耆旧续闻-宋-陈鹄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耆旧续闻卷一      宋 陈鹄 撰
朱司农载上尝分教黄冈时东坡谪居黄未识司农公
客有诵公之诗云官閒无一事蝴蝶飞上阶东坡愕然
曰何人所作客以公对东坡称赏再三以为深得幽雅
之趣异日公往见遂为知已自此时获登门偶一日谒
至典谒已通名而东坡移时不出欲留则伺候颇倦欲
去则业已达姓名如是者久之东坡始出愧谢久候之
卷一 第 1b 页
意且云适了些日课失于探知坐定他话毕公请曰适
来先生所谓日课者何对云抄汉书公曰以先生天才
开卷一览可终身不忘何用手抄耶东坡曰不然某读
汉书至此凡三经手抄矣初则一段事抄三字为题次
则两字今则一字公离席复请曰不知先生所抄之书
肯幸教否东坡乃命老兵就书几上取一册至公视之
皆不解其义东坡云足下试举题一字公如其言东坡
应声辄诵数百言无一字差缺凡数挑皆然公降叹良
卷一 第 2a 页
久曰先生真谪仙才也他日以语其子新仲曰东坡尚
如此中人之性岂可不勤读书耶新仲尝以是诲其子
辂叔𤾉云
中书待制公翌新仲尝言后学读书未博观人文字不
可轻诋且如欧阳公与王荆公诗曰翰林风月三千首
吏部文章二百年荆公答曰他日若能窥孟子终身安
敢望韩公欧公笑曰介甫错认某意所用事乃谢朓为
吏部尚书沈约与之书云二百年来无此作也若韩文
卷一 第 2b 页
公迨今何止二百年耶前后名公诗话至今博洽之士
莫不以欧公之言为信而荆公之诗为误不知荆公所
用之事乃见孙樵上韩退之吏部书二百年来无此文
也欧公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故介甫尝曰欧公坐读书
未博耳虽然荆公亦有强辨处尝有诗云黄昏风雨满
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欧公见而戏之曰秋英不比春
花落傅语诗人仔细吟荆公闻之曰永叔独不见楚词
夕餐秋菊之落英耶殊不知楚词虽有落英之语特寓
卷一 第 3a 页
意朝夕二字言吞阴阳之精蕊动以香静自润泽尔所
谓落英者非飘零满地之谓也夫百卉皆彫落独菊花
枝上枯虽童孺莫不知之荆公作事动辄引经为证故
新法之行亦取合于周官之书其大槩𩔖此尔
待制公十八岁时尝作乐府云流水泠泠断桥斜路横
枝亚雪飞下全胜江南画白璧青钱欲买春无价归来
也风吹平野一点香随马朱希真访司农公不值于几
案间阅见此词惊赏不已遂书于扇而去初不知何人
卷一 第 3b 页
作也一日洪觉范见之叩其所从来朱具以告二人因
同往谒司农公问之公亦愕然客退从容询及待制公
公始不敢对既而以实告司农公责之曰儿曹读书正
当留意经史间何用作此等语耶然其心实喜之以为
此儿他日必以文名于世今诸家词集及渔隐丛话皆
以为孙和仲或朱希真所作非也正如咏摺叠扇词云
宫纱蜂趁梅宝扇鸾开翅数摺聚清风一捻生秋意摇
摇云母轻袅袅琼枝细莫解玉连环怕作飞花坠余尝
卷一 第 4a 页
亲见藁本于公家今于湖集乃载此词盖张安国尝为
人题此词于扇故也大抵公于文不苟作虽游戏嘲谑
必极其精妙尝咏五月菊词云玉台金盏对炎光全似
去年香有意庄严端午不应忘却重阳菖蒲九节金英
满把同泛瑶觞旧日东篱陶令北窗正卧羲皇又与秦
师垣启鸡鸣函谷孟尝由是以出关雁落上林属国已
闻于归汉盖秦使北见留未几纵还既而金人复悔遣
骑兵追之已无及矣公之用事亲切多𩔖此遂得擢用
卷一 第 4b 页
吕伯恭先生尝言往日见苏仁仲提举坐语移时因论
及诗苏言南渡之初朱新仲寓居严陵时汪彦章南迁
便道过新仲适值清明朱送行诗云天气未佳宜且住
风波如此欲安之盖用颜鲁公帖及谢安事语意浑成
全不觉用事二十年欲效此体用意不到比作陆仲高
挽章偶然得之云残年但愿长相见今雨那知更不来
盖用杜子美诗句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
及秋述常时车马之客旧雨来今雨不来亦不觉用事
卷一 第 5a 页
也恐可庶几焉乃知待制公之诗在当时已为前辈所
推重如此苏训直云有问刘元城先生吾犹及史之阙
文也有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先儒说此多矣但难
得经旨贯穿元城曰子但熟味及字与亡字自然意贯
有马者借人乘之便是史之阙文夫有马而借人乘之
非难底事而史且载此必是阙文及如见之谓圣人在
衰周犹及见此等史存而不敢削亦忠厚之至后人
见此语颇无谓遂从而削去之故圣人叹曰今亡矣夫
卷一 第 5b 页
盖叹此句之不存也故圣人作春秋于郭公夏五皆存
之于经者盖虑后人妄意去取失古人忠厚之意书之
所以示训也故先生尝言直其正也方其义也君子敬
以直内义以方外当为正以直内能悦诸心能研诸侯
之虑当为能研诸虑如此𩔖者五经中极多前辈恐倡
后生穿凿之端故不敢著论若或为之倡后生竞生新
意以相誇尚六经无全书矣其害甚于无人论说之时此
前辈所以谦重姑置之不可言也此正有得于圣人阙
卷一 第 6a 页
文之意又问汉之四皓扬子云尝称其美行子云于高
帝世为近必其事之不可诬者司马温公作通鉴削而
去之以为高祖不废太子者但以大臣皆不从恐身后
赵王不能独立故不为耳岂山林四叟片言能柅其事
哉若四叟实能制高祖使不废太子是留侯为子立党
以制其父留侯岂为是哉此特辩士欲誇大其事故云
司马迁好奇多爱而采之今皆不取斯言果然否元城
曰此殆有深意老先生作通鉴欲示后劝戒之意正如
卷一 第 6b 页
子夏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夫子既告之
绘事后素又发起予之叹至于删诗则削而去之今硕
人诗之二章无素以为绚兮一句盖礼与生俱生不可
后也子夏疑之曰礼后乎故夫子许其可与言诗若此
𩔖又不可以槩论(曾原/伯云)
曾文清公吉甫三孔出也少从诸舅游见元城先生谈
论间多及论语其言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
也真实处便是真知才以不知为知必是欺伪的人如
卷一 第 7a 页
此则所丧者多矣故老先生常守一个诚字又云诚自
不妄语中入盖为是也又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如此则大有识义理者岂可禁之使勿知殊非人皆可
以为尧舜途人可以为禹之意盖当熟味使字如孟子
言梓匠轮舆能与人以规矩不能使人巧之义圣人能
以理晓人至于知处贵乎自得非口耳所傅授故曰人
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
陆太傅轸会稽人神采秀异好为方外游七岁犹不能
卷一 第 7b 页
语一日乳媪携至后园俄而吟诗曰昔时家住海三山
日月宫中屡往还无事引他天女笑谪来为吏在人间
后仕至兵部郎官力请老归稽山宋元宪公杜祁公一
时名胜皆有送行诗篇中多及神仙之事盖公之雅志
也公晚年专意炉鼎丹将成偶一日妻夫人因事怒击
碎其丹化为双鹤飞去尝视诸孙中指农师之弟倚承
奉公曰此儿有仙风道骨
承奉公倚少无宦情家人勉其从吏初为馀杭尉沿檄
卷一 第 8a 页
出邑道逢一皓发翁遽下拜之翁趋避公随其所之翁
知其势不可辞遂曰尊官何以知某为异人公曰凡人
行皆有影惟公独无所以知之翁曰尊官所欲学者何
术耶贫道有黄白之术当奉傅曰不愿又欲授以黄帝
房中秘术皆不愿翁曰然则尊官所欲者何曰所愿延
年益寿神仙之术尔翁遂授以秘诀同行里许忽不见
公即弃官径归其家筑草堂三间于家侧日夜寝处其
中独一老兵执役每日濯其冠弊则更之老兵不执役
卷一 第 8b 页
则屏于舍外常闻其中若有对语者近听之则寂然如
是者四十馀年虽去家跬步未尝过而问焉一日忽召
其子令扫洒具朝衣香案其子怪问其故公曰少顷有
召命至矣已而果召公赴阙翁谢恩毕辞命复入草堂
其后将终谓其子曰死生如旦昼勿以为念笑坐而逝
先一夕天庆观羽士梦有神人告之曰陆某乃河伯水
官交代急遣骑迎之是夜天大雨水暴涨浸没其家三
尺许家人登避救死不暇沃及公尸顷刻水退舁敛轻
卷一 第 9a 页
如纸则公为水仙矣
太傅公尝守会稽上元夕放灯特盛于时士女骈阗有
一士人从贵官幕外过见其女乐甚都注目久之观者
狎至触堕其幕贵官者执士人以闻于府公呼而责之
曰为士不克自检何耶对曰观者皆然径自脱去独某
居后所以被辱公观其应对不凡必是佳士因谓曰子
能赋此斑竹帘诗当释子罪盖用斑竹帘为幕也士人
索笔落纸立就其诗曰春风摵摵动帘帷绣户朱门镇
卷一 第 9b 页
日垂为爱好花成片段故教高节有参差又曰昔年珠
泪裛虞姬今日侯门作妓衣世事乘除每如此荣华到
底是危机公览诗大奇之延为上客
吕紫微居仁尝云大凡为文必要悟入处悟入处必自
工夫中来非侥倖可得也如老苏之于文鲁直之于诗
盖尽此理
 
 耆旧续闻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