耆旧续闻-宋-陈鹄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耆旧续闻卷三      宋 陈鹄 撰
大观初上元赐诗曰午夜笙歌连海峤春风灯火过隍
中群臣应制皆莫及独有府尹宋乔年诗云风生阊阖
春来早月到蓬莱夜未中乃赵䶵之子雍代作也雍少
学于陈无已有句法
陈恭公执中当国时曾鲁公由修起居注除待制群牧
使恭公弟妇玉冀公孙女曾出也岁旦拜恭公恭公迎
卷三 第 1b 页
谓六新妇曾三除从官喜否王固未尝归外家辄答曰
三舅甚荷相公收录但太夫人不乐责三舅曰汝三人
及第必是全废学丞相姻家备知之故除待制也恭公
默然未几改知制诰盖恭公不由科举失于夷考也女
子之警敏有如此者
晁无咎閒居济州金乡葺东皋归去来园楼观堂亭位
置极潇洒尽用陶语名之自画为大图书记其上书尤
妙始无咎请开封解蔡儋州以魁送又叶梦得舅也故
卷三 第 2a 页
比诸人独获安便尝以长短句曰摸鱼儿者寄蔡蔡赏
叹每自歌其群从之道语余梦无咎监池州税何祥也
而吏部调知达州张无尽改泗州言者论罢令赴通州
无咎不乐舣舟收税亭下以疾不起而蔡梦果有数乎
晁咏之之道美叔子奇士也宏词第一人负其才可凌
厉要途以元符封事废有诗曰元年四月朔日食国有
赦又有已失青云空老去之语后为西京筦库蔡元度
留守稍礼之以系籍不能荐忽谓晁曰如子之才何必
卷三 第 2b 页
上书之道罔措徐曰只是没处顿文章蔡亦大笑之道
年四十馀终朝请郎而已
许尚书光凝君谋论本朝内制惟王岐公华阳集最为
得体盖禹玉仕早达所与唱和无四品以下官同朝名
臣非欧阳公与王荆公铭其葬者往往出禹玉手高二
王狄武襄碑尤有史法而贵气粲然君谋岐公婿也
黄鲁直少有诗名未入馆时在叶县大名吉州太和德
平诗已卓绝后以史事待罪陈留偶自编退听堂诗初
卷三 第 3a 页
无意尽去少作胡直孺少汲建炎初帅洪州首为鲁直
𩔖诗文为豫章集命洛阳朱敦儒山房李彤编集而洪
炎玉文专其事遂以退听为断以前好诗皆不收而不
用吕汲老杜编年为法前后参错殊牴牾也反不如姑
胥居世英刋东坡全集殊有叙又绝少舛谬极可赏也
庐陵守陈诚虚中刋欧阳公居士集亦无伦次盖不知
编摩之体耳
祖宗故事凡仆射使相宣徽使皆判州府宣和初余丞
卷三 第 3b 页
相以少保武威军节度使知福州有司失之也靖康初
白丞相请外特进大观文时李河内公士美当国考故
事除判寿春府建炎四年吕相及刘少傅光世皆以使
相分镇江浙吕知池州刘知镇江府又失之也吕以使
相罢平江事不加食邑实食封亦非故事
陈述古诸女亦多有文有适李氏者从其夫任晋宁军
判官部使者以小雁屏求诗李妇自作黄鲁直小楷题
二绝于其上蓼淡芦欹曲水通几双容与对西风扁舟
卷三 第 4a 页
阻向江乡去却喜相逢一枕中曲屏谁画小潇湘雁落
秋风蓼半黄云淡雨疏孤屿远会令清梦绕寒塘
林文节子中帅并门席间与幕府唱和有徐姓帅属忘
其名内子能诗林公每出首唱徐密写韵归众方操觚
内子诗已来必可观也一日幕府有醉起舞者时和林
公藜字其诗曰幕中舞客呈雊□帐下牙兵困蒺藜又
送属官往除监司林公押僚字徐妇和曰华衮自宜还
旧物绣衣先见冠同僚监司故相家也林公甚赏之
卷三 第 4b 页
程文简公就试梦观音从天乘綵车下降惊觉乃𩔖旌
旂车辂事果试德车结旌赋平生五更诵观音菩萨数
百遍其后老年亦不废
蔡绦作西清诗话载江南李后主临江仙云围城中书
其尾不全以余考之殆不然余家藏李后主七佛戒经
又杂书二本皆作梵叶中有临江仙涂注数字未尝不
全其后则书李太白诗数章似平日学书也本江南中
书舍人王克正家物后归陈魏公孙世功君懋余陈氏
卷三 第 5a 页
婿也其词云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轻粉双飞子规啼
月小楼西玉钩罗帐惆怅暮烟垂别巷寂寥人散后望
残烟草低迷炉香閒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后有苏子由题云凄凉怨慕真亡国之声也
嘉祐治平间韩氏吕氏人望成矣议者谓魏公将老置
辅非韩即吕故王介甫结韩持国又因持国以结子华
持国入政府每言介甫知经术可大用神宗初政即以
学士召又与子华同入爰立遂用晦叔为中丞已而不
卷三 第 5b 页
合虽子华竭力弥缝亦不乐而持国晦叔几若世仇然
介甫微时与曾子固甚欢曾又荐于欧阳公既贵而子
固不屈故外补近二十年元丰末方召用又每于上前
力诋子固与苏子瞻日录可考也
介甫晚归钟山有诗曰穰侯老擅关中事常恐诸侯客
子来我亦暮年专一壑每逢车马便惊猜此盖平生之
志非特丘壑之间也赵伯山云
评者谓羊欣书如婢作夫人举止羞涩不堪位置而世
卷三 第 6a 页
言米芾喜效其体盖米法欹侧颇恊不堪位置之意闻
薛绍彭尝戏米曰公效羊欣而评者以婢比欣公岂俗
所谓重儓者耶
世传米芾有洁病初未详其然后得芾一帖朝靴偶为
他人所持心甚恶之因屡洗遂损不可穿以此得洁之
理靴且屡洗馀可知矣又芾方择婿会建康段拂字去
尘芾择之曰既拂矣又去尘真吾婿也以女妻之又一
帖云承借剩员其人不名自称曰张大伯是何老物辄
卷三 第 6b 页
欲为人父之兄若为大叔犹之可也此岂以文滑稽者

米芾得能书之名似无负于海内芾于真楷篆𨽻不甚
工惟于行草诚入能品以芾收六朝翰墨副在笔端故
沉著痛快如乘骏马进退裕如不须鞭勒无不当人意
然喜效其法者不过得外貌高视阔步气韵轩昂未䆒
其中六朝妙处酝酿风骨自然超逸也
本朝承五季之后无复字画可称至太宗皇帝始搜罗
卷三 第 7a 页
法书备尽求访当时以李建中字形瘦健姑得时誉犹
恨绝无秀异至熙丰以后蔡襄李时雍体制方入格律
不为绝赏苏黄米蔡笔势澜翻各有趋向前此诸人直
与草木俱腐者矣
徽庙尤喜书立学养士惟得杜康稽一人馀皆体放了
无神气因此念东晋渡江后犹有王谢而下朝士无不
能书以擅一时之誉彬彬盛哉至若绍兴以来杂书游
丝书惟钱塘吴说篆法惟信州徐兢亦皆碌碌可叹其
卷三 第 7b 页
弊也
本朝自建隆以后平定僣伪其间法书名迹皆归秘府
先帝时又加采访赏以官联金帛至遣使询访颇尽采
讨命蔡京梁师成黄冕辈编𩔖真赝纸书缣素备成卷
帙皆皂鸾鹊水锦褾褫白玉珊瑚为轴秘在内府用大
观政和印章其间一印以秦玺书法为宝后有内府印
标题品次皆宸翰也舍此标轴悉非珍藏其次储于外
秘余自渡江无复钟王真迹间有一二以重赏得之标
卷三 第 8a 页
轴字法亦显然可验(高宗御书/赐曹勋)
仁庙将欲封皇女下崇文院检寻典故王洙等言唐制
封公主有以郡国名者有以美名者文皇幼女在宫有
晋阳之号若明皇永穆常芬唐昌太华皆为美名乃诏
封长女福康公主次女崇庆公主盖用明皇故事也
国朝命妃未尝行册礼然故事须候旨方以诰授之凡
降诰皆自学士院待诏书词送都堂列三省御官告院
用印然后进入庆历间加封张贵妃时宋翰林当制宣
卷三 第 8b 页
麻毕宋止就写告直取官诰院印用之遽封以进妃宠
方盛欲行册命之礼怒掷地不肯受宋祁落职知许州
乃令丁度撰文行册礼宋氏子弟云元丰末东坡赴阙
道出南都见张文定公方平因谈及内庭文字张云二
宋某文某文甚佳忘其篇目惟记一首是张贵妃制坡
至都下就宋氏借本看宋氏诸子不肯出谓东坡滑稽
万一擿数语作诨话天下传为口实矣张贵妃制今见
本集
卷三 第 9a 页
宋子京素有士望而才高为众所媢竟不至两地初在
翰苑时兄莒公执政一日对昭陵天颜不怿久乃曰岂
有为人兄而不能诏其弟乎莒公知谮者因答云臣兄
弟才薄非据冒荣过分方俟乞外昭陵曰甚好取将文
字来对毕同时上章告退已而莒公守维扬子京守寿
春凡贵臣出守朝辞例有颁赐子京造下遂入朝辞榜
子宰相吕许公于漏舍呼阁门询之曰宋学士甚日朝
辞阁门云已得班许公于是愕然曰敏哉盖欲于谢辞
卷三 第 9b 页
截其颁赐也子京辞退到都堂叙述兄弟久叨至庇今
兹外补扬寿相去不远尽出陶镕之恩许公曰更三年
后相见此语宋氏子弟云宋子京知定州日作十首听
说中山好其一云听说中山好韩家阅古堂画图新将
相刻石好文章有谮于韩魏公者魏公于是亦不喜之
欧阳文忠撰薛恭政墓志云明道二年章献明肃太后
欲以天子衮冕见太庙臣下依违不决公独争之曰太
后必若王服见祖宗若何而拜乎太后不能夺为改他
卷三 第 10a 页
服则是太后不以衮冕谒庙而宋景文公奏议乃云太
后晚节吝于还政弗及永图厌内阃之靓閒乐外朝之
焜照执镇圭乘大辂垂十二旒之冕被十二章之衮率
百官陈万骑跪奉币瓒历见祖宗古来未闻典礼不载
此亦一𤯝之咎所共知也盖是时有旨差赴编修明道
参谢宗庙记所检讨校勘故宋公奏议如此然则墓志
又不足据此事正与东坡记欧阳公作范文正神道碑
相𩔖碑载章献太后临朝时仁宗欲率百官朝正太后
卷三 第 10b 页
范公力争乃罢其后轼先君修太常因革礼求之故府
而朝正案牍具在本末无谏止之事而有已行之明验
先君质之于文忠文忠曰文正实谏而卒不从墓碑误
也当以案牍为正余谓文忠于志不苟作况一时耳目
所闻睹二事岂皆误耶盖所以书于墓志者不欲开后
世弱人主强母后之渐而公文必传于不朽其为戒深

 耆旧续闻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