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轩笔录-宋-魏泰卷十五

卷十五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东轩笔录卷十五
             宋 魏泰 撰
秦皇帝讳政至今呼正月为征月伪赵避石勒讳至今
 改罗勒为兰香朱高祖父名诚至今京师呼城外有
 州东州西州南州北而韦城相城胙城等县但呼韦
 县相县胙县是也
唐小说载韩退之尝登华山攀缘极峻而不能下发狂
卷十五 第 1b 页
 大哭投书与家人别华阴令百计取始得下沈颜作
 聱书辨之以为无此事岂有贤者而轻命如此予见
 退之荅张彻诗叙及游华山事句有磴苏远拳□梯
 飙泠俜悔狂已咋齿垂戒仍刻铭则知小说为信而
 沈颜为妄辨也(国朝王履道游华山记云铜索铁桩/或扶之而过或攀之而升皆绝壁也)
易曰家人有严君父母之谓也范滂与母别曰唯愿大
 人割爱是母亦可称严君大人也近世书问自尊与
 卑即曰不具自卑上尊即曰不备朋友交驰即曰不
卷十五 第 2a 页
 宣三字义皆同而例无轻重之说不知何人世莫敢
 乱亦可怪也
唐初字书得晋宋之风故以劲健相尚至褚薛则尤极
 瘦硬矣开元天宝已后变为肥厚至苏灵芝辈几于
 重浊故老杜云书贵瘦硬方有神虽其言为篆字而
 发亦似有激于当时也贞元元和已后柳沈之徒复
 上清劲唐末五代字学大坏无可观者其间杨凝式
 至国初李建中妙绝一时而行笔结字亦主于肥厚
卷十五 第 2b 页
 至李昌武以书著名而不免于重浊故欧阳永叔评
 书曰书之肥者譬如厚皮馒头食之味必不佳而
 皆命之为俗物矣亦有激而云耳江南李后主善书
 尝与近臣语书有言颜鲁公端劲有法者后主鄙之
 曰真卿之书有法而无佳处正如叉手并脚田舍汉
 耳
余为儿童时见端溪砚有三种曰岩石曰西坑曰后历
 石色深紫衬手而润几于有水叩之声清远石上有
卷十五 第 3a 页
 点青绿间晕圆小而𦂳者谓之鸲鹆眼此乃岩石也
 采于水底最为土人贵重又其次则石色亦赤呵之
 乃润叩之有声但不甚清远亦有鸲鹆眼色紫绿慢
 而大此乃西坑石土人不甚重又其下者青紫色向
 明侧视有碎星光点如沙中云母石理极慢乾而少
 润扣之声重浊亦有鸲鹆眼极大而偏斜不𦂳谓之
 后历石土人贱之西坑砚三当岩石之一后历砚三
 当西坑之一则其品价相悬可知矣自三十年前见
卷十五 第 3b 页
 士大夫言亦得端岩石砚者予观之皆西坑石也迩
 来士大夫所收者又皆后历石也岂唯世无岩石虽
 西坑者亦不可得而见矣
丁晋公治第杨景宗为役卒荷土筑基丁后藉没而景
 宗贵以其第赐景宗
钱思公嫁女令银匠袭美打造装奁器皿既而美拜官
 思公即取美为妹婿向所打造器皿归美家
边人传诵一诗云昨夜阴山吼大风帐中惊起紫髯翁
卷十五 第 4a 页
 平明不待全师出连把金鞭打铁骢有张师雄者西
 京人好以甘言悦人晚年尤甚洛中号曰密翁翁出
 官在边郡一夕兵马至界上忽城中失雄所在至晓
 方见师雄重衣披裘伏于土窟中已痴矣西人呼土
 窟为空寻为人改旧诗以嘲曰昨夜阴山吼大风帐
 中惊起密翁翁平明不待全师出连着皮裘入土空张
 亢尝谓密翁翁无可为对者一日亢有侄不率教令
 将杖之其侄方醉大呼曰安能挞我但堂伯伯耳亢
卷十五 第 4b 页
 笑曰可对密翁翁释而不问
唐张祜宫词云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河满子
 双泪落君前天圣中章仲昌坐讼科场其叔郇公奏
 乞押归本乡建州时王宗道为王邸教授最久而殿
 中侍御萧定基发解为举人作河满子以嘲龙图阁
 直学士王博文为三司使自以久次泣愬于上前遂
 除为枢密副使时人增改祜诗以志其事曰仲昌故
 国三千里宗道深宫二十年殿院一声河满子龙图
卷十五 第 5a 页
 双泪落君前
杨察侍郎谪信州及召还有士子十二人送于境上临
 别察即席赋诗皆用十二事而引谕精至士子无能
 属和者其诗曰十二天之数今宵席客盈位如星占
 野人若月分卿极醉巫山侧联吟嶰管清他年为舜
 牧叶力济苍生
程师孟知洪州于府中作静堂自爱之无日不到作诗
 题于石曰每日更忙须一到夜深长是点灯来李元
卷十五 第 5b 页
 规见而笑曰此无乃是登溷之诗乎
段少连性夷旷亦甚滑稽陈州人晚年因官还里中与
 乡老会饮段通音律酒酣自吹笛坐中有知音者亦
 皆以乐器和之有一老儒独叹曰某命中无金星之
 助是以不能乐艺段笑曰岂惟金星水星亦不甚得
 力也
礼部引试举人常在正月末及试经学已在二月中旬
 京师适淘渠矣旧省前乃大渠有三礼生就试误坠
卷十五 第 6a 页
 渠中举体沾湿中春尚寒晨兴尤甚三礼者体不胜
 其苦遂于帘前白知举石内翰中立乞给少火炙乾
 衣服石公素喜谑浪遽告曰不用炙当自安乐同列
 讶而诘之石曰何不闻世传欲得安三礼莫教乾乎
张亢滑稽敏捷有门客因会话亢问曰近日作赋乎门
 客曰近作坤厚载物赋因自举其破题曰粤有大德
 其名曰坤亢应声答曰奉为续两句可移赠和尚续
 曰非讲经之座主是传法之沙门
卷十五 第 6b 页
章子平言其祖郇公初宰信州玉山县以忧去服除再
 知玉山县带京债八百千赴任既而玉山县数豪僧
 为偿其债郇公作诗谢其僧僧以石刻流布四方而
 时无贬议者玉山有举子徐生郇公与之游尝过生
 生置酒酣郇公作诗书于壁曰村醪山果簇杯盘措
 大家风总一般今日相逢非俗客凭君莫作长官看
宋子京博学能文章天资蕴藉好游宴以矜持自喜晚
 年知成都府带唐书于本任刋修每宴罢盥漱毕开
卷十五 第 7a 页
 寝门垂帘燃二椽烛媵婢夹侍和墨伸纸远近观皆
 知尚书修唐书矣望之如神仙焉多内宠后庭曳罗
 绮者甚众尝宴于锦江偶微寒命取半臂诸婢各送
 一枚凡十馀枚皆至子京视之茫然恐有厚薄之嫌
 竟不敢服忍冷而归
胡旦作长鲸吞舟赋其状鲸之大曰鱼不知舟在腹中
 其乐也融融人不知舟在腹内其乐也泄泄又曰双
 须竿直两目星溢杨孜览而笑曰许大鱼眼何小也
卷十五 第 7b 页
王雱尝言君子多喜食酸小人多喜食咸盖酸得木性
 而上咸得水性而下也
北番每宴人使劝酒器不一其间最大者剖大瓠之半
 范以金受三升前后使人无能饮者惟方偕一举而
 尽其王大喜至今目其器为方家瓠每宴南使即出
 之
唐卢氏逸史载斐晋公度与郎中庾威同生于甲辰斐
 尝戏威曰郎中乃雌甲辰也程文惠公与庞颖公同
卷十五 第 8a 页
 生于戊子程已贵而庞尚为小官常戏庞曰君乃小
 戊子耳后颖公大拜文惠致书贺曰今日大戊子却
 为小戊子矣颖公笑之
钱公辅与王荆公坐忽言荆公曰周武王真圣人也荆
 公曰何以言之公辅曰武王年八十犹为太子非圣
 人讵能如是荆公曰是时文王尚在安得不为太子
 也
王韶在熙河多杀伐晚年知洪州学佛事长老祖心一
卷十五 第 8b 页
 日拜而问曰昔未闻道罪障固多今闻道矣罪障灭
 乎心曰今有人贫日负债及贵而遇债主其债还乎
 否也韶曰必还曰然则虽闻道矣奈债主不相放邪
 怏然不悦韶未几疽发于脑而卒
苏子美谪居吴中欲游丹阳潘师旦深不欲其来宣言
 于人欲拒之子美作水调歌头有拟借寒潭垂钓又
 恐鸥鸟相猜不肯傍青纶之句盖谓是也
咸平中张文定公齐贤建议蕃部中族盛兵众可以牵
卷十五 第 9a 页
 制继迁者唯西凉而已真宗皇帝用其议拜博啰干
 为西凉节度使彭尼玛为鄯州防禦使俾掎角攻讨
 卒致继迁之死捔氏遂保宗噶尔城用僧立遵奉为谋
 主部落归劲兵数万祥符末遣使贡名马请为朝廷
 讨夏州真宗以其人多诈命曹玮知秦州以备之果
 得其诈伪之情及玮破鱼角阵戮圭丹又于三都谷
 大破西凉入寇之兵复以奇计斩立遵于是西凉破
 胆矣
卷十五 第 9b 页
元昊未叛时先以兵破回鹘击吐蕃修筑边障谅祚亦
 连年攻觕氏又破连珠城然后以兵犯边世人每见
 西戎自相攻讨以为中国之利不知其先绝后顾之
 患然后悉力犯我此知兵者所宜察也诸葛亮岂乐
 为渡泸之役而矜能于孟获辈哉亦欲先绝后患而
 专意于中原也
康定中元昊入延州东路犯安南承平两寨又以兵犯
 西路声言将袭保安军故延州发兵八万支东西二
卷十五 第 10a 页
 隅而元昊乃乘虚由北路击破金明寨擒李士彬直
 犯五龙川破刘平石元孙遂围延州嘉祐中麟州之
 役谅祚二年间连以兵屯库哩叶河进逼边界聚而复
 散故武戡郭思习以为常轻兵而出至呼喇堆覆发
 而兵败然则敌人出没聚散盖将有谋知(此下疑有/兵者所三)
 (字/)宜深察也西边城寨皆在平地绥银灵夏宽宥等
 州皆然也
太宗时钱若水言绥州不可城以其下有无定河岁被
卷十五 第 10b 页
 水害今绥州建于山上不惟水不能害而控制便利
 甚得胜势元丰中收葭芦米脂等寨亦据山而城及
 城永乐徐给事禧坚欲于平地建筑未就为西戎所
 陷
真宗与北蕃谋和约以逐年除正旦生辰外彼此不遣
 泛使而东封太山遣秘书监孙奭特报亦只到雄州
 而止奭牒北界请差人到白沟交授书函是时北朝
 遣阁门使丁振至白沟以授孙奭厥后北蕃欲讨高
卷十五 第 11a 页
 丽遣耶律宁持书来告是时知雄州李允则不能如
 约止绝乃遣人引道耶律宁至京泛使至京自此始
 矣至康定中西戎扰边仁宗泛使郭积金奉使入北
 朝北朝亦遣萧英刘六符等至京自此泛使纷纷矣
 
 
 
 
卷十五 第 11b 页
 
 
 
 
 
 
 
 东轩笔录卷十五