耆旧续闻-宋-陈鹄卷九

卷九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耆旧续闻卷九      宋 陈鹄 撰
夏文庄举制科对策罢方出殿门遇杨徽之见其年少
遽邀与语曰老夫他则不知唯喜吟咏愿丐贤良一篇
以卜他日之志公欣然援笔曰殿上衮衣明日月砚中
旗影动龙蛇纵横礼乐三千字独对丹墀日未斜杨公
叹服曰真宰相器也此青缃杂记所载又东轩笔录与
此少异云公举制科对策廷下有老宦者前揖曰吾阅
卷九 第 1b 页
人多矣视贤良他日必贵求一诗以志今日之事因以
吴绫手巾展前公乘兴题曰帘内衮衣明黼黻殿中旗
旆杂龙蛇纵横落笔三千字独对丹墀日未斜然不若
前诗用字之工所谓宦者以吴绫手巾求诗想必有此
至今殿试唱名宦者例求三名诗但句语少有工者诗
亦不足重矣祖宗朝一时翰苑诸公唱和有上李舍人
诗西掖深沉大帝居紫微西省掌泥书天关启钥趋朝
后侍史焚香起草初又黄扉陪汉相彩笔代尧言又和
卷九 第 2a 页
人见贺分班晓入翔鸾阁直殿旁联浴凤池彩笔閒批
五色诏好风时动万年枝又掖垣西入凤池边西阁凌
云为起烟彩笔时批尺一诏直庐深在九重天又内直
诗紫泥初草诏书成红药翻阶昼影清屋瓦生烟宫漏
永时闻幽鸟自呼名李昉燕会诗衣惹御香拖瑞锦笔
宣皇泽洒春霖贾黄中青纶辉映轻前古丹地深严隔
世尘钱若水日上花梢帘捲后柳遮铃索雨晴初杨徽
之诏出紫泥封去润朝回莲烛赐来香皆粲然有贵气
卷九 第 2b 页
王元之尝作三黜赋以见志后知制诰忤时相出知黄
州苏易简榜下放孙何等进士三百馀人奏曰禹偁禁
林宿儒累为迁客臣欲令榜下诸生送于郊奏可之禹
称作诗谢曰缀行相送我何荣老鹤乘轩愧谷莺三
入承明不知举看人门下放门生时交亲徇时好恶不
敢私近独窦元宾执手泣于阁门公后以诗谢之曰惟
有南宫窦员外为余垂泪阁门前权德舆不由科第知
贡举三年门下诸公继为公相以元之之才不得知贡
卷九 第 3a 页
举抑命也夫
前辈论藏书画者多取空名偶传为钟王顾陆之笔见
者争售此所谓耳鉴又有观画以手摸之相传以为索
隐指者为佳画此又在耳鉴之下谓之揣骨听声画之
妙当以神会不可以形器求也此固善于评画者然余
观近代酷收古帖者无如米元章识画者无如唐彦猷
元章广收六朝笔帖可谓精于书矣然亦多赝本东坡
跋米所收书云画地为饼未必似要令痴儿出馋水山
卷九 第 3b 页
谷和云百家傅本略相似如月行天见诸水又云拙者
窃钩辄折趾盖讥之也杨次翁守丹阳元章过都留数
日元章好易化人书画次翁作羹以饮之曰今日为君
作河豚其实他鱼元章疑而不食次翁笑曰公可无疑
此赝本尔因以讥之唐彦猷博学好古忽一客携黄筌梨
花卧鹊于花中敛羽合目其态逼真彦猷蓄书画最多
取蜀之赵昌唐之崔彝数名画较之俱不及题曰锦江
钓叟笔绢色晦淡酷𩔖古缣其弟彦范揭图角绢视之
卷九 第 4a 页
大笑曰黄筌唐末人此乃本朝和买绢印后人矫为之
遂还其人以此观之真赝岂易辨耶世之溺于书画者
虽不失为雅好然亦一癖尔欧阳公有牡丹图一猫卧
其下人皆莫知一日有客见之曰此必午时牡丹也猫
眼至午睛细而长至晚则大而圆此亦善于鉴画者
欧阳公石月屏序云张景山在虢州时命治石桥小版
一石中有月形石色紫而月白中有树森森然其文黑
而枝叶老劲虽世之工于画者不能为盖奇物也景山
卷九 第 4b 页
因谪留以遗予因令善画工摹写以为图并书以遗苏
子美其月满而旁微有不满处正如十三四时其树横
生一枝外出皆其实如此不敢增损贵可信也子美圣
俞皆有诗余尝于赤岸陈文惠裔孙忠懿家出示余此
屏自言文忠公所藏之本其月树枝叶与公之序无少
异但其图与石屏微不𩔖尔岂公所谓世之工于画者
不能为乎忠懿且求余跋语余谓欧公方誇此石自云
每到月满时石在暗室光出檐圣俞则曰曾无纤毫光
卷九 第 5a 页
未若灯照席徒为顽瑛一片图温润又不如圭璧何贬
此石之甚耶虽然此屏不幸而遇圣俞亦幸而有圣俞
则此屏可以长宝而不为好事者夺岂愿复有欧阳公
者出而见之乎
容斋先生语余云唐金城冯贽编云仙散录不著出处
皆为伪撰初无此事予偶得此本退而读之有张曲江
语人曰学者常想胸次吞云梦笔头涌若耶溪量既并
包文亦浩瀚殊不可解若耶在会稽云门寺前特一涧水
卷九 第 5b 页
耳何得言涌耶以此知其伪明矣观贽自叙之文乃是
近代人文格亦非唐人之文也世有伪作东坡注杜诗
内有邅田父泥饮篇欲起时被肘云孔文举就里人饮
夜深而归家人责其迟曰欲命驾数被肘工部造诗奥
妙胸中无国子监书者不可读其诗此大疏脱处不知
国子监能有几书何尝有此书耶余谓笔头涌若耶溪
与胸中无国子监书可谓的对后以语容斋遂共发一笑
伪注赠王中允维末句云穷愁应有作试诵白头吟旧
卷九 第 6a 页
注虞卿著白头吟以人情乐新而厌旧义自明白伪注
乃云张跋欲娶妾其妻曰子试诵白头吟妾当效之跋
惭而止此妇人女子善警戒者也是以白头吟为文君
事有何干涉注特引史傅所有之事及东坡已载于笔
录者饰伪乱真其言又皆鄙缪近日有刋东莱家塾诗
武库如引伪注苦吟诗瘦翠屏晚对眼前无俗物短发
不胜簪日月不相饶独立万端忧等事伪作东坡注不
知此何傅记耶世俗浅识辈又引其注为故事用岂不
卷九 第 6b 页
误后学哉所谓诗武库者又伪指为东莱之书也余后观
周少隐竹溪录云东城煮猪肉诗有火候足之句乃引
云仙录火候足之语以为證然此亦常语何必用事乃
知少隐亦误以此书为真后来引用者亦不足怪
梅词汉宫春人皆以为李汉老作非也乃晁升用赠王
逐客之作仲甫为翰林权直内宿有宫娥新得幸仲甫
应制赋词云黄金殿里烛影双龙戏劝得官家真个醉
进酒犹呼万岁锦裀舞彻凉州君恩与整搔头一夜御
卷九 第 7a 页
前宣唤六宫多少人愁翌旦宣仁太后闻之语宰臣曰
岂有馆阁儒臣应制作狎词耶既而以弹章罢馆中同
僚相约祖饯及期无一至者独升用一人而已因作梅
词赠别云无情燕子怕春寒轻失花期正谓此尔又云
问玉堂何似茅舍疏篱指翰苑之玉堂苕溪丛话却引
唐人诗白玉堂前一树梅今朝忽见数枝开谓人间之
玉堂盖未知此作也又伤心故人去后零落清诗今之
歌者𩔖云冷落不知用杜子美酬高适诗自从蜀中人
卷九 第 7b 页
日作不意清诗久零落盖零字与泠字同音人但见泠
字去一点为冷字遂云冷落不知出此耳王仲甫字明
之自号为逐客有冠卿集行于世陆务观云
余尝见本事曲鱼游春水词云因开汴河得一碑石刻
此词以为唐人所云嫩草初抽碧玉簪绿柳轻拂黄金
穟此盖用唐人诗杨柳黄金穟梧桐碧玉枝今人不知
出处乃作黄金蕊或黄金缕又如周美成西河词赏心
东畔淮水今作伤心如此之𩔖甚多
卷九 第 8a 页
景德中夏英公初授馆职时方早秋上多宴后庭酒酣
遽命中使诣公索新词问上在甚处云在拱宸殿按舞
公即抒思立进喜迁莺曰霞散绮月沉钩帘捲未央楼
夜深河汉截天流宫殿锁清秋瑶阶曙金花露凤髓香
和云雾三千珠翠拥宸游水殿按凉州上大悦
熙宁中高丽遣使入贡且求王平甫学士京师题咏有
旨令权知开封府元厚之内翰抄录以赐厚之自诣平
甫求新著平甫以诗戏之曰谁使诗仙来凤诏欲傅贾
卷九 第 8b 页
客过鸡林
王建宫词百首多言唐禁中事皆正史小说所不载者
每见于诗如内中数日无呼唤傅得滕王蛱蝶图滕王
元婴高帝子新旧唐书皆不著其所能惟名画录略言
其善画不云其工蛱蝶也唐世一艺之善如公孙大娘
舞剑曹刚琵琶米嘉荣歌皆见唐贤诗句遂知名于当
世其时山林田亩潜德隐行君子不闻于世者多矣而
贱工末技得所附托乃垂于不朽盖各有幸不幸也
卷九 第 9a 页
晏元献公文章擅天下尤喜为诗而多称引后进一时
名士往往出其门圣俞平生所作诗多矣然公独称其
两联云寒鱼犹著底白鹭已飞前又絮暖鲚鱼繁波添
莼菜紫魏泰尝于圣俞处见公自书手简再三称赏此
二联疑而问之圣俞曰此非我之极致岂公偶自得意
于其间乎乃知诗人好恶去取不可强同也
元献尝问曾明仲云刘禹锡诗有瀼西春水縠纹生此
生字作何意明仲曰作生育之生晏曰非也作生熟之
卷九 第 9b 页
生语乃健(宋景文/笔记)
赵龙图师民名重当世而文章之外诗思尤精如麦天
晨气润槐夏午阴清又晓莺林外千声啭芳草阶前一
尺长前辈名流所未到也
 
 
 
 耆旧续闻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