耆旧续闻-宋-陈鹄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耆旧续闻卷四      宋 陈鹄 撰
阆州有三雅池潘远记闻云古有修此池者得三铜器
状如酒杯各有二篆曰伯雅曰仲雅曰季雅或谓刘表
一子好酒尝制三爵大曰伯雅受一斗次曰仲雅受七
升小曰季雅受五升赵德麟云恐是盛酒器非饮器也
余以问曾存之存之言古人躯干大升合小王仲弓伤
寒證治论汤剂注云古方三两当今一两三升当今一
卷四 第 1b 页
升然则存之之言信矣余按广韵㿿字注云酒器㿿雅
同音则㿿字盖借用三雅乃酒杯也无可疑者
过曾大中书室因论法帖载孙权遣方士取□鱼作脍
人皆不解□鱼作图音读靖康元年余以事至合流镇
见人壁间有唐明皇御注道德经终日行而不离□重
辎字偏旁作图乃悟□为鲻也然则考古者不可不博

天禧元年八月敕自今两省谏舍宗室将军以上许乘狨
卷四 第 2a 页
毛煖座馀悉禁止仍绝采捕此乃㣝座之始也
故刑部尚书胡尝语云祖宗时馆职暑月许开角门于
大庆殿廊纳凉因石曼卿被酒扣殿求对寻有约束自
后不得复开矣
故事馆职每洛阳贡花到例赐百朵并赐南库法酒此
二者麟台故事不载因并志之
曾元忠谏议云先朝官即兼修日历日御上但称兼著
作无郎字
卷四 第 2b 页
庆历二年西方用兵张安道奏议乞并枢密院归中书
因除昭文相吕申公兼判枢密院事集贤相章郇公兼
枢密使而加晏元献同平章事依旧枢密使时宋元宪
知维扬王荆公为佥判代作贺启三首内昭文一首宋
公别撰涂抹殆遍前辈于礼仪语言间谨重如此宋氏
稿副尚存顷获观之乃具录焉荆公启云恭审肃被宠
灵恭司枢要伏惟庆慰窃以安危所系文武相须眷注
意之殊特崇仰成之异礼至若万务通于四海二柄萃
卷四 第 3a 页
于一门简在休辰职繇全德恭以昭文相公风华博照
天韵雄成挟旦奭之谋谟袭韦平之系胄逢辰鼎盛序
爵弥高清议被民卓冠一时之杰丰规振俗遄跻三代
之隆嗟彼羌豪警吾边吏有严天讨爰止王师上方深
拱以倚平博谋而取重畀兹全贵钦著壮猷舆诵所同
岩瞻惟允昔馈通函谷系沛邑之宗臣威被匈奴实汉
家之良相宜今具美与古兼徽某夙附末光雅颂善庇
伏藩城而待罪隐若自安占宿邸之移文跫然滋喜依
卷四 第 3b 页
归之素有过等夷宋公自作启云右某启近得本州进
奏院状报伏承诞膺明制兼管鸿枢伏惟庆慰恭以昭
文仆射相公业总将明地尊弼直绸缪三事燮九功
穆骏假以无言陟大猷于同体屡还休册专逊硕肤列
让弥高群瞻益洽向属戎亭之警载系庙略之勤惟是
本兵别归谋幄弥纶虽一名分或殊果咨相府之尊并
统机庭之重特颁圣训恭告治朝创宥密之判规宠裁
成之政本协修一德允赖于汤臣外抚四夷更先于汉
卷四 第 4a 页
业安危所注左右宜观元宪之意谓国朝未有判枢密
之院者以上之注意尤重故云创宥密之判规宠裁成
之政本也
四声分韵始于沈约至唐以来乃以声律取士则今之
律赋是也凡表启之𩔖近代声律尤严或乖平仄则谓
之失粘然文人出奇时有不拘此格者缄启新范载李
秀才贺滕学士一启全用侧声结句其辞云伏审荣承
紫涣进联闺彦某被遇有素起抃惭后且贤者器业本
卷四 第 4b 页
不在于文藻而国之钧轴寔藉此而进用恭以某官率
志雅远持论忠寔每忆舒卷向嗟淹晚今幸以材夫而抡
擢必将上副乎心知所谓豪俊骤扬庭选伫见风节耸闻
天下某成乐樊圃系心京毂伏冀上为宗社精治兴寝
梅圣俞尝云古人造语有纯用平声琢句天然浑成者
如枯桑知天风是也有纯用侧声作诗云月出断岸口
影照别舸背且独与妇饮颇胜俗客对
内翰洪公帅会稽日余尝乘间问曰禹穴有二处其一
卷四 第 5a 页
在禹庙告成观穴上有蹇石是也其一去禹庙十馀里
名曰阳明洞天即稽山之麓有石径丈馀中裂为一罅
阔不盈尺相傅指此为禹穴图经云禹治水投玉简于
此穴中未知孰是公云禹穴二字出司马迁书虽其事
不经必是秦汉以来相傅如此张晏注汉书云禹巡狩
至会稽而崩因葬焉上有孔穴民间云禹入此穴又不
经之尤者要之子长谓上会稽探穴言极其高深也探
者取极深之义今阳明穴中投物于中不知其底止当
卷四 第 5b 页
以此为禹穴可也非谓禹葬之地
又问若耶溪去镜湖二十馀里乃一小涧水溪旁人烟
极萧条但有云门寺犹存唐人诗多言若耶溪畔采莲
女何也公云所谓采莲女者亦指西子而言也时之盛
衰不同唐之初年必是胜地何以知之今去耶溪三里
许地颇平旷世传以为虞世南宅之旧址杜子美诗云
若耶溪云门寺青鞋布袜从此始则为唐之胜境可知
矣余因言史记载秦始皇三十七年出游过丹阳至钱
卷四 第 6a 页
塘临浙江水波恶乃西百二十里由狭中渡上会稽祭
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颂秦德所谓狭中者即今富
阳县绝江而东取紫霄宫路是也江流至此极狭去岸
才一二百步水波委蛇始皇正从此渡取暨阳界至会
稽山今暨阳县外有始皇祠宇乃经由之处徐广注史
记直指以为在馀杭县不知馀杭非江流之所经也公
深以为然
郑戬字天休知开封府府吏冯元者奸巧通结权贵号
卷四 第 6b 页
为立地京兆尹戬穷其罪流于海岛后移守长安表有
曰听严宸之钟鼓未卜何辰植劲柏于雪霜更观晚节
上称诵之数四代范仲淹为四路招讨置府于泾州元
昊拥众临黑山戬勒兵巡边趋莲花堡时大寒风劲置
酒高会旗帜绛野铙鼓聒天虏众十万不敢动元昊曰
已遣使称臣何为复用此公护诸将观此则守帅谢表
亦可以见其志节否也范文正公守饶州谢表云此而
为郡陈优优布政之方必也立朝增蹇蹇匪躬之节天
卷四 第 7a 页
下叹公至诚许国终始不渝不以进退易其守也王元
之守滁日谢表云诸县丰登苦无公事一家饱暖全藉
君恩欧阳公取其语发为歌咏云诸县丰登少公事一
家饱暖荷君恩亦见身在外服不忘其君之义也自祖
宗以来凡外郡谢表未有不复之者庆元初权奸用事
论对官希旨乞勿报行遂以为例矣
许下士夫云章子厚当轴喜骂士人尝对众云今时士
人如人家婢子才出外求食个个要作行首张天觉在
卷四 第 7b 页
旁云如商英者莫做得一个角妓否章笑久之遂迁职
子厚之孙章大方云不然天觉好诙谐先祖丞相曰岂
有禁从作是俳语好挞天觉应声云某权某职且二年
切告相公挞下权字丞相未几乃落权字
子厚为商州推官时子瞻为凤翔幕佥因差试官开院
同途小饮山寺闻报有虎者二人酒狂因勒马同往观
之去虎数十步外马惊不敢前子瞻云马犹如此著甚
来由乃转去子厚独鞭马向前去曰我是有道理既迎
卷四 第 8a 页
取铜沙锣于石上攧响虎即惊窜归谓子瞻曰子定不
如我异时奸计已见于此矣
 
 
 
 
 
 
卷四 第 8b 页
 
 
 
 
 
 
 
 耆旧续闻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