入怀景
帝亦梦高祖谓已曰王美人得子可名为彘及生男因
汉武故事 第 1b 页
名焉是为武帝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旦生于猗兰殿
年四岁立为胶东王少而聪明有智术与宫人诸兄弟戏
善徵其意而应之大小皆得其欢心及在上前恭敬应
对有若成人太后下及侍卫咸异之是时薄皇后无子
立栗姬子为太子长公主嫖有女欲与太子婚栗姬妒
宠少衰王夫人因令告栗姬曰长公主前纳美人得幸
于上子何不私谒长公主结之乎时诸美人皆因长公
主见得贵幸也故栗姬怒不听因谢长公主不许婚长
汉武故事 第 2a 页
公主亦怒王夫人因厚事之长公主更欲与王夫人男
婚上未许后长主还宫胶东王数岁公主抱置膝上问
曰儿欲得妇否长主指左右长御百馀人皆云不用指
其女阿娇好否笑对曰好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
之长主大悦乃苦要上遂成婚焉皇后既废栗姬次应
立而长主伺其短辄徵白之上尝与栗姬语属诸姬子
曰吾百岁后善视之栗姬怒弗肯应又骂上老狗上心
衔之未发也长主日谮之因誉王夫人男之美王夫人
汉武故事 第 2b 页
阴告长主使大臣请立栗姬为后上以为栗姬讽之遂
发怒诛大臣废太子为王栗姬自杀遂立王夫人为后
胶东王为太子时年七岁上曰彘者彻也因改名彻廷
尉上囚防年继母陈氏杀年父年因杀陈依律杀母大
逆论帝疑之诏问太子对曰夫继母如母明其不及也缘
父之爱故谓之母尔今继母无状手杀其父则下手之
日母恩绝矣宜与杀人者同不宜大逆论帝从之弃市
议者称善太子年十四即位改号建元长主伐其功求欲
汉武故事 第 3a 页
无厌上患之皇后宠亦衰皇太后谓上曰汝新即位先
为明堂太皇太后已怒今又忤长主必重得罪妇人性
易悦深慎之上纳太皇戒复与长主和皇后宠幸如初
建元六年太皇太后崩上始亲政事好祀鬼神谋议征
伐长主自伐滋甚每有所求上不复与长主怨望愈出
丑言上怒欲废皇后曰微长公主弗及此忘德弗祥且
容之乃止然皇后宠遂衰骄妒滋甚女巫楚服自言有
术能令上意回昼夜祭祀合药服之巫著男子衣冠帻
汉武故事 第 3b 页
带素与皇后寝居相爱若夫妇上闻穷治侍御巫与后
诸妖蛊咒咀女而男淫皆伏辜废皇后处长门宫后虽
废供养如法长门无异其宫也长主以宿恩犹自亲近
后置酒主家见所幸董偃上为之起偃能自媚于上贵
宠闻于天下尝宴饮宣室引公主及偃东方朔司马相
如等并谏上不听偃既富于财淫于他色与主渐疏主
怒因闭于内不复听交游上闻之赐偃死后卒与公主
合葬元朔元年立卫子夫为皇后初上幸平阳公主家
汉武故事 第 4a 页
置酒作乐子夫为讴者善歌能造曲每歌挑上上喜动
起更衣子夫因侍尚衣轩中遂得幸上见其美发悦之
遂纳于宫中时宫女数千皆以次幸子夫新入在籍末
岁馀不得见上择宫人不中用者出之子夫因泣涕请
出上曰吾昨夜梦子夫中庭生梓树数株岂非天意乎
是日幸之有娠生女凡三幸生二女后生男即戾太子
也淮南王安招方术之士皆谓神仙上闻而喜女事于
是方士自燕齐至者数千人齐人李少翁年二百馀岁
汉武故事 第 4b 页
色若童子拜为文成将军岁馀术未验上渐厌倦会所
幸李夫人死上甚思悼之少翁云能致其神乃夜张帐
明烛陈酒食令上居他帐中遥见李夫人不得就视也
上愈益想之乃作赋曰美联娟以修嫭兮命夭绝而弗
长饰庄宫以延伫兮泯不归乎故乡惨郁郁其闷感兮
处幽𨼆而怀伤税馀马于上椒兮掩修夜之不阳云云
少翁者诸方皆验唯祭太乙积年无应上怒诛之文成
被诛后月馀使者籍资从关东还逢于渭亭谓使者曰
汉武故事 第 5a 页
为我谢上不能忍少日而败大事乎上好自爱后四十
年求我于蓬山方将共事不相怨也于是上大悔复徵
诸方士上常轻服为微行时丞相公孙弘数谏弗从弘
谓其子曰吾年已八十馀陛下擢为宰相士犹为知己
死况不世之君乎今陛下微行不已社稷必危吾虽不
逮史鱼冀万一能以尸谏因自杀上闻而悲之自为诔
气尝谏伐匈奴为之少止弘卒乃大发卒数十万遣霍
去病讨匈奴折兰过居延获祭天金人于上林凿昆明
汉武故事 第 5b 页
池又起柏梁台以处神君神君者长陵女子也先嫁为
人妻生一男数岁死女子悲痛之亦死死而有灵其姒
宛若(宛若姒/之名也)祀之遂关(通/也)言语说人家小事颇有验上
遂祠神君请术初霍去病微时数自祷于神君神君乃
见其形自修饰欲与去病交接去病不肯乃责之曰吾
以神君清洁故斋戒祈福今规欲为淫此非神明也因
绝不复往神君亦惭及去病疾笃上令为祷于神君神
君曰霍将军精气少寿命弗长吾尝欲以太一精补之
汉武故事 第 6a 页
可以延年霍将军不晓此意遂见断绝今病必死不可
救也去病竟薨上造神君请术行之有效大抵不异容
成也神君以道授宛若亦晓其术年百馀岁猊有少容
卫太子未败一年神君亡去自柏台烧后神稍衰东方
朔娶宛若为小妻生三子与朔同日死时人疑化去未
死也自后贵人公主慕其术专为淫乱大者抵罪或夭
死无复验云东郡送一短人长五寸衣冠具足上疑其
精召东方朔至朔呼短人曰巨灵阿母还来否短人不
汉武故事 第 6b 页
对因指谓上王母种桃三千年一结子此儿不良已三
过偷之失王母意故被谪来此上大惊始知朔非世中
人也短人谓上曰王母使人来告陛下求道之法惟有
清静不宜躁扰言终弗见上愈恨召朔问其道朔曰陛
下自当知上以其神人不敢逼也乃出宫女希幸御者
二十人以赐之朔与行道女子并年百岁而死惟一女
子长陵徐氏号仪君善传朔术至今上元延中已百三
十七岁矣视之如童女诸侯贵人更迎致之问其道术
汉武故事 第 7a 页
善行交接之道无他法也受道者皆与之通或传世淫
之陈盛父子皆与之行道京中好淫乱者争就之翟丞
相奏坏风俗请戮尤乱甚者今上弗听乃徙女子于燉
煌后遂入胡不知所终乐成侯上书言方士栾大胶东
人故曾与文成侯同师上召见大悦大乃敢为大言处
之无疑上乃封为乐通侯赐甲第僮奴千人乘舆车马
帷幄器物以充其家又以女公主妻之送金千斤更号
当利公主连年妖妄滋甚而不效上怒收大腰斩之上
汉武故事 第 7b 页
起明光宫发燕赵美女二千人充之率皆十五以上二
十以下年满三十者出嫁之掖庭总籍凡诸宫美女万
有八千建章未央长安三宫皆辇道相属率使宦者妇
人分属或以为仆射大者领四五百小者领一二百人
常被幸御者辄注其籍增其俸秩比六百石宫人既多
极被幸者数年一再遇挟妇人媚术者甚众选二百人
常从幸郡国载之后车与上同辇者十六人充数恒使
满皆自然美丽不假粉白黛绿侍尚衣轩者亦如之尝
汉武故事 第 8a 页
自言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无妇人善行导养术故体
常壮悦其应有子者皆记其时日赐金千斤孕者拜爵
为容华充待衣之属上巡狩过河间有紫青气自地属
天望气者以为其下当有奇女天子之祥上使求之见
有一女子在空馆中姿猊殊绝两手皆拳上令开其手
数十人劈之莫能舒上于是自披手手即伸由是得幸
号拳夫人进为婕妤居钩弋宫解黄帝素女之术大有
宠有娠十四月而产是为昭帝焉从上至甘泉因告上
汉武故事 第 8b 页
曰妾相运正应为陛下生一男年七岁妾当死今必死
于此不可得归矣愿陛下自爱宫中多巫蛊气必伤圣
体幸慎之言终而卒既殡尸香闻十馀里因葬云陵上
哀悼之又疑其非常人乃发冢开视空棺无尸惟衣履
存上乃为起通灵台于甘泉上年六十馀发不白更有
少容服食辟谷希复幸女子矣每见群臣自叹愚惑天
下岂有仙人尽妖妄耳节食服药差可少病自是亦不
服药而体更瘠瘦二三年中惨惨不乐行幸五柞宫谓
汉武故事 第 9a 页
霍光曰朕告老矣公可立钩弋子公善辅之光泣顿首
曰陛下尚康豫岂有此邪上曰吾病甚公不知耳三月
丙寅上昼卧不觉颜色不异而身已无气明日色渐变
闭目乃发丧殡未央前殿朝晡上祭若有食之常所幸
御葬毕悉出茂陵园自婕妤已下上幸之如平生旁人
弗见也光闻之乃更出宫人增为五百人因是遂绝
 
 
汉武故事 第 9b 页
 
 
 
 
 
 
 
 汉武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