耆旧续闻-宋-陈鹄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耆旧续闻卷五      宋 陈鹄 撰
古人作文多为伐山语盖取诗书句要入之文字中贵
其简严杜子美诗云配极元都閟取是谓配天之极也
又尝见宋宣献清调用渊宗字取渊兮似万物之宗也
此𩔖甚多而配极渊宗二语特妙
又云作诗用经语尤难得峭健杜子美端午赐衣诗自
天题处湿当暑著来轻自天当暑皆经语而用之不觉
卷五 第 1b 页
其弱此可为省题诗法至落句云意内称长短终身荷
圣情其语又妙
余谓近日辛幼安作长短句有用经语者水调歌云凡
我同盟鸥鹭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亦为新奇
又云诗有律子美云晚节渐于诗律细余少学诗乡先
生云侵凌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卑枝低结子
接叶暗巢莺此细律也唐之诗人及本朝名公未有不
用此洪龟父诗云琅玕严佛屋薜荔上僧垣山谷改上句
卷五 第 2a 页
云琅珰鸣佛屋亦谓于律不合也余谓陆务观尝学诗
于曾文清公有赠赵教授诗云忆昔茶山听说诗亲从
夜半得真机律令合时方贴妥工夫深处却平夷每愁
老死无人付不谓穷荒有此奇世间有恨知多少不得
从君谓老师亦以合律为工穷荒有此奇见东坡帖穷
荒有此奇观单字皆有来处
前辈曰为文叙事要在切当不必引证以求奇也唐李
石镇荆南日崔铉为从事未几入为司勋员外郎历翰
卷五 第 2b 页
林学士不二岁拜中书侍郎平章事而石尚在镇其贺
崔相状曰宾筵初启曾陪尊俎之欢将幕未移已在陶
镕之下盖节度巡官李陟词也其后崔铉自右仆射镇
淮海杨收以前太常博士从铉为友使未几入为侍御
史吏部员外郎历翰林学士甫二岁兵部侍郎平章事
亦未移镇其贺杨收状曰前时里巷初迎避马之威今
日藩垣已仰问牛之化盖崔澹之词也
四六用经史全语必须词旨相贯若徒积叠以为奇乃
卷五 第 3a 页
如集句也杨文公居阳翟时谢希深与之启云曳铃其
空上念无君子者解组弗顾公其如苍生何文公书于
扇曰此文中虎也盖善其用经史语如自己出特为豪
健张安道为曹修节度使副制云载其德音有狐赵之
旧勋文定厥祥寔姜任之高姓王荆公知制诰见其稿
深加叹赏此亦全语最亲切者也
东坡自海外归谢表云七年远谪不意自全万里生还
适有天幸盖亦用班史之全句而不觉
卷五 第 3b 页
曾南丰为南宫舍人时相令撰秋宴乐语因问坐客曰
霜始降而百工休可对甚语久之坐客云苦无全句可
偶当劈破用曾于是云始降霜而休百工正得秋而成
万宝坐客称诵既而文成颂圣德一联云惟天为大荡
荡乎无能名焉如日之升皓皓乎不可尚已坐客皆击
节赏之
东坡谪黄州元丰末移汝州团练使制词云苏某谪居
之久念咎已深人才寔难不忍终弃坡甚叹服盖王子
卷五 第 4a 页
发词也元祐初坡入掖垣尚与子发同僚和子发诗曰
清篇带月来霜夜妙语先春发病颜盖为此故也
唐制给事中亦行词高宗改给事中曰东台舍人是也
德宗时给事中𡊮高宿直当撰虞新州为饶州刺史诰
高执以诣宰相不从乃命舍人撰之
靖康初陈莹中赠大谏词云汲黯何为坐致淮南之惧
魏公若在必辍辽东之行盖谭勉翁词也其后勉翁赠
官汪彦章为之词云虽甄济阳瘖终逃天宝之难而龚
卷五 第 4b 页
胜已死不见南阳之兴识者美之吴丞相元中谕燕山
父老云桑麻千里皆祖宗涵养之休忠义百年系父老
训诲之力徽庙极称赏之又宣和末为徽庙罪己诏云
重念累圣仁厚之德涵养天下百年之馀岂无四方忠
义之人来徇国家一日之急识者韪之又谢右揆表云
上圣中兴方拥风云之会下臣孤进忽叨梦卜之求又
云徙唐尧于汾水之阳骇莫惊于思虑赞黄帝于涿鹿
之野恨未畅于声威词人多美之
卷五 第 5a 页
元中居仪真时复职奉调谢表云流年往矣渐知蘧瑗
之非此道茫然未愿漆雕之仕人皆傅诵王达可自翰
苑出知镇江吴元中与之诗云醉中掷笔金銮殿睡起
鸣笳铁瓮城可谓壮语
东坡十岁时侍老苏侧诵欧公谢赐衣带鞍马表因令
坡拟之其间有匪伊垂之带有馀非敢后也马不进老
苏笑曰此子他日当自用至元祐中再召入院为承旨
谢表乃益以两句云枯羸之质匪伊垂之而带有馀敛
卷五 第 5b 页
退之心非敢后也而马不进
梅和胜执礼宣和初为给事中与时相王黼不合改礼
部侍郎守蕲后落职责守滁王黼罢复职镇江靖康初
以翰林学士召其谢表云喜照壁间而见蝎乍离枫下
而闻钟闻钟事偶不记后因阅刘禹锡自武陵例召赴
京诗曰云雨湘江起卧龙武陵樵客蹑仙踪十年楚水
枫林下今日乍闻长乐钟盖用此也和胜婺之浦江人
也未冠时家极贫而亲老无以为养大雪中以诗谒邑
卷五 第 6a 页
宰云有令可干难闭户无人堪访懒移舟邑令延之令
训其子弟后蔡薿榜登科终于户部尚书死于靖康之

唐溪温叔皮杂志云舍人行词或有未当则执政请以
高议改定杨文公有重名于世尝因草制为执政者多
所点窜杨甚不平因即藁上涂抹处以浓墨傅之就加
为鞋底样题其傍曰世业杨家鞋底或问其故曰是他
别人脚迹当时傅以为嗢噱自后舍人行词遇涂抹者
卷五 第 6b 页
必相谑云又遭鞋底
杨文公常草答契丹书有邻壤交驩之语进草既入章
圣自注其侧云鼠壤粪壤文公遽改为邻境盖当时以
改制为常及即位之次年赐李继迁姓名复进封西平
王时宋白苏易简张伯在翰林草诏册皆不称旨惟宋
湜顺上意必欲推先帝欲封之意因进词曰先帝早深
西顾欲议东封属轩鼎之俄迁建汉坛之未遂故兹遗
命特付𦕈躬咨尔宜望弓剑以拜恩守疆垣而效节上
卷五 第 7a 页
大喜不数日参大政
仁宗朝晏元献撰章懿李皇太后神道碑破题云五岳
峥嵘昆山出玉四溟浩渺丽水生金盖言诞育圣躬寔
系章懿然仁庙夙以母仪事明肃太后膺先帝拥幼之
托难为直致才者虽爱其善比独仁庙不悦谓晏曰何
不直言诞育朕躬使天下知之当更别改晏曰已焚藁
于神寝上终不悦逮升祔二后赦文孙抃承旨当笔直
叙曰章懿太后丕拥庆衍寔生眇冲顾复之恩深保绥
卷五 第 7b 页
之念重神驭既往仙游斯邈嗟夫为天下之母育天下
之君不逮乎九重之承颜不及乎四海之致养念言一
至追慕增结上览之感泣弥月明赐之外悉以东宫旧
玩密赉之岁馀遂参大政
景祐初张唐卿榜赐特恩出身章服等诰词略云青衿
就学白首空归屡尘乡版之书不预贤能之选靡务激
昂以自励止期皓首以见收仁宗怒曰后世得不贻子
孙之羞乎御笔抹去宋郑公庠别进云久沦岩穴夙蕴
卷五 第 8a 页
经纶莺迁未出于乔林鹗荐屡先于乡版纵辔诚希于
远到搏风勉屈于卑飞上颇悦
庆历七年春旱杨察隐甫草诏既进上以罪己之词未
至改云乃自去冬时雪不降今春大旱赤地千里天威
震动以戒朕躬兹用屈己谢愆归诚上扣冀高穹之降
监闵下民之无辜与其降戾于人不若移灾于朕自今
避殿减膳中外实封言事
自苏子美监察奏邸旧例鬻故官纸以赛神而宴客时
卷五 第 8b 页
馆阁诸公毕集独李定不预遂捃摭其事言于中丞王
拱辰御史刘元瑜迎合时宰之意兴奏邸之狱一时英
俊斥逐殆尽有一网打尽之语故梅圣俞有诗云一客
不得食覆羔伤众宾盖指李定也自此禁苑阙人上谓
少年轻薄不足为阁馆重时宰探上意乃引蓝乘备数
乘蜀人少时尝欲贽所业于张忠定公因门僧文鉴求
见僧先以所贽示公公览之殆遍都掷于地乘大惭而
退其缪可知矣及在翰林有边帅乞朝觐上许候秋凉
卷五 第 9a 页
即途乘为批荅语云当俟肃肃之候爰堪靡靡之行田
况知成都两蜀荒歉饥民流离况即发仓赈济既而上
表待罪乘又当批答云才度岩岩之崄便兴恻恻之情
人傅以为笑后又观赵子崧中外应事云嘉祐丁酉李
驸马都尉和文之子少师端愿作来燕堂会翰林赵叔
平槩欧阳永叔修王禹玉圭侍读王原叔洙舍人韩子
华绛永叔命名原叔题榜联句刻之石可以想见一时
人物之盛盖仁宗末年文富二公为相引用得人如此
卷五 第 9b 页
淳熙间周益公子充久在禁苑及除右揆李巘子山当
制词中有三母之戒公力辞不拜命寿皇宣谕令改之
然制麻已迁告既而复改人颇异之不知祖宗朝改制
率以为常但改于未宣之前尔又有中书舍人权直崔
敦诗时谢后自贵妃册后内庭文字颇多崔非所长苦
思遂成废疾临卒有子尚幼手书一纸戒其子无学属
文悉其所为藁焚之王右司公衮吉老尝语余云余后
读本朝名臣传翰林学士彭乘不训其子文学参军范
卷五 第 10a 页
宗翰学士责之曰王氏之琪圭玘琰器尽璠玙韩氏之綡
绛缜维才皆经纬非荫而得由学而然二事绝相𩔖今
人教子惟恐不能文二公乃以属文为戒与窦禹钧麻希
梦之训子异矣此可以续金坡遗事
 
 
 
 
卷五 第 10b 页
 
 
 
 
 
 
 
 耆旧续闻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